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二十九章:教授



- Yvain Jaliens & Innes Calogrelant -


  充斥著魔法、龍、死人骨頭的那一天就這麼結束了。

  在那之後過了一個星期,伊溫又回到梅瑟嶺,當他再度站在那間古老的圖書館門前,心裡不禁有種可笑的感覺油然升起,他曾以為自己再也不會踏上故鄉一步,然而他現在卻站在此地,短短不到十天內他就回來第二次。

  上週的混亂事件,現在想起來好像已是很遙遠的事,他還記得在卡歐斯‧昆恩隊長成功將赫拉捕獲後,就匆匆地連夜趕回去了,畢竟隊長是吸血鬼,等到天亮後就很難任意移動了。

  伊溫自己則是在梅瑟嶺留了一夜,幫忙將看守所的巫魔犯們移到新的結界空間,以及到醫院看過雲特後,早上就開車回聖座市了。

  由巫魔犯伊文森‧蘋斯與亞德利安‧奎恩所發布的遊戲《魔神之鑰》被徹底關閉,工作室人去樓空,經確認奎恩與三十五年前犯下梅瑟嶺大屠殺的兇手是同一人,十七年前的萊昂王石棺失竊案也是由他所犯。

  不只如此,他還攻擊了摹若島的艾洛伊修‧巴貝爾,巴貝爾幾乎被他打成糖粉,但仍保住一命,據格爾巴赫所說,只要給巴貝爾的身體添加糖液,經過特殊凝固處理後就能復原,摹若島上有專門的醫生能處理這種事。

  而兔子芬尼出身自梅瑟嶺的事也因此曝光,他在奎恩攻擊巴貝爾的時候逃了出來,並將奎恩的橡木杖交給第十九分局,原來那魔杖一直都由他所保管,經過此事後,顯然他也無法再回到向來排斥魔法師的摹若島了

  奎恩已由第十九分局緝捕歸案,儘管如今要確認他本人的證詞會有一點麻煩。

  至於另一名共犯──遊戲製作者伊文森‧蘋斯,由於在梅瑟嶺看守所的爆炸遺跡中找到他的無頭屍身,經鑑定是他本人,且因為有目擊證人的緣故,已確認是被奎恩所殺。

  至此案子算是結了,然而,伊溫心上仍有種懸而未解的感覺。

  儘管伊文森的肉身已死,但他很確定伊沃‧席恩並沒有消失,他只是扔下了名為伊文森‧蘋斯的這個軀體,逃走了。

  雖然警方仍在搜尋蘋斯的頭顱下落,伊溫也很想逮到席恩本人,但他也很清楚,席恩不會留下線索,而且就算真逮到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能把他徹底監禁起來。

  明明席恩才是造成這一切不幸的源頭,但實際上卻只能抓到被他搞瘋的赫拉,這實在讓伊溫很鬱悶。

  他真想把席恩抓來痛揍一頓,好好問清楚他到底為什麼要幹這些狗屁倒灶的爛事。

  他走進圖書館,今天不是約恩值班,他在這裡沒有遇到任何熟人。

  事實上,沒有人知道他又回到這裡來。

  他在書架之間走動,並不怎麼確定自己想找什麼,陽光從整排窗戶外灑進來,將紅木地板曬得閃閃發亮,靠窗的桌面上放置著無人使用的公用電腦,伊溫看著那些被陽光曬得發燙的座位,心想沒人想坐在那兒也是理所當然。

  他找了個靠近牆柱後的座位坐下,那老舊的椅墊立刻將他的背部緊密包覆住,他幾乎整個人陷了進去,但同時也感到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他想起來了,以前他心煩或難過的時候,總是喜歡來這裡,躲在幾乎沒有人會來的這個角落。

  那時,約恩就時常在這裡了,每次他躲起來,不想被大家找到的時候,約恩總是會找到他,現在想來,也許他當時就是為了能讓約恩找到,才每次都躲在這裡吧。

  「伊溫?」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伊溫嚇了一跳,他立刻轉過頭來,看見某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窗旁的走道上。

  但那並不是約恩。

  「教……教授?」伊溫連忙站起身來,只因他馬上認出了對方是他在魔法學院時期的教授。

  「真的是你?哇,真是好久不見了,有好多年了吧。」教授笑道,並將手上一疊精裝書擱在桌面上。「啊,可以坐這裡嗎?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你在等人吧?」

