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七章:魔王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著,注意到這似乎不是自己的身體,他穿著紫色的長袍,披著毛皮披風,同時,他感到頭上沉甸甸的,他摸了摸腦袋,意識到自己似乎戴著王冠。

  他環顧周遭,他正高高騎在馬上,而在他身邊有一群像是兵士的人跟隨著他,他們騎著馬,全副武裝,並高舉著王國的旗幟,他往後望去,只見在他身後有著一列長長的軍隊,而且這是一支兵力十分雄厚的大軍。

  啊……對了,他總算想起來了,他們正要去支援友軍的戰役,他與那位和他有著長久交情的異族友人約好了,一旦邪惡的惡精來犯友人的疆土時,他將會為他而戰,趕走那些可惡的妖祟。

  他們走在山路上,而前方的道路變得越來越狹小,直到僅能容納一匹馬行走的寬度時,不遠處幽暗的洞口前,出現了一個泛著藍光的身影。

  他停下馬,並揚手示意隊伍停下。

  那藍色的身影走上前,他看見那正是他的異族友人,來自地底王國的年輕王子,他有著蒼白高瘦的樣貌,黑色的短髮中參雜著一道藍色的髮絲,身上穿著深藍色的大衣,圍著綴有黑色毛皮的披風。

  「奧康尼,你來了,」年輕王子迎向他,臉上是喜悅的神情。「我很高興你沒有忘記一年前的約定。」

  名喚奧康尼的國王說道:「西昂,你曾為我招來疾風,毀滅了那些前來犯我國土的蠻荒人,如今你的王國有難,我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名為西昂的年輕王子點了點頭,感到很是欣慰。

  「謝謝你,奧康尼,那麼就隨我來吧,穿過這通道就能到達我的王國了。」

  他們穿過兩道高聳的山崖交錯成的狹長洞口,前往異族的國度。



  不久,潰不成軍的惡精們便被精良的王國軍團所擊退了,西昂非常高興,宣布當晚要舉行盛大的宴會,好好慶祝同盟的勝利。

  酒宴上,人類與異族人歡欣地唱歌跳舞,好不熱鬧,西昂與奧康尼坐在鋪著猩紅地毯的主座上,也十分享受眼前的盛宴。

  「奧康尼,你喜歡異族人嗎?」西昂在他身旁問道。

  「當然了,我怎能不喜歡?」

  「那麼,我希望你留下來,」西昂說道:「跟我一起治理這個王國吧,光憑我是不可能長久抵禦惡精的,我的族人需要你。」

  奧康尼笑了起來。「這可不行,我的子民也需要我,我不能放著我的國家不管啊。」

  西昂沉思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我記得一年前,你美麗的王后為你生下了王子,你已有了繼承人,這並不成問題。」

  「你在說什麼傻話?」奧康尼的臉上依然帶著笑意。「我的兒子還小,他能做什麼呢?我只為你奮戰到擊退惡精為止,如今惡精已敗,我明天一早就得盡快回去,回到我的王國,見我的愛妻與兒子。」

  「我倒是很懷疑這一點。」西昂喃喃說道,像是只說給自己聽。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認為你會後悔,」西昂說道:「這裡是神仙國度啊,奧康尼,只要你留在這裡,就能永享不老不死,人類轉瞬即逝的時間將永不能作用在你身上,何必回到塵世呢?」

  「別再說了,西昂,」奧康尼搖搖頭,微笑說道:「你再說下去可就要激怒我啦,無論如何,恕我拒絕你的好意,我的國家需要我,你是改變不了我的心意的。」

  「好吧,」西昂聽到他這麼說,也只得放棄,他取來酒瓶,替奧康尼再添了一杯。「那我也不堅持了,但在你離開前,我得送你禮物才行。」

  他招手示意僕人呈上禮物,那是一支長長的橡木手杖,頂端鑲著鮮紅色的寶珠。

  「這是我們一族的寶物,」西昂將手杖交給奧康尼時這麼說道:「是用山洞外那株老橡樹的樹枝做成的,它具有護身的魔力,請記住,當你明天離開時,在那株橡樹的樹枝沒有越過你的頭頂前,請不要下馬。」

  奧康尼愣愣地接過那支手杖。「為什麼?」

  西昂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你就想成是某種異族的規矩吧。」



  第二天一早,奧康尼領著隊伍離開了異族國度,並得到了西昂餽贈的許多奇珍異寶、獵犬及馬匹等等,他們循著原路離開了山洞,卻發現山路與來時的景致似乎有所不同。

  奧康尼謹記著友人的叮嚀,找尋著那株老橡樹,但不管走了多久,卻怎麼也找不著。

  他們迎著烈日,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山泉水旁,隊伍中有人見到清涼的山泉,便興沖沖地跳下馬,想上前捧飲泉水,但當他們一下馬,腳碰觸到地面的那一刻就忽然化為骨灰塵土,在空氣中灰飛煙滅。

