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姬】二之夜:天降之女‧下〈企劃|妖夜綺談〉







【附記+碎碎唸】

早就該說的事情:其實我每次在這網誌上放的自繪漫畫都是原寸大圖,如果覺得字看不清楚的話請在圖上右鍵另開,就可以看到高清大圖惹。

這次畫的依然是跟企劃異聞事件無關的主線(揍),話說異聞事件今天就要出到第六夜了,我的進度卻還停在第二夜,實在太杯具,可惡丫丫丫主線與異聞不可兼得阿~~~~(←還不都你自己畫太慢)

我覺得以我的效率來說,在企劃期間結束前我要是能再畫出一個異聞事件就不錯了。(托腮)

結果這次沒該劇情卡關的事情而是該自己進度太慢,我好厲害我每次都可以找到新的該點。(你可以不要該該)

回到正題,這回出現了新角色~!或者以企畫術語(?)來說,新的NPC:也就是宇都宮的美艷舅舅(ㄍ)



- Kijyo Kyosuke ( Kasai Manyo ) -
鬼燈 京介 (葛齋 萬葉)

基本上他的形象就是個非常狐媚、妖氣很重,但似乎是個人類的神社神主,雖然長成這樣但其實已經三十好幾。(完全就是妖精)

然後他其實整個人就是我腦補七彩魔幻世界裡的京極堂,我覺得說出來應該會有很多京極堂的粉絲想吐槽(ㄍ),不過在我幻想中,京極堂就是長這樣。(幹)

關於他的名字,之所以有「京」這個字正是因為他的致敬來源是京極堂──雖說看過那系列的人都知道,京極堂本名其實叫中禪寺秋彥,但這不重要Whatever(葳)。

另一個重點則是關於他的姓,「鬼燈」這個詞在日文其實有一堆唸法,這裡用的讀音是出自【百鬼夜行抄】裡一個固定反派的名字,這個讀音會讓他的名字裡面有很多KI的音,我想讓他的名字聽起來跟日文的狐(Kizune)有一點聯想感,所以就取了一堆KI的音。(雖說漫畫本身是中文所以沒多大意義(毆

而他的筆名裡面有「葛」跟「葉」這兩個字,也是想讓他更有一種疑似是狐狸精的感覺,梗出典自日本傳說中的女狐葛葉,也就是陰陽師安倍晴明他老木的名字。

不過他的筆名讀音(Kasai Manyo)聽起來其實跟葛葉(Kuzunoha)整個很無關,只有字面上稍微有點聯想感;而且,雖然我在他身上放了一堆狐狸精梗,但目前我其實暫時沒打算把他設定成妖怪,他就只是一個看起來妖氣很重的人而已。(巴)

掰惹衛,這篇所提及的那個「名字裡有樹的友人」就是他的姘頭無誤,不需要懷疑。(葳)

然後他身上有個設定其實讓我很煩躁,就是他的髮帶,那種材質的髮帶在日本傳統中好像是只有女人才在綁的,男性的話似乎不會用這種類似硬紙(?)的帶子綁頭髮,在更古代例如平安時代的時期也許是有啦,但大正時代不可能(ㄍ)。

這讓我超級苦惱,因為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那種巫女髮帶,可是其實正常來說男人不會綁那東西在頭上(淦),我又不可能為了遷就髮帶而把鬼燈變性,在狗不到更精確的資料之下,我決定放棄史料上的正確性,轉而求助於BL漫。(WHY結論是這樣)

然後我找到這個:


好!就畫吧!BL漫也是這樣畫的那絕對不會錯!

好啦我知道這是動畫圖不是BL漫,不過他原作髮型也是畫這樣所以沒差,什麼?你說【PEACE MAKER鐵】不是BL漫?你怎會這樣想?(淦)

雖然其實沖田總司他那個髮型綁的元結依然不是巫女那種壇紙材質(這張就看得出來是類似布的質感),BUT WHATEVER反正這角色平常就是綁一個女人頭到處走來走去了,日本人他們自己的漫畫都是那樣畫了,我為什麼還要糾結宇都宮他舅舅能不能綁巫女髮帶這件事?!

