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四章‧死亡甜心



- Aloysius Babbel, The Candyman -

  他在這裡的外號是「兔子」。

  他會得到這個外號,除了因為他總是戴著一只兔耳狀的髮箍外,也是因為他來去就像兔子一樣飛快,彷彿隨時能鑽進暗巷中的某個角落,然後就這麼一溜煙不見蹤影。

  他就像狡兔一樣,在不同地方擁有不同的窟,每當有仇家找上門來,總是會撲空,但有好運降臨時,他又總會精準地出現,沒人知道他今晚會待在哪個地方,也沒人知道他到底擁有多少棲身之處。

  此時已經是晚上,「死亡甜心」俱樂部高塔上的霓虹燈已點亮,在這條充滿燈紅酒綠的街上逕自佇立,這是摹若島上有名的紅燈區,歷史悠久,它在當地就如同一個獨立的自治區,任何法治力量都不能撼動它。

  伊溫和傑西下了車,來到「死亡甜心」的門口,一路上,他們身上的白制服引起了不少側目,對這裡的某些生物來說,第十九分局制服上所繡的黑色金邊十字頗為冒犯他們,但他們之中沒人真想找第十九分局的麻煩,也因此,他們不過就是閃到一邊去,暗罵了幾句不雅的話語,僅此而已。

  一走進「死亡甜心」,一陣甜甜的香味便迎面而來,眼前出現的盡是身材火辣,穿著裸露的美女,這種場面令傑西很不自在,他極力想掩飾臉紅,卻還是被經過身邊的幾個女郎調侃了幾句。

  但伊溫好像完全把那些性感撩人的女郎當成空氣一樣,彷彿她們毫無吸引力可言,他逕自走到一角,跟其中一個端酒的女服務生(她全身上下只穿著一條荷葉邊圍裙)說了些什麼,然後那女服務生便走到後頭去了。

  當伊溫走回傑西身邊時,傑西才好不容易暫時擺脫尷尬的窘境。

  「天哪,為什麼她們不會來糾纏你?」傑西紅著臉說道,同時旁邊有個女郎飛快地捏了他的臀部一下,害他整個人差點跳了起來。

  「因為她們看得出來,捉弄你比捉弄我有趣。」伊溫面無表情地說道:「你知道為什麼這裡到處都是糖果的香味嗎?」

  「呃……不就是她們身上的香水味嗎?」

  「你猜錯了,那是體味,不是香水味。」伊溫說道:「我講件能讓你不那麼興奮的事吧,摹若島上的紅燈區是很有名的非人種花街,各個俱樂部都有不同類型的非人種,用來服務不同喜好需求的客人,像是這間「死亡甜心」的主要客群,就是戀屍癖愛好者。」

  「戀……屍?」傑西好像完全沒聽懂。

  伊溫將他拉過來,低聲說道:「你現在放眼望過去能看到的,全都是死人,這家俱樂部的經營主收購這些屍體,在他們的身體裡灌入糖漿以殺菌,並做好防腐處理,綁定靈魂契約好讓他們在這裡工作,他們聞起來之所以那麼甜,就是這個原因,他們嘗起來甚至也像糖果一樣,不過只有信譽良好的老主顧才允許吃他們,一次只能選一個部位品嘗,雖然這些經過特殊處理的糖漬死人能夠再生,但一次吃掉太多部位也是很麻煩的。」

  「噁……」傑西一臉快吐的樣子。「這種事不違法嗎?簡直太噁心了。」

  「他們的契約都是生前簽的,除非中間有涉及到詐騙,否則沒人能拿他們怎麼樣,你以為其他鄰近居民沒想過這點嗎?他們想趕走這群非人種好久了,但就是趕不走。」

  傑西鐵青著臉,他現在再也不覺得身旁這些性感女郎吸引人了。

  這時,一個全身上下都穿著粉紅色,連頭髮也染成粉紅色的美貌女郎步下俱樂部後方的旋轉階梯,滿臉笑容地朝他們走來。「這不是伊溫嗎?歡迎歡迎,今天是來玩的,還是有案子?」

