【晝魘莊之魅】第一章‧訪客

  沙沙的書寫聲持續了一整個早上,直到近午才被窗外隆隆的雷聲所打斷。

  「是不是要下雨了?」當霍爾太太進來時,凱瑟琳停下了筆,望著窗外問道。

  「哎呀,看來是這樣沒錯,」霍爾太太誇張地叫道:「早上明明還是好天氣的,這會兒得把曬衣場上的衣物收進來啦!」

  凱瑟琳對她微笑,儘管看來只像是扯了扯嘴角。「我看雨應該還不會那麼快降下來,霍爾太太,你可以慢慢來。」

  「那怎麼行,這時節的雨老是說來就來的,我得下去把艾列克喊來──啊!對了,差點都忘了我是來做什麼的,小姐,您要現在用午餐嗎?」霍爾太太像隻圓滾滾的母雞般在房裡繞了一圈,著急的模樣看來有些滑稽,凱瑟琳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晚一點再準備就行了,我現在還不餓,」凱瑟琳說道,並指了指寫字檯上的稿紙。「而且我想先把目前的章節寫完。」

  霍爾太太歪頭看著她一會兒,像是很費解為何有人會為了寫幾個字而寧願延後用餐時間。「真是的,小姐,如果您花在寫信給亨佛瑞先生的時間能比寫這些幻想故事多一些,那麼我想亨佛瑞先生就會更願意常上這兒拜訪的,他是個很好的年輕人,我覺得小姐對他太過冷淡了。」

  凱瑟琳笑了笑:「我會寫信給他的,等我寫完這一章就寫。」

  霍爾太太搖著頭走了出去,走的時候就像她進來時一樣戲劇化,凱瑟琳則默默望著她離開,霍爾太太儘管老愛嘮叨,而且性格上有一種小題大作的特質,但凱瑟琳對此並不反感,相反的,她偶爾還很喜歡讓霍爾太太對她嘮叨,或許是因為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故對於霍爾太太有時會將她當成自家女兒叮嚀的習慣,她並不打算遏止。

  凱瑟琳將注意力轉回寫字檯上,繼續書寫未完的章節,而等到她想到該寫信給亨佛瑞時,窗外已下起了滂沱大雨。



  當凱瑟琳下樓時,她注意到德拉姆先生正佇立在大廳前,在大門那兒似乎正等著什麼人。

  「德拉姆,」凱瑟琳走向他,問道:「今天爸爸是不是有訪客會來?」

  德拉姆轉過身來,蓄著整齊鬍子的瘦削臉上沒什麼表情。「是的,聽說是一位恩斯特先生,聽老爺說可能會來這兒住上一陣子。」

  「恩斯特先生嗎……真奇怪,我從沒聽爸爸提起過這人。」

  「既然是老爺邀請的朋友,那麼應該不會是什麼可疑人士才對。」德拉姆說。

  凱瑟琳抬眼看了德拉姆一眼,說道:「你真的那麼認為嗎,德拉姆?」

  德拉姆沒有回答,只是從鼻息間舒了口氣,並將目光轉向窗外。「雨下得那麼大,希望恩斯特先生記得帶傘。」

  「這種雨勢,就算帶傘也沒用吧。」凱瑟琳說完後便走開了。

  在餐廳獨自用完午餐後,凱瑟琳對霍爾太太問道:「爸爸今天還是在他房裡用餐嗎?」

  「是的,小姐。」霍爾太太回答,並俐落地將碗盤收走。

  「他就那麼不想跟我一起吃飯嗎?」凱瑟琳坐在座位上嘀咕道。

  「別那樣說老爺,」霍爾太太苦笑:「您明知道老爺病了,尤其像這種天氣,他的關節會特別不舒服。」

  凱瑟琳將手掌向下擱在潔白的桌巾上,身子則往後靠著椅背。「在我看來他好得很,他只是不想見我而已。」

  「小姐!」

  「我上次去向他請安的時候,他那是什麼樣子?」凱瑟琳微蹙眉頭。「整間房裡都弄得黑漆漆的,連窗簾都拉得緊緊的,我一開窗廉他就嚇個半死,他好像很懼怕陽光,就像吸血鬼一樣,有時我還真懷疑他是個吸血鬼,難道你不覺得嗎?霍爾太太,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他現在總是吃得很少,他平常躲在那間書房裡到底都靠什麼在維生?」

