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五章‧白騎士與黑騎士



- Eligos, The Great Duke of Hell -

  當那隻魔物的手臂被扯爛丟到卡歐斯眼前時,他簡直覺得快睡著了。

  現在,他和克萊恩還處在這個該死的異空間裡,他們已經進展到不知第幾塊地圖了,正在跟這關的最後大魔王纏鬥──雖說是纏鬥,但也只是叫出幾隻魔神讓他們互毆而已,而且重複的咒語太多,卡歐斯覺得這一切簡直有種催眠效果。

  「好耶!我們可以進入第二十三號地圖了!」克萊恩興奮地叫道,他剛剛才殺死一隻長了很多頭的妖怪,卡歐斯不記得那隻妖怪叫什麼名字,因為這遊戲裡出現的多頭妖怪太多了。

  「才到二十三嗎?」卡歐斯坐在戰車上,以手掌托著下巴,眼睛已經快睜不開了。「我以為應該已經打到第三十號了。」

  「嘿!打起精神嘛!」克萊恩注意到他的疲態,便走到戰車前對他說道:「我們不能在這裡停下來,要是蘋斯比我們早到長廊怎麼辦?」

  「我不想再聽見你叫他蘋斯(Prince)了,那傢伙根本不配。」卡歐斯慵懶地說道。

  「別這樣,你可是昆恩(Queen)欸,你可以修理他一頓。」

  「謝謝你提醒我喔。」卡歐斯的語調仍然提不起精神來。「我不認為我們趕得上了,那傢伙是這遊戲的設計者,他不可能像我們一樣打得那麼慢,肯定早就到終點了。」

  克萊恩搖搖手指,嘖了幾聲:「我不是說過了,蘋──伊文森就算身為設計者,而且身邊還有弗卡斯的幽冥坐騎,可以一口氣跨過很多進度,可是只要我們進度不停擺的話,他依然要苦追我們──因為他現在也是玩家之一,他不能違背遊戲規則。」

  「那都是你在說的,我不覺得他會那麼老實。」卡歐斯抹抹臉,說道:「我真的超想睡的,現在外面的世界一定是白天了。」

  「好吧,接下來的進度就交給我,」克萊恩乾脆地說道:「你可以休息一下,到長廊我再叫你。」

  卡歐斯其實並不願完全信任眼前這個才認識不久的人,但他無法抵擋睡意,他斜倚在戰車一側,很快睡著了。

  克萊恩確定他睡著之後,便往前走了幾步,離戰車稍遠了些,並低聲念了句召喚咒,一個發光的魔法陣在他前方的地面上湧現,隨後,一個手拿大旗,有著淡金色長髮,面戴半截面具,身穿白銀盔甲的騎士便隨著光芒出現在法陣中央,而須臾間,法陣便消失了。

  「老實說,我也有點累了,」克萊恩對那騎士說道:「接下來的魔物就交給你吧,艾利格斯。」

  那騎士語帶不悅地說道:「我可是位列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統率六十支荒橫士軍團的地獄大公爵,結果你只是叫我出來幫你打機趕進度?」

  克萊恩嘆了口氣:「拜託趕快叫你手下的荒橫士把地圖清光,不然一場一場打實在是太累了。」

  「好吧,你欠我一次。」騎士說罷便將坐騎調過頭去,將手上的大旗重重插在泥土地上。

  瞬間,某種震波從旗桿立足之地往外擴散,席起一道強風,將周圍的森林吹得沙沙作響,但那奇特的震波很快便消失了,那甚至沒有撼動地面半分,也沒驚醒克萊恩身後的卡歐斯。

  「真想不到我有一天居然會成為使魔的使魔,」艾利格斯抱怨道,並將額前的一束柔亮金髮甩到身後。「世風日下啊。」

  「別抱怨了,賦予我力量的可是那位吸血鬼之王──雖然是在他不自覺的情況下召喚我的,但能夠成為那位大人的使者,是你的榮幸。」克萊恩說道。

  艾利格斯看了他一眼。「真叫人意外,你看起來很年輕,卻是個老派得不能再老派的使魔,現在哪有人像你那樣說話的。」

  克萊恩將雙手交叉在胸前,說道:「不要把我跟現在那些毫無忠誠度的使魔相提並論,我打從黑暗時代就跟隨我的主人了,他拯救了我的靈魂,只要我的意志不滅,我就永不會離棄他。」

