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零與遊戲】第十一章‧食夢魔

  一陣冰涼的感覺潑在他臉上,將他整個人嚇醒。

  「嗨,貝兒,睡得如何?」亞瑟朝著他笑道,身旁有個高大的鬈髮男人,手中拿著一個水桶,顯然是剛剛拿來潑他的。

  貝兒感覺整個上半身都濕淋淋的,那件新買的名牌襯衫此時在濕透的西裝底下緊貼著他的皮膚,讓他很不舒服,他掙扎起來,但四肢都被牢牢地綁在椅子上,而且綁法很精細,只要他越動,繩子就會陷得越緊。

  「亞瑟,你到底想做什麼?」貝兒瞪著他說道。

  亞瑟彈了一下手指,原本只開著一盞小燈的幽暗室內便大亮了起來,只見這裡是一間六角形的房間,而每面牆上都掛著一幅描繪殉道者的畫作。

  其中正對著貝兒的那面牆,就掛著那幅《露琪亞》。

  貝兒一看見那些畫,便頓時失控咆哮:「亞瑟!你瘋了嗎!你怎麼可以把狄恩‧瑪特的畫全都放在一起?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快拿下來──快把它們拿走!」

  「我當然知道,」亞瑟淺淺笑道:「我就是為了這個才花了好多年將這些畫蒐集起來的,我向來都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麼。」

  「……不對,你根本不知道,你以為你知道,這就是最危險的部分。」貝兒說道。

  「你就好好看著吧,我的願望很快就能實現了。」亞瑟轉過頭去,朝那個鬈髮男人使了個眼色,於是那男人便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貝兒目瞪口呆地看見那男人領著路易走進來。

  「路易!不可以!」貝兒大吼:「你不可以進來這裡!快出去!我求你快出去!」

  但路易的眼神卻極其空洞,看也沒看他一眼。

  而同一時間,牆上所有的畫作都震動了起來,不斷拍擊著牆面,發出令人不安的細碎聲響。

  「快出來吧!狄恩‧瑪特!」亞瑟忽然雙手平舉,大聲說道:「我已經將你所有的身體都拼湊齊全了!快出來實現我的願望吧!」

  接著,一陣陣近似人聲又像風聲的低鳴迴盪在整座室內,牆上的每一幅畫作看來都變得扭曲起來,裡頭所描繪的各種死狀悽慘的殉道者皆轉過臉來,望著六角形房間的中心點,蠕動著想要出來。

  「快住手……亞瑟,我求求你快住手。」貝兒喃喃說道,但亞瑟充耳未聞。

  牆上的六幅畫中開始飄出一些黑色物質,像是濃煙,也像是某種黏滑的液體,它們從畫布上滿溢出來,充斥著整座房間,地上也開始蓄積起一攤攤濃稠的黑液。

  「你要的最後一個祭品就在這裡!」亞瑟高聲叫道,並指著被綁在椅子上的貝兒。「快來帶走他!完成我的願望!」

  貝兒無力地垂下頭去,任一團團的濃黑液體淹到腳邊,濃煙籠罩了他的全身,最後將他吞沒,而一旁的路易也被捲進濃煙之中,轉瞬間,亞瑟身邊的人便一個個隱沒在黑暗裡,僅剩他獨自立於原處。

  他站在那裡等待著,等待濃煙散去,而狄恩‧瑪特將會現身在他眼前。

  不對。

  他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有什麼東西不對。

  他轉過身來,忽然發現原本一直待在他身旁的鬈髮男子不見了。

  「……卡蜜……不──卡倫史坦?」

  無人回應。

  他伸手四下摸索,卻發現周圍空無一人,濃煙遮蔽了他的視線,他往前走去,卻狠狠撞倒一樣東西,害他差點摔倒在地,他定睛一看,只見那被他撞倒的東西是一張椅子,上面掛著皮繩,顯然是貝兒剛剛還被綁在上面的那張椅子。

  但貝兒卻不見了。

  難道有人趁亂放走他嗎?

