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九章:梅瑟爾的後裔



- The execution of Peter Stumpp -


  奈特清楚記得第一次見到「魔神」的事。

  當時他還是個不到十歲的小孩,因為無謂的意氣之爭,於是獨自跑去梅露西恩聖堂的地下墓穴試膽。

  每個梅瑟爾人都知道,梅露西恩聖堂只是為了掩人耳目所蓋的教堂,實際上它一直是魔法師們的秘密聚會所,教會的獵巫行動日漸頻繁,魔法師們不得不低調行事,如今許多梅瑟爾的魔法師望族大多都被教會所趕盡殺絕,僅剩少數的魔法師血脈還存活在世上。

  奈特是其中一個存活下來的魔法師後代,從小,祖母就曾跟他說過那些梅瑟爾先祖的故事,從那些床邊故事中,他得知自己的祖先是法力高強的森林女巫依格絲,她與大賢者芮納可洛斯擊退了恐怖的魔神厄爾金,令梅瑟爾人獲得了數百年的和平,是一位非常偉大的人物。

  但那些令他聽得目眩神迷的輝煌戰役中,也有不幸的犧牲,對抗厄爾金的偉大王者──萊昂王,在魔神厄爾金的奸計下死去,每當祖母說到這一段時,他總是感到非常難過,厄爾金將萊昂王引到設有機關的玻璃秘室,用碎裂的玻璃殺死了他。

  萊昂王雖不曾實際統治梅瑟爾人,但他的死令梅瑟爾人十分悲痛,於是將他封為梅瑟爾的王,在祖母說的那些故事中,萊昂王是個擁有高貴情操的人,他曾獨自來到關著厄爾金的大牢,以寬大的心胸接納他,勸他向善,但殘忍的厄爾金斷然拒絕了,甚至對萊昂王施下惡毒的詛咒。

  然而,萊昂王仍相信厄爾金能夠改過向善,他將厄爾金當成他的朋友般看待,即使厄爾金設下陷阱,他依然願意信任厄爾金,獨自與這邪惡的魔神共處一室,最後就這麼慘遭無情的背叛,死於厄爾金之手。

  而在萊昂王死後,他那隨他從異界而來,忠實的夥伴──大賢者芮納可洛斯,也因傷心過度而陷入永恆的沉睡,他曾宣告,當他再次醒來之際,也就是偉大的萊昂王再度復活的時刻。

  在這個巫術遭到壓迫的年代,每個梅瑟爾人都相信,有朝一日,萊昂王將會歸來,帶領著梅瑟爾人復興他們的王國,而這個痛苦的時代將會告終。

  奈特的祖母也是這麼相信的,當奈特站在她的病床前,她仍笑著對奈特說萊昂王總有一天會回來的,直到她辭世那一刻,她仍對此深信不疑。

  但萊昂王並沒有回來,不管奈特怎麼等,就是怎麼也等不到。

  奈特想像過很多次萊昂王的面貌,他會將這些想像畫在紙上,他曾想像過他是個蓄著鬍鬚,有著慈父氣質般的壯年騎士,也想像過他是個驍勇善戰、意氣風發的青年戰士,他不止一次想像過當萊昂王歸來後,他要跟他說什麼,也許萊昂王會摸摸他的頭,笑著跟他說所有的苦難都會過去,他會帶領梅瑟爾人回到那個和平美好的魔法王國,而在那裡,再也不會有人遭受迫害,也不會再有人死去。

  這天,月亮高掛之時,奈特悄悄溜進梅露西恩聖堂的後門,他跟那幾個平常愛欺負他的大孩子打賭,今晚會去梅露西恩的地下墓穴拿回他們放在那裡的一個鍊墜,而那是他們從他的好友那裡奪來的。

  他的好友是個典型的書呆子,而且被欺負時也不像他懂得反抗,每次老是哭哭啼啼地掛著鼻涕來找他,說他又被那群壞傢伙搶走了什麼東西。

  這次也是一樣,他又得挺身而出,為了他的好友去那個陰森又危險得要命的地方。

  他不止一次聽過關於梅露西恩聖堂的傳聞,傳說中,那個殺死萊昂王的恐怖魔神曾被囚禁在這底下,而他的黑魔法至今仍影響著這一帶,有人曾說在這附近聽過悚然的尖叫聲,也有人說過這裡一到晚上,就會傳出陰森的哭聲,還有不明的人影在聖堂後方的樹林裡走動,總而言之,這裡的鬧鬼傳聞可說是不絕於耳,沒人敢在晚上經過這一帶。