  「呃,好肉麻,這些話你去跟你主子說吧,別說給我聽。」艾利格斯做出一個搔雞皮疙瘩的動作,儘管他全身都包覆在鑲有金邊的白銀鎧甲中。

  「你的荒橫士軍團到底幾時才會出動?」克萊恩不耐地說道。「我連個馬蹄聲都聽不見。」

  艾利格斯笑了一下。「你不會以為幽冥軍團走路時是有聲音的吧?他們全是幽靈,騰雲駕霧是他們的拿手好戲,他們現在早就殺光所有擋在前方的阻礙者了──那些假託吾輩名號的偽魔神們──」

  「但在這遊戲中有一個真正的魔神,」克萊恩打斷他的話。「那個無頭騎士是你們其中之一吧,他應該是七十二柱裡的弗卡斯騎士。」

  艾利格斯聳聳肩,做出一個無可奈何的攤手動作。「我不認識那傢伙,弗卡斯才不會蠢到搞丟他的頭。」

  這話令克萊恩頗為吃驚。「那……他會是誰?」

  「誰知道?」艾利格斯將修長的手指輕擱在馬鞍上,低眼說道。「總之不是我們之中的一員就是了,可能只是個無主的荒橫士。」

  「也可能是被控制的荒橫士,」克萊恩沉吟道。「他聽命於伊文森‧蘋斯,伊文森會巫術,他一定握有什麼掌控無頭騎士的關鍵。」

  他抬眼望向艾利格斯,而艾利格斯頓時嘴角一癟。

  「休想,你別想再使喚我去做什麼雜事,」艾利格斯說道:「我是掌管軍事之主,是召喚戰場之人,命定的勝利者,我拒絕像個跑腿小弟一樣,幫你們第十九分局做東做西。」

  克萊恩走近他,說道:「幫我打聽你們七十二柱裡面,有誰弄丟了手下的荒橫士。」

  「我拒絕,」艾利格斯沉著臉說道:「我又不是跟每個人都熟,要問七十二個人欸,你自己去啊。」

  克萊恩一手叉腰,說道:「你總有其他朋友能幫你吧?又不是全部都不熟。」

  艾利格斯沉默不語,似乎打定主意拒絕到底。

  「拜託,有人偷走了你們的荒橫士,這還不夠嚴重嗎?」克萊恩仍試圖說服他:「你們都曾是上古尊貴的君王,能夠忍受這種事情在你們眼皮底下發生嗎?你明知道荒橫士是多強大的存在,要是落到隨便什麼人手裡,那絕對會是場大災難!你能坐視不管嗎?」

  「你說到重點了,『曾是』。」艾利格斯淡淡回道:「我們都曾是赫赫有名的君王沒錯,但那都是往日榮光了,從中世紀的術士將我們記載進一本愚蠢可笑的魔法偽典起,我們就不再是『我們』了,我們是惡魔,是怪物,過去的人們因我們的顯赫戰功與偉大貢獻而愛戴我們,如今的人們則僅因為邪惡的信念而崇拜我們,不是我們自願變成這樣的,是人們的意志改變了我們。」

  克萊恩看著他,似乎對這番話不感興趣。「你的意思就是,你現在之所以變成一個唯利是圖、懶散、自戀的討厭鬼,全都是因為人們現在認為你是惡魔,都是別人的錯,是這樣嗎?」

  「你說得好像我只是個整天怨天怨地怨別人的中學生似的。」艾利格斯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

