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一章‧消失的紅帽少女

  女孩從冰冷的地面上醒來,意識到自己正待在一處陌生的場所,且手腳都被綑綁住,令她動彈不得。

  她在地上挪動了一下,在地面上將鼻樑上歪斜的大黑框眼鏡扶正,然後靠著牆坐起身來,環顧四周好看清楚這裏到底是哪裏。

  這地方似乎是一棟建到一半或是根本已經廢棄的建築物,有鑑於她顯然是被綁架到這裏來的,考慮到犯人不太可能把人質留在一個會有建築工出沒的地方,所以她認為後者的可能性應該較大些,這裏放眼望去除了灰泥牆面和地面之外,就是一堆生鏽的鐵條和受潮的繩索,髒汙的帆布躺在角落裏,上面散落著磚塊,在她的右手邊斜前方有一道沒有裝上窗框的窗戶,離她有段距離,她靠在牆邊無法正面看見窗外的景況,從外面映照進來的霓虹燈光看來,現在顯然已經入夜,但時間到底已經多晚,她就不確定了。

  她檢視了一下自己的衣著,身上仍是她今天下午穿的那件紅格紋連帽外套,牛仔褲也還好端端的包覆著她的下半身,這件牛仔褲從買來的時候她就知道有點緊,但她一直以為穿久了就會變寬鬆,而事實證明並沒有;平常她都很痛恨這件褲子緊抵著她下腹的感覺,但此刻這感覺竟令她感到格外鬆了口氣,因為她很清楚若它被誰脫過,她一定會知道。

  幾根淡褐色的髮絲垂在她視線範圍內,她努力想將它們甩開,但徒勞無功,她嗅到口鼻間有藥物的氣味,想起自己是被藥所迷昏的,什麼樣的人會想迷昏她這種身材根本沒怎麼發育的女孩?也許對方找錯人了?但哪個蠢蛋會將她和某個性感尤物搞混呢?就算是在學校裏,也沒幾個女孩會像她這樣毫不打扮。

  那個綁架她的人肯定是針對她來的,至於到底為什麼要針對她,她就不是很清楚了。

  她想不起自己曾經做過任何得罪別人得罪到讓人非要這樣對她的事,但她也同時想起,爸爸曾跟她說過,有時那些在自己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往往在某些人眼中是非常嚴重的罪過,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招惹上哪些瘋子,她記得這句話,也許細節上有些出入,但她倒是很確定爸爸當時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她沒問過爸爸曾經在工作上招惹過多少神經病,因為她根本不需要問,她向來知道自己的媽媽是個瘋得徹底的人,儘管她很少見到媽媽,但就她對媽媽的印象而言,她也已經覺得夠匪夷所思了,她實在不了解爸爸當初為何會和這種人在一起,也許他中了某種致命的陷阱,又也許他有某種把柄被掐在對方手中,不過,這兩種情況聽起來好像也差不了多少。

  想起爸爸,她覺得自己似乎軟弱了起來,如果爸爸知道她在這裏,又冷又孤獨,他肯定會立刻衝來救她,想到這裏,她就突然覺得好想哭。

  但她不能哭,要是在這種地方陷入自憐自艾,那就沒救了,既然她現在人身都沒遭到侵犯,那麼或許可以暫定這個綁匪抓她來此的原因不是為了強暴她,那麼就是為了錢了?可是她又不是豪門之後,也不是名人之女,她只是個平凡的小老百姓,綁架她哪有什麼油水可揩呢?

