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二章‧地下迷宮



- Jorn Vainyar -

  「我知道奈特用什麼方法打倒亞利基諾了。」伊溫說道,雙手撐在胡桃木櫃檯上,直盯著那坐在後方的男人。

  那人扶了扶鼻樑上的金絲眼鏡,抬臉望他。「伊溫,我們都幾年沒見了,你跟我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提一個已經作古不知幾百年的死人嗎?」

  「約恩,我看過你傳來的檔案了,」伊溫繼續說道,對他的抱怨充耳未聞。「奈特的確使用了禁忌的法術,他──」

  約恩伸出手指,掩在伊溫嘴上,示意他別再說下去。

  「伊溫,你真的太久沒回家了,」約恩輕聲說道:「這裡可是梅瑟嶺的圖書館,你忘記這區的書全都會偷聽別人講話嗎?」

  伊溫環顧四周,這裡除了他與值班的約恩外,沒有其他人,但從那些占據整面牆,直達樓頂的書架上,他可以感覺到有無數個不懷好意的意念正窺伺著。

  「那我們到外面找個地方說。」伊溫說道,並推開他的手。

  約恩嘆了口氣。「我在上班欸,伊溫,接班的人還有一個小時才會來。」

  「這很緊急,我可是翹班回來的,如果你不幫我,我搞不好會被開除。」

  約恩抬著那雙豔金色的眼睛盯著他。「我真搞不懂這件事有什麼好緊急的。」

  「出去再說。」

  約恩嘆了口氣,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從櫃檯後方走了出來。「最好是非常好玩的事,否則你麻煩就大了。」他說,並拿出手機,即使圖書館裡並沒有人,他還是走到樓梯間才開始講電話:

  「喂?麗娜嗎?抱歉這時間打給你,但我今天臨時有事,你可以提早過來嗎?對,就現在,呃……其實也還好,現在這時間沒半個人,你不用那麼趕沒關係,嗯,就這樣,拜。」

  他結束通話後,卻看見伊溫直盯著他瞧。「……幹麼?」他問伊溫。

  「還是老樣子,對女的講話都比較溫柔。」伊溫說道。

  「你不懂,麗娜今年才十四歲,超級可愛的,附近的女子中學今年開始推行讓學生來圖書館當義工的活動,真是德政。」

  「知道故鄉有些人還是跟我記憶中一樣變態,真叫人欣慰。」伊溫挖苦道。

  「我只是純欣賞而已,又不會真的對她們怎麼樣。」

  「光是把這種話講出來就超級變態了,每次看到你,我就會想起來我當初為什麼要離開梅瑟嶺。」

  「什麼啊?你是因為我離開的嗎?我做錯什麼了?」

  伊溫沒甩他,只是逕自走下樓梯,約恩跟在他後頭,他們通過自動門,步下圖書館外面的石階。

  「我坐你的車吧,」走到停車場時,伊溫這麼說道:「我不想開著我的車在鎮上到處跑,讓席琳知道我回來了。」

  「為什麼?難得回來,你不想見席琳嗎?她很想你欸。」

  伊溫沉著臉看了他一眼,說道:「那句『她很想你』是你隨便說說的吧?」

  「嗯……是啦,」約恩雙手一攤。「但她是你姊,你總該跟她見個面,打個招呼吧?」

  「等事情辦完再說,我現在沒時間搞家族寒暄那類的。」伊溫說著便打開約恩的車門,坐進副手座。

  「你這人真是有夠彆扭欸,」約恩評道,並坐進駕駛座,繫上安全帶。「我不管你要幹麼,總之我要先繞去買點吃的,我快餓死了。」

  約恩驅車駛離圖書館,往鎮上開熟食店的那一帶駛去。

  伊溫看了一下手錶,說道:「現在這時間還沒吃午餐?」

  「午休的時候當然吃過了,但你知道的,我比較容易餓。」

  伊溫隨意應了一聲,接著拿出一張梅瑟嶺的地圖。「最好不要買吃起來太麻煩的東西,我們要去梅露西恩聖堂。」

  「去那裡不需要看地圖吧,又沒有多遠。」約恩沒好氣地說道:「我都不知道你離開家鄉之後,竟然變成異教徒了,一回來就忙著上教堂。」

  伊溫放下地圖,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他。「梅露西恩聖堂又不是真的天主教教堂,那只是獵巫時代為了掩人耳目蓋的不是嗎?以什麼聖徒殉教者梅露西恩的名義──但歷史上根本沒有梅露西恩這個人。」