  眾人見到這景象便驚惶起來,有的人緊拉韁繩,驚動了馬兒,不慎被馬摔在地上,也在落地的一瞬間化為虀粉。

  奧康尼見狀也驚恐起來,深怕自己也摔下馬,但他仍極力試圖安撫其他沒有下馬的人。

  「各位!不要下馬!」他高聲喊道。「在找到那棵橡樹前,絕不可下馬!」

  騷動慢慢平息了下來,但眾人仍惶惶然不知所措。

  奧康尼伸出一手,緩緩抽出那支放在馬背鞍帶裡的手杖,緊握在手中。

  「跟我來!」他大聲說道,並繼續領著隊伍往山下走去。

  他們越走下去,就越感到周遭的景物極其陌生,奧康尼騎著馬,停在一處崖邊,往山坡下望過去,只見放眼望去盡是陌生的城鎮,這顯然不是他印象中的王國景象。

  「我們到底在哪裡啊?」

  「我想回家!」

  「到底還要走多久?」

  「我們死定了!死定了!」

  不安的聲音持續在軍隊中蔓延,奧康尼儘管強裝鎮定,但心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他看見不遠處有個樵夫循著山路上來,於是便上前詢道: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請問你知道奧康尼王的宮殿要往哪個方向走嗎?」

  樵夫聞言愣了一愣,然後傻笑了起來。「奧康尼王的宮殿?你在說什麼?這裡是梅瑟爾王國,現在的國王是溫德爾王。」

  這話令奧康尼頓時傻住了,但樵夫又繼續說道:

  「你們是外地的軍隊嗎?這裡好多年來都沒打過仗了,我住在這山腳下快要五十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陣仗的軍隊哪。」

  這話令奧康尼心頭一驚。「你說你──從來都沒有見過軍隊到這座山上來嗎?」

  「沒有,從來沒見過。」

  奧康尼顫抖著嘴唇,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得去砍柴了。」樵夫說著便要離開了。

  「等……等等!」奧康尼喚住他。「我還想再問一件事,你聽過──史塔芬妮王后……這個名字嗎?」

  樵夫駐足,回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從來沒有聽過,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起來了,這裡以前流傳一個故事,聽說在兩百年前這山上某處有個山洞,曾有個國王走了進去,從此就再也沒有回來了,留下他可憐的王后,天天以淚洗面,不過那只是傳說而已,誰也沒見過那個山洞。」

  之後樵夫就離開了,留下奧康尼與他不知該何去何從的軍隊。

  「我們走吧。」奧康尼硬著頭皮說道:「一定要找到那棵老橡樹,注意不要落馬。」

  而他們始終沒有找到那株橡樹,即使試圖循原路回去,也遍尋不著他們所離開的那個山洞。

  他們就這麼日復一日地在森林中徘徊,不知過了多久,有些人落地化為塵土,有些人則堅撐下去,兵士們的形貌逐漸變得憔悴枯槁,最後變成某種介於人與鬼魅之間的東西,不知不覺地,他們早已忘記自己為何徘徊於此,只是跟隨著前方的領頭者,不斷地前行,成為永恆的流浪者。

  有時,他們會遇上路過的人類,而人類往往會被他們嚇得魂飛魄散,若不是當場暴斃,也是過不久便死去了,漸漸地,人們開始傳說,在梅瑟爾的深林裡,有著夜行的鬼魅,當人們一碰上,便會招來死亡。

  人們將其稱之為荒橫士,即荒野中橫行的幽靈騎士。

  很少有人知道那領頭王者的名字,只因親眼見過他的人多半都在數日後暴斃,有人傳說他是橡木的精靈,因為他持著一支嵌著寶珠的橡木杖,他的名字有著許多變體,有人叫他厄肯尼,也有人叫他奧爾基或厄爾金,無論如何,鬼魅之王的真名已無人知曉,或許連他自己也記不得了。

  明月高掛之際,騎在骸骨鬼馬上的鬼魅之王停駐在高崖上,他的心中懷著怨懟,憎恨著這個早已陌生的世界,憎恨著那株已不復在的老橡樹,也憎恨著那害他永久被放逐在生者與死者之間國度的人。

  儘管他早已想不起來那個人是誰了。

  他撫上掛在腰間的橡木杖,渴望著能夠回到屬於他的國度,他多麼希望時間可以重來,如果能讓他再選擇一次,他絕不會讓自己落到這般下場。

  那鑲嵌在橡木杖上的寶珠微微發起光來,但他仍望著山崖下的村莊,沒有察覺。

  「你想回到你的國度嗎?」一個陌生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他轉過頭來,看見在他身後的幽林中,走出一個紅髮紅衣的男人,他的穿著看來完全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鬼魅之王注意到他腰間的佩劍上,嵌著一枚圓形的紅色寶石,看起來跟橡木杖上的寶珠很像。

