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ula Untold|德古拉:永咒傳奇】德古拉沒說的事



-- All you Draculas --

這是之前衝院線看完【德古拉:永咒傳奇】後所畫的感想圖(?!),"All you Dracula"這個標題取自"All You Zombies"這篇小說,內容非常讚,有男孕BL性轉要素,網路上找得到有愛人士自譯的中文版,雖然這故事其實是個科幻短篇跟吸血鬼並沒什麼關係,但因為很讚故推之。

順便列一下這張塗鴉裡所畫的所有德古拉出處(依年份排列):

【德古拉:永咒傳奇】(Dracula Untold)- 2014
【凡赫辛】(Van Helsing)- 2004
【我與吸血鬼有份合約】(Shadow of the Vampire)- 2000
【吸血鬼也瘋狂】(Dracula: Dead and Loving It)- 1995
【吸血鬼:真愛不死】(Bram Stoker's Dracula)- 1992
【吸血鬼】(Dracula)- 1979
【吸血伯爵】(Horror of Dracula)- 1958

其中【我與吸血鬼有份合約】這部片,其實內容是同人自1922年德國導演穆瑙的【吸血鬼:恐怖交響曲】(Nosferatu, eine Symphonie des Grauens),所以裡頭的老德形象是來自穆瑙版,不過穆瑙版我一直沒機會看過,穆瑙版後來有翻拍版,即1979年由荷索翻拍的【吸血鬼:夜之魅影】(Nosferatu: Phantom der Nacht)其實沒中譯我自己亂翻的,同年也有另一部吸血鬼電影,就是我上面列的1979年【吸血鬼】(Dracula),這部跟荷索版比起來比較不有名,但HBO跟Cinemax都滿常重播的,有時下午閒閒沒事轉電視的時候會撞到,大家有興趣可碰碰運氣。

總之這些年下來,零零散散、有意無意地到處看了一些吸血鬼電影,竟然也能給我蒐集到七隻德古拉,可以召喚龍珠了,於是便畫了這張充作紀念。

不過,尚有一部我很喜歡的德古拉電影是【尖叫旅社】(Hotel Transylvania),本來也想畫進去的,但因為【尖叫旅社】本來就動畫片,畫成這種日式(?)Q版就沒辨識度了(簡單說就是我嫌難畫),所以就沒畫進去。(巴)

雖然我一直都認為我並不是真的很【德古拉伯爵】(或譯【卓九勒伯爵】)這本小說──事實上大部分19~20世紀初的哥德式恐怖小說都讓我覺得寫得又悶又無聊又不恐怖,可是,很奇怪,我就愛蒐集這些小說──但無庸置疑,他奠定了「德古拉伯爵」這個歷史衍生二創同人角色的某種經典形象,這個人物也許在原作中、甚至在史實中,都未必能讓我覺得是有多讚,但這個自十九世紀開創以來強大、邪惡、迷人且嗜血的二創形象,我只能說我大概是一直都對他沒什麼抵抗力。

以下就來說說【德古拉:永咒傳奇】這部片的個人感想,絕對劇透光光不用懷疑,還未看片的人請斟酌閱覽。


【德古拉:永咒傳奇】的性質有點像是三創同人,他以布蘭姆‧史托克(Bram Stoker)於1897年發表的小說【德古拉】(Dracula)為基底設定──也就是德古拉這個歷史上曾叱吒一時的羅馬尼亞地區大公,後來惡墮為吸血鬼這個設定,來詮釋德古拉在他還活著的時代是個怎麼樣的人──以史實為佐料(還不是真的很考究的那種),將德古拉塑造成一個浪漫的反英雄式角色:帥,強大,並充滿悲劇性。

他的劇情跟設定其實並沒有真的很符合史托克的原作,只有德古拉=吸血鬼這個設定符合而已,但要說是根據史實改編,其實也沒有那麼符合史實(歷史上的德古拉娶過兩任老婆,但不論哪版電影都不會提這件事),所以他有點像是從小說跟史實都各拿一點來mix的再創作版本。

