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伊朵



嘗試日式畫風中。(唬)

由於前陣子我一直致力於練習寫實風,畫出了不少妖魔鬼怪(妖魔鬼怪圖示意圖1 / 2 / 3 / 4 / 5 / 6),後來想想,還是先用平常熟悉的畫風一邊畫,一邊慢慢試著找出與寫實風之間的折衷點好了,抱持著這種想法畫出來的就是這張伊朵,不過看起來應該跟平常的畫風沒啥差別。

關於伊朵這個角色,她是在我以前寫的小說【幻想症患者】【四號出口】登場的一個要角,是個有陰陽眼的蘿莉,多年來我一直想幫她寫個以她為主角的續篇,不過很不幸力有未逮(毆),基本上我腦中一直都很缺乏以正向角度描寫女性主角的故事(這人是有什麼問題),但伊朵是我很喜歡的自創角,無論如何也不能隨便編個芭樂愛情劇什麼的把她放進去,而且形象也不能太糟糕,不能搞得像瑪麗安那樣救世劍(瑪麗安表示淦),在存有不少顧忌的情況下,就導致多年來我幾乎沒提過伊朵這個角色,完全等於放置PLAY狀態。(毆)

事實上,我家這樣的女角其實還不少,很多都是有個我挺喜歡的形象,但因為怕貿然幫她們編故事會害她們整組崩掉,所以就供著(毆),然後也沒人認識她們這樣,相較之下,男角反正不需要在意形象這東西,隨便怎麼崩都可以,反而比女角常畫,知名度(?)也比較高,然後女角存在感就整個杯具。

回到伊朵身上,其實伊朵(Idut)這個名字是有典故的,是古埃及一個公主的名字,記得是很多年前我在國家地理雜誌上看到的,歷史上的伊朵是一個早夭的公主,考古學者去實地考究的時候,發現她的陵墓原本屬於一個丞相神馬的,反正就是別人的陵墓;古埃及人有在生前就開始幫自己建墓的習俗,但這個陵墓的原主不知道因為什麼事得罪了當時的掌權者,所以他的陵墓就被沒收了,而且他刻在墓裡的名字完全被抹除掉,對古埃及人來說,死後無法擁有刻有自己名字的陵墓是很嚴重的事情,等於無法進入天堂只能當孤魂野鬼這樣。

而伊朵公主因為還是個蘿莉的時候就夭折了,來不及在她生前就蓋好她的陵墓,剛好:欸有個倒楣鬼的陵墓現在被沒收了!所以就被拿來頂替作為伊朵公主的陵墓。

我以前對這個故事非常著迷(無論那是不是考古學家腦補的),一個早夭的公主,長眠在罪人的墳墓裡,而這個罪人──無論他犯了什麼樣的罪──最終被剝奪了前往死後世界的名字,永世只能在幽暗的陵墓中徘徊,找不回他被抹除且被取代的那個名字。

不過因為當時的工匠沒將陵墓裝潢修改乾淨的關係,所以考古學家還是有挖出這個陵墓原主的名字,他的名字叫Ihy,後來這名字也被我幹來用在自創角身上(毆),就是【騙子金字塔】的主角以希。

超冷僻的名字設定梗屁完了,來講講關於伊朵這角色的未來可能性(?)吧,有鑑於我是個CP廚,因此我所有的角色幾乎都會先設定好官配,才會開始編他們的故事,所以我想伊朵可能是缺乏一個配對,我才會掰不出她的故事,最近我對她該配什麼樣的配對角已經稍微有點方向了,只是還有一些世界觀(???)神馬的要再研究一番;雖然我喜歡伊朵,但老實說我想不出可以把她系列化的故事(目前也還看不出有沒有系列化的必要就是了),我想她了不起就是變成類似羅亞那樣的定位,就很多短篇可以參一咖,但不太可能有一個專屬於她的史詩長篇(我寫不寫得出史詩這還是個大哉問),總覺得家裡需要整理的角色實在太多了,GG。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