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九章‧黑魔法師



- Pluto, The Familiar Spirit -

  「所以,你們第十九分局找我有什麼事?」那個穿著緞面酒紅色襯衫,古銅色的臉上滿是鬍渣的男人將酒杯擱在玻璃桌上,靠在那張覆著獸紋毛皮的沙發上說道:「我可不記得我的生意有惹到你們。」

  伊溫坐在他對面,儘管在他身後不遠處有一隻活生生的老虎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但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我今天不是以第十九分局的名義來的,」伊溫說道:「我會來此,只是因為我聽說你是摹若島最初的合資者之一,而我相信你也許能幫我解開一些我個人的疑惑。」

  他從口袋裡取出一張照片,推到桌上。

  「格爾巴赫先生,你見過這人嗎?」伊溫問道。

  名為格爾巴赫的鬍渣男微微前傾,看了一眼那照片,照片中是一個約莫十六歲左右的青少年,蓄著及肩的銀白色長髮,穿著黑衣,紫紅色的眼中透著怨毒的神色。

  他皺起眉頭,一臉看到髒東西的表情。

  「看來你是見過了。」伊溫將照片收起來。「你知道他跟摹若島有什麼關係嗎?據我所知,摹若島上有人跟他交情不錯。」

  格爾巴赫抬眼望了他一下。「你為什麼想知道這傢伙的事?」

  「我想知道為什麼摹若島會變成一個排斥魔法師的地方。」伊溫坦承。

  「為什麼?」格爾巴赫笑道:「那干你什麼事?你有魔法師朋友上那兒找樂子卻吃閉門羹嗎?還是……你就是魔法師?」

  「哪個理由能得到你的回答呢?」伊溫淡淡笑了一下。

  「抱歉,都不行,」格爾巴赫咧嘴笑道,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齒,活像隻徒具人形的大白鯊。「任何魔法師都不該再上那座島了,他們的名聲太差,沒辦法信任。」

  「跟三十多年前在梅瑟嶺發生的事有關吧?」伊溫說道:「你們摹若島出了個黑魔法師殺人狂,難怪急著跟他撇清關係了。」

  聽到這話,格爾巴赫原本悠哉的表情頓時蒙上陰影。「說話小心點,小子,那傢伙從來就不是我們島上的人,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

  「但他的經歷中如果沾上你們摹若島的名字,想必會讓人很傷腦筋吧?」伊溫語帶笑意地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我的意思。」伊溫聳聳肩。

  格爾巴赫不太高興地盯著他一會兒,像是在考慮是否該趁現在把眼前這傢伙抓來攔腰折斷,但他最後還是鬆口道:「好吧,你贏了,我只是個老實的生意人,並不想惹事。」

  「那好,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我要知道那個黑魔法師的所有事情。」



  一道紫紅色的光箭從空中射下,伊文森立刻衝上前去,伸出雙掌,大喊:「AEGIEH‧SIK!」

  一道寶藍色的半圓狀光盾頓時出現,包圍住湖邊的眾人,擋下了那道紫色光箭。

  那飄浮在湖面上方的黑魔法師並不死心,他一連揮出好幾道光刃,往地面上的藍色光盾攻擊,將光盾擊出了裂縫,不一會兒,光盾便應聲碎裂,化成一粒粒寶藍色的結晶體散落地面,伊文森也連帶受到法力衝擊,整個人向後彈開,狠狠摔在草地上,直到撞上後方的一顆岩石才停下來,在地上留下一道見土的刷痕。

  他只發出一聲含糊不清的呻吟,接著便昏了過去。

  「好極了,我們失去唯一能放魔法的人了,」卡歐斯說道:「剛剛是誰把他打到沒力的?」

  艾利格斯瞪著眼睛大喊:「怪我囉?我可是為了要救你的使魔欸!」

  聽到這話,卡歐斯幾乎與克萊恩異口同聲回道:

  「他不是我使魔!」

  「他不是我主人啦!」

  黑魔法師高舉雙手,眼中閃現著似焰的紫光,將手往下一揮,瞬間在他面前便憑空出現一道複雜的法陣,他張開雙手,往兩側一揚,那道法陣中央便噴出一道光柱,往地面上的眾人噴去。

