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六章:黑歷史



- Wistman's Wood -


  約恩拿著肉丸堡,晃晃悠悠地走進看守所,見到席琳正站在走道上,雙手交抱。

  「嘿,席琳,小舅子他們呢?」他問。

  席琳轉過臉來,似乎很不悅。「我還想問你呢,你沒帶他們出去?」

  「沒有啊,我等了老半天都等不到人。」

  「看來又被他溜掉了,我還以為這次設的陷阱很完美的說。」席琳悶悶不樂地說道。

  「小舅子每次回來都要被你整一回,難怪他不想回來了。」

  席琳轉向他,一手叉腰。「我這可是在鍛鍊他的巫術才能,他去人類社會那麼久,法力肯定都生疏了。」

  約恩慢條斯理地啃起肉丸堡。「我倒覺得他就是喜歡人類,他根本不想當什麼魔法師,只想當普通人吧。」

  「當普通人!你說這是什麼可怕的話!」席琳一臉不可置信。「當普通人有什麼好的?得庸庸碌碌地工作,每個月就領那一點點錢,房子都買不起,還不能隨便用魔法,不如留在我們梅瑟嶺,這裡的一切都是為了魔法師而造的,有用不完的魔力瓶跟魔力儲備系統,不管任何事都可以輕易用魔法解決,我真想不透怎會有人不想住在魔法王國,反而要去跟苦哈哈的人類混在一起。」

  「我倒是覺得他開心就好了。」約恩邊吃邊說。

  席琳雙手交叉在胸前,說道:「下次一定要想個更棒的陷阱來抓他,我就是不喜歡他這樣,明明法力比我弱那麼多,卻每次都能想到鬼主意從我這裡溜掉,可惡!頭腦比我好了不起啊!」

  約恩望了她一眼,覺得這世上有些手足愛就是如此令人費解。

  「等等,這是什麼?」席琳忽然轉向牆面,伸手覆在上頭。

  「怎麼了嗎?」

  「這裡好像有某種魔法反應,而且……」席琳蹙眉道:「不是伊溫的。」

  約恩晃了過來,在牆面上嗅了嗅。「也許是那個跟他一起來的探員?」

  席琳搖搖頭。「不可能,他不是魔法師。」她說著便慢慢後退。

  「那會是誰的?」約恩走上前去,盯著那面牆問道。

  忽然,一團火球瞬間砸了過來,差點擊中正在檢視牆面的約恩,約恩尖叫一聲跳了開來,這才閃過了火球術的攻擊。

  「你在幹麼啦!很危險欸!」約恩對席琳叫道。

  這時,席琳原本的套裝模樣已不復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極為緊身的黑色上衣,上頭有一道露出乳溝的開口,下半身則穿著極短的紅色熱褲及長靴,此外,她還穿著長手套及披風,披風以一顆綠寶石固定在她的胸前。

  約恩深知這是席琳一貫的魔法師打扮,但他也知道,通常當席琳穿成這樣時,就表示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我們去看看是誰造了這異空間吧。」席琳拉了拉她以金屬細鍊固定的手套上緣。

  約恩轉過頭來,看見被燒開的牆面上有個發光的通道,而那通道後方則有些景物,像是極為原始的森林。

  「等等,我先確定一下,你剛說的是『我們』嗎?」

  「走啦,老公。」席琳一手推著約恩,邊走邊把他拖了進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奎恩才是主謀囉?」卡歐斯一面說,一面將伊溫從陡峭的斜坡上拉上來,伊溫整個人幾乎趴在岩石上,不住地喘氣。

  「對──」伊溫勉力爬了上來,跌坐在卡歐斯腳邊。「可惡……在巫魔犯罪科很少得那麼辛苦爬山的。」伊溫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我還以為你們巫魔科的都會飛天呢。」卡歐斯叉腰說道,完全沒有疲態。

