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零與遊戲】第十七章‧聖露琪亞

  午休時間,史考特到市中心一家咖啡館買咖啡喝,她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只喝地檢署大樓供應的廉價咖啡,她想也該是善待自己一下的時候。

  她停下車,走進咖啡館,才剛向櫃檯人員點完咖啡要外帶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傳來有人喚她的聲音,她轉過頭來,只見喬伊斯‧杭特正坐在一個靠窗的座位,略顯靦腆地朝她招了招手。

  她必須承認,她對此感到有些驚喜,但她沒有表露出來,拿了咖啡便往杭特走去,在他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

  「真巧,你怎麼會在這裡?」史考特問道。

  「我聽說你喜歡這裡的咖啡,所以每天都在這裡埋伏。」

  史考特笑了起來。「你神經啊?要找我的話打我手機就好啦。」

  杭特搖搖頭。「重要的事不能在手機裡說。」

  笑容從史考特的臉上慢慢褪去。「是什麼事?」

  「這裡人太多了,不好說話。」杭特說道:「你現在有空嗎?我們去外面走走吧。」

  史考特同意了。



  他們來到不遠處的一座公園,坐在長椅上喝咖啡,附近唯一的路人是個站在噴水池旁餵鴨子的老人,而以他所在的距離,也不太可能聽見他們的對話。

  「你是不是要去第十九分局工作?」史考特問道。

  杭特對這個問題似乎感到很驚訝。「我?去十九分局?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同事說的,他們說你去和那裡的長官見面,可能會被調職。」史考特老實說道。

  杭特忽然笑了起來,肩膀不可自持地抖動著。「真的?他們是那樣說的?」

  「我聽到的是這樣。」

  「他們一點也不了解我,你說得沒錯,我身邊根本一個朋友也沒有。」杭特笑著搖搖頭。「我沒有要去第十九分局,只是因為之前榔頭客的案子需要找我去問些事而已,我一點也不想去那裡工作,就算求我我也不去。」

  這番話讓史考特頓時鬆了口氣。「那,你要跟我說什麼?」

  杭特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史考特,你對於靈媒或巫師之類的人有什麼看法?」

  「……吭?」

  「如果你認識的人是靈媒或巫師,而且宣稱自己看得見另一個世界的事物,你會怎麼想?」

  史考特略微皺起眉頭。「什麼怎麼想……那又怎麼樣?有什麼了不起的嗎?」

  「你不會想叫他去看心理醫生,或是把他送進精神病院嗎?」

  「如果他沒出現攻擊性的行為就不需要吧,為什麼忽然這麼問?」

  「……難道你不會覺得很可怕嗎?你想想,要是你跟這個人一道出門,他說不定會說你身旁多一個你看不見的人或什麼的……」

  史考特笑了起來。「看得見的人才比較可怕吧,杭特,你我都看過那麼多因為看得見的人而受害的人,難道還會怕什麼看不見的人嗎?」

  杭特頓時顯得有些啞口無言,他低下頭去,喃喃說道:「但我會。」

  「什麼?」

  「我說我會怕,」杭特抬起那雙湛藍的眼睛,望向史考特。「我覺得那很可怕。」

  「杭特,你身邊有這樣的人嗎?」

  杭特搖搖頭。「我就是那個人,就是我說的那種人,靈媒、巫師、反正就是那類的。」

  史考特對這番話有些愣住。「你明明就是警察。」她說。

  「但我有那種體質,這是先天的,我就是……會一直看見那些我不想看的東西,我不敢向任何人說,因為別人一定會覺得我瘋了,只因為他們看不到,他們就認為那僅是我個人的幻覺,但那些東西真的存在,而且一直都在那裡。

  史考特呆然地看著他,什麼也沒說。

  「史考特,你曾經跟我說過你前任男友的事,你說那是你不希望太多人知道的事,你把你的祕密告訴了我,我想我也應該告訴你我的,而這就是我不希望別人知道的事。」

  「這就是你要說的?」史考特問道。

  「對。」杭特說道:「而我想知道你怎麼想,我是不是會就此失去你這個朋友。」

  史考特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杭特,我從來就不是你的朋友。」

  杭特聽到這句話,像是被瞬間拋進黑暗的山谷中。「是……是嗎?抱歉,史考特,我想是我太自作多情了,把我今天說的話忘了吧,我該……回局裡了。」

  他站起身來,但史考特拉住了他的手,杭特訝異地看著她,不知道她為何這麼做。

  「看得見另一個世界的東西又怎麼樣?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以前跟什麼樣的牛鬼蛇神交往過?」

  「……啊?」

  史考特站起身來,伸手環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親吻,杭特起初似乎嚇著了,但很快便予以回應,並回摟住史考特纖細的腰,感覺到她的心跳與自己的同樣激烈。

