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二章‧魔神之鑰



- Belial before the Gates of Hell, from "Das Buch Belial" -

( Jacobus de Teramo, 1473 )

  對卡歐斯‧昆恩來說,他現在很確定的只有兩件事。

  其一是,救他的人並不是史賓瑟。

  其二是,他簡直不敢相信他會把伊文森就這麼拱手交給那個無頭妖怪。

  現在,那個剛剛才從無頭騎士手中營救他的英雄,正拉著他往墓地裡逃,而他該在今晚載到梅瑟嶺的罪犯:伊文森‧蘋斯,此時此刻竟落到了無頭騎士的手中!

  他簡直氣得要命,儘管他還沒向救命恩人道謝,但他已經顧不得禮貌了,他一把甩開對方的手,並停下腳步,不願再往前逃。

  「怎麼了,卡兒?」那個英雄轉頭問他。

  「不要叫我卡兒,」卡歐斯怒道:「我根本就不認識你!我拒絕讓任何我不熟的傢伙這樣叫我!你到底是誰?」

  那人這才像是恍然想起自己還沒自我介紹,連忙說道:「噢,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呃,算是第十九分局的人吧,你不用緊張,我不是什麼可疑人士,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你,所以下意識地就把你當熟人了,我忘了你並不認識我。」他伸出一手,微笑說道:「你可以叫我克萊恩,這是我其中一個名字。」

  「其中一個名字?」卡歐斯問道,彷彿沒注意到對方想跟他握手。

  「像我這種非人種,名字是不固定的,」克萊恩聳聳肩。「我的歷任主人給過我不少名字。」

  卡歐斯揚起一邊眉毛,問道:「你是誰派來的?」

  「我說過了,我跟你一樣是第十九分局的人──」

  「那就拿出你的十字徽章,」卡歐斯打斷道:「如果你是正式成員,你總該有徽章吧?」

  克萊恩望著他一會,然後洩氣地垂下肩膀。「算了,我早該知道瞞不過你,我不是正式成員──但我的主人屬於第十九分局,我是個使魔。」

  「你不打算告訴我你的主人是誰,是吧?」

  「是的,那牽涉到契約問題,」克萊恩答道:「如果你知道了主人的名字,我就不能留下來幫你了。」

  卡歐斯沒接話,他想了想,覺得大概猜得到會是誰。

  「好吧,我暫時相信你,」過了一會兒,卡歐斯說道,同時注意到克萊恩腰間的皮帶上有一個刻著不明符文的銀鎖──他不太確定那是某種龐克風的裝飾還是啥。「既然你說要幫我,那就跟我回頭去逮那個巫術男,我們不能把他扔給一個沒腦袋,手上還拿著斧頭的瘋子。」

  克萊恩對這個提議似乎有點訝異,他皺了皺眉頭,好像很困惑卡歐斯為什麼會這麼說。「呃……不用擔心蘋斯,他會沒事的,我們不能跟無頭騎士正面對上,那太危險了。」

  「身為第十九分局的隊長,你認為我會怕危險?你知道我死過幾次了嗎?」

  「官方紀錄是三次。」他停了一下,注意到卡歐斯正奇怪地盯著他,於是又接口道:「呃,檔案室都有紀錄。」

  卡歐斯嘆了口氣,說道:「其他事我就先不問,我只問你,你憑什麼那麼肯定蘋斯會沒事?」

  克萊恩沒回答,只是逕自從口袋取出手機,在上頭滑了一陣後交給卡歐斯,給他看螢幕上的畫面。

  卡歐斯盯著螢幕,眉頭皺得更深了。

  那是《魔神之鑰》的遊戲起始畫面,而上面有個看來非常眼熟的人物立繪,是個中世紀騎士打扮的黑衣男人,騎在黑馬上,手裡還握著一條人骨組成的長鍊。

  當然了,他也沒有頭。

  「因為你的手機裡也有安裝這遊戲,我以為你應該看過遊戲相關圖,看來你並不知道。」

  卡歐斯將手機還給他。「那是別人拿我的手機去開分身,我根本沒碰過這遊戲。」他說。

  克萊恩抬眼望向天空,此時月亮已經露臉,但天色還不算太暗。

  卡歐斯看著他,注意到他並不打算解釋他從何得知卡歐斯的手機裡有安裝《魔神之鑰》這件事,但卡歐斯反正也懶得問。

  「接下來,你可能會希望你最好有玩過那遊戲。」克萊恩說這話時,仍盯著天色。

  卡歐斯雙手叉腰。「怎麼說?」

  克萊恩這才將視線收回來,移到卡歐斯臉上,卡歐斯發現他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線下隱隱泛著微光,看起來有點像貓。

