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三十章:伊沃‧席恩



- Colgrevance The Wizard -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把麻煩事都堆給我,你就只會挑簡單的做嗎?」那名身穿深藍色大衣的魔法師吼道,並同時將一疊文件扔在辦公桌另一端的男人臉上。

  「嗷喔!會痛欸,你是不是先在這疊紙上施了會刮傷我俊美臉龐的魔法才丟過來的?」男人發出怪聲說道。

  「你有時間管你的臉,還不如回去工作,今天沒把魔石交貨量全部搞定的話,你就別想給我回家!」

  「好啦好啦,卡各溫思,你有夠兇的。」男人一邊抱怨,一邊慢條斯理地將腳邊的文件全撿起來。

  「要不是我底下全是你們這種廢物,我有必要吼嗎?」名為卡各溫思的魔法師坐回那張喀吱作響的扶手椅裡,順手用手指梳了梳頭髮,一束藍色的髮絲從黑色的短髮中垂下,並說:「身為亞列大陸首屈一指的天才魔法師,居然得待在安布羅爾這種窮鄉僻壤的魔石研究所,簡直是浪費我的才能與生命。」

  「就是這種個性才沒辦法升遷吧……」男人咕噥道,束在腦後的銀色長髮自肩上滑落。

  「就算沒辦法升遷到首都去,我還是你的主管,朗笛尼。」魔法師說道。

  「是、是,主管大人,小的這就去工作。」名為朗笛尼的銀髮男子說著便抱著文件走出門去。

  卡各溫思仍坐在扶手椅中,望著這狹窄且堆滿雜物的辦公室,不禁大大地嘆了口氣。

  「真有才能的話,還會淪落到這種地方嗎?」

  他低語道。



  當夕陽灑在安布羅爾廣場上時,卡各溫思背著裝有沉重文件的斜背袋,如往常一樣地穿越廣場,要回到研究員宿舍去。

  身為國家指派的魔石研究員,不論被調派到哪個地區,都會分配到一間固定的住所,但當然,在安布羅爾這種魔物橫行的地方,沒辦法要求多好的住宿品質,身為魔石研究所的所長,所住的宿舍也沒比其他人好到哪兒去,跟大多數的安布羅爾貧民一樣,他住在貧民窟其中一條狹小的巷子裡,門前的十字路口有一盞路燈,而那就是整條巷子裡唯一的照明。

  想到要回到那個幽暗又毫無人生希望的住處,總是會讓他一點也不想回家。

  今天也和以往一樣,他拖著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走著,一邊試圖閃避廣場上的觀光人群,每天都會有許多來自外地的觀光客來到安布羅爾廣場,只因為這是一座還算美觀的古蹟,廣場上聳立著太陽勇者亞德昂的銅像,相傳他擊敗了魔王奧廉恩,終結了黑暗時代,讓今天的人們得以在這塊土地上生存。

  然而卡各溫思並不覺得現在這時代有比黑暗時代好到哪兒去。

  今天的安布羅爾依舊是個充滿魔物,人們生活水準與思想也普遍低落的城市,卡各溫思看著那些愚蠢的觀光客,心想要是這些人多讀點書,就會知道勇者亞德昂後來怎麼了,儘管奧廉恩的黑暗統治就此終結,但亞德昂屠殺的人民並沒有比奧廉恩少上多少。

  今天也是如此疲憊又毫無希望的一天,當年被調派到這裡來時,首都那些蠢貨是怎麼說的?他們再三保證過只要一年左右就會再讓他回來,但現在一晃眼五年過去了,卡各溫思今年也已二十六歲,很快就會過三十了,儘管當初考上國家魔導士時看來一切前途光明,但如今跟他同年、甚至比他年輕的人成就都早已超越他了,他們都在擁有一切資源與後盾的首都,而他則被困在這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身邊全是知識與思想遠低於他的人,在這裡他根本沒有資源精進他的魔法,也沒有人能提拔他,或讓他有更進一步的成長。

  一陣歌聲從廣場一端傳來,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將雙眼從無趣的磚石地上抬起,望向歌聲來處,看見有個手拿里拉琴的的吟遊詩人正在銅像底下引吭高歌。

  沒有人停下來聽吟遊詩人的歌,他們只是訕笑著離去。

  卡各溫思走上前去,駐足在吟遊詩人的面前,直到吟遊詩人唱完一曲,他才對詩人開口道:

  「你唱歌實在很難聽,一定要在這裡唱嗎?」

  吟遊詩人瞪著那雙又大又圓的綠眼直視著他。「哇,你講話真傷人!沒給錢就算了還嫌!」

  「我是好心提醒你,沒天分的人就不要浪費力氣了,這種爛歌還想要人付錢給你,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

  吟遊詩人笑了起來。「你以為我是為了賺錢才在這裡唱歌的嗎?我只是因為我高興就唱了,我又不缺錢。」

  「你在這裡唱歌有先申請嗎?」

  「沒有啊,為什麼要申請?」

  「政府規定的。」卡各溫思皺起眉頭。

  「政府?」吟遊詩人歪了歪頭。「你是指首都王城,還是安布羅城官方?」

  「安布羅城官方。」

  吟遊詩人笑了起來:「那就無所謂了,我愛怎麼唱都行,你管不了我。」

  「這話什麼意思?」

  吟遊詩人繞著銅像跳了一圈,愉快地說道:「你知道這是誰的銅像嗎?」

  「誰不知道?這是亞德昂的銅像。」

  「那你知道亞德昂也是安布羅爾的統治者吧?在奧廉恩被打敗後,他接管了安布羅城。」

  「廢話,我看起來有那麼沒常識嗎?這是小學生都知道的事!」

  「嗯哼,」吟遊詩人點點頭。「那你應該也知道,在亞德昂死後,他的兒子米爾德繼位,成為安布羅城的城主。」

  「是啊,但繼位沒幾年,米爾德就失蹤了,害這裡又變成魔物橫行的鬼地方。」

  吟遊詩人用力點頭。「嗯,對對對,我也記得是這樣,順便告訴你──」

  「啥?」

  「我就是米爾德,在下芮納可洛斯‧米爾德‧安布羅瑟斯,請多指教。」吟遊詩人說著便大力地握了握卡各溫思的手。

  「啥!」



  「嗯,所以啊,我也知道這樣很不應該,可是我實在對管理城市之類的事沒有興趣,我還是喜歡唱唱歌、到處遊覽,當個吟遊詩人比較適合我吧。」

  芮納可洛斯一邊說,一邊喝著一杯特大杯的調酒,上面插滿熱帶花朵,調酒本身則是繽紛的糖果色系。

  卡各溫思坐在酒館吧檯邊,陰沉地盯著芮納可洛斯,他自己的酒才喝到一半,而芮納可洛斯已經喝第二杯了。

  「但你不能就這樣放給他爛啊,安布羅城總要有個管理人,你都沒想過要處理那些沒人管的魔物嗎?昨天又有食石怪闖進銀樓把珠寶都吃光了,而且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二起了!」

  「嗯,聽起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件啊。」芮納可洛斯狀似嚴肅地說道。

  「還有貧富不均跟教育資源的問題啊,安布羅城有多少貧民區你知道嗎?還有那些根本就沒有要來定居,只是不斷炒地皮的投機客──」

  「聽起來你對安布羅城十分了解嘛,」芮納可洛斯打斷他,並將大酒杯重重放下。「要不然乾脆你來當城主好了,你覺得怎麼樣?」

  「吭?」卡各溫思瞪大眼睛看著他,額上的青筋好像快爆裂了。

  但芮納可洛斯好像完全無視他的怒容,自顧自地繼續往下說:「說實在的,我才剛回來,這裡的情況我一點也不清楚,要是有個現成的官員能幫我做事那是再好不過了,尤其你又說你是王城派駐的魔石研究所所長,能幹到這位子,就表示你很熟那些繁文縟節,審核啦、批准公文什麼的對你來說肯定也很簡單吧,就決定是你啦,卡兒!」

  「誰是卡兒啊!哪有人像你這樣不負責任的!你既然回來了就是好好做,別想把責任推給別人!更何況我要是接了城主,那所長的工作怎麼辦!」

  「你好吵喔,小聲一點行嗎?反正王城隨時都有一批血汗公務員好便宜的,誰做所長都無所謂吧。」

  「最好是有你說得那麼簡單!你以為申請那些有的沒有的要花多少時間!」

  「哎呀,」芮納可洛斯露出微醺的笑容。「反正就說是我指定的,王城那些人總不會有意見吧,安布羅城的魔王他們敢惹?」

  卡各溫思盯著他,想確認他到底是不是已經醉到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你這可是濫用特權。」

