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十章‧所多瑪之蛇

  下一刻,史黛拉的眼前恢復了光明,周遭也不像原先那樣幽暗了,這裏又是她原本所待的那棟廢棄建築,她從沒想過那些單調無趣的灰泥牆面與地面會讓她感到如此懷念。

  然後她感覺到摟住她的那隻手放開了,她抬眼一看,只見那個叫卡歐斯的男人正望著她,對她說道:「沒事了,我們已經到了。」

  「呃……謝謝。」史黛拉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得愣愣地道謝。

  卡歐斯朝她微笑了一下,令她感到有點困惑,因為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這男人對她如此親切,但對剛剛那個明顯年紀更小的女孩卻不怎麼客氣。

  她轉過頭來,看見那個銀髮女孩仍站在他們前方,而愛德華倒在不遠處,但看起來不太像是原本的愛德華,反而有點像是某種動物,史黛拉無法以裸視看清楚愛德華的樣子,接著她感覺到有人拉住自己的衣角,她回頭一望,只見約書亞正站在她身旁,臉上帶著憂容,可是他看起來沒有剛剛那麼高,又像個嬌弱的女孩了。

  「對不起,史黛拉,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讓愛德華抓走你的。」約書亞說道,表情好像快哭了,史黛拉看著他,有點疑惑他跟剛才那個約書亞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你幹麼道歉?這又不是你的錯。」史黛拉苦笑道。

  「是我的錯!」約書亞哽咽地叫道,聲音又變高了,完全不像是男孩子的聲音。「都是因為我,愛德華他才會把你抓來這裏,要是我能早點下定決心就好了……只要我能對你徹底死心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聽到這話,史黛拉不解地眨了眨眼。「約希,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要離開你,史黛拉,」約書亞說道,語帶哀戚。「我會離開你的學校,再也不會跟你見面了。」

  「怎……怎麼可以這樣!」史黛拉立刻抓住他的手。「你的意思是你討厭我,再也不要跟我做朋友了嗎?」

  約書亞抹了抹眼睛。「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這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就是你了,可是……如果我對你的喜歡只是一種錯覺……而且還會害你碰到這麼危險的事,那我還是……不要再喜歡你,對你會比較好。」

  「你在說什麼!是誰跟你這樣說的?我不准你這樣想!」史黛拉叫道。

  一旁的卡歐斯和夏洛特對看了一眼。

  年輕真好啊,你不這麼想嗎,卡歐斯?

  一點也不。
卡歐斯翻了翻白眼,然後轉向那兩個年輕人。「好了,兩位小姐,別再吵了,現在我們得把那邊那個綁架犯帶走,然後要請你們兩位到局裏做個筆錄,你們之間要談分手就請等到之後再去解決,好嗎?」

  「我們才沒有要分手!」史黛拉叫道。

  「史黛拉……」約書亞扯了扯她的衣角。

  「好啦好啦,隨便啦,夏洛特,這兩個年輕人就交給你了。」卡歐斯揚了揚手,隨後便朝不省人事的愛德華走去。

  他取出手銬,蹲下身去,正要將其銬在愛德華的爪掌上時,忽然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就像是周遭的空氣在瞬間凝結一般。

  他下意識地抬起頭來。

  「卡歐斯!」身後不遠處的夏洛特尖叫起來:「快離開那裏!」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突然感覺到某種東西貫穿了自己的胸口,他低頭一看,只見那是一隻瘦削如枯枝般的手,從他身後穿透,在胸口伸了出來,上頭染滿了鮮血,全都是他自己的血。

  他直到半秒後才感到一股劇痛,那幾乎令他無法忍受。

  那隻手在他體內一轉,拔了出來,卡歐斯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接著倒在地上,血液從他被貫穿的傷口中不斷流出來,就像是被倒出來一般,很快就在他身下聚成一灘血泊,他倒在自己的血泊中低聲哀鳴,很快就連掙扎的氣力也沒有了,只能在地上狼狽地抽搐著,任憑意識遠去。

  一個高瘦的黑衣男子從他身後站起身來,舔拭著手指上的鮮血,男子看上去約莫四十歲上下,膚色十分慘白,一雙在幽暗中閃著冷藍光芒的眼睛深陷在眼窩中,修剪得相當整齊的淡色鬍髭服貼在他的下巴,在他蒼白的臉上看起來幾乎與膚色融為一體。