  「小姐,您這樣說老爺太過分了,老爺只是因為不常出來活動,所以食量不大是理所當然的,您怎麼能說老爺是吸血鬼呢?」

  「我也不常出門活動,但我就吃得很正常。」凱瑟琳低聲說道。

  「真是的……我請求您別再說那些責備老爺的話了,老爺他仍然很愛您的,要是聽到您這麼說,他一定會很難過的。」霍爾太太說這話的神情彷彿被責備的是她而不是別人,一雙眼還淚汪汪的。

  「對不起,霍爾太太,我只是心情不太好,我不該說這些的。」凱瑟琳說道。

  霍爾太太擦了擦眼睛,並將手在圍裙上抹了抹。「都是這場雨害的,下雨總是會讓人心情不好。」

  她說著便推著裝著碗盤的小推車離開了餐廳,而凱瑟琳則坐在那兒望著長桌上裝飾的花瓶,花瓶裡的花有些已經枯萎了,花瓣落在桌巾上,把白色的桌面染成一點一點泛黃,凱瑟琳注視著那些花瓣,不禁皺起了眉頭。

  她想起亨佛瑞,如果亨佛瑞現在人在這兒,或許能讓她愉快一些,但這只是虛無飄渺的幻想,事實上她不敢肯定亨佛瑞真能改變她此刻的心情,畢竟亨佛瑞是父親的秘書,當他來此的時候,總有不少時間會花在父親的書房裡。

  有時她會懷疑,亨佛瑞之所以追求她,只單純因為她是她父親的女兒,儘管這想法在亨佛瑞待在她身邊時,總會變得格外可笑。

  這時,她已經完全忘了訪客的事,直到下午她在房裡埋首寫作時聽見外頭的狗吠為止。



  她在窗前站起身來,往樓下望去,喬治的吠聲十分響亮,通常這時間艾列克會帶牠去散步,但今天下著豪雨,喬治也就老實認份地待在狗屋裡,當凱瑟琳聽見狗吠時,她還以為是喬治在抱怨今天沒能去散步,但那叫聲有些不太尋常,不像平常哀求出門散步的那種吠聲,凱瑟琳本以為艾列克待會兒就會來喝斥喬治,但艾列克的斥聲並沒有出現,過了一會兒,凱瑟琳才想起霍爾太太稍早曾說過要叫艾列克去幫她的忙,也許眼下他又被叫去辦別的事了,無論如何,顯然他這會兒並沒有閒工夫來管束他的狗。

  凱瑟琳隔著寫字檯,傾身靠近窗邊,看見庭園裡有個黑色的人影正在雨中東張西望,因為那人沒有帶傘,所以即使隔著一段距離,凱瑟琳也看得出那是個陌生男子,喬治在那男人附近對著他吠,若牠沒被鐵鍊拴著的話,大概早就朝對方撲上去了,凱瑟琳饒富興味地看著這一幕,那男人不知所措的樣子讓她覺得有些有趣,她從沒看過有人會那麼怕喬治,畢竟喬治的體型連中型犬都搆不上。

  這時,她才突然想起稍早德拉姆先生說過的事,晝魘莊向來沒有什麼訪客,想來那位怕狗的先生就是恩斯特先生了,凱瑟琳一向對於父親的訪客毫無興趣,通常像這種時候,她會選擇待在自己的房裡繼續寫作或是閱讀,裝做自己完全不知道有訪客來訪,但看見這位先生懼怕喬治的樣子,卻突然讓她起了想下樓看看這位客人的念頭。