  「那是要用在沒能力的人身上,才叫做濫用特權,你是國家指派的官員,而且也已經做很久了,我看不出任命你升職有什麼問題,還是你自認是個沒能力的傢伙?」

  聽到這個問題,卡各溫思的表情轉為嚴肅。

  「是嗎,卡兒?」芮納可洛斯笑道。

  「當然不是,我可是天才魔法師。」卡各溫思回答。

  「這才對嘛,」芮納可洛斯用手肘推了推他。「好啦,我也知道突然對你這樣說,你當然會嚇到,就給你一個星期考慮吧,下星期一前到安布羅城來,如果你來了,我就讓你當城主,如果你沒來,那我就當作這事沒發生過,你愛去做所長還什麼的都隨你便,好嗎?」

  卡各溫思舉起杯子,繼續喝自己的酒。「你只是在開玩笑罷了,我才不會相信一個剛認識就要送給對方一座城的人,太可疑了。」

  芮納可洛斯又笑了。「可疑?拜託,這裡可是安布羅城欸,你指望在一個兩代魔王統治的城市找到不可疑的事,你肯定是腦袋壞了。」



  深夜,卡各溫思回到家中,一放下背袋,就立刻上樓到自己的房裡去,當他一打開房門,便扭開一盞燈,然後走到那個立在房間中央──幾乎占據整個房間的東西前面去。

  那東西比一個人還高,上面蓋著防水布──只因這屋子太過老舊,房裡有時會漏水,他想也不想便將防水布掀開,而整個房間頓時映著寶藍色的亮光。

  那是一座魔石做成的巨大盆景,就像是一座縮小版的森林,被壓縮進這個斗室之內,在圓形的黑色石盆裡,立著許多魔石做成的樹木,泥土則是一顆顆發亮的紅褐色晶體,同樣以魔石切割製成,雖然現在因為房間太過狹小而看不出來,但卡各溫思知道,若是從上方鳥瞰這座魔石森林,就會看出林木是排列成五芒星的形狀,而五芒星的中央,嵌著一顆圓球體的紅色魔石。

  這是一台能源源不絕輸出魔力的儀器,只要將魔石樹排列成不同的陣形,就能穩定輸出特定能量,但卡各溫思仍然不確定這東西的威力,為了方便調整,他將陣形排列城最穩定的五芒星,這是封印用的陣形,所以魔力不會有外洩的危機,等到實際運作時,就算能量一個沒控制好,也不會殃及陣形以外的人。

  過去三年來,他一直在調整這台由他親手製作的儀器,他花了很多錢從王城購買高純度的魔石,因為安布羅城這裡出產的魔石基本上是廢物,雜質太高了,為了完成這儀器,他可以說是耗盡了畢生積蓄。

  他之所以要製作這東西,就是為了參加四年舉辦一次的伊沃‧席恩魔法競賽,這競賽的名稱來源已不可考,但它是對全國魔法師來說非常重要的大賽,能夠在競賽取得優勝的人,就能獲得豐厚獎金,以及進入王室成為皇家魔法師的機會。

  自從被發配邊疆,在這毫無未來希望的安布羅城度過一年後,他便開始著手進行這項魔法儀器的製作計畫,他花了一整年在嘗試失敗,好不容易才在三年前上了軌道,但每次實驗都還是有問題,他不斷調整、改良,總算在最近將儀器調整到完美無缺,算算剛好可以趕上魔法競賽的日子。

  而伊沃‧席恩魔法競賽的開幕日,就是在下星期一。

  他沒有告訴芮納可洛斯這件事,因為他反正也不相信那個醉鬼,眼前的這儀器可是他耗費心血花了好幾年完成的,怎麼能在這裡放棄,去相信一個萍水相逢的人說的話。

  況且,安布羅城城主這頭銜也一點都沒有吸引力,誰要在這種龍蛇雜處、治安又差的地方當城主啊?連原城主都跑了,那肯定是屎缺,會傻傻答應下來的人才真的是腦袋有洞。

  他伸手輕撫那散發藍色冷光的魔石,想著當年在王城的日子,那可能是他人生中最意氣風發的一段時光了,他是史上最年輕考上魔石研究員資格的人,大家都覺得他未來肯定平步青雲,而他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然而,他的好運似乎在他考上研究員之後就用光了,之後他的人生就一路走下坡,最後淪落到這個境地。

