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二十二章:地獄邊緣



- Christ in Limbo -


  「我覺得這樣做沒用」卡歐斯盯著眼前的一片火海,眼神比砧板上的死魚還要死。

  站在他身旁的伊溫沒有回答,但從他臉上的表情看來,他顯然也有同樣想法,此時,他們依然身處在這個宛若中土大陸的異空間中,而且沒有任何能夠回到現實世界的方法。

  魔女席琳正乘在一頭艷紅色的巨龍背上,在天上飛呀飛地,從巨龍口中噴出的火焰幾乎燒盡一切,整座橡木林都陷入了熊熊火海,而火勢仍在四處蔓延,像是要將這個世界燒乾似地。

  卡歐斯和伊溫站在一處高崖上,儘管目前火勢還沒燒過來,但繼續待在原地看來也不是個好主意,卡歐斯覺得周圍越來越熱了。

  「姊!你真的覺得這樣會有用嗎?」伊溫用雙手圈著嘴,朝天上飛來飛去的一人一龍叫道。

  「既然找不到出口,那把這裡燒光就好啦!燒毀!通通燒毀!」席琳高聲回應,不知怎地,卡歐斯覺得那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愉悅,他希望這只是他的錯覺。

  「但你已經快把我們燒死了!」伊溫喊道。

  席琳這才沒趣地駕著巨龍掉過頭來,飛近兩人站著的懸崖。

  「這是怎樣?」伊溫盯著他姊,察覺到她並沒有打算下來。

  「上來吧,」席琳抬了抬下巴說道:「我可不想一不注意就把我弟給燒了。」

  卡歐斯對這句話略揚了揚眉,顯然他對魔女而言有沒有被燒都無所謂。

  伊溫二話不說就將卡歐斯推上去,自己隨後才爬上龍背。

  然後他們飛離了橡木林,往更遠的荒原飛去,燒盡眼前所見的一切。

  儘管這是虛構出來的世界,但當他們飛過一重重的山嶺,越過一道道的河流,卡歐斯這才發現這確實是個極為壯闊的異世界,當巨龍燒毀了他們所經過的一切景物,卡歐斯甚至感到一絲可惜──即使這裡並沒有任何真正的活物存在。

  他想起伊文森那怎麼也不願放棄《魔神之鑰》的模樣,忽然覺得好像稍稍能夠理解他的心情,若換作是他,耗費那麼多心力、花了那麼久時間才一點一滴構築起來的世界,要是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他恐怕也會捶胸頓足吧。

  風呼呼地從他耳邊吹過,他不禁尋思,自從失去人類的身分以來,究竟有什麼事物是他絕不願放手的,有時候,他感覺好像什麼也無所謂了,許多他熟悉的人,有一天都會比他先離開這個世間,到那個時候,他想他會很難過,他會像蒂娜死時一樣哭泣,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他是個吸血鬼,時間就是會帶走許多他認識的人,而獨留他在這裡,他知道他無法阻止,即使不想放手也沒用,所以他打從一開始就放棄抵抗。

  他望著燃燒的大地,不知怎地有點羨慕起伊文森來,因為他不可能像伊文森那樣為了某樣事物堅決抵抗,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值得他這麼做的東西。

  而正當他的思緒已逐漸飄走之時,某個在荒原上移動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定睛一看,只見那是一匹馬,因為渾身漆黑,從空中一時間很難從焦土大地上辨認出來,卡歐斯又仔細地看了一眼,那匹馬身上好像還掛著什麼,那是人嗎?他不太確定。