  「嚴格說起來,並不能算是沒這個人,只是她叫梅露辛,梅露西恩是個變體後的名字。」約恩反駁道。

  「是啦──可是,她又不是人。」

  他們在一家得來速外稍停,等約恩買到他的食物後,才又再度上路。

  「不過,梅露西恩聖堂現在真的有神父。」約恩一邊啃著潛艇堡一邊說道。

  伊溫瞪著眼睛。「不會吧?」

  「還不就是你們頂頭上司的旨意,」約恩說道,並轉進另一條路:「每個教區都在教廷的關愛守護下──之類的,也不想想黑暗時代的時候,我們跟他們可是世仇。」

  伊溫望向車窗外。「那都幾百年前的事了,沒道理算到現在教廷裡那群人身上去吧,跟他們又沒關係。」

  「沒辦法啊,」約恩笑了起來。「對我們這種壽命比人類長的種族來說,記仇的時間也會比人類長很多。」

  這話偶然地與伊溫腦中想的某件事有所連結,他不禁望了約恩一眼,但約恩並沒有注意到他的視線。

  「既然你沒有變成異教徒,那你應該要告訴我去那裡要幹麼吧?」約恩問道。

  伊溫把地圖盡量攤平,放在大腿上,指著上頭已經被他事先用筆畫過的線條與記號。「我查過梅瑟嶺大屠殺中,那五個家族的受害者資料,他們當時住的地方,如果像這樣畫線連起來,會形成一個五芒星的記號,而在這個陣形中央,就是梅露西恩聖堂。」

  「你突然查起三十幾年前的舊案要幹麼?」約恩顧著注意前方路況,因此只瞥了那地圖一眼。「而且五芒星陣形在梅瑟嶺多的是,光是我們圖書館裡面就有六個。」

  「抱歉,我之前要你查資料的時候,沒跟你先說清楚,事實上,我懷疑梅瑟嶺屠殺案的兇手赫恩‧金,就是奈特所對抗的亞利基諾──也是萊昂王所對抗的厄爾金。」

  「吭?」約恩突然緊急剎車,差點撞上前方正要過馬路的一個阿婆。「你說什麼?你是說亞利基諾──又稱厄爾金──就是赫恩‧金?」

  伊溫點點頭。「嗯,而且他現在又改名了,他現在叫亞德利安‧哈勒‧奎恩。」

  約恩趴在方向盤上,等待綠燈亮起。「……別跟我說他跟你現在辦的案子有關。」

  「好吧,我不說,」伊溫說道,並折起地圖收好。「但我們還是得去梅露西恩聖堂,那一定是五大家族用來封印亞利基諾的地方。」

  「我還以為封印他的人是奈特哩。」

  「是奈特沒錯,但他也同時動用了五大家族的力量,那就是你傳給我的資料裡記載的事。」伊溫解釋道:「他毀滅了亞利基諾的肉身,但無法消滅或淨化他的靈魂,所以他設法用某種容器封住亞利基諾的精神體,並與五大家族達成協定,要他們世世代代守護這個封印,設法淨化亞利基諾的靈魂,但這個封印在三十幾年前被破壞了,所以亞利基諾才化身為赫恩‧金,對五大家族復仇。」

  綠燈亮起,約恩繼續開向目的地,此時他們已經能夠看見梅露西恩聖堂的尖塔狀屋頂。

  「不對呀,」約恩提出疑問:「那他怎麼沒對你們家族下手?如果奈特是對他下封印的人,那他應該會最恨奈特的族人才對吧?」

  伊溫望著那漸近的高塔,神情也漸趨嚴肅。「我想,奈特很可能用自己當容器,成為亞利基諾的祭品。」

  「什……真的假的?」約恩瞪大眼睛,很是驚訝。「聽起來好噁。」

  伊溫白了他一眼:「奈特的法術是用自我犧牲來作為交換,這是一種暫時性的封印,用白魔法師的肉身來作為容器,限制黑魔法師的靈魂,好讓淨化法術能有效進行,可是……」伊溫搖搖頭。「奈特錯估情勢了,五大家族並不想淨化亞利基諾,讓他的靈魂從漫長的執念中解放,他們只想對亞利基諾報仇,讓他陷入永劫的痛苦中。」