  這問句令伊溫心頭一驚。「沒──沒有,你坐吧,我只是坐在這兒曬太陽而已。」

  教授露出一個了然於心的笑容。「喔,我懂了,翹班對吧。」

  伊溫苦笑了一下,沒有否認。

  「第十九分局的工作有那麼閒嗎?」教授坐了下來,但沒讓伊溫有溜掉的空間。「我聽說你上禮拜才破了件大案子,你抓到了鼎鼎大名的赫恩‧金吧。」

  伊溫只得跟著坐下。「不是我抓到的,大部分是我們隊長的功勞。」

  「真謙虛。」教授說道,一頭玫瑰金的鬈髮在陽光下看來像是銀色,伊溫瞄了一眼他的臉,覺得那張年輕得過分的臉還真是一點也沒有改變。

  雖然教授看起來頂多三十出頭,但打從很久以前,教授的真實年齡就一直是個謎團,伊溫記得自己以前甚至還懷疑過他比約恩還老,搞不好整個梅瑟嶺存在以前,教授就已經在這裡了。

  不過同為魔法師大概也沒什麼資格說人家吧,伊溫也很清楚自己大概到五十歲都還會是現在這副乳臭未乾的德性。

  「對了,芬尼耿現在過得還好嗎?我聽說他也到聖座市去了?」

  伊溫想了零點一秒,不甚確定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於是回答:「還可以吧,他現在是在聖座市沒錯。」

  是啊,正在第十九分局的看管下,準備隨時配合警方調查。

  他想。

  「你們兩個以前真是一對寶,」教授說道,露出懷想當年的神情。「全校最有天分的就是你們兩個了,不過你們也都離開了梅瑟嶺,果然我們這種小鎮是留不住人才的──啊,你別誤會,我這話可不是在酸你。」

  伊溫看著那愉快的笑容,忽然想起自己以前為什麼會很怕這個教授了。

  教授將身體靠進椅背中,儘管陽光炙熱,但他卻好像一點也不在意。「我從以前就認為,要是赫恩‧金有一天會被抓到,那肯定是栽在牙琳斯家的人手上。」

  「為什麼這麼說?」伊溫真心不解。

  教授望向他,表情活像是看到獨角獸一樣。「我倒奇怪你怎麼會這麼問,依赫恩‧金跟你們家的淵源,會有這種推斷是很正常的吧。」

  伊溫皺起眉頭。「淵源?」

  「是啊,就像某種規律,我總覺得他每次現身,就是故意要讓牙琳斯家的人來葬送他。」

  「那只是巧合吧,」伊溫小心地揀選著用詞,但大著膽子多加了一句:「誰知道其他家族的人那麼廢。」

  教授笑出聲來,似乎不擔心圖書館員會不會把他趕走。

  「有實力的人才敢那麼狂妄,看來你沒什麼變呢,還是當年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夥子。」

  「你也是一點也沒變啊,教授,」伊溫發覺現在的自己似乎比較有勇氣對教授的挖苦做出反擊。「還是那麼難應付。」他低聲咕噥道。

  教授站起身來,但似乎不打算拿走擱在桌上的書。「過來吧,我讓你看樣東西。」說著他便往書架之間走去。

  伊溫覺得手心冒著冷汗,但還是跟過去了。

  「你知道我們這間圖書館裡有很多五芒星陣形吧?」走在書架與書架之間時,教授這麼問道。

  「知道。」

  「你知道要那麼多陣形是幹麼用的?」

  「封印……那些有生命的書──之類的?」伊溫一面說,一面看著頭頂上那些好像很想從書架上爬下來的書本。

  「是啊,但書這種東西,就是要給人看的,你沒想過封印它們是要做什麼嗎?」

  「因為裡面藏有危險的知識?」

  教授微笑:「要這麼說也是可以,不過只說對了一半。」

  他們停下腳步,伊溫環顧四周,發現他們正站在一個圓形的空間裡,而四面八方都是延伸出去的長長書架,這裡顯然是圖書館內所有書架通道的盡頭。

  「真奇怪,我從不知道圖書館裡有這個地方。」伊溫說道。

  「因為這裡被施了特別的結界魔法,平常不會有人走到這裡來,人們只會在進入這裡前自動繞出去。」

  「只有你能進來嗎,教授?」

  「正確地說,只要是還擁有『記憶』的人就能進來,」教授微笑道:「只不過整個梅瑟嶺恐怕也只剩我還記得了。」

  「我從以前就很想問了,教授,你到底幾歲?」伊溫直視著教授問道,但心裡有些驚訝自己竟敢這麼問。

  教授咯咯笑了起來:「這個嘛,應該沒你想得那麼老吧。」

  「要給我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伊沃‧席恩要我保管的東西,」教授說道,臉上仍帶著淺淺的笑意。「他說等時機到了,就要給你看。」

