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七章‧永眠之湖



- Idylls of the King : Gareth and Lynette -

- "Idylls of the King" by Alfred, Lord Tennyson, Art by Gustave Doré -

  無頭騎士已經砍死了五個他們所叫出來的魔神,而且看起來好像還可以繼續砍下去。

  卡歐斯‧昆恩站在湖畔,望著被斧頭砍成兩半的戰車──它現在所散發的火光已經變得很微弱了,而那兩匹戰馬也在幾分鐘前被無頭騎士殺死,化成一團煙霧消失。

  克萊恩擋在他面前,似乎執意要保護他到底。

  「我先拖住這傢伙,」克萊恩低聲說道:「你趁機快逃吧。」

  「你叫我快逃?開什麼玩笑?」卡歐斯回道:「我絕不會放過這些罪犯,你別想命令我。」

  聽到他這麼說,克萊恩頓時露出為難的表情。「這是請求,不是命令。」

  卡歐斯越過他身旁,從腰包中拉出銀線。「有什麼計畫?」他問。

  「啊?」克萊恩一臉困惑。

  「沒有嗎?」卡歐斯哼了一聲:「那就照我的計畫吧。」

  「你有什麼計畫?」克萊恩一邊問,一邊留意著無頭騎士何時會朝他們衝來──騎士現在仍好整以暇地騎在他的駿馬上,顯然還在打量時機,雖然克萊恩不知道這個連眼睛都沒有的傢伙到底是用什麼來打量。

  「計劃就是──」卡歐斯冷笑道:「打爆這不長腦的傢伙。」

  還未等到克萊恩反應過來,卡歐斯便一個箭步衝上前去,無頭騎士也策馬迎擊,將斧頭往卡歐斯頭上招呼,但卡歐斯及時低下身,從馬身下方滑了過去,接著甩出銀線,纏住那匹黑馬的腳,馬兒頓時失去重心,往一側倒下。

  「趁現在!克萊恩!」卡歐斯趴在地上大叫。

  克萊恩接到這指令,立刻往前一躍,跳到與馬一同跌落地上的無頭騎士身上,同時,他一手瞬間變成尖利的獸爪,直往無頭騎士的胸膛刺去。

  「弗卡斯!」一個驚叫聲響起,卡歐斯往後一望,只見伊文森正站在一棵樹旁,瞪視著眼前的景象,那聲驚呼正是由他口中發出。

  此時,克萊恩的利爪已經深入無頭騎士的體內,無頭騎士跪在地上,雖然他沒有表情能提供辨識,但看來似乎很痛苦。

  「挖出你心臟的話,」克萊恩舔了一下飛濺到自己臉上的血跡,說道:「你就不能再作怪了吧。」

  他更加緊抓住無頭騎士的胸口內部,似乎試圖將裡面的某個臟器挖出來。

  「你說呢。」無頭騎士的聲音在克萊恩腦中響起,有那麼一瞬間,這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克萊恩分心了一下。

  無頭騎士當然沒有放過這空隙。

  他雙手抓住克萊恩捅進他胸口的那隻手,在克萊恩還來不及掙脫之前,騎士已站起身來,抓著他往一旁粗壯的樹幹猛力撞去,這撞擊令克萊恩一時陷入暈眩,無從抵抗,無頭騎士拖著克萊恩,拾起一旁遺落的斧頭,高舉著就要往克萊恩那隻仍插在他胸口的手臂砍下去。

  忽然間,一條銀線倏地纏上他高舉斧頭的那隻手,無頭騎士轉過身來,而卡歐斯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拽著那如琴弦般的銀線,不讓他有機會砍下克萊恩的手。

  此時,克萊恩也穩住了意識,他將爪子從騎士胸膛拔了出來,這動作令騎士更加失血,接著克萊恩將雙手撐向地面,一個空翻踢倒了無頭騎士,並優雅地落在不遠處,如同一隻黑貓般。

  而趁著無頭騎士失去重心之際,卡歐斯抓著銀線便往後奔,騎士無從解開纏在手上的銀線,只得被拖著跑,卡歐斯一直趕到樹下,腳下一蹬,便躍上枝頭,他在樹的另一側跳下來,而無頭騎士的身軀立刻狠狠撞擊在樹上,卡歐斯迅速落到地面,以銀線緊緊將無頭騎士綑在樹幹上,纏了好幾圈。

  無頭騎士只短暫地掙扎了一陣,然後便放棄了。

  卡歐斯抹去頰邊的汗珠,而克萊恩也在同時走到他身邊來。

  「還好吧?」卡歐斯問他。

  「還好。」克萊恩笑道,但那笑容有些疲憊。「我的手還在。」他說著揉了揉手腕,而那隻剛剛還是利爪的手此時已恢復成原狀。

  他們再次舉目望向被綁住的無頭騎士,只見他胸口的窟窿已逐漸復原。

  「這傢伙是怪物嗎?」卡歐斯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呃,卡歐斯,容我提醒你,我們也是怪物。」克萊恩說道。