  伊溫看著車窗外,此時梅露西恩聖堂的全貌已在他們面前,那是一棟灰泥石牆砌成的教堂,哥德式的尖塔在陰沉的天色中聳立著,建物本身雖算不上非常雄偉,但也有股肅穆的懾人氣息。

  「這裡,就是當初他們封印亞利基諾的地方。」伊溫喃喃說道。

  他們下了車,並快步走進聖堂,但一進門就撞見神父在裡頭。

  「凡因亞先生?」那老神父扶了扶眼鏡,疑惑地望著約恩。「這時間來教堂太晚了吧,彌撒早上就結束了。」

  「不好意思,神父,」約恩有些尷尬地說道:「我突然想到我有東西得去地下室拿,可以讓我們進去嗎?」

  老神父不太信任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又打量了下伊溫,最後說道:「好吧,反正這裡是你家的土地,你要幹什麼都可以。」

  他說完後就出去了,留下約恩與伊溫杵在教堂裡。

  「他還真乾脆。」伊溫有點不敢置信。

  「我猜他多少有察覺到這裡以前是異教集會所吧,以教堂來說,這裡太多龍的雕刻了。」約恩說著望向廊柱上的雕紋裝飾。

  「龍后梅露辛──演變成聖徒梅露西恩,還真是絕佳的偽裝啊。」伊溫說道,語調中沒有明顯的挖苦。

  約恩聳聳肩。「反正又沒人會去查證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聖徒。」

  伊溫望著聖堂拱頂,不禁嘆道:「過去也有很多舊神是這樣被抹滅的吧,不知道梅露辛現在還在的話,會怎麼看待這座教堂。」

  「這不能算抹滅,而是變成另一種存在,」約恩說道:「就像厄爾金變成亞利基諾,亞利基諾變成赫恩‧金,然後再變成你說的那個什麼奎恩那樣,名字雖然不同──甚至肉體也不同,但內在都是同一個人,不會輕易消失。」

  「也是,你這麼一說,就覺得這好像沒那麼糟。」伊溫面無表情地說道。

  他們離開聖堂大廳,從祭壇一側的階梯往下走,推開一扇厚重的木門,進入地下室,這裡的牆壁與地面都以石板砌成,有著各個極其錯綜複雜的通道。

  「那個神父從沒下來過這裡嗎?」伊溫問道。

  「他剛來的時候,我有特別跟他說過,這底下超容易迷路,就算有人死在這裡也不奇怪,而且他要是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我們凡因亞家也不會負責,所以我想他應該是沒進來過。」

  「真虧他還敢留在這地方傳道。」伊溫說道,隨手一彈指,通道上就亮起了一盞盞藍色的火光,將整座地底照成詭異的青藍色。

  「這塊土地很早就屬於我家了,如果他們把亞利基諾關在這裡,為什麼沒人告訴我?我小時候常常跑來這裡玩欸。」約恩說道。

  「大約將近兩百年前,他們就把亞利基諾的封印地點移到別的地方了,」伊溫說著從口袋拿出另一張地圖。「你會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如果魔法師們有事要隱瞞你的族人,你根本拿他們沒辦法。」

  「大概吧,我們生來就很難違抗魔法師,」約恩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線下閃著微光。「說真的,雖然這塊土地世代都屬於凡因亞家,從小長輩們也告誡過我絕不可以失去這塊地,但我從來就不知道我們到底在這裡守著什麼。」

  伊溫看了他一眼。「你沒想過要問嗎?」

  「沒有,因為如果是金銀財寶之類的,那我麻煩就大了。」約恩坦然答道。

  「為什麼?」

  「財寶很容易讓我們一族利慾薰心,變得墮落發狂,所以不知道是最好的,因為我們天生就對那些金閃閃的東西毫無抵抗力。」

  「有自知之明總是好的。」伊溫說道,並將地圖攤開。

  「那是哪裡的地圖?」約恩注意到地圖上面的字樣。

  「摹若島,」伊溫頭也不抬地說道:「它是一座人工島,而它的結構正是梅露西恩聖堂結界的擴充版。」

  約恩忽然拉住他的手,將地圖移開。「你去過摹若島?」

  伊溫對他這急切的口吻有些意外。「呃……是啊。」

  「居然不帶我去,太不夠意思了。」約恩極其遺憾地說道。

  「我是為了公事才去的,」伊溫頓時臉一沉:「你敢去那種地方,我就去跟我姊告狀。」

  聽到這話,約恩便倒抽一口氣。「拜託不要。」他怯著聲放開手,而伊溫盯著他,一臉沒好氣。

  「真搞不懂席琳看上你哪點啊,我的好姐夫。」伊溫挖苦道。

  「她沒看上我,是我追她的,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是啊,在她十歲的時候你就鎖定目標了,從此我就覺得你是個變態。」

