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死小孩

  那天早上,我又被那些小鬼的聲音給吵醒了。

  每天都是這樣,我也懶得出去罵人了,反正他們總會在我衝出去的時候一哄而散,當我走出門外,他們遠遠就能在圍牆外看見我,等到我跑過去打算要揍他們的時候,他們早就逃光了,要是可以在外面挖個壕溝或設個陷阱就好了,但那是不可能的,這裡是市區,我家門外那條路屬於公有財產,我根本不可能在那裡做什麼,有人叫我最好在圍牆外裝設監視攝影機,意思是那樣就可以拍到那些在我家門外塗鴉的小鬼,當我是白癡嗎?他們難道不會戴帽子還是口罩什麼的嗎?就算我裝了那玩意兒,我看八成也會被他們砸光吧,那種東西根本就一點用也沒有。

  當然,我試過整晚在外頭守著,看他們能怎麼辦,效果很不錯,除了一隻狗趁我打瞌睡的時候尿在我腿上之外,沒有半個小鬼敢靠近我家,但我總不能每天晚上都這麼做,到頭來,我還是只能任由他們跑到我家外頭,在我那美麗的圍牆上面噴一堆愚蠢又醜陋的圖樣,而每天早上,我總是要提著水桶和強力去汙劑去收拾殘局。

  我知道那些人是誰,他們全是附近社區裡的小孩,七歲到十七歲都有,我認得他們的笑聲,每一個都認識,要是給我抓到,我非得將他們的皮給剝了不可。

  鬧鐘響了,我將它按掉,事實上我根本不需要鬧鐘,那些小鬼的吵鬧聲總是固定在凌晨五點出現,他們看我住在離其他住家比較遠的地方就這麼囂張,連早上出來慢跑的人都不會經過這裡,更別說是其他能阻止他們的人了,我當初是為了圖個清靜才買下這棟房子的,結果卻是大大失算,那些該死的小鬼看我連個鄰居都沒有,就肆無忌憚地在這裡胡鬧,我聽過他們是怎麼說我家的,他們說這是棟鬼屋,早在我搬進來之前,那些傢伙就整天在這裡砸窗戶和外牆了,誰想得到就算有人住進來,他們還是照砸不誤,我當初花了那麼多錢整頓的裝潢,現在都被破壞得差不多了,而且除了我以外,還沒有一個人為這件事賠錢過。

  我連鬍子都懶得刮,就直接走到車庫去,將我放在那裡的水桶和去汙劑拿出來,去汙劑只剩下半罐而已了,該死的東西,他們連去汙劑的錢都沒付過半毛。

  接下來就和往常一樣,我一個人提著清洗工具到外頭去,刷洗我那被噴得亂七八糟的圍牆,它原本是白的,但在經過一再的惡意破壞之後,噴漆的顏色已經吃進去了,現在它看起來一點也不白,反倒像是大便色,儘管我知道不管我怎麼清,它都不可能回到一開始的純白無瑕了,但該做的還是得做,我不想讓那些塗鴉繼續多留在上面一分一秒,免得那些死小鬼有機會得意得更久。

  我默默地在牆面上刷洗起來,有些塗鴉噴得很高,我只好拿梯子過來,真不知道那些小鬼怎麼爬上去的,就如以往一樣,我一直刷到太陽都升起了,刷到汗流浹背,路上還是沒有半個人經過,也沒有人能來幫我的忙。

  但要是有人經過卻不願意伸出援手,那我大概會更火大吧。

  然後那女孩出現了。

  天知道她是怎麼出現在那裡的,我只知道當我刷完了右半面牆,打算提起水桶走到另一邊的時候,就看到她站在我面前了,我發誓我根本沒聽到任何腳步聲,如果有人走過來,我一定會知道,可是她就那樣憑空出現在那裡,像鬼一樣忽地冒出來,我看到她的時候,差點就嚇得叫了出來。

  某個程度上,那女孩確實很像鬼,這不是說她長得很醜還是什麼的,事實上她長得很可愛,年紀大概十一歲或十二歲左右吧,可是她的眼神看起來很陰森,就像櫥窗裡的陶瓷娃娃,那種擺了好幾年都賣不出去的娃娃,那些娃娃因為放得太久,所以都有靈魂了,它們會那樣瞪著路過的每一個人,問著:「為什麼你不買我?」當然人們不會聽到它們那麼說,可是我看過它們擺在櫥窗裡的樣子,我知道它們就是這麼想,那個小女孩的眼神就像那樣,叫人渾身不舒服,而且大熱天的,她居然穿著一件全身密不透風的黑色洋裝,那種黑色給人的聯想也很不好,因為那看起來就像喪服一樣,一個這種年紀的小女孩不應該穿這種洋裝,我想大部分的小女孩也不會喜歡那種款式,小女孩都喜歡粉紅色、桃紅色那種比較明亮的顏色吧?怎麼會有一個小女孩穿著全黑的洋裝?她又不是皇室的公主還是什麼的,需要出席什麼正式場合所以要穿那樣,大熱天耶,居然穿個全黑的長袖洋裝,她媽一定腦袋有問題,才會給小孩穿成這樣。

