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三章‧鬼牌



- Jesse Brown & Yvain Jaliens -

  當天稍早,傑西‧布朗巡警和巫魔犯罪科的探員來到了亞德利安‧H‧奎恩家的大門前,根據他們手上的資料,奎恩原本一直住在藍月谷,但經過四年前的襲擊事件後,他便搬到了鄰鎮,而《魔神之鑰》的遊戲工作室也隨著他一同搬到這裡。

  正如傑西所想,奎恩的住處是間很不錯的大房子,但從外觀看來完全是一般住家,不像是有經營工作室的樣子,若不是門牌掛著《魔神之鑰》的工作室名稱「鬼魅王子」,他絕對不會聯想到這房子跟他最愛的遊戲有什麼關係。

  他們穿過以紅磚矮牆圍起的前院,步上鋪得極為工整的石階,來到那扇乳白色的大門前。

  「天哪,我是這遊戲的大粉絲,」傑西緊張地搓了搓手。「而我現在竟然得進去勒令他們歇業,這太殘忍了。」

  一旁的巫魔犯罪科探員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建議你不要顯得太興奮,傑西。」

  「你不懂,我開始覺得卡歐斯隊長是故意的,他明知道我愛死了《魔神之鑰》,還叫我來做這種事。」傑西哀鳴道。

  「我當然懂,」探員慢條斯理地說道:「是我也會故意這麼做。」

  「為什麼?」傑西問他。

  探員將口中的泡泡糖吹出一個粉紅色的氣泡,任它爆裂在嘴唇上,然後用舌頭和牙齒將黏在嘴上的泡泡糖挪回口中,那雙在牛角眼鏡後方的眼神依然渙散,對於這個問句似乎沒有多大反應。

  「因為那樣很殘忍,所以很有趣。」他說。

  「你好變態喔,伊溫。」傑西評道。

  名為伊溫的眼鏡探員聳聳肩,說道:「你到底要不要敲門?」

  「好啦,給我一秒鐘。」他說罷便深深吸了口氣又吐出來,並將手汗抹在蜜糖色的金髮上。「好了。」他上前按了門鈴。

  沒有回應。

  傑西和伊溫互看了一眼,接著傑西再度按了一次門鈴,這次按得比上一次久,但始終聽不見裡頭有何動靜。

  伊溫默默地將口中的泡泡糖吐在包裝紙上,捏起來收進口袋裡。

  「你在嗎?奎恩先生?」傑西大聲喊道。

  一片寂靜。

  傑西轉了轉門把,發現大門並未上鎖,幾乎是一推就開。

  他瞪大眼睛,望向伊溫,而伊溫原本渙散的眼神也消失了,他拿出一把槍,拉開保險栓,而傑西也跟著照做。

  「數到三我們就進去。」傑西悄聲說道。

  「不用那麼麻煩。」伊溫說完立刻將門踹開,迅速跳進去,將槍口對著屋內,環顧四周後,他招手示意傑西進來。

  傑西連忙跟進去,將槍口對著地板,與自己的雙腿平行,以避免對到前方的伊溫,他四下望了望,只見客廳內的沙發和茶几都翻倒在地,地上有一些玻璃碎片和散落的文件,牆邊有一堆電線與機器堆在那裡,除此之外,這裡沒任何人。

  伊溫快速地打開每扇門,確認其他房間裡都沒有人,然後示意傑西上樓,自己則去察看屋子後方。

  他走到廚房,覺得這裡看來似乎沒有異樣,後院也沒有任何逃離的痕跡,奎恩的車還停在車庫裡,沒有人離開。

  作為一家開業的工作室,而這工作室出品的遊戲還賺錢到不行,沒有請員工實在是有點奇怪,伊溫不禁這麼想。

  他轉身回到屋內,同時聽見傑西喊他的聲音,他三步併兩步跑上樓去,只見傑西站在走道上,瞪視著房門口,一臉惶然。

  「伊溫,快叫救護車!」他叫道。

  他迅速趕到房門口,只見奎恩正躺在地板上,那張看上去不過三十幾歲的臉龐顯得極為蒼白,他雙眼緊閉,看來已經沒了意識,房間內所有的主機都還在運作,電線纏繞在他的身上,像是一團將他吞噬的藤蔓。