  也有點像史賓瑟。

  卡歐斯皺了皺眉頭,將這念頭從腦袋裡驅逐出去。

  「因為從現在開始,這裡就是他們的領域了。」

  卡歐斯正想問這話是什麼意思,就聽見背後的樹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他還沒來得及回頭查看,登時一大片黑壓壓的東西便從樹林間飛出來,伴隨著嘈雜的尖銳鳴聲,牠們飛到了空中,幾乎遮蔽了月光。

  「那是……」卡歐斯瞪著牠們。「蝙蝠嗎?怎麼會有那麼多?」

  「這只是個預告罷了。」克萊恩抬眼望著那群在上空盤旋的蝙蝠。

  聽到這話,卡歐斯便將目光掃向克萊恩。「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克萊恩沒有看他,但表情變得有些苦澀。「遊戲開始。」



  對伊文森‧蘋斯來說,這一幕他只在夢中見過。

  自他有記憶以來,他就時常夢到一些重複的夢,在夢裡,他總是會走進一座有著古典廊柱與拱門的玫瑰色大理石亭,當他步上淡紅色的階梯,就會看見一個巨大的鬼魅盤踞在半圓形的屋頂上方,鬼魅半透明的身軀幾乎籠罩著整座建物,伊文森從來沒有看見過這鬼魅的臉,因為鬼魅總是戴著一頂如同中世紀戰士的金色頭盔,將臉藏在十字型的空洞中。

  石亭的後方連接著一條長長的走廊,通往未知的某處,他知道鬼魅是這裡的守門者,每當他走進這裡,鬼魅都總是默默地注視著他,似乎在邀請他進來。

  他知道他該走進那裡,在走廊盡頭有人正等著他。

  可是他每一次都沒能通過那條走廊。

  有好幾次,他總是才走進亭閣就醒了,也有幾次,他總算踏進了走廊,但前方的道路卻越來越黑暗,最後連他腳下的地板也消失了,他總會尖叫著從黑暗中墜落,最後在床下醒來。

  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會作這樣的夢,隨著年紀增長,這個夢對他而言已足夠熟悉,不像兒時那樣如此令他恐懼,但夢中所出現的東西卻增加了,有時,他會在屋頂或廊柱間看到有黑影閃過,有時,他會發現樓亭本身就浮在黑暗的海水上,而水面下有無數隻眼睛正盯著他,他會在廊柱的間隙中看見有東西掙扎著想爬上來,當他猛然回頭,想看清楚扯他衣角的是誰,身後卻總是空無一物。

  奇怪的是,他在夢裡並不感到害怕,他反而覺得,正是因為他始終無法走到長廊的另一端,所以那些東西才爬出來見他。

  他好希望他們能夠再長得清楚一點點,至少讓他看到一點點形體也好,只要能夠知道他們是誰,他也許就能明白他們想對他說什麼。

  那就是他創造《魔神之鑰》的原因。

  《魔神之鑰》中所有的怪物角色都是他親筆設計,因為沒有第二個人能夠精準地抓住他在夢中所看見的那種黑暗,起初,這只是個簡陋的紙上企劃,後來因為他舅舅的鼓勵與協助,他開始將這一切數位化,搬入程式所運算的系統中,最後演變成一個驚人的幻想世界觀,有許許多多人被這個充滿異色的世界所吸引,進入了他的世界,他們都想踏進那未知的長廊,探索他始終見不到的那個世界,他不再只是孤獨一人,許多他從未謀面的夥伴們都在這世界裡陪他一起走下去,為的就是找到在長廊盡頭到底有什麼東西在等待著。

  然而,他還沒能走到長廊彼端,這一切竟然就要畫下句點。

  那個來自第十九分局的探員看來年紀和他差不多,但居然可以愚鈍無知到這種地步,他根本不了解這世界對他和其他人來說有多麼重要,關閉遊戲就意味著要毀掉所有人的夢想,他是這遊戲的創造者,他必須對他的玩家負責,怎麼能輕易就因為這種荒唐的理由,而讓這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世界消失?
  不對,即使那不荒唐,即使──有再重大的理由,就算宇宙明天就要毀滅了,也不能關閉這個遊戲,這是他的所有,他的一切,自他入院以來──支撐他不去尋死的最大支柱,一旦從他的生命中抽去這遊戲,他就一無所有了。