  他一點也不想留在安布羅城,他想回去的地方一直都是王城,他總有種感覺,只要能回到王城,他就能再次找回當初的自己,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他是屬於王城的,從來就不屬於安布羅城這個淒涼的城市。



  狂風暴雨一直持續到星期一傍晚。

  芮納可洛斯站在安布羅的城堡窗前,心想卡各溫思果然是不會來了。

  不過,他也不是那麼在意,雖然他覺得那傢伙挺可愛的,但初見面就是要把一座城送人,實在太突然了,難怪對方也不會相信。

  下次要是再遇到不錯的人選,還是先隱瞞身份好了,芮納可洛斯這麼想著,無論如何,他是絕對不會當城主的,誰都不能阻止他辭掉這份工作。

  直到他看了晚報,他才知道原來這星期有魔法競賽,而且因為暴雨毀壞了比賽設施,還造成各地災情的關係,競賽已經停辦了。

  報導還指出在星期一當天早上,王城附近發生雷擊,並隨之發出一道神秘的寶藍色光芒,還出現異樣的空間扭曲現象,但空間扭曲很快就消失了,無人傷亡,探測員推測應該只是正常的魔法能量釋放,在王城這是很稀鬆平常的,畢竟那裡是魔石的盛產帶。

  報紙只用了一小角報導這件事。



  卡各溫思在魔石晶體之間醒過來,發現自己渾身破爛,沾滿泥濘,倒在一片陌生的森林裡,而身邊有一大堆插在土裡的魔石,看起來長得跟他當初製作的魔石盆景很像。

  只是那些魔石好像瞬間就長成實際森林的規模了,幾乎占滿了這整片森林。

  「天哪……我睡了多久?」他扶著額,搖搖晃晃地起身,此時天色還沒暗下來,但他無法確定時間,接著他看見腳邊還有少許的紅褐色魔石晶粒,但大多都已經融合到土裡去了。

  「完了完了……這下怎麼辦?」他六神無主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他沒辦法將魔石晶粒再從土壤中分解出來,而一眼望去所有的魔石樹也已經長到他無法搬走的規模。

  他靠著一棵魔石樹,慢慢地滑下來,跌坐在地,他不能去參加伊沃‧席恩魔法競賽了,明明做了周全的準備,應該萬無一失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他想起來了,星期天晚上,他不顧暴風雨的來襲,硬是將魔石儀器搬上拖車,冒著雷電交加的風雨,一路上張著結界撐到王城附近的空曠,然後──

  然後好像有道雷打中了他,結界就這樣破了。

  雖然沒被雷劈死可說是萬幸,但他完全高興不起來。

  魔法競賽怎麼辦?我的儀器要怎麼辦?

  他坐在那裡,腦中一片空白。

  接著,一股強烈的擊潰感在他胸中化開,令他幾乎快要哭出來。

  就算現在趕到王城也已經來不及了……

  這麼久以來的努力就這樣白費了嗎?

  他拼命抹著眼睛,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沙沙……

  某種東西在林中移動的聲響傳來,他抬眼望去。

  不遠處有一隻重傷的鹿,腹部插著一大塊魔石,血噴得到處都是,但好像沒有馬上要死的樣子,還是在樹叢間爬來爬去,掙扎著,卡各溫思看著那頭鹿,頓時看呆了眼。

  過了一兩秒,他才意識過來,那塊魔石的能量讓那頭鹿沒辦法死去,他立刻站起身來,想去那頭鹿身邊設法將魔石拔出來。

  但那頭鹿一看到他,就死命地閃避著,甚至想攻擊他,卡各溫思本想乾脆用魔法固定住牠,但手一抬又突然不想這麼做了。

  他看著那頭鹿,知道牠想活下來。

  更何況,一開始牠就是被他帶來的魔石所傷,他要是拔出這魔石,豈不當場成了殺死牠的兇手?

