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六章‧惡魔哈勒奎



- La Princesse de Carizme act 1 scene 2 -

(Robert Bonnart, François de Poilly, 1721)

  「牙琳斯家族的確有和黑魔法師對抗的紀錄,」約恩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在這樣的深夜裡,他的語調倒比白天時精神許多。「我這裡只追到中世紀的文獻,但更早的時代似乎也有類似的紀錄──那就得問你姊了。

  「你們家族在過去數百年來,都有過不只一次和同一個魔物對抗的紀錄,這個魔物有很多名號,他其中幾個形象還曾經在古文學和戲劇中留下蹤影──但當然那些形象都被詩人或劇作家美化過了,就連梅瑟嶺有名的萊昂王傳說中也出現過這個魔物,他在這裡的名字是『厄爾金』

  「一般說法是,萊昂王在大魔法師芮納可洛斯──以及梅瑟爾王國幾位元老魔法師的協助下,擊敗了這個叫厄爾金的傢伙,但萊昂王也身受重傷,然後──」

  「這故事我聽過,」伊溫打斷他:「然後,芮納可洛斯為了不讓偉大的萊昂王就此死去,就下了最後的咒語,當萊昂王的復活之日來到時,芮納可洛斯就會從永恆的沉睡中甦醒,而萊昂王的王國也會再次復興──拜託,梅瑟嶺每個小孩都聽過這故事好嗎?現在是半夜兩點,你要挑這時間打來的話,麻煩講重點,或講點我沒聽過的。」

  「喔,好吧,」約恩繼續道:「但在流傳較廣的版本裡,厄爾金是食人妖對吧?可是在我找到的記載中,他其實是個魔法師,而且是個黑魔法師,他最早的名稱是『赫拉‧基寧』,『基寧』在古語中是代表『尊貴之人』或『領導者』的意思,這代表他原本很可能是上古的君王,後來不知因為什麼原因,他惡墮成了黑魔法師,並在民間傳說中演變成一個魔物的代名詞。」

  伊溫聽見約恩在電話那頭清了清喉嚨,似乎很有興致要轉述某種浩瀚史詩的樣子。真虧他這麼晚了還那麼有精神。伊溫想著,並一邊用毛巾擦著剛洗過的頭髮,心想今晚大概沒機會吹乾了。

  「你應該很清楚,」約恩說道:「你們牙琳斯家族的祖先之一──森林女巫依格絲,在萊昂王傳說裡,她和其他魔法師共同協助萊昂王,擊敗了厄爾金,將他永久封印於地底,但是,這並不是牙琳斯家族唯一與厄爾金對抗的紀錄。

  「在後來的黑暗時代,也就是──你懂的,獵巫時期,厄爾金又再次復甦,到這個時期,厄爾金的名字變成了『亞利基諾』,這在古語中同樣是魔鬼的代名詞。

  「在他重返人世後,雖然梅瑟爾王國已經不在了,但他仍對那些魔法師的後代懷有敵意,並對他們進行報復,甚至很可能操作了好幾次獵巫行動,在他的報復行動,以及當時宗教法庭的昏昧──夾擊之下,魔法師們簡直是犧牲慘重。

  「直到十七世紀,厄爾金──或該說亞利基諾──才再次被封印,而且──很巧吧,同樣是你們牙琳斯家族的人把他打回老家的,這個把他擊敗的人叫奈特‧牙琳斯,關於他的記載……不知道為什麼,只有以魔法師特有的一種符文形式留下來,而且寫得很迂迴,我畢竟不是魔法師,所以不能解讀得很完整,我只大概看得懂一部份而已,但我會拍下來傳給你,我猜如果連你也不能解讀,那就只能找席琳了。」

