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九章‧獵人與獵物

  「亞契,你知道這整件事最有趣的地方是什麼嗎?」賽巴斯欽說道,此時他正站在一根水泥樑柱下,一邊打量著手中那把亮晃晃的匕首。

  亞契看著他,說道:「不知道。」

  賽巴斯欽笑了,笑得像個孩子。「那就是,所有事都必須親力親為,自己從零開始完成一件事,你不覺得這很棒嗎?」

  「我倒覺得,麻煩事交給別人去做比較省事。」亞契說道,並不動聲色地試圖掙脫將他雙手反綁在身後的繩索,他被牢牢地綁在一根連接在牆邊的水管上,繩索捆得非常緊,他猜想自己的手腕應該已經滲血了。

  「是嗎?那還真可惜,大概是因為像你這種出身的人,沒辦法理解吧。」

  「我不懂這和出身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賽巴斯欽雙手一攤,在殘破的廢棄建築中大聲說道:「你出生在下等人的家庭,不管做任何事,都必須全力以赴,努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可是,就算費盡全力,還是什麼也得不到,你不像我,一生下來就什麼都擁有了,說真的,我有時還挺羨慕你這種人的,我也很想知道,那種費盡全力去求取一樣事物的感覺……可是從小到大,只要我想要什麼,我就能輕易得到,這樣的人生,你不覺得很無趣嗎?」

  「是有一點。」

  「所以,你就替我完成這個小小的願望吧,亞契,」賽巴斯欽說著走近他,俯下身來,將匕首貼在亞契的臉上比劃。「我真的……很想再做一次,很想再像十三年前那樣,親手去完成一件什麼。」

  亞契揚起眼。「十三年前?」

  「對,你的媽媽,伊芙琳;我猜雷恩有告訴過你吧?雖然他沒表現出來,不過我看得出他一直認為伊芙琳是我殺的。」

  「那,事實上呢?」亞契看著他,眼睛眨也不眨。

  賽巴斯欽欺近他,伸出溫熱的舌頭在他頰上一舔,然後將嘴靠近他的耳朵,輕聲說道:「對,伊芙琳是我殺的,我親手在她那台車上動過手腳,我猜她也早知道我想殺她,可是她不願意相信,她就是那樣,到死都是個老好人。」

  「我倒是很相信你確實想殺我。」亞契說道,並試圖離那把匕首遠一些。

  「你是個聰明的小鬼,跟你媽媽不一樣,」賽巴斯欽笑道。「我看得出你跟我那老子很像……你確實是我們柏瑟文尼家的人,而且你才來不久,就拉攏雷恩了,那傢伙不知道是腦袋哪裏出了問題,我看他喜歡你喜歡得要死……說吧,你是不是讓他對你做了什麼……才會讓他對你這麼死心塌地?」

  「我只能說,不是你腦袋裏想的那回事。」亞契說道。

  賽巴斯欽露齒而笑。「你怎麼知道我腦袋裏想什麼呢?真是個壞小孩。」

  「我以前待的那地方什麼瘋子都有,你還不是我看過最瘋的一個,賽巴斯欽。」

  「小鬼就愛說大話,這可不是個好習慣。」

  「我從不說大話,看來你對我有很多誤會。」

  「如果我侵犯你,雷恩會很傷心吧?他疼你疼得要死。」

  「你很喜歡雷恩吧,賽巴斯欽,所以你恨我奪走他。」

  一個響亮的巴掌往亞契臉上呼過去,當他再次抬起臉時,臉上已紅了一塊,嘴角也滲著血絲。

  「你這張嘴還真硬,就像個普通小鬼那樣哭著求我不是很好嗎?」賽巴斯欽直起身來,並冷冷地說道。

  「沒辦法,雷恩就喜歡我這樣。」

  他話才說完,肚子又被狠狠踹上一腳,但他沒叫出聲,而是縮在牆邊忍耐著痛楚。

  「他讓你吸他的屌嗎?」賽巴斯欽高聲說道:「他就是讓你用這張髒嘴碰他的嗎?」

  亞契冷笑起來。「拜託,是他該吸我的才對吧。」

  又是一腳踹過來,這次是臉。

  「我改變主意了,」賽巴斯欽說道。「我一點都不想碰你這種低賤的小鬼,還是先讓你沒辦法再說話好了。」

  他伸手摀住亞契的嘴,將他按在牆上,並再次舉起匕首。

  「雖然我很想聽聽你死前的哀號,可是這裏離市中心還不算太遠,可惜不能聽到你的尖叫聲了。」

  亞契扭動起來,張嘴往他手掌一咬,痛得賽巴斯欽忍不住放開手,接著亞契便開始尖叫大喊起來:

