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晝魘莊之魅】第四章‧秘密

  那天早上,彼得‧亨佛瑞帶著兩隻牧羊犬來到晝魘莊,凱瑟琳很喜歡牠們,但下樓用早餐的恩斯特卻始終面色蒼白,吃得也很少,凱瑟琳起先並不確定是不是該為了恩斯特將狗兒帶到別的房間去,但愛德華顯然也不太喜歡那些狗兒,儘管他本人似乎並沒有察覺到,但這卻在某個程度上解救了這尷尬的局面。

  「難道你們沒看見這漫天亂飛的狗毛嗎?拜託,放我們一馬,也放那些狗兒一馬吧!是哪個天才想到要將這些狗帶進屋裡來的?」當愛德華下樓時,他高聲這麼說道。

  於是凱瑟琳便差人將狗兒帶到後院去了,亨佛瑞似乎對此不太高興,但凱瑟琳一再向他保證她很喜歡牠們,亨佛瑞臉上的表情看來才稍微柔和了些。

  「我得去見爵爺一面,親愛的,」當亨佛瑞上樓時,他對凱瑟琳這麼說道。「希望當我下樓時,我們會有點時間獨處。」他說著以有些無奈的眼神瞟了客廳裡的愛德華與恩斯特,他們倆人正有一搭沒一搭地在下棋,而愛德華似乎對恩斯特的深思熟慮感到很不耐煩。

  「看來很難了,爸爸他根本不下樓來,我總不能丟著表哥和客人在這兒不管。」凱瑟琳苦笑道。

  「我會找到機會的。」亨佛瑞說完便輕啄了凱瑟琳的額頭一下,沒讓客廳另一頭的兩人看見,接著便轉身上樓去了。

  凱瑟琳一直等到亨佛瑞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樓上才慢慢走開,回到客廳裡去。

  「真是無聊得要命,難道就沒什麼有趣的事能打發時間嗎?」愛德華說道,並嫌惡地望著窗外雲層漸厚的天空,電流在空氣中閃爍,遠處也傳來隆隆的雷聲,眼看不久後可能又會再度下起大雨。

