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福爾摩斯2】讓你的心SHER★LOCK



標題守護甜心梗不解釋。

年初看了這部劇,但一直忘記寫感想,有鑑於本人對第一季算是相當負評,但這季卻意外地贏回我不少好感,為了避免本台對這部的感想就一直停滯在第一季的負面觀感,所以還是來趕在世界末日前補一下第二季感想好了,雖然距今都隔了好幾個月我很確定許多細節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這季有個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很多人物的個性都跟上一季不太一樣了,有設定跑掉的感覺,某程度上來說其實算是頗為崩壞,但人物性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反而是欣然接受的,這對我來說是正面的崩壞,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第一季的描寫方式,也很討厭第一季部分人物的性格與互動模式,第二季整組崩掉後,才真正變得吸引我。

以下是各集感想:

情逢敵手(A Scandal in Belgravia)

這集是本季我最喜歡的一集,但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因為這集主角全裸包床單而且又有裸女的關係,劇情上來說,其實本集仍有很多讓我頗無言的地方,例如,在這集的結局中,艾琳這個對手確實愛上了福爾摩斯,這種改編是讓我非常不以為然的,艾琳之所以能成為"The Woman",就是因為原作中的她對福爾摩斯完全沒有任何掛念,在讓福爾摩斯吃鱉後便遠走高飛,不帶走一片雲彩,艾琳這個角色最大的魅力就在於此,她是一個著墨越多就越有機會砸鍋的角色,因為她令人難以忘懷之處就在於她的神秘。

不過也不知道我是已經習慣了還是怎樣,本劇中,艾琳毫不意外地又被塑造成一個乍看精明但腦袋漿糊的女角這點,並沒有太激怒我,我反而很喜歡她在這集不斷無意義賣弄性感的畫面(沒錯,無意義,但我愛),以及鞭打夏洛克的這些情節(儘管如此露骨地表現原作中福爾摩斯那句"I have been beaten four times—three times by men, and once by a woman."似乎有點粗糙),夏洛克在本集中表現出位居弱勢的樣子也很性感,我對艾琳說的那句智慧是性感象徵其實不怎麼認同,因為我並不覺得此系列的福爾摩斯有智慧到哪裡去(毆),整集中他忽然讓我發覺他很性感的畫面是他裸體包床單坐在沙發上那幕,而該幕所表露出的性感顯然跟智慧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我也非常喜歡這集主角被下藥倒在地上遭到鞭打的畫面,說真的,我真心認為,只要有這些畫面,你劇情寫得再爛我都沒有意見。(顯示為色慾薰心)

總之,我喜歡這集,但這似乎單純僅因為我個人的色慾薰心在這集中獲得了滿足,而不是在於它的劇情跟敘事手法有多高明,我喜歡這集中那種引人遐想聯翩的氣氛,從委託人的身分一直到艾琳與夏洛克間的互動都令人很想入非非,但這集的詭計、艾琳的動機與行為、夏洛克的所作所為都實在是到達讓人連吐槽都懶的程度,可是就像我前面說的,這集的氣氛是讓我很享受其中的,所以劇情上的吐槽點我也就不是很想計較了。

地獄犬(The Hounds of Baskerville)

這集的前半頗悶,且部分情節有種英式的尷尬(啥),故讓我感到很無趣,但臨到結尾處我卻滿喜歡的,有種佛洛伊德的感覺(什麼鬼),延續兩代的糾結仇恨分外有種禁斷感,而我向來都很喜歡這種帶有禁斷色彩的氣氛──雖然這集其實也沒真的有演什麼禁斷的東西,只是我單方面對這集的梗有遐想而已。

我很喜歡這集的一個小巧思就是將原作【巴斯克維爾獵犬】一案中的逃犯與怪犬合併成一個角色,旅館的經營者(照劇中暗示應該是一對同性伴侶)也直接對應原作的那對管家夫婦,比較大而無當的煙霧彈則是牽扯到軍方神秘基地之類的,看到最後真相揭曉時倒是有點不知道這個設定出來幹麼的感覺。

最終的問題(The Reichenbach Fall)