  卡歐斯衝向克萊恩,將他壓在地上,無頭騎士和艾利格斯則騎著馬往兩側逃去,那道光柱如同大砲般地炸掉了所有射程範圍內的樹,連灰燼都沒有餘下。

  卡歐斯抬起身子,望見身後那一塊焦土,不禁說道:「媽的,這傢伙太強了吧!」他轉向身下的克萊恩,說道:「你不是說破壞規則的人會被遊戲本身毀掉嗎?現在突然冒出那傢伙又是怎麼回事?」

  「誰曉得啊……我從來沒在遊戲裡見過這角色,」克萊恩說道:「也許是內部還在測試中的新角也說不定。」

  卡歐斯抬起臉來,看見不遠處仍昏迷不醒的伊文森,便立刻衝過去,將伊文森的領子抓起來,在他臉上呼巴掌把他打醒。

  「好痛……為什麼打我?」伊文森迷迷糊糊地說道,雙頰被打得通紅,一副可憐樣。

  「你給我說清楚!那傢伙是打哪來的?」卡歐斯問道,雙手更加抓穩他的領子。「那是你們內部預定要推出的角色嗎?要怎麼打敗他?告訴我所有能幹掉這傢伙的方法!現在!馬上!」

  但面對這逼問,伊文森卻只是六神無主地搖著頭,喃喃說道:「不對……他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他……」

  卡歐斯用力甩動他的領子,將他搖醒。「你給我醒醒!你這個白目夢阿宅!我們要被那瘋子打死了!」

  「別搖了!你這麼粗魯,我沒辦法思考!」伊文森怒聲回道:「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對!他的確是這遊戲的角色,可是我們從來沒有打算推出他!再回答你的第二個問題:沒有任何方法能打敗他,因為他就是這遊戲本身!

  「啥?你說──」

  「小心!」克萊恩的聲音從卡歐斯身後傳來,卡歐斯轉過臉來,只見那森然的黑色身影已出現在他後方的半空中。

  正當卡歐斯還不及反應之際,克萊恩便衝出來猛往黑魔法師撲去,將他壓倒在地上,卡歐斯見狀則趕緊將伊文森拖起來,往另一側跑開,將他扔在一旁樹下,並回頭要來支援克萊恩。

  那巫師伸出一手,在他掌上便爬出一串紫色的電流,他將那電流往克萊恩身上猛力一擊,克萊恩便飛得老遠,撞到卡歐斯懷裡,兩人都摔倒在地。

  克萊恩勉力爬起身來,高聲疾呼:「艾利格斯!」

  這時,從黑魔法師的正上方忽然閃現一道白光,一把尖銳的長槍直直從上空往下刺,正對著巫師的頭頂,隨之在白光中浮現的,是艾利格斯騎著白馬的身影。

  黑魔法師立刻往上一擋,一道紫紅色的光盾便隨即浮現,包覆在他周身形成一個球體,抵禦住了仍浮在半空中的艾利格斯。

  而那光盾完全沒有出現半絲裂痕,光芒反而越變越強烈,直到艾利格斯幾乎睜不開眼。

  「啊,這下糟了。」在那光芒吞噬掉艾利格斯之前,他只來得及說這句話。

  一道光柱從黑魔法師周身湧出,並衝向天空,艾利格斯連人帶馬消失在光芒裡,不久,光芒漸漸消散,只剩下黑魔法師佇立在那裡,但他看來完全沒有疲態,身上也仍圍繞著紫紅色的光暈。