  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招惹上哪些瘋子。

  這句話讓她心頭一寒。

  她曾看過一本小說,故事中的男主角是個喜歡蒐集蝴蝶標本的男人,有一天他看見一個令他十分心動的女孩,於是便跟蹤她,掌握了她的行蹤,在縝密的計畫下綁架了她,並將她關在自家的地下室裏,而那個女孩至死都沒能逃脫。

  她一直都覺得那是個討厭的故事,讀完它的感覺就像踩到一團油膩膩又擺脫不掉的爛東西,而在此時此地,再次回想這個故事實在不是個好主意,尤其是在她很確定自己不想因病衰弱致死,也不想立刻被活活殺死的情況下。

  她努力回想她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遭擄的,她記得今天原本是個美好的星期六,她原本要去約希家吃她做的杯子蛋糕,約希是個烹飪好手,平常喜歡做些點心,而且每次都會請她吃,她很喜歡約希,她猜想約希也很喜歡她,只是她不是很確定約希對她的喜歡跟她是不是同一種。

  她記得下午出門後,不久便下了雨,但她並沒有帶傘,只好躲到附近的餐館避雨,等待的時候她去借了一下廁所,當她走出廁所隔間後,有人從後面抓住她,然後……

  然後她就在這裏了。

  雖然極不願承認,但她覺得這可能是預謀綁架,否則有哪個瘋子會冒著危險等在餐館裏襲擊路人呢?雖然她實在很難想像那個綁匪弄昏她後到底要怎麼把她從女廁裏弄出來,不過現在仔細回想起來,那間廁所有一扇毛玻璃窗,加上她的身型算是相當嬌小,如果對方也是個瘦子,那倒不難鑽出去,只是她也有點好奇,難道那個時候都沒有人進來上廁所嗎?就算從窗戶出去,要把一個失去意識的人帶走應該也需要花點時間,這麼說,那個人或許有共犯?當她被弄昏的時候,就等在窗外接應?什麼樣的人會對她這樣的平凡女孩這麼耗費工夫?

  她實在想不出自己曾經招惹過什麼人這麼恨她,若歹徒不是她曾經惹過的人,那麼也有可能是爸爸工作上的敵人,或者──更慘──是和她媽媽有關的人。

  但什麼樣的人會瘋到和她媽媽作對?她試著想像了一下,卻怎麼也想像不出一個具體的形象。

  她決定暫時拋開這些,對綁架自己的人抱持好奇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行為,她努力踢著雙腳,想將腳上的繩索弄鬆一些,但一點效果也沒有,反而似乎勒得更緊了。

  她注意到綁住她雙腳的繩索上有一些暗紅色的痕跡,起先她以為那只是髒污,但當她無意間認出了那痕跡是某種文字時,她便頓時有種胃部翻攪的感覺。

  她不是很確定那文字是不是她想的那樣,也許那真的只是髒污,但當她認出了其中一個字,很快地便無可避免認出整行文字,儘管她不是每個字都會唸,但她仍能認得出來,那屬於某種儀式中的咒語。

  夜更加深了。

  她聽見某種窸窸窣窣的聲響在幽暗的角落中蠢動。

  她並不喜歡蟲子,但此刻她希望那只是蟲子。

  腳踝上的繩索開始發熱,其上的文字也變得更加鮮明。

  沒有人可以對我做這種事。

  她瞪視著眼前的那片黑暗,咬著嘴唇想著。

  如果你們知道我是誰的女兒,就不會有膽子這麼做。

  她坐在那裏,等待著。

  她知道這種儀式還需要些時間才會完全啟動,在那之前,她得做些什麼。

  想啊!史黛拉!快想啊!

  她催促著自己。



  「我覺得這很有趣,難道你不這麼想嗎?」那個有著一頭銀色長髮的紅衣男子說道,此時他正站在一棟紅磚建築的中庭內,腳下埋沒在一大團陰影中。

  「我一點都不這麼想。」他身旁一個蓄著紅色亂髮的白衣男子回道,同時向腳下那些爬過來的東西開了一槍,那東西猛地爆開,灑出一灘紅色汁液,白衣男子及時退後,才沒讓那攤黏稠紅汁沾到自己的白皮鞋上。
  銀髮男子抬臉看著那些爬滿整棟建物的紅色物體,那些東西看來像是植物,上頭開滿著紅色的花,看來像是玫瑰,粗肥的軀體上長著許多刺與細長的軟枝,看來像是荊棘和藤蔓,但那些東西此刻全在蠕動爬行著,以飛快的速度攻擊著入侵者,導致它們看來完全不像是任何正常的植物。