  而且,這也是他與舅舅之間唯一僅存的連繫。

  自從他因為襲擊事件而被送進荒橫士精神病院後,他舅舅之所以還願意與他聯絡,完全只是因為這遊戲,據他所知,舅舅現在的生計幾乎全憑這遊戲支持,一旦連這遊戲也沒有了,舅舅便更不可能與他來往了。

  他知道舅舅害怕他,也許還恨他,自襲擊事件以來,舅舅一次也沒有來看過他,這四年來每一天,他都希望來訪的訪客會是他舅舅,可是他舅舅從未出現過,來的總是他的遊戲粉絲,或是一些無聊的八卦記者,後來連這些人也不太出現了,他陷入了徹底的孤寂中,院裡的醫師和護士只將他當成某種會走動的大型物品看待,他知道自己對他們而言只是工作的一部份,就像是檔案庫裡的文件,只需要確認有沒有確實歸檔在正確的區域就好了。

  他能夠理解他們為何對他如此冷淡,因為對他們而言,他也不過就是院內眾多瘋子的其中一個,而太過涉入瘋子的內心世界,絕對是危險的。

  夜風吹過他單薄的身軀,將他從出神中喚回現實──也許沒那麼現實的現實。

  他停下腳步,察覺到藍月谷的街道上一個路人也沒有,這很奇怪,現在還不到晚上六點,但整條街卻彷彿被淨空似地。

  身旁的馬蹄聲不再前行,在原地踱步著,似乎是為了他而停下,他抬頭望向馬背上的騎士,覺得騎士也正注視著他。

  雖然騎士並沒有頭。

  「我在夢裡見過你。」他對無頭騎士說道,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正確地說,他覺得試著跟對方攀談並不是個好主意,因為對方似乎不太可能回答。

  「我知道。」一個聲音忽地在伊文森腦中響起,將他嚇了一跳,過了一兩秒他才意識過來,那是無頭騎士的聲音。

  那聲音並不真正存在,而是直接送進他腦袋裡的某種意念。

  「你要帶我去哪裡?」伊文森問道:「你會……殺了我嗎?」

  「我們之中沒有一個人能殺得了你,」無頭騎士回答:「你是創造者。」

  伊文森望著他,意識到自己並不意外會聽到這回答。

  儘管第一眼見到無頭騎士時,他確實受到不小的驚嚇,但他當然知道無頭騎士正是他遊戲中的角色。

  「我們要去長廊。」無頭騎士答道,接著又拉起韁繩,繼續前行。

  伊文森跟了上去,只因這回答徹底地撩撥起他的思緒。

  「要怎麼去?」他追問道:「那地方真的存在嗎?」

  無頭騎士沒有回答,僅朝他伸出一手。

  他只遲疑了一秒,便將手伸向那戴著皮製護腕的手,騎士毫不費力地便將他拉上來,讓他坐到身後。

  騎士將韁繩猛力一揮,馬兒便往前狂奔,伊文森緊緊環住騎士的腰間,想著自己竟然讓一個沒有眼睛的人載,真是瘋了,難怪他們當初要將他送進瘋人院裡。



  「我們要去長廊。」克萊恩盯著手機畫面,嚴肅地說道。

  「什麼?什麼廊?」卡歐斯問道。

  他們現在已走出了墓園,來到街道上,但街上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其他人。

  「你注意到了嗎?」克萊恩抬眼問道:「除了我們之外,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我還奇怪你怎麼不問哩,」卡歐斯回道:「我們的確還在這條街上,但和藍月谷的居民不在同一個空間裡,對吧?」

  克萊恩吹了聲口哨。「你還滿有概念的嘛。」

  「好說,」卡歐斯沒理會他口哨吹得超爛這件事,逕自轉向街角,停在紅綠燈旁。「不知道我們是什麼時候走進來的,希望是在那沒腦瘋子把我車子砸爛之前,這樣也許我的車在原來的世界裡還好好的。」