  他冷笑著望向一旁的卡歐斯等人,徐步朝他們走來。

  克萊恩擋在卡歐斯面前,說道:「卡歐斯,我交給你的魔法書還在嗎?」

  卡歐斯摸摸全身,從臀部口袋抽出那本書。「還在。」

  「抓住伊文森,別讓他跑了,然後翻到第二十八頁,」克萊恩緊盯著眼前的強敵,頭也不回地說道:「先跟著我唸,再唸那上面的咒語。」

  「好。」

  「KHSYION‧LAEI‧ONKH。」克萊恩唸道。

  「K……KHSYION‧LAEI‧ONKH。」

  忽然間,克萊恩腰帶上刻有符文的銀鎖發出了一道黑霧,自皮扣上脫落,掉到地上。

  那黑霧瀰漫開來,包圍住了克萊恩全身,直到看不見他為止。

  卡歐斯愣愣地望著這一幕,不知該作何反應。

  「快唸書上的咒語。」克萊恩的聲音忽然傳來,但那並不是實質的聲音,而是穿入卡歐斯腦中的某股意念。

  「呃──嗯……」卡歐斯連忙低頭望向書上的文字,照著唸道:「……ZALIKH‧THONIR……」

  這時,黑霧之中,飛出一隻野獸的身影,撲向對面的黑魔法師,而黑霧也逐漸散去,卡歐斯抬起頭來,看見那是一頭通身烏亮的黑豹,正張牙舞爪地往那巫師攻擊。

  「……VOINEH。」卡歐斯唸完最後一句咒語,而黑霧也在此時盡皆消散。

  除了那頭黑豹外,沒有克萊恩的蹤影。

  一道風在卡歐斯腳邊捲起,但他沒有察覺。

  他瞪視著那頭豹,腦中直指某個他已經認識好久的名字。

  「普魯托?」他喃喃喚道。

  同時,那陣風忽然增強,幾乎刮得卡歐斯站不住腳,他緊抓著身後的伊文森,而伊文森也幾乎失去重心,只能拉著他的衣角。

  卡歐斯想走上前,但他一步也前進不了,只能在風中大喊。

  「普魯托?你是普魯托對吧!你居然騙我!說你叫克萊恩!你現在就給我滾過來!」卡歐斯氣急敗壞地高喊,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巫師用魔法將黑豹丟出去,並高舉著光刃,直往那頭豹走去。

  「普魯托!快給我過來!這是命令!聽到沒有!」卡歐斯吶喊道,幾乎聲嘶力竭。

  一道魔法陣在卡歐斯與伊文森的身後浮現,並變出一道通道,強風將兩人猛力推進去,但卡歐斯掙扎著不想離開。

  「該死的東西!你叫我唸的是什麼?我命令你過來──普魯托!

  當他掉進那通道,並看見黑魔法師的光刃劈下時,最後在他腦中響起的聲音這麼說道:

  「抱歉,那是遷移咒,還有,你不是我的主人,對不起。」

  卡歐斯與伊文森很快被吸進那法陣中,不一會兒,法陣便消失不見了。

  黑魔法師穩穩地砍中了那黑豹,隨後,那豹化為一道黑霧噴開,消散在空氣中。

  他直起身來,不悅地望向卡歐斯與伊文森剛剛消失的地方。「少了兩個啊……」他喃喃說道。

  馬蹄聲在他身後響起,他沒有錯過;他轉過身來,只見無頭騎士正騎著馬佇立在他面前,巨大的陰影映在黑魔法師的身上,像是要將他吞噬一般。

  「終於只剩下我們兩人了,」黑魔法師露出一種帶有惡意的笑容,說道:「萊昂‧貝格維茲,我跟你還有好多帳要算呢。


- TBC -


【附記+碎碎唸】

這次的首圖是使魔普魯托,A.K.A. 克萊恩(靠),雖然我並沒有把克萊恩的外表穿著等細節寫得非常明顯(是嗎),不過如果以前看過這篇普魯托人設圖的話,可能是還滿容易猜得到克萊恩=普魯托,然後我剛剛才發現人設圖居然是2012年畫的,從那時畫到現在才實際把故事寫出來,這進度也太慢。(抹臉)

關於普魯托(克萊恩)的人型VER,基本上就是類似EMO BOY或假龐之類的穿著,雖然我在寫文的時候一直很想描述克萊恩的穿著就是這種類型,但因為EMO BOY跟假龐好像都沒有正式的中文譯名,要寫也不知道該怎麼寫,就還是放棄了(毆),雖然這種穿衣風格基本是從龐克搖滾沿襲而來,但克萊恩比較接近所謂的假龐,就是他本身根本不是什麼搖滾人,也沒什麼龐克精神,只是覺得穿這樣很潮很炫砲而已。

但如果要把克萊恩歸類在所謂的EMO BOY,感覺好像也不是很對,雖然他全身歐嚕嚕又緊身又一副病態娘砲的穿著,似乎很符合EMO BOY的外型,但EMO BOY的個性通常要有一點病懨懨的文青風,整天要死要活的那樣,這點克萊恩又沒有,他除了是個手遊廢人之外,基本上看來個性偏開朗,所以我覺得要用文字形容克萊恩這種完全只有穿著偏龐克風,但內在本質一點也不龐克的人實在很困難。