  我看到她的時候,本來想破口大罵,可是她那種陰森的樣子又讓我忽然啥都沒敢說,如果她能憑空出現在我眼前,沒準她不會在我眼前再表演一次,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怕什麼,看到她的眼神,我連睪丸都縮起來了,我就站在那裡跟她大眼瞪小眼,直到她開口為止。

  她問我:「你想實現你的願望嗎?」

  一開始,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稍後就想到一些……很糟的地方,當然,我對那種小女孩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我就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到別的地方去,沒看到我在忙嗎?」

  然後她看了我的圍牆一眼,表情一樣還是冷冷地,她說:「你想懲罰那些害你的圍牆變成這樣的人吧?」

  我盯著她,不知道她這樣說是想要怎樣,我只知道她幫不上忙,像她這種小女孩是能幫上什麼忙?難道她要幫我修理那些小鬼嗎?想也知道不可能,於是我就回她:「換作是你你會不想嗎?說什麼廢話,快回去你媽那裡,別煩我。」

  我說著就轉過身去,想要繼續刷我的牆面,於是就發生了,有人一把搭住我的肩膀,就站在我身後,那手勁明顯是個成年男子,而且那人應該跟我差不多高。

  我轉過頭去,看到一個穿西裝的傢伙站在那裡,臉上掛著微笑,然後接下來的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只知道,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我看到一個死掉的小孩倒在地上,頭破血流,腦漿都溢出來了,而打死他的那支榔頭,正牢牢地握在我手中,上面沾滿了鮮血和碎肉塊,而我不知道我身在何處,又是怎麼做出這種事來的。

  唯一沒變的是,那個穿著黑洋裝的小女孩還在我身邊,我想這一定是一場惡夢,因為只有在夢裡,才有可能發生這麼不正常的事,她看著倒在地上的那個小孩,表情還是那麼冷靜,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怎麼可能會有小女孩能夠看著這種情景而不尖叫的?這一定只是一場夢,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然後她走過來,拍了拍我的手臂,說道:「你做得很好,靈魂確實已經收割了。」

  我點了點頭,可是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既然這只是一場夢,那夢裡就算有人說一些顛三倒四的話也是很合理的吧,我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要點頭同意她的話,也許只是因為她希望我同意,於是我就這麼做了。

  「我們走吧,還有很多必須要死的小孩在等著我們。」她說,並領著我離開了那裡,我滿身是血,可是一路上卻沒有人看見我們,那女孩似乎總能找到毫無人煙的路,帶領我到達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我是被那個女孩和那個莫名其妙的西裝男控制了嗎?也許吧,可是我也清楚記得我下手時的那種感覺,我覺得……我自己也想要這麼做,就像我說過的,我知道那些該死的小鬼是誰,當我逮到他們的時候,我非好好懲罰他們不可……而那些被我活活打死的小孩……我全都認得,他們全都是來破壞我家的死小孩,殺死他們並不會讓我有絲毫愧疚……因為那全都是他們欠我的。

  後來我累了,於是我就回家休息,那個女孩在我家門口跟我道別,說她還會再來接我,我想她是個天使,她知道要怎麼達成我的願望……而她也真的辦到了,她讓我有能力去做我原先不敢做的事,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遇見她真的是太好了。

  他們說我死後會下地獄,我會付出代價,他們只說對了一半,我知道我會付出代價,因為這是在那個女孩答應讓我完成願望時就決定好的事,我不會下地獄,因為我會去一個更好的地方,那個地方比天堂還要更好,那女孩告訴我,那裡有很多漂亮的玫瑰,還有永遠不會染上髒污的美麗建築,我會一直待在那裡,哪裡也不會去,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我想天底下不會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我不在乎其他任何事情,任何人、或是那些死小孩,我想那是他們應得的,我唯一的要求就只是想要保有那面潔白的牆,就只是這樣而已,他們連這點小小的要求也不成全我,又怎麼能怪我去剝奪他們更重要的東西?是他們逼我的,我只是在捍衛我自己的權利而已。

