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hBahBah】沒營養的政治廚心得|總裁的五十道陰影


這篇也是昨天在FB上寫的感想抒發靈魂歌唱(?),同樣是鎖好友限定所以追蹤者看不到,不過今天看到一個我有在追蹤的ㄉㄉ發了篇文章,發現他說的某些地方跟我的想法有點不謀而合(?),所以我就想說啊他都敢發了,我有什麼好鎖的?就乾脆也PO上來混更新。(毆)

BTW最近這裡一堆鄭志文可能會嚇到人,所以順帶說明一下,我沒有要轉型成政治部落客請大家放心,我也沒有那種文筆跟強大觀察力能夠有條有理地長期針砭時事,我只是偶爾需要發廚該該,最近這邊鄭志文很多基本只是選後症候群在發作而已,就跟廚新番一樣,過陣子就會退燒了。(不過之後還有一場2016要選所以也還很難說)

然後鄭重警告我的立場比較偏綠吱,但因為我是深受689荼毒的台北吱所以我的傾向各方面都會比較扭曲(淦),這可能是正統深綠吱很難理解的,我警告都警告過了,點進來被雷本台不負任何責任。(毆)

當然啦,我這油腐腦的文章沒啥邏輯可言,而且因為我FB上有立場/看法不太一樣的人,所以我現在看是覺得我其實沒有砲火全開,如果大家看完覺得意義不明是正常der,大致上我當時寫這篇只是想表達兩件事:

1)幹,某不近季節的文章真的有夠雷,他的才能根本在總裁言情小說方面,為何要發費雯荼毒世人?

2)\放阿扁/\放阿扁/\放阿扁/\放阿扁/\放阿扁/\放阿扁/

--------------------------------------------------------------------------

【政治廚該該|沒興趣請略過謝謝】

※ ※ ※ 防雷分隔線 ※ ※ ※

※ ※ ※ 防雷分隔線 ※ ※ ※

老實講從幾個月前就很不愛看某不近季節先生的文章了,不過倒不是不認同他的立場還是怎,而是單純以一種平常會看小說的阿腐讀者立場而言,我覺得他的文屬於偏雷的那一種。(淦)

這很難解釋,我覺得他的文章就是那種──如果以阿腐讀者最熟悉的BL文來譬喻的話:你知道他寫的的確是你喜歡的CP,可是你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感到雷雷der,會有一種──你覺得這個角色的言行根本不會那麼娘那麼造作的感覺(幹),但他的故事又還算通順,所以你挑不出到底是哪裡不對勁,重點是這種作者通常還會有一堆死忠粉絲,所以你就算覺得他的文頗雷你也不敢說。

當然啦,不管各行各業,你是律師也好記者也好醫生也好老師也好,這種屬於書要唸比較多才能擔任的職業,我覺得是可以容許你平常行文有一定的抒情風格,因為你畢竟書看得比人家多,你想發揮一下文筆那我沒有意見。

但是某不近季節先生的抒情對我來說就稍嫌太做作了一點,不合我胃口,所以早就不太愛看了,但當然還是常常會看到人家轉,畢竟他目前為止還沒誇張到SB那類人的程度,他的文章還是有一定公信力可供參考。

順便再說說我對於阿扁到底該放還是不該放的這個議題,這剛好也是某不近季節先生最近的文章提到的,不過我看完只覺得他沒有重點,到底想表達啥。(幹)

其實我覺得就很簡單,放扁與否這可以是KMT的一著形象棋,反正現在輿論是提倡可以放他出來看醫生,那你放了可以幫自己形象加分,搞不好還可以稍微洗洗「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形象,有什麼不好?

至於他有沒有罪這些爭議,可以之後再審還是怎樣,這都可以再討論,我也不認為他是百分之百乾淨的,用不著去造神還是洗白他,只是現在大家說要放扁重點是在人權問題、公平性問題,沒有人在跟你說什麼他到底有沒有罪、他說了什麼蠢話、寫了什麼信還是怎樣,重點不要放錯。

大家現在不能認同的是,平平都是貪污,為什麼有黨證的可以爽爽回家,沒黨證的就是要關到死為止?這是一個公平性的問題,而不是有罪沒罪的問題。

要嘛你就把014抓去跟阿扁當牢友嘛,可是你又鼻要,那當然阿扁也該放啊,這不就是那麼簡單嗎?

所以某不近季節先生在那邊講什麼阿扁有罪沒罪,本來可以成為台灣之子卻辜負大家的期待啥的,我就覺得很莫名,誰在跟你講那個?

老實說就算把他關到死,在我看來對KMT也是沒有幫助的,當然KMT可以繼續消費他把他抓來救援,八年遺毒!叭叭叭!

但是KMT這次選舉大敗已經很明顯證實,人民沒那麼蠢再繼續被你唬爛下去。

沒有利用價值的籌碼再繼續捏在手中是沒有意義的。

昨天看了阿輝伯的訪談,他有一句話我也覺得很有道理,他說黨產那麼多,握在手上,到最後其實反而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你可以用黨產去選舉,發很多資源給自己人,用錢拼命打對手,可是人民不會吃你這套,到頭來你還是要選輸。

KMT一直是一個抓到手的東西就不願放開的小鬼(好吧應該算老鬼),黨產如此,阿扁也是如此,有些東西不放手,你就只能死守這一樣,無法再得到更多。

還是說KMT真的弱到讓一個失禁老人放出來就會潰散的程度?