  「你又輸了,哈利斯先生。」恩斯特說道,雙眼動也不動地盯著棋盤。

  「胡扯!我還沒投降哪!」愛德華叫道。

  恩斯特抬眼望向愛德華,笑道:「我看得出你不是個下棋高手,哈利斯先生。」

  愛德華揚起下巴。「我拿手的是其他領域,若換個場合,你未必就勝得過我了。」

  「我不記得表哥以前擅長過什麼事,」凱瑟琳走向兩人,並朝愛德華說道:「你以前根本是個藥罐子,老是躲在房間裡。」

  「那是以前,」愛德華昂起頭,不太高興地望向他的表妹,但看起來並沒有真的動怒。「我的好表妹,你不知道我現在可是個打獵好手吧?」

  「真的?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凱瑟琳說著在一旁的沙發椅上坐下。

  愛德華轉向恩斯特,問道:「恩斯特先生,你對打獵有興趣嗎?」

  恩斯特笑著搖了搖頭。「我偶爾會去打打彈子,但我對此興趣不大。」

  「哦──真的嗎?」聽到這話,愛德華的臉上起了饒富興味的神情。「可是,我倒覺得你有一雙獵人的眼神,恩斯特先生。」

  恩斯特尷尬地笑了起來。「沒那回事。」

  「凱瑟琳,你看看這傢伙,」愛德華大聲說道:「他剛剛才在棋盤上把我殺個片甲不留,現在卻睜眼說瞎話。」

  凱瑟琳也笑了起來。「那是因為你下得太差了,我敢說就算換成是我,也能輕易勝過你。」

  「這話真是太過分了,我的表妹竟然不站在我這邊,恩斯特先生,你到底對我表妹下了什麼迷藥?害她以為你真是個和善的好好先生!」

  「我想那是因為我的確是。」恩斯特微笑說道。

  「表哥你真是的,只不過是盤棋,你就這樣無理取鬧,幸好恩斯特先生是個好脾氣的人,能容忍你如此。」凱瑟琳說。

  「凱瑟琳,你不明白,正因為是盤棋,所以才更能看得出對手的性格,」愛德華說道:「恩斯特先生明知我的棋技不如他,卻連稍微放水都不肯,你不認為他這樣實在是很過分嗎?」

  「好啦,表哥,你別再生氣了,」凱瑟琳說:「不如我們來找點別的事來做吧,別再下棋了。」

  「好主意,我贊成,」愛德華舉起一手。「但這種鬼天氣咱們能做什麼?」

  凱瑟琳坐在沙發上,身子微微前傾。「來說鬼故事怎麼樣?」

  「聽起來不太像是我能參與的範疇。」恩斯特說,並慢慢地收拾起棋盤,而坐在他對面的愛德華連動也沒動一下。

  「恩斯特先生,你對鬼故事沒興趣嗎?」凱瑟琳問道,語氣有些失望。

  「我只是擔心我沒有夠好的故事能說,會讓大家覺得無聊。」恩斯特說。

  「沒關係,只要不討厭聽就行了,」凱瑟琳說。「那表哥你呢?」

  愛德華的臉上慢慢綻出一種不懷好意的微笑。「喔……我有很多故事能好好嚇嚇我可憐的小表妹。」

  凱瑟琳笑了起來。「那你的故事得非常恐怖才行,那現在該由誰開始呢?」

  「既然是你提議的,那就由你開始說吧。」愛德華說。

  「好,那麼就由我起頭吧,」凱瑟琳坐直身子,並撫平身上綴著荷葉邊的春綠色長裙。「恩斯特先生沒有異議嗎?」

  恩斯特搖搖頭。「沒有。」

  凱瑟琳清了清喉嚨,同時,一道閃電劈過陰暗的雲層,隨後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但宅邸內的三人並未因雷聲所受到干擾,相反地,愛德華此時還笑了起來。

  「這氣氛還真是適合講鬼故事,快說吧,凱瑟琳,我們都很期待呢。」愛德華笑著說道。



  樓上的書房內,格蘭迪爵爺正像隻受驚的小動物般縮在牆邊,他痛恨雷聲,從以前就一直如此;在過去,他身邊曾有個能保護他不受雷聲驚擾的人,但如今那個人早已不在了,只有他獨留在這世上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折磨,被過往的回憶所刺痛著。

  彼得‧亨佛瑞站在書房中央,有些不安地望著他。「怎麼了,爵爺?」

  格蘭迪搖搖頭,說道:「沒……沒什麼。」

  幾乎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一陣巨大的雷聲又再度響起,近得幾乎就像是在窗外似的,格蘭迪嚇得整個人從牆邊跳起來,並一個不穩往前跌倒在地,亨佛瑞見狀連忙上前將他扶起來。

  「爵爺!你沒事吧?」彼得問道,臉上顯出憂心的神情。

  「……我沒事,放開我,我自己可以站得起……」

  他話還沒說完,窗外又是一聲轟隆巨響,格蘭迪忍不住發出細小的哀鳴,整個人縮進彼得懷中。

  彼得摟著他,不甚確定地問道:「爵爺?您怕……打雷嗎?」

  格蘭迪低著頭,不願意承認。

  「沒關係的,爵爺,您不需要感到不好意思,我並不是外人啊。」彼得說道。

  格蘭迪抬起眼,無助地望著彼得。「別跟凱瑟琳說。」

  「凱瑟琳不知道嗎?」彼得看來有點驚訝。

  格蘭迪搖搖頭。「要是她知道了,會更加瞧不起我的……求求你,彼得,不要告訴她。」

  彼得思索了一會,但並未持續太久。「好,我知道了,我扶您到旁邊坐下,好嗎?」

  格蘭迪點點頭,並順從地讓彼得將他扶到一張躺椅上坐下。

  「為什麼你來得那麼慢?」格蘭迪問道。「我兩天前就發過急電要你過來了。」

  「對不起,爵爺,我當時因為生意上的事抽不開身,華利斯兄弟那筆交易是個大案子,我相信爵爺不會希望我放棄這麼重要的客戶的。」

  「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格蘭迪說,表情有些失望。「但我還是希望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能立刻來到我身邊。」

  「對不起,我保證同樣的事不會再發生第二次了。」彼得說道,並緊握著格蘭的手。

  格蘭迪將手抽開,說道:「我有件事要問你,彼得,我之所以要你趕快回來,就是為了要確認這件事。」

  彼得不解地望著他。「是什麼事呢,爵爺?」

  格蘭迪原本想起身,但遠處的一聲雷鳴再次令他怯縮,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就在我書桌的抽屜裡,你自個兒去看吧。」