  「我也不清楚,但可以確定,是蘋斯扭曲了空間,將我們送進這領域裡的。」

  「不是他還會有誰,」卡歐斯一臉不耐。「這些巫魔犯就是這麼惹人厭,他們老愛炫耀自己的魔力,把酒變成水,而且還不打算變回去。」

  「聽著,卡兒……呃──卡歐斯,不論你想不想,但接下來我們得照著蘋斯的遊戲規則走,因為這裡是他的世界,不照他的方法,我們不但逮不到他,還會永遠被困在這裡,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先和你解釋一下《魔神之鑰》這遊戲的內容,可以嗎?」

  卡歐斯抹了抹臉,說道:「我作夢也沒想到,我一點都不想玩這遊戲,這遊戲卻自己找上我。」

  「我就當你是同意了。」克萊恩一邊說,一邊滑著他的手機,一陣音樂聲從他的手機裡傳來,頓時令卡歐斯皺起眉頭。

  「你可以不要那麼白目嗎?」卡歐斯說。

  「噢,抱歉,我想說有點音樂的話會比較好進入狀況,這是《魔神之鑰》的片頭音樂。」

  「我知道。」卡歐斯本想說他聽過這音樂無數次了,因為史賓瑟一天到晚都在玩,但他想想還是沒說出口。

  克萊恩肯定是史賓瑟的使魔,他想,如果提到史賓瑟的名字,也許會違反克萊恩口中所謂的契約問題──這些魔物之所以會聽命於他們的契約主,向來都是基於各種千奇百怪的理由──誰知道他們的底線是什麼?

  「首先,這遊戲的目的只有一個,」伴隨著詭異的音樂聲,克萊恩以那清亮的聲音說道:「那就是度過各種關卡,取得足夠的魔神卡片,協助自己通過長廊──長廊是一座位於這世界中心的建築,它的外觀是一座玫瑰色的大理石亭,你必須通過守門的鬼魅,才能看見位於後方的長廊。」

  「我有問題,」卡歐斯慵懶地半舉著手。「我為什麼一定要去長廊?我一點也不想去不行嗎?」

  「你不常玩遊戲,對吧?」克萊恩質疑地盯著他。

  卡歐斯沒回答,只是雙手一攤。

  克萊恩嘆了口氣,繼續說下去:「只要你是玩家,你就得把遊戲的世界觀當一回事──信任一個虛擬的世界,那就是人們之所以感到快樂的原因,因為那可以讓人們暫時忘掉現實世界的存在。」

  「那也正是我討厭這種遊戲的原因,」卡歐斯交抱雙臂,說道:「簡直是麻藥。」

  「你得承認,沉迷並感覺到自己正墮落在某種放任狀態裡,是很舒服的,」克萊恩說道:「雖然你可能沒有太多機會沉浸在這種情況,你很少真正放任自己去做什麼無意義的事,對吧──就算你後來也成了魔物?」

  卡歐斯陰沉地盯著他,這才讓克萊恩意識到自己正在踩對方的底線。

  「呃──對不起,我不該提這個的,」克萊恩連忙說道:「總之──這遊戲的目的,就只是要通過長廊,到某個未知的地方去,沒有人知道長廊另一端有什麼,從遊戲目前更新的進度看來,還沒有透露長廊之後的地圖是什麼樣子。」

  「我不懂,這種沒有盡頭也沒有結局的遊戲到底有什麼好玩的?」卡歐斯問道。

  「這遊戲最主要的樂趣,是在於蒐集魔神,」克萊恩解釋道:「每種魔神都有各自的能力,有些魔神的能力很獨特,有些則很常見,還有一些單純只是可愛,光是解那些任務取得魔神就夠你花上好多時間了,而且平常還有一堆期間限定的活動什麼的,這種遊戲,只要設計得能讓人沉浸其中就夠了,有沒有結局並不是重點。」

  克萊恩說到這裡停了一下,見卡歐斯沒有其他問題要問,於是繼續道:「長廊盡頭有什麼,只有遊戲設計者自己知道──或者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不管怎樣,蘋斯一定會到長廊去,我們只能先他一步趕到那裡,再想辦法逮住他。」

  卡歐斯望著他。「你怎麼知道他一定會去那裡?」

  「因為無頭騎士弗卡斯是唯一的主線任務,」克萊恩說道,卡歐斯覺得他甚至有點神采奕奕。「如果是出現其他魔神──像是貝勒斯王子貴公子戈普那類的,我就不敢保證,但弗卡斯是通往長廊的關鍵使者,他既然會出現,那就表示蘋斯想去的地方絕對是長廊。」