我能想到最接近的形容就是假龐,但假龐這個詞似乎不是很主流,如果要在文章裡用這個詞,就還要解釋假龐這個詞本身的意義,太麻煩了,而且感覺會很囉唆,乾脆把克萊恩的外觀全數略過。(巴)

總之他就是個外表看來好像嗑了三天三夜藥,但本身其實是個健康明朗好青年的角色,完全不懂搖滾,但喜歡模仿那種穿著,所以真正的Rocker看到他可能會想扁他。

這裡順便介紹一下新角格爾巴赫:



- Loos Gelbach, The Devil -

我要說的是,老虎真的有夠難畫,我怎麼畫都覺得我畫的是熊(靠),畫了這張圖後我森森覺得我的才能是在犬科動物方面,貓科動物整個難畫死,我是犬派的,貓派全都是一群陰險的傢伙。(遷怒P)

沒錯,包括普魯托(A.K.A.克萊恩)的主人,因為普魯托是豹妖,他也是貓科動物,我的角色也是一群陰險的傢伙。(顯示為自婊)

回到格爾巴赫,在我的角色中,他是難得看起來算比較MAN拋的類型,雖然他喜歡穿緞面的酒紅色襯衫,品味有待商榷;他事實上是我有天早上夢到的人物,醒來後覺得他滿帥的,而且居然難得沒忘掉夢中人物的名字,就把他記在紙上作筆記,然後最近寫這篇文的時候,剛好缺一個巴貝爾的姘頭,就把他抓進來。(竟然)

沒錯,格爾巴赫(目前暫定)是老鴇巴貝爾的姘頭,所以芬尼就跟探險活寶的阿寶一樣注定是要失戀der。

就跟摹若島大部分的居民一樣,格爾巴赫也不是人類,目前他的設定很籠統,就是個惡魔,至於他做什麼生意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應該不是什麼好人好事代表就是了。

而根據芬尼和巴貝爾是直接對應阿寶跟泡泡糖這件事看來,格爾巴赫大概是對應瑪瑟琳(所以我們還缺一個會放冰魔法的,莫跟我提火焰公主因為我討厭她),結果我明明超討厭泡瑪配的,但自己弄的致敬角還是泡瑪了,搞什麼嘛。

最後照例來條列一下這次出現的咒語&人名梗:

KHSYION‧LAEI‧ONKH
解開克萊恩(普魯托)人形的咒語,依然是沒有任何語言邏輯隨便亂創的咒文(毆),讀音為「可吸翁‧拉ㄟ‧翁客」。

ZALIKH‧THONIR‧VOINEH
遷移咒,唸法為「渣立刻‧THO尼爾‧VO一捏」。

路斯‧格爾巴赫(Loos Gelbach)
姓氏因為我夢到的就是這個名字,所以英文拼音就是丟估狗隨便找個類似的音來用(毆),Gelbach似乎是德國地名常出現的一個字尾;至於路斯(Loos)這名字則是後來想的,因為格爾巴赫這角色是惡魔,所以刻意找了個跟路西法(Lucifer)的字首聽起來有點像的人名來用,雖然中文聽起來比較像鳥名

普魯托(Pluto)
源自美國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短篇恐怖小說【黑貓】(The Black Cat)中,那隻讓主角起肖的寵物貓名,BTW,以前我拿這故事推薦給別人,大家都說那隻貓很可憐,又沒做什麼但主角一直想要他死,我認為這完全是貓派人才會有的想法,因為這故事我始終都覺得是個精神上人獸戀的故事,那隻叫普魯托的貓完全就是已經精神強姦了主人公。(到底怎麼看的你)

是說我後來發現黑質是裡面好像也有個使魔類的角色叫普魯托,是怎樣我一天到晚跟黑質是撞梗!

萊昂‧貝格維茲(Lione Berkowitz)
萊昂的典故梗詳見前文,沒錯無頭騎士就是之前提過的萊昂王,這次終於公布了他的全名,雖然他的名字是來自中世紀一個不怎麼有名的騎士名,但他的姓氏是來自這個家喻戶曉的角色:


對,這角色的全名叫Timon Berkowitz,這是只有把彭彭丁滿歷險記全套看完的重度丁滿控才會知道的事情。

至於無頭騎士(A.K.A. 萊昂王 or 弗卡斯)的本名姓氏梗既然是來自彭彭丁滿歷險記,你就知道他八成也不會是什麼多正經的角色。(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