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五章:魔女典獄長



- Celine Jaliens & Jorn Vainyar -


  當他們從梅露西恩聖堂出來時,天色已近晚,只剩最後一抹餘暉在遠方,救護車不久便載走了昏迷的雲特,芮納也跟著去了,當救護車駛離時,伊文森好奇地望著卡歐斯,說道:

  「你確定讓那兩個沉睡千年以上才復活的人離開沒問題嗎?」

  卡歐斯轉過身來,將他銬上巫魔犯專用的抑制魔法手銬,說道:「我的職責只有帶你到梅瑟嶺的看守所,其他不管是死人復活還是恐龍復活都跟我沒有關係。」他說罷轉向一旁的伊溫:「伊溫,我們帶這傢伙到看守所去吧。」

  伊溫頓時露出一張苦瓜臉。

  「那不正好嗎?」約恩愉快地拍了拍伊溫的肩膀。「你可以順便去找席琳敘敘舊。」

  「席琳?」卡歐斯問道。

  「是我姊姊,她在看守所工作。」伊溫說道。「她一直很反對我在第十九分局工作,見到她會很麻煩。」

  「噢,」卡歐斯應了聲。「那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帶這傢伙去。」

  伊溫對這提議猶豫了一、兩秒,接著搖搖頭,說道:「不行,她也很討厭第十九分局的人,我在可能會比較好說話。」

  「難道她會拒絕收容罪犯嗎?我們明明已經事先取得同意了。」卡歐斯似乎很驚訝。

  「是不會,但你不了解梅瑟嶺這地方,這裡有些人對不會魔法的人是有點歧視的。」伊溫苦著臉說道。「對某些特別老派的人而言,不會魔法的外人甚至地位比巫魔犯還低。」

  「我懂了,希望你姊姊不是那種人。」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伊溫說道,並回頭轉向約恩:「姊夫,載我們一程吧。」

  「嘿!我可不是你的司機。」約恩抗議道。

  卡歐斯湊近伊溫,悄聲說道:「你姊夫是一條龍,這種事在這裡常見嗎?」

  伊溫輕嘆了口氣。「並不常見,因為龍很稀有,能夠收服龍是很多魔法師的夢想。」

  「那一定很多人羨慕你了。」

  「才怪,大家羨慕的是我姊,」伊溫幽怨地說道:「我對她真是受夠了,老是把我的東西都搶走。」

  他說罷便走向約恩,和他一道往停車的方向走。

  「你想他那樣說是什麼意思?」一旁的伊文森問道,並推了推卡歐斯。

  「閉嘴啦。」卡歐斯一臉不高興的將他拽了過來,尾隨著伊溫他們走去。



  車子在梅瑟嶺看守所外停了下來,眾人魚貫下車,卡歐斯推著伊文森走到大門前,而伊溫則跟在後頭,約恩站在駕駛座外,似乎在猶豫該不該留下。

  「我先把車開去停,」約恩說道:「等下再來跟你們會合──還是你們要來找我?我會在附近找吃的。」

  伊溫看了他一眼。「我們會去找你。」

  「那好。」約恩應道,語調有些上揚,他很快便鑽進駕駛座裡,開車離去了。

  卡歐斯望著車子駛離,隨口問道:「都什麼時間了他還沒吃午飯啊?」

  「他早就吃過了,只是他那一族天生就是大胃王體質。」伊溫回答。

  「噢。」

  伊溫走近看守所大門,這是一扇雙開式的巨型鐵門,上頭有著各種扭曲的人體與魔像雕刻,兩旁灰泥砌成的柱子上聳立著石像鬼,伊溫走到其中一根柱子前面,按了下嵌在柱裡的對講機。

  「第十九分局。」他簡短說道。

  他們等了一會兒,大門才緩緩開啟,一個有著火紅髮色,如瀑長髮之中結著一條細髮辮的女子站在裡頭,身上穿著正式套裝,看來像是這裡的主管階層。

  「伊溫!我就知道是你!」她笑吟吟地對伊溫說道:「我聽到聲音就知道是你了!」

  伊溫看來似乎想掩飾心中的不快,但效果不彰。「嗨,席琳,我們押送犯人過來了。」

  「噢,就是他吧?」她說著望向一旁的伊文森,打量著他身上的灰藍法袍。「的確看起來就是個巫魔犯。」

  伊文森沉默不語。

  「怎麼?這回不反駁了?」卡歐斯順口諷道。

  「反正反駁也沒用。」伊文森回道。

  「一開始就這樣不就好了,也省得麻煩。」

  紅髮女子愉快地看了看他們兩個,然後說道:「我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典獄長──席琳‧牙琳斯,大老遠來這兒辛苦你們了,跟我來吧。」