  「請不要明知故問,巴貝爾,」伊溫嘆了口氣。「你這裡向來都沒有我喜歡的類型。」

  「果然還是為了案子,真是冷淡,你要的話,我陪你也行啊。」粉紅女郎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

  傑西注意到這個叫巴貝爾的女人雖然臉蛋很漂亮,但和屋內其他豐乳翹臀的女人相比,身材實在是沒料不少。

  「謝了,但我想找的是兔子,他在嗎?」伊溫說道,語調依舊冷淡。

  巴貝爾似乎有點不太高興。「兔子是我這兒的保鑣,他又不接客。」

  「也許我的話可以例外。」伊溫說道。

  「哼,真搞不懂你們這些條子。」巴貝爾說罷便轉過身去,說道:「走吧,我帶你們去見他,但我不保證他今天會待在房裡,他那人老是神出鬼沒的。」

  「我知道。」伊溫回道。

  巴貝爾領著他們走進旋轉樓梯下方的通道,穿過一道道的粉紅色簾幕,在一陣陣甜得膩人的糖果香氣縈繞下,巴貝爾打開走廊盡頭一道巧克力色的門,來到「死亡甜心」的露台上,在石製的露台一端有一條長長的石階,巴貝爾領著他們走了下去,最後來到一道顏色看起來很像檸檬薄餅的門外。

  「這就是他的房間。」巴貝爾說道:「要我幫你們敲門嗎?」

  「不用了,謝謝你,巴貝爾,你去忙你的吧。」

  巴貝爾嘆了口氣。「是啊,『謝謝你』,每次都只有這樣而已,當我是什麼?門房嗎?」

  傑西望著巴貝爾氣呼呼地循著原路走回去,直到消失在視線外為止,不禁喃喃說道:「她很可愛,可惜身材不夠有料。」

  「是啊,那大概是因為他其實是男的吧。」伊溫說道。

  「啥?你說什麼!她──他是──」

  傑西還沒說完,就被伊溫的敲門聲給打斷,不久,門後就傳來有人走動的聲音。

  「你說剛剛那個人是男的?」傑西壓低聲音問道。

  「他全名叫艾洛伊修‧巴貝爾,懷疑嗎?」伊溫同樣輕聲回道:「順便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他不是死人。」

  「咦?」

  同時,門被打開了,門口出現的是一個金髮男子,長得很俊秀,但極為怪異的是,他頭上戴著一只黑色的兔耳髮箍。

  「伊溫?」金髮男一臉困惑。

  「嗨,今天是黑兔啊,芬尼耿?」伊溫笑著說道。

  戴著兔耳髮箍的男子頓時一臉慌亂。「不要叫我那個名字。」他說。

  「那就照以前在學校那樣叫你芬尼吧,」伊溫愉快地說道:「我們有多久沒見了?你現在還有練習煉金術嗎?我記得以前每次考煉金學都會輸給你,你從來就不肯把第一名讓給我。」

  男子更加驚惶失措了,他連忙將伊溫拉進房裡。「算我求你!別再說了!」他壓低聲音叫道,幾乎是氣音。

  傑西不懂這幾句話為何能讓他這麼驚慌,但也順理成章地跟著踏進房內,而當他和伊溫一置身在門內,那名兔耳髮箍男就匆匆忙忙地將門關上。

  「沒人會聽見的,芬尼,我已經用感應能力探測過了,這附近沒人在聽我們說什麼。」伊溫說道。

  「要是被人知道我是魔法師,我就麻煩大了,」芬尼嘆了口氣:「這裡的人不喜歡魔法師,你知道我費了多少工夫才讓他們相信我只是個打手嗎?」

  伊溫嚴肅地望著他。「芬尼,我不是想干涉你什麼,但我真的覺得你窩在這種地方很可惜,記得嗎?當年畢業的時候,你本來可以受到聖冕冊封,成為光法騎士的。」

  芬尼微弱地扯了一下嘴角,似乎想擺出笑容,但可惜效果不彰。「我們說過不要再討論這個了,伊溫,這是我的選擇,我並不後悔。」

  傑西覺得好像沒有他插話的餘地,於是隨意地瀏覽了一下這房間,房內的空間沒有外頭看來那麼小,甚至還挺寬闊的,牆壁和地板都是原木材質,屋內的擺設很雅致,且讓傑西由衷鬆了口氣的是,這裡完全沒有「死亡甜心」裡那種幾乎讓人窒息的糖果甜味。