  「好心點,幫個忙,」克萊恩說道:「你不會吃虧的,你想想看,若那傢伙真是個無主幽魂,你搞不好可以把他收服起來呢。」

  「如果他不是呢?」艾利格斯的語調依舊冷漠,但神情已變得有些柔和。

  克萊恩望著他,靜靜地笑了:「你會還回去?」

  艾利格斯拉動韁繩,似乎打算離開了。「想也知道我不會。」

  他騎著白馬遁入林木的陰影中,一下子就不見了。

  克萊恩站在原地,對著無人的林間喃喃說道:「還說呢,明明就當惡魔當得很爽。」

  他轉身回到戰車上,載著熟睡的卡歐斯通過森林,來到一片廣大的荒野,雲霧在遠處的山邊嬝繞,而在群山圍繞的正下方,有一座湖泊。

  這裡的一切地形都是按照藍月谷的地理環境所設計的,克萊恩知道,那座湖想必在現實中正是對應藍月谷郊區的度假景點「眠湖」。

  只要渡過那座湖,就能到達藍月谷的盡頭。

  也是《魔神之鑰》的地圖終點。

  克萊恩駕著戰車通過荒野,全身透著火光的馬兒踩著火焰前行著,燃燒的火戰車越過一具具怵目驚心的魔物屍體,在牠們身上開出一條燒紅的道路。

  艾利格斯的軍隊確實清空了前方的道路,克萊恩望著荒野上遍地染血的屍首,滿意地想著。



  伊文森從睡夢中醒來,一時間,他還以為自己仍在夢中,但很快便發現這不是夢,他猛地坐起身來,並察覺自己一直到剛剛為止都睡在無頭騎士的腿上。

  「我睡了多久?」他問,並緊張地抹了抹嘴邊,確定自己沒有流口水流得太厲害。

  「沒多久,」無頭騎士的回答無聲地在伊文森腦中響起。「但我們得趕路了,他們已經接近「永眠之湖」了。」

  無頭騎士從樹下站起身來,往他的馬走去,伊文森望著他的背影,內心有些惶然。

  「你真的……」伊文森開口道:「是我創造出來的嗎?」

  無頭騎士本想跨上馬,但聽到這話,便停了下來。

  「這一路下來,你和……」伊文森繼續道:「和其他的怪物都不一樣,雖然你的樣子就跟我遊戲中的角色一模一樣,你的領巾,你的護甲,還有腳上的長靴……這些都是我設計出來的,可是……」他抬起臉,以那雙湛藍的淡色眼睛望著騎士。「你好像……有某種意志,我覺得你甚至比我更清楚長廊後方有什麼,你之所以帶我去長廊是因為你也必須去那裡,而不是因為我的緣故。」

  「那就是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不是嗎?」無頭騎士說道。「正因為你需要知道長廊後方有什麼,才創造了我。」

  「真的是那樣嗎?」伊文森垂下肩膀。「來到這裡之後,我越來越覺得……其實我也是被某人操控的一部份,為什麼我會有那些夢境──為什麼我要為這夢境創造出一個這樣的世界……這一切是不是有某隻看不見的手在推動我?我覺得……我覺得好可怕。」

  「你怕什麼?怕那隻看不見的手嗎?」

  「我怕我自己!」伊文森從草地上站起身來,一手抓著自己的胸口。「在今天以前,我從來就不知道我是個巫魔犯!我甚至根本不知道我會巫術!我一直在這遊戲裡灌輸某種可怕的法術,去殘害那些無辜的玩家,說不定我正是用這種力量吸引他們來的,一想到這裡我就快崩潰了!」伊文森緊抱著雙臂,說道:「為什麼我老是這樣無法控制我自己?這遊戲也是,還有四年前的事件也是,我好像不是我自己一樣,我──」他垂下頭,瞪視著腳下的草地。「我到底是誰?」

  無頭騎士躍上馬背,說道:「我相信長廊會有答案。」

  伊文森抬起頭來,看著無頭騎士乘馬佇立在褪成枯黃的草原上,此時天空依舊是蒼茫的灰藍色,這裡的時間彷彿不曾流動。

  騎士朝他伸出手,而他只是無助地望著騎士。

  「如果長廊沒有給我答案怎麼辦?」伊文森問道。

  「那就表示,你接下來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伊文森對這個回答並不滿意,他甩開騎士的手,轉身往來時路奔去。