  沒有人看見他是何時出現的。

  他轉過身來,陰沉地望向約書亞,而約書亞一看見他的臉時,便露出相當惶恐的表情。

  「約書亞,你到底在幹什麼?」男子開口道,聲音充滿無可抗拒的威嚴:「怎麼會讓教廷的走狗們插手這件事?」

  約書亞想走上前去,但雙腿一軟,便跪了下來。「對……對不起,父親……這──我可以解釋……」

  「你能解釋什麼?」男子冷冷說道。「居然還將葛洛斯特家的公子傷成這樣,你認為你可以這樣對待你的婚配對象嗎?」

  「我……」約書亞的聲音變得顫抖起來。「父親……我從來沒有違抗過您什麼,可是……我不要愛德華作我的婚配對象,只有這件事……我──」

  「你的意思是你要跟那種低劣的雜種結婚嗎?」男子冰冷的視線掃過站在約書亞身後的史黛拉。「你覺得身為該隱家的繼承人,那是可以容許的嗎?」

  「我也……不打算和史黛拉結婚!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才打斷儀式的!」約書亞從地上抬起頭來。「請您……再讓我考慮一下吧!現在談什麼婚事實在是太倉促了……」

  「倉不倉促不是由你決定,約書亞,」男子說道。「繼承儀式很快就要著手進行了,你必須在那之前結婚。」

  「我不要!」約書亞叫了起來。「您到底……到底在想什麼啊!明明最討厭狼族的您……竟然會要我和葛洛斯特家的人結婚!這對您來說不是嚴重違背傳統的嗎?簡直就像是……隨便找個有權有勢的家族,然後硬要我和對方結婚!請您告訴我一個可以讓我信服的理由!否則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從命的!」

  聽到這番話,男子的眼中像是冒著火焰。「你……你說什麼?你現在是要違抗我嗎!約書亞!」

  「哎呀,違抗了又怎麼樣呢?你還是一樣死腦筋啊,該隱。」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在男子身後的陰影之中,在場所有人聽見這聲音都頓時愣住了。

  在卡歐斯倒下的血泊之中,某個身影正緩緩地爬了起來。

  夏洛特注視著那身影,臉上頓時露出不安的表情。「約書亞,看來你父親闖禍了。」

  約書亞聽到這句話,立刻轉過頭來。「咦……那是什麼意思?」

  「絕對不能殺死卡歐斯,」夏洛特說道。「因為那會喚醒非常非常麻煩的東西,我看你父親……這下完蛋了。」

  「吭……?」約書亞再次回過頭去,望向那個已完全從血泊中起身的身影。

  那是個身穿棗紅色連身長裙的女人,紅色的長髮結成髮辮垂在胸前,沒人看見她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唯一能確定的是,當她出現的時候,原先倒臥在血泊中的卡歐斯也隨之消失了。

  約書亞怔怔地望著那女人,覺得她長得很美,而且面貌有許多特徵和剛剛被殺死的吸血鬼很像。

  約書亞的父親轉過頭去,看見那女人出現在面前時也登時愣住了。

  「……但……但丁?」他喃喃說道,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名喚但丁的女子伸出一手,輕撫他臉上的鬍髭。「真虧你還記得我的名字,親愛的該隱。」

  該隱似乎被她的舉動嚇到了,他大力一揮,便將但丁的手揮開,並退後了好幾步。「你……你怎麼會……?我聽說你死了!不──你確實死了!在幾世紀以前就……」

  「唉唷,真是絕情!你就這麼希望我死嗎?該隱小乖乖,人家可是很想念你呢!」但丁誇張地叫道。

  該隱慌張地四下張望,直至此時,他才發現剛剛那個被他殺死的男人不見了。

  「你在找什麼?」但丁走上前去,摟住他的胳臂,微笑說道:「我的曾孫嗎?」

  「曾……」該隱聽見這話,一雙眼睛瞪得都快掉出來了。「曾孫!你是說剛才那小子是……」

  「我很意外你沒有認出我的血脈呢,」但丁那雙金綠色的眼睛溢著笑意。「看來你退步很多嘛,是不是安逸的日子過太久,能力也退化了?」

  該隱再次將她甩開,那模樣看來十分滑稽,方才他甫出現時所散發的威嚇感蕩然無存。「離我遠一點!不要碰我!」他大叫著退開,奔到約書亞身邊,並將跪在地上的約書亞一把拉起來。「我們走,約書亞!」

