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三章:勇者與吟遊詩人



- Lione Berkowitz & Ranunculus Myrd Ambrosius, Son of Aurelien, Lord of Ambrosia -


  「我不喜歡穿越型的任務,芮納。」那個圍著紅色長圍巾,劍士裝扮的黑髮男人如此說道,此時,他正站在一座小丘上,眺望著其下深不見底的火山口。

  這是一座死火山,即使早已不再噴發,但光是站在邊上也是夠危險的,顯然此地的觀光當局也知悉這一點,火山口周邊不但圍著圍籬,還插著「此處危險,請勿攀爬」的警示牌。

  劍士身後,一個金髮綠眼,穿著淡綠色連身衣裙,手抱里拉琴的吟遊詩人跟了上來,說道:「別抱怨了,勇者大大,我們這是為了拯救世界呀。」

  「不要叫我大大。」劍士沉著臉,頭也不回地說道。「那個白毛的傢伙為什麼到現在還不來?現在都九點了。」

  芮納取出一只懷錶,說道:「正確地說,現在是早上八點四十九分。」

  「隨便啦,」劍士沒好氣地說道:「不是他約我們的嗎?結果自己遲到是怎樣!」

  「雲特是時空旅人,他跳躍到不同時空的時間點本來就會有點誤差,」芮納聳聳肩:「他昨天晚上不是也說了嗎?雖然約八點半,但他可能會晚一點到。」

  劍士雙手交抱,顯然不以為然。「我不信任時空旅人。」他說。

  「你誰也不信任。」芮納說道,口氣像是習以為常。

  「沒錯,包括你在內,」劍士似乎存心挑起爭端。「我第一次見到你時,還以為你是精靈族呢,結果咧,你居然是安布羅瑟斯的兒子!那個傳說中的大魔王安布羅瑟斯──的兒子!

  「我從來就沒說過我是精靈族啊,勇者大大,是你自己要誤會的。」芮納嘟著嘴,清秀的臉龐實在看不出是個男的。

  「不管!你欺騙了我的感情!虧我還把你當成夥伴!」

  「你這叫種族歧視喔,勇者大大,」芮納說道:「難道就因為我有一半的魔族血統,我就一定是壞人嗎?我爸是魔王又不代表什麼,更何況我媽的職業可是跟你一樣的。」

  「是啊,勇者與魔王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現在連小說都不流行這樣寫了。」

  芮納的唇邊浮起一道微笑。「但你得承認那故事很有趣。」

  劍士看了他一眼。「別告訴我你想要效法啊。」

  「我又不當魔王,怎麼能效法呢?」芮納笑了笑,視線飄向別處。「啊!雲特來了!」

  「……就愛這樣轉移話題。」劍士喃喃怨道。

  此時,從兩人身後不遠處走來了一個白髮白衣的男子,腰間佩帶著一把白銀寶劍,而那張年輕的臉上毫無表情。

  「雲特!」芮納像個少女般小跳步走向他,並大力揮著手。

  「抱歉,等很久了嗎?」雲特對他說道,但仍然面無表情。

  芮納微笑道:「沒有,我也才剛到。」

  「你們兩個這一副約會般的對話是怎麼回事啊?」劍士慢吞吞地走了過來,一臉不爽。「該辦正事了吧,我們可不是來玩的。」

  「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是來玩的?」雲特望向他,似乎很不解。

  「哎呀,別理他,」芮納輕笑道:「勇者大大在吃醋啦。」

  「我沒有吃醋,為什麼我要吃醋?」劍士沉著臉回他。

  雲特微微皺眉。「抱歉,我無意冒犯,但我一點都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你這個兄控當然是不會懂的。」劍士高聲挖苦。

  「兄控?那是什麼意思?」雲特顯然更不解了。

  「那是戀兄情結的另外一種說法。」芮納插嘴解釋。

  「嗯……看來這邊的世界有很多我不懂的用語,顯然我還不夠用功。」雲特沉吟了一會兒,然後轉向一旁的劍士,說道:「你會那麼想也是很正常的,我確實是認為除了找到我哥哥這件事之外,沒有其他事比這更重要。」