  她說著便轉身往裡頭走去,長髮甩動著。

  三人跟著她走進看守所,大門在他們身後緩緩地自動關上,但看起來並沒有任何機械裝置驅使。

  「她看起來沒你說的那麼恐怖啊。」走在長廊地毯上時,卡歐斯悄聲對伊溫說道。

  「第一印象是說不準的,隊長。」

  他們來到大廳,席琳要櫃檯的人調出文件簽署,這時,一個蓄著金色亂髮,身穿淺藍色T恤的年輕男子突然冒出來,沒人看見他從哪兒出現的,他的出現還嚇到一旁拖地的工友。

  接著,金髮男子在大廳裡唱起歌來,並施放某種異樣的法術,將大廳中央的三座吊燈、以及兩旁的樓梯都結成冰塊,整間大廳忽然下起雪來,落地窗上結滿一層霜,霧得什麼也看不見。

  金髮男子就這麼一邊唱歌,一邊在大廳裡堆起雪人,正當眾人驚慌之際,席琳卻好像完全沒有看見這一切,她自顧自地檢視著文件,並簽署了起來。

  「我數到三,戴爾先生,」席琳頭也不抬地說道:「請你回到你的監牢裡。」

  但那金髮男似乎完全沒聽到,依然故我地在大廳裡放冰魔法,把眼前所見之物都變成冰塊。

  「一,」

  卡歐斯撫了撫胳臂,覺得屋內的溫度已經低到他快無法忍受的程度。

  「二,」

  伊文森瞪視著那到處唱歌跳舞的金髮男,深感不可思議。

  「三。」

  伊溫看了看手錶,想起今天他好像什麼都還沒吃。

  席琳抬起眼來,望向那個正在作亂的金髮男子,然後高舉一手。

  瞬間,一團超大火球狠狠砸向金髮男,金髮男尖叫著閃了開來,跌倒在一旁地上,而大廳地上則被燒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席琳將手掌往下一揮,大廳上方的其中一盞吊燈便砸了下來,壓在金髮男身上。