  「咦?可是……」約書亞一臉丈二金剛地望著父親,在他記憶中,他從未看過父親如此慌亂。

  「有什麼事回去再說!現在最要緊的是──」

  這時,但丁將視線望向約書亞,忽然露出極具興味的表情。「約書亞?你叫約書亞?」

  約書亞望著她,愣愣地答道:「呃……是啊。」

  此刻,一旁的夏洛特注意到該隱臉上露出大勢已去的神情。

  「這麼說你不是女孩子了,」但丁似乎很高興,但沒人知道她在高興什麼。「你是該隱家的繼承人嗎?」她問。

  「嗯……沒有意外的話……」

  「給我住口!約書亞!」該隱打斷他的話,並粗暴地要將他拉走。

  但丁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她揚起一手,霎時間,地面上便忽然伸出大量巨型的水泥塊,像雨後春筍般從四周圍冒了出來,發出轟然巨響,並揚起許多灰塵,除了但丁之外,沒有人能站穩在地面上,史黛拉尖叫起來,而夏洛特緊緊抱住她,將她身子壓低,盡可能不讓她受到傷害。

  當地面的震動平息之後,只見那些高聳的水泥塊形成一道道阻絕出路的牆,把所有人困在裏面,只有些許月光從縫隙中透了出來。

  「一個都別想給我走。」但丁笑道,那笑容十分甜美,但在這種情況下,卻讓人不寒而慄。

  該隱抓著兒子的胳臂,站在灰泥牆邊,有一束髮絲垂在他額間,破壞了他原本以髮油抹得極服貼的髮型,而他身上的黑色大衣也染上了白色的灰塵,使他看起來顯得有些狼狽。

  「……你到底想怎麼樣?」該隱朝但丁喊道。

  「看來你連記性也變差了呢,」但丁雙手交抱在豐滿的胸部前。「當年在所多瑪的時候,你不是答應過我,要把你的長子交給我嗎?」

  聽到這話,約書亞立刻瞪大眼睛望向他的父親。

  「我沒聽說過那種事!」該隱叫道。

  「怎麼可能會沒聽說呢?」但丁噘起嘴。「那可是從你先祖那一代就立下的約定,我還記得,以前你祖父以你父親的名字起了座城,可是那座城毀了,我還以為你們家的人全死光了,後來呀,我好不容易才在所多瑪找到你,哎,那真是段美好時光呀,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年輕呢,」說到這裏,但丁露出懷想當年的神情。「我們說好的,既然該隱家需要純血的繼承人,那麼由我來與你們結親是最適合的了,可惜呀,所多瑪城後來也毀了,我們之間總是一再錯過呢。」

  「才不是那樣!」該隱憤然叫道。「你根本就是從我先祖那代就一直對我們糾纏不清!不論是以我父親之名所起的那座城,還是所多瑪或蛾摩拉,那全都是因為你將可怕的淫亂行徑帶進來才會觸怒上天!造成毀滅的!我們家族歷經無數次的分崩離析,好不容易才得以在今日的人類社會中存活,你還想對我們怎麼樣!我們已經被你害得夠慘的了!」

  但丁笑了起來。「你果然全都記得很清楚嘛。」她伸出一手。「既然這樣,就把你兒子交給我吧。」

  「我不會讓你帶走約書亞──打從你的血脈在現世復甦之後,我就發誓絕不會讓你這卑劣的蛇沾上我該隱家的血脈!」該隱說著將約書亞護在懷中。

  「原來如此,」一旁的夏洛特說道。「你之所以願意和狼族結親,就是基於這原因吧?正因為你們家族得知但丁的血脈復甦了,才要這樣匆忙決定繼承人的婚事。」

  該隱望向她,表情活像是被一支箭準確刺中。「我們家族的事不需要你管!你這教廷的走狗!」

  「可惜,你居然不知道但丁的血脈就是教廷的走狗,」夏洛特聳了聳肩。「看來你們家族的情報很不即時。」

  「啊,夏洛特,原來你在啊?」但丁朝夏洛特笑道。「你旁邊的女孩是誰?氣味很熟悉呢。」她以下巴指了指夏洛特身旁的史黛拉。

  夏洛特對這句話眨了眨眼。「熟悉?」

  「是啊,她有制約之血的味道。」

  聽到這話,夏洛特似乎有些愣住,但她沒來得及多問什麼,因為但丁顯然對該隱家的人更有興趣。

  「別再做無謂的抵抗了,該隱,」但丁高聲說道:「你兒子是我的人,這早從你先祖那一代就決定好了。」

  「我的先祖才沒有決定過這件事!」該隱頑強駁斥:「你忘了嗎?你可是害他們被逐出樂園的罪魁禍首!」

  「唉,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真搞不懂你們幹麼那麼愛記仇。」她說著攤了攤手。「我已經厭倦跟你這死腦筋的傢伙談下去了,既然你不給,那我就只好硬來了。」