  她擱下紙筆,轉身走出房門,下樓到大廳去,正好看見德拉姆開門讓全身溼淋淋的客人進來,而喬治的吠聲也隨之流瀉進了屋內。

  「天哪,那隻狗好像想把我給吃了。」這是訪客進門時說的第一句話,他甚至沒看見凱瑟琳下樓,因為他仍臉色發白地望著身後,好像怕喬治會突然掙脫鐵鍊朝他衝過來。

  「你越怕牠,牠就會越兇,狗都是這樣的。」凱瑟琳說。

  訪客這才突然意識到這裡有除了德拉姆和喬治以外的存在,他轉過頭來,一臉愣然,凱瑟琳這才發現,這位訪客相當年輕,很難說是否超過三十歲。

  不過此時他全身溼透的狼狽樣看起來實在有點蠢,而且他直視著凱瑟琳的行為也不太得體,但凱瑟琳並不打算出言指正他,過了一、兩秒後,這位訪客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並歉然開口道:「……抱歉,您好,我是查理‧恩斯特,是格蘭迪爵爺的朋友,請問你是……」

  凱瑟琳走向他,並直率地伸出手,說道:「我是凱瑟琳‧格蘭迪,我父親沒跟你提過他有個女兒嗎?」

  恩斯特愣愣地看著凱瑟琳的手,似乎在懷疑這到底是不是個表示握手的信號,凱瑟琳不禁感到有些得意,她總是能用這招嚇走許多大男人,只因他們向來認為這不像淑女的舉止。

  「你剛剛在寫信,是嗎?」恩斯特盯著她的手說道。

  「咦?」這話出乎凱瑟琳的意料,她不禁眨了眨眼,並抬頭直視著恩斯特的臉。

  「呃,抱歉,因為你的手上有墨水漬……」恩斯特略帶猶豫地說道:「我猜錯了嗎?」

  凱瑟琳頓時臉紅了,她立刻將手收回來,說道:「我剛剛不是在寫信,我是在寫小說。」

  「小說?」恩斯特的臉頓時一亮。「真的嗎?什麼樣的小說?」

  「就像……算了,你不會有興趣的,那只是一些無聊的文章。」凱瑟琳本能地避開恩斯特的目光,儘管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想這麼做。

  「恩斯特先生,您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德拉姆適時地插入兩人之間,並提走恩斯特手中的行李:「請您先去換件衣服吧。」

  「噢,那倒是,真抱歉,我毀了你們的地毯。」恩斯特困窘地盯著腳下被他踩濕的部分。

  「不要緊的,要是您因此受涼了那才麻煩,請隨我來吧。」德拉姆說。

  恩斯特有些尷尬地朝凱瑟琳致意了一下,隨後便跟著德拉姆走了,而此時門外喬治的吠聲還在持續,不知怎地,凱瑟琳突然感到一股惱火湧上心頭,她立刻走到大門外,朝外頭叫道:「不要吵了!喬治!」

  但喬治沒有因此停止吠叫,凱瑟琳向來也很清楚,只有艾列克才能阻止喬治的噪音,這讓她更加氣惱了,但此時她也沒有法子能排遣這股無來由的惱怒,只好走回樓上,回到她用紙和筆所構築的那個小小世界裡。



  那隻狗的吠聲惹得他頭痛。

  他坐在幽暗的書房中,就著壁爐的火光讀著一封信,事實上他早就忘了這封信的存在,直到今天,他才赫然想起那個約定。

  他曾經邀請過那個年輕人到此來住上一陣子,而約定的日期就是今天。

  他苦惱地撫著額頭,如果他早一點想起這件事,他或許就能夠寫信向那個年輕人取消約定,儘管這麼做很不得體,但對方既然是晚輩,那麼應該也不敢對此提出什麼異議,他大可以用各種理由將那個年輕人打發掉,但天曉得他為什麼偏偏就是忘了這回事,以致於約定的日子都到了他才在這兒乾著急。

