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二十五章:骸骨沼地


  卡歐斯將手覆在那本魔法書上,努力尋找伊溫的殘留能量,但什麼也感應不到了。

  「該死……!回答我啊,伊溫!」

  正當他不死心地翻著那本書時,忽然摸到有某種濕黏的東西順著硬皮封面的邊緣流了下來,像是溫熱的血,但又像是黑乎乎的爛泥,那物質從每一頁的書頁中不斷漫出來,幾乎包覆了他的雙手,他連忙將那本書丟開,但即使如此,那黑色的液體仍不斷湧出,就像是一座從地上冒出的小型噴泉,並不斷朝四面八方擴張著。

  卡歐斯被那黑池逼得直往後退,並驚覺再這樣下去,整座丘地都會被那黑色物質所吞噬,最終將會與圍繞丘地的泥沼融合在一起。

  他一路被逼到泥沼邊,不論從哪個方向看過去,離最近的陸地都太遠,儘管他身為非人生物,但他從來沒學會過史賓瑟那套化霧與變幻為蝙蝠的巫術,他根本沒辦法從這裡飛到岸邊,眼看那一團團黑泥即將抓住他的腳踝,他立刻脫下手套,捏著左手無名指上那枚黑色蜥蜴戒指。

  但正當他打算開口召喚使魔時,忽然地面震了一下,差點害他重心不穩摔進身後的泥沼,但他及時穩住腳步,才沒掉進去。

  他壓低身子,以為是地震,但很快便發現不是,因為他聽見身後傳來某種巨型生物的長吼聲,那聲音震耳欲聾,他迎著那怒吼,就這麼轉過身去,望向站在泥沼那一頭岸上的龐然巨物。

  那是一頭巨龍,但全身上下都只有骷髏骨架,在通黑的夜裡發著磷光,起先他猛一看還以為那是化為白骨的約恩,但立刻發現他錯了,因為這頭龍的身形跟約恩實在差太多了,儘管眼前的龍僅剩白骨,但看起來非常笨重,肢體與關節處也是粗糙地組合在一起,跟約恩那種優美的體態完全不同。

  更仔細點看,才發現那根本就不是一頭龍的骨架,而是上千具人類骸骨匯聚在一起的,一具具的人骨被黏合成一大坨龍形的巨獸,看起來就像某種駭人的大型裝置藝術。

  卡歐斯愣在那裡,他完全不知道這東西是打哪來的,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然後那頭龍展開背上的翅膀──那對空有骨架,沒有任何羽毛跟皮肉的翅膀──飛了過來。

  而在巨龍飛向他的那一刻,他看見芮納可洛斯從龍背上探出頭來,並伸長了手朝他叫道:

  「抓住我,卡兒!」

  他想也不想便抓住了那纖細的手,讓那頭白骨龍將他載離地面,遠離那與泥沼融為一體的黑泥,芮納和雲特奮力將他拉了上來。

  「太好了,卡兒,幸好你沒事,我們剛剛才從看守所那邊過來,那裡好慘啊,我看到一堆人被那個紅髮魔女脫光吊起來打,她的龍正在那裡阻止她呢。」芮納雙掌合十,疊在頰邊說道。「對了,伊溫他人呢?」

  「不要那樣叫我,」卡歐斯說道,有點沮喪:「伊溫被那傢伙吞掉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活著。」

  「吞掉?」雲特面帶不解。

  卡歐斯望向其下那一片泥沼,說道:「他在那裡面,跟赫拉一起。」

  聽到這話,雲特便朝芮納說道:「難道他想吸收伊溫的魔力?」

  「如果只是魔力的話那還算小事,就怕他想做的是更糟的事,」芮納此時首次露出嚴肅的神情。「不過沒關係,只要在那之前把他給拖出來就好。」

  他說著便撥弄起手上的里拉琴,而他們乘坐的白骨龍便立即朝下飛去,伸出尖銳的前爪往泥沼正中央一擊。

  卡歐斯很確定巨龍抓住了什麼,他和另兩人攀在龍首後方,看見那爪掌正從泥沼中拖出某種東西,但他很快便發現,那並不是巨龍在拖曳,而是某股力量慢慢地往上推,將那巨大的利爪給拱了上來。