  約恩略皺眉頭。「你在說什麼?明明就是六歲的時候。」

  伊溫不想理他。「夠了,不要跟我講話。」他轉身攤開地圖,檢視著上頭的結構。

  約恩湊上去觀看,但很聽話地沒有開口。

  伊溫注視著地圖,漸漸地,他的雙眼冒出淡藍色的光,亮得幾乎看不見瞳仁的存在,而他雙手中也浮現出光芒,包覆住整張地圖,他輕輕放開手,那張地圖便飄浮在半空中。

  「DRISYIM‧TIAKH‧OCHILIZEH。」伊溫喃喃唸道。

  地圖瞬間燃起藍色的火光,並迅速燒盡,僅在半空中留下一道複雜的藍色光陣,伊溫伸手輕觸法陣中心,霎時間那道法陣的所有光線便往四面八方飛射出去,整座地下通道頓時被藍光照得通亮,宛若白日,但那只持續了一秒左右,不久便黯淡下來,大部分的走道都恢復成原先昏暗的狀態,只有一條路仍泛著淡淡的藍色微光。

  「走這裡。」伊溫說著便走向那條藍色走道,而約恩在他身後跟了上去。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本來以為應該沒積稿了,但我今天開檔案看了一下剩餘字數大概還可以湊成一章,就先PO吧!下禮拜就真的沒存稿了,所以下週三停刊一回!

這次登場的約恩‧凡因亞(Jorn Vainyar),其實也是在我小學那篇黑歷史魔男漫畫中出現的舊角色,他當年長這樣:


而看來這漫畫裡的人物關係似乎是有隨著歲月流逝而進化的,逆砍砍當年牙琳斯姊對他的介紹還只是「朋友」而已,現在他竟然已經跟牙琳斯姊結婚了,整個就是覺得你們什麼時候進展成這樣的。

不過他當然也跟牙琳斯姊弟一樣,名字有重新魔改過,他當年的名字是「絳」,現在既然納入第十九分局洋人世界觀,那理所當然大概就是叫做"John"之類的,但John這個名字是很標準的聖經名,有點太基督教風格,考慮到他是住在梅瑟嶺這個充滿魔男魔女異教徒的地方,而且這系列已經有別人叫約翰了,所以就改一下變成Jorn

話說因為我莫名地覺得圖書館員就是要戴眼鏡,所以事隔多年的今天,凡因亞也變成眼鏡男了,可是我也總覺得這會變成一個有點搞笑的畫面,因為伊溫也有戴眼鏡,所以這章你可以想像就是兩個戴眼鏡看起來有點宅的傢伙在演法櫃奇兵或國家寶藏之類的,完全就是一個很不刺激也很不探險的畫面。

但Whatever,反正我愛眼鏡男,所以我要讓每個男角都戴上眼鏡,沒人能阻止我。(淦)

關於凡因亞的設定,雖然就是個直男不可逆了,但他長成那樣居然不搞基其實我也覺得滿可惜的(靠),所以我也盡量讓他跟伊溫之間多一點互動,當然是在不真的搞到NTR的前提下;不過我有個裏設定是伊溫以前真的喜歡過約恩,但因為約恩是變態+喜歡他姊所以他就自動放棄了,伊溫整個就是一個愛情路上不斷被打槍的男人,難怪他個性會變成這樣。(?)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暗戀過的男人變成自己的姊夫,這真的還滿虐的,難怪伊溫要離開家鄉跑去第十九分局工作,他根本完全不想回家吧。(ㄍ)

另外,我猜應該有人看得出來凡因亞是什麼種族的非人種(?),所以順便講一下我目前腦中的設定,有鑑於前幾章已經提過,伊溫的祖先是森林女巫依格絲,對就是【女巫與荊棘叢】裡面那個依格絲,也因此,凡因亞也有可能跟瑟菲斯是有血緣關係的,但瑟菲斯是個純正GAY,所以凡因亞如果是他的後代,那瑟菲斯那代一定有發生過男孕事件(淦),想到這就覺得微驚悚,所以還不確定是不是真的要這樣設定就是了……www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