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Little Red Riding Hood Story】無人知曉的小紅帽故事〈END〉

待望的最終回!

前集回顧:〈1〉〈2〉〈3〉〈4〉〈5〉〈6〉〈7〉

※本章有BL情節注意。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得知,
孩子們──尤其是漂亮、有禮貌和教養的女孩們,
聽信陌生人是十分危險的,
這樣的事總是層出不窮,
無辜的少女們往往因此成為了惡狼的美餐,
我在此所稱的「狼」,並不總是同一種樣貌,
有些狼看來極為乖巧,既不吵鬧、不可憎、也不暴躁,
反倒溫馴且殷勤,
他們尾隨著街上的少女,甚至進了她們的屋子。
唉!殊不知這些溫柔的狼才是一群最危險的野獸呀!

─夏爾‧佩羅─




- END -

【附記+碎碎唸】

法蘭索瓦‧堤莫利恩‧德‧舒瓦希(François Timoléon, abbé de Choisy)是十七世紀法蘭西學院的院士,同時也是一名作家、聖職者、以及女裝癖者,在他小時候由於他老木的興趣,所以經常穿著女裝,這一直維持到他成年的時候,甚至在公開場合也會著女裝示人,舒瓦希的年輕時代不但以女裝之姿成為王公貴族的情人,甚至也藉由女裝之便上了不少女人的床,搞基也搞姬。

後來因為一場大病過後,他可能感悟人生無常之類的吧(?),開始收斂起放蕩的生活,從良好好當個神職人員(其實他原本就有神學院方面背景了),後來還當選了法蘭西學院的院士(聽說這個是很難選上的,歷史上曾經當過院士的人都是什麼孟德斯鳩、伏爾泰那類光聽就嚇死人的人物,BTW,法蘭西學院的創立者是黎塞留主教,對,就是你看過的三劍客故事裡的那個黎塞留)。

簡單說,這個歷史上實質存在的人物:法蘭索瓦‧堤莫利恩‧德‧舒瓦希,整個人生大概比你看過最扯的H同人本還要扯。

你想想看,一般的薄本主角,有個偽娘屬性,就已經算挺有爆點了,你再想像一下,這個偽娘,不但有著聖職者屬性,還有教師屬性(院士應該很多都是教授等級的),而且要玩偽百合還是BL都可以,你能想像比這更優秀的薄本主角題材嗎?,而且最恐怖的是,他居然還是個史實。

但當然啦,舒瓦希的實際生平中,他偽娘的那段時期跟後來當院士的時期應該是沒有重疊(但好像有跟他當修道院院長的時期重疊就是了,YOOOOOOOOOOO),只是反正想像一下嘛又不會死,中文圈裡關於舒瓦希的史料非常少,所以基本只能腦補,但我想,如果他後期當院士還那麼風流放蕩的話,他基本上應該不可能會跟同為院士,且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夏爾‧佩羅(Charles Perrault)有什麼交集。

關於夏爾‧佩羅最為人所知的就是,他是著名童話【小紅帽】最早期版本的作者(當然更早期是有一些跟小紅帽類似的民間傳說,但佩羅是最早寫出「小紅帽與狼」這個基本典型的作者),我們一般聽過的通常都是格林兄弟的版本,在我們熟知的格林版小紅帽當中,小紅帽與外婆最後被獵人(或伐木工)救出了狼腹,而惡狼則悲慘地被淹死,這是一個惡有惡報,喜劇收場的版本;然而,在佩羅的版本中,故事其實是悲劇收場的,小紅帽最終沒能等到有誰來救她,她赤裸裸地被惡狼吃得一乾二淨;故事的最後,佩羅寫下了一段教誨,警示年輕的少女們應自重,遠離那些陌生但看來彬彬有禮的「狼」,因為那些狼往往不懷好意。

在佩羅所著的童話【鵝媽媽故事集】當中,所有的故事最後都會有一則典型的教誨,說明這個故事的警示意味或勸世意義,佩羅筆下的小紅帽故事,實質上是在警告當時上流社會的年輕女性,要懂得保護自己,別跟陌生帥哥玩起危險遊戲。