但要說這個德古拉是一個全新的形象嗎?倒也不盡然,他比較像是一個自二十世紀末以來德古拉在流行文化中的形象之集大成,大概是從七零年代開始,德古拉在影視中的形象儘管依然邪惡,但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和女角之間比較深情的設定,而不像原作或更早期的改編作那樣僅是嗜血的痴漢。

而到了九零年代以後,德古拉在銀幕上的柔情形象則更加根深蒂固,他變得不再只是一個純粹的恐怖片怪物,反而開始跨界到各種類型的故事裡,變得更加浪漫化。

事實上,Untold講的是一個我們都已經耳熟能詳的老故事,而這個故事的設定是從好幾任以前的德古拉就已經開始一點一滴地告訴我們了,從七零年代開始,德古拉儘管依然嗜血,但也多了分柔情,他開始追隨著一個早已不在人世的倩影,我們不知道那是誰,但隨著德古拉的相關改編作一部又一部的問世,在眾多作者、導演有意無意地聯合創作之下,這個倩影開始有了個具體的形象,她是德古拉已逝的妻子,他永難忘懷的女人。

她的名字是伊麗莎白、麗莎、米娜,不管是哪一個名字,她都代表了同一個人,直到二十一世紀的現在,只要提到德古拉的故事,我們總是都會有一個清晰的畫面:一個失去摯愛而惡墮成妖魔的男人,儘管一再死去,卻仍徘迴在這世上,陷入永恆且注定悲劇性的追尋。

在史托克的原作小說【德古拉伯爵】中,從來就沒有什麼德古拉前世亡妻這設定出現過,所以這絕絕對對是一個二創同人設定,是個FANON而不是CANON,但你不能否認,我們大家都愛這設定,所以:


好啦我知道當然也一定是有人覺得什麼深情款款追尋亡妻身影的吸血鬼很白爛無聊,但每部電影都喜歡這樣演,而且我也愛這設定,所以:


Untold的故事一開始,主角弗拉德三世,就是個凡人戰力已經封頂的小國君主,他有個赫赫有名的稱號叫「德古拉」,意為「龍之子」;在他兒時曾被抓去鄂圖曼帝國,訓練成殺人不眨眼的戰爭機器,但如今他只求和平,以每年進貢給鄂圖曼帝國銀幣為交換條件,換來了外西凡尼亞近十年的和平時代。

在一次例行巡視中,弗拉德發現鄂圖曼帝國的偵查兵頭盔遺落在河流下游,顯示突厥人已潛入了外西凡尼亞,於是弗拉德便領著幾個士兵循著河流往上走,來到一處山中洞穴,在他們進入查看時,發現洞穴裡遍地都是死人骨骸,大夥正驚恐之際,某種不明怪物突然在黑暗裡攻擊他們,士兵們當場被殺死,弗拉德也差點遭到殺害,但他跌倒在陽光照射的洞口,而那怪物似乎不敢接近光亮處,這才讓弗拉德逃過一劫。

驚魂未甫的弗拉德回到城堡,疑惑著那到底是什麼怪物,而修士查出了文獻,告訴他,那是一種曾是人類的東西,過去的君王為了交換某種力量,到那山裡付出了永遠無法取回的代價,此後只能以不死的姿態徘徊於世,成為嗜血的怪物。

弗拉德擔心山裡有怪物的傳聞若傳出去,會使得人民驚慌,於是要所有知道這事的人都不准說出去。

不久,野心勃勃的鄂圖曼帝國,由於想要進軍歐洲,於是向外西凡尼亞提出交出一千個男孩的命令,要將他們訓練成殺人機器,作為戰爭軍力,就連弗拉德唯一的兒子也不能例外,弗拉德愛子心切,便試圖說服昔日他在鄂圖曼帝國的舊識:穆罕默德二世,若要打仗他可以勝任,但不要殘害那些無辜的孩童。