  「那是什麼?」伊溫似乎也注意到了。「可以飛近一點看看嗎?」

  席琳按了按龍背,巨龍便飛了下去,而距離一拉近,卡歐斯幾乎是立刻便看出那是什麼,並反射性地皺起眉頭。

  「有個沒頭的死人掛在一匹馬上,沒什麼大不了的。」席琳說道。

  伊溫瞇眼看了一下,說道:「那匹馬好像是死靈,不管也無所謂吧。」

  卡歐斯別開眼,沒有任何異議。

  「那就燒掉囉。」席琳說道,而巨龍正準備飛越那匹奔馳的鬼馬。

  卡歐斯知道他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同意這個提議。

  「等──等一下,」卡歐斯開口道:「我要下去。」

  「吭?」席琳高聲質疑,伊溫也抬起臉來看他。

  「那個掛在馬背上的傢伙,我不能不管他。」卡歐斯困難地吐出這句話,因為他根本不想這麼說。

  伊溫看著他。「你還好吧?你臉色好蒼白。」

  「那傢伙都已經死了,幹麼管他?幫他收屍嗎?」席琳一臉不可置信。

  卡歐斯覺得渾身不舒服,一股噁心的感覺從胃中湧上來,頭也開始隱隱作痛。

  「相信我,要是不放我下去,我會馬上吐在這裡。」他說。

  席琳只好立刻指揮巨龍飛近地面,當他們靠近那匹飛奔的馬時,卡歐斯想也不想就跳了下去,撲向趴在馬背上的無頭騎士,兩人重重摔落地面。

  馬兒一溜煙地跑走了,席琳指揮巨龍在不遠處停下,甫一降落,伊溫就從龍身上跳下來,往卡歐斯趕去,席琳則慢悠悠地爬下來,好像對此很不耐煩。

  「隊長!你還好嗎?」伊溫匆匆趕到卡歐斯身邊,只見卡歐斯整個人趴在那具無頭屍上,正掙扎著想爬起來。

  「還好,有這傢伙當肉墊,我沒受什麼傷。」卡歐斯從屍體上移開,拍了拍雙掌的塵土,看起來有點狼狽。

  伊溫疑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具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無頭屍,一點也搞不懂卡歐斯為何這麼在乎這死人。

  「該死的混蛋!」卡歐斯盤腿坐在地上罵道,一手將那頭本就亂翹的紅髮抓得更亂了。「史賓瑟那傢伙什麼也沒告訴我!要是我知道這會造成制約,我一開始就不會跟這沒頭的混球扯上關係!」

  「制約?」伊溫問道。

  卡歐斯看了那具屍體一眼,不甚情願地說道:「吸血鬼不能拋下自己的血奴不管,我本來不知道,直到剛才看見他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件事。」

  這話令伊溫的心頭震了一下,他很快地掃視了一眼那具躺在地上的屍體──所以隊長吸過這傢伙的血?這想法旋即襲上他的腦袋,然後無可避免地將一些不堪的畫面帶入他的想像之海裡,他搖了搖頭,想將那些畫面驅出腦中。

  「可──可是,他已經死了。」伊溫說道。

  「沒有,他還活著,只是變得很虛弱。」卡歐斯說著便俯在那無頭屍胸膛上。「他還有心跳,我猜除非把他的心臟挖出來,他才會死。」

  「他到底是什麼東西?」伊溫實在很難想像一個人沒了頭還能有心跳。

  「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能讓他被你姊燒掉。」卡歐斯說道,看起來好像對自己說的話也覺得沒什麼道理,他轉過頭來,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巨龍。「頭等艙還有座位嗎?」他問。

  伊溫覺得席琳不會喜歡跟一具髒兮兮的無頭屍共同翱翔的主意。

  忽然,一隻手猛然抓住了卡歐斯的胳臂,把他嚇了一大跳,他低頭一看,只見那無頭屍正抓著他,好像想要起身。

  「去……救……」一個聲音像針一樣地同時刺入卡歐斯與伊溫的腦中,這突如其來的侵犯令伊溫不禁叫出聲來,但卡歐斯似乎比較快反應過來,他立刻意識到這是無頭騎士的聲音,他俯視著無頭騎士,問道:

  「你想說什麼?」

  「伊沃──席恩……救……他……」

  「伊沃‧席恩怎麼了?他有危險嗎?」卡歐斯問道。

  「我必須……去……伊沃‧席恩……赫拉已經……去……找他了……我要去救……」

  無頭騎士掙扎了一會兒,然後又虛脫不動了,伊溫看不出他是死了還是陷入昏迷。

  「看來赫拉去找蘋斯了,」卡歐斯下了結論。「不能再耗下去了,蘋斯有危險,我們得趕快去找他。」

  「你跟我說這也沒用阿,手機沒電了,我們又找不到方法離開這裡。」伊溫說道。

  卡歐斯抬眼望向蒼綠色的天空,覺得很無力。

  他想起那個穿著下空短裙的金髮人妖,上一次他能離開這裡,好像就是因為有那傢伙的幫忙──那傢伙是怎麼說的?他說他是雲特的另一個分身,而蘋斯也是?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會是誰的分身,但他的確找到了雲特。

  是雲特找到了他,還是他找到了雲特?