  不久,他們分開,他看見史考特泛著紅暈的臉在他面前說道:「我說過了,杭特,我不是你的朋友。」

  杭特知道自己的臉一定也和她一樣紅,但他仍刻意別過臉去說道:「對不起,讓我考慮一下,你知道我這個人很矜持的。」

  「杭特!」

  杭特大笑起來,而史考特的笑聲也伴隨其中。



  白晝過後,卡歐斯在棺材裡醒來,卻發現自己的棺蓋是開著的,他甚至可以看見地窖的天花板,正當他疑惑之時,就看見視線範圍內有個紅色的東西正坐在棺材邊緣,他抬頭一看,只見那是一個身穿紅色洋裝的小女孩,也是個他極為熟悉的人。

  「史賓──呃……夏洛特?」卡歐斯問道:「你醒了,身體沒事了嗎?」

  女孩轉過頭來,露出甜甜的笑容,那是一種擁有成人靈魂的微笑,在這樣的小女孩身上顯得格外邪魅。「都沒事了,謝謝你的惡魔血,卡兒。」

  「喔,不用謝我啦,」卡歐斯在棺材中撐起身子。「應該謝鑑識組的新人,那是他提供的。」

  「我看了今天的報紙,」夏洛特說道:「艾德‧布魯克死了,在獄中自殺身亡。」

  「你說那個榔頭客?」

  夏洛特點點頭。「又讓那些傢伙稱心如意了。」

  「哪些傢伙?」卡歐斯皺眉問道。

  「像布魯克這樣的人類,不過就是個傀儡罷了,在這種人背後,往往都有更黑暗的力量在掌控他們,指使他們去犯罪,而在這些人類被逮到之後,那股力量就會讓他們主動終結自己的生命,好讓他們的主人能夠享用他們污穢的靈魂。」

  「主人?你是指亞瑟‧佛洛斯特──那個主使者?」

  「不是,那個叫佛洛斯特的應該也是個傀儡,問題是在於他背後支持他的非人種。」夏洛特低頭望著自己的圓頭娃娃鞋,說道:「在我認識的非人種當中,只有一個瘋子會做這種事,一旦和那傢伙打過交道,你就最好乞求自己能活久一點,因為所有上不了天堂,也到不了地獄的靈魂都會被扣留在他那裡,成為他的食糧。」

  「我好像聽你說過這個人,」卡歐斯說道:「那傢伙叫做羅亞吧?就是之前卡爾那件案子裡的主謀?」

  「沒錯,而遺憾的是,第十九分局沒有辦法對付像他那麼古老的魔物,至少現在還辦不到,我們只能盡可能搶在他之前淨化這些人的靈魂,就算把他們送下地獄,也好過在他那裡受永生永世的凌遲。」夏洛特嘆了口氣:「但很可惜,這次我們慢了一步。」

  「但我們也不是每次都輸,」卡歐斯說道:「至少上次你救了卡爾。」

  夏洛特笑了笑。「你這是在安慰我嗎?」

  「隨你怎麼想。」卡歐斯聳了聳肩。

  「對了,我在報上看到萊納特的畫展明天開始在附近的藝廊展出,要去嗎?」夏洛特問道。

  卡歐斯略蹙眉頭。「我不確定我看不看得懂那些藝廊展的東西,他是哪種畫家?」

  「不是搞後現代主義的那些垃圾,是正統的藝術家。」

  卡歐斯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你堅持的話,我可以陪你去。」

  「我堅持。」夏洛特微笑道。

  「好吧,那晚上有開放展覽嗎?」



  爾茲莉將那件粉紅色的洋裝掛了起來,吊在自己的衣櫥裡,這是她少數帶有明亮色彩的衣服,掛在那清一色黑白相間的洋裝當中顯得格外突兀。

  她走回床邊,坐了下來,百無聊賴地盯著那件衣服,似乎有些沮喪。

  一個清脆的敲門聲從她身後傳來,她回過頭來,只見一個白髮的年輕男子正站在門口,身上穿著的西裝和爾茲莉所穿的洋裝一般黑。

  「別悶悶不樂了,爾茲莉,沒得到佛洛斯特的靈魂算不上什麼損失。」男子說道。

  但爾茲莉聽到這番話,表情仍沒顯得比較開心。

  「出來吧,看看我給你帶了什麼。」男子說道,接著便轉身走開,爾茲莉雖有些疑惑,卻也跟著走了出去,但當她走出門外時,卻沒看見走道上有任何人影。

  「爸爸?」爾茲莉喚道。

  「小乖,到這裡來。」男子的聲音從樓下傳來,伴隨著一個在樓梯間閃現的黑影,爾茲莉走了過去,她漆黑的身影映在牆上,而在那道影子身旁尚有一個男人的影子,領著她一步步往下走。

  她步下階梯,通過大廳,來到迴廊上,影子仍在她的身旁一明一滅,指引著她前行的道路,最後,她穿過一道拱門,來到庭院裡。

  庭院裡一如往常,長滿著黑色的玫瑰,花園中有一條鋪過的小徑,她順著小徑走進去,只見花園旁的石牆邊長了一株新的玫瑰,那株玫瑰又大又壯,正在微風中搖曳中,而在它的花苞中央,則隱隱透出一張猙獰的臉。

  她往石牆望去,只見那面牆上畫滿了紅色的塗鴉,就像有人以鮮血在上頭書寫一般,寫滿了求救的話語:

  ──救救我!