但穆罕默德心意已決,甚至對弗拉德笑稱你一個退休戰士是能幹什麼,拒絕了弗拉德的提議,堅持要他交出一千個男孩,於是,逼不得已的弗拉德在使者前來接走他兒子時,殺害了所有使者,策馬奔向山中,因為他知道在那裡有著某種黑暗,危險,但絕對能對付突厥人的東西。


弗拉德重回那怪物的巢穴,這回總算見到了怪物的真面目,那是一個蒼白、醜惡的年老男人,老人認為弗拉德敢再次回來,肯定和其他人有不同之處,因此沒有出手殺他,並告訴他,當初將他變成這樣的人害他必須永遠被困在這洞穴裡,而弗拉德很可能就是能解開詛咒,救他離開的人。

弗拉德請求他,將那危險的力量賦予到他身上,因為他必須要取得這力量才能保護家園,老人則告訴他,得到這力量的代價將是失去一切心愛的人事物,除非他能忍耐三天的嗜血慾望,否則將永遠無法恢復成人類,但儘管這交易聽來極其危險,弗拉德也別無選擇,他喝下了老人的鮮血,旋即痛苦地昏了過去。

當他醒來後,發現自己正倒在森林裡的溪流邊,而林中一切動物蟲鳴的聲響對他而言都像近在耳邊一樣清楚,他變得能夠在夜裡看見遠處的生物,甚至能聽見牠們的血液在血管裡流動的聲音,這一切變化令他感到新鮮,但他沒有時間慢慢體會,突厥人的軍隊已經前往他的城堡,他必須趕回去解救他的子民。

當夜,他獨自一人對付突厥大軍,殺死了所有敵軍,他的士兵們走出城門看到敵軍全數覆亡的景象,感到非常奇怪,但弗拉德不願他們多問,也不要他們把今晚的事說出去。

很快地,有人察覺到弗拉德的異樣,跟蹤他來到一處樹林,對他獻血,請求他收他為黑暗造物的僕人,但弗拉德不能違反三天不喝人血的戒律,他拒絕了對方的請求,打翻了罐子裡的血,憤怒地將他趕走,但也同時驚異地發現自己幾乎無法壓抑對鮮血的渴求,他逃離了那裡。

而一夜損失千名大軍的穆罕默德,似乎打定主意要徹底讓弗拉德滅亡,他繼續加派萬名大軍,前去攻打外西凡尼亞,而弗拉德認為待在城堡不安全,便領著百姓們前往山上的修道院躲避。

但即使弗拉德盡可能想要隱瞞,還是被修士發現了他已不是人類,眾人驚恐之下,便放火想將他燒死,濃煙遮蔽了天空,令弗拉德得以在白日下走出建築物,他憤怒地朝眾人咆哮,他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拯救大家,而大家居然還想將他燒死,失望之餘,他躲到了教堂內,他年幼的兒子前來看他,讓他下定決心絕對會保護家園到底。

不久,穆罕默德的軍隊兵臨城下,而弗拉德幾乎可說是輕輕鬆鬆就擊潰了敵軍,但當他脫下領頭者的頭盔時,卻發現那並不是穆罕默德,原來當他正忙著對付來自博戈隘口的軍隊時,穆罕默德已率領另一支軍隊悄悄地潛入修道院,殺死了大部分的士兵與村民,當弗拉德急忙趕回來時,一切都來不及了,他的兒子被擄走,而他的愛妻也從高塔墜落,奄奄一息。


弗拉德的妻子自知即將死去,便要求他喝她的血,以取得更強的力量去解救他們的孩子,雖然三天之期已即將結束,但為了完成愛妻的願望,他儘管不捨也只得照做,讓妻子死在自己的手裡,而同一時間,遠處山中的蒼老怪物也步出了山洞,似乎解除了長久以來禁錮著他的魔咒。