在當時的法國社交界,婚姻屬於一項重大買賣,凡家裡面有年輕處女長得又還不錯的,就有機會靠結婚來獲得貴族地位或豐厚聘金,所以一個女人是處女與否,有相當機會影響到她的行情,當然如果婚前就在外面聲名狼藉的就更不用說了,在那個處女廚滿地跑的時代,女性的貞潔屬於一項家庭資產,是一種換取更高好處的籌碼,所以會出現【小紅帽】這樣警告年輕女子切莫失身的故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佩羅的版本中,「狼」明顯地意味著不懷好意的男子,而故事中的情節也明顯地暗示小紅帽實際上是被騙上了床慘遭失身,而不單單僅是「被吃」這個意思而已,佩羅的故事實質上正是在警告當時的女性:男人救世劍,不要以為那些甜言蜜語、文質彬彬的帥哥是什麼好東西,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騙你上床而已,等你被吃乾抹淨了,名聲也匪了,你整個人也玩完了。

我們可以想見,想必在當時的宮廷&上流階層中,佩羅肯定見識過不少劍男人。

與佩羅同屬同時代,也同為院士的舒瓦希,曾經寫過關於他自己年輕時代變裝的回憶錄(不過好像也有一說是回憶錄的真實性存疑,畢竟那時代沒啥版權觀念而且大家都喜歡用假名出書,留下的資料到現在要考究起來也挺難的),佩羅當時跟他一樣都在法蘭西學院,其實很有可能是認識他的(據悉他們當時確實有共同參與編輯法語書籍的工作),當然也可能知道他那些女裝的黑歷史。

故有一說是,佩羅筆下的狼有可能是從舒瓦希的經歷中得到靈感的,舒瓦希曾扮成女裝,誘拐少女上床,這跟偽裝成外婆誘騙小紅帽的形象隱隱有些相似,當然啦,如果我的同事裡面有一個生平這麼精彩的人,我也會很想把他自肥起來出本,所以如果佩羅真有致敬他同事的意思,我們也不是不能理解。

另一個耐人尋味的點則是,據信佩羅曾和舒瓦希合著過一本小說【Histoire de la Marquise-Marquis de Banneville】,內容是關於一個偽娘被他邪惡的謀奪家產舅舅或叔叔逼迫嫁給一個男人,邪惡叔叔或舅舅所打的如意算盤是,兩個男人絕不可能生得出繼承人,於是邪惡叔叔或舅舅就可以爽爽佔走財產惹,結果誰知偽娘嫁過去的對象其實竟是一個男裝麗人,於是兩小夫妻照樣過著性福快樂的日子,還生了繼承人,讓邪惡叔叔或舅舅百思不得其解。

這如此歡樂的故事,竟然出自佩羅這個寫個童話還要在後面列教條的正經八百先生之手,這聽起來已經夠神奇了,跟他一起寫這故事的共同作者,還是他在法蘭西學院的同事,並且是那個有著偽娘放蕩過往的舒瓦希,更是讓人覺得,這兩個人到底為什麼會兜在一起?他們其實很熟嗎?寫出警告少女當心壞男人的警世寓言【小紅帽】的佩羅,為什麼會跟個儼然就是他故事中壞男人典型的傢伙廝混在一起──除了他們都在同一個地方工作這原因之外,顯然他們至少也應該是對哥倆好,才有辦法合著出一本小說吧。(如果你對此存疑的話,你可以去隨便找一個人來跟你合本,看你會不會跟他撕破臉)

不過很可惜,因為我找不到這本書的線上版本,所以並不清楚這本書到底是個短篇合集,還是真的從頭到尾都是多名作者合寫的一個連貫故事,此外,這本書的共同作者中還有佩羅的姪女,實在有夠讓人好奇這幾個人到底為毛會兜在一起。

根據記載,舒瓦希是第十七席法蘭西學院的院士,於一六八七年入選,佩羅則是第二十三席,於一六七一年入選,兩人的年齡其實也差了十六歲之有,夏爾‧佩羅出生於1628年,舒瓦希則生於1644年,老實說不太能想像他們會是多要好的朋友什麼的,但史料上的一些蛛絲馬跡(或你要說我腦補也可以啦)又顯示他們有可能比一般的同事還更要好一點點,他們是不是有可能就像李白跟杜甫那樣,一個是文學界的大前輩,一個則是總用星光閃閃眼崇拜地注視著大前輩的迷弟呢?Who knows.