  接著,席琳將手往上一劃,整個大廳中央便閃現一個巨大的紅色術陣,所有的冰雪都在瞬間融化,而被雪水弄濕的一切物品也迅速變得乾燥,卡歐斯甚至開始覺得有點熱。

  最後席琳放下手,轉身將文件交給卡歐斯,微笑說道:「這樣就可以了。」

  「呃……喔。」卡歐斯愣愣地接過文件,視線卻離不開大廳裡那個被火燒熔的窟窿,以及那砸毀的巨型吊燈。

  「哦?」席琳注意到他的視線,便轉過頭去,朝那團災難看了一眼,似乎毫不以為意。「以薩‧戴爾先生會修好的。」

  那個名為以薩‧戴爾的男人掙扎著從吊燈碎片中爬了出來,渾身是血和玻璃碎片,卡歐斯真訝異他居然沒死。

  伊文森看著這一幕,不由得緊抓著卡歐斯的胳臂。「天哪,我不要待在這裡。」他怯聲說道。

  「抱歉,這由不得你。」卡歐斯按著他的額頭,將他推開,同時,兩個彪形大漢走了過來,一人一手將他架住,往大廳後頭帶去。

  「──不要!我不要留在這裡!救命!卡歐斯!救我──」

  伊文森很快便消失在大廳後方了,卡歐斯看著這一幕,發現自己並沒有特別想念他。

  「謝謝你的合作,女士,」他朝席琳致意了一下,說道:「那我告辭了,伊溫,我們走吧。」

  「等一下,伊溫,」席琳突然說道:「你才剛回來,這麼快就要走了嗎?」

  「呃……」伊溫回道:「對。」

  席琳伸手搭上伊溫的肩膀,朝卡歐斯說道:「長官,你應該知道伊溫是我們家鄉的人吧,難道不能通融一下,讓他晚點回去,留在這兒跟家人聚一聚嗎?」

  「嗯,我沒──」卡歐斯正想說他沒意見,這時卻瞥見伊溫求救的眼神,於是改口道:「咳呃──局裡還有很緊急的案子要辦,我們很需要他,恐怕不能讓他留下來,抱歉。」

  席琳這才失望地放開伊溫。「喔……好吧,下次你休假一定要回來喔,伊溫。」

  「呃……嗯。」伊溫隨口應道,接著便拉著卡歐斯走了。

  當他們走在來時的長廊上,卡歐斯說道:「你姊沒那麼壞吧,雖然那火球術的確滿嚇人的,但我不覺得她對我有敵意啊。」

  「我也不知道她這次為什麼會那麼乾脆,」伊溫拉著卡歐斯,絲毫沒慢下腳步。「這一定有詐。」

  「等一下,」卡歐斯奇怪地望了望四周。「這走廊剛剛有那麼長嗎?」

  伊溫停下腳步,這才發現他們似乎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前進,大門一直都在遙遠的那一端。

  「可惡,中計了。」伊溫說道。「這裡已經被席琳變成另一個空間,我們出不去了。」

  「不能用魔法破解嗎?」

  伊溫單膝跪地,將手覆在地毯上,似乎在感應什麼。「不行,沒辦法,這整間看守所都是我姊的地盤,只要在這裡面,席琳的法力就是無敵的,我破解不了。」

  「她的法力比你強很多嗎?」

  伊溫苦笑:「強太多了,根本就是個只會輾人的渾蛋,你以為我為什麼要逃離這裡,到第十九分局去?就是因為那是她唯一不能干涉的地方。」

  卡歐斯聳聳肩。「我沒有兄弟姊妹,不了解這種活在親人陰影下的感覺,所以我沒辦法安慰你什麼。」

  伊溫站起身來,拍了拍手上的塵絮。「沒關係,我沒有要討拍拍。」

  卡歐斯望著遠方的大門,雙手叉腰。「那……現在要怎麼辦?」

  「只能回去找席琳了,她要的就是我永遠留在家鄉,讓她如願以償就好了。」

  「真的假的?」卡歐斯轉過頭來,望著他。「你要辭職?」

  「不然你說要怎麼辦?」

  卡歐斯摸了摸口袋,發現自己的手機還在身上,於是他拿了起來,滑起手機螢幕。

  「隊長,現在不是玩手機的時候吧。」

  「天哪,這裡的收訊還真好。」卡歐斯盯著手機,喃喃說道。

  「隊長!」

  這時,一陣悠揚的音樂聲從手機中響起。

  「這個,」卡歐斯將手機螢幕湊到伊溫眼前,說道:「派得上用場嗎?」

  伊溫定睛一看,只見那正是《魔神之鑰》的遊戲開頭畫面。

  「我試試看。」他伸手接過手機,感覺到裡頭有某種魔法反應。「可以用,我可以開一個通道讓我們進去。」

  「我先告訴你,那裡面有個瘋子魔法師,」卡歐斯說:「會比這裡危險很多,而且一旦進去了,就很難找到方法出來。」

  伊溫冷笑了一下。「危險?跟席琳比嗎?」

  「那傢伙會殺人!」

  「真的?」

  「當然,我親眼見識過的。」卡歐斯的表情像是仍心有餘悸。

  「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麼啊?」

  伊溫沒有回答,只是將手覆在手機上,一道冷藍色的光芒從他掌中浮現,將整支手機包覆起來,他高舉著手機,而那光芒便從螢幕射了出來,映照在走廊牆面上,而那藍光照射到的範圍內,則隱約現出一些景物,就像是開啟了前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

  他慢慢將手機放下來,而那通道並未消失。

  「這不能撐太久,我們快點過去吧。」伊溫將手機交還給卡歐斯時,這麼說道。

  「好。」

  當他們穿越通道時,伊溫說道:

  「你知道席琳最可怕的地方是什麼嗎?」

  「是什麼?」卡歐斯問。

  「她不殺人。」

  他們通過了通道,不久後,藍光逐漸黯淡下來,通道就這麼消失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沒新圖所以又用舊圖湊數(被巴),雖然首圖的席琳穿的是魔女的正裝,但文中寫的卻是正式套裝,哪招(ry

BTW,這次文中惡搞的東西就是你想的那個。(?)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