  不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這時,一隻手從濃煙中伸出來,從背後抓住了他的腰,他嚇得叫了起來,連忙想要掙脫,但又狠狠摔進另一個東西的懷中。

  他抬起頭來,只見那是一團金色的發光體,大得幾乎可將他吞沒,上面佈滿了各種精巧的紋路,像是某種巨型的後現代藝術品,但那些紋路又像是某種生物的血管似地,在半透明的表層底下蠕動著,宛若在呼吸一般,那東西並沒有具體的形狀,因為它的形狀一直在變化著,有時像是人形,有時又像是某種動物。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那令他非常害怕。

  他尖叫著擺脫那東西,但之前抓住他的那隻手又將他推了回去。

  那是一隻銀色的手,正確地說,是一個勉強像是手的形體,連接在一個銀色的發光體上,這個東西的光芒較為微弱,但亞瑟看得出來,它跟那個金色物體是一樣的東西。

  一個令人不舒服的聲音穿進了他的腦袋。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夢。」

  那聲音如此說道。

  那兩個金色與銀色的物體伸出了上百隻手,穿進了他的心口,在他心底最私密的底層掏挖著,他尖叫掙扎著想擺脫它們,但卻被牢牢地固著在那兩個物體中間,他所有的記憶與秘密皆被狠狠拖出來,攤開在它們的視線之下,一股強烈的被侵犯感持續不斷地折磨著他,起先他還極力想掙脫,但很快地,他的心志就被磨損得一點也不剩了,他無力地癱在那裡,整個人往下沉,埋進兩個怪物的體內,他所有的夢被吸食殆盡,像個空殼那樣倒了下去。

  接著,那兩個巨大的物體開始趴在地上,吸食著遍布室內的濃液,牆上的六幅畫作開始溶化,嘈雜的尖叫聲此起彼落,畫作中所繪的那些殉道者開始四散奔逃,但卻怎麼也逃不出畫框所侷限的世界,就這麼隨著滴落的黑液流到地上,在尖叫聲中被吸食殆盡。

  不久,濃煙慢慢散去,遍布地上的黑液也一點點被舔食掉,一切又歸於寧靜,那六幅空白的畫靜靜地掛在原處,彷彿從未有人驚擾過它們一般。



  「有東西過來了。」艾拉說道。

  史賓瑟轉身望向遠處,只見蒼茫的雪地彼端有一個小點正在移動著。「那是什麼?」他問。

  「那是食夢魔。」艾拉答道:「你最好跟我躲到安全的地方去,我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他說著便拉著史賓瑟的手往另一方向走,史賓瑟雖對此有些愕然,但仍順從地讓他牽著走。

  「你要帶我去哪裡?」史賓瑟問。

  「我的飛機上,那是唯一能抵擋牠的地方。」

  「這整個空間都是食夢魔所造出來的吧?為什麼會有能夠抵擋牠的地方?」

  「只要心志夠堅定,就能造出一個阻擋牠進來的空間,每個人心裡都有這麼一塊地方,不是嗎?」

  「你是說,」史賓瑟抬眼望向他的側臉,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看來挺年輕,但很難說他到底在這裡待了多久。「心靈之壁?」

  「你愛怎麼稱呼它都可以,對我來說,那就是我的飛機,只要我待在那裡,食夢魔就不能對我怎麼樣。」

  史賓瑟走在他身旁,沉吟了一會兒。「你一定具有很強的意志力吧?」

  「還過得去。」艾拉回道,但看也沒看他一眼。「你說你是第十九分局來的?你叫什麼名字?」

  「史賓瑟。」

  「全名呢?」

  「我沒有全名,就只有史賓瑟這個姓而已。」

  艾拉輕哼了一聲。「他們到現在還是不怎麼在意非人種的名字是吧?明明這樣在很多程序上都很麻煩。」

  「沒那回事,現在很多非人種都有全名了,我只是生得比較早。」史賓瑟客氣地說道。「羅森斐爾先生,你已經待在這裡多久了?」

  「我不確定到底有多久,但我想可能已經有好幾年了,動作快點,我的飛機就在前面了。」

  兩人跑向枯枝林中的一架飛機下方,艾拉敏捷地爬了上去,隨後便將史賓瑟拉上來,將他抱進機體內,然後將艙門關上。

  「恕我冒昧,羅森斐爾先生,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一坐進機身內史賓瑟便立刻這麼問道。