  他提著提燈,在空蕩蕩的聖堂裡走著,他知道,這裡以前曾是梅瑟爾人的秘密集會所,所以他不覺得有什麼好怕的,那些鬧鬼傳聞大概只是以前的人編造出來嚇走那些外地人,免得被教會發現這裡還有魔法師的後裔。

  祖母告訴過他,他天生就擁有別人所沒有的魔法資質,這讓他在許多情況下都無所畏懼。

  比起那些鬧鬼傳聞,他倒還比較擔心山林裡的狼群,上個月才發生有人被狼襲擊的事件,他希望聖堂後方的樹林不在牠們的狩獵範圍之內。

  他走到祭壇後方的石階,這裡直接通往地下墓穴,當他推開門時,一陣陰濕的霉味頓時傳了出來,令他不禁掩鼻,還真虧那些傢伙敢特地下來這裡啊。他想。

  他慢慢將門打開,用腳邊的一塊磚頭按住門板,免得進去後反而打不開門,然後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

  他原本預想這下頭會有很多骨骸,但意外的是並沒有,除了潮濕的汙垢和苔蘚外,這底下空無一物,他在每面磚牆下尋找著那些傢伙放在這裡的鍊墜,卻怎麼也找不到。

  「到底放在哪裡啊……」他喃喃說道,不知不覺地,他已循著走道來到很深的地底下。

  提燈的火光快要熄滅了,奈特決定放棄,回頭往來時路走,但卻發現這裡就像個迷宮似地,他很快就失去了方向,不知該往哪裡走。

  不久,燈火便燒盡了,他頓時陷入一片黑暗當中。

  黑暗帶來了恐懼,有那麼一刻,他幾乎慌了陣腳,但他告訴自己冷靜下來,他獨自佇立在原地,閉上眼睛,回想著祖母教他的咒語。

  「DRISYIM‧TIAKH‧OCHILIZEH。」他低聲唸道。

  一道發著微光的藍色法陣出現在半空中,他伸手輕觸法陣中央,那道陣形就忽然四射出去,光芒將整個走道都照得宛若白日,接著,光芒很快暗了下來,只有一條走道仍隱隱發著光。

  他循著那條發光的走道走了過去。



  地底下的怪物慢慢地爬行著,原本牠一直沉睡在此,但術法的氣味喚醒了牠,牠緩緩睜開汙濁的眼睛,在沾滿黑汙的柵欄間往外窺視。

  一個男孩站在那裡,原本幽黑的走道,不知何時竟隱隱散發著藍色的微光,光芒照亮著男孩的臉,而怪物看見他沒有畏懼。

  「好可憐,誰把你關在這裡?」男孩說著走上前來,蹲在牢籠前望著牠。

  牠注視著男孩,他的臉上只有困惑與憐憫,似乎完全不害怕牠。

  牠想出聲對男孩說些什麼,卻只發出低低的哀鳴聲。

  「乖……狗狗,你不用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男孩將手伸進牢籠,撫摸著牠的頭。

  怪物感到很意外,男孩竟將牠認成了狗狗,牠在此沉睡了太久,早已不知道自己看起來是什麼模樣。

  男孩的撫觸很溫暖,牠不自覺地倚著柵欄,任憑男孩觸摸牠。

  「你好乖喔,是誰那麼壞,把你關到這裡來?你等我,我馬上放你出來。」

  男孩站起身來,開始檢視這牢籠,他注意到籠門的鎖非常古舊,在濕氣侵蝕下早已腐鏽,幾乎是鬆脫的狀態,但他怎麼拉就是拉不開。

  他握著鎖頭,發現上頭有一道像是符文的刻痕,他瞇眼檢視著它,然後唸道:

  「KHSYION‧LAEI‧ONKH。」

  一瞬間,那鎖上的符文便消失了,鎖頭幾乎在他的手中粉碎殆盡,摔在地上化為虀粉。

  男孩欣喜地打開門,走進牢籠中,但當他看見怪物的真正模樣時,他的笑容頓時凝結了。

  沒有了魔力的束縛,怪物慢慢地從地上站起身來,而牠的身軀遠比男孩高大許多。

  男孩愣愣地注視著眼前這個生物。

  「你不是狗狗。」男孩說道。

  那生物蠕動著嘴唇,發出某種含糊不清的低沉聲音。

  牠緩緩伸直四肢,那長年不曾活動的骨頭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男孩盯著牠長長的指爪,覺得牠現在看起來有點像是個人的形狀。

