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Karenina|安娜‧卡列尼娜】安娜‧卡列尼娜性轉之安東‧卡列寧


這個神祕的東西是之前看了電影【安娜‧卡列尼娜】後,有感而發,想把安娜這個陛曲性轉看看,就畫了這個塗鴉。

然後還順便寫了比較詳細版的設定(點圖可另開大圖):


BTW我沒看過原作,故以上塗鴉都是以電影為基礎腦補。

這邊順便說說我對電影版的感想,雖然本片已是這個導演導過的片中我最有好感的一部了,但槽點還是挺多的,本片粉絲請斟酌閱覽。

我一直以來都是個堅定的騎啦反廚,因為我覺得騎啦每片都是在演自己,不管是什麼角色,我看到的就是騎啦,而不是那個角色本身,但在此片裡,這次我倒覺得安娜這個角色跟他所詮釋的那個波長是很相近的,比較會讓我覺得:這是安娜,不是騎啦;演技上跟以往呈現出來的感覺不太一樣,不過我不是很確定這是因為他真的演技提升了,還是安娜這個角色本來就很符合他一貫的戲路。(想表達什麼)

然後還是要吐槽一下電影的選角跟造型設定,到底WHY會讓安娜丟著一個世界萌的溫柔隱忍小媳婦風格的眼鏡帥老公不管,跑去跟一個小鬍子私奔,最後還為了小鬍子撞火車,這種選角跟設定完全不能說服我,我怎麼看都覺得那個帥老公超級禁慾萌,整個就是有一種像是神父的那種聖潔貌,超想看他被推倒然後這樣又那樣,之類的,結果安娜居然把他放置PLAY,跟一個完全就是很不適合留小鬍子的小鬍子跑了,花惹發,這超出了我的理解。

明明演那個客兄的人素材也是很不錯的(估狗演員名你可以找到一堆他的性感萌照),結果你弄個超不適合他的金髮跟小鬍子,導致外面的客兄看起來比家裡的老公還不優的狀態,十分離奇。

不過雖然上面婊一堆,但離奇的是,其實我沒有很討厭這部片,甚至,還可以算是滿喜歡的,因為茱蒂劉演的那個老公真是世‧界‧正,我不管別人說他髮線高還是怎,總之他在這片的造型跟設定完全就我的菜,我每次只要看到那種被救世劍拋棄,然後在那邊苦情媳婦貌還要父代母職帶小孩的失婚男,我就整個中箭落馬,反正只要是這種設定就先加幾霸葷。

加上片中這個老公的造型又是全身包緊緊那種很禁慾的FU,某程度上就更燃起想看他被染指(???)的欲望,不過很可惜本片中沒有任何染指他的人,所以看到後來就多少有點──套句ㄎ島常講的:「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反正全片我唯一遺憾就是沒有人去對那個被拋棄的老公這樣那樣。(你以為這是什麼片)

講點正經的,雖然我是沒看過原作,不過照整部電影給我的感覺,我覺得他就是想講個女人救世劍的故事,然後為了凸顯這個女人有多劍,幾乎無限上綱地去美化那個被劍拋棄的老公,讓他看起來有夠委屈有夠我見猶憐,無辜的男人在這些劍女人的折磨之下受到痛苦煎熬,最後劍女人活該夕鶴,而另一個本來也是差點要變成劍的女人,在決定洗手作羹湯當個黃臉婆之後,才終於得到好男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就其實我覺得這整個故事都是一種很片面男性視角去陳述的東西,儘管他的主角看似好像是個女人,可是這個女人為什麼會那麼劍,他其實沒有解釋(雖然全片大多數時間都圍繞在這個女人身上),這世上的確是有劍女人的,這我不否認,可是女人的劍更多時候往往會以物質來作為考量,像安娜那樣純粹以情感(甚至要說情感似乎也有點勉強,更多的或許是肉慾)作為出發點而拋夫棄子、拋棄名聲與富裕的生活,毫不考慮現在或將來,我總覺得這比較像是男人的思維,而不全然像個女人。