  艾拉看了他一眼。「你先回答我你是怎麼來的,我再告訴你。」

  史賓瑟舉起一手,讓他看自己纏在手腕上的黑色纏帶,那條帶子打著死結,其中一端直直地延伸出去,消失在半空中。「我用了某種方法開啟了通往這裡的通道,這條帶子的另一端連接著現實世界,就算通道關閉,我只要順著這條帶子指引的路就能回去,換句話說,羅森斐爾先生,我也能救你離開這裡。」

  艾拉靜靜聽著,但這番話對他來說似乎沒帶來多少鼓舞,至少史賓瑟看不出他臉上有什麼明顯的表情變化。

  「你說過你是來這裡救人的吧?你知道對方現在在哪個方位嗎?」艾拉問道。

  「我原本認為只要一進來,我就能循著人類的氣息找到她,但遇上你之後,我就不那麼肯定了。」史賓瑟坦承道。

  艾拉淡淡笑了一下。「這地方滿滿都是食夢魔的味道,沒有定位儀器你是不可能找得到人的,等我一下。」他說著便從後方跨到駕駛座去,從上方拉下一座小型螢幕,上面有上千條瘋狂扭動的線條,史賓瑟聽見他低聲唸了句咒文,並以指尖在上面撥畫兩下,那些線條便瞬間排列整齊,化為一格格的座標。

  「找到了,」艾拉說道:「這附近有一個新的座標,你要找的人可能就在那裡。」

  「座標?」史賓瑟靠過來,望向螢幕上那些他一點也看不懂的精密線條與符號。

  「這裡是狄恩‧瑪特所造出的畫中世界,」艾拉解釋道:「所有東西都是一開始便造好在那裡的,如果多了些什麼,那就表示有其他人被抓了進來,為了自保,被困在這裡的人會本能地造出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只要那個空間還在,就能暫時阻擋食夢魔一陣子,在我的儀器上可以辨識出這些空間所在的位置。」

  「我們得去救她。」史賓瑟說。

  「不行,現在出去就連我們都會有危險,」艾拉搖搖頭。「這裡是食夢魔的地盤,就算你是非人種,也未必能抵擋牠。」

  「萬一我要找的人被牠發現怎麼辦?」

  「她有你所謂的心靈之壁保護著,暫時應該不會有事,能夠在這裡造出這種空間的人,心靈大概不會多脆弱才對,現在只能等食夢魔的出沒時間結束,等牠回到老巢睡著之後,我們再去救人。」

