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章‧海中亭閣



- Loos Gelbach, The Devil -

  當伊溫步出路斯‧格爾巴赫的宅邸時,他唯一確定的就是,以後再也不要這麼無謀地跟惡魔打交道了。

  往好處想,他的確得到了他想要的情報,但這種得到情報的方式並不是他想要的。

  畢竟,當他向格爾巴赫那傢伙要情報時,他並沒有打算要格爾巴赫直接活生生血淋淋地讓他身臨現場,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記憶。

  他早該料到的,這些惡魔本來就有這種本事,能直接讓別人進入某人的回憶中,看見那些不是自己真正經歷過的事情。

  噁心的感覺還在他胃中翻攪著,他扶著大門外的牆柱,並不悅地想起剛才格爾巴赫看見他的表情時有多得意。

  他回到車上,將手機開機,打給某個號碼。

  「喂?傑西?」

  手機另一頭傳來一個略為急躁的聲音:「伊溫?你去哪裡了?我整個早上都找不到你!」

  「我去查了摹若島以前的一些事情。」伊溫照實說道。

  「吭?摹若島?你又去那裡幹麼?」

  伊溫皺起眉頭。「我沒去,我只是去找一些相關人士問事情,奎恩跟摹若島有關,我覺得從這條線去追也許能查出什麼。」

  「老兄,我以為現在最要緊的是抓到奎恩跟蘋斯──梅瑟嶺今早打電話來通報了,他們說蘋斯並沒有被送到他們那,隊長很可能出事了。」

  「聯絡不上他嗎?」伊溫問道。

  「打過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佔線中,後來再打就打不通了,真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伊溫沉思了一兩秒,然後說道:「傑西,至少我們現在已經關閉了《魔神之鑰》,那遊戲沒辦法再危害一般民眾了,那兩個巫魔犯雖然仍在逃,但要逮到他們只是遲早的事,不用擔心隊長,他會沒事的。」

  「嗯……希望如此。」傑西的聲音聽起來依然很擔憂。

  「你聽好,接下來兩三天內我可能沒辦法回局裡,我得回梅瑟嶺一趟,有些事情我必須查清楚才行,我──」

  「啥?你不回來了?為什麼!」傑西打斷道。

  「我相信能逮到奎恩的關鍵還是在梅瑟嶺,」伊溫耐心地說道:「唯有回到那裡才是一切的原點,我們不能亂槍打鳥,那樣是逮不到他的,我必須知道他犯案的一切軌跡,弄清楚他到底想要的是什麼,才能從蛇洞裡揪出他來──總之,幫我跟局裡說一聲,好嗎?」

  「……好吧。」

  「謝啦,拜託你了,搭檔。」

  伊溫掛掉手機,聽到傑西的聲音讓他覺得好多了,這讓他有了回到現實世界的踏實感,剛剛那夢魘般的記憶已然遠去,那從來就不是屬於他的記憶,而是別人的。

  屬於亞德利安‧奎恩的記憶。

  他驅車離開格爾巴赫大宅,往家鄉梅瑟嶺駛去。



  伊文森被夜后詠嘆調的花腔女高音吵醒,這才發現自己正趴在濕漉漉的沙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被水浸濕了,他噁心地拍掉沾到嘴裡的泥沙,四下張望那歌聲是哪來的,只見一支手機正孤零零地躺在不遠處,幸運地躺在沒被水打溼的一塊沙地上,而夜后的歌聲顯然就是從那裡面傳來的。

  他手腳並用地爬過去,接起手機:「喂?」

  他等了一會兒,另一端才響起一個不甚確定的男聲:「喂?我找隊長,你是哪位?」

  「隊長?」伊文森一臉困惑,他轉過頭來,看見卡歐斯從溼答答的沙地上爬起身來,渾身跟他一樣滿是泥沙。「他說要找隊長,隊長是誰?」伊文森大聲問道。

  「媽的!伊文森,把手機給我!」卡歐斯朝他罵道,並走過去,將手機搶回來。

  這時,伊文森才注意到潮汐的聲音,他望向沙地的另一端,只見眼前是一片無垠的大海,天空是迷茫的蒼綠色,看不出是黑夜或白天,海風呼嘯著,像是不懷好意的笑聲。

  而在海面上,那玫瑰色的巨大石亭就佇立在那裡,像一座虛幻的水上樓閣。

  「喂?」卡歐斯朝電話裡說道:「你還真是會挑時間啊。」

  「抱歉,你在忙嗎?」那是史賓瑟的聲音。

  「對,忙死了,我得把那個該死的傢伙送到……」卡歐斯邊說邊轉過身來,看見伊文森也正注視著的那座海上建築。「算了不說了,你那邊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發現?」

