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八章‧國王與瘋人井



- Nebuchadnezzar by William Blake -

  身著白銀鎧甲的金髮騎士將長槍猛力一揮,便擊碎了纏住克萊恩的光鞭,接著他轉向伊文森,高舉長槍往他刺去。

  「SYLIGAN!」伊文森喊道,並抬起雙掌,此時立刻出現一道寶藍色的光盾,擋在長槍與他之間,就像一道障壁。

  但白騎士握著長槍的手沒有半點動搖,他的力道逐漸加強,而光盾也開始出現了裂縫。

  伊文森奮力支撐著光盾,藍色的光點在他掌中流動,填補著裂縫,那光點越聚越多,並流瀉到他身上,改變了他的樣貌,他原本穿著的藍黑色上衣和牛仔褲,如同被光點侵蝕似地,所有接觸到光點的部分都立刻轉變,最後化成一件灰藍色的法衣,伊文森唇部下方的痣也變得像是黑色的藤蔓般,從他的下巴往上延伸至頰部,在他的左臉留下一道詭異的黑色圖騰。

  有那麼一刻,克萊恩似乎看呆了,直到幽冥軍團從他身後飛奔而來,他才回神過來。

  他看見那些樣貌陰森恐怖的──隸屬於地獄大公爵艾利格斯手下的荒橫士軍團,一齊朝伊文森湧過去,迅速將他吞沒在死靈群中。

  接著,一道寶藍色的光柱噴湧出來,而幽冥死者們紛紛消散在光芒之中,伊文森站在中央,看來毫髮無傷,但卻很虛弱,那光芒漸漸微弱下來,而伊文森雙眼的灼亮也變得黯淡。

  白騎士艾利格斯仍站在他面前,以長槍指著他,而伊文森看來似乎無力再抵抗了。

  「嘿──喂!你們在幹什麼?還不給我住手!」

  一個毫無緊張感的聲音從眾人後方傳來,三人不約而同朝聲音來處望去,只見卡歐斯正從林中走來。

  「克萊恩,你沒事吧?」他說著伸手將克萊恩從地上牽起來,並一手指向艾利格斯,說道:「欸!你,放下那玩意,還有──伊文森,呃──新造型還不錯。」他評道:「你們全都要跟我走,一個都別想溜。」

  艾利格斯將長槍收回,轉瞬間,那白銀色的長槍便化為一面旗幟,他抱著旗桿,頗不以為然地望著卡歐斯。

  「你就是克萊恩的主人?」他說:「看起來不怎麼樣嘛。」

  聽到這話,卡歐斯和克萊恩幾乎是異口同聲地朝他反駁道:

  「拜託!他不是我使魔!」

  「你誤會了,他不是我主人!」

  他們兩人對看了一眼,卡歐斯察覺到自己還牽著克萊恩的手,連忙放開,而克萊恩也將手抽了回來,兩人都立刻避開視線。

  艾利格斯盯著這一幕,說道:「呃──為什麼我覺得有點閃?」他望向一旁的伊文森,問道:「你不覺得嗎?」

  伊文森陰沉地看了他一眼。「不要問我。」

  卡歐斯走上前去,拽住伊文森的胳臂,並奇怪地看了艾利格斯一眼。「你是誰?」

  艾利格斯聞言便揚起眼,說道:「我乃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統率六十支荒橫士軍團的地獄大公爵──艾利格斯,我是掌管軍事之主,是召喚戰場之人,命定的勝利者。」

