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四章‧吸血公爵

  約希是個嬌小且看來極害羞的女孩,這是卡歐斯看見她坐在那間房間裏的第一印象。

  他不太確定亞契為什麼不喜歡這個女孩,不過亞契向來都能找到各種理由討厭別人,要弄懂他討厭人的邏輯是件困難也沒有必要的事,所以卡歐斯並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太久,直到他發現和約希周旋是一件令人抓狂的事,稍早亞契那副厭惡的嘴臉才回到他腦海,而且即使他不願承認,也越來越覺得亞契的厭惡是有道理的。

  「我希望……史黛拉可以回來,」約希以她細小的聲音說道。「可是,我也不希望那個將她……帶走的人受到懲罰,他只是……只是一時沒考慮到那麼多,才會那麼做,我相信他沒有想要傷害任何人的意思……」

  「他?」卡歐斯以銳利的眼神盯著坐在折疊椅中的約希。「這麼說,你認識抓走史黛拉的人?」

  這話似乎讓約希大為驚愕。「我……我不能再說下去了,我不想……」她閉上眼睛,搖搖頭。「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但你要是繼續隱瞞你所知道的事,史黛拉很有可能會受傷,說不定還會死,那樣的話,她等於是因為你的知情不報而受到傷害。」

  「可……可是……這是儀式的一部份,儀式一旦啟動,我是不能插手的,要是我那麼做的話,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我不敢再說下去了,我已經說得夠多了。」

  「儀式?」卡歐斯身後始終靜默不語的史賓瑟開口道,他正坐在桌上,雙腳腳踝勾在一起,懸在桌邊搖擺,活像是來郊遊的。「啊,我懂了,是婚配的儀式嗎?」他擊掌說道。

  約希瞪大眼睛看著他,卡歐斯這時發現她的眼睛顏色變得很淡,瞳孔也收縮成細針樣。

  「你……你怎麼會知道?」約希喃喃說道。

  「你身上有吸血種的氣味,」史賓瑟從桌上跳下來。「我聽說某些出身尊貴的血族至今還保有這種儀式,繼承人的婚配對象必須在儀式中爭鬥,以奪得繼承人的婚約。」

  「但至今還保有那種儀式的血系應該只有──」卡歐斯忽然住了口,雙眼仍緊盯著眼前的少女。「你是──該隱家的人嗎?」

  少女低著頭,緊抓著覆著膝蓋的灰褐色長裙。「……那的確是我的姓氏。」

  「但──這沒道理啊,難道……」卡歐斯扶著額頭,眉頭皺成一團。「史黛拉‧雷恩該不會是你的……」

  約希的臉紅了起來。「不是,史黛拉不是我的婚配對象,雖然我很喜歡她,但……」她搖搖頭,像是想將什麼甩開。「是那個人誤會了,他以為史黛拉想和他搶奪我,所以就……天哪……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會對史黛拉做出什麼事……」

  「既然知道是該隱家的人,那麼要找出綁走史黛拉的嫌犯就不算難事了,」史賓瑟說道,語調一派輕鬆。「該隱家只會和血系純正的家族婚配,要符合他們的條件可不容易。」

  「也就是說,」卡歐斯望向他。「綁走史黛拉的人不可能是路旁隨便哪個非人種吧?」

  「是啊,像你就不符條件了,卡兒。」

  「謝謝你的提醒。」

  「可是,」史賓瑟將目光掃向卡歐斯。「這不是我們能插手的事,史黛拉也是非人種的後代,她必須接受對方的挑戰。」

  「史黛拉她不可能辦得到的!」約希突然叫了起來。「她母親是人類,她根本沒有非人種的能力!」

  聽到這話,史賓瑟和卡歐斯不約而同對視了一眼。

  卡兒,你在第十九分局那麼久了,沒聽雷恩說過嗎?

  你覺得他會告訴我這種事嗎?鬼才知道他女兒是跟誰生的!


  兩人將視線轉向眼前的約希。

  「約希,這是很嚴重的事,」史賓瑟柔聲說道。「照你這麼說,史黛拉等於是個人類,既然是人類,那就包含在教廷的庇護之下,如果你明知道綁走她的人是誰,卻不願告訴我們,那就等於是從犯,你可能會和那個綁架犯一起被燒死。」