  卡歐斯白了他一眼。「那傢伙要逃掉了。」

  「噢。」克萊恩輕聲應道,隨後便迅速消失在樹後。

  現在湖畔只剩下卡歐斯與無頭騎士兩人,卡歐斯雙手叉在腰間,直盯著眼前這個沒有頭,卻難纏至極的傢伙。

  「你到底是什麼人?」卡歐斯問道:「為什麼要妨礙執法人員逮捕犯人?」

  無頭騎士沒有回答。

  「我警告你,最好乖乖合作,」卡歐斯說:「否則我會讓你吃更大的苦頭。」

  一個令人不快的冷笑聲在卡歐斯腦中響起:

  「你要怎麼讓我吃苦頭?應該這麼問──你有本事讓我吃苦頭嗎?」

  這話令卡歐斯一時語塞,為了抓住這個沒頭的怪物,他已經耗費全力了,要如何用更有創意的辦法對這傢伙逼供,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更何況,這傢伙還擁有超強的復原力,就算折磨他的肉體也沒有意義。

  只能從精神面下手了,可是,誰知道這傢伙的心靈弱點是什麼?

  卡歐斯舒了口氣,朝他走近了些。

  「伊文森‧蘋斯是你什麼人?」卡歐斯問:「為什麼袒護他?」

  「就跟你知道的一樣,他是我的創造者。」

  「放屁,」卡歐斯冷著聲音說道:「那小子不可能創造得出你這樣的妖魔,他今年也不過才二十六歲,你不可能是這個世紀才新生的魔物。」

  「既然如此,那我也許是某個上古魔物,被你們這個時代的術士給召喚出來。」

  「是伊文森‧蘋斯召喚你的嗎?」

  「你說呢?」

  「別再給我耍嘴皮子了!」卡歐斯從脅下拔出槍,狠狠戳進騎士胸口還未完全痊癒的傷口中。「明明沒有嘴巴還那麼愛打嘴砲,我沒有時間跟你閒耗!說,是誰召喚你的?」

  「你不能拿我怎麼樣,你自己也很清楚,面對我這樣的魔物,你束手無策。」無頭騎士的聲音依舊帶著笑意,那充滿惡意的意念像一道利刃那樣在卡歐斯腦中割過。

  卡歐斯將槍口從騎士胸前拔開,在他身上抹了抹血漬,然後收回槍套中。

  「既然沒辦法讓你痛苦,」卡歐斯不帶表情地說道:「那就只好試試什麼能讓你無法抗拒了。」

  他伸手將騎士的長圍巾扯下來,露出獠牙,朝他皮膚下的血管咬了下去。



  克萊恩沒有花太多時間就追上了伊文森。

  他迅速穿過林間,避開一棵又一棵的林木,速度有如一隻奔馳的豹,相較之下,伊文森的逃跑顯得極為狼狽,他好幾次差點被腳下的樹根絆倒,呼吸也變得紊亂起來。

  克萊恩躍上樹梢,趕在伊文森前頭跳了下來,降落在他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的逃亡到此結束了,伊文森‧蘋斯,」克萊恩說道。「跟我們走吧,你不能永遠躲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裡。」

  伊文森聞言不禁冷笑。

  「你笑什麼?」

  「你以為……是我自己想來的嗎?」伊文森低聲說道。

  克萊恩聳聳肩。「我只知道可不是我創造了這個世界,還把大家都拖進來。」

  伊文森抬起臉,以那雙冷藍色的眼睛直盯著克萊恩。「你還不懂嗎?我已經沒辦法回去了。」他說。

  「啊?」克萊恩一臉疑惑。

  伊文森緩緩抬起一手,平舉在半空中。

  「PHANTIN‧KAHKKCHIEH。」他說。



  卡歐斯抹了抹嘴邊的血跡,往林中望去。

  「你擔心你的使魔嗎?」無頭騎士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他轉過頭來,騎士此刻仍牢牢被綑在樹幹旁,攤開的衣領滿是血跡。

  卡歐斯朝他皺起眉頭。「他不是我的使魔。」

  他再次望向林間,覺得克萊恩也許不會出現了。

  為什麼他會莫名地這麼信任克萊恩這個人呢?他甚至並不真的確定克萊恩就是史賓瑟的使魔,克萊恩可能有任何目的,也許他說的全是謊言,也許他和無頭騎士一樣是為了伊文森而來的,也許──

  該死的也許。

  「克萊恩!」他朝林中大喊。

  「呵呵,他扔下你了。」

  「沒腦的傢伙給我閉嘴。」卡歐斯低啐道。

  同時,他忽然感覺地面震了一陣,那震波並不強烈,以致他一時以為那是自己的錯覺。

  一道風從湖面吹來,起初那風還挺微弱,但不一會兒便逐漸增強,卡歐斯轉過頭來,往湖面望去,只見原本縈繞湖面的濃霧已逐漸散去,而遠方彷彿有人影在蠢動著。

  「……那是什麼?」卡歐斯瞇著眼盯著湖的對面,喃喃說道。

  然後他忽然瞪大眼睛,趕忙轉向一側,往無頭騎士的方向奔去。

  當他撲倒在無頭騎士身旁時,一支聲勢浩大的軍隊也同時通過了他後方,那是一支來自陰間的軍隊,每個騎士的樣貌都十分陰森恐怖,有的面如槁木,有的已開始腐爛,臉上掛著爛肉,有的甚至只剩下一具骷髏外型,他們騎著一匹匹眼裡噴著紅火的鬼馬,手中握著各色武器,從湖面上騰雲駕霧而來,穿過了無頭騎士和卡歐斯身邊,很快往林子裡去了。