由於先前就聽說這集似乎會涉及到「福爾摩斯與莫里亞堤其實是同一人」的同人設定(關於此一設定請參考Michael Dibdin所著之【The Last Sherlock Holmes Story】,中譯版請至隔壁殺人魔家點閱),這個設定,可以說是所有福爾摩斯仿作中我最愛的同人設定之一,而BBC居然要把它演出來,那怕只是沾到一點邊,我都覺得潮爽的。(居然)

不過,即使此系列看得出編劇自肥了不少同人設定,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真的把「福爾摩斯=莫里亞堤」這個同人設定扶正(廢話),故期待歸期待,我也很確定這集大概就是給一點有這方面暗示的煙霧彈而已,不過儘管是煙霧彈我還是很爽的,因為我真的超喜歡這個設定,看到劇中的夏洛克陷入了這種被迫自我質疑的漩渦之中,我就覺得豪開心♥♥♥(這個人鳩竟)

第三集末尾,在夏洛克與莫里亞堤經歷了一場沒有目擊證人的最後談判後,夏洛克縱身墜下高樓,莫里亞堤是否真的存在過,夏洛克是否能夠洗刷冤情,也只能靜候下季分曉(當然我相信BBC會把夏洛克洗白的,因為英國人向來都很會避重就輕),雖然我還是覺得這季結尾收得很爛,都看到屍體了還能出現在墓園,你是大衛魔術秀嗎?但這集有一些會讓我動容的地方,主角向華生道別時所說的話要說催淚還真的是有點催淚,所以我就原諒他了,儘管我還是覺得當面跳樓實在很過分

按往例照樣要講一下關於各角色的感想,也同樣先從配角開始講,有些角色名我不確定台譯翻成啥所以會自己亂翻(毆)

麥考夫‧福爾摩斯
這季的麥考夫跟上季比起來顯得無能許多,明明上一季還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好像很威的角色,這季卻老是被耍得團團轉,不過儘管他這季表現得比較弱勢,我仍是沒有很喜歡他的,因為這系列中的麥考夫本質上就是個編劇進去自肥的角色,他跟原作的麥考夫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我始終沒辦法真正喜歡他,不管他表現強勢或弱勢,我都不會有他屬於這個故事的感覺。

不過他這季似乎比較不弟控了,這是好事,雖然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同人作中他常常會跟探長配在一起。

茉莉‧霍珀
本季的茉莉萌度直線上升,其實我從第一季就開始有在YY她或許是性轉版莫蘭的可能性,但第一季她完全路人背景化,所以我其實也找不到什麼空間可腦補,不過這季她的戲份變多了,我也更容易代入她可能是對應莫蘭的這個妄想,尤其本季最終集還有涉及一點福爾摩斯=莫里亞堤的同人設定,而茉莉始終都待在夏洛克身邊更加深了這種Dark! Sherlock的氛圍,所以這季我YY她YY得很開心(竟然),不過在BBC真的演出來之前,這一切都純屬我個人腦補,也許第三季出來後會證實她真的只是個路人而已。

艾琳‧阿德勒
雖然我很喜歡她賣弄性感及鞭打阿夏(誰)的種種情節,但我不喜歡她跟莫里亞堤有所串通的設定(雖說劇中並未明確交代她是否為莫里亞堤的下線,她也可能只是個不隸屬任一方的犯罪個體戶),也不喜歡最後那個擺明女人仍然是弱者的結局(好像只要是女角就一定要對男豬腳倒貼一樣),各方面來說,我認為她遠遠不及柯南‧道爾筆下那些兇殘堅強的女人,不過道爾的女角搬上螢幕後被弱化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我一點都不意外,大致上來說,我認為這個版本的艾琳比較像是【魯邦三世】的峰不二子但胸部沒那麼大,跟原作的那個艾琳則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而儘管這個角色的所有性格跟動機設定都讓我覺得很鳥,但我其實沒有不喜歡她,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我覺得。(不就是你看到裸女跟SM女王就高潮嗎)

