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四章:失蹤的時空旅人



- Cloud -


  「結果呢,我就不小心讓勇者大大死掉了,欸嘿嘿!」傳說中的大魔法師芮納可洛斯說著抓了抓頭,並笑著扮了個鬼臉。

  「這不是可以欸嘿嘿帶過的事吧!」卡歐斯怒道,差點想用手上的白銀寶劍打他的頭。

  一旁的伊文森抱著手肘,一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沉吟道:「讓我整理一下……也就是說,傳說中梅瑟爾王國的萊昂王和大魔法師芮納可洛斯,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為了達成某個任務,從其他時空穿越過來的,但最後任務失敗了,萊昂死於數百年前,而身為不死魔族的芮納可洛斯則留在這個世界……沉睡到現在才甦醒,是這樣嗎?」

  「差不多,但有個地方要更正,」芮納搖搖頭,那頭蓬鬆的金色鬈髮搖動著。「我們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在梅瑟爾作亂的魔法師,這個任務並沒有失敗,我們成功打倒他了,只是後來發生了點狀況,我們跟雲特失去了聯繫,他無法將我們帶回原來的世界線,所以我們就只好留下來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聳了聳肩,令伊文森感到不可思議。

  「我真搞不懂你怎麼能說得那麼輕鬆,」伊文森說道:「你完全沒辦法回到你的故鄉,而且你重要的夥伴還在這裡死了,再也回不來了欸!」

  芮納看了他一眼,瞳孔在綠色的眼睛裡瞇成一條細線。「回得來啊,是我就能讓他回來。」

  「吭……?」

  芮納繼續往前走,全然無視這是一個多麼詭異的空間,此時三人正行走在一個蒼綠色的通道之中,但四面八方並非牆壁,而是某種流動中的物質,似水一般,裡頭偶爾有疑似人臉的東西飛逝而過,並伴隨著扭曲的尖叫聲。

  「我一直覺得這個世界線的魔法實在太弱了,」芮納笑著說道:「連赫拉那種小鬼都可以毀掉一個王國,在我們安布羅城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赫拉?」伊文森在他身後跟了上來。「你為什麼會知道赫拉這個名字?」

  芮納狀似訝異地望了他一眼。「你也認識赫拉?這麼說,你也是魔法師囉?」他說著打量了一下伊文森身上的灰藍色法衣,好像直到現在才發現他穿著特異。「嗯──你這身打扮,看起來就像魔法師沒錯。」

  「赫拉是我舅舅!」伊文森叫道。「……正確地說是我舅舅使用的遊戲角色,你怎麼會認識他?」

  芮納想了一下,似乎在思考這段話是什麼意思,過了一會兒,才慢條斯理地開口道:「赫拉是梅瑟爾王國的魔法師,他受到雲特他哥的力量所影響,成為這個世界線裡一個嚴重的邪惡存在,我跟萊昂受到雲特的委託,來到這裡剷除赫拉,不知道這是不是你想問的?」

  伊文森瞪著他,似乎不知該說什麼,這時卡歐斯提著寶劍走到他身邊。

  「梅瑟爾王國是好幾百年前的歷史,現在早就不在了,」卡歐斯說道:「你說的赫拉跟這傢伙的舅舅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吧。」

  芮納奇怪地看著他。「你不知道魔族可以活多久,對吧?」

  「我們這裡沒有『魔族』,」卡歐斯伸出兩指舉到太陽穴旁邊,然後彎了彎。「這裡有吸血鬼、狼人、小仙子、兔子玩偶變成的怪物,但沒有一種叫做『魔族』,這些種族我們通稱為『非人種』。」