  門外傳來敲門聲,使他一下子像驚弓之鳥般從椅子裡跳了起來,他眨了眨眼睛,望向那扇用黑檀木造成的厚門,在幽暗的房間裡,他的眼睛卻像貓一般閃著綠光。

  他舔了舔乾澀的嘴唇,說道:「請進。」

  德拉姆走了進來,外表儀態一如往常般一絲不苟。「老爺,恩斯特先生到了。」

  看見來人是德拉姆,令他稍鬆了口氣,但德拉姆帶來的消息又實在讓他高興不起來。「我知道,我聽見那隻狗在吠。」他說。

  德拉姆不動聲色地移動目光打量著周遭,儘管這動作無比細微,但他知道德拉姆向來不喜歡他把房裡弄得那麼暗。

  「恩斯特先生正在梳洗,等會兒會上來向您請安。」德拉姆報告道,沒有對於房裡的光線提出任何建言。

  一聽見這話,他頓時面有難色,但他將表情藏在陰影之中,沒有讓德拉姆看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德拉姆應道,隨後那襲黑色的身影便悄然消失在門後。

  一等德拉姆走後,他便焦躁地在房裡踱來踱去,他像一隻靈巧的貓那樣在厚實的地毯上走動,沒有發出一丁點兒腳步聲。

  他抓起那封約定來訪的信,想將它扔進壁爐裡,但轉念一想,又覺得這麼做實在無濟於事,恩斯特人已經在晝魘莊了,即使他現在將這封信給燒了,恩斯特也不會立刻消失不見。

  他努力壓下這股煩躁的心情,將信好好折起,他蒼白細瘦的手指在壁爐的火光下就像雞爪一般,他必須耗費一番工夫,才能阻止自己尖利的指甲弄碎那封信。

  他坐回椅子裡,痀僂著瘦削的身子,這模樣讓他一下子看來像是老了許多,火光持續在壁爐裡跳動著,將他坐在椅中的身形映成牆上一道有如鬼魅般的長長黑影。

  他很清楚,他並不認識查理‧恩斯特這個人,也許以前他確實認識,但現在不一樣了,不只是恩斯特,還有許多事情──屬於威廉‧格蘭迪這個人的事──他一點兒也不清楚。

  是的,他是威廉‧格蘭迪,晝魘莊的主人,多年前他的愛妻歿後,他就與女兒凱瑟琳相依為命至今,他曾得過一場重病,但幸運地活了下來,只是在那之後,他的身子就變得十分虛弱,必須待在屋子裡休養,無法時常出門。

  這是他一貫保持著的形象,他必須讓所有人相信,他是因為那場病才變成現在這樣子,而除此之外,他與過去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但事實上他確實改變了,他清楚得很,他對於原該屬於威廉‧格蘭迪這個人的記憶變得極其薄弱,很多事他再也無法想得起來,因為他原本就不知道那些事曾經發生過,對於唯一的女兒凱瑟琳,他也感到極其陌生,他尤其害怕凱瑟琳那雙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睛,他總覺得凱瑟琳一定知道他再也不是她所熟知的那個父親了,也因此,他總是極力避免和凱瑟琳獨處,當他非得和凱瑟琳共處一室時,也只是盡可能地敷衍她,想辦法離開她的視線範圍。

  他不自覺地啃著自己的拇指指甲,過去他從未有過這個習慣,要是凱瑟琳或德拉姆此刻在他身旁,他是絕對不會做出這個動作的,但他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他唯一該小心應付的事,就是恩斯特,他得盡可能阻止恩斯特將要去做的事,而且還得偽裝得很自然,彷彿這打從一開始就只是件無關痛癢的小事。