  ──我要離開!

  ──我不要待在這裡!

  ──讓我出去!求求你!

  ──好想逃走!

  ──殺了我!


  她看見在那些話語之中,還有許許多多的血手印,甚至隱隱有染血的人臉印在上頭。

  而那株石牆邊的玫瑰正在尖叫哭號,花苞中央的臉變得扭曲,但除了無助地隨風搖曳之外,它什麼也不能做。

  她覺得,那很像是艾德華‧布魯克的臉。

  一雙大手輕柔地擱在她的肩上,她轉過頭來往上看,只見剛剛的白髮男人正站在她身後,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

  「爸爸!」她叫道。

  「你看,我把你的玫瑰提前帶回來了,別再不開心了,好嗎?」男人說道。

  「嗯。」爾茲莉點點頭,也跟著笑了。



  他走到那幅畫面前,看見牆上的名牌寫著:《聖露琪亞》。

  眼前的這幅畫和他印象中的那幅《露琪亞》很不一樣,他見過的那幅《露琪亞》當中,是一片酷寒的雪景,畫中有一個失去雙眼,正流著血的白衣女人,手中的金盤盛著她被挖出的眼珠,不論用任何角度檢視,那都是一幅恐怖至極的畫作。

  但面前的這幅《聖露琪亞》中,卻是一片陽光普照的沙漠,以溫暖的金黃色調呈現,畫中有一隻紅色的大耳狐狸,正背對觀者坐著,不知在等待什麼,而在畫面遠處,隱隱有個身影駐足,但看來又像是一小塊忘記畫到的空白,他盯著那塊空白良久,才確定那塊空白裡什麼也沒有畫。

  他又仔細地看了畫旁的名牌,確定自己並沒有搞錯,這幅畫確實叫做《聖露琪亞》,但他一點也不明白它為何叫這個名稱,因為他根本沒看見露琪亞在這幅畫中。

  他對這個畫家的崛起過程略有耳聞,據說這幅畫的作者是在年過三十之後才開始學畫,而他對繪畫的執念甚至到了極為狂熱的地步,多年來他每天勤力不懈地畫著,並辭去了他原本的工作,只為能專心作畫,但他每一幅畫都是同樣的主題,每一幅畫的名稱都是《聖露琪亞》,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執意只畫這個主題,而他也似乎沒打算對任何人解釋原因,他曾因瘋狂地畫著這些作品而一度陷入窮困潦倒,直到他受到一名藝廊老闆的賞識,贊助他繼續作畫,並為他逐漸嶄露的藝術才華大肆宣傳,這位畫家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與名聲。

  「真搞不懂這幅畫為什麼要叫《聖露琪亞》,露琪亞根本就不在這幅畫裡。」他低聲嘟囔道,以為沒人會聽見,想不到身後卻有個年輕的女聲回應他:

  「因為那是畫家心中的露琪亞,如今露琪亞已經回到畫家身邊了,當然就不在畫裡了。」

  他嚇了一跳,轉過頭來,只見有個嬌小的女子正站在自己面前,女子有一頭及腰的大波浪捲髮,而且染成顯眼的淡藍色,看起來相當特異獨行,但更叫他驚訝的是,女子的那雙眼神儘管比他印象中世故許多,卻仍令他熟悉不已。

  「哥,門口有導覽手冊,你怎麼不去拿來看看呢?」女子笑道,並搖了搖手中的小冊子。

  「達芙妮!」他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女子,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你是……達芙妮嗎?」

  「是啊,好久不見了,哥,」女子笑了笑:「有好多年沒見了呢,我就知道你會來。」

  「……你知道我會來?為什麼?」

  「那還用說,因為我相信你沒死啊,你也好,爸也好,我一直都相信你們還活著。」

  「達芙妮……」

  「走吧,」名為達芙妮的女子牽起他的手,說道:「我們去見萊納特叔叔,他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但他聽到這話卻急忙抽開手,顯得有些膽怯。「不了,我只是來看看而已,我得走了。」他說罷便轉身要走。