  銀髮男子笑了,而且笑得像個孩子。「卡歐斯,我們來比誰可以幹掉最多隻怎麼樣?」他朝身旁不遠處的白衣男子說道。

  「它們的本體只有一株,比那個有什麼意義?」名為卡歐斯的白衣男子說著又擊斃一株朝他頭上襲來的帶刺藤蔓。「別玩了,史賓瑟,快把本體解決掉!」他轉過頭來叫道。

  「好吧。」史賓瑟回道,並好整以暇地往前方走去,他腳下的黑色陰影像瀝青般往外擴散著,所到之處盡皆被吞噬,不久,那些藤蔓便開始逃命,四散往中庭外爬去。「別讓它們逃了,將它們趕過來!」史賓瑟回頭喊道。

  「這還用你說。」卡歐斯嘀咕一聲,接著便趕到迴廊上,迅速取出腰間皮袋中的一張紙按在地上,並低聲唸了短咒,一瞬間,數道青色的火焰從地面上劃了出去,將藤蔓團團包圍,藤蔓一碰觸到火焰便應聲爆開,噴出紅汁,儘管火勢正烈,但也正逐漸因為那些汁液而熄滅。「動作快點!不然火要熄了!」卡歐斯叫道。

  史賓瑟站在中庭正中央,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似乎對於不能再悠哉下去感到很可惜,他閉上眼睛,儘管沒有風,但他的長髮和衣襬卻飄動了起來,他腳下的黑色陰影越加猖狂地往四面八方擴張,吞噬掉地面上所有蠕動逃竄的不明植物,有些試圖往牆面上爬,甚至想鑽到二樓,但全部被那片黏稠的黑色陰影給拖了下來,吞進無盡的黑暗裏。

  一聲巨響響起,在那片黑色陰影之中拔起了一株巨大的有刺植物,它的末端長滿著紅花,應該是極美麗的花朵,此時看上去卻密密麻麻地有些噁心,它綠色的外皮底下飽含著紅色汁液,所有藤蔓都是從它身上長出來的,它肥大的身軀在黏稠的黑池中掙扎了一會兒,不久便沉了下去,被黑色的深淵所吞沒。

  這時,青焰已盡皆熄滅,而那漫布四方的黑色稠池也慢慢縮小,最後變成史賓瑟腳下的一道陰影,看上去跟任何人站在月光下的影子沒什麼不同。

  卡歐斯將那道燒盡的符咒餘燼踩熄,任灰燼被風吹散,並走向立於月光下的史賓瑟,向他說道:「我有時真的很好奇,難道你什麼都吃嗎?」

  史賓瑟轉過頭來,臉上的表情看來很愉快。「真高興你對我有好奇的時候,卡兒。」

  「你就是一定要那樣叫我嗎?」卡歐斯的表情不怎麼高興。

  「有時候人們之所以會有暱稱,其實是取決於他們的反應。」史賓瑟說,並不知從哪變出一朵玫瑰,上頭附著粗肥的莖部,裏頭隱隱透著血色。「我當然不是什麼都吃,再怎麼說,我還是個吸血鬼。」他說著便將那朵玫瑰遞給卡歐斯,但卡歐斯只是瞪著他,沒伸手接過來。

  「我有時懷疑你對吸血鬼的定義是不是太廣了。」卡歐斯說:「你留著這東西幹麼?快把它燒掉。」

  史賓瑟笑了起來。「裏面是人類的血,就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東西跟我們是同類,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看。」