  他站起身,將桌上所有的文件都匆匆掃進抽屜,並隨手從書架上抓了本書,坐回椅子裡,此刻的他其實無心閱讀,但他不希望當恩斯特進來時,會注意到他的無措。

  不久後,敲門聲再度響起。

  「請進。」格蘭迪回道,而房門也在下一刻敞開,一個年輕人站在門口,客氣地朝主人致意。

  「您好,格蘭迪爵爺,好久不見了。」恩斯特說著便走了進來,並將門關上。

  格蘭迪仍坐在椅子裡,背對著房門,以眼角餘光注意著恩斯特的舉動。「你好,查爾斯,請原諒我無法起身招呼你,你可以走過來一些,那兒有椅子,就當自己家,不用客氣。」

  恩斯特順從地走向壁爐旁,拉了張椅子在格蘭迪對面坐下。「我實在很抱歉,爵爺,你當初委託我的事,我卻拖到現在才抽得開身前來向您報告。」

  格蘭迪搖搖頭。「沒關係,我明白你這一行肯定很忙碌,你是基於與我的私交才答應下來的,我本來就不強求你非得去辦這件事不可。」

  「那怎麼行?當年我父親窮困潦倒的時候,是您伸出了援手,才讓我們家得以免去名譽掃地的下場,如果不是您,我又怎麼能有今天呢?您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既然您如今有事相求,我又怎麼能置若罔聞?」

  「我希望我沒有太麻煩你,查爾斯。」格蘭迪說。

  「別這麼說,爵爺,事實上,我已經查出了一些您要我去調查的事,關於您的那位秘書,彼得‧亨佛瑞,我想我得很遺憾地告訴您,從他的經歷看來,他顯然不像是個值得您信任的人。」

  聽到這話,格蘭迪的眼中透出了些許驚訝。「此話怎說?」

  恩斯特從西裝內袋中取出一份摺疊得整整齊齊的文件,交到格蘭迪手上。「這是一份關於亨佛瑞的報告,事實上原本蒐集到的資料十分紊亂,但我重新整理過了,這是比較簡明的版本,不用擔心,我那兒還留著一份備份,而且所有的原本資料都在我辦公室的保險箱裡,目前來說還算安全。」

  格蘭迪將那份文件打開,就著壁爐火光讀著。

  「需要點盞燈嗎?」恩斯特問,事實上,打從他一踏入這間書房,他就覺得這裡實在是暗得要命。

  「不用,我看得很清楚。」格蘭迪頭也不抬地說道。

  聽到主人這麼說,恩斯特也只得打消尋找更多光源的念頭,他微微後傾,有些不知所措地靠在扶手椅的椅背裡,並將西裝下擺拉攏一些。

  「……看來,亨佛瑞並不是他的本來姓氏,對吧?」過了一會兒格蘭迪這麼說道。

  「是的,事實上,他連大學都沒上過,」恩斯特說:「他的資歷全都是假造的,只要您想,您可以用那報告裡任何一條罪名向他提告。」

  格蘭迪微微瞥了他一眼,接著又將報告折了起來。「但……彼得在會計方面十分在行。」

  恩斯特立刻前傾身子,說道:「即使如此,他仍是個詐欺犯,他過去也曾有過詐欺及偽造文書的前科,沒有人能保證他不會在您的帳目上動手腳。」

  「這些報告……這裡頭寫的,全都是事實嗎?」格蘭迪問。

  「句句屬實,那傢伙非常狡猾,我跟我的手下查了他將近一年才找出這些證據。」

  格蘭迪嘆了口氣,並仰起頭來,往後靠在椅背裡。「我看他……不像是這麼壞的人,事實上,我打算將凱瑟琳嫁給他。」

  這話令恩斯特十分訝異,他瞪大了眼睛說道:「什麼?您是說──等等,爵爺,難道即使在您知道了這傢伙的過去後,您還是要選擇相信他嗎?」

  「我相信他如今已經洗心革面了。」格蘭迪說。

  恩斯特一臉震驚地僵在椅子裡。「爵爺,您是在開玩笑吧?」

  格蘭迪從椅中起身,幽暗之中,他瘦高的身形看來極具威嚇性,他轉過臉來,以冷峻的目光俯視著恩斯特。「親愛的查爾斯,你並不真正認識彼得這孩子,他跟著我好些年了,在我看來,他一直是個盡責的年輕人,也許他的確曾在年少無知時幹過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但那又如何呢?他現在已經不再碰以往那些壞事了,我看過他作的帳目,每一筆都清清白白,沒有任何問題,即使他曾是個騙子,但至少在我這兒,我從未見過他做過任何瞞騙我的行為,而且他對凱瑟琳是真心的,難道我應該在一個年輕人正要走向光明未來的時候,狠心地拿他過去的不堪行為砸毀他的前程嗎?我絕不樂見那種事,我相信凱瑟琳也不會樂見的。」