  伊溫一直安靜聽著,只偶爾發出幾聲應和,讓約恩知道他還在電話另一頭,聽到他這麼說,他便開口道:「那你先說你解讀出來的部分吧。」

  「好,據我的解讀……我猜──這個奈特為了擊垮亞利基諾,可能動用了某種不得了的法術,那看起來很像是──很像……」

  「很像什麼?」伊溫問道。

  「很像是……黑魔法──或某種類似的儀式。」約恩說道。

  「不可能,」伊溫嗤之以鼻。「牙琳斯家族裡從來就沒有出過使用黑魔法的人,打從萊昂王的時代開始,我們就一直是使用自然界當中的各種力量來轉化為法力,到現在也是如此。」

  「我也是這麼想的,」約恩同意道:「我跟你家也算是從以前就有點淵源,我當然很清楚你們的法力是從哪邊來的,可是這個奈特……我總有種他好像被刻意忽略的感覺,雖然他的記載還是可以從你的族譜中找到,但就只有他被特別用符文給框起來,好像那是不太能給外人看到的東西。」

  「照理說,」他繼續道:「他擊垮了亞利基諾,理應是個值得大書特書的大英雄,可是他並沒有像萊昂王那樣變成梅瑟嶺人人都知道的傳奇故事,你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聽說奈特‧牙琳斯這個人,對吧?」

  「是沒錯,」伊溫開始覺得脖子有點痠,於是往後躺在床上,雙眼盯著天花板。「可是要因為這樣就說他使用了黑魔法,還是太武斷了,頂多只能推斷他也許用了不太光彩的方法打倒亞利基諾。」

  「嗯,也許你是對的,總之,我會把關於他的部分傳給你,我的網路爛死了,檔案到現在還傳不完,大概明早才有辦法給你,嗯……大概就這樣了。」

  「好,謝謝你,約恩。」

  他在電話中和約恩互道過晚安後,便將通話掛斷,把手機擱到床頭櫃上,此時他的頭髮已經幾乎乾了,他就著毛巾,躺在枕頭上,想著約恩剛剛跟他說的那些訊息。

  他知道,亞利基諾這個名字有另一個變體,在其他語言中,亞利基諾可以讀作『哈勒奎』

  聽起來跟亞德利安‧哈勒‧奎恩的名字很像。

  但當然,他要約恩幫他查資料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奎恩的事,所以約恩自然不會把亞利基諾和多年前的梅瑟嶺大屠殺連結在一起。

  他回想著自己曾在第十九分局中所看過的紀錄。

  梅瑟嶺大屠殺,是在距今三十幾年前發生的案子,這件案子非常有名,幾乎每個出身梅瑟嶺的人都知道。

  當年,在梅瑟嶺當地的五個魔法師家族,在同一天遭到屠殺,這五個魔法師家族都是古老梅瑟爾王國的直系後裔,案發當時是白天,所以那五個家族儘管死傷慘重,但仍有不少在外地上班上學的人逃過一劫,當時仍待在梅瑟嶺的當地人,都目擊到了有一個穿著黑大衣的魔法師,提著五大家族的繼承人頭顱,在梅瑟嶺街頭疾行,最後消失在山區。

  在他逃亡途中,他殺死了一個當地的術士騎警,三天後,他被第十九分局所逮捕,但在運囚途中,兇手還是逃走了,自此之後他沒有再次犯案,就這麼憑空消失了,警方追蹤不到他的蹤跡,此案也就這麼成為懸案。

  儘管如此,關於犯人的檔案還是保留了下來,犯人當時所用的名字是赫恩‧金,沒有人知道他的確切年齡,只知道他的外表是個青少年,但很可能已經存活了百年以上。

  此案大大地影響了梅瑟嶺當地的居民,由於兇手一直沒有被繩之以法,有很長一段時間,人們都活在此案的陰影中,深怕赫恩‧金會再次出現。

  但隨著時間過去,赫恩‧金的名字也漸漸被淡忘,直到十七年前的萊昂王石棺失竊案,這個名字才如同警鐘般,再次於梅瑟嶺居民的腦海中敲響。

  但相較於三十多年前的屠殺案,萊昂石棺一案倒顯得沒有那麼驚悚,全案唯一的犧牲者,是萊昂王他本人──多年來一直收藏在梅瑟嶺當地博物館的萊昂王石棺,在某天深夜突然不翼而飛,由於現場有留下巫術的痕跡,於是此案沒有被當成一般的竊案,而是當作超自然案件處理。