  他不要去長廊。

  這個念頭瘋狂地攫住他,佔據了他的全部心神,他沒命地跑著,然後聽見身後迅速趕上的馬蹄聲。

  騎士揮動骨鍊,捲向伊文森的身軀,而伊文森也聽見了骨鍊的聲響,他緊閉雙眼,朝虛空大喊:

  「AEGIEH‧SIK!」

  他抱頭蹲下,周身瞬間出現一道寶藍色的半圓形光盾,擋下了無頭騎士的骨鍊。

  有那麼一刻,無頭騎士似乎愣住了。

  伊文森雙手往兩側揮下,光盾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旋即起身,轉身對騎士大喊:「PHANTIN‧KAHKKCHIEH!」

  瞬間,許多道藍色的光鞭從地上掀起,纏住了無頭騎士與他的黑色坐騎,騎士從馬上摔了下來,四肢全被光鞭牢牢綁住。

  伊文森望著他,喃喃說道:「對不起。」

  然後他便逃走了。



  伊文森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逃進森林裡,樹枝和利草打在他的身上,但他毫不在乎,只顧著逃,直到確定沒有人會從身後追上來,他才一屁股跌坐在一棵樹下。

  他用手掌抹了抹眼睛,並驚覺到此刻的自己心靈狀態有多脆弱,他幾乎就要崩潰大哭起來。

  但他試著調整呼吸,不讓那發生,過了幾分鐘後,他才平靜下來。

  他從不知道自己會有懷念荒橫士精神病院的一天,懷念它的無趣、它的冷漠、以及它的「正常」。

  他也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像現在這樣,如此地厭惡這個他一手創造的遊戲世界。

  這個世界讓他變得更加奇怪了,儘管他當初正是因為「不正常」而被送進瘋人院,但那時一切看來似乎都還算在常理內,他也還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失控。

  沒有嗎?

  他想起四年前的襲擊事件,照理說,他那時應該會死的。

  那台電視可是結結實實砸中了他的後腦勺,他到現在還想不透他為什麼能活下來。

  他皺起眉頭,瞪著腳下的一束雜草。

  他想不起來自己四年前為什麼會攻擊他舅舅。

  具體的說,他甚至記不得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在他腦內還能挖得出來的記憶中,只有關於被電視砸中,以及舅舅非常恨他之類的事。

  其他的記憶則是一片空白,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四年來他只記得自己曾經攻擊自己的親人,卻不記得為什麼要這麼做。

  有人奪走了他的記憶,他只能這麼解釋。

  他低頭望著自己的雙手,想著自己剛剛為什麼能對無頭騎士發動魔法,還能唸出那些他從來沒印象的咒語。

  這只是這世界的影響使然嗎?因為這是個能隨意召喚魔神的世界,所以他才會忽然學會他從不知道自己會用的法術?

  可是那並不能解釋在他進入這世界以前,為什麼能夠憑空移動那些家具,去攻擊第十九分局的探員。

  也不能解釋他為什麼會突然掉到這裡來。

  那個紅髮探員說得沒錯,他的確是巫魔犯。

  可是為什麼他自己不知道這件事呢?

  一把斧頭從他耳際飛過,直直地釘在他對面的樹幹上,差一點就削掉了他的臉。

  他望向那把斧頭,發覺那是人骨打造的,於是他抬起臉,往身旁望去,只見無頭騎士正站在他旁邊。

  他無法得知無頭騎士的表情,但他覺得他應該很生氣。

  「對不起。」他對騎士說道。

  騎士沒回答,只是逕自走到對面,從樹幹上拔下斧頭,然後走回來,一手提起伊文森的領子,將他整個人抓起來甩到肩膀上,扛著他往森林外走。

  伊文森沒有反抗,但同時也發現騎士的力氣大得出奇,因為他察覺到騎士的身材其實跟他差不多,都是偏瘦的青年人體型,他不禁想,也許騎士的年紀並沒有比他大多少。

  「我……」他悄聲對騎士說道:「我很怕到了長廊之後,我會發現我完全不是我過去認知的那個人。」

  騎士沒有理他,於是他繼續說下去:

  「但你覺得無所謂對吧?因為這跟你無關。」

  騎士一直沒有回他,他扛著伊文森回到草原上,將他甩上馬,然後坐到他身後,提起韁繩。

  「你怎麼沒想過,現在的你,也許才是原本的你不能接受的那個人。」騎士說道。

  伊文森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句話,只得沉默。

  他們乘馬離開了原野,往永眠之湖前去。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本章的E文森跟無頭騎士莫名很閃不知道為什麼。

這次的首圖看板郎是艾利格斯,雖然艾利格斯這名字在這裡是首次出現,但其實他不算是一個新角,他也是一個從我以前的黑歷史漫畫挖出來的角色,他最早是長這樣:



▼ 2011年畫的他則是長這樣(附男友一枚)


沒錯,他就是那個無名的店長,他終於有名字了,可喜可賀。(毆)

艾利格斯(Eligos)這個名字,出自【所羅門的小鑰匙】(Lesser Key of Solomon)A.K.A.【雷蒙蓋頓】(Lemegeton)中,七十二柱魔神的其中之一,然後這尊魔神的原設定差不多就像店長他自己說的那樣。(毆)

而雖然艾利格斯在這裡看起來好像也滿可以跟克萊恩腐在一起(是嗎),但也因為他其實就是店長的關係,他的官配是寫死不可更動的,他男朋友是阿祥,不可拆不可逆,也因此他在第十九分局系列的世界觀裡面,是不會有任何CP的。

就基本上他出現在這裡只是要交代一下他的本名跟正裝而已,至於他這時期認識阿祥了沒,我就不清楚了。(毆)

然後他正裝的細節上我還沒細想,但整體感大致是有點參考這位仁兄。(靠)

順便PO一下這章出現的咒語:

AEGIEH‧SIK
依然是個沒有任何語言邏輯的自創詞,唸法大致是「阿欸基欸喜客」,算是個防衛咒語,可以放出完全把自己罩住的光盾。

至於另一個咒語之前伊溫用過了,所以這裡就表過不提。

話說E文森跟伊溫的靈光(?)都是藍的,其實這讓我有點困擾,因為設定是除非有血緣關係,能量顏色才會一樣,但他們兩個應該是沒有什麼關係才對(至少在我目前寫的進度中沒有),伊溫之所以是藍色,是因為他本來的設定給我感覺就是藍色系,而E文森之所以也是藍色系,是因為他的自肥來源就是個藍色系的角色,兩個色系我都不太想更動,所以就變成撞色的一個情形。

目前是設定伊溫的顏色比較天藍一點,然後E森(?)的比較寶石藍,類似中正廟屋頂那種顏色(什麼例子不好舉),總之作個區隔先,後面劇情要是真的有關係再說。(毆)

然後我覺得有個不知道算不算BUG的地方,這章提到天空的顏色是灰藍,很明顯跟卡歐斯他們進入異空間的天色不符,但E森的內心OS又有「時間彷彿不曾流動」這類的敘述,其實有點謎,我能想到的合理解釋是,這個異空間的每塊區域,天色都是偏向晦暗不明那樣,但不同的地圖天色會有點差異,之類的。

再講個沒人想知道的梗,這章提到的第二十三號地圖,是一個叫「永眠之湖」的地方,這個順序編號是對應Unlight裡的「烏波斯的黑湖」,這也是我目前在Unlight中停留的區域。

我最初在想E文森的設定時,就是想把他設定成一個卡片遊戲宅這樣,而他玩的遊戲也是大致類似Unlight或Sword Girls那類的,但因為這篇文拖太久才寫,現在網頁遊戲比較沒那麼流行,所以才把設定改成手機遊戲。

但其實我比較熟悉的還是網頁遊戲(WinPhone沒梅露可能玩,哀桑),所以如果大家覺得故事中的魔神之鑰並沒有真的很像手遊,那也是很正常的,因為這其實是個稍微有一點點時代眼淚(?)的故事,致敬梗都滿過氣了阿捏。(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