  「他沒有呼吸了,有人攻擊他!」傑西說道。

  伊溫很快看了一眼走道上的地毯,赭紅色的地毯平整乾淨,沒有任何拖行過的痕跡,也沒有可疑的腳印。

  房間內的電腦和主機沒有毀壞,桌上的書和文件也沒有翻動過的跡象,奎恩看來就像是被小心地纏起來,造成某種被攻擊的假象。

  「停止呼吸這種事簡單得很,連我也辦得到。」伊溫說道,並走上前去,高舉一手,在空中劃出一道泛著藍光的咒印,並高聲唸出咒語,將那道咒印狠狠打向平躺在地的奎恩。

  傑西幾乎傻眼了,他簡直不敢相信伊溫會這樣對付一個失去意識的人,他衝上前去抓住伊溫的肩膀,將他拽過來,叫道:「伊溫!你幹什──」

  「你仔細看看那傢伙。」伊溫打斷他的話,同一時刻,傑西看見伊溫的雙眼泛著藍色的光,幾乎看不見他的瞳仁,就像兩盞發亮的燈。

  傑西轉頭望向那房間,而奎恩已不在那團電線裡了。

  他慢慢將視線往上移,此時,在那個房間裡,所有機器似乎都正散發著電流,他看見一道道如同閃電的光線閃現在房間裡,集結在正中央成為一團巨大的光球,光球的中心飄浮著一個身影──亞德利安‧哈勒‧奎恩就這麼浮在半空中,吸取著那宛若源源不絕的電流,他原本紮著馬尾的亞麻色長髮此時已經散開,髮色在光流中變得極為淡色,幾乎像是銀髮,而那張原本就不怎麼顯老的臉,此時則變得更加年輕,幾乎像是個十五、六歲的青少年。

  傑西看到他的雙眼和伊溫一樣,都發著光芒,但與伊溫不同的是,奎恩的眼睛發出的是紫紅色的光。

  奎恩冷冷地望著伊溫,說道:「我以前見過這種顏色的魔法能量……害我想起討厭的事來了。」

  「總算逮到你了,」伊溫說道,此時他已沒有戴著眼鏡了,頭髮的顏色也從黑色變成很淡的淺藍色。「看來你果然也是巫魔犯。」

  「你要抓得到我,才能算得上是逮到我。」奎恩笑了起來,雙手一舉,便揮出一道電流,往伊溫和傑西身上席捲而來,伊溫連忙畫陣擋下,儘管及時擋掉攻擊,但魔法陣也在碰觸到電流的瞬間碎裂,伊溫悶哼一聲,便倒在傑西身上,傑西連忙護住他,但自己也摔倒在走道上。

  奎恩冷笑了一下,接著便從房間裡飄了出來,將手一揮,伊溫與傑西身下便浮現一道紫紅的魔法陣,就在兩人還未反應過來前,那道魔法陣便發出光芒,伸出數道光鞭纏住伊溫與傑西,令他們動彈不得。

  「ISHGAH‧DALIAH!」伊溫大喊,瞬間又出現一道藍色法陣在他們身下,粉碎了原本的法陣,纏著他們的光鞭也忽然像玻璃般碎開,化成血紅色的水晶狀碎粒,散落在鋪著赭紅地毯的走道上。