  伊溫搖搖頭,好一會兒才能再開口說話:「飛行也會消耗魔力,不會比較不累。」

  此時,他們正待在《魔神之鑰》的空間裡,放眼望去皆是原始森林與蠻荒大地,天空的顏色也不知是晝是夜。

  伊溫抹了抹臉上的汗滴。「奎恩現在還在逃。」

  「嗯,我知道,」卡歐斯望向遠方那蒼綠色的詭異天空。「他就在這裡,在《魔神之鑰》的世界裡。」

  「憑我們兩個是抓不到他的,雖然不很明顯,但我感應得出來,這裡跟席琳的看守所很類似。」

  卡歐斯看了他一眼。

  「意思就是,」伊溫解釋道:「這裡也是屬於奎恩的異空間,他在這裡面的法力是無敵的,沒有人能打倒他。」

  「是啊……看來奎恩利用了他外甥,替他造出了這個完美的庇護所。」

  伊溫嘆了口氣。「要是奎恩能甘心永遠待在這裡面就好了。」

  這話像是引起了卡歐斯的注意。「等等,你說什麼?」

  伊溫抬起頭,不解地眨了眨眼。「啊?我說……要是奎恩能甘心永遠待在這裡面……」

  「就是這個!」卡歐斯指著他說道:「如果我們能想辦法將他永遠關在這裡面的話,問題就解決了──反正對他那種上古巫師來說,把他關在現世的牢籠中也沒有意義;就像你說過的,梅瑟爾人把他關在梅露西恩聖堂、關在摹若島、甚至不惜用另一個魔法師作為容器將他封印,都沒能關得住他,不是嗎?」

  「但要怎麼做?這裡是他造出來的空間,他來去自如啊。」

  「那就是我要問你的,你才是魔法師啊。」

  伊溫抓了抓頭,看來有些焦躁。「就算是我也辦不到啊,過去有那麼多梅瑟爾最頂尖的魔法師都試過了,我怎麼可能辦得到?依我看,除非是他自己想待下來,否則誰也關不住他。」

  卡歐斯望著他,動也不動。

  「怎麼了?」伊溫問道。

  「這就是了,伊溫!」卡歐斯突然抓住伊溫的肩膀。「找出他最不想放過的東西,然後讓他永遠待下來!」

  「可是我怎麼知道──」伊溫突然住了口,然後搖搖頭。「不、不行,這行不通。」

  他推開卡歐斯的手,從地上爬了起來,並拍掉腿上和臀部的塵埃。

  「他最想要的就是對梅瑟爾人復仇,」伊溫苦著臉說道。「這怎樣都行不通啦。」

  「那就找出他為什麼恨你們,梅瑟爾人,」卡歐斯說道:「他之所以想復仇也總不會是毫無理由吧。」

  「所以我說啦,要是我知道就──」

  話音未落,他們上方的大樹便忽然倒了下來,從斜坡上一路掉下去,伴隨著大量的泥土與石礫,卡歐斯連忙抓住伊溫,閃開墜落的巨木,兩人緊攀在岩石上,直到地面不再震動為止。

  「剛剛是地震嗎?」卡歐斯問道,並將伊溫從地上拉起來。

  伊溫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不是,是某種魔力造成的。」

  卡歐斯還來不及追問,就聽到不遠處傳來女人的說話聲。

  「你幹麼不變成龍幫我啊!現在我們迷路了!你高興了吧!」

  「不會吧。」伊溫喃喃低語。

  這時,一個紅髮黑衣,穿著黑披風的女人從森林中走了出來,伊溫與卡歐斯馬上認出了那是誰,同時,女人也看見了他們。

  「伊溫!」席琳高興地大喊。「看吧!我就說走這裡沒錯!」

  她立刻往兩人跑過來,而約恩則滿身樹葉地從林中走出來,看來很是狼狽。「你剛剛明明不是這麼說的。」他悶哼道。

  「你們為什麼──」伊溫幾乎是僵直在原地。

  席琳執起他的手。「我怎麼能讓可愛的弟弟來到這種危險的異空間呢?現在姊來了,你不用再擔心了,伊溫,我都聽約恩說了。」

  不知道剛剛把我們困在另一個異空間的人是誰喔。卡歐斯本想這麼說,但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約恩跟你說了什麼?」伊溫皺起眉頭。

  「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我那個膽小怕事的弟弟小溫溫居然會挺身對抗邪惡的上古魔神亞利基諾!就像我們偉大的祖先奈特‧牙琳斯一樣,為了拯救梅瑟爾的子民,勇敢地自我犧牲!」

  「欸──喂!等一下!我可沒說我要犧牲!」伊溫反駁。「等等──你知道奈特‧牙琳斯?為什麼你會知道他?」

  「牙琳斯家族每一任的當家都知道啊,」席琳撥了撥那頭火紅色的長髮。「不過,這是只有當家才能知道的事,你會不知道也很正常,你也真是的,怎麼不來問我呢?」

  「就算我問了,你會說嗎?」伊溫一臉不悅。「所有關於奈特‧牙琳斯的文獻全都被嚴密地保護起來,而且那還是只傳給當家知道的事,難道我隨便問問你就會回答嗎?」

  席琳笑了起來。「小溫溫,你真以為那是什麼嚴重的事嗎?奈特‧牙琳斯的存在之所以被保護起來,只是為了遵從他的遺願而已,他都死了那麼多年了,再怎麼丟人的事,在經過數百年後還能有什麼大不了的?」