  她語畢便平舉一手,往右側的半空中一揪,在瞬間便開啟了一道異空間的裂縫,接著她將手伸進裂縫裏,而同時間,約書亞的腳下也出現一道裂縫,忽地張大,他整個人就這麼往下掉,但該隱立刻抓住他,沒讓他落進異空間之中。

  但丁獰然一笑。「頑強的傢伙。」

  忽然,異空間中有上千條黑蛇竄了出來,纏住了約書亞的四肢和身軀,將他整個人往下拖,約書亞嚇得頓時尖叫起來,伸手想抓住父親,該隱也死命想將他救出來,但成效不彰,這時,裂縫另一端的但丁像是在裏頭抓到了什麼,猛地將手收緊。

  「抓到了。」她低聲笑道,接著使力往後一扯,約書亞便被拖進裂口之中,緊接著,地上的裂口也隨之消失。

  該隱跪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瞪著空無一物的灰泥地面,接著他抬起頭來,對那個立於裂縫另一端的女子咆哮著:「──但丁!」

  「咱們婚禮後見了,該隱。」但丁朝他眨了一眼,隨後便跳進裂縫中,消失在眾人眼前。

  見到此一景況,該隱像是快氣炸了,他原本蒼白的臉頓時漲紅起來,額上也浮起數道青筋,他站起身來,發出一道意義不明的狂吼,那聲音幾乎震懾整棟建築物,那些原本阻絕去路的高牆也隨之崩毀,月光又再次灑了進來,照亮了這棟已接近危樓的建物內部,也照亮了該隱憤怒如惡魔般的臉。

  他揚起大衣,只在一瞬間,他整個人便碎裂成大量的黑色蝙蝠,朝外頭飛去,消失在夜空之中。

  史黛拉愣愣地跌坐在地上,顯然還無法接受眼前這整個情況。「這……剛才……到底……」

  夏洛特看了她一眼,說道:「如果你的理智還沒辦法接受,那就不要去接受。」

  不遠處的石礫中傳來聲響,引起兩人的注意,不久,一隻全身都是灰塵的白狼從石礫中爬出來,並抖掉身上的碎石。

  「看來是捕狗大隊該出動的時候了。」夏洛特沒趣地說道,接著往那頭狼走去,一陣動物哀嚎聲響起之後,史黛拉便看見那頭狼被制伏了,還可憐兮兮地被鐵鍊捆住。

  「但丁那傢伙還是一點也沒變,專會把爛攤子丟給別人。」夏洛特抓著鐵鍊抱怨道。

  史黛拉怯怯地站起身來,朝她問道:「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夏洛特轉過頭來。「總之,得把愛德華帶回局裏,你也要跟我回去,真是……我現在這個樣子,要怎麼同時完成這兩件事……」她困擾地搔了搔臉。

  這時,忽然有一隻手搭在史黛拉的肩上,把史黛拉嚇了一跳,她直覺想回過頭去,但某股力量牽制了她,令她動彈不得。

  「交給我吧,夏洛特小姐。」一個溫文的聲音出現在史黛拉身後的黑暗中。

  夏洛特抬眼望向聲音來處,但只能在史黛拉身後的陰影中辨識出兩道金褐色的微光,看起來有點像是夜行性動物的眼睛。

  那唯一暴露在月光下的手覆滿毛髮,有著利爪,但那僅是輕輕覆在史黛拉肩上,沒有傷害到她。

  「你剛剛一直在這裏吧?」夏洛特朝著黑暗說道:「為什麼不出面?」

  「看起來沒有我出面的餘地。」那聲音說。

  史黛拉立刻認出了這聲音,她想掙脫那股牽制她的力量,但卻未果。「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剛剛都快怕死了!」

  那隻爪掌輕輕拂過她的臉。「你是個勇敢的孩子,史黛拉,我知道這種事嚇不倒你。」

  「過分!每次都只會用這招哄我!」史黛拉生氣地噘起嘴來。

  陰影之中傳來某人從鼻息間輕哼的低笑聲。「回去我再叫使魔陪你玩,別生氣了。」

  「不要,我這次絕對不原諒爸爸!」

  「傷腦筋,這孩子就是這樣。」那聲音說道,但聽起來似乎不怎麼傷腦筋。「對了,夏洛特小姐,今晚我傷了你,我想我還是必須向你道歉。」

  夏洛特盯著那片黑暗,笑道:「你還真的是把我咬得很痛哪。」

  「自己送上門的食物豈有不吃的道理,更何況,是你邀請我的。」

  「我可是為了救你女兒而奔波,你這樣對我有點說不過去吧?」

  「你不是那種會為了誰奔波賣命的人,說穿了,你只不過是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夏洛特微微揚起下巴。「保有好奇心有什麼不對嗎?」