  「食夢魔有特定的出沒時間?」史賓瑟問道。

  「當然有,這種生物的行動其實並不敏銳,牠需要很長的睡眠時間,每隔一段時間只能出來一次,只要在這段時間避開牠,就不會有事。」

  「你就是這樣跟牠耗下去的?」

  艾拉點點頭。「對,所幸這地方不屬於現實,任何所需物資只要意念夠強,就能產生出來,我一直靠這種方法跟牠周旋,盡可能延後牠逮到我的那一天。」

  史賓瑟望了望飛機內部,看得出這裡相當老舊,有些地方甚至已經生鏽了。

  他不敢想像眼前的這個人到底苦撐了多久。

  「你覺得你還能夠撐多久?」史賓瑟問。

  艾拉苦笑:「不會再多久了,你也看得出來,這裡有很多地方都已經被侵蝕了,我總有一天還是會被牠逮到,吃得連骨頭也不剩。」

  「你一定有某種信念,」史賓瑟說:「你知道有人會來救你,否則的話你不可能撐到現在。」

  艾拉沉默地望著他一會,然後說道:「我確實相信有人會來救我,曾經……有人告訴我,他一定會救我出去,而我相信他的話。」

  「但他沒有來。」史賓瑟下了結論。

  「確實如此。」艾拉坦承道。

  「你仍然相信他嗎?」

  「我很想相信。」

  這時,整個機體忽然為之一沉,像是被某股力量猛力往下拉似地,兩人在機體中受到劇烈搖晃,但一會兒那便止息。

  「怎麼回事?」史賓瑟望了望四周。

  艾拉虛弱地笑了一下:「你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外頭傳來淒厲的嗥叫,而且聽來距離很近,幾乎就貼在機身外。

  「這次可能撐不住了,」艾拉說道,語調仍然冷靜。「等一下我來引開牠,你趕快趁機逃走。」

  「我不可能把你丟在這裡,羅森斐爾先生。」

  「還有別人等著你去救,你非得離開不可。」

  史賓瑟直視著他。「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說服你嗎?」

  「除非你找得到能說服我的人。」

  「我開始相信你確實是人類了,只有人類才會那麼頑固。」史賓瑟說。「你剛說過食夢魔有固定的出沒時間,這個空間你還能撐多久?能撐到牠離開嗎?」他問。

  「不可能,我最多只能再撐十分鐘,真不知道你怎麼辦到的,你很徹底地讓我的信念崩潰了。」

  「至少十五分鐘好嗎?相信我,我會回來救你。」

  艾拉疲憊地看了他一眼。「你以為這可以討價還價的嗎?」

  「難道我不值那五分鐘嗎?你為了那個說過會來救你的人等了那麼久,就不能多少對我有點信心嗎?」

  艾拉沉默地看著他一會,然後開口道:「十一分鐘,不能再多了。」

  「十四。」

  「……十二。」

  「十三。」

  艾拉沒回答,只是瞪了他一眼。「你現在還有時間在這裡玩嗎?」

  「十三分鐘,我就當你是答應了,」史賓瑟說:「我出去把牠引開,你千萬不可以離開這裡,我會趕在時間內回來,相信我,我很專業。」他說著便爬到機艙門邊。

  「這裡可是牠的地盤,就算你是非人種,一個弄不好也是會被吞噬的。」艾拉說道。

  「不用擔心,我是吸血種,」史賓瑟笑道:「我沒有夢可以讓那東西吞噬。」

  他說罷便化為一道紅霧,從艙門縫隙中鑽了出去。



  杭特不甚確定是否該繼續待在原處。

  此時夜已深了,第十九分局所派來的人也都完成了蒐證工作,紛紛準備離開了,但史賓瑟仍未從牆中的異世界歸來,杭特也只得待在那裡乾瞪著那面空無一物的牆。

  他很擔心史賓瑟那一頭的情況,但也為自己的處境感到尷尬,過去一小時內,許多人在他身邊來來去去,做著自己該做的事,但就只有他一個人突兀地坐在這裡,走也不是,待著也不是。

  不知道埃麗亞德涅公主當時站在迷宮外頭等待忒修斯的時候,是不是也需要向路人解釋自己待在這裡做什麼?

  八成是不用吧。
他想。

  他又等了一會,當其他人差不多走光的時候,一個穿白制服的人走了進來,問他在這裡幹麼,於是他只得又把剛剛告訴其他人的說詞又說一遍:

  「史賓瑟在這面牆裡,他要我在這裡等。」他現在已經知道他不需要先確定對方知不知道史賓瑟是誰,因為從剛剛到現在,每一個問他的人似乎都認識史賓瑟,而他接下來只要將綁在手上的黑色纏帶亮給對方看,每個人都會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然後走開去做他們自己的事。

  原先他還認為他們的這種舉動很貼心,因為這表示他可以繼續待在這裡,但隨著時間越來越晚,他開始感到不安起來,也許他們會將他扔在這裡,然後等到第二天一早,史賓瑟說不定還沒有回來,於是他就得繼續等下去。