  一週後,警方在梅瑟嶺山區的洞穴裡尋獲了萊昂王的石棺,石棺周圍有一些施行咒術的物品和陣法,但都已遭到破壞,多日來的雨水洗刷了證據,無從確認是什麼樣的法術。

  而石棺內的萊昂王遺體,則就此不知去向。

  由於萊昂王石棺的藏匿地點,也曾是赫恩‧金過去曾躲藏的地方,而且現場留下的巫術痕跡,很像是黑魔法的陣法,於是赫恩‧金的傳聞一時又在梅瑟嶺騷動起來,當地電視台的專題報導,以及各家八卦雜誌的說法都紛紛出籠,繪聲繪影地傳說著赫恩‧金可能又會再次出現,而萊昂王的失蹤只不過是他邪惡計畫的第一步罷了。

  儘管在萊昂石棺一案中,並沒有任何人因此死去,唯一的傷者只有博物館的夜班警衛──這與赫恩濫殺無辜的殘酷手法並不符,因此警方並不認為這是赫恩幹的,但梅瑟嶺仍有不少人認為,赫恩之所以放過他,是因為他並非梅瑟爾王國的後裔。

  這名警衛在目擊報告中陳述,他只看見一個黑影攻擊他,然後他就沒有意識了,但這句陳述卻被報章雜誌大肆渲染,說他很有可能看見了一個穿黑大衣的人,刻意地引人聯想到赫恩‧金的黑衣形象去。

  這整件事情炒作到後來,因為沒有再次出現新的相關事件,便逐漸變成一盤乏人問津的冷飯。

  但梅瑟嶺依然有許多人相信,萊昂王石棺失竊案就是赫恩‧金幹的,儘管這中間一直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夠證明犯人就是他。

  伊溫躺在床上,回想著白天與亞德利安‧哈勒‧奎恩對上的情景。

  從奎恩的外表,以及他的魔法能量顏色看來,伊溫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奎恩就是赫恩‧金,因為那和他在巫魔犯罪科看過的紀錄十分吻合。

  他開始覺得這可能是件意外棘手的事。

  基於非人種往往能夠比人類活得更長更久,第十九分局登記有案的大多數非人種罪犯姓名,通常不一定是他們的本名,所以赫恩‧金如果只是個化名,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他很有可能為了掩人耳目,又再次改變外貌,並易名為亞德利安‧哈勒‧奎恩。

  但赫恩‧金也有可能是亞利基諾嗎?

  也許。

  他們有著相似的出身,也同樣對梅瑟爾的魔法師存有敵意。

  伊溫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仇恨,能夠持續數百年──甚至千年之久。

  他雖身為魔法師,但他實在不能理解那些黑魔法師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他突然想起芬尼,雖然芬尼並不是黑魔法師,但他很擔心他終有一天會被巴貝爾那老鴇給帶壞,芬尼從以前就一直是個單純的傢伙,老是被魔法師學院的那些小魔女給捉弄,他甚至還以為那些女孩當中有人真的喜歡他呢,想到芬尼過去為了追女孩幹過的種種蠢事,他就不禁扶額。

  而那個芬尼,現在居然被巴貝爾給迷得團團轉,那傢伙甚至還不是真的女人,只是個長得像正妹,但實際年齡不知有幾百歲的老人妖。

  想到這裡,伊溫不禁嘆了口氣,就連曾跟他是死黨的芬尼,他都搞不懂他腦子裡在想什麼,就更別說是去理解巫魔犯了。

  真搞不懂芬尼到底為什麼會看上那種──

  他打住這念頭,瞪視著天花板。

  芬尼說過,巴貝爾和奎恩是舊識。

  但他們為什麼會認識?