  彼得轉過頭去望向那張靠牆的書桌,但又回過眼來,似乎憂心著格蘭迪的情況。

  「那是一份文件,我放在最上層,你打開就可以看到了。」格蘭迪說道。

  彼得從躺椅邊離開,走向那張書桌,略顯猶豫地打開了抽屜,凝視著抽屜裡一、兩秒才將那份文件拿起來,低頭讀著。

  不久,他轉過身來,瞪視著格蘭迪,眼裡流露著震驚與畏懼。「爵爺……您……這是什麼時候……」

  「將近一年前──如果你是想問我何時開始調查你的話。」格蘭迪冷靜地說道。

  彼得再次低頭檢視著那份文件,彷彿想確定手中的文件只是出於他的幻覺。「這麼說……」他再次抬起頭來,絕望地看著格蘭迪。「您全都知道了?」

  格蘭迪閉上眼睛,點了點頭。「對,我知道你是露辛妲的兒子,也知道你是為了什麼才接近格蘭迪家的。」

  「爵爺!」彼得突然一個箭步上前,跪倒在格蘭迪腳邊。「我……我承認我一開始確實是為了某些……不好的企圖而來的,可是──我早就已經沒有那些念頭了!我是真心想跟隨在您身邊的,請您相信我!爵爺!」

  格蘭迪冷冷地看著他。「但你之所以接近凱瑟琳,難道就不是別有意圖嗎?」

  「我……」彼得一時語塞。「我發誓我一開始絕沒那麼想……我知道我不該接近她,但──」

  「你明知道你不該娶她,但還向她求婚?並冀求我的祝福?如果我沒有發現的話,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不說出來?」格蘭迪那雙在幽暗中隱隱發光的眼睛此時變得更加艷綠。

  「我會說的!我只是……只是在找時機,我還沒想到該怎麼開口才能──」

  「你不需要取消婚約,彼得,」格蘭迪這時站起身來,睨視著跪在跟前的彼得‧亨佛瑞。「我只是不高興你有事瞞著我,你該知道,我們之間不應該有秘密。」

  彼得仰望著格蘭迪,困惑爬上他俊秀的臉龐。「您說……我不需要取消婚約?這……我不懂……」

  格蘭迪彎下身來,伸手撫摸彼得蜜金色的髮絲。「因為凱瑟琳並不是我的女兒,你想怎麼對她,我都不會過問,因為那不干我的事。」

  彼得這時顯得更加吃驚了。「什……您是說──凱瑟琳她並不是您的……這是……這怎麼可能呢?」

  格蘭迪將他扶起身來,要他坐下。「這說起來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格蘭迪說:「而且也不太光彩,我從不願對任何人說起,凱瑟琳當然也不知道這回事,現在我將這個祕密分享給你,也希望你永遠別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凱瑟琳。」

  彼得思索了一會,說道:「我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的,爵爺。」

  格蘭迪的臉上露出微笑,他在彼得身旁坐下,並輕拍了拍彼得的手背。

  「這說起來實在難堪,」格蘭迪說。「但凱瑟琳的母親──願她在天之靈能安息──她在年輕時並不是一個如同她外表那樣高貴的淑女,但我那時沒有看透她這一點,我按照家族的期望迎娶她作為我的妻子,可是我卻不知道,她在嫁給我之前曾有過一個情人,而她在成為我的妻子後仍與他藕斷絲連,說來可恥,我一直在凱瑟琳出生以後才知道這件事,也因此得知凱瑟琳並不是我的親生骨肉,但我能怎麼辦呢?我不可能將她們趕出家門,讓這件事公諸於世,所以我只得隱忍下來,一直到現在。」

  聽完這番話,彼得的表情變得很是複雜,似乎不知該如何應對。

  「我想你會很瞧不起我吧,彼得?」格蘭迪低聲說道。

  「怎麼會!我絕不可能那樣想!」彼得反駁道。

  「現在你知道我的秘密了,」格蘭迪望向身旁的彼得。「而我也已得知你的身世,我們算是扯平了,我知道你並不是那麼地愛凱瑟琳,但你若想娶她,我也不反對,我希望你能明白的是,不論你願不願意娶她,我都會將一部份的家產交給你繼承──不論別人認為你有沒有那個資格,我都會這麼做,你可以毫無顧慮地待在這兒生活,因為我會保護你,即使在我死後,我也不會容許其他人對你做出任何傷害。」

  「爵爺……」彼得的聲音變得微弱。

  「彼得……你不會背叛我吧?不會像其他人那樣棄我而去吧?」格蘭迪柔聲說道。

  彼得搖搖頭。「我怎麼可能背棄您呢?您對我來說是……」

  他沒能將話說下去,因為某人的手指抵住了他的唇,一陣竊笑在黑暗中持續著,接著隨之傳來一聲極輕的嘆息,然後就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響了。


To Be Continued......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