  聽到這話,卡歐斯看了他一眼。

  史賓瑟,你應該知道這種情況不至於動用到火刑。

  我當然知道。


  史賓瑟彎下身,將手撐在膝蓋上,同時,心思從卡歐斯的眼神中抽開,滑進眼前這個年輕女孩的心裏。

  你可以不用直接告訴我,在心裏想著那個名字就好了,約希──不……

  史賓瑟的唇邊划出一道微笑。

  ──約書亞‧該隱。

  約希瞪大眼睛盯著他,似乎相當不知所措。

  「你怎麼會……」她說到一半便住了口,因為她注意到卡歐斯正不解地看著她。

  沒關係,他不會知道,這訊息只有我和你之間能接收到。

  約希怔忪地看著他。

  他叫……

  約希低下頭,在心中暗自浮現一個名字。

  謝謝你的合作,約希。

  史賓瑟朝她一笑,接著直起身來,轉向卡歐斯。「我們走吧,既然小約希不願意說,那我們也只好自己去找了。」

  「吭?你在說什……」

  史賓瑟轉身往門口走去,並伸出胳臂朝卡歐斯的脖子一勾,便把他拖離房間。

  約希坐在原處,愣愣地看著兩人走出去。

  史賓瑟很快將門關上,並將手放開,卡歐斯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粗魯舉動惹得有些惱火,一待掙脫便開始大吼大叫:「你到底在搞什麼?話都還沒問完,就把我拖出來!你瘋了嗎!」他說著便要再進去,但史賓瑟將他從門邊拉了回來。

  「你別再去煩那孩子,不管你再怎麼盤問,她還是不會說的。」

  「可是──」

  「像她這種受到古老家規束縛的非人種,所受到的壓力不是你我可以想像的,別再讓她為難了。」

  卡歐斯盯著他,金綠色的眼睛眨了眨。「我懂了,你已經問出來了,是吧?」

  史賓瑟微微一笑。「卡兒,我真是太喜歡你那總能讓他們嚇個半死的本事。」

  「她只不過是個小女孩,這算哪門子本事?」

  史賓瑟聳聳肩。「約希可不是小女孩,他的年紀可以當你祖父了。」

  「祖父?」

  「據我所知,該隱家從來就沒有女性的繼承人。」

  「……算了,我已經懶得驚訝了,」卡歐斯說道。「上次妖精種的事也是……這該不會是非人種特有的興趣吧?」

  「你別忘了,卡兒,你也是非人種。」

  卡歐斯瞪了他一眼。「約希不是給了你名字嗎?那傢伙到底是誰?」

  「愛德華‧葛洛斯特。」史賓瑟說道。

  「聽起來好像你說了這名號我就該知道那是誰似地。」卡歐斯一臉沒好氣。

  「愛德華‧葛洛斯特──理查‧葛洛斯特‧白狼公爵之子。」

  「你覺得電話簿上找得到他的住址嗎?」

  「我不這麼想,但我知道有個人應該能聯絡到他。」

  「你說的那個人也是非人種嗎?」

  「對,而且我想他在境內。」

  「我很好奇,你之前在地下庭園沉睡了那麼久,照理說應該早就斷了和外界的往來吧?你怎麼能肯定哪些非人種還聯絡得上?」

  史賓瑟看了他一眼。「對非人種來說,五百年以內有聯絡過就不算斷了往來。」

  「你確定對方會願意合作嗎?」

  「不確定,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他可能會通融一下。」

  「我?」卡歐斯不解地眨了眨眼。「難道那是我認識的人?」

  「不是,但他認識你的祖先但丁。」史賓瑟微笑道:「走吧,我知道要上哪兒去找他。」



  夜晚的大學圖書館極為死寂,但在兩排書牆中央的座位上,卻亮著一盞小小的燈,一個男人交疊著腿坐在其中一張椅子裏,正專注地讀著手上的一本書。

  一陣像是鳥類振翅的聲響在天窗外響起,如果他曾抬眼望向天窗的話,也許會看見某道黑影閃過玻璃窗外,但他並沒有這麼做,而是仍閱讀著手中的那本書。

  一個高瘦的男人出現在他身後,沒有腳步聲,也沒有開門聲,就像是從陰影中憑空出現似地,那男人走向他,瞥見他手中翻閱的書頁,不禁露出了笑容。

  「啊,那本書很糟。」他身後的那男人說道。

  看書的那男人沒有回頭,而是盯著書頁說道:「拙劣的第一人稱,拙劣的模仿,強納森的日記可沒有糟到這種程度。」

  「我看過那本書,書信體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寫得來的,那本書通篇語感都毫無分別。」