  卡歐斯狐疑地看著他,接著半信半疑地接過那朵玫瑰,他甚至還感覺得到它仍在蠕動著。

  他低頭盯著那朵花一會兒,然後在它的莖部咬了一口。

  接著他露出極其嫌惡的表情,並迅速將流著紅汁的那東西還給史賓瑟。

  「這種東西你也吃得下去!」卡歐斯抱怨道,並抹掉嘴邊的紅漬。

  「你太挑食了,卡兒。」史賓瑟說道,並愉快地在那朵花上吸吮起來。

  卡歐斯還想再回些什麼,但這時他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山魔王的宮殿』。」史賓瑟順口說出鈴聲曲名。「是亞契吧?」

  卡歐斯沒回他,只是將手機接了起來:「喂?亞契,有什麼事?」

  他靜靜聽了一會,臉色變得有些嚴肅,最後他回道:「好,我知道了,會盡快趕回去。」接著他掛掉手機,收進口袋裏。

  「山魔王要召喚他的手下回籠了,是吧?」

  卡歐斯皺起眉頭,說道:「我最討厭雷恩請假的日子。」

  「我以為你跟雷恩感情沒那麼好。」史賓瑟戲劇性地揚起眉毛。

  「是不怎麼好沒錯,但雷恩不在,就沒人可以阻止亞契那個暴君了。」

  這時,一陣晚風吹來,拂過中庭,吹動卡歐斯的紅髮與肩衣,也讓史賓瑟的長髮與大衣衣襬微微揚起。

  「西北風,」史賓瑟抬起頭,望向夜空。「看來有人要發瘋了。」

  「你要說風涼話就趁現在趕快說一說吧,該走了。」卡歐斯說罷便轉身離開中庭。



  今晚是滿月之夜,第十九分局的白色外牆在月光下如聖堂般肅穆,但這城市中的許多老市民都知道,在第十九分局中隱藏著遠比黑夜還要更黑的秘密,那些秘密無法攤開在陽光下,僅在夜幕低垂時才會傾巢而出,表面上,第十九分局和其他市警局似乎沒什麼不同,但事實上,她真正的運作機制總是到了夜晚才真正啟動,人們宣稱,曾在夜晚的廢棄街區見到巨大的黑影在矮舍旁走動,或是看見蝙蝠成群飛過街道天際,遮蔽了月光;偶爾,在深夜的公園中會聽見淒厲的慘叫聲,即使是在清晨,也有機會見到戴著玩偶面具,瘦得不像是人類的男子突然出現又憑空消失,這些謎團就這麼忽然出現在人們身邊又忽然消失,老市民們會說,這些謎團最好都別去深究,只要知道白制服的會去處理就夠了,至於白制服指的是誰,他們只會留給你一抹曖昧的微笑,並示意你最好別再問下去,你不會希望白制服找上你的。他們總是會這麼說。

  隸屬於第十九分局的卡歐斯‧昆恩今晚依然與他那被強制分配給他的搭檔史賓瑟前往處理非人種案件,與身穿白制服的卡歐斯不同,史賓瑟總是穿著他平時習於穿的那件紅色大衣,事實上,史賓瑟並未編派到第十九分局的體制內,他之所以跟著卡歐斯,僅僅是因為分局內部人手不足,但到他好像也對此樂此不疲的樣子。

  他們受命到一間古宅消滅危害當地的非人種,那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食人生物,擁有植物的特性,但卻有大型動物的行動力,至少有將近兩百年的時間這東西都一直潛伏在那間屋子裏襲擊太靠近它們的路人,過去第十九分局也曾派人前來清除這生物,但它的繁殖力很強,很難徹底根除,是挺棘手的非人種。