  「好奇會殺死一隻貓,夏洛特小姐,」那聲音客氣地說道。「你該慶幸今晚在墳墓裏遇上的是我,不是其他黑夜造物。」

  夏洛特又笑了起來:「我不需要你手下留情,就算你當真存心殺我,我也有自信打倒你。」

  「我當然不是你的對手,夏洛特小姐,」那聲音說道。「但要讓你在地下庭園再休眠個幾百年,對我來說不是不能辦到的事,我相信昆恩先生不會樂見那種事發生的。」

  聽到這話,夏洛特的表情頓時變得很猶豫。「……你真的認為卡兒會那麼想?」

  「那是當然。」

  有那麼一刻,夏洛特似乎陷入了難以抉擇的煎熬中,她像隻小貓那樣在原地打著轉,並緊蹙著眉頭,像是在思考一個有史以來最難的數學題。

  最後,她垂下雙肩,說道:「好吧,我不會跟你打的,既然你都那樣說了。」

  「明智的決定。」

  「那麼,我就把愛德華交給你了,我可以信任你吧?」夏洛特說著舉起手中的鐵鍊,另一端還拴著發出哀鳴的白狼。

  「那是當然,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違背制約的。」那聲音說道,接著,黑暗之中有一道陰影慢慢地伸了出來,像某種生物般爬到月光下,移動到夏洛特的腳邊。

  夏洛特盯著那團黑影,那就像是墨汁般滯留在地面上,一隻黑色的手從裏面伸了出來,乍看像是人類的手,但卻有著長長的爪子,而且還覆著鱗片,在光線下閃著隱隱的藍光。

  接著,夏洛特看見某樣東西從黑影中冒了出來,就像是一個從沼澤中探頭出來的生物,那生物像鱷魚一樣只將眼睛露在水平面上,但夏洛特看得出牠長得有點近似人類,有著深色的鬈曲毛髮,以及一雙冷藍色的眼睛。

  「你的使魔不太懂得用禮貌的角度看人。」夏洛特盯著那東西說道。

  「放心吧,牠對小女孩沒有興趣。」黑暗彼端的聲音說道,夏洛特覺得那語調幾乎可以算得上是輕快。

  夏洛特按住裙子,有些不情願地將手中的鐵鍊交給那生物高舉的手,而那生物一接過鐵鍊便立刻隱沒在黑影中,鐵鍊一路被扯進黑色的深淵裏,白狼雖試圖掙扎,但轉瞬間就被拖進那道黑影中,隱沒在地上。

  任務結束後,那黑影又像原先那樣在地上移動,迅速地縮回史黛拉身後的陰影中。

  「那我先帶史黛拉回局裏了,葛洛斯特家那兒我也會處理的,」那聲音恭敬地說道。「但丁女士那邊就麻煩你了,夏洛特小姐。」

  夏洛特還沒來得及回應,便看見那只覆在史黛拉肩上的爪掌將她拉進黑暗之中,很快地,黑暗之中再無動靜,整棟建築物中只剩下夏洛特一人。

  夏洛特愣愣地站在月光之下。

  「要我……去找但丁嗎?」她扶著額頭低語道。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昨天不小心玩UL玩太晚,導致現在才PO文,其實現在離CWT已經只剩下一個月左右,照理說不是玩的時機,但是人在有壓力的時候就是會開啟打混魂,我本來放置PLAY很久的眼鏡現在竟然還被我衝到三等了(還敢說),總之年底CWT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辦法把這個故事寫完出本呢?沒有人知道。(毆)

本章出現了久違的阿但,也就是卡兒的先祖大人,不過她一出來就開始強搶民男,大概是因為卡兒禁慾太久(?),所以她也飢渴很久了,雖說阿但算是阿史的初戀情人,不過這次阿史還是蘿莉阿夏狀態,他逮不到機會跟阿但獨處,所以這回沒啥機會騷擾阿但,算是比較可惜的地方(可惜個頭),他這次只能眼睜睜看著阿但奔放地把美少年偽娘打包帶走,而且還跟Blood²本傳阿但初登場那時一樣要去收拾殘局,可年的阿史。

而本來好像很威的罪魁禍首綁架犯愛德華,至此完全變成一個砲灰(毆),說實在真的有點慘,雖說他這次失戀了,不過之後我其實還有預定要寫他的故事,因為他叫愛德華,他一定是有故事的(什麼歪理),雖然他現在很砲灰又被甩了,但我相信他有朝一日還是能綻放光芒的,加油吧!愛德華君!(尛)

另外,我覺得雷恩家的教育真的是有點問題,史黛拉能平安活到現在真是不可思議。(巴)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