  他看見赫拉從泥沼中緩緩上浮,周身有著圓形的紫電光罩保護著他,他原本低著頭,但隨著上浮,他緩緩抬起頭來,即使是在這樣的距離與能見度,卡歐斯依然能清楚看見他臉上的笑意。

  轟然一聲,骨爪被炸了開來,龍背上的三人猛烈地晃動起來,而赫拉一根手指頭也沒動,那紫色的光球好端端地飄在半空中,而他身後的泥沼則伸出了兩隻巨大的黑爪,卡歐斯一眼就看出那跟伊溫稍早使的法術是相同的東西。

  但很快地,他便發現並不盡然相同。

  那黑爪往兩旁重重一按,像是撐在地面上,接著,一個碩大的黑色腦袋從泥沼中探了出來,然後是胸膛、翅膀、以及整個身軀,最後是一條又大又粗,生著尖刺的的尾巴。

  那很像是一頭用爛泥塗成的巨大黑龍,看起來比卡歐斯他們乘坐的人骨龍還要醜上一百倍,但卡歐斯盯著牠,一點也笑不出來。

  「好棒,我們死定了。」卡歐斯說道。

  芮納站起身來,彈奏起手裡的里拉琴,所有散落的骨骸便又黏合回來,骨龍失去的前爪又迅速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我們運氣不錯,」芮納說道:「這一帶埋了很多死人,光是那座博物館底下的骨骸就能造出這東西,這裡應該會有更多我可以召喚的死靈。」

  「你有什麼根據?」卡歐斯問道。

  「哼,這裡可是古代留下的泥沼地,在我的老家,這種地方都是用來做活祭用的。」

  「活……」卡歐斯沒再說下去,他瞪大眼睛盯著其下那廣大的泥沼,一點也不想知道那底下埋過多少死人。

  「但這裡跟你的時空不一樣,別忘了,」雲特說道:「梅瑟爾是以白魔法為主的地方。」

  芮納翻了翻白眼。「拜託,你真相信他們說的鬼話?那只不過是官方說法罷了。」

  芮納伸手撫琴,只見那一塊塊黑色的泥地中,開始有一點一點小小的白點浮現出來,很快地,那些白點變得越來越大,蠕動著從黑泥中鑽出來,看起來就像是曾有人在這裡撒下大把大把的骷髏種子,而他們現在都長出來了。

  芮納的琴聲沒有止歇,那一具具的骨骸像是在跳舞一般,愉快地聚集、交抱在一起,如潮水般往那頭黑龍撲過去,將其撞倒淹沒。

  但飄浮在半空中的赫拉對此似乎沒什麼反應,他只是將手指輕輕一轉,那頭黑龍又從白骨海中現身了,伴隨著震耳欲聾的怒吼,黑龍吐出了一大團像是瀝青的物質,像瀑布般沖散了那堆前仆後繼的白骨,那堆舞動的白骨才剛剛從泥中爬出來,這會兒又通通被埋了回去。

  接著,黑龍轉移目標,朝著白骨龍的方向直衝而來。

  「跟我來。」芮納說道,並拉著兩人從龍背上跳了下去。

  卡歐斯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腳底一空,正不住地往下墜,但他還來不及在高空中扯喉尖叫,就發現某人接住了他,他抬眼一看,只見接住他的那傢伙脖子上方什麼也沒有。

  那不知打哪冒出來的無頭騎士完美地在半空中接住了卡歐斯,像抱著公主一樣,英姿颯爽地著地,並在下一刻因為著地的衝擊力過大而迅速解體,卡歐斯在摔得狗吃屎前及時站定,而無頭騎士的手腳和身體都散落在地上。

  「吾王!」一旁用魔法平安降落的芮納從雲特身旁跑了過來,那張秀麗的臉嚇得花容失色。

  「看來他還是沒有完全恢復。」雲特說道,也跟著走了過來。

  芮納不死心地再次彈奏起里拉琴,只見地上的屍骸又迅速聚集起來,不一會兒,又變回原來的無頭騎士了。

  芮納衝上前去,緊緊地抱住無頭騎士,說道:「沒關係,這只是暫時的,你忍耐一點,勇者大大,我一定會讓你恢復原狀的!」

  卡歐斯和雲特不置可否地看著他們倆,但無頭騎士似乎能感受到他人的視線,他立刻將芮納推開,雙手交叉在胸前,拒絕芮納再對他做出任何肉麻的舉動。

  這時,地面又重重一震,眾人抬起頭,只見一黑一白兩頭巨龍正在夜空中大戰,黑龍吐出的黑色濃稠液體似乎具有腐蝕效果,將白龍的一側翅膀融蝕了一部份,令白龍一個不穩,差點摔在地上,但白龍也不甘示弱,牠張開大口,朝黑龍噴出了青白色的烈焰,燒掉了黑龍的半邊翅膀。