  「哥──」

  他才走兩步,就忽然停了下來,只因他看見了一個他以為這輩子不可能再見到的身影。

  萊納特‧海默爾正站在不遠處,顯然才剛從另一間陳列室走出來,並且一定是看見他了,因為海默爾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而那個身影就跟在海默爾身旁。

  然後他看見海默爾身邊的那人轉過頭來望向自己。

  他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像是被凍結了一樣,他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口,就算立刻轉身拔腿就跑也好,但他卻完全無法移動自己的腳步。

  那人就和他記憶中一樣,一點也沒有變。

  「希格?」那人輕聲喚道,而那聲音他無比熟悉。

  他曾以為經過這十多年,他理應早忘了父親的聲音。

  「──爸……」他衝口而出,接著感覺到鼻子襲上一股極其難受的酸楚,淚水湧了上來,但他極力忍住,他不可以在這裡哭出來,藝廊裡到處都是人,在這裡失控就太丟臉了。

  但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忍住這股蓄積多年的思念?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他就這麼呆站在那裡,直到他的父親艾拉‧羅森斐爾走向他面前,他還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因他知道自己只要一開口,絕對就會當場失聲痛哭。

  他看見父親抬眼望他,而那雙眼睛一如他記憶中閃著金色的光澤。

  「你長大了,希格。」

  他點點頭,並努力吸著鼻子,好不容易才將呼吸稍微平復下來。

  「對不起,爸……對不起。」他說道,並發現自己只說得出這句話,他應該再說些別的什麼,但一陣酸楚再度襲上來,他幾乎無法自持,只想大哭一場。

  「沒關係,都過去了,已經沒事了。」艾拉伸手抱住他,他將臉埋在父親的肩膀裡,終於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好一會兒,他才勉強平復下來,紅著眼離開父親的懷中。

  「我們到別的地方去吧,兒子,」艾拉說道:「在這裡你會很難為情對吧?」

  希格點點頭,並抹抹眼睛。

  「海默爾,載我們一程吧。」艾拉轉身向身旁的海默爾說道,並伸手在他掌心中捏了一下。

  「當然沒問題。」海默爾說道。

  達芙妮這時也走上前來,挽著哥哥的手臂。「走吧,有好多故事得說呢。」

  他們走出藝廊,陽光和煦地照在街道上,金黃色的光芒像是母親的手指般輕撫著人們的背脊,宣示著酷寒的日子已然遠去。


The End





【附記+碎碎唸】

我‧寫‧完‧啦!!!!!!

接下來就是修羅的開始了。

目前CWT-31也確定報上了,沒意外的話應該會把這個故事拿來出本,不過因為時間好像有點趕而我插畫也還沒開始動工,所以要是有意外大家也不要太意外就是。(毆)

我覺得艾拉跟海默爾如今又變得更閃一整個老夫老妻是怎麼回事啊?!天哪這種大叔黃昏之戀什麼的……我發現我超怕這種的,因為閃度根本就比年輕人之間的搞基還多出十萬伏特啊!然後艾拉當年不是還很討厭被人家載嗎?現在居然……會主動叫阿海載他惹!這根本就是已經怎樣過了吧對不對!你們已經……啊這些都。(可以不要語無倫次嗎)

而關於阿海是怎麼把艾拉救回來的,雖然這章算是有交代了不過我覺得似乎還是交代得不夠清楚,所以之後弄成實體本的話可能會再寫個番外說明一下但也可能不會,總之會先把插圖生出來,有時間的話再看看是否加寫番外,媽啊現在居然已經6/20了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留言

  1. 晚上好。

    我是在台論尋幽時意外點進吹笛者一文,一次將之拜讀完畢,便很是喜愛。

    妳/你其實我不甚確定倘若台論使用的是正確的(笑),文筆風格特別,意象精確,讀來流暢有致,我很喜歡!

    於是索性將大部分的文章都看過,妳的風格大多有些奇詭,心頭會有些發毛感覺,可總括下來我最喜愛的仍是吹笛者,那篇太棒:D

    於是輾轉點入你的繪作,當時就想這人畫風好熟悉,奇怪我是否看過(?)──果不其然後來點到BLOOD後就察覺網站名稱冥王星時瞭了!太巧真是,我上學期曾被同學推薦一本書,便是BLOOD!:D

    當時看見有人出本內有插圖就感到很新奇,不過夏洛特....呵,我頗喜歡她的。

    妳的故事大多不單純,嗯我意指有深思熟慮過後的產物啦。

    總之請繼續加油,我是晃過來的真的:D

    回覆刪除
  2. 唔抱歉最近在趕稿所以LOST掉這裡的留言(抱頭)

    我台論的性別是真的啦XDD
    只是筆名偏MAN講話又沒氣質(毆)所以好像常被誤會,不過最近在認真思考換筆名就是了(?)

    感謝你的鼓勵!我會加油的!:D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