  「跟上面想的一樣,這次的案子果然也有非人種牽涉其中。」

  卡歐斯望著大海,不禁嘆了口氣。「我暫時走不開,你可以先處理嗎?」他問。

  「有點困難,大白天的,我不太能任意行動,最快也要等到傍晚。」史賓瑟答道。

  卡歐斯聽見這回答,有些訝異。「你們那邊已經是白天了嗎?」

  「對,難道你那邊不是嗎?」

  「……呃,不是,」卡歐斯抬臉盯著那片詭異的蒼綠色天空。「正確地說,這地方的時間流動有點詭異,好像沒有嚴格上的晨昏定義,如果你那邊已經是白天了,那就表示我動作得快點了。」

  他想起他跟梅瑟嶺那邊是約定在早上前就會將伊文森送到,顯然他已經遲到太久了。

  「我不在的話,你一個人沒問題吧?」史賓瑟問道。

  卡歐斯頓時想起截至目前為止,他遇到的危險簡直有一卡車,他不但根本無法獨力打贏無頭騎士,莫名被拖進這個異空間,還失去了普魯托。

  他真希望史賓瑟現在就在這裡。

  「同樣的話是我要對你說才對吧,」他笑道:「總之就算我趕過去,也得要晚上才能行動,你就自己先看著辦吧。」

  「喔……好吧。」史賓瑟的聲音有些失望。

  「別心不甘情不願的,那可是閒差,你就專會挑簡單的做。」

  「可是見不到你我好寂寞。」

  這話頓時令卡歐斯將剛剛的想法拋到九霄雲外。「我要掛了,再見。」

  他掛斷手機,再次望向那座位於海面上的玫瑰色建築,自知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

  「普魯托是誰?」伊文森突然問道。

  「吭?」

  伊文森抬起眼來,此時他仍坐在沙地上,雙手抱著膝蓋。「那個黑髮、穿黑衣服,像個EMO男孩,還會變成豹的人,他是你的誰?」

  「不干你的事。」卡歐斯回道,並往更靠近海的一端走去。

  「你男朋友嗎?」伊文森在他身後說道。

  卡歐斯陰沉地轉過臉來。「臭小子,你欠揍是吧?」

  「所以是嗎?」伊文森的表情似乎很認真。

  「不是。」

  「喔──」伊文森喃喃應道,眼神飄向遠方。

  「他是我某個祖先的使魔,」卡歐斯不耐地解釋道:「我那祖先已經掛了幾百年──大概吧,但他把使魔留了下來,這樣解釋你懂了嗎?」

  伊文森似乎很驚訝。「你祖先有使魔?他是巫師?」

  「不是,他是吸血鬼。」

  「喔……所以你也是吸血鬼了?」

  「是沒錯,但我本來是人類。」

  伊文森皺起眉頭。「你把我搞糊塗了,你說你祖先是吸血鬼,你也是吸血鬼,但你本來是人類?」

  卡歐斯一手扶額,並長長地嘆了口氣。「這說來話長,好嗎?比起我的事,還不如好好想想我們要怎麼橫渡這片海,到那該死的長廊去!」

  伊文森露出微笑。「你現在終於想去長廊了?」

  「並不想。」卡歐斯斷然回道。「但我們不知道那瘋子魔法師啥時會追上來,顯然到那座粉紅色的鬼建築裡是唯一的活路──至少是可能的活路。」

  聽到卡歐斯提起那魔法師的事,伊文森又一臉愁容。

  「這下輪到我問你了,」卡歐斯叉腰說道:「你說那傢伙就等於是遊戲本身?這是什麼意思?」

  「路上再說吧。」伊文森站起身來,走到淺灘上,雙手往前一伸,唸道:「ICHILEH‧NIS。」

  一瞬間,他面前的海水便有一大塊範圍頓時結冰,他走上冰面,一邊走,一邊開路,把前方仍是海水的部分都結成冰,開出一條位於大海中的冰路。

  「哇喔,還真方便。」卡歐斯說著便跟了上去。


- TBC -


【附記+碎碎唸】

這次沒圖了,所以把上一章貼過的格爾巴赫再貼一次。(淦)