  「上啊!青焰白龍!」芮納高聲叫道。

  卡歐斯覺得他一定在電視上看過這種怪獸大戰,但當這場景實際在眼前上演,他卻一點也不感到興奮。

  「赫拉呢?」他說。

  「找我嗎?」

  一個冷冷的聲音在卡歐斯身後響起,正當眾人還來不及反應時,一道落雷便狠狠地劈了下來,直接砸中所有人,在地上打出一個巨大的凹洞,周遭的林木也被燒得焦黑。

  卡歐斯從地上撐起身子,意外地發現自己毫髮無傷,他環顧四周,只見雲特也沒事,正趴在不遠處,但無頭騎士又解體了,一支綁著皮製護腕的手臂孤零零地躺在他旁邊,他抬起眼,直接迎上芮納的裙底風光,但他沒將湧上喉嚨的髒話罵出口,因為他看見芮納正高舉一手,支撐著一個巨大的半圓形光罩,保護了所有人。

  如果不是他現在正趴在芮納的屁股下方,他會覺得這一幕非常帥氣,他別開眼,滾到一邊,很快地爬了起來。

  芮納將手一收,那籠罩所有人的光罩便消失了。

  赫拉仍飄浮在夜空中,一雙泛著紫光的眼睛直視著他們,臉上是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他慢慢降落到泥沼上方,周身的紫色光罩也逐漸消失。

  「鬧夠了吧,赫拉,」芮納可洛斯昂然挺立,朝他說道:「你應該很清楚,你絕不是我的對手,我擊敗過你一次,現在還是可以再擊敗你。」

  「我知道,你操縱死靈的本事比我在行,」赫拉說道,臉上仍帶著笑意:「在這種到處都埋著死人的古代祭場,我絕對贏不了你,更何況,我還失去了我的魔杖。」

  「我猜,你是存心要我給你難看囉?挑這種地點,簡直就是為我刻意準備的嘛,」芮納說道,雙手平舉著。「還是說,你準備了什麼陷阱,打算給我個大驚喜?」

  「你說對了,這的確是個陷阱,」赫拉說道。「你根本不知道這裡還埋著什麼吧?」

  芮納眉頭一皺。「什麼?」

  赫拉咯咯笑了起來,他伸手一揚,後方那頭正和白骨骸龍纏鬥的黑泥巨龍便忽然化為一灘爛泥,從半空中砸到地上,又變回原來的泥沼澤了,而白骨龍見狀則似乎有些錯愕,在上空不斷地盤旋,似乎在警戒著什麼。

  然後,眾人看見在赫拉身後的泥沼中,亮起了一團又一團的鬼火,五團搖曳的冷光從泥沼的五個方位冉冉升起,而那在火光中搖曳的,似乎是人的頭骨。

  赫拉伸出一手,在他腳下的泥沼也生出了一團青白色火光,緩緩地飄到他的掌上,他五指一收,便緊緊地扣住了那團冷焰中的東西。

  那同樣是一顆頭骨,蒼白的骨骼上連一片爛肉也沒有,但卻掛著一條破爛的暗紅色頭帶,又舊又髒,幾乎接近黑色。

  卡歐斯不知道那是誰的頭骨,但他立刻發現芮納的表情變了。

  「告訴我,你能攻擊這東西嗎?」赫拉淡淡笑道:「梅瑟爾王國史上最偉大的──來自異界的大魔法師──芮納可洛斯‧米爾德‧安布羅瑟斯,你能嗎?」

  芮納沒有回答,而赫拉頓時大笑了起來,他抓著那頭骨往後飛去,飛到那五團鬼火的正中央,同時,那五團鬼火都各自射出一道光線,連結在一起,成為一道五芒星法陣。

  卡歐斯看見那五團鬼火的光芒越變越大,在那五個方位上,隱約飄出白色的半透明人影,他們的樣貌都相當年邁,蓄著長長的鬍鬚,頭帶尖帽,身穿著巫師長袍。

  「鄭重為各位介紹!」赫拉大聲說道,並把玩著手上的頭骨,彷彿是個正站在舞台上的魔術師。「梅瑟爾的五大魔法師世家──梅瑟爾王國首席魔法師們的後代,這五人的祖先,就是和你芮納可洛斯當年並肩作戰的同一批人!」