  他猛然從床上坐起身來,只因繼續躺著會讓他的腦袋被睡意侵蝕,他將睡意趕走,思考著這個問題。

  打從摹若島這個人工島嶼落成以來,巴貝爾就一直是那座島的島主之一──他和其他幾個合資者共享那座島嶼,將那座島打造成某種專屬於非人種的詭異天堂,在上面開了一堆妖魔橫行的俱樂部及賭場;近兩百年來,許多鄰近居民一直想將那座該死的島弄沉,或是找各種名目炸掉摹若島通往陸地的那座大橋,但始終沒有成功過。

  沒有人知道艾洛伊修‧巴貝爾到底活了多久,雖然他永遠都自稱十八歲,但當然沒人會相信。

  儘管巴貝爾是個惡名昭彰的非人種,可是直到目前為止,他也從未真正幹過什麼殺人放火的勾當,他的俱樂部雖很有爭議,但完全合法,過去摹若島上曾出過的幾次刑事案件,也跟他沒有關係,都是些恩客或賭客間的糾紛而已。

  事實上,巴貝爾一直都在第十九分局的觀察名單內,他沒有被逮到,並不代表他乾淨。

  奎恩會不會正是巴貝爾的痛腳呢?如果巴貝爾知道奎恩的《魔神之鑰》有問題,卻知情不報,那他同樣也可能幫奎恩窩藏其他秘密。

  就不知道這一捅下去,能抖出多少東西。

  接下來的調查,或許得更加慎重了,伊溫想著,現在還不知道《魔神之鑰》背後牽連的範圍有多廣,如果貿然行事,只會打草驚蛇,他不想再讓奎恩溜掉,也不想放過巴貝爾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如果他真與奎恩的邪惡陰謀有關的話。

  而且,如果巴貝爾能被繩之以法的話,說不定芬尼也能從執迷不悟中覺醒。

  他皺起眉頭,將這個念頭從腦中甩開。

  身為執法者,他可不能像這樣感情用事,一味地認定某人絕對有罪,他必須保持中立才行,這種巴不得某人入罪的想法,可是最要不得的。

  但無論如何,巴貝爾這條線值得一查,明天一早,他可以先去調查一下摹若島的合資者名單,看看裡頭有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更何況,他也很好奇為什麼摹若島現在會變成一個不歡迎魔法師的地方。

  他將燈關掉,倒頭睡去。


- TBC -


【附記+碎碎唸】

由於最近開始在趕圖的關係,所以上週末沒更新,本來的目標是一週更新兩章的,但現在可能會變成一週或兩週更新一章這樣。(毆)

這次的章節是屬於比較歷史課(?)的感覺,說無聊應該也滿無聊的,所以這也是我不太想PO這章的原因(那寫幹麼),雖然我已經盡量刪掉一些很照本宣科的部分了,但看起來還是差不多都在講設定而已,這些都。

如本章內容所示,這次故事中的元素一整個很雜(毆),除了先前出現的無頭騎士所羅門七十二魔神之外,現在還出現了小丑的典故跟疑似亞瑟王傳說的山寨版(淦),跟以前通常一集只會以一個童話梗為主的路線稍微有點不太一樣(?),完全就是黑暗火鍋料理的感覺。

不過這次我是覺得這些元素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他們到頭來都可以兜在一起,因為除了無頭騎士跟山寨版亞瑟王是我一開始想寫的東西之外,其他梗都是後來查相關典故的時候冒出來的,所以他們從原梗的本質上其實就是同一個圈圈裡的東西。

只是,可能因為這些東西在後世的衍生文學中──在文人跟藝術家的筆下變成各種看起來一點都不相干的形象,所以現在看會覺得把這些全部丟在一起好像很雜,但如果追溯回去,就會發現源頭通通都是來自同一個典故,BTW,這也是我在寫這篇故事時,最感到驚奇的地方。

