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des of March】三月十五日〈10〉

|| 前篇 ||
[1+2] [3] [4] [5] [6] [7] [8] [9]

|| 原文版 [寬480PX] ||
|| 高畫質版 [贊助限定] ||




這次顏藝只有一格,漫畫下收↓



✧ ✧ ✧







- TBC -





~ 本漫畫改編自 ~
【業餘神偷萊佛士|The Amateur Cracksman】
|| 三月十五日|The Ides of March ||

原作:恩斯特‧威廉‧洪納(E. W. Hornung)
漫畫:冥斯洛(Mincelot)




▼ 本圖也更新在 ▼
DeviantArt | Pixiv | Tumblr | Facebook | Patreon

✧ 取得原始畫質版&高畫質版&草稿版|$5+贊助者限定 ✧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7388713 ||


✧ 歷期獎勵賣場 ✧
|| https://gumroad.com/mincelot ||

(本期獎勵將於兩個月後新增至賣場)



このあと滅茶苦茶セックスした!

好啦並沒有,這只是我個人的希望(毆)

可是你看看這個發展!不就很像A漫裡面人妻媽媽要把鄰家小弟吃掉的感覺嗎!再加上那句「把槍給我吧♥」整個就可以完美契合到A漫的情境好嗎?!洪納你到底在寫什麼你給我出來面對!(人家死了)

為了畫這段我還考究了一下原文,因為我畫了這段分鏡之後突然發現畫面看起來真的太BL了(靠),頓時恐慌了起來,想說會不會我腦補過度呀?就趕快上古騰堡找原文。

我原本猜想,小兔寶也有可能是把槍收進大衣內袋而不是外口袋,考慮到我上一回是畫兔寶右手持槍,所以若要放進大衣內袋的話,就會放到他的左胸下方,這樣整個鏡頭都要重畫,改到兔寶的左手邊才行。

但我翻看了原文,發現原句是這樣寫的:

One of his hands fell kindly on my shoulder, while the other slipped into my overcoat pocket, and I suffered him to deprive me of my weapon without a murmur.

然後這是骨哥翻的:


這是遠流版,鄭明萱女士(RIP)翻的:

於是他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另一隻手滑進我的大衣口袋,而我一個大氣也沒吭,任由他替我繳了械。

由於原文有確實寫出萊佛士是一手搭小兔寶肩上,另一手拿槍,如果槍放在內袋,那麼萊佛士空著的另一手應該會去掀小兔寶的大衣,而不是擱他肩上,怎麼看這個描述,我都沒畫錯,我的媽阿這根本就是要摟下去了好嗎?!?!畫面這麼腐,洪納難道不用負責ㄇ(ry

不過,不得不說原作就這麼無法無天(?)畫起來實在是很爽。

而畫了要一年(幹進度有夠慢)的如今,終於將小萊的畫法大致定下來了(現在才?!),就是他頭髮兩邊分別有兩支角,示意圖如下:



就是這個角。

其實上上回就有畫出這個角了,只是上回忘了就沒畫(毆),我後來回去翻了一下,發現更早還沒換畫風時他就有長角的傾向了;因為我覺得長角角很可愛,所以決定以後畫他都固定要加角角wwww(幹廚闢)

除了可愛這個因素外,還有就是萊佛士這角色,畢竟是個反派(ㄍ),我覺得讓他的髮型變得有點像是惡魔長角的樣子很適合他,因為他就是個小惡魔型的男人,在外型上加入一些這種一看就能夠直接跟他的性格作聯想的符號,或許也能讓大家一看到角色就很快進入狀況,大概可以猜想到這傢伙是個怎樣那樣的人,之類的。

雖然有追我網誌的人應該一早都被捏光光了啦,好啦不管。

這次比較感人的是,這系列畫到現在終於不崩潰了,尤其這次有強力的腐畫面騷萊特寫,畫得超咖勳♥♥♥~~

想不到當初畫得那麼崩潰的我也有畫小萊畫得超開心的一天,這實在太感人肺腑了55555

雖然之前一直都因為作畫各種不穩而崩潰很久,但儘管崩潰還是想畫小萊,覺得能畫小萊就很高興了,但畫出來又作畫不穩,一直自我懷疑自己畫的小萊根本就不對根本很爛沒有人喜歡,然後就崩潰(槓),覺得好像一直都處在這種矛盾的情緒中,想畫男神因為我愛他,可是畫了又會崩潰。