  「可是你們有魔法師。」

  「魔法師不是非人種,只是有魔法能力的人類。」卡歐斯解釋道,有點不耐。

  芮納聞言輕笑了一下。「人類不會使用魔法。」

  「我不想跟你辯,反正我們這裡跟你們的世界不一樣。」

  「我倒覺得只是定義不同罷了。」芮納自顧自地說道。

  伊文森沒有吭聲,只是蒼白著臉,嘴唇微微顫抖著。

  「你還好吧,伊文森?」卡歐斯此時才注意到他臉色難看。

  「……所以,我舅舅是壞人……對嗎?」伊文森顫抖著聲音問道。

  芮納再次望向他。「如果你舅舅是我說的那個赫拉,那的確是。」

  「我說了,」卡歐斯不耐地說道:「你口中的赫拉跟這傢伙的舅舅根本沒關係吧!」

  「可是你也看到了!」伊文森朝他叫道:「赫拉那時候不是想殺了我們嗎!他的確就是我舅舅,我認得他!」

  「那只是虛擬角色!」卡歐斯大聲回道:「這不是你說的嗎!那只是你舅舅創的一個遊戲角色,專門測試遊戲用的,我們只不過是身在一個遊戲裡而已!」

  「這才不是遊戲!你還搞不懂嗎!」伊文森啞聲說道:「遊戲不會讓我們真正身在其中!真正的遊戲是你隨時不想玩就能不玩的,但我們到現在還擺脫不了這一切,那就表示這是活生生的現實!更何況我也早就講過了,長廊之後的劇情我根本就沒有寫出來!」

  「那你就繼續寫啊!告訴我要怎麼擺脫這個鬼地方!」卡歐斯似乎有些真的動怒。

  芮納看著他們兩個,過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們兩個有什麼心結在,不過我可以帶你們離開這裡。」

  「真的?」卡歐斯轉過頭來,似乎不太相信。

  芮納將視線往下移,停留在卡歐斯手上的寶劍。「那把劍,」他指了指。「就是雲特留下來的,他被困在時之流裡──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我們可以用那把劍找到他。」

  「然後呢?」卡歐斯揚起一邊眉毛。

  「然後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

  卡歐斯將寶劍舉了起來,盯著劍身。「具體來說要怎麼做?」

  「雲特說過,血色魔女的力量會影響每一條不同的世界線,」芮納說道:「每一個時空中所出現的邪惡,都是魔女影響下所產生的,在這些邪惡當中會有一些共同的特質是相同的,即使外表不同,但都會有著類似的特質。」

  「可以說國語嗎?」卡歐斯說道,似乎對此毫不感興趣。

  「意思就是,在每一個平行世界裡,都會有一個你,也許個性、外表、甚至性別都不同,可是那就是你,你和每個世界裡的你都擁有相同的靈魂,也具有同樣的力量與潛能。」

  芮納停了一下,見到面前的兩人仍一臉丈二金剛,於是繼續解釋道:

  「舉例來說,在雲特的世界裡,他的母親──純白聖女,和那個世界裡最邪惡的存在──血色魔女,正好是一對姊妹,而相同的力量影響了雲特與他的哥哥,也就是說,他們繼承了這個特質,在那個世界裡,極端的邪惡與極端的善良是系出同源的親人。

  「但在其他世界線,就不一定,邪惡與善良會以不同面貌出現在各個不同的時空,甚至分散成各種分身共存在同一個世界線裡,也許是手足、也許是戀人、又也許毫無交集,但不論是在哪一個世界線,都會有一個特定的標記,那是不容錯認的。」

  「你越說越玄了,」卡歐斯一手叉腰,另一手將寶劍擱在肩上。「我只是要問你,我們要怎麼找到你說的那個雲特,不是要聽你解釋什麼宇宙玄學。」

  芮納略微歪頭,說道:「你還不懂嗎?我剛剛已經說了,那是雲特的劍。」

  「所以──」卡歐斯本想說些什麼,但卻忽然住了口,一臉奇怪地瞪著他。

  「那把劍是屬於雲特的,只有他才能啟動它的力量,」芮納一字一句地慢慢說道。

  「可是──」卡歐斯叫道:「伊文森也能使用啊!這把劍根本沒有你說的那種使用者限制吧?」

  芮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伊文森。「合理的解釋是,你們之中有一個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說。

  卡歐斯立刻將視線投向一旁的伊文森。

  「……幹麼!你那是什麼眼神!」伊文森叫了起來。

  「如果我們兩個其中之一是異世界人,那怎麼想都不會是我吧。」卡歐斯對他說道。「你別忘了,這裡只有你曾經喪失記憶,我可沒有。」

  「噯,」芮納見狀揚了揚手,說道:「不過也可能是你們兩個都是雲特在這個世界線的分身啦,我剛剛也說了,共存的可能性是有的。」

  卡歐斯沉著臉望向他。「我倒是很想知道這個世界線另一個版本的你是什麼樣子。」

  「我是不知道啦,不過雲特曾告訴過我,我在別的世界線是什麼樣子,」芮納愉快地說道:「他說在其中一個世界線裡,我是個穿著巫師長袍,留著長鬍子的老頭,以大魔法師的身分輔佐兩代國王,但最後被妖女迷惑而被監禁在石墓裡,陷入永恆的沉睡,等待偉大賢主的歸來。」