  「呃──」卡歐斯轉頭向克萊恩問道:「可以翻譯一下嗎?」

  「他叫艾利格斯,是我們這邊的。」克萊恩回答。

  「喔。」

  「真無禮,」艾利格斯高聲說道:「地獄公爵從來就不會站在誰那一邊,吾等是混亂邪惡的存在,是統御黑暗力量之主──」

  「你要嘛幫忙,要嘛閉嘴,行嗎?」卡歐斯對他說道,隨後便拉著伊文森走了。

  艾利格斯以埋怨的眼神望向克萊恩,但克萊恩只是聳了聳肩,然後便轉身跟著卡歐斯走了。

  「這裡沒人懂得禮貌該怎麼寫嗎?」艾利格斯嘟囔著跟了上去,騎著馬來到克萊恩身旁。「克萊恩,我好像沒聽到你跟我道謝喔。」

  「謝什麼?」克萊恩一副茫然樣。

  「我剛剛從那瘋狂巫師手裡救了你欸!」艾利格斯指著前方和卡歐斯走在一起的伊文森。「你沒有什麼想對我說嗎?」

  「呃──其實沒有,」克萊恩尋思道:「正確地說,是因為我在被光鞭纏住後,唸了召喚咒,你才會出現,所以你並不是特地來救我的。」

  「我當然是特地來救你的!不然我來幹麼?」

  克萊恩微微笑道:「艾利,如果你想要得到感激,那你就得表現得討人喜歡一點,知道嗎?」

  艾利格斯聞言揚起首,說道:「我才不想被你喜歡哩,還有,不准那樣叫我,我跟你沒那麼熟。」他說罷便騎著馬從克萊恩身邊走開,往更前方移動。

  不一會兒,克萊恩便加快腳步追上他。「艾利,我要你查的事情查到了嗎?就是關於那無頭騎士的事。」

  「喔……我打聽過了,那傢伙不是荒橫士,只是被死靈法師從幽冥中喚醒……欸,等等,我不是叫你不要叫我艾利嗎?我不要跟你講話。」

  艾利格斯撇過頭去,但克萊恩好像完全沒注意到。「這麼說,他是某個被邪法喚醒的死者囉?你知道他的身分嗎?還有──喚醒他的死靈法師是誰?」

  「我說過我不要跟你講話了,而且你一次問那麼多要怎麼回答啊!」

  克萊恩舉目望他。「說嘛,你特地辛辛苦苦打聽來的消息,不說出來不是很難受嗎?你也很想說對吧?」

  「我才沒有很想說,不要用這種低級的話術釣我。」艾利格斯回道。

  「說嘛說嘛說嘛說嘛說嘛──」

  「吵死了!好啦,維勒弗跟我說,那傢伙的身上有大魔法師芮納可洛斯的符文,少說也是第六世紀的人,所以他很有可能是──」

  他忽地住了口,只因他們現在已走到了湖畔,而無頭騎士正佇立在波光粼粼的湖水邊,等待著他們到來。

  「是誰?」克萊恩仍追問著艾利格斯:「你說啊。」

  艾利格斯凝望著那沒有頭的騎士,不禁舔了舔牙齒。「那傢伙不是荒橫士。」他說,唇角顯露出笑意。

  克萊恩頓時一臉疑惑。「是啊,這你剛剛已經說過了,所以──」

  「──但很快就會是了。」艾利格斯說道,並猛地拉起韁繩,馬兒頓時揚起前蹄,發出刺耳的嘶鳴聲,他策馬朝湖畔奔去,手中的大旗也登時化為長槍,直往無頭騎士逼擊。

  克萊恩、卡歐斯與伊文森傻眼地望著這一幕,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形。

  無頭騎士沒有忽略這攻勢,他立刻轉身往一側閃避,在長槍刺中他前及時低下身,艾利格斯的長槍直直刺入粗壯的樹幹上,力道之大,幾乎將那棵樹捅斷,樹皮在槍尖下像開花般地炸開,顯見那攻擊中除了蠻力外,還灌注了相當強的魔力。

  無頭騎士滾到一邊去,跳起身來,繼續往前跑,而艾利格斯見狀便使力將長槍拔出,並趕上他,朝他揮了好幾記,但都驚險地被他閃過。

  剩下的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半晌不知該作何反應,直到卡歐斯開口道:「我以為你說那傢伙是我們這邊的。」

  「呃……我確定直到剛剛還是。」克萊恩回道,似乎也有點尷尬。

  這時,無頭騎士的鬼馬終於不知從哪裡趕了過來,但距離和無頭騎士還是有點遠。

  「你剛說他叫什麼名字?,那個戴化妝舞會面具的傢伙。」卡歐斯朝克萊恩問道。

  「艾利格斯。」

  卡歐斯上前幾步,雙手圈在嘴邊大喊:「艾──利──!我們要把無頭騎士抓回去!快住手!別把他打死了!」

  聽到這叫喊,艾利格斯手一滑,再次讓無頭騎士從他的長槍下閃開,他發出一聲不滿的嘟囔,頭也不回地大聲回道:「不──准──那樣叫我!我跟你沒──那──麼──熟!