  伊溫疑惑地望著她。「丟人?」

  席琳一手叉著腰,說道:「奈特的事沒有像萊昂王那樣成為每個梅瑟爾人都知道的神話故事,只是因為他個人不想被別人知道而已,因為他覺得很丟臉,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那真的一點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只是你,就算你旁邊這位警探問我,我也一樣會說。」

  「那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在現在這時間點告訴我們吧?」卡歐斯將雙手交叉在胸前說道。

  「因為他跟亞利基諾搞基,」席琳坦然說道:「那就是全部的原因。」

  在場的三位男性僅沉默了一秒,然後開始鬼叫起來:

  「──你說什麼!」

  席琳伸出雙手,在周遭造出一個紅色的魔法陣,籠罩住所有人,並平舉一手,手心朝上,在掌中變出一個發光的球體。

  「我現在會讓你們看到所有的真相,」席琳說道,雙眼發著橘紅色的光。「關於奈特封印亞利基諾的所有經過,以及亞利基諾從何而來,又為什麼對我們梅瑟爾人抱持如此深的恨意,這一切全都記錄在我們牙琳斯家族之主代代相承的記憶中。」

  這時,光球突然伸出三道光鞭,直射入三人的額間,三人悶哼一聲,接著,他們的眼睛也變成橘紅色的發光體。

  「丟人的黑歷史就要開始了,這可不能只有我看到。」席琳說道,嫣紅的豔唇划出一道微笑。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最近我才發現這系列有一些BUG,目前已把我找到的前後矛盾都修正過了,不過這系列現在其實沒啥積稿,這兩週的更新都是很逼近PO文日寫的,所以接下來可能會出現更多BUG,敬請期待。(不)

尤其這章,原本我上週就把這章搞定了,但事後看看覺得原本寫得不好,於是又砍掉重來,現在牙琳斯姊弟都跑到異空間來了,接下來要怎麼收山,我也不大清楚。(毆)

而且對應前一集【零與遊戲】的內容時程來看,卡歐斯應該會在移送完伊文森的當天晚上就收工,回來找史賓瑟,現在又跑回異空間了是哪招喇啊啊啊RRRRrrrwwwww鳩竟卡兒能否順利在當晚見到阿史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毆)

話說我發現,奎恩明明是這篇故事裡最重要的BOSS,但他的戲份卻很少,我也一直不太寫得到關於他的心境經歷還是啥的,我覺得這似乎是這系列開始卡的主因,所以接下來會盡量朝這方面去寫,因為如果只是一直寫主角方在那邊追查,然後抓到犯人,這樣也沒什意思,伊文森現在都抓去關了,也是該把裏主線挖出來了(靠現在才推到裏主線是哪招)

本週首圖是英國德文郡的原始橡木林,來源是維基百科(毆),它的名稱"Wistman's Wood"我查不到中文翻譯,WIKI的說法是"Wistman"可能有鬧鬼的意思存在,你看圖也知道,那堆樹長成那德性,的確就是一副鬧鬼熱門景點的樣子,所以這個推論很合理。(ㄍ)

此外,Wistman's Wood也與德文郡的無頭騎士傳說與幽靈犬傳說有點關聯,因為英國一堆妖怪都是會出現在橡木林(ㄍ)。

其實幽靈犬跟無頭騎士的傳說算是綁在一起成套的,無頭騎士的傳說基本就是源於亡靈獵騎的形象,而獵騎通常會伴隨著獵犬在身邊,只是現今的流行文化改編大都是把他們分開來YY,幽靈獵犬獨立出來變魔犬傳說,而亡靈獵騎再細分成骸骨騎士跟無頭騎士等等形象,但其實追溯起來都是系出同源的東西。

關於英國的幽靈犬傳說相關創作,在中文界較有名的大概就是福爾摩斯系列中的【巴斯克維爾獵犬】(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惹,故事發生的舞台正是在德文郡,不過眾所皆知福爾摩斯系列是推理小說,所以實際上書中並沒有出現真的鬼犬。(好像是廢話)

然後首圖之所以放Wistman's Wood,單純就是我覺得這章卡兒跟小溫溫爬的那座山頭大概就是長得類似附圖這樣子。(?)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