  「是啊,不論男女講話都是一個樣子,作者為什麼不全都用女主角的視點來寫就好了?」

  「真高興我們對閱讀有相同的見解。」他身後的那男人彎下身來,將手肘靠在椅背上端,幾束銀色的長髮順著肩膀滑了下來。

  「別用那種諂媚的方式說話,史賓瑟。」坐在椅中的男人闔上書本,將它擱在桌上。「我聽說你還在替人類做事,你今天是有事才會特地來找我吧?」

  「既然這樣我就開門見山說了,」史賓瑟直起身來,但一手仍擱在椅背上緣的凸起處。「我想見葛洛斯特公爵,你能替我安排嗎?」

  男人轉過頭來,揚起那雙艷紅色的眼睛。「我這麼做有什麼好處?」

  「你還是老樣子,非常實際。」史賓瑟說道。

  「這是規矩,孩子,」男人歪頭笑了笑,黑色的鬈髮在額間抖動。「我不像那個開書店的哈斯特,老是怕東怕西的,我又不受你們的保護,你既然需要我的幫忙,當然就得交出合理的報償,從古至今都是這樣的。」

  「但如果有人類涉及其中的話,就必須無條件答應合作。」

  男人盯著他一會,說道:「這次的事並沒有人類涉及其中吧。」

  「你果然知道我是為了什麼來找你的。」史賓瑟嘟囔道。

  「理查是我的多年好友,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他兒子要結婚的事。」

  「這次的事根本是搞錯了,那女孩並沒有要和他搶該隱家的繼承人,儀式必須中止才行,如果你能出面的話──」

  「我不是狼族的人,我出面也沒用,」男人慵懶地說道。「儀式已經開始了,從現在起,沒有人能夠阻止了。」

  「如果我願意給你報償的話呢?」史賓瑟望著他,長髮的末梢幾乎碰觸到對方的臉。

  「那我會要你提前支付,然後當作沒有這回事。」

  「我就知道。」史賓瑟低聲說道。

  「算啦,史賓瑟,看樣子你是白費工夫了,」一個聲音從門邊響起,伴隨著腳步聲,卡歐斯便從陰影中走進燈光之下。「顯然你的朋友並不想合作。」

  男人盯著他,似乎有點訝異。「……但丁?」

  「我不是但丁,我叫卡歐斯‧昆恩,我和但丁真的長得那麼像嗎?」卡歐斯回道。

  「仔細看的確不像,但氣味倒是很相似。」男人沉吟道。

  「我不清楚你對這整件事了解多少,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救出那個叫史黛拉的女孩,」卡歐斯對那男人說道。「她事實上並沒有非人種的能力,如果她捲入非人種的鬥爭之中,無疑只有死路一條。」

  「但她也不能算是人類,」男人冷冷地望著他。「在這種情況下,教廷並不會庇護混血種,嚴格說起來,這和你們第十九分局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女孩的父親是第十九分局的人,」史賓瑟說道。「我想這不能算是沒有關係。」

  「那就有趣了,」男人將手肘撐在桌上,一手托腮望著眼前的兩人。「既然這樣,女孩的父親為什麼不出面?」

  「他是狼族,而今晚是月圓之夜。」卡歐斯說。

  男人的手指輕敲著桌面。「我覺得你們被利用了,教廷才不會管混血種的死活,下令要你們去救她的人,肯定有什麼私心吧,是誰下令的?」

  史賓瑟和卡歐斯對視了一眼,但什麼也沒說。

  「我想起來了,」男人忽然擊掌說道。「是那個有制約之血的男人吧?我記得他是現任局長,能讓你們兩個聽命行事的人,應該也只有他了吧?」

  卡歐斯露出不耐的表情。「你到底想說什──」

  「你還沒搞清楚嗎?」男人打斷他的話。「你們根本就不應該捲進這整件事裏來,因為對教廷來說,死多少個非人種的小孩都和他們沒有關係,也就是說,你們那個局長打從一開始就是有目的地在利用你們,因為要是那個女孩死了,會牽涉到某種要不得的利害關係,否則他何必這麼急急忙忙地要你們兩個出來替他救人?」

  卡歐斯盯著他一會,說道:「還真是伶牙俐齒,你差點就要說服我了。」

  「我們也只是聽命行事而已,」史賓瑟說,「就算是被利用,救了一個同類的孩子會有什麼損失嗎?」

  「應該說,亞契那傢伙哪天不利用別人我才會覺得奇怪哪。」卡歐斯交抱雙臂說道。

  男人看了看眼前的兩人,接著突然爆出一連串笑聲,笑到趴在桌上,卡歐斯和史賓瑟不知該作何應對,只得等到他笑完為止。

  「你們真的很有趣,」男人邊抹掉笑得太過分而流出的淚水邊說道:「好吧,看在你們讓我笑得那麼開心的份上,我就提供你們一個情報好了。」

  「你總算要告訴我們愛德華‧葛洛斯特的下落了?」卡歐斯揚起眉毛。

  「怎麼可能,我才懶得管那小鬼躲到哪兒去了,」男人揚了揚手。「我只是要告訴你們,狼族雖然會在婚配儀式中與競爭者爭鬥,但無論如何是不會傷害同類的,那女孩是狼族混血種,所以或許會受點傷,但絕不至於死,我要是你們,就會回家躲進舒適的棺材裏睡覺,省點力氣,少插手管人家的家務事。」