  「文森!你在哪裏──快出來救我!文森!」

  賽巴斯欽聽到他的叫喊,很快便又衝上前摀住他的口鼻,將他按回牆上,並抓起匕首要往他身上刺。

  那一瞬間,似乎連空氣都凍結了一、兩秒。

  一聲清脆的斷裂聲響起,接著賽巴斯欽整個人被拋向一側,匕首也隨之落在水泥地面上。

  然後是一連串尖聲慘叫,出自賽巴斯欽的口中,他趴在地上悽慘地哀嚎著,一手緊握著已變得扭曲變形的手腕,那隻手已無法再握住匕首,就像一團插在手腕上的扭曲枯枝。

  一個高瘦的身影站在亞契面前,他一如往常穿著西裝,淺褐色的長髮平整地束在腦後,但與平常不同的是,此時他那雙望著亞契的金褐色眼睛裏隱隱帶著責備。

  「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亞契先生?」雷恩說道。

  亞契仰頭看著他。「因為是你該聽我的話才對。」

  雷恩冷冷地瞥了痛苦的賽巴斯欽一眼,隨後便蹲下身來,開始為亞契鬆綁,當亞契一掙脫束縛,他便立刻環住雷恩的脖子,緊抱著他。

  「太慢了。」亞契低聲說道。

  「對不起。」雷恩抱著他,從地上站起身來。

  「你……你竟然敢這樣對我!」賽巴斯欽對雷恩叫道,幾乎陷入歇斯底里:「非人種不能傷害人類!你完了!你們全都完了!」

  亞契雙手環著雷恩,問道:「該拿他怎麼辦?」

  雷恩低眼看著在地上狼狽掙扎的賽巴斯欽。「就照柏瑟文尼先生給我的契約處理吧。」

  他將亞契放下來,然後往賽巴斯欽走去。

  「等……你要做什麼!雷恩!不要過來!你──」

  一聲重擊響起,賽巴斯欽眼前一黑,接著便昏了過去。



  「雷恩,我沒有制約之血,但我想成為你的主人,我該怎麼做?」

  雷恩轉過頭來,看見賽巴斯欽站在他的面前,起先他還有些困惑,但當他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並不是賽巴斯欽,而是一個長得和賽巴斯欽很像的男人,差別在於,他的表情遠比賽巴斯欽柔和許多,嘴角也沒有那種殘酷的線條。

  那是年輕時代的彼德森‧柏瑟文尼,也是雷恩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模樣。

  「如果你不能制約我,那就不能做我的主人。」雷恩回答道。

  柏瑟文尼的表情有點失望,但雷恩看得出他沒有死心。

  「我知道有別的方法可以制約非人種,前代局長不也是這麼做的嗎?重點是該怎麼做?你願意告訴我嗎?」柏瑟文尼問道。

  雷恩看看四周,這裏不知何時變成了柏瑟文尼的書房,而且是四、五十幾年前的陳設,那時候,賽巴斯欽還沒出生。

  雷恩突然明白了,這是當年他和柏瑟文尼訂下契約的地方。

  這是記憶的渣滓,有時當他入睡時,這些記憶會在他的意識中浮動,就像是夢一樣的東西。

  「你必須──」雷恩開口道:「拿一樣對你而言非常重要的東西作為交換,那樣契約才能成立,我就會聽命於你。」

  柏瑟文尼抬眼看著他,那雙淡藍色的眼睛有多麼澄澈,雷恩幾乎都忘了。

  他忘了自己曾經有多麼喜歡過柏瑟文尼這個人。

  「我還太年輕,我沒有夠重要的東西能和你交換,」柏瑟文尼說,「但你願意等我嗎?等我擁有真正重要的東西之前,我可以先欠著嗎?」

  「可以,反正你遲早會有的。」雷恩點點頭。

  「這樣契約算是成立了嗎?」柏瑟文尼歪著頭說道:「不用……簽什麼契約書之類的?」

  「手給我。」雷恩說道。

  柏瑟文尼將手伸向他,神態略顯困惑。「要幹麼?」

  雷恩執起他的手,在他面前單膝跪下。「只是個形式,不用緊張。」他說罷便將柏瑟文尼的手湊到唇邊,朝他的手指咬了下去。

  「呃……雷恩──」

  雷恩將他的手指咬破了一個洞,並輕輕地舔舐著,然後他抬起頭,仰望著柏瑟文尼的臉。

  「從現在起,我將服從於您,成為您的僕人,直至契約結束。」雷恩說道。

  柏瑟文尼愣愣地看著他,然後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謝謝你,雷恩。」

  幽暗之中,雷恩緩緩睜開眼睛。

  他從床上坐起身來,意識到這裏是柏瑟文尼山莊,剛剛的夢境──或該說是記憶的渣滓──還有幾分裊繞在他的腦海中,不知怎地,他覺得有點不願讓那些記憶遠去,但在他身處於現實之中的此刻,那些回憶每分每秒都在消逝,被冰冷的現實一點一滴吞噬殆盡。