  「噢,好吧。」卡歐斯低聲說道:「可惡,我好像被某人傳染愛用暱稱叫人的毛病了。」

  這時,無頭騎士總算趕到黑馬身邊,他跳上馬背,重新擺好應戰架式,揮舞著人骨鎖鏈往艾利格斯揮去,艾利格斯舉槍一擋,卻被鎖鍊纏住,無頭騎士使力往旁邊一扯,艾利格斯便連人帶槍被拖下馬,狠狠摔在一旁的樹幹上,並摔倒在地。

  艾利格斯立刻爬起身來,卻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大片陰影中,他舉目一望,只見無頭騎士正立於他面前,手上的鎖鏈不知何時也化為長槍,正指著他的臉。

  「噢,討厭。」艾利格斯嘟囔道。

  「好了好了,都給我住手,玩夠了吧?」卡歐斯走向他們,揚著雙手說道,並轉向無頭騎士,指著他的長槍:「弗卡斯,不准拿那個捅他。」

  有那麼一刻,弗卡斯握著長槍的那隻手似乎仍想動作,彷彿隨時會戳爛艾利格斯的臉,但他的手在半空中僵持了一會兒,最後仍將長槍收了回來。

  「哇,你怎麼做到的?」艾利格斯朝卡歐斯問道。

  卡歐斯沒有回答,只是咧開嘴,讓他看見那口尖利的犬齒。

  「喔,血奴制約,真好用。」艾利格斯羨道。

  卡歐斯伸手將他從地上拉起來,接著轉身朝後方的克萊恩與伊文森喊道:「好啦,都搞定了,伊文森,快讓我們回到現實世界吧!」

  伊文森聞言一愣。「我嗎?」

  卡歐斯走向他,說道:「喔沒有啦,其實我是叫你後面的──當然是叫你啊,不然這裡還有別人叫伊文森嗎?」

  「為什麼你會認為我有辦法讓大家回去?」

  卡歐斯雙手叉腰,回道:「因為你是巫魔犯,你會巫術,而且就是你害我們被拖進這個詭異世界的,負點責任不過分吧?」

  伊文森別過頭去。「我辦不到。」

  「別逼我揍你,死阿宅。」卡歐斯沉著聲音說道。

  「不是我不願意,」伊文森微蹙眉頭,這讓他那端正的臉龐顯得十分憂鬱。「而是我辦不到,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怎麼把你弄進來的。」

  「噢,你當然知道了,」卡歐斯微笑道,顯然並不相信他的說詞。「你會唸你那──魔法東東……呃──隨便啦,誰知道是什麼鬼,反正你一定會空間切換──或瞬移的法術吧?總之做就對了,你怎麼把我們弄進來就怎麼把我們弄回去,少在那囉哩八嗦的。」

  伊文森的神情顯得更憂鬱了。「我說了,我不知道,也許那根本不是我幹的。」

  卡歐斯微微嘆了口氣,轉頭朝艾利格斯說道:「長槍借我。」

  「我是說真的!」伊文森突然激動起來:「我原本也以為這世界是我一手構築的,可是進來之後,我就越來越不確定了!這裡……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並不是我能夠控制的!更何況……我有什麼理由把你們拖進來?我大可以自己逃進這世界裡,讓你們永遠抓不到我,我為什麼要讓想逮捕我的人進來抓我呢?」

  「他說得有道理欸。」一旁的克萊恩搭腔。

  卡歐斯白了他一眼:「幫個忙,克萊恩,我才剛開始有點喜歡你,別讓我又覺得你白目好嗎?」

  「噢,好吧。」克萊恩說道。

  「的確,這說不過去,」卡歐斯說著轉向伊文森:「但我一點也不相信你,因為你是罪犯,罪犯的話從來就不可信。」

  伊文森低下眼,像是知道自己說再多也是白費,但過了一會兒,他仍開口道:「你必須相信我,我們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長廊,不可能再回頭了。」

  「夠了沒?」卡歐斯不耐地抓了抓頭,那頭紅色的亂髮被抓得越來越亂。「我從來就不想去什麼長廊,你也別想去,你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梅瑟嶺的監牢,沒有第二句話。」

  克萊恩在一旁舉手,像是想說什麼,卡歐斯沉著臉盯著他,最後決定妥協,給他發言權:「好啦,你想說什麼?」

  「可是我想去長廊,可以嗎?」克萊恩說道,眼中閃閃發亮。

  「你真的可以再白目一點。」卡歐斯回道。

  「其實我也想知道長廊有什麼,」卡歐斯身後的艾利格斯搭腔道。「我本來是沒什麼興趣啦,但聽你們一直講長廊長廊的,害我都有點好奇了。」

  「你不要跟著亂,」卡歐斯轉頭喝斥,接著朝不遠處的無頭騎士問道:「弗卡斯,你站我這邊嗎?」

  無頭騎士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坐在馬上。

  「呃嗯──搞什麼!這裡只有我一個正常人嗎?」卡歐斯大叫。

  「嘿,你有沒有聽過國王跟瘋人井的故事?」艾利格斯突然說道。

  卡歐斯一臉困惑地盯著他。「啥?」

  「就是──從前有個國王,他國家裡的井水被下了魔咒,所有喝下這水的人都會變瘋,最後所有人都瘋了,只有國王沒喝那井水,所以他沒有瘋,其他人覺得他跟大家都不一樣,一定是腦子有問題,就決定要推翻他,結局是國王也喝下那水,於是王國又恢復了和平,大家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你想表達什麼?」卡歐斯聽完這故事後說道。