  幽冥軍團離開後好一會兒,卡歐斯才從地上起身,看來驚魂未甫。

  他抬起臉,望向身旁仍安然坐在樹下,被捆得動彈不得的無頭騎士。「那些是你朋友?」他問。

  「不是。」無頭騎士在他腦中回答。

  「他們往伊文森逃跑的方向去了。」卡歐斯望著幽靈軍團消失的地方,喃喃說道。

  這話似乎是說給他自己聽的,無頭騎士並沒有答腔。

  卡歐斯站起身來,說道:「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裡。」然後就跑到林子裡去了。

  確定他走遠後,無頭騎士便開始扭動身子,試圖掙脫綁住自己的銀線,他好不容易騰出一手,並將腿弓起來,從長靴鞋跟抽出一把小刀,將線割斷。

  他站起身來,但並沒有離開那裡。

  他伸手觸摸剛剛被卡歐斯咬的地方,在他鎖骨下方接近胸膛的地方,有兩個小小的洞。

  但並沒有癒合。

  很顯然,那是吸血鬼為血奴留下的印記。

  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裡。

  那是一句命令,下達給血奴的命令。

  他無法違抗這句命令。

  無頭騎士默默站在原地,如果他還有頭的話,他肯定會痛罵幾句,外加朝地上吐口水。

  但可惜他沒有。

  他在湖畔靜靜坐下,等待卡歐斯回來。


- TBC -


【附記+碎碎唸】

這次找的首圖其實跟內文沒啥關係,我已經快沒梗了,GG。

大概簡單說明一下首圖,這是出自古斯塔夫‧杜雷(Gustave Doré)為詩人丁尼生所著的【君王敘事詩】(Idylls of the King)畫的其中一幅插圖,【君王敘事詩】是一部以亞瑟王傳奇為藍本的作品,所以裡面也出現一堆跟亞瑟同期人物的故事。

關於這個插圖的故事,根據我用爛爛的英文估狗後的解讀,大致就是有一個公主病的女人,必須要去她姊妹的一個城堡尋求庇護,而她的護衛只有一個在廚房打雜的青年,但這個青年其實是某某貴族出身的騎士,只是為了某某原因偽裝身分,在廚房打雜,原本公主病非常看不起這個青年,但後來發現青年劍術高強,一路上打趴不少刺客,於是最後漸漸地打從心底佩服他,不再以勢利眼的眼光看待這個青年,後來青年為了保護她而受傷,公主也盡心地照護他。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會覺得,那最後這個公主應該就是會愛上這位騎士,跟他在一起吧,不,結果並沒有,根據原本的傳說故事,最後騎士送公主病到城堡之後,就跟公主的姊妹在一起了,而被甩掉的公主病,最後則是由這名青年的老哥給接收,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有時候實在是深深覺得,中世紀的老外到底是多愛NTR劇情,我真的搞不懂他們。

不過在丁尼生的版本中,就把這種NTR劇情給刪了,畢竟丁尼生是比較近代的人,十九世紀出生,比較瞭後來的讀者們被NTR劇情背叛的那種痛釦(是嗎),所以他的【君王敘事詩】裡,是把公主病配給護衛青年,雖然這樣感覺青年好像比較衰,可是畢竟大家不喜歡中途被拆CP,所以青年也只好認了。

回到本章劇情,這次的章節其實是寫太長拆成兩章,所以這章的劇情進度不多,寫這章的時候,原本一度差點往R18G的方向直駛而去,克萊恩的手手差點真的被砍,不過最後卻沒有真的往這種悽慘的獵奇情節發展過去,讓我還滿慶幸的(?),因為這次的故事我不想弄得太黑,想稍微跟以前那種暗黑獵奇25禁(?)路線區隔一下,就是這次有其他新的想挑戰看看的路線這樣。

然後卡兒逼供的方式就是吃無頭騎士豆腐,你這樣真的可以嗎?

話說由於這次的故事打鬥情節比較多的關係,所以我忽然發現我還真是一直都沒有好好幫角色想酷炫的招式或武器,卡兒用來用去都只有綑綁技而已,覺得他應該要擴充新的炫砲武器才對,這個只好以後再慢慢想了。(毆)

留言

  1. 我覺得…… 坐在湖畔雙手抱膝 (不要腦補) 的無頭騎士有點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無頭騎士被放置PLAY哭哭喔www(喂)

      刪除
  2. 卡兒霸氣側漏!卡兒!我願意被你踩在腳下!(X)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