這次的章節主要是提及了魔男小妖基的身世,照目前的劇情看來,妖基就是阿史在第一章提到的惡魔哈勒奎,其實"Harlequin"這個詞一般是翻成「哈勒昆」,但因為我們的主角卡歐斯他本身姓「昆恩(Queen)」,這個姓氏本身聽起來已經跟「奎恩(Quin)」很像,反派的名字若跟主角有連結,也許會有點混淆或誤導之虞,而且先前已經設定妖基的化名叫奎恩了,所以我覺得Harlequin翻成哈勒奎,會跟奎恩這個角色比較有聯想性,不至於會讓人連同昆恩也一起聯想進來。

哈勒奎(Harlequin)的典故,其實就是單純的小丑,他的基本形象是義大利即興喜劇裡面的丑角,我對戲劇沒啥研究,所以我不太清楚哈勒奎的形象具體上是怎樣,但從查來的資料看來,他大概是一種比較亦正亦邪,甚至頗為逗趣的角色類型,這跟本故事中的妖基顯然風馬牛不相及(淦),因為妖基目前看來顯然就是個完全的邪惡反派,好像沒什麼亦正亦邪這回事。(更別說逗趣了)

但哈勒奎的原典故,其實就是源自惡魔的同義詞,也就是說,丑角這樣的角色類型,就是從惡魔衍生過來的,所以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有些人小時候對小丑有莫名的恐懼,除了他們可能看過根據史蒂芬金小說改編的電影【靈異魔咒】(It)之外,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正因為小丑的原型本就是源自惡魔的化身,代表著人類某種深層、歷史性、甚至本能性的恐懼呢?

You never know.

這裡面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如果你繼續追溯回去,你會發現哈勒奎的原型是來自中古世紀一種似乎很蔚為風行(?)的都市(?)傳說,他的形象是一個在森林中永恆徘迴的流浪騎士,而路過的人如果撞見他就會在不久後死於非命(類似日本的百鬼夜行或台灣的魔神仔那種感覺),而這個傳說本身跟無頭騎士這種幽冥騎士的形象是非常吻合的。

你可以想像,那是遠古時代人們集體記憶留下來的一種東西,在古早古早以前到處都是山啊樹啊之類有夠鳥不生蛋又叫破喉嚨也沒有人的──那種時代背景,人們是很有機會獨自一人穿過黑壓壓的樹林,或是徒步走進山裡,不知道森林裡有什麼東西,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然完成旅途,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中,人們確實是會相信在那樣的地方,會有著某種徘徊不去的東西在等待著。

而這樣的想像,全世界各地幾乎都有,你可以想見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前,大家繪聲繪影,口耳相傳所遺留下來的,那個其實不是那麼具體,也其實沒有那麼固定的形象,就在大家文明進步之後,慢慢地從人們的生活中那種具體的──相信他真實存在、隨時會出現的──恐懼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這類傳說以其他片面的形象,在文人跟藝術家的筆下殘留下來,到了現代社會,這些片面形象再被現在的作家賦予了各種面貌跟屬性設定等等,最後變成各種各樣的二次元魔物,變成不同的角色或不同的東西。

但是,就跟七十二魔神其實都是同一種惡魔的不同名字拼裝起來的設定集一樣,哈勒奎跟無頭騎士的傳說,最初也是一樣的東西,他們都代表一種遠古的、模糊的、原始的恐懼。

而我覺得這樣的東西,你把他分割了,變成各種不同的形象,並賦予各種不同的設定跟屬性,他就會變得沒有那麼恐怖,而且也變得沒有什麼意思,所以我在這篇故事裡想寫的是,這些讓人眼花撩亂的妖魔鬼怪原本都是同一個人,只是他在漫長的歷史中被改變了,所以你現在才會覺得好像是很多元素混雜在一起,但其實這些元素都是從同一個典故衍生出來的。

以下是妖基在本作中所使用的化名典故一覽:

亞德利安‧哈勒‧奎恩(Adrien Harley Quin)
之前提過,他的姓氏梗來自克嬸哈利‧奎恩(Harley Quin)(這角色的中文版翻譯是「鬼豔先生」,聽起來很像是個邪魅騷男),但克嬸筆下的這個角色其實也是標準致敬義大利即興喜劇中的哈勒奎,所以用在妖基身上算是一次致敬兩個梗這樣。(毆)