這章的電話情節就是【零與遊戲】第六章當中的那段對話,直接複製貼上就好,潮爽的~(毆)

不過這裡你可以看到卡兒其實已經幾乎要放棄治療,他差點就真的想求阿史過來救他了,這種心境在之前阿史視角的時候是看不到的,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如此愛這種同一件事但用不同視角描述的情節。

BTW,工商服務時間,【零與遊戲】實體本目前仍開放通販中:


雖然I know阿史視角的故事就是會比較YY,但是他跟這次的故事是同一時間線的,所以等於是上下一套的,大家真的不想蒐集他嗎?不要逼我離開同人界!!!(郭董風(◀ 誰理你啊快滾好嗎場次很難報

哈哈哈我不管我要自白(突然),說真的【零與遊戲】可以算是我同人人生一大D槽!雖然從來也沒有糕槽過,可惡我的同人生涯完全是個性冷感的故事!(工三小朋友)總之就是出了【零與遊戲】之後我整個像幼稚園生一樣耍賴在地上滾說我再也不要寫小說了!然後就這樣耍賴到前陣子才慢慢從幼稚園生長回了一點歲數,大概國小生吧(靠妖),乖乖回來補小說坑。

寫【零與遊戲】的時候,我本身的有病程度非常嚴重,那時候也是噴掉一堆認識很久的網友之類,所以我現在回頭看【零與遊戲】這本書,我發現裡面有很多作者當時腦袋有洞的軌跡(靠),裡面最經典(?)的大概就是貝兒這個男角,他從頭到尾都在利用別人,反正大渾蛋BJ4,可是他最後居然還是有個腦公路易對他不離不棄,我現在看真的覺得這對Couple非常之驚悚,恐怖片等級。

雖然另一方面來說,路易本身也是一路睡免錢過得滿爽的,他跟貝兒在一起也不算是有什麼損失(甚至也有人覺得他跟貝兒在一起是賺到,因為貝兒也是給他睡了還幫他生小孩,對貝兒是男的可是他有辦法生小孩喔!怕了吧!),總之他們倆個就是一對超級惡棍湊在一起互相制約的例子,只要他們在一起,其他人就不會受害了,我現在看其實不太理解我當時為什麼會覺得這對CP很萌,但我當初寫【零與遊戲】的時候真的是對他們廚得要死。(現在也想不起來為什麼)

但我不會覺得【零與遊戲】這本書一無可取,除了他是我痛人生涯中的一個軌跡之外,還有就是因為裡面還是有其他相對來說比較正常的CP(毆),像是亞瑟跟吸血鬼卡蜜拉這對,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滿可愛的,甚至在之前的【魔性少女】裡面寫了一點他們倆的後續(對又是工商),然後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喬伊斯不進第十九分局有夠可惜,明明他跟阿史之間的偽CP互動模式還不錯der,雖然阿史明明有卡兒了還跑去性騷擾別人的男朋友實在有夠渾蛋。(靠)

可能因為第十九分局這個系列我實在寫太久了,我覺得某程度上他每一集都彰顯了我當時的性格與人生階段,只是這個東西當然我自己事後看才會知道,其他人跟我不熟可能看不出來是彰顯在哪裡。(廢話)

【零與遊戲】無疑是這個系列中最不受歡迎的一集,而我這個人本身在當時寫他的那個階段,也是最雷的一個狀態,我當時一整個自暴自棄覺得WHY為什麼沒人喜歡我我去死好了之類的各種發神經,反正就是有病又放棄治療BJ4,所以我現在其實可以理解為什麼當時寫出來的這本【零與遊戲】會不受歡迎,因為他的內容就是一個非常絕品的神經病在做出各種無下限的行為,最後看誰有那個膽子留下來這樣。