  「聽起來很慘──不,等等,」卡歐斯搖搖頭,修正了講法:「聽起來好像跟你現在差不多?」

  「是啊,除了長鬍子老頭跟被妖女迷惑那部分,」芮納將十指交叉在一起,往前扳了扳指節。「我是不可能被妖女迷惑的,因為我對女人沒興趣。」

  「嗯喔……是啊,看得出來。」卡歐斯不太感興趣地應道。

  「長廊入口的守護者說那把劍是屬於我的,」伊文森說,語帶不甘。「他還說我是被選上的王子(Prince)。」

  「你是啊,」卡歐斯隨口回道:「別忘了你姓什麼,蘋斯(Prince)先生。」

  「我不是說那個。」伊文森反駁道。「你還記得守護者是怎麼說的吧?他叫我伊沃‧席恩王子,那表示──」

  「表示那說不定就是你在異世界的身分,而伊文森‧蘋斯這個身分一直都是假的,」卡歐斯打斷道:「你自己也說了,你沒有過去的記憶,你是某個假冒的分身,你對無辜玩家施放黑魔法──現在看來你舅舅八成也是跟你一夥的,你就像我想的一樣──是個該死的罪犯。」

  「我不是!要我跟你說幾次,我從頭到尾根本毫不知情!」

  「就算不是主謀也是從犯,反正你牢飯吃定了,」卡歐斯懶得理他,轉向身旁的芮納:「我要怎麼做才能找到雲特?」

  「你是雲特的平行世界分身之一,你會有辦法的。」芮納淺淺笑道。

  「你聽著,我是我,才不是任何人的分身。」卡歐斯說著將肩上的劍揮下來,重重將劍尖插在地上。

  一瞬間,周圍蒼綠色的流動物質靜止了下來,一道道像裂痕般的白光從寶劍插著的地面迅速蔓延出去,很快便擴散至四面八方,將原本如水流動的一切都覆蓋住,最後光芒漸漸黯淡了下來,而卡歐斯這才發現,自己正踩在凍結的冰面上,周遭則是結著冰柱的石穴。

  而在他腳下,寶劍插著的地面,有一個白髮白衣的男人正靜靜躺在結冰的冰面下,雙眼緊閉,看起來像是已經死了。

  卡歐斯嚇了一大跳,連忙退開,而一旁的芮納和伊文森則好奇地湊了上來。

  「是雲特!」芮納歡天喜地的叫道,並立刻跪在冰面上,全然不顧他赤裸的膝蓋碰觸到地面會有多冰。「雲特!雲特──!」他叫道。

  「他看起來已經死了,」卡歐斯說道:「任何人被凍在那裡面都不可能活下來的。」

  「這是魔法,」芮納趴在地上說道,仔細地檢視著冰面:「你們看,這上面刻有符文,就跟我的沉睡封印一樣,雲特沒有死,他只是睡著了,需要有人來解除魔咒。」

  「你別想叫我親他。」卡歐斯陰沉地說道。

  「別看我,我也不要!」伊文森叫道。

  芮納沒趣地望著他們兩個。「你們兩個緊張什麼?這種冰結術你們是解除不了的,需要擁有火系魔法體質的人才能化解,我──」

  這時,芮納身後的石窟牆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轟隆一聲,一道石門便垮了下來,而裡頭則站著兩個男人,其中一人蓄著紅髮,穿著格紋針織背心及西裝長褲,像個老派的教師或圖書館員;另一人則有著淡藍色的頭髮,穿著繡有金邊黑色十字的白色制服,雙眼則泛著冷藍色的光焰。