葛瑞格‧賴世德
跟上一季那個苦逼又一天到晚被夏洛克婊的苦情花探長比起來,本季的探長特別予人一種尸位素餐感,但我反而喜歡這樣的列斯卓(硬要叫他列斯卓就對了),因為上季給我一種他明明很勤奮打拼,卻還被阿夏遠遠拋在後頭的悲情感,讓我覺得這個角色除了無限上綱他的瓊瑤小媳婦形象之外,就沒有任何發展性了,但這季他看起來比較沒那麼勤奮了,甚至有種他根本把苦差事丟給阿夏做的感覺,這讓我頓時對他產生莫大好感(竟然),因為,反正一樣都要無能,勤奮工作卻還是無能跟打混摸魚而導致無能這兩種,後者感覺還是比較歡樂一點,儘管這令列斯卓本季完全淪為搞笑役,但這一點問題也沒有,因為我最喜歡搞笑役了。(毆)

吉姆‧莫里亞堤
現在想想,其實我對他沒什麼感想,不會特別討厭但也沒特別喜愛,雖說這種狂氣a反派(而且又是GAY角)應該是我的菜,可是我每次看到他都覺得有點毛毛的不知道為什麼。

約翰‧華生
在上一季的感想中,我曾經說過,這個華生完全沒有給我對女人很有一套的感覺,因為上一季他也很有一種不擅交際的調調,我可以理解有些女生會覺得他很可愛,但我不能想像這樣一個角色要怎麼重現原作中那個「女人是他的領域」的華生;直到這季的第二集,他對夏洛克傳來的正妹照片明顯表現出色慾薰心貌之後,我才突然對他改觀,因為在上一季當中,華生跟他女友在一起的這條線讓我覺得寫得非常糟,而上季第一集那個企圖把麥考夫的秘書卻失敗的尷尬場景我也覺得很沒意義,但這季他把妹的那個情節就很合理,不像上季那般勉強又尷尬,感覺好像只是因為原作有提到,就硬要塞這個設定進去一樣。

而雖然本季依然要讓華生的女友因為對福爾摩斯吃醋而甩掉華生這點,令我有些不以為然,總有種編劇想自肥的感覺,不過這季華生變得更有華生的架勢(啥)我是不能否認的。

夏洛克‧福爾摩斯
目前為止我所看過的福爾摩斯影視改編作中,其實大部分的福爾摩斯都給我一種比較不聰明的感覺;這裡還是先廚一下個人對於原作中福爾摩斯給我的觀感,眾所皆知,福爾摩斯是個遺世獨立的怪人宅宅,但原作中他給我的感覺是:他有能力表現得很合群,也能正常跟人交際,要把妹的話他有心也是能把到的,只是他常常懶得這麼做而已。

這是原作中福爾摩斯這個角色給我的印象,他不是做不到,只是不想做,他之所以會吃鱉也不是他不聰明,而是因為他會老馬:很難的關卡他有辦法搞定,但卻會因為大意而死在一些很簡單的陷阱裡(關於他老馬的事蹟,請參見原作中的【波宮秘史】)。

但是,影像化之後的福爾摩斯,卻通常都沒有把我心目中的這種印象演出來,影像化之後,大多都是著重在福爾摩斯的「怪異」這一點,於是福爾摩斯之所以不能好好地表現出「正常」,是因為他辦不到,而不是他不想做,再以這個出發點延伸下去,就變成,福爾摩斯之所以吃鱉,是因為他真的笨到過不去這個關卡,而不是只因為一時大意。

而當然,這版現代版的福爾摩斯,也同樣是著重於福爾摩斯的「怪異」,所以這版福爾摩斯也同樣給我一種不怎麼聰明的感覺──因為他根本無力掩飾自己的怪異,他怎麼可能會有多聰明呢?當然──福爾摩斯的樣子跟派頭是有到位,只是由於劇情設定的關係,導致其他人之所以會折服於這個福爾摩斯,只是因為其他人更笨而已,並不是因為這個福爾摩斯有多聰明。

但截至目前為止,我仍然不確定這是編劇問題,還是影像化本身帶來的侷限,因為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本就會有一定程度的失真,有些在文字中可以充分表達出來的東西,在只有影像的前提下,反而不見得能夠完全表達出來。