  劍士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居然承認!」

  「但那是為了拯救世界,」雲特繼續道:「我哥哥正在用不正當的力量在危害所有的世界線,為了阻止他,我非逮到他不可,包括這次的任務,也是為了讓他的影響減至最小,只是我一個人畢竟形單力薄,需要借助你們兩位的力量,你們都是非常有經驗的行家,我相信有了兩位的幫助,一定可以成功達成這次任務的。」

  劍士瞪著他,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天哪,我真討厭你這種充滿主角風範的說話方式。」

  「我不奢求你喜歡我,畢竟這是個艱難的任務,把你們拉進來,我非常抱歉。」

  「呃──」劍士顯然已經聽夠了,他搖了搖手,說道:「無所謂,反正你記得付錢就是了。」

  「那是當然,我會付給你們非常豐厚的酬勞。」

  「勇者大大,你身為勇者居然談錢,真是太庸俗了,」一旁的芮納說道:「你的勇者情操呢?」

  劍士一手叉腰:「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那種東西好嗎,你以為勇者不用吃飯啊?」

  「我就不用啊。」芮納說道。

  「你這個不死魔族給我閉嘴!」

  一旁的雲特沒有搭理他們的抬槓,默默地從口袋掏出一只六角形的小盒子,盒面中央嵌著一顆銀色的圓球,以及一個轉筒式的數字鍵,他一邊轉著數字,一邊說道:

  「等一下我們要下到那裡去,」他盯著數字鍵,一手指向火山口,頭也不抬地說道。「時空通道會在那裡開啟,高速落下的重力加速度會讓我們更容易穿越到正確的時間軸與地點。」

  「是啊,我們也很有可能摔死就是了。」劍士說道。

  雲特將視線從數字上移開,望向身旁的劍士。「我冒的風險跟你們一樣,我也希望能有更安全的穿越方式,但目前沒有別的辦法,現實就是只能做到這樣子。」

  「那你哥又是怎麼穿越的?」劍士質疑道:「我聽起來,他感覺就像是個能自由穿越的開掛王。」

  雲特皺了一下眉頭,似乎沒有完全聽懂這句話的意思,但他仍回答道:

  「可能我的說法讓你誤會了,我哥哥並不作時空跳躍,他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如今他只是個幽靈般的存在。」

  這話令劍士有些訝異。「我還以為你正在追殺他哩!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到其他世界線去找他?」

  「因為他存在於所有世界線,」雲特望著他,清澈的綠色眼睛眨也不眨。「在每個世界線裡,都存在至少一項無以名狀的邪惡,那正是受他影響而生的,或該說──受到血色魔女的影響。」

  「血色魔女?聽起來很中二,那是什麼鬼?」勇者皺起眉頭。

  「在我出生的世界裡,」雲特解釋道:「曾經發生一場時空大戰,那是一名邪惡的魔女所引起的,她就是血色魔女;而在世上唯一能對抗她的,就是她的妹妹──善良的純白聖女。

  「聖女一度擊退了她,將她暫時封印,但過了數年後,魔女找到了逃脫的機會,她控制了聖女的孩子,藉其肉體復活,聖女因為魔力衰弱而無法再對抗魔女,於是將這項重任交給自己的另一個孩子。

  「在那之後,純白聖女的世界被魔女徹底毀滅,只有那個孩子被送到別的時空,存活了下來。」

  劍士不解地望著他。

  「那個活下來的孩子就是我,」雲特說道:「我母親將最後的力量託付給我,而我活著唯一的意義,就是找到被魔女力量徹底污染的哥哥,然後殺了他。」

  劍士望著他良久,然後說道:

  「我還以為你只控你哥而已,沒想到你還是個母控。」



  當他們滑下山丘,跟著雲特往火山口走時,劍士對身旁的吟遊詩人問道:

  「對那白毛的故事,你相信幾分?」

  芮納看了他一眼,說道:「我不像你那麼神經質,我覺得雲特沒說假話。」

  「別鬧了,那種很久很久以前在某某大陸發生的正邪大戰?拜託,老套到不行!現在沒有小說是那樣寫的!」

  「那是人家的身世,又不是在寫小說。」芮納看著前方的雲特,說道:「勇者大大,你不覺得他很可憐嗎?失去了父母和家園,唯一的哥哥又是個王八蛋,得親手殺了他,我真搞不懂你為什麼還是老愛看他不順眼。」

  「我不相信他說的故事,」劍士回道。「那麼扯的故事你信?」

  「事實往往會比小說更扯,不是嗎?」芮納說道:「我的父母是魔王跟勇者,這聽起來也很扯啊。」

  「所以我沒說我相信你啊,芮納。」劍士說道,對他看也不看。

  芮納聞言笑了起來。「你真是個混蛋欸,勇者大大,我就喜歡你這樣。」

  這話引起了劍士的注意。「你喜歡我是個混蛋?」他問。

  芮納搖搖頭。「我喜歡你這種天生無法受人喜愛的特質,因為那表示你交不到任何朋友,當你孤立無援的時候,你唯一的選擇就只有哭著來求我。」

  劍士難以置信地瞪著他。「你是病嬌嗎?」

  芮納抬起臉,朝他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病嬌才是真愛啊,勇者大大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劍士覺得這個微笑令他有點背脊發涼。

  他們走到火山口前,尾隨著雲特跨過圍欄,朝更內部走去,最後在深不見底的懸崖邊止步。

  劍士望著幽深的火山口,感覺到底下有風灌上來,吹著他的臉。

  「我們會到哪裡去?」他問雲特。

  「如果我的計算無誤的話,我們會降落在一個叫做梅瑟爾王國的地方,那時代至少距現在有一千年以上。」雲特望著手上的盒子說道。

  「是喔,希望那裡有Wi-Fi。」劍士翻了翻白眼。

  「我想應該是沒有吧,那是非常久遠的古代。」雲特說道。

  「雲特,勇者大大的話你不用每句都認真回答啦。」芮納揚了揚手。

  「是嗎?」雲特眨了眨眼表示不解。「但不回答很沒禮貌吧?是我請你們來的,我不想失禮。」

  「你看啦!他有夠難相處!」劍士開始大吼大叫。

  「難相處的一直都只有勇者大大啦!」芮納反駁。

  「不要叫我大大!」

  雲特困惑地看著他們。「呃……如果你們準備好了,那我要開啟通道了。」

  「快開啦快開啦。」劍士說道,口氣非常敷衍。

  雲特再次轉動數字鍵,確定它們都已轉到正確的數字,並按下中間的銀色圓球,接著,一枚枚方塊狀的光點從圓球表面出現,不久便遍布球面,令整個盒子發出白色的光芒。

  圓球開始旋轉,速度越轉越快,最後連整個盒身也旋轉了起來,雲特放開手,盒子便飛到了半空中,盤旋在火山口上方,而圓球發出的光則變成一道光柱,直通到火山深處。

  起初,那光柱只是一道細細的光束,接著迅速擴張,直到將整個火山口都籠罩起來。

  「就是現在!」雲特高喊,接著往光柱衝了過去,縱身一跳,便消失在光芒之中。

  劍士見到這一幕,不禁愣了一愣。

  「我們也快跳吧!勇者大大!」吟遊詩人拉著劍士的手臂叫道。

  劍士的表情黯淡了下來。「都這種時候了……不要叫我大大。」

  詩人抬臉望著他,過了一會兒才注意到他這話的意思。

  「放心,我們不會死的。」他扯了扯劍士繫著皮製護腕的手臂。

  劍士不甚信任地盯著他。

  「我不會讓你死的,萊昂。」名為芮納可洛斯的詩人微笑道:「就算你死了,頭斷了,我也會讓你活過來,我跟你保證。」

  「我真好命,有貴為安布羅魔王之子的大魔法師當我的夥伴。」

  「嘿嘿嘿。」

  「我不是在誇獎你。」

  在光芒消逝前,兩人牽著手往前跑去,一起縱身躍進光柱之中,轉瞬間就不見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睽違超久的更新終於姍姍來遲惹!(還敢說)