  他不記得在那個神話故事裡,是否有交代過埃麗亞德涅公主等了多久,而當她肚子餓或是想上廁所時又該怎麼辦?諸如此類的問題。

  因為神話故事向來就不會交代這些事。

  「史賓瑟?他叫你在這裡等?」那人皺眉說道:「有說要等多久嗎?」

  他無辜地搖搖頭:「沒有。」

  對方聞言頓時顯出不耐的表情,似乎感到很惱火,起先他以為這是針對他,但對方的下一句話頓時讓他了解到不是這麼回事。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他是個白癡?」那人這麼對他問道。

  「沒有,」他搔了搔鼻子。「但我看得出來。」

  那人大大地嘆了口氣,說道:「我陪你等,他不能把你丟在這裡,任何人類都不能像條狗一樣被非人種栓在這裡,尤其是像他那種非人種。」

  「像他那種非人種?」杭特抬眼問道。

  「對,像他那種會把『相信我,我很專業』掛在嘴上的非人種,絕對不能相信,」那人在他身旁坐了下來,一臉不悅地說道:「這種非人種活太久了,多半都沒什麼常識。」

  杭特非常同意他的話。

  「我會陪你等幾個小時,」白制服人看了看手錶,繼續道:「到天亮前他還沒回來的話,我就要把他拖出來──不管用任何方法。」

  他說最後那句話的語氣相當果決,令杭特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對方的年紀看來跟他差不多,但第十九分局的制服與警徽標示有別於其他警局,他並不清楚眼前這人的職位大致在哪個階層。

  對方意識到他的視線,他馬上別過眼去,假裝自己剛剛沒在打量對方。

  只因他剛才無意間瞥到對方的眼睛,並同時發現,那雙綠眼閃著一種異樣的金色光芒,而且瞳孔就像針一般細,有如貓眼。

  和史賓瑟一模一樣。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有鑑於我常常都會在故事裡放一堆自以為大家都知道的梗,為免有人真的看不懂又不敢問,所以這裡附上埃麗亞德涅(Ariadne)的梗出處IN維基,中文維基是翻成阿里阿德涅,可是我覺得這名字實在很像兄貴,所以就硬翻成超繞口的埃麗亞德涅,整個就很難記又很難唸的感覺(毆)。

我特別喜歡埃麗亞德涅這個譬喻的一個地方就是,埃麗亞德涅雖然幫助忒休斯離開迷宮,但她最後其實沒有跟忒休斯在一起,這一點套在阿史跟杭特身上也很符合,儘管他們初見面沒多久就一直在放閃,但他們還是不會在一起的(淦)。

也因為這次嘗試讓阿史跟其他男角搭檔(?)互動的緣故,我森森地覺得果然還是只有卡兒比較制得住阿史,因為阿史顯然對杭特完全沒執念,所以就很敢對他做一些過分的事,雖說卡兒也常常被阿史惡搞,但阿史還會比較怕卡兒生氣,至於杭特他就根本沒放在眼裡,導致他這次看起來比以前還要囂張混帳許多。

不過我也覺得,其實阿史應該本來就是這麼邪惡的,他平常看起來會比較和藹可親(?)只是因為他旁邊有卡兒的關係,相對來說,如果個別來看的話,卡兒單體或許也會有點問題(毆),不過這一點就以後再探討了。(下集再說的意味)

但當然杭特過於弱受應該也是個癥結點啦(巴),阿史又很明顯是那種軟土深掘的個性,看杭特比較好欺負就(以下略),雖然我覺得杭特個性跟卡兒其實是差不多的,但相較之下卡兒好像還是比較MAN拋一點(噴),說起來,像杭特這種特別受的類型跟阿史那種本質是渾蛋的類型放在一起,好像還滿有市場的(?),太好了我們終於找到此故事的賣點了lol(最好是)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