  艾利格斯聳聳肩。「你懂我的意思。」

  卡歐斯揉揉額頭,覺得自己的耐性已接近極限。「好啦好啦!這麼愛去你們就去啊,反正這渾蛋又不讓我們回現實世界。」

  克萊恩聞言歡呼,艾利格斯則是拍起手來,無頭騎士和伊文森則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夠囉!你們!」卡歐斯朝那兩個看起來特別開心的傢伙斥道。「還不快走,不要再浪費時間了!」他說罷便拉著伊文森沿湖畔走去,其他人也跟上去。

  然而,歡樂的氣氛卻沒有持續太久。

  一道懾人的水龍捲從湖心噴湧出來,被捲到空中的湖水像下雨一樣降在眾人身上,正當大夥兒狼狽之際,只見一道艷紫紅色的光在湖上冉冉升起,湖面如同海水般掀起波浪,而在那團光芒裡,一個人影正飄浮其中。

  「這回又是什麼?死人軍團二號嗎?」卡歐斯一面甩開溼透的紅髮,一面叫道,並轉向一旁的無頭騎士:「你朋友?」

  「不是,」無頭騎士在卡歐斯的腦中沉著聲音說道:「只是見過。」

  「啊?」卡歐斯發出一聲質疑,並轉而望向那懸浮於湖面上方的人影。

  那人影在光芒中漸漸變得清晰,看起來很像是個十五、六歲的青少年,他有著一頭及肩的銀髮,在光芒中隱隱透著紫藍色,全身包覆在一襲黑色的法衣裡,額頭、袖口和腰間都有著銀飾與垂墜,活像一個來自古代的鬼魅。

  伊文森舉目望向那飄浮在光中的人影,彷彿像是認出了那人是誰。

  「……赫拉?」他喃喃說道。

  那銀髮少年微微笑了。

  「一個都別想走,」他說:「因為你們就要死在這裡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國王與瘋人井的故事,出自詩人紀伯倫(Kahlil Gibran)【瘋人】(The Madman)一書,其中的一個短篇【明君】(The Wise King),故事內容大致就是艾利說的那樣,這個故事還滿有名的,網路上也找得到譯文,有興趣可自行估狗。

依然與內文沒啥關係但為了排版好看硬要放的首圖,則是出自詩人兼畫家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作品【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尼布甲尼撒是舊約聖經【但以理書】當中的一個古代君王,相傳他因為過度傲慢而受到天罰,發瘋了七年(不過最後有恢復正常),而這幅畫作呈現的就是他發瘋的情景。

提到威廉‧布雷克,可能大家會覺得「他誰啊?」,不過如果提到人魔漢尼拔系列中的【紅龍】,當中出現過的這幅畫,可能大家就比較熟一點:


自漢尼拔系列將布雷克的這幅畫帶進大眾流行文化後,這幅畫基本就變成獵奇懸疑系故事中的常客,BTW,【紅龍】這部片超讚,推推:


其實我滿懷疑TV版人魔的編導就是因為看了這片,才決定要拍一部漢尼拔X葛拉罕(或反過來)的電視劇……什麼你說這其實是事實不需要懷疑?!

回到本章內容,這次的重點就是卡兒外遇這件事(誤),有鑑於上一集【零與遊戲】是阿史主場,還大吃喬伊斯巡官豆腐的故事(喬伊斯巡官表示淦),所以這次在卡兒主場的故事中,當然也要讓他跟別的男人搞曖昧一下ㄏㄏ,而克萊恩就是此次的小王擔當了。

關於那個「他不是我使魔」&「他不是我主人」的靈感來源,則是我之前看了Ben10 OV第五季,裡面有個以後疑似會變Ben老婆的女角Kai,每次被人家說她跟Ben是一對,他們倆就會異口同聲地否認對方是自己男/女朋友,雖然那集令我這個油腐心碎,但不能否認這種讓角色放閃的方式確實滿萌的,所以這裡就讓卡兒跟克萊恩也用類似的方式否認彼此的關係,不過跟Ben10的Kai不同的是,克萊恩確實不是卡兒的使魔就是了。

順帶一提,E文森其實也在預定要跟卡兒曖昧的小王名單中,敬請期待。(?)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