不過我得說,李杜這對因為當事人留下的詩作太多也太齊全(?!),以至於不用腦補就已經很腐了,佩羅/舒瓦希這對相比之下簡直跟荒漠一樣。

關於我所畫的這篇【無人知曉的小紅帽故事】,基本上你有把上面這堆文爬完就知道,他是一個完全無視史實的同人漫畫(被巴),在這篇故事裡,基本假定舒瓦希和佩羅是從當院士之前就認識(至於年齡差這點就無視吧),而佩羅之所以寫出【小紅帽】就是以舒瓦希為藍本(其實佩羅實際寫出【小紅帽】是他晚年的事,但反正都要魔改史實來同人了誰管他)。

至於瑪麗安和雷那些角色則是純屬虛構,因為舒瓦希的史料實在是不好找(主要是外文我看得懂的也有限),如果要直接改編他實際上的事蹟有難度,所以乾脆就杜撰一個小紅帽式的受害者給他;根據我挖到的資料,他年輕時代的確有以偽娘之姿搞大別人肚子之類的,相信類似瑪麗安的受害者絕對也是有(雖然在這故事裡,瑪麗安的小孩實際上是雷的),總之這整篇就是一個以實際存在的歷史人物為啟發而同人出來的故事大概就像宰相劉羅鍋跟歷史上的劉墉之間的差別。

一開始我也是有點糾結啦,因為也知道自己想的這篇故事跟史實實在是超級不符,但想想反正我又不是真的歷史作家,畫個漫畫而已,有趣就好了(雖然實際畫出來的東西好像很兇殘),而且雖說用了實際存在的歷史人物,不過也可以說這是一個再詮釋佩羅版【小紅帽】的二次創作版【小紅帽】,符不符合史實不是重點,致敬佩羅版【小紅帽】才是重點,這麼一想就又覺得:畫就畫吧!管他那麼多!(毆)

在這個二創版的小紅帽(搞不好算三創了,因為連【小紅帽】原作者都一起同人進去),我其實滿想把他弄成像是【危險關係】那樣的故事,這邊再多嘴介紹一下,【危險關係】是一部放蕩文學的代表作(雖然我只看過電影版,1988年的版本超棒,喜歡古典華麗麗歐風片的人不可錯過),內容是關於兩個老奸巨猾的情場老手,在一場無意義的性愛打賭下把自己和別人都搞到身敗名裂活該夕鶴的故事,內容也影射了當時社會上實際存在的人物。

我一直都很喜歡【危險關係】這種主角玩火自焚最後只讓人感到夕鶴的故事,這樣的主角必須要頗為可惡,最後他被打臉你才會有一種毫不可惜的感覺,如果是個很無辜很楚楚可憐的主角慘遭被婊下場,就不符合這種夕鶴故事的典型,而只是單純的悲劇。

【危險關係】那種全然非道德的氛圍是很吸引人的,它似乎並不在意是否該表現出任何的批判性或道德感,而僅是冷冷地陳述,任何勸世意義都不是它所關心的重點,忠實呈現出一個華麗卻腐敗的世界才是這故事的一切。

我覺得如果用類似【危險關係】的方式,來詮釋佩羅版的【小紅帽】,應該會滿有趣的,因為佩羅的故事裡,充滿了父兄般的苦口婆心,與教徒式的正氣凜然,他寫下這些故事說給那些宮廷裡的少女聽、說給自己的孩子聽,為什麼?