  他回想起來,儘管他不喜歡柏瑟文尼在第十九分局掌權時對待非人種的方式,但他還記得,當柏瑟文尼親手處置第一個死在他手下的非人種時,那天晚上柏瑟文尼哭了,而且哭得很慘,他必須像個老媽子一樣在旁哄著柏瑟文尼,才讓他得以入睡,可是這些事情久而久之,全都被遺忘了,如今他只要一想起柏瑟文尼這個人,就會有個年老但精明幹練的男人閃現在他的腦海裏,那個男人十分富有,也十分無情,雷恩一直認為自己討厭那個男人,但他卻忘了,自己當初是因為喜歡他才會跟在他身邊的。

  人類就是這麼容易改變嗎?才不過短短數十年的更迭,就能讓一個單純的年輕人變成世故且狡猾的老狐狸,這對壽命遠比人類長上許多的雷恩來說,實在是很難理解。

  或許他也變了,只是他自己沒有察覺到,或許,就是因為他變了,柏瑟文尼才會變成另一個讓他無法理解的樣子,誰知道呢?反正他也不可能把柏瑟文尼從墳墓裏挖出來問個清楚。

  他突然發現,他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柏瑟文尼,他想知道自己在柏瑟文尼眼中是不是變了,也想知道柏瑟文尼為什麼會走向他再也無法碰觸的那一端,走向一個他無法理解的世界,他發現,儘管自己一直待在柏瑟文尼身邊,但他對於柏瑟文尼這個人本身,卻了解得好少,幾乎可以算是完全不了解。

  可是,柏瑟文尼已經不在了。

  為什麼他沒有趁柏瑟文尼還活著的時候,多問他一些事呢?為什麼他明知柏瑟文尼本是個單純的大男孩,卻讓他跟自己訂下那種契約呢?

  自從柏瑟文尼過世至今,他從未感到難過,但此時此刻,他卻感到好難過,懊悔像帶刺的藤蔓那樣捲上他的心臟,在他胸口中扭緊,他在冷冽的空氣中微微喘息,卻流不出淚來。

  一隻溫暖的手覆上他的手背,他低下頭,看見那個黑髮的男孩正在幽暗中望著他,右眼仍覆著那只紗布眼罩。

  「雷恩,怎麼了?作惡夢了嗎?」亞契柔聲問道。

  雷恩搖搖頭,並同時想起亞契為何會在這裏,他將亞契從賽巴斯欽那兒救回來之後,亞契一直吵著不讓他走,他就只好待在床邊哄亞契入睡,結果連他自己也不自覺睡著了。

  他望著亞契,亞契和柏瑟文尼不同,是真正擁有制約之血的人,也是他第一次遇見的制約之血擁有者,每當他待在亞契身邊時,都會驚異於那股力量竟能牽制他如此之深。

  他曾試圖將那股力量據為己有,但制約令他無法這麼做。

  他記得在花園的那次,他差一點就要做出不可挽回的錯事,但亞契從他懷中逃開,站在石板小徑上瞪視著他。

  「你也跟那些非人種一樣嗎?」當時亞契朝他這麼叫道:「你也和他們一樣只想要我的力量,把我占為己有嗎?」

  然後亞契逃走了。

  從那之後,亞契有好幾天沒跟他講話,直到最近,亞契和他之間才恢復到和以前一樣,原本雷恩以為他已經氣消了,但顯然根本沒有,因為亞契再次從他身邊逃掉,而且這一次還讓自己身陷危險之中,若他沒有及時趕到,恐怕亞契早就被賽巴斯欽凌虐致死了。

  「怎麼了?幹麼一直盯著我看?我太帥嗎?」亞契趴在他身旁,一臉莫名地問道。

  雷恩伸出手,摸了摸亞契的頭髮。「對不起。」他低聲說道。

  亞契需要的不是一頭吃人的狼,而是一個能保護他不被狼侵犯的獵人,雷恩很清楚,他原該是那個扮演保護者的角色,但他卻在不自覺間受到亞契的能力所迷惑,喚醒了身為狼的本性,只想將亞契變成自己的獵物。