  伊溫從地上跳起來,高舉雙手往奎恩揮下,大聲說道:「PHANTIN‧KAHKKCHIEH!」瞬間便有無數道藍色光鞭從四面八方伸向奎恩,將他的四肢緊緊纏住。

  「ARKH。」伊溫低語道,隨之在他手中出現一把藍色光弓,他將弓拉滿,隨即在弓弦中央出現一把閃動著冷藍色火焰的光箭。

  他瞄準奎恩,將箭射了出去。

  光箭穩穩地射中奎恩,將他射飛出去,他整個人往後跌下樓梯欄杆,掉到客廳去。

  但他們沒有聽見重物落地的聲音。

  傑西連忙和伊溫一起奔向欄杆處,往下一看,只見客廳中央有一道巨大的紫色法陣,法陣中央是如同深淵般的黑洞,奎恩以平躺之姿飄浮在法陣上空,緩緩墜落,雙手握著插在胸口的那支藍色光箭,而那支箭被他的手碰觸到之後,就忽然化為血紅色,最後轉黑,他輕輕一捏,箭身就在他手中化為虀粉。

  而奎恩穿著的赭色V領衫完全沒有破損,他的胸口也沒有傷痕。

  他對兩人咧嘴一笑,雙眼的光芒也在瞬間轉淡,傑西看見他的眼珠是發亮的紫紅色。

  「我是不會被同樣的魔法能量擊敗第二次的,小鬼。」奎恩說道,接著迅速被吸進法陣中間的黑洞,而法陣也在下一刻縮小消失了,僅留下客廳的一團凌亂。

  伊溫嘆了口氣,重新戴上眼鏡,眼睛和髮色也在一瞬間恢復正常。

  「我就知道,哪可能打得過這種完全不用唸咒就能發動魔法的老妖怪。」伊溫說道。

  「伊溫你超強的好不好!」傑西嚷道:「我完全一點屁用也沒有!」

  「不要那麼妄自菲薄,我本來打算,如果他繼續發動攻擊,就要用魔法操控你當肉盾的說。」

  「吭!真的假的!」

  「不要在我耳朵旁邊大吼大叫,」伊溫皺起眉頭:「我要耳聾了。」

  傑西苦著臉,望向屋內的一團凌亂。「好吧,看來《魔神之鑰》確實是非法遊戲,而且它的老闆還用巫術攻擊我們,我對這遊戲徹底破滅了。」

  「這真是好消息。」伊溫不帶表情地說道。「我們叫局裡的人來蒐證吧,這裡留下的東西夠讓奎恩治罪了。」

  傑西拿出手機,看到手機桌布上是《魔神之鑰》的圖片,又不禁觸景傷情。

  「你想他為什麼要裝成一副被攻擊的樣子?」傑西哀怨地問道:「他怎麼知道我們會來?」

  「肯定有人給他消息,這完全就是四年前玩的同一套,」伊溫說道:「現在想起來,一切都說得通了,只可惜四年前的襲擊案沒有轉到第十九分局,因為那案子看來並沒有涉及超自然犯罪,如果那時有交到我們局裡,我們一定會知道奎恩就是以前逃掉的那個巫魔犯。」他輕咬著指甲,似乎非常不悅。「四年前一定發生了什麼,差點讓奎恩露出馬腳,他才要這樣害他外甥背黑鍋──不對,那個叫伊文森‧蘋斯的傢伙搞不好根本不是他外甥,沒人知道奎恩到底活了多久,他的親人應該早就不在了。」

  「這個叫奎恩的傢伙到底是誰?為什麼你好像對他瞭若指掌?」傑西問道。

  「我們巫魔研究科對所有巫魔犯都有建檔,一看到他那種魔法能量的顏色就知道了,他涉及的案子可多了,十七年前的萊昂王石棺失蹤案、還有更早以前的梅瑟嶺大屠殺都跟他有關係。」

  「梅瑟嶺?那不就是──」

  「魔法師的大本營──我的家鄉,」伊溫說道:「雖然大屠殺的案子是在我出生前發生的,但在我小時候,每個家長都會叮囑孩子們放學就趕快回家,不要在外逗留太久,因為沒有人知道奎恩犯下那些案子後去了哪裡,他彷彿會躲在每個角落、每個暗巷、或是陽光照不到的任何陰影處,等到人們落單,他就會跳出來把他們吃掉,在我小時候,他就像是一個這樣的存在。」