  我很高興我為她做了那些事,這不是為我,也是為了她,她說她需要那些靈魂,我不知道她要那種東西做什麼,我只知道可以為她做那些,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我很快就要走了,我很清楚,就算我的肉體被關在這裡,等著那些瘋子審判我,但我的靈魂仍然是自由的,她很快就會來接我了,她答應過我的,不管那些人戒備多森嚴,把我藏在多隱密的地方,都不能阻止我見她,誰也不能。

  我要跟她一起去那個地方,去那個絕不會有人破壞的場所,在那裡我可以永遠休息,永遠永遠……


End

or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這篇的定位有點詭異,其實他算是一個序章,但是放在故事一開始又跟後面沒什麼連貫性,所以想來想去就還是把他視為一個獨立的短篇好了(雖然其實也沒多獨立),如果放在一本書裡的話,這篇就算是所謂的番外篇,但卻不是一個放在最後的番外篇,而是放在最前面,跟後來的故事有點關聯,但是又沒有結合得很緊密這樣。(什)

然後這章其實是從一個我以前想到的短篇梗脫胎而來,大致上這個故事的內容就是有一個老是被鄰居小孩吵得精神衰弱的主角,在Murmur了大半篇幅之後殺死了那些吵得害他睡不著覺的小孩,因為這個故事我想來想去都覺得實在沒什麼搞頭,他的Twist太簡單,激不起我寫他的慾望,所以就一直把這個梗放置PLAY到現在。

至於現在之所以終於提起鍵盤寫他,則是因為我覺得這個梗或許可以跟我另外一個多年前中二時代想的故事作結合,那個我中二時代想的故事,才是這篇短篇之後要進入的正題,也就是我之前一直PO人物圖劇透的那個故事,不過其實我當年想的那個故事並沒有完成,我只是起了個頭,設定了幾個人物,然後發現我好像沒有一個很好的理由把這些人物串起來,所以我也是畫了幾次開頭就放置PLAY了。

但是事隔多年,我覺得我應該再來挑戰看看把這個故事寫好,就跟這篇的梗一樣,原本他們都是Twist很爛、或是應該要有Twist但我還沒想好該怎麼呈現的類型,但是久而久之故事寫多了,把這些舊梗拿來跟自己新的其他系列穿越一下就萌大奶了!(毆)所以,也就是說,包括這篇,還有他接下來的故事,都會跟Blood²這個系列作一個穿越的動作(你的文法哩),總之敬請期待(?)

留言

  1. 這篇真是...要不是知道作者是誰我恐怕會以為在看什麼翻譯小說的試閱吧wwwwww(然後原文是Bloody Children之類的www

    回覆刪除
  2. 我知道我不是職業作家寫得不夠好,不過也不需要用這種好像嘲笑的語氣吧?

    另外死小孩這個篇名是來自愛德華‧高栗的"The Gashlycrumb Tinies",
    他是我很喜歡的一個作家,我也非常喜歡他的這本書,所以才刻意把篇名取成這樣,
    並不是什麼Bloody Children,謝謝你的直譯。

    回覆刪除
  3. 如果讓你有這種感覺的話我真的很抱歉,只是單純地想說出看完的感想而已,可能網路用語表達的不是很精確,讓你有所誤會。

    但我沒有要嘲笑你的意思。

    雖然不是資深讀者但也看了一陣子這個部落格的文章,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敘事方式一直都讓我很讚嘆。

    其實我只是想說,這篇文章感覺上和之前的不太一樣,可以看出作者的寫作技巧更成熟了,文字表達十分流暢,不過每一行字底下似乎隱藏著英文的原文。(一種比喻,當然不是在說抄襲什麼的)

    這篇文章給我的感覺就是「寫得很好,但是有哪裡怪怪的」-這是一句中性的評語,沒有要說這個「怪」是好還是不好,只是我目前的感想而已。

    造成你的不愉快,真的很抱歉。

    回覆刪除
  4. 唔因為寫的角色多半是洋人的關係,所以我平常的確是會邊寫邊想同樣的句子在英文裡是怎麼說的,
    雖然讓你覺得像翻譯小說讓我有點打擊(因為我其實很討厭文法不符合中文反而像外國語感的小說)
    不過既然我平常的確會無意識這樣做,那好像也怪不了誰orz(毆)

    總之我以後會注意這方面的語感問題的!

    然後我知道你沒有惡意了,所以我原諒你(゚∀゚)(你誰(被巴走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