  「幹麼道歉?」亞契問道,並拂開他的手。

  「我不會讓那種事再發生了。」雷恩說道。

  亞契盯著他,好像不太確定他說的是哪件事。「沒關係啦,我又沒放在心上。」他回答道,然後翻了個身,將頭枕在雷恩腿上。

  雷恩讓他枕著自己一會兒,他不討厭這種狀態,但他還有事得去處理。

  「天快黑了,今晚是滿月,亞契先生。」雷恩說道。

  亞契轉過頭來。「你要去處理賽巴斯欽了嗎?」

  雷恩微微點頭。

  「你真的得去嗎?」亞契環住他的腰。「我是說……那是你跟我外祖父之間訂過的契約沒錯,可是你一定得完成它嗎?」

  「如果我不去完成契約,那我就永遠不是自由之身。」

  亞契抬眼看著他,然後將手放開,將身子滾到床的一側。「那你就去吧。」

  「嗯。」雷恩淡淡應了一聲,然後下了床,走出房門。

  他離開亞契的房間,穿過長長的走道,來到柏瑟文尼生前的書房,自從柏瑟文尼死後,這裏就屬於賽巴斯欽所有,但雷恩很清楚,賽巴斯欽顯然對這間書房的構造不夠了解。

  他走到牆邊那一整排書櫃,將右邊第三排書櫃其中一層的書本取出來,並將手伸進去,推開一道位於書櫃內側的暗門,並按下按鈕。

  一聲清脆的響聲從牆裏傳來,像是某種金屬扣栓被打開的聲音,他走到書櫃另一側,將前排的可動書櫃拉開,而後頭的書牆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大開的門,門後有一道長長的階梯,似乎通往地下。

  他步入那道門,往地底下走去。

  底下是一個頗為寬廣的空間,拱形的天花板讓它看來有點像是地下墓室,而事實上它也的確是,雷恩很清楚,過去向來有不少非人種死在這裏。

  和柏瑟文尼訂過契約的非人種不只雷恩一個,這是柏瑟文尼用來與那些非人種交易的秘密祭壇,不過那些非人種都只是一些低等生物,當他們完成契約後,便會很快死去,在這裏消失得無影無蹤。

  以一個無法驅使使魔的人類來說,柏瑟文尼算是相當努力了,他不只拉攏了雷恩,也試圖用許多方式來鞏固自己的地位,這個祭壇便是他將靈魂販賣給那些惡魔的證明,令雷恩感到有趣的是,大部分人認為靈魂只能賣給惡魔一次,但事實上,靈魂也可以裝在小袋子裏面,分批販賣,只是純度會隨著每一次交易而變得越來越污穢而已。