徹底化為魔物的弗拉德回到修道院,讓幾個仍一息尚存的手下及村民喝下他的血,將他們全都轉化,並引來了烏雲遮蔽了白日,領著這支魔鬼軍隊前往穆罕默德的軍營,將突厥軍隊全給生吞活剝。

弗拉德趕到軍帳裡,發現穆罕默德綁住了他兒子,而穆罕默德自己則站在滿是銀幣的地面上,銀的力量削弱了弗拉德的戰力,令他一度處於劣勢,但最後他還是殺死了穆罕默德,暢飲他的鮮血,然後救走了兒子。

但當他一走出軍帳,就發現所有已轉化為魔物的手下們都對他兒子虎視眈眈,似乎期待著能殺死他,弗拉德試圖阻止大家,但其中一個手下卻告訴他「王子要對自己的臣民負責,而他已是我們的敵人了。」仍執意要殺死弗拉德的兒子。

弗拉德無力阻止這群已喪失人性的怪物,也無法獨力保護自己的孩子,他將兒子交給了一個倖存的人類修士,不捨地命令他們離開,最後他收回力量,撥開了滿布天空的烏雲,讓陽光照射到他與其他同伴的身上,他們在烈日下痛苦死去,倒臥在突厥人的死屍之間。

但弗拉德卻被那個執意要成為他僕人的人救走,在鮮血的滋潤下,他再度復活。

最後,弗拉德的兒子繼承了王位,而弗拉德則就此不知去向,他不曾在歷史上留下畫像,他的事蹟也逐漸被淡忘;數百年後,一個男人出現在現代街道上,遇見一名與他記憶中的亡妻極其相似的女子,他上前攀談,而另一個年老但西裝畢挺的身影,則在不遠處望著兩人,低語著「遊戲開始」……

以上劇透,雖然看起來寫得很詳細,但其實省略了很多男女主角的閃光情節,以及主角在戰鬥中大開無雙的情節,實際上主角虐菜的畫面有多帥氣,大家還是得自己進電影院看就是了。

然後我不太提女主角的原因是這角色在片中定位稍微有點救世劍,我個人最不能接受的,是她最後硬把自己的命添在主角帳上這一點,雖然她的確是快掛了,但自己摔下去等死,跟一息尚存的時候叫別人殺死自己,這還是有很大差別的,而且這種叫愛人殺死自己的情節,就是很雷,除非你是個大病嬌反派、神經病殺人狂魔、或是不吃人會死的妖怪,那叫別人殺你,那還有點話講,但這角色就不是這種類型,所以就讓人覺得,這女人怎這樣(ry

不過大家都知道,身為德古拉的老婆,固定是要死的,所以只要這個角色有掛掉,那也算是有盡到本分了,而且德古拉本來就是always會被救世劍拖累,苦勞屬性一枚,也算是個萌點,只好別太計較了。

實際上,Untold這部片本身有很多細節都滿BUG的,不過我上面寫的劇透大都省略掉了,大家有興致找槽點的話可自行進戲院研究,不過雖然劇情BUG很多,女角又讓我不太喜歡,但我還是很喜歡這部片,除了因為主角的無雙虐菜場面超爆幹帥之外,還有一個寄情點就是,他非常像是【惡魔城】的電影版。



▲ 惡魔城:闇影主宰 II(Castlevania: Lords of Shadow 2)遊戲預告片 ▲



▲ 德古拉:永咒傳奇(Dracula Untold)電影預告片 ▲

其實這裡不是要婊什麼誰抄誰還是怎樣,因為其實出處梗都同一個,所以會有很多雷同的地方是正常,事實上,我甚至巴不得電影跟惡魔城系列有越多雷同的地方越好,因為惡魔城喊要拍電影版喊了那麼多年,到現在連個鬼影都沒有,我相信很多玩家其實也都跟我一樣已經放棄希望了。