  「不是全部,你這白癡,」芮納說道:「伊格絲的後代不在這裡。」

  赫拉笑得更開心了,他微微欠身,將手朝自己胸口一比。「這個身體,」他說:「就是她後代子孫的身體,而且還是那傢伙心甘情願給我的。」

  芮納的眉頭鎖得更深了。

  「投降吧,芮納可洛斯,」赫拉柔聲說道:「現在投降,我還可以留你全屍。」

  芮納沒有回應,只是再次彈奏起里拉琴,下一刻,那頭白骨巨龍便衝進五芒星陣中,朝赫拉狠狠咬下。

  轟然一聲,巨龍被炸得粉身碎骨,解體的各種頭骨、手骨、腳骨、肋骨等等都從天上掉了下來,沉入泥沼澤中,就像下雨一樣。

  赫拉依然完好無缺地飄浮在五芒星陣中,五個泛著磷光的死靈守護著他,他一點事也沒有,但當白骨全數落盡時,他卻發現芮納和其他人都不見了。

  他愣了一會兒,然後很快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他揚起手,那五個死靈便化為原本的鬼火骷髏,在他身邊飄浮著,接著他便帶著那些骷髏飛離了泥沼,到森林裡去了。



  森林中,卡歐斯一行人正待在芮納造出的魔法光球中,而光球正全速飛離那塊泥沼地。

  「等等,我們現在該不會正在逃走吧?」卡歐斯問道。

  「答對了,不過沒有獎品喔。」芮納回道,語氣一派輕鬆。

  「什……我還以為你要打爆他!」

  「哎呀,沒辦法呀,他手上有勇者大大的頭,還有梅瑟爾巫師們的死靈護駕,打不贏的啦。」

  「為什麼?你不是說你很強嗎?」

  芮納做出一個像在祈禱的手勢,看來泫然欲泣。「因為人家深愛著勇者大大啊,怎麼可能對勇者大大動手!」

  「他人不就在這裡嗎!」卡歐斯一邊反駁,一邊撿起無頭騎士的手臂揮舞著,此時無頭騎士的肢體仍是解體狀態,散落在光球內各處。

  「那只是屍體而已,而且就像你看到的,隨時都會解體,頭在他手上,要是頭受到什麼損害,勇者大大就真的沒有任何復活的希望了。」

  「那你怎麼不去把頭搶回來?逃走有屁用嗎!要是他把頭毀了怎麼辦?」

  「他操控了梅瑟爾巫師的死靈,你沒看到嗎?」芮納回道,這會兒好像真動了肝火。「當初就是梅瑟爾人要我幫他們的,契約從那時候就已經定了,我無法攻擊那群梅瑟爾巫師的後代──就算他們死了也一樣!」

  「什麼──那些人都已經掛了那麼久……不能硬上嗎?」

  「不能,你也不是人類,你應該知道契約對我們這種生物來說有多重要吧,那是唯一支撐我們存在於這個物質世界的東西,是我們存在的本質,一旦違反或當作沒那回事,就會立刻灰飛煙滅。」

  卡歐斯想起先前他無法拋下萊昂不管的事,只好噤聲。

  「一定有不違反契約也能阻止他的方法,」一旁的雲特說道:「也許你不能直接迎戰赫拉,但你可以支援我們,我的劍跟赫拉的魔杖是類似的東西,現在魔杖不在他手上,或許有機會扳倒他。」