  他注意到屋內一角靠近床的櫃子上,擺著一個相框,而相框裡看起來很像是巴貝爾的照片。

  他連忙移開視線,裝作沒有看見。

  「好吧,不談這個,」伊溫的聲音再次在屋內響起:「芬尼,你是不是有跟奎恩聯絡?」

  「奎恩?哪個奎恩?」芬尼皺起眉頭。

  忽然,芬尼整個人往後彈,像是被某種看不見的拳頭打到牆上,發出一聲巨響,然後他重重摔到地上,牆上的掛畫也跟著掉了下來,砸中他的頭。

  傑西被這一幕徹底嚇到了,以為又遭到什麼魔法攻擊,但他很快便看見伊溫半舉的手上有一道藍光,而那藍光很快就不見了。

  「伊溫!你搞什麼!」芬尼趴在地上哀鳴道,他看起來似乎很痛,但傑西覺得他應該沒有流血。「幹麼突然打我?」

  「你真是退步太多了,這種等級的攻擊居然閃不掉?」伊溫說道:「真對你太失望了。」

  伊溫蹲下身去,一手狠狠抓住芬尼那頭柔順的秀髮,完全不管是否會因此讓芬尼的頭皮禿掉一大塊。「你最好少給我裝蒜,你告訴過奎恩我們會去找他,對吧?」

  「……我沒有。」

  幾乎就在最後一個字剛從芬尼口中吐出來時,伊溫就將芬尼的臉狠狠往原木地板上招呼,發出極大的撞擊聲,看得傑西不由得縮了縮肩膀。

  伊溫再次抓起芬尼的頭髮,在他耳邊說道:「我知道你在唬我,你最好識相點。」

  芬尼喘著氣,看起來可憐兮兮的,但伊溫似乎不打算同情他,他舉起另一手,而藍色的光芒已在他手掌中顯現。

  「好!我說!我都說總可以了吧!」芬尼哀號道:「奎恩他跟巴貝爾是舊識,巴貝爾知道奎恩在搞的那個遊戲有問題之後,就去跟他說:老兄,你搞的那遊戲可能被第十九分局盯上了,建議他小心點,就這樣而已。」

  「巴貝爾怎麼知道的?還不就是你跟他說的。」

  芬尼盯著地板,什麼也沒說。

  伊溫放開手,將他扔在地上。「值得嗎?為了那沒良心的人妖,你寧可違反魔法師絕不可背叛同族的誓約?」伊溫站起身來,低眼說道:「你是在玩火,奧斯塔‧芬尼耿,要是你越陷越深,惡墮成黑魔法師,我可幫不了你。」

  「我不會變成黑魔法師的,」芬尼撐起身子,抬眼看他。「我已經答應巴貝爾,不會再使用法術了,你應該很清楚,不再使用法力的魔法師最後會怎麼樣。」

  「那不一定真能讓你變成普通人類,有些人反而會因此被魔力反噬。」

  「誰知道呢?也許我就是那萬中選一真能順利轉化的人。」芬尼虛弱地笑了笑。

  傑西看得出伊溫其實不想再多說什麼,但為了案子,伊溫仍開口道:「巴貝爾跟奎恩怎麼認識的?」

  芬尼搖搖頭。「誰曉得,但他們的交情似乎很久了,也許打從「死亡甜心」存在前就認識了,據我所知,那時摹若島還不像現在這麼排斥魔法師。」

  有些念頭開始在伊溫腦內轉著,但那還無法成為一個清晰的想法。

  「我們走吧,傑西。」伊溫說道,接著轉身走到門口,傑西也跟了上去。

  當伊溫伸手正要開門時,他停了下來,回頭對芬尼說道:

  「奧斯塔,我真不懂你為什麼可以傻到這種程度,巴貝爾根本不值得你如此。」

  芬尼朝他淡淡一笑。「你從沒愛上過誰,當然不懂。」

  伊溫的眉頭抽動了一下,有那麼一刻,傑西覺得他好像要發飆了,但他並沒有。

  「你懂個屁啊,奧斯塔‧芬尼耿。」他說。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本來這章首圖想放芬尼的,但芬尼有兩張人設,並排擺看起來就太小張了,所以放在後記裡:



- Eustace "Rabbit" Finnegan -

雖然之前在噗浪已經PO過人設,但噗浪太容易被沖掉了,而且有些設定我不一定在噗浪講過,所以這邊再講一次。(毆)

基本上芬尼的誕生有幾個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很喜歡【妖狐×僕SS】裡面的殘夏我覺得可以想到讓男角天天戴兔耳出門根本就是個它馬的天才,所以也一直很想弄個類似的角色在自己的故事裡。

芬尼的設定有兩個版本,一個是白兔,一個是黑兔,這兩個造型都是他的戰鬥MODE,不過芬尼目前應該不會有什麼戰鬥戲份,暫時沒機會看他出來虐菜;他黑兔MODE手上那支其實是一個鐘擺狀的鐮刀,所以他才會反著拿,攻擊時大概是一個類似這樣的概念:



圖片來源 ▶ ( VIA / SOURCE )

至於他的白兔型態就是個騎士,而且是個會魔法的騎士,目前在我想像中,梅瑟嶺的各種魔法師可能都有個階級或屬性,有的是騎士,有的是近戰,有的只幫補之類,而芬尼原本在梅瑟嶺就是個主修騎士類型,但他從魔法師學院畢業後遇人不淑,被巴貝爾誘拐,現在就只是在巴貝爾的俱樂部當個保鑣而已,三不五時有人來找碴,他就拿鐮刀出來虐菜。

至於他的武器上WHY有個時鐘,基本只是致敬【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的梗而已,那個鐘在戰鬥方面應該是沒啥實質用途。(毆)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持錶白兔,約翰‧譚尼爾(John Tenniel)繪。

至於兔子+鐘錶這屬性看來似乎是跟本系列的前作【瘋狂茶會】的卡爾撞了,But whatever.

目前設定芬尼原本在梅瑟嶺時應該多半是白兔MODE,是到了巴貝爾身邊後,因為對巴貝爾陷入迷戀,但又得不到回應,才變成黑兔MODE常駐,一整個病嬌化。

以下照例要來屁一下沒人想聽但我硬要說的設定梗:

摹若島(Island Moreau)
這個島名出自英國作家H‧G‧威爾斯在1896年發表的科幻小說【莫洛博士島】(The Island of Doctor Moreau),內容是關於一個叫莫洛(Moreau)的變態博士在孤島上進行殘忍的實驗,把野獸改造成獸人,製造了一堆合成獸,最後自食惡果被牠們獸性大發咬死的故事。

這裡因為我又不自量力想兼顧音譯與意譯的緣故,所以把巴貝爾住的那座島取名為摹若島,意思是上面有很多長得像人,摹仿人的姿態,但根本不是人的東東在生活著;而當然,既然用了莫洛博士的梗,就表示摹若島上一定也有合成獸跟瘋狂科學家之類的東東,這不需要懷疑。

艾洛伊修‧巴貝爾(Aloysius Babbel)
這個角色的全名有兩個梗,艾洛伊修這個名字是來自Ben 10系列艾洛伊修‧詹姆士‧董悟(Aloysius James Animo)巴貝爾則是一個近似【探險活寶】(Adventure Time)中的泡泡糖公主(Princess Bonnibel Bubblegum)名字讀音的姓氏。

事實上,之所以會創巴貝爾這個角色,就只是因為我想自肥泡寶配而已(毆),在【探險活寶】的初期集數,我一直都覺得泡泡糖與阿寶這種公主與騎士的互動挺不錯的,但很遺憾,從後來的發展看來,官方顯然並沒有要讓他們成為CP的打算,而且後來的劇情走向也變得很詭異,只好果斷棄追,但我依然是對這個配對有怨念的,於是巴貝爾就誕生惹。