  他環顧四周,在破碎的石盆裡找到了那顆紅色的圓形魔石,然後隨手折了段橡木枝,將魔石安在木枝上,就成了現成的魔杖。

  接著他揮動魔杖,朝那頭垂死又死不了的鹿發動魔咒,一陣光芒下,那頭鹿就和魔石融合在一起,變成了一頭長著鹿角的怪物,有點像鹿,又有點像人。

  那怪物雖然不痛苦了,但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似乎感到很困惑,蜷伏在地上,發出古怪的呼嚕聲。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卡各溫思說道:「雖然有點不湊巧,不過魔石能量已在你體內起了作用,從今以後,你將獲得不朽的生命。」

  怪物發出低鳴聲,看來好像不太懂他在說什麼,但卡各溫思並不怎麼在意,他有更重要的事得辦。

  「……這裡到底是哪裡?」他喃喃說道:「看起來不像王城附近啊,我記得我原本是在可以看得到王宮的地方……」

  他四下張望,沒看到任何像是王宮的建築物,事實上這裡看起來完全是深山,地形跟他原本走的路根本就不一樣。

  難道我瞬移到別的地方了嗎?

  怎麼想這都是最有可能的了,而這個可能性又令他頓時心慌起來,因為這表示他可能身處在離王城更遠的地方,等他趕到王城,魔法競賽說不定早就結束了。

  他抓起魔杖,乘著它飛到空中,想看清森林附近是什麼地方。

  但這一看,他頓時傻住了。

  附近雖然有村落,但非常原始,文明程度甚至遠比安布羅城還落後許多,簡直是另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而且人們似乎完全不知道魔法的存在,有人一看見他,就嚇得口吐白沫昏了過去。

  「這裡……」他望著眼前這一片陌生的大地。

  不是我的世界。

  他漸漸確定了這個事實,卻不敢說出口。

  他匆匆回到那片被魔石感染的森林,看到有些生物已經受到魔石的影響,正逐漸突變成別的東西,甚至有些原本根本不是生物的無機物,也逐漸長成某種奇特的生命體。

  但他不想面對,也不想去看那些東西接下來會怎麼樣。

  原本他為了穩定魔法能量而設的五芒星陣形,此刻卻變成了一個把所有變異生物都困在此地的結界,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生物進得來,也沒有任何生物出得去。

  也許除了那頭鹿角怪物以外,因為牠擁有魔石的力量,理論上也能使用魔法,離開結界。

  但前提是要牠學得會。

  當他回來時,他看見那頭怪物還在可憐兮兮地等著他,爬到他的腳邊,似乎認定他是主人。

  不能被任何人看見這怪物。他想。

  他高舉魔杖,發出某種令整座森林都為之變形的魔法,林木不斷長高,枝葉彼此交會,遮住了整個天空,而魔石也震動起來,不斷地往下沉,整個地面都因此下陷。

  不能被這個世界的人看見這一切。

  當他沉入黑暗的地底時,他這麼想著。

  不能被這個世界的人看見……

  我的存在──



- TBC -



【附記+碎碎唸】



▼ 本圖也更新在 ▼
DeviantArt | Pixiv | Tumblr | Facebook | Patreon

✧ 取得高畫質版|本月期間限定 ✧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6745353 ||

(贊助金額與檔案皆於下個月初收取&寄出)


✧ 歷期獎勵賣場 ✧
|| https://gumroad.com/mincelot ||

(本期獎勵將於兩個月後新增至賣場)



因為我覺得用新畫風畫的山寨E仙太正了,所以在後記再貼一次意淫之。

我決定啦!!!不管是這個系列還是那個系列不管哪個系列的圖我都要用新畫風來畫!!!新畫風太棒了我要為他立銅像!(三小)他拯救了ALWAYS畫崩的我!我過去到底為什要堅持用容易畫崩的畫風來畫圖呢 I DON'T UNDERSTAND.