  「你剛剛說了『我們』嗎?」卡歐斯挖苦道。

  「我知道,你跟這整件事都無關,如果你不願意幫忙,我不會為難你。」雲特說道。

  「你說這種話就是在為難我了啦!」卡歐斯怒道。

  「你不能自己一個人去對付他,」芮納搖搖頭:「在你接近他之前,他的大範圍法術就會讓你化為灰燼,你是不可能砍得到他的。」

  「但你可以用魔法保護我,就像你剛才保護大家一樣,」雲特說道:「你不用直接攻擊他,只要保護我不被他打到就行了,這樣就不算違背契約。」

  芮納似乎不喜歡這個提議,但卡歐斯看得出他在考慮。

  「……不行,行不通,要是他用那些死靈攻擊你的話怎麼辦?我的屏障會馬上完蛋的,我不能讓你去做這麼危險的事。」

  「讓我跟他去吧。」卡歐斯插口道。

  「你?」芮納向他投來了一個相當質疑的眼神。「你不是魔法師,也沒有能傷害赫拉的武器,想扯後腿嗎?」

  「我可以當這傢伙的肉盾,」卡歐斯朝雲特的方向抬了抬下顎。「不過他只有一次機會,要是你說的情況真的發生,我可以幫他擋第一下,之後他就非得砍中那王八蛋不可,沒有第二次的餘地。」

  芮納看來像是想說什麼,但立刻被雲特搶先:「我絕不答應,這些事根本與你無關,我才應該保護你才對,怎麼能讓你賭命!」

  「那就機靈點,別被死靈打中,大英雄。」卡歐斯瞪了他一眼,然後馬上當他不存在似地轉向芮納,問道:「決定好了嗎?」

  芮納盯著他看了一、兩秒,然後說道:「我就當你這麼說是已經準備好後路了。」

  「放心,死人是沒有敵人的。」卡歐斯說道。

  「好,」芮納轉向雲特,說道:「我幫你們設下防禦魔法,卡兒你掩護他,雲特,我知道你想抗議,不過別逞英雄,要是你們倆的防護罩都失靈的話,就徹底玩完了,總之盡可能別讓死靈碰到,祝你們好運。」

  「記得找地方躲好。」雲特對他說道。

  芮納笑了一下。「我會好端端地待在這個屏障裡,就算世界毀滅,我還是會活得好好的。」

  「走吧,還有,你不要叫我卡兒。」卡歐斯不太高興地看了芮納一眼。

  「為什麼?在我老家也有個像你一樣的小傢伙,他就很高興我這麼叫他。」芮納眨了眨那雙大大的綠眼,看來又像是個無辜的小女孩了。

  「不管你在哪個鬼平行世界見到跟我很像的傢伙,都不要把我跟他混為一談,可以嗎?」

  「好啦好啦。」芮納嘟著嘴,並在兩人身後憑空揮了揮,兩道閃著綠光的法陣便忽然出現在半空中,並消失在兩人的背後。

  然後,他們從光罩中一躍而下,消失在漆黑的森林之中。





- TBC -





【附記+碎碎唸】

卡兒跟阿雲終於要去推王惹,有鑑於這篇跟【零與遊戲】其實是同一時間線,所以他們最晚要在凌晨兩點前收工!鳩竟卡兒與愉快的隊友們是否能完成這艱鉅的任務呢!?敬請期待下回分曉(這一副說書人的結語是怎)

可能因為我有在玩梅露可物語的關係,我覺得雲特定位根本就是梅露可的三星中衛,然後卡兒負責當近戰肉盾(卡兒:幹),芮納本來是五星高級闇法輸出但現在被赫拉的新裝備剋,於是就GG了。

說起來赫拉因為會操控死靈的關係,看來也像是高星闇法,可是他會放雷電,可能有風屬性加成吧,但裸裝的話他比芮納弱很多,不過芮納因為幾千年來都在睡的關係,赫拉趁這段時間不斷逃獄又到處打素材強化,於是現在就變得能剋芮納了,真是一個勵志的反派故事(不)

BTW我覺得這故事裡能剋闇法赫拉的光屬實在有點少,頂多就雲特跟兔耳魔男芬尼是光屬吧,可是他們一看就不是高星,卡兒是吸血鬼所以大概也非光屬,高星闇法卻有兩個,這遊戲平衡做得也太差了吧?!

最後我重看這章覺得雲特到底在幹麼阿,他想糾卡兒幫忙,但卡兒說要當他肉盾他又不高興,這個人有夠煩的啦(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