  傑西目瞪口呆地望著他。「這樣你居然還敢正面迎擊他?你真了不起!換作是我的話,童年的惡夢像這樣真真實實地現身在自己面前,我大概會嚇到腿軟吧!」

  伊溫露出一個不敢置信的笑容。「他算不上什麼童年的惡夢吧,你剛也看到了,他只是個青少年──永遠長不大的青少年,在我小時候他是很有名沒錯,可是這種恐慌感對小孩子是很難真正感受到的,對小鬼來說,比起奎恩這種真實存在的犯罪者,床底下不存在的怪物還比較可怕。」



  伊溫將傑西留在樓上,讓他去聯絡局裡,自己則走到客廳,蹲下身來將手懸在剛剛魔法陣消失的地方,試圖追蹤能量反應。

  正如他所想,奎恩消失得很徹底,他什麼也感應不到。

  我以前見過這種顏色的魔法能量……害我想起討厭的事來了。

  奎恩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微蹙眉頭。

  他很確定,在今天以前,他從來沒見過奎恩這個人,對他的認識僅止於第十九分局內的檔案紀錄,但奎恩卻似乎對他的魔法能量有印象,這意味著或許奎恩見過他家族裡的人,因為他的魔法能量是遺傳自他父執輩那一邊,他雖然也曾在家族以外的人身上見過類似顏色的魔法能量,但完全一模一樣的他倒還沒有見過。

  這念頭令伊溫想吐,惡名昭彰的殺人魔王居然會跟他家人有關係?開什麼玩笑?

  我是不會被同樣的魔法能量擊敗第二次的,小鬼。

  伊溫收回手,站起身來,但視線仍盯著奎恩剛剛消失的地方。

  對他而言,成為魔法師這件事一直都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他出身自梅瑟嶺一個古老的魔法師世家──就和鎮上其他魔法師的家族一樣古老,也正因如此,他從小就聽多了那些老掉牙的傳說故事,像是誰的祖先曾經徒手幹掉魔龍啦,誰的家族中又曾經出過什麼了不起的大魔法師之類。

  他自己的家族,當然也少不了幾個這種誇張的傳奇故事,但他向來都認為那些口耳相傳的野史並不可信,什麼屠龍傳說八成只是宰了山上哪條蛇之類的事;身為一個能夠使用魔法的術者,他非常確定,所謂的魔法根本就沒有一般人想像得那麼神──那甚至不能用來讓自己的日常生活更加便利,舉例來說,與其背一條長得要命的移動咒,倒還不如就走到書架前,把那本自己要看的書用手拿出來就好了,電影裡演的──什麼用魔法就能輕鬆打掃的事也都是騙人的,你無法要求拖把能夠有足夠的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塞不進沙發後的某個縫隙,當然你可以乾脆用法術賦予它人格,但等著瞧吧,過沒幾天它就會開始罷工,或是抗議為什麼它總是得拖地,沒有幾個魔法師會無聊到真的去使用魔法來處理身邊的一切大小事,因為那不但耗魔力,而且效率奇低,低到會讓人覺得不如自己動手做還比較快。

  他很難想像,自己的家族裡有人曾經和奎恩那樣的黑魔法師戰鬥,甚至還打敗了他。

  這實在太誇張了,要怎樣才能擊敗那種等級的魔法師?他絕不相信那是能獨力辦到的事。

  除非奎恩在當時也是個小嫩嫩,除非他當時也是個不靠唸咒就發動不了魔法的術者,除非──

  除非他放水。

  他從鼻息間哼了一聲,對這個想法十分不以為然。

  但無論如何,問問也無妨。

  他拿起手機,撥了一個很久沒打的號碼。

  「喂?約恩嗎?」

  電話另一頭傳來一個像是剛睡醒的聲音:「伊溫?是你嗎?」

  「對啦,是我,聽著,我知道突然打來叫你做這個有點怪……但你人在梅瑟嶺對吧?可以幫我查一下牙琳斯家族的歷史文獻嗎?就是──有沒有曾經和黑魔法師打過交道的記載?什麼都可以,幫我查查。」