  伊溫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教授。「你知道伊沃‧席恩的存在?」

  教授點點頭。「伊溫,我問你,為什麼魔法會出現在這個世界?為什麼只有我們梅瑟爾人能以凡人之軀掌握魔法的奧秘,而其他能使用類似能力的生物都必須被迫放棄人類的身分?」

  「因為初始的魔法師將魔法帶來這世界,教導梅瑟爾人掌握魔法的奧秘。」

  「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初始的魔法師是誰了吧?」

  伊溫苦著一張臉。「奧康尼王,初始的魔法師,也就是──」

  「赫恩‧金的化身。」教授接口道。「呵呵,你現在已經知道教科書上說的都是美化過的版本了,奧康尼的確是讓魔法傳播到這個世界的人,但並不像是老師教學生那樣,反倒比較像是讓這世界染上名為魔法的病毒,而梅瑟爾人就是感染最深的一族。」

  「也就是說,我們其實只是感染了某種不治之症,才會擁有這能力?」

  「嗯,差不多就是那樣,只是這種不治之症並不會致命,」教授淺淺笑道,並繼續往下說:「所謂的魔法師,就是天生擁有魔法體質,並駕馭、精進魔法技術的人,但除了梅瑟爾出身的人以外,一般人是沒有這種體質的,至於其他那些能夠使用類似能力的魔物,因為打從一開始就跟人類是不同系統的生物,會擁有人類沒有的能力也是理所當然;儘管看來很相似,但魔物的超自然力量,跟我們魔法師的本質還是不同的。」

  「將這種能力感染給他的人就是……伊沃‧席恩?」伊溫喃喃說道。

  「那就像是某種生命傳承,對吧?」教授說道,又笑了起來:「將自己的種子寄託在人類身上,然後讓人類到外面去散播,種子落到土裡,開花結果,又生出新的種子,久而久之就會長成茂盛的森林。」

  伊溫皺起眉頭,因為他實在不太喜歡這個說法。「真的就只是因為這樣嗎?我總覺得伊沃‧席恩要的不只如此,他創造的不是無害的種子,而是赫恩‧金這樣的怪物,難道你不知道赫恩‧金害死過多少人嗎?教授,他想毀掉的是全梅瑟爾人──甚至連這個世界他都想毀掉啊!」

  「嗯,這個嘛,」教授雙手交抱,但仍是一派輕鬆的樣子。「總要先有毀滅,然後才有創造啊,就像恐龍歷經了大滅絕,今天才能變成可愛的小鳥啊。」

  「從魔法學院的教授口中聽到恐龍的演化論也太奇怪了吧!」伊溫忍不住叫道:「不要把赫恩‧金講得像隕石撞地球還是火山爆發一樣好嗎?」

  「哈哈,我只是想說,也許赫恩‧金就像是類似自然災害的東西吧,每隔個幾千年、幾百年、幾十年,就會再回來一次,而當他回來的時候──」教授望向伊溫,淺淺笑道:「就會出現一位英雄,將邪惡的魔王打倒,再次帶給人們和平。」

  伊溫望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覺得有點浪漫嗎?」教授繼續道:「就像書裡寫的那些──英雄屠龍、勇者打倒魔王的故事,也許再過個一千──不……也許只要過個一兩百年,人們就不會相信這種故事了,可是呢,那都是真的。」

  「……我原本的確是不相信那些傳說,直到赫恩‧金的出現。」伊溫說道。

  「所以啊,魔王與你們牙琳斯一族,也是宿命般的存在,你是注定要擊倒他的,而他也註定會敗在你的手下,過去他曾被你的祖先奈特‧牙琳斯、森林女巫依格絲所打倒,今後也是一樣。」

  「我不懂,教授,既然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切,為什麼──」

  一根手指輕輕地觸在伊溫額上,伊溫頓時發現自己完全動彈不得。

  「教授……」

  教授瞇眼笑道:「睡吧。」

  伊溫感覺到額頭被彈了一下,那一瞬間,他忽然想起學生時代跟同學一起惡作劇,被教授逮到時,教授總是會這麼做,並笑著告誡他們不准再犯了。

  很奇怪,每當被彈過額頭之後,他就總會有好幾個禮拜對惡作劇一點興趣也沒有。

  原來那是一種咒語,他現在才想通。

  當他腦中閃過這一切時,實際時間才過了不到一秒鐘,接著,他倒了下去,一雙手抱住了他,他很快意識到那是教授的手。

  接下來,他就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因為詞窮,所以上次沒有寫後記(毆),現在回頭翻了一下發現居然連贊助連結都忘了放(ry

由於這次出現了新角,而且其實是跟別人借來的(喂),所以解釋一下原出處~本章出現的粉紅頭毛教授,原本其實是西米家的角色,因為我抱怨伊溫明明設定成GAY,卻沒有男朋友,所有跟他有可能發展的男角都死會,這樣特地設定成GAY不是超浪費的嗎!?於是西米ㄉㄉ就借了他家一個死掉的男角給我用(!?)

