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序章



那就在月光下等著我,
望著我在那月光下歸返,
我將在月光下回到你身邊,即使地獄阻攔歸途。

─艾弗‧諾伊斯《攔路強盜》─



  他滿身是血地瑟縮在牆角,手中緊握著水果刀,大口喘著氣。

  剛剛的扭打令他全身是傷,屋裡的家具不是全毀也是半毀,客廳的桌子被翻倒,地毯上血跡斑斑,那組新買的沙發被割得體無完膚,裡頭的棉絮飛得到處都是。

  他身上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血,而非來自那個攻擊他的人。

  他驚魂未甫地抬起目光,望向那個倒臥在地上的男人。

  那男人穿著深藍色的T恤與早已被刷成極淺藍的牛仔褲,頭部被壓在一台電視底下,鮮血混雜著螢幕碎片一道流出來,滲到了地毯下。

  那就是直到一分鐘前還想攻擊他的傢伙。

  他慢慢站起來,但仍不敢輕易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儘管他緊握刀柄的指節已泛白發冷。

  「伊文森?」他怯聲喚道。

  男人一動也不動,沒有回應。

  他本想更靠近一些,但很快打消了這念頭,他慢慢退開,但視線仍緊盯著那男人,深怕他會突然跳起來──即使從他的出血量看來那不太可能。

  然後他跑到廚房,抓起牆上的電話機,開始撥號。

  「喂?警察局嗎?嗯……我要報警,我外甥──他剛剛攻擊我──我……是,我叫亞德──亞德利安‧奎恩,呃──這裡是我家──對,我跟我外甥住在一起,地址是──」

  他說完地址和聯絡資料後,掛了電話,將額前的亞麻色髮絲抹到腦後,他紮在腦後的短馬尾此時已顯得散亂,但他沒有心情重綁一次。

  他從廚房外的通道望過去,他的外甥仍倒臥在客廳裡,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死了,但他仍緊盯著地上的那軀體,彷彿只要一移開視線,他外甥就會像活屍一樣爬起來,並再次攻擊他。

  他就這樣躲在廚房裡,直到警察來救他為止。


- TBC -


【附記+碎碎唸】

根據本系列每次開新篇都要在序章放個引言掉書袋的慣例,這次也引了一首詩的句子在小說的一開頭,此次引用的詩作出自【攔路強盜】(The Highwayman)這首敘事詩,作者是一個我其實不熟的英國詩人,他叫艾弗‧諾伊斯(Alfred Noyes),中文界介紹他的時候好像都是只寫姓氏「諾伊斯」而已,所以他的名字是我擅自翻的,你爽的話,也可以叫他阿福‧諾伊斯。

至於【攔路強盜】的原文與中譯全文你可以在這裡找到:

Fafner's 遁世居:Highwayman - 強盜的死亡情劫

不過我這裡使用的句子並沒有照裡面的翻譯,算是有自己翻過(雖然才三四句也實在算不上翻了什麼);當初會知道這首詩,是因為我買了格林文化出的一本繪本【魅影迷咒】,內容是集結英國插畫家查爾斯‧奇賓(Charles Keeping)曾繪製過插畫的三篇不同作者的作品,其中一篇,就是這首敘事詩【攔路強盜】,不過當年書中的譯名是【死亡情劫】,跟原詩名"The Highwayman"落差甚大。

【攔路強盜】的故事,非常我的菜,既浪漫又陰森,所以很推薦大家看看上面連結裡的中譯&原文。

然後還有人廚這首詩廚到把他寫成歌,雖然曲風不是我菜,但可能有人會喜歡,所以順便貼一下。

其中一個讓我喜歡這首詩的理由,其實有點跳痛,那就是我一直很神祕地把這首詩跟【斷頭谷】(Sleepy Hollow)的故事腦補在一起,雖然他們其實八竿子打不著,根本毫無關係。

電影【斷頭谷】的故事基本魔改自美國作家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的短篇小說【沉睡谷傳奇】,由於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原作的內容是什麼,所以對他有很多不當的想像,直到我後來在網路上找到原作介紹中譯版,才終於知道這故事在講什麼。

但實際得知【沉睡谷傳奇】的原作故事後,老實說我反而有點失望(爆),因為他甚至算不上是真正的鬼怪故事,比較像是一個意味不明的諷刺小品。

而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將無頭騎士的傳說,想像成如同【攔路強盜】這樣的故事──一個無名的騎士,為了替摯愛復仇,最終悲慘地死於野道上,在每個明月皎潔的夜晚,他仍然不斷地在山路上徘徊著。

在我小時候(可能也沒多小,就大概國中吧),我一直是把無頭騎士的形象腦補成這樣子,所以後來等到我真正看了提姆波頓的【斷頭谷】,以及【斷頭谷】的原作【沉睡谷傳奇】──之後,那個我腦補的畫面就整個都崩壞了。

但我仍然覺得【斷頭谷】是一部很棒的恐怖電影,雖然他呈現的無頭騎士只是個蘿莉控 / BBA控,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所以繼之前的腦補力拯救年獸大作戰(?)之後,這次我要拯救過去那個只存在我腦補之中,別的地方都不存在的無頭騎士,這就是我之所以把【攔路強盜】放在本章開頭的緣故,因為我想寫一個類似【攔路強盜】那樣的無頭騎士,雖然【攔路強盜】裡的騎士儘管失去了他的生命,但並沒有失去他的頭。(毆)

然後這裡要提頭謝罪的是,之前我曾在ASK提到未來一年內都沒有出長篇小說的打算,結果現在居然又突然開始寫小說了,整個自打臉,不過好消息(?)是,這篇小說不一定能在這個月內寫完,所以他也可能到明年才有機會出本(雖然就算明年出也一樣是違背「未來一年內不會出長篇小說」這句話),鳩竟我能否在CWT前寫完他呢?沒有人知道。(毆死)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