BTW因為沒畫新圖所以首圖用舊圖頂著。

這次的章節感覺很像是整個換故事寫了(毆),這是因為之前的章節都停在我覺得很難接的地方,我想來想去想不到什麼好方法順著下去寫,只好從我覺得比較好寫的另一條新線切入,也就是勇者ㄉㄉ與吟遊詩人打情罵俏的這部分。(淦)

不過這樣寫有個缺點就是感覺很像中途換新連載(巴),尤其又隔了那麼久才更新,應該會讓人覺得很莫名WHY毛勇者ㄉㄉ跟吟遊詩人會跑來這棚,只好請大家回顧一下前面的章節,然後你就會知道勇者ㄉㄉ之前已經出現過,而且從第一章就登場了。

總之,本故事的標題正式被勇者ㄉㄉ與吟遊詩人所騎劫(幹),因為「魔法師與無頭騎士」顯然指的就是他們兩個,馬的官配居然到現在才登場。

雖然其實這一開始非我所願(?),我最初寫這故事時,其實也沒特別設定魔法師是指特定的誰,應該算是寫一寫就自然發展成這樣,結果我本來想推的E文森x他舅舅的CP完全被勇者他們給騎劫了,真是太可怕,他們兩個居然把標題也搶走了,這樣E文森要怎麼辦!?(爆)

至於本章出現的雲特,他其實也是個被我從黑歷史裡考古出來的老角色,他是我中二時期畫的漫畫裡的主角,故事本身沒有PO過網,所以對大家來說是新角,他在我以前畫的角色設定圖裡面是長這樣:





然後這個是他哥▼



這個是他老婆▼





這兩張是成對的順便貼一下(毆)

雲特的名字拼法其實是"Cloud",本來最早他真的就叫克勞德,但是我後來覺得這角色長得已經太FF了,還是避嫌一下巴(毆),就把他的名字改成雲特,但拼法還是Cloud。(淦有差ㄇ)

然後他是真的兄控,他哥哥是病嬌,其實應該可以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護家盟表示),但是他哥同時也是個作死的中二,所以他們沒有辦法在一起,雲特的老婆實際上是他哥的平行時空版分身,所以我也覺得這配對滿糟糕的(毆),他老婆很可憐被當他哥的替代品,我覺得他們倆可能會離婚ㄅ。(毆爛)

不過他老婆實際上算是強氣型,跟他哥個性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想雲特也有可能是被他老婆騎去的,這樣就無所謂什麼替不替代品的問題。(不)

但雲特的官配(們)之後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在本故事中大概只有雲特會出現而已,雖然我是滿想看他哥出現的啦,因為他哥是紅髮病嬌我菜。(沒人想知道謝謝)

最後PO一下勇者ㄉㄉ跟吟遊詩人的本名:

Lione Berkowitz(萊昂‧貝格維茲)

Ranunculus Myrd Ambrosius, Son of Aurelien, Lord of Ambrosia(芮納可洛斯‧米爾德‧安布羅瑟斯,奧廉恩之子,安布羅之主)

之所以把吟遊詩人的名字弄那麼長其實主因是為了婊勇者ㄉㄉ(毆),因為吟遊詩人是魔王的兒子,本身算是個貴族,貴族的名字本來就很長(其實我還有點嫌不夠長,因為現實中真正的貴族名字長度更可怕),而勇者ㄉㄉ的名字就只有名跟姓而已,連中間名都沒有,這代表他在他的世界線是個超級魯蛇(乾)

而吟遊詩人的名字字義,除了首名是致敬【獵魔士】的亞斯克爾之外,他的中間名跟姓氏字根都是取自魔法師梅林的典故;至於勇者ㄉㄉ的名字則沒有什麼典故(毆),他的姓氏取自【彭彭丁滿歷險記】裡面丁滿的姓,而那單純只是因為我喜歡丁滿而已。(幹)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