  「你家的事為什麼要我幫你查?你去找你姊啊。」那個聲音似乎變得更想睡了,但伊溫知道他清醒得很。

  伊溫嘖了一聲:「席琳會鳥我才怪,她超不爽第十九分局的,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她那個性吧。」

  電話另一端傳來約恩的輕笑聲,聽起來有點幸災樂禍。「呵,對啊,她會把你拆了。」

  「別鬧了,你能幫我查嗎?」

  「好啦,我幫你查,你很急著要嗎?」

  「呃……」伊溫想了想,說道:「總之盡快給我。」

  「記得下次你請客啊。」電話裡那端的聲音仍帶著笑意,隨後便掛了電話。

  伊溫將手機收進口袋,同時,傑西也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伊溫,你想會是誰告訴奎恩他已經被我們盯上的?」

  「這個嘛,也許線人可以給我們答案。」

  傑西盯著伊溫,覺得他好像笑了一下。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本章終於出現之前讓我在噗浪上失心瘋的角色:伊溫‧牙琳斯(Yvain Jaliens),沒錯,他就是這篇黑歷史漫畫中的牙琳斯弟,我小學時畫的他長這樣:



▼ 2011年畫的他則是長這樣 ▼



▼ 上個月畫的他則是長這樣 ▼


其實我覺得現在這個第十九分局Ver的牙琳斯弟比較接近最初版的樣子,就是個比較稚氣學生貌又娘砲稍微有點冷淡的感覺,2011版就看起來太高傲貴族樣,魔改太多了。(毆)

至於人設圖沒有文中提到的眼鏡,單純是我忘記畫。(巴)

然後因為這次新加了巫魔犯罪科的設定進去,就順便設定了制服,基本上就是比較帶有魔法師風味的第十九分局制服,我還滿喜歡的,以後可能會新增一些角色也穿這樣。

事實上,巫魔犯罪科這設定有點吃書,因為在【無盡的坎特雷拉】就已經提及巫術涵蓋在鑑識組工作範圍,但反正那篇文寫得很ry又沒要出本所以不管他(喂),不過我後來又查過英美警局組織設定後,發現通常鑑識組都會再細分,例如化學鑑識組、醫學鑑識組,這類的,所以難怪我一直覺得第十九分局裡的部門實在很少,因為每個組其實都要再細分的,只是我以前都沒做這件事,當然部門看起來就很少了。(毆)

這裡順便來說明新版牙琳斯姊弟的名字設定:

伊溫‧牙琳斯(Yvain Jaliens)
舊版的名字很中二,叫夜藍,既然現在要放進第十九分局世界觀,名字也是要魔改一下,最早我其實想將他名字改成奈特(Night),因為"Night"就是「夜」的意思,符合他原本名字的含意,但我還是很想取個跟他舊名聽起來稍微有點像的名字,所以最後魔改成伊溫(Yvain)其實聽起來跟夜藍這兩個字也沒有像點。

伊溫(Yvain)這個名字取自我以前玩Dragon Cave幫自家龍取的名字,詞源是取自暮星(Evening Star),這名字跟【星塵傳奇】(Stardust)的女主角Yvaine也只差一個字。(毆)

不過,Yvain確實是個男人名無誤,有個跟亞瑟王傳說差不多同期的騎士就叫這個名字 » Yvain, the Knight of the Lion

然後本來其實是想翻成伊文的,但考慮到這故事裡已經有個伊文森了,名字會太像,所以就翻成伊溫。

席琳‧牙琳斯(Celine Jaliens)
舊版的名字是星藍,其實她的新版名字我沒有想很久就決定了,席琳(Celine)就是星藍的不精確音譯版;席琳這個名字的詞源則有「藍天」、「天堂」等意思。

所以新版牙琳斯姊弟名字的含意等於是剛好跟舊版反過來,舊版的姊代表的是「夜星」,弟代表「夜空」,新版則是姊代表「天空」,弟代表「夜星」。

至於牙琳斯這個姓則是完全沒改,雖然其實可以翻成亞林斯這種聽起來比較正常的洋人名,但我想讓新版跟黑歷史舊版還是有一點連結,不至於魔改到完全認不出,所以姓氏就完整保留。