  男孩拔腿就逃,但因魔法而照亮的通道令他無所遁形,他拼命地往前跑,雖然他不知道身後的怪物有沒有追上來,但恐懼如影隨形地緊貼著他,他彷彿能聽見那怪物在他耳邊低喃,隨時就要張開血盆大口將他吞噬,他好不容易逃出了地下墓穴,遠處傳來狼的嗥叫,但他幾乎沒有聽見,他一心一意只想逃開地下墓穴的那個怪物,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踏入了另一群生物的地盤。

  他踉蹌地跌倒在一株樹下,當他爬起來時,那雙野獸的眼睛已經捕捉到了他。

  那匹狼就站在不遠處的斜坡上,低頭打量著他,那雙灼亮的眼睛在黑夜之中閃爍著,牠知道眼前這個人類十分幼小,只要牠想要,隨時能夠撕裂他的身軀,讓這個活生生的人類小孩成為一頓美餐。

  奈特惶然地瞪視著眼前的狼,他可以轉身逃走,但他下意識地知道這沒用,只要他一轉身,那隻狼就會立刻撲過來,撕裂他的頸子和背部。

  可是即使他不逃,仍會招致一樣的下場,那頭野獸正在斟酌著時機,隨時都有可能展開致命攻擊。

  然後狼衝了過來。

  沒有尖叫,沒有追趕,沒有任何聲響。

  當奈特顫抖著睜開眼睛時,他看見的,是那匹狼在半空中被撕碎的畫面,血淋淋的肉塊掉了下來,但沒有一滴血飛濺到他身上。

  他抬起頭,看見地下墓穴的那怪物穿過他身邊,手裡拿著一支杖頭嵌著紅色寶珠的法杖。

  怪物趴在狼的屍體上,開始吃食起來。

  奈特嚇呆了,他甚至忘了逃跑,只是愣愣地坐在原地看著這一幕。

  那怪物抬起頭,奈特看見牠滿臉是血,比任何惡夢中的怪獸還要可怕。

  然後怪物說話了:

  「你是依格絲的後裔,」牠說:「只有擁有森林女巫之血的人才能釋放我。」

  突然間,奈特意識到自己是在面對著什麼樣的東西。

  怪物僅是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拖著狼的屍骸走了,奈特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被殺。

  他要到很多年以後才明白為什麼。


- TBC -


【附記+碎碎唸】

終於來到虐爆了的奈特篇,為大家介紹一下,奈特‧牙琳斯就是我小時候畫的黑歷史漫畫裡,那個在故事開頭封印魔男的人,其實當時他並沒有名字──或者也可能有但我忘了(這比較有可能),畢竟是我小六畫的鬼東西,我現在會記得詳細內容才有鬼,所以我現在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奈特,拼法大概就是"Night"吧我想(毫不意外的翻法)。

因為奈特其實是伊溫的祖先,所以我想把他的設定弄得跟伊溫很相像,伊溫(Yvain)的名字典故梗是「暮星」(Evening Star),所以奈特的名字叫Night(黑夜)就等於是有點對應這樣,雖然名字叫黑夜真的是感覺有夠中二的。

不過奈特是中世紀人,所以他的名字拼法也可能是"Nyght""Nighte""Niht"這種古英語拼法,雖然我查了一下,Nyght好像通常是女性名,看來繼喬伊斯之後我們又多了一個有女人名字的男性角色。

其實之前我大概就知道奈特篇絕對是虐翻天,因為奈特是一個已經完全過去式的角色,他在中世紀就已經往生了,而且他不是吸血鬼狼人不死族那些阿撒布魯的妖魔鬼怪,所以估計也很難硬凹他復活回來,不管他跟魔男是有搞過基還是怎樣,基本定局就是一個已經破局不可能幸福快樂在一起的結局,這個結局是不可避的,所以我之前也一直覺得毆買尬我真不想寫這段。(毆)

說到底我幹啥子在小學六年級就畫出一個這麼虐的開頭哩wwwwwwwwwwwww(虐cry),我當時到底在想蛇魔wwwwwwI DON'T UNDERSTAND!!!!