  「但有人報案,這就不能算是家務事了。」卡歐斯反駁道。

  「真的是那樣嗎?」那男人笑了笑。「我看你們也不是笨蛋,還是用點腦想想吧,如果那女孩真有危險,為什麼她的父親不願現身?狼族是對家人很忠誠的非人種,即使今晚是會影響牠們力量的滿月之夜,牠們也絕不可能對自己的親人坐視不管,我建議你們,與其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找那個叫愛德華的小鬼,還不如回去問問你們那個好局長,搞清楚他到底想要你們做什麼,我言盡於此,你們回去吧。」

  男人攤了攤手,擺出一個已經無可奉告的姿勢。

  卡歐斯和史賓瑟對視了一眼,最後似乎決定放棄再盤問下去。

  「既然如此,報償就先欠著吧。」史賓瑟說。

  「我才不要你的報償,你旁邊那個傢伙比你有價值多了。」那男人托腮回道,說著還舔了一下尖利的犬齒。

  「不行,」史賓瑟說著將卡歐斯的肩膀摟過來。「他是我的。」

  「你要是不想讓我在別人面前揍你的話,就給我放開。」卡歐斯沉著臉說道。

  「我們走吧,卡歐斯。」史賓瑟說著將卡歐斯轉向後方,把他往門外推了出去。

  圖書館的大門再次被關上,獨留那男人在幽暗的偌大空間中。

  他站起身來,將桌上的那本書夾在脅下,把桌燈關上,但當他正要離開時,卻聽見桌子對面的陰影處傳來細微的聲響。

  像是某人坐下的衣物摩擦聲。

  他轉身走到牆邊,伸手將整個區域的燈打開。

  燈光大亮,一個年輕男子正坐在他對桌,一派悠閒地望著他。

  「強納森?」他對那年輕男子說道:「真是稀奇,你居然會到大學裏來。」

  名喚強納森的男子站起身來,朝他走去。「我來接你回家啊。」他說。

  「現在時間不是還早嗎?」

  「你在看什麼書?」強納森將男子脅下的書抽出來。

  「那只是打發時間用的……」

  強納森將那本書翻閱了一下,然後闔上它,將它推到男人懷中。「這種東西要我寫多少給你看都可以。」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世人對你我之間的看法。」男人嚴肅地說道。

  「留戀人世的吸血伯爵,還有可憐的年輕律師,還不就是那些嗎?」

  「是大公。」男人糾正他。

  「你當初用的是伯爵這個頭銜。」

  「喔,我忘了。」

  「我剛剛聽見你跟那兩個人的談話了,你想他們會去找理查麻煩嗎?」

  「今晚是滿月,他們找不到理查的,我都找不到,他們怎麼可能找得到?」

  「嗯……」強納森沉吟道。「對了,還有,但丁是誰?」

  「呃……那是──一個老朋友。」

  強納森端正的眉毛揚起一道不信任的曲線。「沒聽你提過。」

  「那都已經是作古的人了,有什麼好提的?走吧,不是要回家嗎?」男人說著便轉身去關燈。

  「也好,回去再好好問你。」

  兩人離開了圖書館大門,像陣風般,旋即消失在長廊之上。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這章某程度上或許可以算是應MY FRIEND阿殺的希望所寫(什),因為殺人好像很想看老歐出現在第十九分局的世界裡,想想反正哈斯特都出現過了,老歐再來亂入一下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剛好這次的故事是跟狼人有關,可以把老歐家的理查抓來借題發揮(雖然理查在這裡根本沒出場),所以就讓老歐跟他家那口子出來串場一下,結果他們一出來就閃瞎我了真是。

然後理查竟然是公爵,這個位階比老歐當年用的頭銜還高是怎(噴),不過老歐實際上是大公,所以身分大概還是比他高點。

另外,本章中老歐讀的那本書在現實中應該算是真有其書,其實第一章史黛拉提到的那本關於女孩被綁架的小說也是真的存在,只是當然我不會直接寫出書名,總之看過的人八成就猜得出來,就當成是我們彼此之間心照不宣的小祕密吧。(尛)

最後,如果不認識老歐是誰的話,可參照「歐洛克的歡樂冒險」這個TAG,你就會得到他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