那個角色就是貝兒,而留下來的就是路易。

但畢竟現實中是沒有幾個人能夠像路易這樣罔顧生命去喜歡一個像貝兒這樣的肖ㄟ,那很不明智,所以我現在覺得OK我接受【零與遊戲】這本小說難以被世人接受這件事,因為他的價值觀很離經叛道,連我阿姨看了都嚇個半死(居然拿去給阿姨看),但我還是希望他能夠賣完,因為可能從心理學什麼的或是病嬌研究之類的角度來看,這本書應該還是有他的可讀之處。(是嗎)

至於,現在還在寫的這部【魔法師與無頭騎士】,他代表著作者本人怎樣的一個階段,這要等我過幾年來看才會知道,所以現在我無法剖析他,我也不敢說我現在的心智狀態就有比較成熟還是怎(我相信一定沒有),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魔法師與無頭騎士】必然跟【零與遊戲】所想要呈現的東西是不同的,因為我寫每本的心境都不一樣,所以每集角色的有病程度或地雷程度也不同,可能有幾集真的病入膏肓,有幾集比較正常這樣。(還是快去看醫生吧)

BTW,卡歐斯跟史賓瑟這兩個角色在整個第十九分局系列中,其實多半是扮演旁觀者的角色,故事裡最有病的人事物通常與他們無關,他們只是負責經手、處理這些事情,當然,因為他們是官配的關係(卡兒表示淦),所以他們還是有他們自己的感情糾葛要處理,但每當故事裡出現極端偏執瘋狂的肖ㄟ時,你知道還是有阿史跟卡兒這兩個相對來說比較「正常」的旁觀者(好啦阿史比較不正常一點)跟你一樣覺得這一切很靠妖,那某程度上來說算得上是一件令人安心的事情。(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我那麼喜歡他們的原因?)

最後雖然沒人想知道,但還是列個卡兒的手機鈴聲設定曲目:

▼ 亞契的來電鈴聲 ▼

山魔王之殿
(I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






▲ 我喜歡這個搖滾版www

▼ 史賓瑟的來電鈴聲 ▼

我心燃燒著地獄般的復仇烈焰
(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






▲ 兩個版本是同一人唱的,只是一個是現場版一個是錄音室版。

雖然這兩首應該都是很常見的手機鈴聲,不過當初之所以設定亞契的BGM是【山魔王之殿】我還查了老半天典故,所以我要屁一下,這首【山魔王之殿】出自皮爾金組曲,故事內容是有個屁顛屁巔的人類男子到處拈花惹草,結果惹上山魔王的女兒,被人家老北追殺,這首曲子呈現的就是他在逃走時那種起初鬼鬼祟祟,後來被山魔王的手下追獵的畫面(大概吧),總之這首曲子雖然很恢弘但他其實呈現的是一個夕鶴的畫面。

當初把亞契的BGM設定成這首,也是有點想要呼應亞契這個角色的背景故事設定,因為亞契掌管著群魔亂舞的第十九分局,他也算是個山大王型的角色,然後他也有個女兒被一個屁顛的偽娘給拐走,但另一方面,亞契過去也是被帶到宛如山魔宮殿的柏瑟文尼大宅,然後被一個屁顛的狼人給拐走,總之【山魔王之殿】這首曲子各方面都很適合他這個角色。

至於史賓瑟的BGM是夜后詠嘆調【我心燃燒著地獄般的復仇烈焰】這比較傾向於搞笑方面,因為阿史的形象比較三八,這種花腔女高音的BGM可以彰顯出他那種花俏(?)的感覺,不過另一方面這首歌的意義也滿符合他的設定,因為他的背景設定是女魔莉莉絲,莉莉絲也無疑就是個夜之女王,所以阿史本身就是個夜后亞種BJ4。(什麼鬼)

這次再度造成後記才是本體的狀態,預告一下,目前的積稿已經快要用完了,所以下禮拜開始可能就又無法每週更新小說了(咦我為什麼說又),然後下一場CWT已經確定報上,我想把拖欠很久的【Blood Square】第二集出一出,所以最近又要修羅場啦啦啦啦~~總覺得好像沒清閒多久又要開始趕稿的感覺。(托腮)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