  「那我問你,無頭騎士是蘋斯的人,我們要怎麼潛入那裡,還不被他發現?我們早晚都得跟無頭騎士對上的,就算現在不去對付他,到哪裡都一樣,我不覺得你的方法可行,你只是想玩這遊戲而已。」

  克萊恩搖搖頭。「你要怎麼想我的動機都無所謂,我只能告訴你,我們必須做好萬全準備才能再次迎擊弗卡斯,你現在就像等級一的新手,貿然去打王太無謀了,別忘了我們在蘋斯創造出的世界裡,這裡的一切規則都是他制定的,但只要我們按照遊戲規則走,他就不能拿我們怎麼樣。」

  「但他是這個世界的大王,就算我們照規則走,他還不是愛怎樣就怎樣?」卡歐斯反駁道。

  「不對,就算是創造者,當他一投身進這遊戲本身時,他也要照規則來,一旦他用規則外的方式來完成任務,這世界本身就會察覺他是個破壞者,會將他消滅,除非他能從外部修改遊戲機制,否則他和我們一樣是對等的,這就是我們的機會,我們可以用這遊戲本身的設定打爆他,只要我們的數值比他更強就好了。」

  「我並不想打爆他,我只想把他送到梅瑟嶺去──真是夠了,為什麼這會變得那麼複雜!」卡歐斯不耐地抓著頭髮。

  「別那麼灰心,我們還是有優勢的,你現在帶著手機嗎?」克萊恩問道。

  「有啊,怎了?」

  「你還沒把《魔神之鑰》砍掉吧?」

  「是還沒有……」卡歐斯這才注意到克萊恩問這話的用意。「呃──算了吧,別想了,這是別人拿我的手機去玩,我根本不知道登入帳密是什麼。」

  「我有加你好友,所以帳號我有,是你的E-mail帳號,密碼的話……試試你的生日怎麼樣?」

  卡歐斯百般不願地取出手機,進入《魔神之鑰》的登入畫面,在輸入帳號的欄位填入自己的電子信箱位址,並在密碼欄填入0622四個數字。

  下一刻,《魔神之鑰》的開頭音樂便悠揚地響起。

  「真不敢相信那變態居然用我的生日當密碼,我明明從來沒告訴過他。」卡歐斯低聲說道。

  「不管怎麼樣,至少我們現在有一支軍團能使用了,」克萊恩看來似乎很高興。「再加上我蒐集的魔神,就用不著從頭練起了。」

  克萊恩走到馬路上,大聲唸出一段咒文,瞬間,路中央燒起一大團火球,隨之在火中顯現的,是一台中世紀的戰車,以兩匹白色戰馬拉著,而馬兒的鬃毛與腳踝都是正在燃燒的烈火,眼睛亮得像是能照亮黑夜。

  「這是遊戲中的第六十八號魔神──戰爭天使彼烈爾的戰車,」克萊恩走上前去,並介紹道。「我相信這會比無頭騎士的幽冥坐騎來得快很多。」

  「我不要坐那東西。」卡歐斯沉著臉說道,並盯著那冒火的車輪。

  「別這樣,它沒看起來那麼恐怖,不會燒到人的。」克萊恩將他拉上車,儘管卡歐斯的確不感到燙,但他還是花了點時間才敢坐在那金紅色──看來像是被燒得通紅的座椅上。

  在他坐定的同時,克萊恩不知從哪變出了一本書,塞到他懷裡。

  「這是巫魔犯罪科的人給我的,」克萊恩說道:「他們已經把《魔神之鑰》所有能解讀出的召喚咒都記錄在裡面,你可以比對一下手機裡的魔神,看有沒有你能用的。」

  他說完便對卡歐斯眨了一下眼,接著揮動鞭子,驅動那兩匹熊熊燃燒的白馬,並大聲說道:「到長廊去。」

  馬兒嘶鳴了起來,接著便向前狂奔,潛入漸深的夜色裡。


- TBC -


【附記+碎碎唸】

先來解釋一下首圖(不過上一篇好像就沒解釋首圖是啥欸,靠妖),"Belial"就是這篇提及的戰車車主彼烈爾,其實這在聖經裡面最早好像只是一個罵別人兒子是垃圾的詞(?!),但經過N百年來的演化與作家腦補過後,他變成一個等同於「惡魔」的代名詞,並被列進中世紀的設定廚寫的巫術書裡,變成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的其中之一。