這種崩潰迴圈一直持續到去年底,直到有天看到有人來我P網留言說,因為看到我推廣小萊,才去看了原作,然後覺得萊兔好萌,我才突然覺得好像有一道曙光出現,發現到,原來還是有人在看的,也有推廣到人,雖然只是一小句留言,但某程度上卻為我帶來一絲救贖,覺得畫這個也不是完全白費的。

而在這之後,因為我在聖誕節這個歡樂的日子又莫名其妙大崩潰(這人是怎樣),覺得當初我想畫給他看的人大概根本就覺得我畫得很雷吧,之類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平常SAN值就一直在低庫存運作,也還好,但到了逢年過節SAN值就特別容易見底。

直到另一個朋友跟我說:



























好,就這樣決定。(!?)

所以我決定像喬治麥可(RIP)唱的去年聖誕一樣,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哀知道喬治麥可本人在聖誕節登出人生ONLINE我真是也哭得唏哩花啦的跟白癡一樣,我明明不是他的粉絲啊?!!!我是哭闢喔????

像是萊佛士第一集的譯者鄭明萱女士,我後來知道她登出人生ONLINE時也是超傷心,也哭成智障,不過除了小萊之外我其實沒讀過半本其他她翻譯的書(幹)

我覺得會為這些我根本不是他們粉絲的人逝去而難過,其實是因為他們某程度上,就是象徵著過去一段美好或不甚美好但仍然值得懷念的時光,而這些人的逝去,也等於是帶走了那段時光,那段時光結束了,OVER,不會再回來了,所以就真的是有夠傷感的。

所以我現在畫小萊大概也是想抓住一點往日時光吧。唉可惡會有這種想法的自己真的是老了丫(毆)

然後因為我覺得上面那個截圖的朋友對我版小萊的評語很精闢,所以也一起貼上來:






























我覺得我被救贖了。(What?!?!?)

要怎麼說呢,就是一種原來還是有人看得出來的!!!的感覺(啥),我一直覺得自己的輸出功率不夠,無法很徹底地表現出我要的那個意境(???),但原來還是有表現出來的啊!我的確就是想把小萊畫成這樣沒錯。(喂居然)

雖然實際畫的時候我腦中其實並沒有這麼具體的敘述(毆),大致只是有一些模模糊糊的目標而已,例如想把小萊畫得很騷、想表現出他一開始就很喜歡小兔寶的感覺,諸如此類。

以前也曾經在這裡說過,我覺得以BL的角度來看,萊佛士並不是一個非常攻的角色,大家看了原作後,之所以會很自然地站定萊兔而不是兔萊,只是因為小兔寶過份地受的緣故,這是一個倆受相權必有一攻的概念。

所以在畫萊佛士的時候,我也試圖呈現出這一點,雖然小兔寶一看就是個感覺永不翻身的受樣,但我畫萊佛士時,也希望整體上能令人感受到某種危險的柔弱感,因為萊佛士並不是一個華麗、帥氣、充滿幻想感的浪漫型反派,這同時──也是亞森羅蘋廚會對萊佛士詬病的點(淦),看過羅蘋再來看萊佛士的話,可能就會覺得萊佛士很遜砲,偷個東西還會失敗,還會被警探識破差點被逮捕……等等。

但這種充滿危險氣氛下所帶來的不安定感與柔弱感,我認為就正是萊佛士的魅力所在。

也就是說,看羅蘋所要看的是那種充滿浪漫冒險卻又能在結局安然通關的純粹爽感,他追求的是一種保證到站的安全感,若抱持著這種期待來看萊佛士,那大失所望是一定的,因為萊佛士的故事比較類似任天堂馬力歐那種路線,手無寸鐵,還要以躲過食人花跟巨龜的前提下在絕壁上到處跳,一不小心就會活活摔死的。