然後這次為了增添戰鬥情節的炫砲度,就寫了吟詠咒文的部分,但當然那些咒文是我瞎掰的,沒有任何考據與語言邏輯(淦),其實我以前就滿常在這系列寫人物唸咒召喚東西或啟動啥啥之類的情節,但從來沒有實際把咒文寫出來過,這裡順便列一下伊溫在本章用過的咒語:

ISHGAH‧DALIAH
唸法大概是「伊喜嘎達利亞」,用法似乎是拿來粉碎別人的法陣;這個咒語基本上就是我隨便瞎掰的,沒有任何詞源根據(毆),不過我在設定時會順便餵孤狗一下,看有沒有撞到什麼令人尷尬的詞,有時就會找到一些剛好可以拿來腦補的東西,像是這個 » 達莉亞(Dalia)立陶宛神話的命運女神,她的名字意義似乎是「強韌的枝枒」(或強大的分歧,Whatever.)

PHANTIN‧KAHKKCHIEH
唸法是「方亭卡克西欸」,雖然也是瞎掰但這次有點根據了,"PHANTIN"的字根是來自"Phantom",就是【歌劇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那個魅影(Phantom),後面那串則沒有任何詞源;這咒語的用法是從陰影處伸出觸手把敵人抓住。

ARKH
唸法是「阿可」,字根是射手(Archer),用法是憑空變出弓箭射人。

這裡要特別說明一下的是,顯然亞德利安的設定跟我之前畫的人設已經差很多了,本來不是綠眼嗎為何現在又變成紫紅色眼睛?!這是因為在本篇設定中,魔法師發出的靈光(?)都會跟他們的眼睛顏色一樣,BUT綠色給人感覺就不是一個血腥又殘酷的反派魔男在發功時會散發出的顏色,所以這裡就改成紫紫紅紅的顏色。

然後之前提過亞德利安這角色有一部份是自肥自西米家的甲卡利安,但有另一部分不是,其實那沒提的另一部份就是這個舊角色:


對,亞德利安就是魔男小妖基。(巴蕊)

而且這是在我之前畫那個金髮版人設時就暗中(?)決定好的事,之前把他畫成金髮就是因為考慮到小妖基是銀髮的緣故,想說弄成淡金色跟銀髮比較接近──雖然當年的漫畫是黑白,看不出髮色,但我一直覺得他應該是銀髮或淡紫色系,因為小妖基這角色當年的靈感來源是傑洛士小次郎。(靠竟然)

不過就故事目前的走向看來,亞德利安顯然就是完完全全的妖基,跟甲卡已經沒什麼像點了(毆),就是一個自肥失敗的前奏,而且妖基原本在我腦中應該會跟牙琳斯弟在一起,可是因為現在有伊文森了,妖基跟伊溫這CP就被拆了,本來去年畫人設時,我還覺得這CP被拆毫不可惜,結果現在伊溫一登場,我覺得他整個超萌的,沒搞基也太無彩(喂),尤其是他的確在原設中就是個GAY,有圖為證:


他在我小學的時候就是個GAY了,如今沒CP的話這設定有何意義?

害我一度很後悔讓伊文森NTR走妖基(雖然目前看來八字還沒一撇),所幸後來有找到其他可能有機會跟伊溫好上的男角了,不然讓伊溫活會這件事我大概會嘔死。(爆)

而雖然這章開頭放了傑西跟伊溫的CP(?)圖,但其實傑西不是他的Mr. Right(其實本來還真想湊對看看,但果然還是行不通),而雖然這章在電話裡出現的神秘男約恩感覺有點騷支支,講話又曖昧,好像滿BL男潛力股,但很遺憾約恩卻是個直男,所以我在寫這章的時候超嘔的,差點想魔改角色性向。

至於伊溫的可能曖昧對象大概要到下一章才會出現,其實也是個拆掉別的CP才得來的曖昧對象,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魔男的NTR力如此之強。(←自己寫的怪誰)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