而身為油腐,當然還是BL配比較合我胃口,所以巴貝爾會被設定成一個人妖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外型方面,因為是從泡泡糖公主自肥來的,所以巴貝爾身上的主色也是粉紅,然後因為我最近看了【Ben10:全面進化】(Ben 10 Omniverse)的第五季,以至於他也有點邪咒魔女(Charmcaster)的感覺(顯示為自肥)。

而畢竟巴貝爾是一個不太正派的角色,所以他身上不是完全的明亮粉色系,而是粉紅+黑的色調;他的武器是一支裡面藏有刀的拐杖糖,基本上他戰力應該偏低,主要還是靠駝獸保鑣保護他。

奧斯塔‧「兔子」‧芬尼耿(Eustace "Rabbit" Finnegan)
這人的名字也有兩個自肥梗,他的姓氏之所以叫芬尼耿(Finnegan),就是因為【探險活寶】的主角阿寶英文原名叫"Finn",換句話說,芬尼正是泡寶配自肥VER當中的阿寶對應角(什),如果你注意看芬尼的瀏海,就會發現他的髮型其實跟寶妹是差不多的。(被打)

奧斯塔(Eustace)這個名字的梗則稍微迂迴一點,在"Behind The Name"這個網站中你可以查到,奧斯塔(Eustace)這個名字的女性版是尤塔莎(Eustacia)史塔夏(Stacia)

對,史塔夏


不過之所以自肥史塔夏並不是因為我有多喜歡她,而是因為我曾經被她R1的牌面圖騙過:


結果我性衝衝地跑去爬完她的R卡故事後,才發現牌面那個男人其實是別人,不是史塔夏她本人,這讓我覺得很不爽,所以我要報仇雪恨。(靠)

換句話說,照這個方向腦補的話,芬尼以後也許會因為愛不到巴貝爾,而把自己魔改成一個蘿莉之類的。(這中間關聯性到底在哪)

不過,雖說巴貝爾與芬尼就是為了自肥泡寶配而生的,可是實際在故事中寫出這兩個角色後,我發現芬尼應該還是乖乖聽伊溫的話回家鄉會比較好,因為巴貝爾儼然就是一把──我發誓我真的是喜歡泡泡糖公主的(初期限定),但自肥成巴貝爾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就變得那麼劍……(爆)不但是個老鴇,還疑似跟邪惡反派魔男是好碰有,完全就是犯罪預備軍,顯得芬尼根本就是一個遇人不淑,誤入歧途。(挖有押韻)

以至於,我本來明明是要把芬尼配給巴貝爾的,但寫一寫卻覺得芬尼你跟伊溫在一起算了,待在巴貝爾身邊太危險了!塊陶阿芬尼!(爆)

最後再提個插旗梗,伊溫在本章最後對芬尼說的話,致敬梗算是來自喬治‧馬丁(George R. R. Martin)的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中,伊格黎常對瓊恩‧雪諾說的那句"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這句話直譯是「你什麼都不懂,瓊恩‧雪諾。」但台版某版的譯本據說是翻成「瓊恩‧雪諾,你懂個屁。」令不少憤怒的書迷之前在網路上戰過一陣子。

但我本身並不是冰火的書迷(我基本上只算影集黨),當時在網路上看到這翻譯令眾多粉絲捶胸頓足,也只是覺得很爆笑而已(毆),所以這裡就讓伊溫講一下這句話以茲紀念(是有什麼好紀念的)。

BTW,在冰火當中,伊格黎和瓊恩‧雪諾是情人的關係,所以這裡讓伊溫對芬尼說這句話,也多少有立配對FLAG的涵義在,雖然如果要按照伊瓊配這方向腦補的話,這個FLAG也並不樂觀就是了。(毆)給沒看也懶得追冰火的人的劇透 ▶ 伊格黎後來死了。

留言

  1. 我好愛死亡甜心這個構想噢。噢,噢噢伊溫芬尼耿巴貝爾三人的故事真是讓人期待www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會變成我老闆與我青梅竹馬(誤)的修羅場www

      BTW男男其實不能用青梅竹馬這成語(國學小常識(←那還用

      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