換句話說,我並不確定,目前我所看到的影視化福爾摩斯們之所以笨笨的,到底是因為他們的編劇真的沒寫好,還是因為原作的那個福爾摩斯影像化之後本來就是會顯得不那麼聰明,這個問題我承認是在寫上季感想中沒有想過的,雖說我現在對這系列的觀感和當初看第一季時的心情已有所不同,但我目前對這個問題仍沒有答案。

對於這季的福爾摩斯,我承認我其實已經沒有用像當年看第一季時那麼嚴苛又基本教義主義的觀點去看他了(對於電影版的福爾摩斯第二集亦然),有時候當你對某樣東西的第一印象實在是糟到極點,你之後再看的時候就反而覺得也沒那麼差或是根本就習慣了(毆),我想這系列給我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正因為我看上季時覺得這個福爾摩斯真是大大違背我的期待,反而這季我就開始能夠接受這個演員本身的萌點,跟這版福爾摩斯的個人特質,有點倒吃甘蔗的感覺。

就其實到了這季,我只是在享受這個演員本身的魅力和演繹角色的方式而已,對我來說,他叫做BBC阿夏,我根本不記得這個角色叫做夏洛克‧福爾摩斯。(毆)

誠如前季我的感想中所述,我非常厭惡上季第一集中,阿夏被那個計程車司機輕易誘拐的情節,當時我認為,這是由於我不能接受福爾摩斯被這麼輕易地受到邪惡的誘惑,走到一個是非善惡較灰色的地帶,但一年過去了,我重新審視當初的感想,當然其中有些東西我是不能否定的,不過我同時也發現一件事,我當年之所以對第一季的阿夏生氣,是因為他竟然被一個被大魔王操控的小咖誘拐(而且還沒有被設計下藥甚麼的,當然pilot版裡面有這情節我知道,但這裡我只以正片來論),如果這個小咖的動機中有一些能夠令我認同的點那還好說,問題是他又沒有,所以我看了就很生氣。

但在二季中,阿夏儘管仍然走上了一個善惡分野模糊的灰色地帶,但二季中拐他的是莫里亞堤,這是系列中所設定的大魔王角色,所以我反而能夠接受本季阿夏仍然不那麼正義這件事,事實上,即使是原典中的福爾摩斯,他也不完全總是站在全然正直的地方,於是我試著思索為何BBC拍的這兩季給我的評價會有這麼大落差,最後我得出的結論是:因為一季中拐福爾摩斯的那個反派是個小咖,對我而言,福爾摩斯即使要踏足黑暗的那一端,他也該是由一個更強大的魔王級人物來引導,例如莫里亞堤,或者,例如他自己。

最後來總結一下:

在所有的科學實驗當中,通常總是要一個個將可能的變因去除,才能得到確切的結論,但我不是科學家(也不是那塊料),我總是會試圖釐清我討厭一樣東西或喜歡一樣東西的原因是什麼,但我卻常常忽略,人的情感喜好往往不能用單純的邏輯去解釋,一個人喜歡上一樣東西通常是毫無道理的,反之亦然。

對我來說,【新世紀福爾摩斯】這部劇有很多我不能一一釐清的變因存在,我不能確定我之所以討厭第一季,到底是因為對他期待太高,還是因為我真的覺得他難看,也不能確定我之所以較偏愛第二季,是因為我終於刷湯不熱刷到有點愛上康伯霸氣,還是因為我真心覺得他拍得比第一季好很多,尤其在周遭人都喜歡該劇的情況下,就更難釐清各種變因,你看著一部作品,明白自己現在已經不討厭他了,甚至還可以說得上是開始有些喜歡了,但有多喜歡?是不是真心喜歡?這樣的喜歡算不算是一種短暫的錯覺?我不能確定,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確定。

但可以確定的是,等到第三季拍出來,我應該還是會看,也許到那個時候我會有答案,也許還是沒有,目前來說,我想我還是會對這系列抱持著某種微妙的不上不下情感(說不上討厭,但要說超喜歡又不至於,就像當年鋼鍊大紅時一樣的感覺),而且大概還會繼續持續下去。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