  「你是誰?」鬼魅之王問道。

  「我的名字叫瀰斯,跟你一樣,是個鬼魅。」男子走上前。「我來自另一個時空,只要你想,我可以帶你回到你還是人類的時候,讓一切重新來過。」

  「你真辦得到?」

  「你手上的寶珠,跟我這把劍上的是一樣的東西,」瀰斯說道:「這其中蘊藏的力量超出你的想像,你之所以沒有化為塵土死去,全是它的力量所致;只要正確地使用它,時空之門就能再度開啟,將你送回你的國度去。」

  鬼魅之王舉起手杖,半信半疑地望著那寶珠。「我該怎麼做?」他問。

  瀰斯的唇邊浮起一道微笑,說道:「只要毀掉這個世界就好了,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鬼魅之王高舉手杖,此時,烏雲開始聚集過來,月亮也不見蹤影,天空閃現著詭異的蒼綠色。

  「只要毀掉這世界──徹底毀掉,那麼時之流就會重新開啟,」瀰斯說道,臉上是異樣的笑容:「你就可以回到你仍是人類的那一天,也可以對把你變成這樣的人復仇了。」

  「復仇……」鬼魅之王喃喃說道。「還真是甜美的字眼。」

  他將橡木杖往下一揮,一道明亮的閃電便應聲劈下,擊毀了村莊,熊熊烈火在夜空中燃燒,將原本幽暗的天色照得極其明亮。

  「我不在意能不能回去!」鬼魅之王高聲說道:「我只想毀掉這一切,只要毀掉這世間的一切──只要這個世界不存在了,我就可以消失,再也不需要繼續在這世上徘徊了!」

  「這樣很好……這樣很好,吾王──」瀰斯低聲說著,並慢慢地退了回去,從明亮的火光中逐漸隱沒在幽暗的森林裡。「奧康尼──不,赫拉‧基寧。」

  他以古語誦唸出鬼魅之王的名字,接著便消失無蹤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這首歌跟這次的文其實沒啥關係(巴),但也可以算是有點關係(?),這首歌的名稱叫"Erlkönig",是舒伯特因為景仰歌德大大而獻給他的曲子,歌詞內容出自歌德的詩作"Der Erlkönig",中譯似乎就是翻成「魔王」,以下是這首歌的初音版+中文歌詞翻譯:


基本上這首歌滿有腐空間的,有性趣的話可以看一下中文字幕版wwww(毆)

"Der Erlkönig"的故事取材於民間傳說,以前醫學不發達的時候,小孩常常會稍微得到什麼病就夭折了,於是古人也就因此想像出很多奪人性命的妖魔,不論東西方都有類似的傳說,歌德的這首詩用一種很曖昧的方式去呈現,詩中的孩童究竟是因為他本來就生病有了幻覺,還是魔王真的把他抓走了,作者並沒有明說,也正因如此,這首詩才如此有魅力。

Erlkönig這個字一說有"Eif King"的意思,即精靈王,不過跟你想像中類似【魔戒】裡面那種美美的精靈王可能不太一樣(?),早期民間傳說裡面的精靈其實是沒有後世奇幻文學裡面分得那麼細,基本上地精啦、矮人啦、樹妖啦這些東西對古代人來說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古人想像中的精靈王也有可能是渾身長毛的妖怪,張牙舞爪的,而不是後世創作中浪漫化的長髮飄飄尖耳美男。

也就是說,Erlkönig翻譯為「魔王」其實是滿貼切的,因為在古人的概念裡,精靈跟妖魔鬼怪基本上算同義詞,反正就是都很可怕會吃人就對了。(毆)

而除了"Elf King"的意思之外,Erlkönig的字根也跟英國中世紀傳說中的"Herla King"有關,也就是本作一直不斷提及的赫拉大大啦(毆),而由於本人只會用中文寫作的緣故,所以從中文裡應該是看不粗乃他那堆名字的脈絡,不過如果從英文拼法就很容易看得出來,這幾個名字都是很像的。

首先,Erlkönig,這不是英文(毆),但他的英文翻譯是"Erlking",他其實可以拆成兩個字"Erl"跟"King",King這個字大家知道是國王的意思,所以他大概就是一個叫做Erl的國王。