因為他自己也是個男的,想當然耳,親身體會下,他知道男人可以有多邪惡。

所以這就是我之所以YY出這篇漫畫的原因。(喂)

有鑑於這篇【無人知曉的小紅帽故事】基本只算是畫爽的故事,所以我畫的時候其實沒啥考究服裝那些(毆),照理說那時代的人都要戴假髮的,被我魔改成這樣,整個連時代感也無視史實,然後最後這幕人肉寫字台大概是全篇中我最想畫的畫面(喂),人肉寫字台這梗我當初是在1988年電影版的【危險遊戲】看到的,一直超想來畫個BL版的人肉寫字台,如今這個野望終於實現惹,雖然很可惜只有一格。




▲ 1988年電影版【危險關係】中的人肉寫字台劇照 ▲

BTW,雖然我在故事中將舒瓦希的女裝假名取為法蘭索娃(Françoise),跟他的本名法蘭索瓦(François)很像,但其實我知道這兩個名字唸法不一樣(Françoise後面的S要發音,所以唸起來應該是要叫法蘭索娃絲),我只是故意把它們翻得很像而已,之所以讓他女裝版叫法蘭索娃,只是類似瑪卡拉(Mircalla)跟卡蜜拉(Carmilla),或德古拉(Dracula)跟阿魯卡德(Alucard)那種意義的變體而已,也就是妖孽通常不會完全捨棄他們本名的意思。

最後我想說的是,跟直向或偽百合床戲比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畫BL床戲(巴),哀可惡我豪想多畫幾幕人肉寫字台喔QQ

最後的最後,來列幾個我在畫這個故事時所參考的一些資料:

百變小紅帽:一則童話的性、道德和演變(Little Red Riding Hood Uncloaked: Sex, Morality, and the Evolution of a Fairy Tale)
這是一本論文的書名,我就是看了這本書後才對佩羅&舒瓦希這冷門到極致的CP腦補一發不可收拾(不過書中實際上提及舒瓦希的部分不多,不用太期待),這本書基本上就是對小紅帽童話的一些考究與整理,但很不幸當我想收他的時候,才發現他已經絕版了,所以想看的話只能去圖書館借。

危險關係(Dangerous Liaisons)
這是一部描述十八世紀貴族淫亂關係的電影,跟小紅帽一點P關係也沒有,但因為我在畫【無人知曉的小紅帽故事】時基本上整個路線是致敬這電影的,而且我覺得我根本就把舒瓦希當成凡爾蒙子爵在畫,所以還是推推;BTW,這部片的原作有出中文版,而且日本人有出他的漫畫,漫畫也有中文版,叫做【子爵的危險關係】,原作跟漫畫的中文版目前應該都還沒絕版,所以找不到這部1988年電影的話可以先找它們來看。(嗯?)

François-Timoléon de Choisy
舒瓦希的英文維基條目,其實法文版條目的資料好像比較多,但可惜法文看無。

Charles Perrault
夏爾‧佩羅的英文維基條目。

Histoires ou Contes du temps passé (1697)
佩羅所著的【鵝媽媽故事集】原文,【Petit Chaperon rouge】那篇就是小紅帽的故事。

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電影研究] 恐怖童話系列-小紅帽 警世的強暴案件
這裡有佩羅版【小紅帽】故事的中文版跟一些相關解析。

留言

  1. 最喜歡小喬和夏爾的接吻圖!!! 果然腐女屬性已經升入骨髓,比起BG,GL什麼的,只有BL才會讓我熱血沸騰啊XDD 可是有些圖不知怎麼的沒有出現,無論刷新幾次都沒用QAQ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哀Minus好像有時流量大一點就秀逗(爆

      這篇漫畫我有上傳到Pixiv,可以到我P網看XD"
      〈前篇〉〈後篇〉

      如果要重新找空間上傳我大概會起肖,先這樣(毆)

      我也最喜歡畫BL了阿!!!!!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的劇情都是BL只能在很後面出現的故事QAQ

      刪除
  2. 對於版主這個「雖然我在故事中將舒瓦希的女裝假名取為法蘭索娃(Françoise),跟他的本名法蘭索瓦(François)很像,但其實我知道這兩個名字唸法不一樣(Françoise後面的S要發音,所以唸起來應該是要叫法蘭索娃絲)」。
    哇!沒想到有人的想法和我一樣,在以前我不曉得(Françoise)怎麼翻譯,但後來在凡爾賽玫瑰上得知奧斯卡的中間名為法蘭索瓦(François)後,就在想女人有「娃」比較像女性名字,也想到後面se為「絲」的音,所以我就想到翻成「法蘭索娃絲」,但是在今天看到,居然有人想法和我一樣,我真的太高興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