沒錯,也許很遜砲,但不覺得這就是一種遜砲萌嗎?(是在工三小朋友)

再者,羅蘋的性質類似近代都會版的列納狐,他是一個舊範本的回收再利用,所以他的浪漫色彩並不限於當代,因為那是一個從中世紀老早就有的形象,盧布朗不過就是把他幹來加入到十九、二十世紀的都會罷了。

但萊佛士並不是這麼偷懶的角色,他沒有這種「從經典樣本中擷取」的特質,他在洪納寫下這故事的時代,是一個非常創新的存在,而且徹底貼近那個時代,甚至很有可能是從當時的實際人物身上獲取靈感的(一般認為洪納的藍本來自王爾德艾夫斯,不過我認為柯南道爾本人帶給洪納的寫作影響很多,所以道爾也很可能是藍本之一),但也正因如此,所以他並不會具備太多的浪漫傳奇要素,而是個完全屬於近代都會的角色。

也正因為他跟羅蘋是截然不同的,羅蘋是一個充滿幻想感的角色,所以他可以輕易地躲過警方追捕、喬裝成任何角色、也永遠能夠全身而退;但萊佛士卻是非常世俗化的,他會輕易地因為失風被逮,也沒半個外掛可以開;在警方眼皮下逃過一劫,對他來說不是一場遊戲,而是明擺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關頭。

在萊佛士這個角色身上,是一點也沒有安全感存在的,因為都市叢林的險惡隨時都會讓他翻船,他不像羅蘋那樣,每次都只等著看他怎麼唬弄警方就飽了,萊佛士所要對付的警方,是真正的神探等級,隨時會把他活活掐死的。

這不是那種湯姆與傑利式的喜劇,你知道湯姆絕不會真正陷傑利於死地,也知道傑利永遠都能用各種方法整湯姆,並漂亮地逃過一劫,但在萊佛士故事中沒有這回事,在這裡你只會看到真正的貓跟真正的過街老鼠,而老鼠一旦被逮著,就是只有被活活虐殺的份。

所以既然要把他畫出來,我就覺得那種好像很容易被攔腰折斷的脆弱感是很重要的,尤其萊佛士與小兔寶的關係,在一百多年來基本都已經公認是有著非常強烈的同性情人隱(明?)喻,還不像福爾摩斯跟華生那樣只是大家愛起鬨,基本上不會真的認為他們有搞上的;萊兔這組就不管你去看哪本提到他們的書,都會跟你說他們是一對,真心不騙。

也正因此,萊佛士系列也有著很強烈的IN OR OUT隱喻,萊佛士的罪犯身分,讓他必須在大多時間都隱瞞周遭的人,直到小兔寶出現,他才總算有個可以共享秘密的對象;但在開頭的【三月十五日】這一章,萊佛士對小兔寶的態度是充滿試探與不確定的,因為這時兩人還不是那麼熟,他不能肯定小兔寶會不會被嚇跑或告發他,所以他一開始也不敢對小兔寶明說,只能旁敲側擊,然後考慮著能不能對小兔寶出櫃。

這種犯罪與同性戀情的隱喻直到二十世紀末,我們還會在派翠西亞‧海史密斯的【火車怪客】及【天才雷普利】系列看到,寫出破天荒史上第一部同性戀有好下場的【鹽的代價】(電影版譯為【因為愛你】)的海史密斯本人,就正是個女同志,所以她非常擅長在作品中玩轉這種犯罪與禁忌戀情的隱喻。

雖然以後時代進步,對同性戀情不見容於世的歧視逐漸消弭後,充滿如斯隱喻的作品可能會越變越少,但當然我們不應該因為這樣而覺得可惜,因為這是代表社會進步,應該要可喜可賀,我們要往好處看,以後可能就會有很多美男人妻被隔壁老王NTR的本本可以看了,這也是不錯的。(喂)

總之我認為萊佛士這個角色,本質上就是既柔弱卻又危險,明明柔弱應該是個會讓人想保護的特質,但他偏又是個壞透了的賤貨有機率反咬你一口,就算想保護他也只是自找麻煩而已。