  雷恩是唯一一個擁有過柏瑟文尼最純潔靈魂的人,此後,柏瑟文尼的靈魂就染上了污點,而那道污點就這樣擴散得越來越大,最後將一切吞噬殆盡。

  和魔物訂下契約的人,決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雷恩清楚得很。

  也許他只是想成為那個讓柏瑟文尼染上污點的人。

  畢竟黑夜造物總是會被光明的事物所吸引。

  他走到祭壇中央,卻沒看見半個人影,地上只有幾灘血跡,但賽巴斯欽人卻不見了。

  一聲槍聲響起,在封閉的地下室內傳來震耳欲聾的回聲。

  雷恩倒了下去,胸口被鮮血染成殷紅,血滴落在地面上。

  他抓著劇痛的胸口,猜想子彈可能已穿過了他的軀體,他撐起身來,抬頭望向身後,只見一手殘廢的賽巴斯欽正倚在一根柱子旁,另一手拿著槍。

  「……我很意外你沒搜我的身,雷恩。」賽巴斯欽說道,他的臉色十足蒼白,手掌被折斷的重傷儘管讓他變得很虛弱,但離死還有段距離。

  雷恩試圖從地上站起身來。「那不是銀彈,殺不死我。」

  賽巴斯欽又朝他開了好幾槍,讓他整個人往後跌倒在地,但儘管雷恩已經倒在地上,賽巴斯欽還是拼命朝他開槍,直到子彈用光,他還是不斷地扣著扳機。

  雷恩慢慢在地上掙扎起身,此時,他滿身是血,但他臉上卻完全沒有顯出痛苦的神色,而是平靜地伸手挖開自己身上的彈孔,將子彈一個個挖出來,扔到地上。

  賽巴斯欽注視著他,手上的槍也滑落在地,然後發狂似地大笑起來。

  「怪物!你真的是個怪物!」賽巴斯欽尖聲笑道:「而且是超強的怪物!難怪我那老子那麼愛你!到死都捨不得讓你離開他身邊!」

  「賽巴斯欽,」雷恩開口道,他已經懶得再以先生稱呼眼前這個人了。「別鬧了,你活不了多久了,來完成契約吧。」

  「契約?」賽巴斯欽止歇笑聲,但臉上仍帶著笑意。「你在胡說什麼?我根本他媽的不知道什麼鬼契約──」

  「你就是彼德森‧柏瑟文尼與我之間的契約。」雷恩直視著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笑意從賽巴斯欽臉上盡皆退去。「你在……你說什麼?那老頭拿我來──不!不對!這不可能是真的!他不能這麼做!不能!」

  雷恩朝他伸出一手,掌心向上攤開。「過來我這裏,賽巴斯欽。」

  「不……不要!滾開!你給我滾開!」賽巴斯欽轉身逃開,腳步踉蹌得像個老人。

  雷恩慢慢將散亂的長髮重新束好,用鮮血抹在髮上固定,徐步跟了上去。

  賽巴斯欽死命地逃,連滾帶爬地爬上階梯,逃到樓上的書房,徒勞無功地抓了幾本書櫃上的書往樓梯下丟,接著奔出書房。

  「來人啊!有沒有人──」賽巴斯欽一邊逃,一邊哭喊著:「快救我!這裏有怪物要殺人了!誰快來……」

  空蕩蕩的長廊上沒有半個人,只有賽巴斯欽絕望的叫喊聲迴盪在山莊裏。

  此時已然入夜,滿月的光輝從長廊上的一整排窗戶灑進來,照亮了幽暗的走道,也照亮了賽巴斯欽狼狽不堪的模樣。

  他在通往樓梯口的紅木欄杆旁跌倒,好不容易才從地毯上爬起來,當他再次抬起眼時,只見有個少年站在樓梯對面望著他,而那正是亞契。

  「你這……該死的!該死該死該死的雜種!」賽巴斯欽朝他吼道:「是你指使的吧!是你把山莊裏所有人都趕走的吧!你跟他聯合起來──你們要對付我!」

  亞契望著他,不發一語。

  一道黑影從賽巴斯欽身後出現,遮蔽了月光,將他埋進陰影之中。

  緊抓著欄杆的賽巴斯欽抬起眼,轉過頭去,只見一頭龐然巨獸正站在長廊上,牠有著似狼的頭部,耳朵長而尖,全身包覆著淡褐色的毛髮,前肢長著黑色的巨爪,後腿則粗壯有如小樹。

  牠露出森然的利齒,喉嚨裏響著宛若來自地獄的低吼。

  賽巴斯欽尖叫著,直到連他自己都聽不見他的尖叫。

  亞契閉上眼睛,沒有去看,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那頭狼般的野獸和賽巴斯欽都不見了。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本來想要早點PO文結果還是混到這時間(目死)

對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伊芙琳是在亞契出生一年後掛點的,所以賤人的犯案時間點應該是十三年前沒錯,如果我數學又算錯的話就再說吧(毆)。

本章充分揭露雷恩與亞契他們一家三代都有著情愛糾葛的事實(誤),我在寫這個故事以前,原本只認為雷恩那時八成只是個正太控,誰知道實際寫出來卻赫然發現他不只對亞契下手過,連亞契的舅舅和外祖父都是他的攻略對象,不僅吃父子丼還吃舅甥丼,真是太可怕了這個男人。

另外,雖然這系列我心目中的官配一直是亞契跟雷恩,BUT自從開始寫他們的這段過去後,我對雷恩與賽巴斯欽的YY就不曾止息過(毆),一度還覺得被官配打臉(問題是官配明明就我自己設定的),真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幹這種自拆官配或是自逆攻受的事。

順帶一提,我在寫雷恩與賽巴斯欽這對的時候,有次阿電剛好給我自動播放這首歌,害我從此就YY一發不可收拾惹(毆):



總之我覺得這首歌最後那句"So close, so close and still so far"完全可以代入雷恩跟賽巴斯欽這兩個人(聽你在鬼扯),導致我頓時覺得這配對超糾結的(最好),所以,事實證明,寫文的時候播【曼哈頓奇緣】這種NTR片的插曲也會導致寫出NTR劇情(←那是只有你),真是太危險了。

喔對,以本章來說的話,其實代入雷恩跟彼德森好像也很適合,雷恩你這人盡可夫(ry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