  「你覺得這次的非人種會被編到檔案庫的哪一條名目下?」回到第十九分局時,史賓瑟這麼問他的搭檔。

  「當然是『貪食』,你連七宗罪分類法都背不起來嗎?」卡歐斯白了他一眼。

  「我只是覺得你好像希望有人跟你聊天。」史賓瑟說。

  「不要一逮到機會就使用讀心術。」卡歐斯往分局門口的台階上走去,封閉住心思,將身後的吸血鬼隔絕在外。

  「我以為你之所以鬆懈下來就是在邀請我去讀。」史賓瑟跟了上去,一臉無辜。

  卡歐斯沒理他,只是逕自踏入分局大門,並直接往大廳旁的電梯走去,史賓瑟隨後跟上,他們一路來到分局最上層,前往局長室。

  偌大的局長室裏,亞契正站在那張紅木大辦公桌後,面對著巨大的落地窗,似乎正欣賞著夜景。

  「這事很緊急,那女孩已經失蹤四個小時以上了,」兩人一走進局長室,亞契便這麼說道,並轉過身來,左耳那只式樣誇張的耳環在他肩上搖曳。「綁匪是非人種,今晚之內必須把人質救出來。」

  卡歐斯對這番話有些愣住,但還是開口道:「報案人在哪裏?」

  亞契揉了揉額頭。「在偵訊室,我不想讓那傢伙待在這兒。」

  「報案人也是非人種,是吧?」史賓瑟說道。

  卡歐斯轉過頭來盯著史賓瑟,對他這種似乎隨時隨地都能未卜先知的本事感到有些不悅。

  「對,」亞契露齒一笑,那笑容好像要將人吃掉一樣。「而且那傢伙知道綁匪是誰,更精確一點來說,我想被害者之所以遭到綁架可以算是那人害的。」

  卡歐斯蹙起眉頭。「既然他知道綁匪是誰,為什麼還要來報案?我以為非人種向來私了本事一流。」

  「你這麼說不太公允,卡兒。」史賓瑟說道,表情無辜。

  「關於偵訊室裏的那傢伙,我想或許稱『她』會比較合適,」亞契說道。「她呢,是個在他們那一族當中還算尊貴的人,所以這種事她無法私了,因為她必須遵守傳統,遵循上一代,和更上一代的那些狗屁教誨,但這次捲進他們家族優秀傳統的受害者只是個普通人,人類若捲進他們家族中會受到很大的傷害,那傢伙不想傷害無辜的人類,但她又為了遵守家規而無法插手,於是這爛攤子就丟到咱們頭上來啦,總之,你們快去把這女孩救出來,等到天亮就來不及了。」

  亞契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卡歐斯,照片上面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臉上沒什麼笑容的年輕女孩,看上去大概才十五歲左右,她穿著一件寬鬆的毛衣,蓄著淡褐色的短髮,雖然還是個孩子,但一點也不可愛,甚至還有些老成。

  卡歐斯將照片翻過來,看見上頭寫著「史黛拉‧雷恩」這個名字。

  「她跟雷恩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卡歐斯順口問道。

  「好問題,」亞契瞇著眼笑了起來。「她是雷恩的女兒,你看,他們長得很像吧?」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本章爆點:雷恩有女兒。

另外,這章一開始出現的吃人花其實是從【沃卡洛伊德莊園】裡來的,充分展現出我的沒梗,不過說真的我很喜歡食人植物這個設定就是了,可惜那東西到頭來還是被阿史給吞了。(毆)

關於【山魔王的宮殿】(I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這首曲子,其實他本來應該翻成「在山王之殿」或「在山魔王的大廳」之類,不過我覺得把「在」拿掉好像比較威,所以就翻成這樣(揍),事實上,我印象中好像滿多人的手機裡面都有這個鈴聲,所以特地拿出來說嘴也沒啥了不起的,只是因為我很喜歡這首曲子,所以就硬要把他的曲名寫進來(毆),這首曲子的旋律是這樣,相信很多人都聽過:



不過我之前在YT聽到這個版本也很喜歡↓



然後我就很無聊地把他當成我在寫亞契時的BGM。(淦)

另外,西北風時發瘋的那個梗是出自【哈姆雷特】,不過我覺得史賓瑟只是隨口亂說而已。(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