總之山寨E仙他這次又出現了新名字,原來伊沃‧席恩其實也不是他的本名,他本名跟卡兒很像叫卡各溫思,而伊沃‧席恩竟然是一個大賽的名稱,搞屁(爆)

為了避免我忘記,所以順便附上這次出現的人物名中英對照:

  • 卡各溫思(Colgrevance)

  • 朗笛尼(Laundine)

  • 亞德昂(Adhonist)

  • 奧廉恩‧艾米勒‧安布羅瑟斯(Aurelien Emyler Ambrosius)

  • 芮納可洛斯‧米爾德‧安布羅瑟斯(Ranunculus Myrd Ambrosius)


  • 以下典故時間(毆):

    卡各溫思(Colgrevance)
    這個名字是圓桌騎士卡羅格南(Calogrenant)的英語變體,而上一章出現的教授,他的姓氏就是從卡羅格南魔改的,看到這裡你感覺這兩個角色好像有什麼關聯對不對~~不過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倆關係是什麼。(←你這樣可以嗎),我目前只知道他們倆的關係就是「都是從西米家借來的人物」(毆),至於他們穿越到19分局棚後是什麼關係我也覺得很撲朔迷離,靠,穿越小說怎麼會這麼難寫。

    朗笛尼(Laundine)
    這個名字原拼法是Laudine,是圓桌騎士Yvain他老婆的名字,Laudine就是上一章後記提過的中世紀傳說中,魔法森林中的黑騎士之妻,後來嫁給打倒黑騎士的Yvain;上一章已經說過,伊溫名字拼法就是Yvain,不過朗笛尼應該不是他老婆就是了(毆)

    亞德昂(Adhonist)
    這個名字典故出自魔法師梅林的媽媽,媽……媽媽……(´◓Д◔`)

    奧廉恩‧艾米勒‧安布羅瑟斯(Aurelien Emyler Ambrosius)
    典出中世紀的人物安布羅斯,後來被併入亞瑟王傳說中變成亞瑟的叔父,不過因為亞瑟王這個人物在歷史上並不確定真實性,他很有可能是從幾個當時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取材二創來的,而其中一個可能人選就是安布羅斯;此外,安布羅斯這個人物也可以連接到亞瑟王傳說中的梅林,因為早期有一些關於梅林的故事就是從安布羅斯的故事魔改過來的,由於梅林這個人物也跟亞瑟一樣,是由好幾個實際存在的人物魔改二創來的,所以他們也有部分取材來源是出自同一人物。

    芮納可洛斯‧米爾德‧安布羅瑟斯(Ranunculus Myrd Ambrosius)
    因為這個角色有部分致敬【獵魔士】的亞斯克爾/丹德里恩,以及亞瑟王傳說的梅林,所以他的名字「芮納可洛斯」跟亞斯克爾/丹德里恩一樣是花的名字,後面的中間名跟姓氏則是從梅林的典故來的,安布羅瑟斯的典故請參照上面的安布羅斯,中間名米爾德則來自梅林的另一個典故人物米爾丁,他是威爾士傳說中的一個神父兼吟遊詩人。

    至於目前雖然還沒寫出來,不過亞德昂跟奧廉恩預定是有一腿(葳),不然好好的勇者沒事幹麼用梅林他媽的名字來取,當然是因為他也是某人的媽媽,媽……媽媽……(´◓Д◔`)

    不過亞德昂跟奧廉恩的故事跟魔男赫爾應該是無關,反正就是芮納上一代的事情了,要有關我看也很困難,以後會不會寫出來不知道,所以在這裡先捏他。(葳)

    這次的章節又很離奇整個跳到另一個異世界去,可是如果不這樣寫,又實在不曉得光用伊溫或卡兒的視點要怎樣推理出那些魔男身世歷史巴拉巴拉的,只好就這樣亂跳了(毆),結果說好的魔幻推理小說哩?推理哩~~線索哩~~布局哩~~~



    對都沒有(幹)

    總之我現在只覺得這整個故事的人物關係能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好了,為什麼當初我不好好寫BL故事就好哩!?整個覺得當年為了搞基而寫的穿越奇幻大史詩(闢)月光石好像還比較好寫一點(是嗎),畢竟那故事重點主要就是要搞基而已,可是魔男與無頭騎士的故事整個就是超越搞基了(???),就覺得~~挖~~這些人到底是要幹麼啊~~I DON'T UNDERSTAND!!!!

    雖然我覺得劇情整個撲朔迷離很奔潰,不過通常來說,寫著寫著到後來劇情就會自己接上線了,角色會自己找到出路(?),所以我現在整個就是很ㄘㄨㄚˋ地邊寫邊看著人物暴走,完全不知道他們要把故事帶去哪裡(爆),哀,這些人真的可以相信嗎?我看是不行吧(幹)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