雖說故事反正都我自己想的,要怎麼改也是隨我高興,不過為了盡可能保留當時的創作原點,我還是會盡量不更動原來的設定,感覺大概就是像把自己以前搞出來的一些黑歷史再同人一次(???)這樣,其實還滿好玩的啦,只是有時候也真的是會不解為什麼小時候會寫這種東西出來wwww

然後我覺得現在的再詮釋版本,沒有不虐只有更虐(靠),寫到奈特想像+期待萊昂復活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這超虐(淦),因為大家這樣一路看下來就知道,萊昂根本只是個北七(毆),他掛掉之後完全就是被梅瑟爾人美化到太超過完全OOC,但我們的小奈特卻相信了這些已經被美化過頭的傳說,然後很希望萊昂大葛格可以回來救大家,帶著奈特底迪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之類的,是要不要這麼虐(爆),奈特你如果真的認識勇者ㄉㄉ你一定會破滅的阿~~~(虐cry)

而實際上,奈特活了一輩子也真的從來沒有機會見到勇ㄉ他本人,雖然要是真的見到也很幻滅,但勇ㄉ復活得太晚,以至於完全就是跟奈特錯身而過,這樣也很悲催RRRRrrrrrr,不管有沒有見到勇ㄉ都超爆幹虐der,奈特我到底要拿你怎麼辦才好???(爆)

本章出現狼的描寫,其實只是因為我最近看了迪斯可非常的節目【怪物出沒-食人狼】,所以拿來現學現賣(毆),那節目還有介紹會吃人的深海巨魷,我還滿喜歡看的,不過我老是搞不清楚播出時段就是。(沒人想知道謝謝)

來說明一下開版圖,其實圖跟本文內容沒什麼關係(好像常常這樣?(毆),首圖的出處是描繪中世紀一名叫彼得‧史登(Peter Stumpp)的農夫,他因為被指控是狼人,於是遭到宗教審判,最後受到慘絕人寰的處刑而死的場面。


彼得‧史登同時也是歷史上幾個登記有名的連續殺人魔之一,除了狼人指控外,他被判罪的幾個罪名還有殺人、食人、以及跟自己的女兒亂倫等等,他在1589年被處死,並被稱為「貝德堡狼人」(Werewolf of Bedburg)

當然,實際上彼得‧史登有沒有犯下那些殺人罪,我們現在恐怕也不得而知,畢竟那時代有一大堆亂凌遲人凌遲到大家也跟著亂認罪的闇黑宗教審判,不過在現代流行文化的二創中,通常還是把他當成歷史登記有案的狼人與殘酷的兇手,大概就是類似梭尼‧賓恩傳說那樣的存在。

話說我一直以為我在這裡提過梭尼‧賓恩傳說是什麼,但我剛剛查了一下好像沒有(毆),反正也滿常在這個部落格上提到的,就來稍微說明一下:


梭尼‧賓恩(Sawney Bean)也是個差不多出生在中世紀的人物(有人說他是1500年出生於蘇格蘭,有人說是1400年,whatever),他原本是個遊手好閒的村民,跟一個跟他臭味相投的女人在一起,後來他們私奔離村,住在沿海的山洞裡,靠打劫路人過日子。

後來他們生了一堆小孩,在食物短缺的情況下,他們就變本加厲,不僅加害過路人,還把受害者的肉醃來吃,就這樣過了二十五年,他們近親相姦的家族越來越龐大,卻沒有人發現這個恐怖的食人家族。

故事最後的結局是,他們終究還是被發現了,有天在他們打劫一對夫妻的時候,他們打死了妻子,卻讓丈夫逃走了,這個丈夫跑去求救,當時的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六世(後來變成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聽到這件事,就帶兵去打這個食人家族(話說這算國王的業務範圍嗎?),於是賓恩家族的罪行終於公諸於世,家族的所有成員都被處死。

梭尼‧賓恩的傳說其實比較類似都市傳說或鄉野怪談,事實上在更早期與較晚期也有一些相似的傳說(如Christie-Cleek傳說,基本上就是不有名版的梭尼‧賓恩),正史上一般不把這個傳說當成真有其事,不過因為這種獵奇故事深受大家的喜愛(毆),所以梭尼‧賓恩這個主題在流行文化中有很多衍生二創。

其中一個大家可能比較熟的改編版本大概就是電影【魔山】(The Hills Have Eyes)系列,之所以稱系列,是因為他有一堆翻拍+續集(毆),不過我對電影版沒啥興趣所以一部也沒看(居然)

完全扯題啦,總之因為本章的時代背景是獵巫時代,所以首圖就放個中世紀狼人審判的行刑圖算是應景(?)這樣,雖然其實也可以不用硬要放圖啦,不過我覺得沒圖的文章就連我自己都不想點(居然),所以就算來不及畫首圖,也是硬要找一些有的沒的來貼就對了,沒配圖的文章真的沒人權你懂的。(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