  他不知道。

  他低頭將手覆在無頭騎士身上,閉上雙眼,嘗試用吸血鬼的能力讀取形體上殘存的記憶。

  他看見無頭騎士全身籠罩在一片紫電之中,接著被狠狠摔在地上,幾乎燒成焦炭。

  赫拉仍站在那片森林裡,就是普魯托把卡歐斯和伊文森送走前,他們所在的那個地方,他看見赫拉漆黑的披風隨風飄揚,而那張過分年輕的臉上沒有任何情感起伏。

  「萊昂‧貝格維茲,」赫拉冷冷說道:「是我讓你重回人間,你應該要聽我的。」

  「你不是我的創造者。」卡歐斯聽見無頭騎士的聲音穿入他的腦海,雖然無頭騎士傷得很重,但他似乎並不會死。

  「那傢伙也不是!」赫拉尖聲說道:「你從一開始就不屬於這個遊戲!你是我的!是我將你從又暗又濕的墓穴裡挖出來,你的這條命是我給的!」

  「你可能以為我忘了很多事,畢竟我的腦袋已經不在了,」無頭騎士說道:「但我記得一件事,赫拉‧基寧,是你殺死我的。」

  「我給了你永恆的生命,你和我,必須一起統治這個世界。」

  無頭騎士勉強從地上撐起身子。「你只是想要製造出一個跟你一樣的人,誰都可以,就算不是我也無所謂。」

  「跟我一起待在地獄裡,」赫拉說道:「你要跟那些死靈軍團一樣,永遠留在我身邊。」

  「我要去長廊。」

  赫拉又舉掌將一道紫電往他身上揮去。

  「我會殺了那小子,」赫拉對他說道:「這次我不會再犯跟四年前一樣的錯。」

  他甫一說完,便飄浮了起來,在半空中消失不見了。

  無頭騎士趴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兒,好不容易才爬起身,不久,他的馬兒不知從哪跑了出來,他迅速拉住韁繩,攀上馬背,然後趴在上頭失去了意識。

  卡歐斯睜開眼睛,將手從無頭騎士身上放開。

  「這傢伙就是……萊昂?」卡歐斯喃喃說道,覺得腦袋有點混亂。

  「什麼?」伊溫問道。

  卡歐斯抬臉望向一旁站著的伊溫,複述了一遍:「這傢伙就是萊昂,剛剛你姊給我們看過的──傳說中的萊昂‧貝格維茲!」

  「怎麼可能?」伊溫反射性地回道。

  「他就是芮納可洛斯要找的人……原來如此,難怪他要去長廊,長廊就是芮納可洛斯沉睡的地點……這一切都是……」

  「隊長?」伊溫盯著喃喃自語的卡歐斯,似乎有些不安。

  卡歐斯猛搖了搖那具沒有頭的身軀,似乎是想把他搖醒,伊溫覺得這畫面有點恐怖,尤其是那具軀體上還有燒過的痕跡和血跡,當卡歐斯搖動他時,有些爛碎的東西還會剝落下來。

  「給我醒來啊!混蛋!我還有一堆事要問你──」

  然而那無頭的軀體沒有任何反應。

  卡歐斯喘著氣,似乎是搖到有些手痠了,他放下萊昂,然後俯身趴在他的胸膛上,伊溫原以為他是累了,但當他想上前將他攙扶起來時,才發現卡歐斯似乎正聚精會神地低語著什麼。

  「拜託……」卡歐斯閉著眼睛,幾乎像是在擁抱一個親密的愛人。「帶我到那裡去──到你想見的那個人身邊去。」

  他等了一會兒,但那具軀體好像沒有任何反應。

  「噢!該死!」卡歐斯趴在萊昂身上,悶悶地罵道:「史賓瑟做就有用!為什麼我就不行?這根本沒道理──」

  「隊長……我想他已經死了。」伊溫說道,看到卡歐斯這樣,他實在有點不忍。

  「他不可能會死!」卡歐斯抬起頭,大聲說道:「就和普魯托──還有那個戴面具的傢伙一樣,他是不會死的!如果他們死了,我會知道,好嗎?」

  伊溫怯怯地將想說的話吞了回去,但他不管怎麼看,都看不出那個沒頭的東西有任何生命跡象。

  卡歐斯脫掉手套,伊溫看見他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個黑色的戒指,但他不記得卡歐斯有結過婚,至少他從沒聽說過這回事。

  卡歐斯將手舉到嘴邊,咬破了戴著戒指的那根手指,鮮血染到那枚戒指上,伊溫覺得那戒指好像在他的指間蠕動了一下。

  然後他看見卡歐斯將血滴到無頭屍身上,暗紅色的血一滴到斷頭處,便很快被吸收到那些爛肉裡面去了,就像一塊貪婪的海綿。

  接著,有某種黑色的東西從無頭屍的頸部流了出來,很像是血,但又濃稠得宛若瀝青,伊溫看見那黑色的東西很快匯集成一個小池,將無頭屍周身的地面都覆蓋住,也包圍了跪坐在他身旁的卡歐斯,但卡歐斯卻好像一點也不在意。