所謂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典出一本不知名人士寫的神祕學書籍【所羅門的小鑰匙】(Lesser Key of Solomon)中,雖然他不是所羅門王寫的,但大概是因為作者不願具名,所以就把他偽託成是所羅門王寫的,事實上這本書本身也可能是受到更早的神祕學書籍所啟發而來,因為更早其實還有別的書內容跟他很像,【所羅門的小鑰匙】有可能是自肥了早期的相關書籍並自行補入其他設定,像是七十二柱魔神的設定在更早的版本裡就沒有。

然後七十二柱魔神的概念大致就是把黃道十二宮再細分六區而來的,意義大概是想表示在各種命盤宮位(?)都有個屬於你的魔法守護者(尛),也因為這樣,所以其中有很多魔物的設定其實很硬湊,重複的屬性也很多,標準設定宅寫來自HIGH的感覺。

這本書還同樣啟發了後世的設定廚們,十九世紀的【地獄辭典】(Dictionnaire Infernal)就明顯自肥了【所羅門的小鑰匙】當中的許多惡魔,並另附精美插畫,作者還順手幫一些本來寫得不大完整的惡魔加註了一堆設定,堪稱現代設定廚的前身。

【所羅門的小鑰匙】當中的七十二柱魔神,事實上幾乎都是自肥各種傳說裡的怪物而來,主要是受到聖經啟發,有很多魔神名號其實在原本的典故中指的都是撒旦他本人,但【所羅門的小鑰匙】為了要湊到七十二個,就把他拆成好幾個魔物,事實上這些名號的典故有很多查回去都只是一些泛稱而已,本身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可言。

至於七十二柱魔神之所以這麼有名,就只是因為名號響亮而已,而且典故都是來自聖經跟一堆古老的惡魔,感覺就炫砲,所以,即使他本身其實根本就是一部腦補自肥設定集,但至今還是非常地吸引現代的設定廚們。(像是我)

BTW,去年的美劇【沉睡谷】(Sleepy Hollow)當中,也有一集用到了所羅門魔神的設定,我那時看到還覺得很靠杯,想用的梗先被他用走了。

以下順便放個本章出現的人名梗:

貝勒斯(Beleth)&戈普(Goap)
毫無反應就是兩個從七十二柱中抄來的魔神名,由於在【地獄辭典】的版本中,加入了他們兩個關係深厚的設定,所以在我的個人腦補中,他們是基友的關係。

彼烈爾(Belial)
也是抄來的魔神名,由於這個名字本身就是代表惡魔的泛稱或撒旦本人,所以本篇的火戰車是來自七十二柱的設定;順帶一提,彼烈爾在日翻中的版本中通常會被翻成貝利亞,所以在【天使禁獵區】裡面某個視覺系的男裝女就是這尊──雖然現在講【天使禁獵區】這漫畫應該是沒什麼人知道惹,不過他是我成為西方惡魔廚的啟萌。

弗卡斯(Furcas / Forcas)
七十二柱裡面唯一位階是騎士的魔神,因為我懶得把七十二柱的設定全部抄下來,所以直接選分類下方只有一個名額的角色來用。(毆)

克萊恩(Crane)
典出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的小說【沉睡谷傳奇】裡的主角伊卡博‧克萊恩(Ichabod Crane),其實在這裡用這個名字只是因為我覺得這名字很萌,跟梗比較沒關係,而且目前我最喜歡的叫克萊恩的角色其實是【蝙蝠俠】電影裡的強納森‧克萊恩醫生(Dr. Jonathan Crane)因為基連‧墨菲實在把他演得有夠騷

其他有的沒的設定:

「官方紀錄是三次。」這句話其實出自【Ben10:全面進化】(Ben 10 Omniverse)中,戮克(Rook)常說的一句話,但在Ben10裡指的是主角田小班(Ben Tennyson)拯救宇宙的次數;因為卡兒也剛好死過三次,所以就這樣寫了。(毆)

卡兒死掉的那三次分別出自【BLOOD²】第一章第十三章【血色紅帽】的第十章以後可能還會繼續增加。

伊文森夢中的鬼魅其實長這樣:


然後那其實是我夢到的。(幹)

至於玫瑰色大理石建築的概念則來自布特拉清真寺

最後順帶一提,最近幾篇文章都有放開版圖,單純是因為最近改了排版,覺得文章跟標題之間的間隔有點擠的關係,所以就放個圖讓他上下隔遠一點。(居然為了這麼無聊的理由特地找圖來放(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