亞利基諾(Arlecchino / Alichino)
這個名字有兩個版本,前者就是哈勒奎(Harlequin)的義大利語版(然後他還有個法語版叫"Arlequin"),後者則是義大利詩人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的名著【神曲】(Divina Commedia)中的魔鬼之名,雖然拼法不同,但看得出來是從Arlecchino衍生過來的名字,在【神曲】的設定中,Alichino是地獄的獄卒小鬼之一,負責把罪人抓去下油鍋或是丟刀山那類的,在【神曲】裡面的插圖長這樣:



圖源 ▶ (VIA / SOURCE)

赫恩‧金(Herne King)
這個化名典出莎士比亞的喜劇【溫莎的風流婦人】(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當中,一個傳說鬼魂的名號「獵人赫恩」(Herne the Hunter),這個鬼魂的形象跟無頭騎士的鬼騎士形象相當類似,他是一個頭上有鹿角,帶著獵犬與貓頭鷹在溫莎森林一帶作祟的鬼騎士,他的照片是這樣:


這個鬼魂的起源有幾個說法,一說他是溫莎森林附近一個因為盜伐木材而被處死的農人理查‧霍恩(Richard Horne),一說則是早期歐洲多神教信仰殘留下的神靈形象,不過因為赫恩是一個只在英國伯克郡當地出現的一個傳說人物,所以有人認為他跟歐洲遠古時代的古神信仰可能是沒什麼關係,只是一個當地的靈異故事而已。

不過這裡用赫恩作為奎恩的化名之一,其實就是選擇了跟歐洲古傳說有連結的這個說法,後面的姓氏「金」(King)則意指「國王」,取這個姓氏則跟下列的典故比較有關係:

厄爾金(Erlkönig / Erlking)
這個名字的典故,來自德國民間傳說裡的妖精之王,不過在文學家筆下比較有名的反而是他的女兒,而不是他本人,傳說厄爾金的妖精女兒會誘惑森林裡的旅人並加以捕食;德國作家歌德(Goethe)曾經以這個傳說形象寫過一首詩作"Der Erlkönig",但在這首詩中,厄爾金的形象是捕食正太,並帶來死亡的妖精王。

赫拉‧基寧(Herla cyning / Herla King)
這也是一個與荒橫士非常有關係的典故,他是歐洲民間傳說裡的一個國王,差不多所有鬼騎士的傳說都跟他有連結,他的傳說故事也跟【沉睡谷傳說】(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作者的另一部作品【李伯大夢】(Rip Van Winkle)非常地相似,而類似【李伯大夢】這樣的故事從古至今東西方都有,所以他可以算是一個遠古時代人們集體記憶下的一個產物,非常適合拿來當本作的最終大魔王。

總之,約恩在本章說的妖基史,差不多就是你去WIKI一下就可以查得到的東西。(淦)

另外要說的是,萊昂王芮納可洛斯基本就是我自掰的兩個人物,但這兩個角色是完全對應亞瑟王傳說裡的亞瑟梅林,也就是亞瑟梅林的自肥版(毆),本來是想要真的寫亞瑟王梗的,但想想我實在不喜歡亞瑟王傳說中那堆神劍女角,還要記一堆圓桌騎士的名字,反正我只想寫梅瑟配而已,就乾脆自創兩個類似的角色喇進去這樣。(欸)

萊昂王(King Lione)
基本就是對應亞瑟王的角色,在本作中是個傳說中的王者,本來想把他的名字取成"Ryan",但想想還是找個有中古世紀梗的比較炫砲,他的名字典出亞瑟王傳說裡面的萊昂涅爾爵士(Sir Lionel),不過用他當梗只是因為他的名字聽起來跟萊昂這兩個字比較像而已。(喂)

芮納可洛斯(Ranunculus)
對應梅林的角色,在本作是個傳說中的大魔法師(所以很有可能也是童貞),他的名字是取自一種植物名

BTW這兩個角色都會登場。(預告P)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