但Erl也並不見得就是他的名字,Erl這個字跟英文的伯爵"Earl"很相近,而伯爵大家知道就是貴族的一種,表示很尊爵不凡(?)的意思,尤其古代的老外(?)其實是沒有像中國那種帝制的觀念,"King"並不能直接對應中文的「皇帝」,你只管一小塊領土也是可以叫做King,而且古代老外的爵位概念可能跟現在不太一樣,Earl在古代可能就已經是個夠大的王了,所以Erl King的意思可能意味著,他是「某個尊貴的統治者」,不等於他是個名字叫做Erl的國王。

而Erl King跟Herla King有啥關係哩,Herla King實際上就是Erl King的別名in古英語版,也就是說,同一個人──或者該說同一個妖怪(毆),他從古英語翻譯成現代英文是"Herla King",而如果直接從德文"Erlkönig"翻譯過來的話,就會變成"Erl King",就是一個翡冷翠跟佛羅倫斯的概念。(啥小)

而Herla King的另一個延伸變體則是"Harlequin",這是義大利滑稽劇裡面的「丑角」,字根源自「魔鬼」的意思,中文通常翻成「哈勒昆」,推理小說家阿嘉莎‧克莉絲蒂有個系列叫【謎樣的鬼艷先生】(The Mysterious of Mr. Quinn),那個鬼艷先生的名字就是出自這個梗,Harlequin的法文是"Arlequin",義大利版則是"Arlecchino",而他的法文版聽起來又跟Erl King是有一點點接近的。

所以你現在知道我查維基查多久這些名字全部都是代表同一個人了,或該說同一種東西,這些林林總總的別名都是源自一個最古老讓人類最恐懼的遠古存在,也就是「魔鬼」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流版的赫拉大大會有那麼多有的沒的很難記的名字。(淦)

這次的章節其實有點照抄維基(泥馬)算是赫拉大大最根源(?)的身世交代篇,是一個我們絕對都聽過,但名字可能不一定熟悉的故事,類似的故事大家最熟大概就浦島太郎,浦島太郎到龍宮玩了幾天,回來之後卻發現人間已經過了好幾十年,這個經典故事西方也有,最近代的即19世紀美國作家華盛頓‧歐文的【李伯大夢】(Rip van Winkle),順帶一提,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同時也是【沉睡谷傳奇】(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的作者──對沒錯,就是那個有無頭騎士出來亂的沉睡谷(Sleepy Hollow)

本章其實算是大致照搬Herla King的原始傳說(說好的原創呢),典出威爾士作家瓦爾特‧梅普(Walter Map)【法庭瑣事】(De nugis curialium),內容是記載一些他在法庭當差時聽來的軼聞傳說,Herla King的故事是其中一則,Herla King前去矮人的國度參加婚禮,但回來後卻發現人間已經過了兩百年,同時也說明Herla King正是西方鄉野傳說"Wild Hunts"的起源。

Wild Hunts我這邊翻成荒橫士英文不好翻得爛不要笑我,而荒橫士跟我前文提過的亡靈獵騎是一樣的東西,所以荒橫士也等同於就是無頭騎士。

順帶一提,梅普的【法庭瑣事】中也記載了幾篇最早期的吸血鬼故事(這在一本老早絕版但我至今還是覺得超棒的吸血鬼研究書【吸血鬼:暗夜裡尋找生命】中有提到,那裡面甚至有節錄一篇梅普寫的吸血鬼記載),基本上在他的時代,吸血鬼(Vampire)這個詞還沒有發明出來,梅普是12世紀的人,所以他也不能從墳墓裡彈出來告我抄襲他。(被巴)

考究屁完了,來講講本文吧,其實我真不知道,為什麼王子向赫拉大大提出留下來的提議時會被我寫得那麼腐wwww(毆),老實講因為我這幾週都在搞Patreon,寫這章的時候我整個很累完全是恍惚狀態,也懶得搞什麼賣腐橋段,但那段就是看起來腐腐的,我無力阻止(?!),精靈王子一副就是想娶赫拉大大的樣子,出場才那麼一點點,基樣就整個表露無遺,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他!!!

這章最後出現的紅衣男瀰斯,他是雲特的老哥(爆雷),因為雲特的英文名字叫Cloud,所以他的英文名字叫Mist,這個命名邏輯是來自FF:U裡面那對魔劍士兄弟(乾果然是自肥FF)

話說最近玩梅露可活動劇情裡的兄弟也是紅白配色讓我覺得莫名地開心(〃∀〃)




(完全扯遠的話題)

而毫不意外的,我寫的魔王都是中二病(淦),不過這章的赫拉大大看起來應該是成年男子哩還結婚有小孩,跟後來那個十六歲的魔法少年相差甚遠啊?!吃書FLAG!不過我寫到這裡時是想說~應該可以凹啦~(毆)因為他名字都改過那麼多遍了,外貌變來變去也很正常,反正魔男會什麼都不奇怪喇ᕕ ( ᐛ ) ᕗ(是嗎)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