  恩斯特站起身來,儘管有些猶豫,但他仍迎視著格蘭迪的目光。「請恕我直言,爵爺,我覺得您這麼做並不明智。」

  格蘭迪冷冷地望著他。「我很遺憾你並不贊同我的看法,當然,當初是我委託你去辦這事的,我理應付給你應得的報酬,儘管我現在十分後悔當初請你去調查我的秘書,但我也不會因此就怠慢你,你現在是我的客人,我希望你能乾脆就將彼得的事給忘了,好好在此享受你的假期,只是──若你對我的女兒說上任何一句不利於她未婚夫的話語,那麼我會感到非常遺憾,因為那麼一來,我就非得將你趕出去不可。」

  「──爵爺!」

  「如果沒別的事,就請你出去吧,我的耳朵承受不了你在這兒大吼大叫的。」格蘭迪說著便走到壁爐邊,用火鉗撥弄著爐火。

  恩斯特不可置信地望著格蘭迪的背影,他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他強壓了下來。「我明白了,那麼,我先回房了。」他說。

  「希望你是真的明白了,查爾斯。」格蘭迪頭也不回地說道。

  恩斯特沒有回答,而是逕自轉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格蘭迪一直等到恩斯特的腳步聲走遠,才停下在壁爐中撥弄的動作,他直起身,將一束落在額前的銀髮抹到腦後,儘管他才四十多歲,但頭髮卻已將近全白。

  他走到一旁去,拉了拉鈴,不久後,德拉姆的身影就又再度出現在門口。「有什麼吩咐嗎,老爺?」德拉姆問道。

  「替我發封電報,」格蘭迪說:「要彼得回來,越快越好。」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我本來以為恩斯特這角色我會寫得很沒幹勁,結果我發現我還滿喜歡他的,原本我想說這角色一定很無聊沒有我喜歡的點,所以還想過給他加個眼鏡屬性神馬的(為什麼啊),結果寫一寫意外發現他竟然有怕狗屬性,整個萌點都來了,看起來眼鏡屬性暫時是免了,總之目前為止寫他還滿開心的就是,希望能保持下去。(yay)

然後對不起恩斯特他的名字又叫查爾斯(靠),我沒記錯的話,我目前應該至少有三篇故事裡都有叫查爾斯的人了,到底是有多喜歡查爾斯這個名字!(自砸)雖然恩斯特在這裡應該是叫查理,不過查理跟查爾斯基本上可以視為同一個名字,反正就英文中的小名暱稱那類你懂的(啥),總之我覺得我之所以喜歡恩斯特大概有一部分也是因為他叫查爾斯的關係。(什麼鬼)

再來這故事預定還會出現兩個男角,其中一個當然就亨佛瑞,總之到時候這故事會變成一女對多男的局面,我第一次寫羅曼史也,超緊張的。(淦)

留言

  1. 我的幻想朋友名字也是查爾斯wwwww 雖然我都叫他查爾(還不都一樣!)

    第一次看男爵寫羅曼史!耶!

    疑那之前的文算什麼??(驚)

    回覆刪除
  2. 聽起來你的幻想朋友很受!(黑白共)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寫羅曼史!真新奇!
    之前的大概算是奇幻獵奇恐怖故事吧(被巴)

    回覆刪除
  3. 噢不他很正...常的......?
    ...嗯我得針對這個問題好好思考一下(默)

    那麻煩把我之前花在這邊的腦補時間還來洩洩(誰理你!)

    回覆刪除
  4. 腦補既出恕不負責喔(什麼東西(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