而大概是因為死掉了,所以他也沒在西米網站上的漫畫出現過,總之原作的他長這樣:



▼ 他的介紹 ▼



(圖源提供:西米露

原作介紹到此結束(喂),以下是山寨自肥二創AU版的介紹(毆)

因為是借來幹伊溫用的,所以他到了19分局棚就注定轉性變GAY(毆),在這裡的設定中,他是伊溫昔日學生時代的教授,有鑑於伊溫唸的是魔法學院,所以教授理所當然也是魔男,而且八成當年就覬覦伊溫青春的肉體之類的。

我比較驚恐的是,他即使穿越到這棚,還是在睜眼說瞎話啊?!最好赫恩‧金是自然災害啦!教授哩到底在公三小(ry

因為他滿口胡言亂語的緣故,害我也一直不確定這章到底能不能po出來,這樣寫真的沒問題嗎I DON'T UNDERSTAND!

而且我覺得他的出現讓故事更加撲朔迷離惹,魔法學院的教授竟然一早就知道伊沃‧席恩這號人物,雖然都是同一個出處穿越過來的會知道好像也很合理,而從他目前的表現看來,他好像也有什麼陰謀的樣紙,鳩竟事實的真相是如何!?其實連我也不知道(幹)。媽啦我開始覺得這故事無法在萬聖節前結束了==

ㄛ對BTW,第19分局棚的英特爾名字有改,雖然這章根本沒有出現他的名字。

他在這棚的名字是Innes Calogrelant,中文暫譯英尼斯‧卡羅格藍,我本來以為拼字跟Intel像的男子名應該很難找,結果最近看柯南道爾傳記就突然找到了(!?),柯南道爾他弟就叫做Innes,然後也跟英特爾一樣早死。

Calogrelant則是從亞瑟王傳奇的圓桌騎士團隨便找了乍看跟卡克藍特有點像的名字,不過原名是Calogrenant,大概應該也許是翻成卡羅格南,但是我不喜歡這個譯名,就擅自把原文的N改成L(毆)

Calogrenant的原典故人物,是騎士Yvain的表哥或表弟,他們都是圓桌騎士團的成員,而Yvain這個名字就跟本作的伊溫同名,所以算是有點呼應吧(啥)

原典故中,Calogrenant就只是Yvain把妹故事中的一個背景人物(毆),故事中,Calogrenant被一座魔法森林的黑騎士打倒,表哥(或表弟)Yvain就很不爽,為了替Calogrenant出氣,就跑去打爆黑騎士,結果就成功把黑騎士打爆了,可喜可賀~


這個故事在中世紀文學中有很多版本跟變體,人物名字也有若干不同(有些版本中的Yvain改名叫Ywain或Owain,Calogrenant這名字則有Colgrevance或Cynon等版本),其中一個版本是,Yvain打爆黑騎士之後,發現邪惡的黑騎士有個楚楚可憐的遺孀,就順手攻略了這個遺孀當女友。

但Yvain因為還有騎士的冒險要展開,就跟女友約定一年後來迎娶她,結果冒險得太愉快不小心忘記了,女友就憤怒,拒絕跟他結婚,之後Yvain為了讓女友回心轉意,又展開一連串冒險與考驗巴拉巴拉的,最後終於又重新得到女友的心,抱得美人歸~可喜可賀~

至於這個典故跟本作的伊溫跟卡羅格藍有什麼關係呢!?嗯,目前看來沒有關係,只是我想講而已(淦)

然後卡羅格藍教授看起來超腹黑的,該不會找來這個男友預定人選只是把伊溫送入虎口吧(毆)

說起來這故事裡一堆魔男的名字都用圓桌騎士梗是否搞錯了什麼,明明原本就騎士名,硬要用在魔男身上,不過雖然本系列人物超爆幹多,但好像也沒有多到可以組出一支圓桌魔男團的程度,殘念~~!


留言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