就算不要說得這麼性別騎士,退一萬步好了,片中安娜的所作所為也比較像是個不經世事的小女孩,他整個行為模式實在很難說服我相信,他是個已婚有小孩外加很有社會地位的成熟人妻。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這故事性轉成BL會比較合理。(哪裡合理了)

說穿了,安娜這個主角在片中給人感覺比較像是個專吸仇恨的神坦,所有劍女人的要素一一具備,而最後他撞火車而死的那一幕,也只是給人夕鶴的感覺。



(我很喜歡這張圖,所以貼來備份一下)

當然,以上完全單純是電影給我的感想,我覺得這部電影帶領我看到的就是這樣子,至於原作,從網路上搜到的感想看來,原作可能是比較不那麼具批判性質的,安娜的自毀性作為也未必這麼沒有探討空間,但電影版的批判感就很重,我不太確定這是導演的解讀如此,還是演員詮釋出的東西太過或太少,即使安娜其實有其內心世界,在我看來,這也不是這個導演特別想去著重的部分。

從片中每一幕實驗性質濃厚的舞台&實景交錯的場景切換看來,某種僅僅停留在形式上、畫面上、視覺享受上的東西,才是這部片想要傳達的,本片在畫面呈現上有非常非常多枝微末節的雕琢,但就僅止於形式,內容是一種──其實他好像也沒有想要傳達什麼內容──的感覺,就是畫面很美、很夢幻、很華麗──我不太確定要怎麼形容這種風格,也許可以這麼說,這種專注在形式而完全對其內容沒有興趣的呈現方式,是一種很文青的感覺。

這部片給我感覺就是非常地文青,我不討厭,甚至我還滿享受這種擺明就是要空泛的華麗堆疊,不過這種風格,對這部片來說是優點,也是缺點,片中刻意模仿舞台劇形式的演出手法,在某些場景中是非常美麗的,但在另外一些場景中,這種演出手法就顯出了很大的侷限,讓整個畫面看起來有點滑稽而失焦。

在片中那個客兄摔馬的場景,我甚至會有點懷疑這片是沒錢搭一個真的賽馬場還是怎樣,而這種讓人分心的呈現方式,就比較不是那麼容易引人注意到,摔馬這個情節其實暗示了女主角的悲劇下場,你把重點放在畫面的雕琢上,就會失去它一部分原有的意涵,因為馬在舞台上跑的畫面實在太刻意、太不真實了,連帶地也就不會讓人覺得安娜的悲劇有何觸動人之處,因為就連安娜的死去,也是一個放在搭建的舞台上,呈現得如此虛幻的東西。

至於這種風格是好是壞,也就端看你吃不吃這味了,如果你想看到夠有深度與探討(腦補)空間的內容,這片應該是不怎麼及格,因為他的結論下得太死了,除了女人救世劍這種低層次的結論外,你很難再從安娜身上找出多少可以為他辯白的空間;但如果你對那種十九世紀華麗宮廷風的時代感有興趣,這片還不錯,有很多這方面的細節可以看,片中關於場景和角色服裝的設計都很漂亮,所以我覺得這片並不是沒有值得推薦的地方,只是看你對他期待的是哪一部份而已。

結果不小心把感想寫太正經太長又謀齁糗,回到開版圖的性轉VER,雖然我覺得安娜性轉不錯挺有搞頭,可是我不喜歡主角死亡的故事,所以儘管我一時YY撇了人設,但應該不會真的把他整個故事畫出來,除非說哪天把人設魔改一番自肥起來改成原創故事,但我也沒有很喜歡兄弟戀的故事,所以這個人設到底會不會有實際系列化的一天呢?YOU NEVER KNOW.

(BTW,本來這篇我想把這幾個月沒放到網誌上的圖都做一次貼一貼,結果這篇寫太長完全被電影文騎劫了,其他圖只好下次另外開文章放。)

最後無斷推薦兩篇我goo到的小說導讀: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