這是一個很虐的漫長等待,身為惡魔城腦殘粉,我當然很希望可以看到我愛的角色出現在大螢幕,但我也不能否認,電玩翻拍的電影,劣作度向來都是很高的,因此某方面我也不是真的那麼想看到惡魔城出電影版,這種心情是很矛盾的。

所以,如果現在出現一個──跟惡魔城根本就沒關係,可是他看起來真是超爆幹像惡魔城那種哥德式陰鬱華美的風格,劇情各方面也是一部超爆幹好腦補成惡魔城的電影,我是說,沒錯,就算只有這樣,我也可以。

這就像是德古拉always要在現世尋找一個跟他亡妻相像的女人,雖然明知他不是,但只要他真的夠像,我還是可以愛他,你懂我的意思。

不過,目前看來公認(?)Untold最像的是【惡魔城:闇影主宰 II】這代,但闇影主宰系列是惡魔城系列的重啟,所以跟我特別廚的舊系列惡魔城其實沒什麼關係,因為我愛惡魔城的最大主因就是在於小島文美的美術設計,而重啟版的闇影主宰是製作組全換,當然人設畫師也不再是小島文美,也因此,Untold應該是跟我最廚的舊系列惡魔城沒什麼相像點。

理論上是這樣。

但實際看完Untold之後,我發現我其實還是可以把他跟我最喜歡的舊系列惡魔城連結腦補在一起,尤其我很喜歡查爾斯丹斯演的那個山中老妖,他真的整個人太符合小島文美那種畫風裡的妖魔,原本我看預告片的時候還不覺得他有那麼像,想說他大概就是像【時光機器】裡面的傑瑞米艾朗那樣吧,但實際看正片才發現他其實沒有那麼被醜化──雖然也是夠醜的了(毆),但基本上他的扮相看起來就是個老到極致的老人,不算特別被化妝化到連長相都辨識不出來那樣。

最後的驚喜,則是他到了現代社會後,穿著一襲西裝筆挺,整個就唔喔喔喔喔喔這大叔真騷阿?!?!?!他真的整個人太有小島文美筆下那種騷大叔的氣質,我覺得他在這部片裡不論是前期的老怪物貌,或是最後的衣冠楚楚貌,都非常符合小島文美筆下那種妖異又騷支支的氣質,他在這部片裡的樣子我隨便就可以聯想起幾幅小島文美的畫:



▲ 前期的他一直讓我聯想到這張德古拉。




▲ 還有類似這篇的蕭瑟荒涼感,出自【惡魔城:闇之咒印】的特典漫畫。



▲ 最後的氣質則很像這張【惡魔城:曉月圓舞曲】的反派。

(當然是沒那麼年輕,只是氣質類似)

BTW,一個我覺得挺適合代入的點是,【惡魔城:曉月圓舞曲】的這個反派其實就是該作的偽‧德古拉,遊戲中他是一個夠格當上惡魔城主,也與德古拉擁有相近力量的人,雖然他最終在遊戲裡是注定被打爆,力量不及真正的德古拉,但Untold裡面的山中老妖看來也不是一隻比德古拉強的魔物,所以我覺得他跟這角色除了氣質類似外,性質上也算是很好腦補在一起。

而且我覺得查爾斯丹斯的氣質真的是太像太像小島文美筆下的德古拉,之前看【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時候還沒這感覺,但看了Untold之後我整個有被他嚇到,因為他整個人根本就是從小島文美的畫裡走出來的,他長得就跟小島的畫風一模一樣!超希望舊系列惡魔城若要拍電影的話可以找他來演老德。(這世人別肖想了)


再來提德古拉的老婆──事實上歷史上的老德妻子有兩任,第一任的名字沒有相關史料記載,所以相關改編作也大都拿這任來腦補,第二任的名字則叫伊柔娜,通常改編作不會提這任。

電影中的德古拉老婆叫蜜蕊娜,與歷史上有明確記載姓名的第二任妻子名字不符,故看來也是照第一任改編,名字字根則明顯來自史托克的小說【德古拉】裡的米娜,所以也勉強算是跟小說有連結,而這個角色很巧的,也充滿了能夠聯想到惡魔城的地方:



▲ 這是【惡魔城:無罪的嘆息】裡,德古拉的老婆:伊麗莎白。



▲ 這是【惡魔城:月下夜想曲】裡,德古拉的老婆:麗莎。



▲ 德古拉與死去的麗莎,出自【惡魔城:月下夜想曲】的雜誌預告漫畫。

我們知道電影裡面的蜜蕊娜,也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人,形象跟惡魔城裡德古拉亡妻的模樣簡直太好代入,而且惡魔城的德古拉也跟麗莎之間有一個兒子。(看!又是一個跟Untold有如此多代入點的地方)

不過惡魔城由於出過太多代的關係,編劇上難免有BUG,惡魔城系列的德古拉老婆有兩任,而且這兩任都死了,在【惡魔城:月下夜想曲】中提及,麗莎是德古拉唯一深愛過的女人,但在前傳【惡魔城:無罪的嘆息】中,德古拉則是因為太愛伊麗莎白,不能接受她的死而惡墮成吸血鬼,這跟月下的設定有相衝,所以一般惡魔城粉是認為,麗莎是伊麗莎白的轉世,這樣就說得通。

當然,雖然Untold可代入惡魔城的地方實在很多,不過電影中的蜜蕊娜死因跟惡魔城裡的亡妻還是不同的(惡魔城裡的設定是一任死於疾病,一任死於魔女狩獵),所以就是,可以腦補,但畢竟Untold不是真的惡魔城電影,所以還是不盡相同。(廢話)

順帶跳痛提一個沒關的,在去年有一部Dracula影集,裡面的德古拉老婆就是跟月下的設定一樣是死於魔女審判,不過那部我沒什興趣就沒看。(巴)

而這裡當然還是要來提一下Untold主角德古拉與惡魔城系列的可腦補點:

雖說Untold是整個都很像重啟版的【惡魔城:闇影主宰】系列,但我廚的基本還是惡魔城的舊系列,所以這裡以喇賽舊系列為主;我覺得電影中飾演德古拉的路克伊凡斯,他的氣質其實是比較接近惡魔城系列歷代的吸血鬼獵人:貝爾蒙多一族那群。

他就是一個典型的惡魔城主角臉,而惡魔城裡的德古拉一直都是反派(到曉月之後才洗白),而且出場的時候都是阿北貌,所以我原本是覺得,路克版德古拉比較沒有能讓我代入舊系列惡魔城的點,對我來說,他的氣質比較類似【惡魔城:闇之咒印】的惡魔精煉師海克特,或【惡魔城:月下夜想曲】裡的吸血鬼獵人利希特。



▲ 【惡魔城:闇之咒印】裡的主角海克特。



▲ 【惡魔城:月下夜想曲】裡魔化的利希特‧貝爾蒙多。(最後有恢復正常)

不過路克德古拉沒有半點可以腦補成舊系列惡魔城的點嗎?好像也不盡然,事實上惡魔城系列的確也有出現過青年版的德古拉,他長得像這樣:



雖然我是覺得舊系列惡魔城裡的青年德古拉長得比較偏文質美形那路線,路克德古拉的氣質跟他還是有很大落差(毆),但其實仔細看看,共通點也算夠多了,例如一樣都是黑髮,一樣都穿著有皮草的披風,雖然路克德古拉頭髮是沒那麼長,但至少也一樣都中分,儘管整體氣質跟主色系完全不同(路克德古拉是一直都紅黑色系,惡魔城這隻則是綠黑色系),但要說沒代入點嗎?其實好像也沒那麼難代入。

然後路克德古拉片中那身紅色鎧甲,也挺容易令人聯想起【惡魔城:無罪的嘆息】裡這隻反派:



(不過他不是德古拉,他只是惡魔城的前任城主。)

最後,如果沒有「可以腦補成惡魔城電影版」這個前提的話,【德古拉:永咒傳奇】這部片還有別的萌點嗎?