而且其實宇都宮他頭上戴的那個就是巫女髮帶了啊(竟然),為什麼我不糾結他而要糾結他舅舅哩?這糾結太沒意義了。(爆)

再扯個裏設定(?),先前我曾經提過這系列主線很卡關的事,其實有一部份就是因為這個舅寫的故事讓我覺得很棘手(毆),因為他寫的故事必須要跟主線有一點呼應,但又不能太直白(?),必須要用一種非常隱晦曖昧、極度藍色窗簾的方式來表達才行,但藍色窗簾這東西我最不會搞了,所以我弄出上篇那個天女開頭之後,就跑去找了大正時期日本作家的書來研究,臨時抱佛腳趕快來學日式奇幻到底要怎麼寫。(毆)

總之鬼燈所寫的故事風格這方面,我參考的是日本的幻想作家泉鏡花,雖然他的書目前我只看了幾個短篇(毆),但他有些寫法我很喜歡,就是寫得真的很美很華幻耽美,你會覺得文字本身為什麼能夠如此帶有靈氣,那種唯美感很棒,但實際內容想表達什麼其實看得不是很明白。(巴)

而關於鬼燈這角色,我對他有很多不當的想像(什),但我仍然在考慮那些想像是否該正式成為他的官方設定,當然啦因為他的作者就是我,所以我在這裡透露什麼YY腦補都會變成他的官方設定(廢話),這也讓我覺得有點困擾,因為很多東西我其實不想在正篇中真正畫出來,我希望是不管我在後記裡講啥,只要正篇中沒有確實出現,大家就把後記裡說的東西當成一種可能性就好。

但這事實上又不可能,因為只要我在這裡說粗乃,就會變官方設定了(干),所以我覺得好煩喔我到底要不要說阿阿阿阿~~~~(吵死了這個人)

好啦總之我想我還是得說(靠ㄅ),就是,其實我一開始是腦補這個舅,並不是真正的舅,而是宇都宮他老木(幹),沒錯就男孕梗我永遠不會放棄寫的東西。(被巴)

但是這樣一來,就可能會有很多設定跟妖夜企劃的規定牴觸,所以我不想把這個腦補變成正式設定,因為如果宇都宮是男孕生的,那他就不是人是妖怪了,而天乃也是妖怪,他們倆如果搞在一起就會生出超級瑪莉蘇的YY大妖怪,這樣就不能拿去參加企劃了,因為企劃規定不能讓不同種族的妖怪與妖怪間混血生北鼻,所以宇都宮只能是人類,他可能會一直保持母不詳的狀態,也會有一點靈感體質,但正篇裡不會有任何明確的對話或證據證明宇都宮他父母是妖怪。

BTW其實我是畫到一半才猛然發現到我的設定差點跟企劃規定牴觸,幸好目前進度很慢還沒有畫出什麼不該畫的東C(抹臉),總之我YY男孕YY到一半忽然想到──啊!企劃規定不能不同種族妖妖混血吼!哎呀那這樣宇都宮就不能真的設定成狐之子惹,幸好發現得早好哩家在~可是設定都弄了又覺得有點可惜,好吧那就所有致敬梗都留著,但把妖怪設定拿掉就好。(毆)

簡單說,這個男孕設定就留在場外腦補好了,雖然我在後記裡說了這個可能性,但我不會把它放進正篇變成官方設定……嗯應該不會。(毆)

我頂多只能保證讓鬼燈跟宇都宮他爸搞曖昧而已。(葳這樣是有比較不雷嗎)

總之這就是一個所有設定與關係都必須保持曖昧的故事BJ4,所以我覺得這故事一直有讓我腦汁燒乾的傾向。

不過其實我覺得像這樣有所限制的故事還滿有挑戰性的,因為我也深感我以前寫的故事都太奔放,確實是需要練習寫寫這種有特定規則的故事,反正男孕什麼的我可以在隔壁棚第十九分局寫到爽為止,在這裡就點到為止,曖昧就好。

雖然保持曖昧感對我這種寫故事向來猛砸觸身球的人來說非常難,但就是難才需要練習丫,我是這麼想der,雖然我在作畫過程中依然是會像覺得作業很難的小學生一樣成天靠杯。

而之前的主線劇情,有提到鬼燈神社的狐妖傳聞,我也打算讓這個傳聞設定就繼續保持在「傳聞」而已,正篇裡我現在暫不打算讓宇都宮跟狐狸真扯上什麼關係,但他會一直保持一種很可疑的姿態,就跟他舅鬼燈一樣。

雖然我現在好像有個印象是我之前說過宇都宮和長谷川他們全部都妖男,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故事進展期間總是會有很多變數你懂的(葳),而且如果我之後想到更好的走向,我也可能就把現在的想法全盤推翻,總之一切正式設定還是以故事本身為準,後記真的就是看看就好。(被打爛)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