  「隊長!」伊溫直覺地不想碰觸到那東西,便略微後退,不讓黑血流到他的鞋尖。

  卡歐斯抬起頭,見他退得遠一些了,便伸手將他抓過來,伊溫一個冷不防地便被按進他懷中。

  「隊長!你在──」伊溫掙扎著想起身,卻發現卡歐斯不放開他。

  「成功了,我們走吧。」卡歐斯淡淡說道。

  伊溫抬起臉,意識到他們正在往下沉,沉進那池不斷往外擴散的黑池中,他嚇得掙扎起來,但卡歐斯將他按在懷裡,說道:

  「別緊張,我們要離開這個異空間了。」

  「吭……?那──沉下去之後會到哪裡?」

  卡歐斯沉吟了一秒,然後說道:「不知道。」

  伊溫慘叫起來,但卻無法掙脫,他們很快便沉進黑池之中,而他最後聽見的聲音,是他姊的怒罵聲,以及龍翼在他頭上呼嘯而過的聲響。



- TBC -



【附記+碎碎唸】

本來想趕在上個月寫完這章的,但是來不及(毆),現在為了保持一個月在Patreon更10圖的更新頻率,變得好像比較沒什麼時間寫文惹……當然實際上我還是會找時間摸魚啦(喂),我還在研究如何兼顧摸魚跟產糧的時間分配(毆),總之理想是至少一個月要生一章出來,但這個理想在上個月就已經破功了所以(ry

因為這系列已經停擺了兩個多月,所以接著寫下去前我稍微回顧了一下前面寫了啥,然後我發現一件事,那就是魔男妖基赫拉大大他其實不是GAY,這個發現讓我完全驚呆了!因為我一開始就是為了看他搞基才寫這個故事的!結果他根本就不是基!那搞闢啊!難怪我每次都覺得寫到他與基有關的情節都怪怪的!

總之這故事大致就是魔男赫拉他中二爆發要毀滅世界,但他中二病發的原因是因為他被一個叫西昂的傢伙惡搞了,如果不是西昂惡搞他,那他到現在還會好好的,根本不會魔王化!赫拉他本來有老婆兒子幸福的人生,結果就被一個基佬西昂給破壞了,根本悲劇。

而且目前完全找不到可以讓赫拉息怒的辦法,就算把西昂──AKA伊沃‧席恩&伊文森‧蘋斯抓去血祭或給他肛到懷孕,赫拉也還是要毀滅世界,因為赫拉一開始就沒有要跟西昂搞基,都是西昂為了硬要跟他搞基,把他惡搞成一個不死妖魔,才會害赫拉氣瘋。

於是世界只好毀滅了,同歸於盡!!!~第十九分局系列全劇終~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噢不,當然不能這樣結束阿RRRrrr!阿史跟卡兒還沒有搞上欸世界不能在這裡毀滅!!!

總之重新檢視過這故事後,我發現其實卡兒他們要解決的重點,是要想辦法讓妖基息怒,但因為看樣子就算把伊文森血祭也不能達到這個目標,所以得找找有沒有什麼可以軟化妖基的懷柔戰術,伊溫的基佬祖先奈特已經證實獻身是沒有用的,因為妖基其實不是GAY,我在想看能不能想辦法觀落陰把妖基當年的老婆找回來勸他,或是設法找到妖基的後代什麼的,如果他知道他後代還在,也許會願意不毀滅世界之類的。(?)

不過一方面我也覺得卡兒真的是很衰,阿史那邊的案子就不過只是個普通的殺人魔(?),但卡兒這邊要面對的可是世界毀滅的危機,還牽扯到跨時空多重宇宙什麼的,難怪卡兒要抱怨阿史都是挑簡單的做¯\_(ツ)_/¯

雖然是睽違兩個月以上的更新,但我其實覺得這章滿水的(毆),上一章巴貝爾那邊都在絕體絕命了,卡兒這邊還在找不到路離開異空間,搞闢(爆),而儘管這章看來妖基赫拉對勇者ㄉㄉ萊昂好像有點病嬌,但因為我之前回顧前面發現妖基根本不是基,所以我覺得妖基只是想要有個人跟他一樣衰毛而已,一種同溫層的概念(?),就像LIMBO一樣。

所以這章標題的「地獄邊緣」,指的就是LIMBO,意思就是,雖然已經跟死沒兩樣了,但上不了天堂,也離地獄有段距離的地方,我覺得妖基所在的這個異空間,好像也有點接近這種概念,雖然沒有惡意(?),但還是燒掉比較好ㄅ。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