我想當然還是有。

本片雖然各方面都充滿既視感──例如劇情其實比起其他德古拉電影來說並不特別,你甚至可以乾脆就把他當成【吸血鬼:真愛不死】的前傳也無違和,設定各方面還超級像惡魔城系列,但他有沒有真正呈現出一個與其他歷任德古拉有所不同的德古拉呢?

我認為絕對是有的。

通常我們在其他電影裡見到的德古拉,都是一個邪惡度和魔力各方面都封頂的大BOSS,但Untold裡我倒認為有挖掘出德古拉一個挺不常見的萌點,因為他在這片就是個新手上路的吸血鬼,儘管擁有強大力量,但他並不是那麼熟悉該如何使用,所以他會有一點懵懵懂懂的呆萌感,這點讓我覺得很可愛,有一種哈哈哈你也有這時期啊的感覺。(喂)

但當然啦,可能礙於電影長度或為了視覺上的爽度種種因素,所以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去刻畫德古拉的摸索期,他也是很快就學會開無雙了,最後連天氣都能操控的能力簡直IMBA,不過我覺得電影沒有太著重於德古拉的懵懂摸索期也很好,因為其實我們還是想看他虐菜啊XDDD,所以三分鐘就上手也是不錯的。

在我看來,【德古拉:永咒傳奇】其實就是一部拍給德古拉廚看的電影XD!不論你其實是惡魔城粉還是以前的德古拉電影粉──不管你喜歡的是哪一版的德古拉,你真的都可以從這部片中找到寄情點,只要你曾經有過那種「啊這個德古拉也是滿帥的,可惜到頭來還是要被打爆」──對德古拉ㄉㄉ稍微有點惋惜的感覺,Untold絕對整部都可以幫你補回來,一吐德古拉在眾多版本中吃鱉的鳥氣。

本片的德古拉強度絕對是壓倒性的,雖然這戰力某方面也讓人覺得靠妖這樣你是要怎麼銜接到小說?!但算了吧,就讓我們暫時忘掉史托克小說裡的那個版本吧,這是一部讓德古拉腦殘粉一掃怨念的電影,管什麼符不符合原作太沒意義了!

而且這部的德古拉基本算好人,所以戰力IMBA也算合理,因為是好人就代表他不會在邪惡的地方發動這等級的戰力,如果要這樣想的話,那其實也不算真的跟小說連結不起來,你就想成他在史托克版裡面沒有使出真正實力就好了XDD

無論如何,我會說路克德古拉絕對可以成為(我目前看過的)各影視版本中,最新一任我喜歡的德古拉(不是最喜歡的喔!是最新一任喜歡的也就是一個德古拉後宮團的概念),雖然他沒有理查德古拉或蓋瑞德古拉那麼,不是那種妖豔型,但路克德古拉的萌比較清純,這型的德古拉ㄉㄉ也很讚(舔舌),所以在我心目中,我認為他是絕對可以跟歷任德古拉並列的。

BTW講件沒營養的事(這部落格的話題何時營養過),因為這片的德古拉一直不穿衣服又一直要抑制自己的鮮血渴望,看起來超讓人嘿嘿嘿(?),然後身邊又有一個微救世劍的女人,害我看完頓時很想畫德古拉的BLH本,不過只是想想而已不要當真就是了。(毆)

最後,聽說這片有可能會出續集(有個流言是說環球疑似有意重拍環球影業各部經典怪物片,最後再把他們弄成同一個Universe,變成有點像復聯那樣,不知道真的假的),如果Untold真的會出續集的話,我希望續集可以是這樣:


雖然Untold裡面的父子情已經很足了,但我真的超希望他兒子長大後拿支皮鞭什麼的來復仇順便逆推他爸啊!拜託你拍這個喇!拜託霸托霸脫!(抱大腿(←惡魔城廚滾啦你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