  而後者在看到卡歐斯時,雙眼的光芒與頭髮顏色便迅速黯淡了下來,變成像普通人一樣的黑髮黑眼。

  「隊長!」他叫道。

  「伊溫!」卡歐斯也頓時認出來人:「你怎麼會在這裡?」

  伊溫輕巧地躍過那一堆巨大的石塊與石礫,跑向卡歐斯。「隊長!局裡找你找一整天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卡歐斯看著他,心裡鬆了口氣。「我真沒想到我會這麼想見到穿這身制服的人。」他說著輕扯了扯伊溫的領子。「我總算是回到現實世界了。」

  「隊長?」伊溫滿臉不解。

  「嗯,沒事。」他說著放開了手。

  「哇喔──我都不知道這底下有這種地方,」那個穿著格紋背心的紅髮男人小心翼翼地跨過一大堆石礫走了過來,並讚嘆地看著四周。「結冰的地下石穴欸,太美了,你瞧瞧那冰柱,真是鬼斧神工,別告訴我這底下還藏著金銀財寶什麼的。」

  「很可惜,沒有什麼金銀財寶,只有一個死人埋在這。」卡歐斯回道。

  「就跟你說雲特沒有死,只是被魔法凍結了!」芮納跪坐在地上反駁道。

  「魔法?」格紋男看了伊溫一眼。「那就是你的範疇了。」

  「要火系體質的人才能解除,」芮納說道:「普通的火魔法沒用的,最好是擁有火焰吐息的生物,而且要非常古老才行。」

  「像是……」伊溫沉吟道:「『龍』之類的嗎?」

  格紋男的臉頓時垮了下來。

  「約恩姊夫,」伊溫轉頭,朝他輕喚道:「可以請你過來一下嗎?」

  約恩‧凡因亞極不情願地走了過來,而大家都退了開來。

  芮納看了他一眼。「那就交給你囉,你知道該怎麼做的。」他說著站起身來,並跟著其他人走開。

  約恩慢慢走了過來,望著冰面下沉睡的雲特。

  「等……等等,那個──」約恩忽然轉過身來,揚起雙手,有些困窘地說道:「我不喜歡讓別人看到我──那種……樣子,拜託你們可以出去一下嗎?」

  眾人面面相覷了一會,最後卡歐斯說道:「好,我們出去吧。」

  於是大家便爬過石堆離開了冰穴,留下約恩與冰裡的雲特。

  「唉──真不想毀掉這麼漂亮的地方。」約恩嘆了口氣,最後一眼望了望周圍的冰結絕景,然後做了他該做的事。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本來想把雲特完稿當作本章首圖,但是來不及在今天內畫完所以就(略)

本章終於回到卡歐斯的主場,但很明顯整個世界觀好像又變得更坑了,一整個多重宇宙大亂鬥的感腳。

可喜可賀的是,卡歐斯跟伊文森終於回到現實世界了www,而且還直接回到伊文森一開始要被送去的梅瑟嶺,顯然卡歐斯很快就可以下班了(?)

我發現自從戒噗浪改用FB發廢文之後,我寫起文來好像有變順(?),之前本來很擔心這坑我好久沒填了,現在接下去寫一定會不順到爆炸,因為老實說這系列剛開始寫時,我一直都覺得寫得很費神,總覺得光是把文字好好地組織起來就很吃力,但現在大概是因為我常用FB,受過專業的超長廢文訓練(巴),於是現在就不會覺得寫長文很累了,真是可喜可賀~

另一件不是很重要的事是,我曾經在個人FB說過,我家的藍髮角色都是我的馬力蘇,雖然我個人FB的廢文應該是沒什麼人在看,但我現在要修正一下,並沒有「都是」,因為我突然想起來伊溫也有藍髮屬性,但是我寫他的時候並沒有特別代入我自己,他個性跟我一點都不像wwwww所以他不是我der瑪莉蘇。

目前我確定是作者個人瑪莉蘇的角色,大概就是H君、阿鋒、跟勇者ㄉㄉ這三個,其中阿鋒只代表我國高中時期而已,H君跟勇ㄉ比較近期,不過這樣想想也覺得挺恐怖的,因為換句話說,阿鋒長大之後就會變成像勇者ㄉㄉ那樣的人了,某方面來說覺得有點驚悚wwwwwww

BTW,因為H君的人設其實一直沒定案,所以我最近覺得~~~把勇ㄉ套上現代時裝大概就等於是H君了吧,一個人設可以套兩個角色~~潮爽der~~~(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