--------------------------------------------------------------------------

以上是昨天打在FB上的全文,然後這裡其實我想該一下關於台北吱的一些心聲。(?)

我自家老爸是一整個鐵綠到不行,對於之前台北這場打著超越藍綠/藍綠和解旗號的選戰,他相當不以為然(雖然他當然還是投柯P啦因為綠沒有派人上來),我想有很多鐵桿深綠可能也是抱著類似的心情,會覺得:為什麼要主張什麼藍綠和解?藍本來就是台灣的寄生蛆整個該死啊,根本應該整組包一包丟到太平洋才對,為何要跟他們和解,要跟他們妥協?

說真的我不知道要怎樣解釋這一塊,因為其實真的就是必須把顏色打掉,在台北這個妖獸都市才能有贏面,我自己是年紀跟住在台北的時間一樣久,所以我很清楚,台北小孩真的就是討厭深綠那種憤怒的嘴臉,台北人對於形式上的優雅有一種病態的偏執,就算那就是一個沒有內容的假文青姿態,跟一個即使你對,你沒有錯,但你看來張牙舞爪的形象擺在一起,我們就是不爽被這種「感覺好像比較沒水準」的人所支配。

當然太陽花讓很多人覺醒了,大家開始知道不能只看形象,要看是非,這固然是起了很大的影響,但另一方面,藍營這次在台北打選戰的方式,大家都看得出來,早就喪失了優雅,沒有水準可言,儘管我相信許多人確實是選擇了一個更高的價值,但另一方面,台北人也是不會選一個相對看來沒啥水準的陣營當頭的,因為我們超級死愛面子。

這種生態如果講給其他人聽,大概會覺得很匪夷所思,別的地方我是不知道,但台北人真的超級痛恨所謂的藍綠對幹,因為這種對幹看來很低級,不管吵的內容是什麼,不管誰對誰錯,只要開始吵,我們就會覺得沒水準,因為台北人超級怕吵+怕煩,我們巴不得就是希望有一個跟這兩者都沒關係的無色透明物體從天而降,反正就是不要再吵了,然後不管藍藍跟綠綠都可以滾到旁邊去玩沙這樣。

對深綠來說很難理解的是,台北就是一個討厭憤怒的城市,就算你是為正確的理由而憤怒也一樣,只要你生氣,然後跟著下去很沒形象地吵成一團你就輸了,但這偏偏就是過去這麼多年來綠吱超常幹的事,所以綠營在台北幾乎沒啥生存空間。

綠在台北沒有支持者嗎?當然有,台北也有很多基層,基層也是很多綠綠的,可是基層勞工的語言通常都是憤怒的,所以不能成為台北的主流,因為台北就是一個水瓶座,超級電波,完全不聽人講話,他看你不順眼就是不順眼,他覺得你很粗魯很沒格調你就再也翻不了身,就算你說的話一點也沒有錯也改變不了你的下場。(被全世界的水瓶座打死)

所以如果不拿藍綠和解/超越藍綠這類的旗號去台北,你哪釣得到超級電波的台北人?當然KMT根本是個萬年寄生蛆夕鶴這我也知道,幹麼要跟他們和解?丟到海裡面叫他們游回去就好了,可是在台北你本來就沒辦法用其他縣市的正常邏輯去對付,這即使是活在台北市的深綠都難以理解,在台北就是這麼詭異,明明我們都綠,也都投同一個候選人,可是我們之間對於這個候選人的歧見可以比馬里亞納海溝還深,然後台北綠跟屏東綠可以超不合,你就知道台北綠是多麼微妙的一種綠,要綠不綠要深不深還泛青光,整個就初音咪苦。



(被全世界的宅宅打死)

所以在台北說藍綠和解,這算是妥協嗎?也許是,在正宗深綠的眼中當然是妥協,是拋棄綠營的行為,甚至搞不好還算是可惡至極,我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台北一直以來就是沒有辦法照綠吱們希望的那樣運轉,為什麼這樣就是行得通,那樣就是行不通,我只能說沒辦法台北就水瓶座。(再次被全世界水瓶座打死)

至於最近放扁正夯的這個議題,我也是贊成把他放出來的,不過最近聽到很多反對立場,讓我覺得匪夷所思,反正我們在這邊推放扁扁出來,九九心眼比P眼還小,他哪會放啊,這到底有什麼好反的?(喂)

目前聽到的就是,主流輿論是說扁扁沒罪,都是KMT的迫害,另一派比較容易被公幹的言論則是他明明就有罪,放出來看個醫生就不錯了還特赦哩,我看他一放出來馬上就能跑能飛了吧。(←這是不贊成無罪釋放的那派人說的,奇怪的是這派人其實不一定是藍的)

不過我認為不管要放還是不要放,那都絕對會變成政治手段與政治考量的一部分,端看有辦法放他的人打算給自己一個什麼樣的定位,跟扁扁本身到底有沒有罪已經沒什麼太大的關係,所以很多人在糾結有罪沒罪,我覺得意義不大,反正有問題都可以再審,輿論上,一般民眾其實已經不怎麼記仇扁扁做過什麼(當然還是有啦,不過我是覺得你幹麼那麼愛跟九九站同一邊呢,反九九正夯欸),當今聖上的姬芭才是真正讓人民歸覽趴火的,放過前朝皇帝是今上也許勉勉強強還能挽回一咪咪聲望值的機會,也許。

雖然我知道很多人也巴不得他進去跟扁皇一起當牢友就是了。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