還有就是,通常被我推去看萊佛士小說的人,都會覺得萊佛士很渣(毆),好像很輕易地就能出賣小兔寶,藉此讓自己脫身,感覺他對小兔寶似乎根本沒有愛;但我自己讀了【暗夜之賊】之後,我覺得萊對兔是有的,主要是他在該集還跑去跟小兔寶的未婚妻求情這段,很明顯看得出萊有想要讓兔脫離犯罪生涯的意願,這沒愛是不會做這種事的。

所以我原先是認為,在第一集【業餘神偷萊佛士】裡,因為兩人還不是那麼熟,所以萊佛士可以輕易地對兔寶很渣,但後續的【暗夜之賊】則是描述比較後期的相處狀況,再加上我猜作者洪納也可能寫到後來有放感情了,所以就在續集洗白小萊之類。

但這樣的認知在我開始畫這系列後徹底被突破了,主要還是我在推朋友看原作的時候(喂到處安麗是怎樣),朋友給的感想是,他覺得萊佛士一開始就很喜歡小兔寶阿,還二話不說就幫忙,各種明顯啊。

於是我就回去重看一次原作確認,然後就回不去了。

以這個視點來看的話,真的看出了不少原先沒有注意到的疑似潛台詞,從小兔寶一開始說自己跟萊佛士並不熟等等的話看來,他們在畢業後應該是完全沒聯絡,但萊佛士卻很自然地說出知道小兔寶幾年前繼承遺產的事,這說明即使畢業後沒聯絡,萊佛士還是有在注意小兔寶的事(雖然也可能只是在物色肥羊所以順便注意一下)。

當然這種細節通常也有可能是作者為了要快速介紹角色給讀者,為了要讓讀者知道某角色的經濟狀況,所以不經意地寫出了另一個角色對該角色特別關注的對話,但不管作者寫出這段對話是有意還是無心,造成「萊佛士有在偷偷關注小兔寶」這種潛台詞的出現,也是事實。(淦)

而不只這點,在原作開頭,小兔寶說自己是粗魯無禮地推開萊佛士走進屋裡,但接下來萊佛士的反應卻是親暱地請他坐跟請他抽菸,儘管這一整段中,小兔寶的態度都很突兀與不自然,而且擺明就是沒好事找,但萊佛士並沒有表現出半點不耐,甚至親切地有點過頭,一副好像是真的很想知道小兔寶要對他說什麼的樣子。

但是你稍微細想,就會知道一般人根本不會這樣,一般當我們看到有人特地挑你獨處的時候來,而且劈頭跟你說「我有事跟你談,可以借我兩分鐘嗎?」就知道是絕對沒好事了,肯定不是借錢就是小三來談判,一般光是聽到這種話壓力就很大了,哪還有可能跟你好聲好氣。

更不要說萊佛士開頭那態度,根本是有點迫不及待了,他不但請小兔寶坐下,還請他抽菸──請注意抽菸這個POINT,基本上要把一支菸抽完是需要花點時間的,所以當一個人請另一人抽菸時,那就表示他預期或希望這對話會再延長一些些,就跟問對方要不要喝茶喝咖啡是一樣的,請對方坐並追加抽菸/喝東西/吃東西的選項,都是一種希望對方在自家待久一點的舉動。

這些都是很可以視為潛台詞的點,儘管作者當年寫的時候未必真有塞潛台詞的打算,或許他無意間就寫成這樣了,又或許他真是故意的,反正洪納也往生百多年了死無對證,但若要以「萊佛士一開始就很喜歡小兔寶」這個前提來看的話,這些細節看來都很有支持這前提的潛力──當然要視為沒有也可以,不過要當作有也是完全很OK的,因為「萊一開始就很喜歡兔」「萊根本沒特別喜歡兔只是把他當肥羊關注」,這兩種解釋都不會不合理。

但這些可以視為潛台詞的細節,在閱讀文字時其實還滿容易被忽略的,像我從國中就廚萊佛士廚到現在那麼多年,居然也沒有發現這個盲點,所以既然要畫,當然要讓畫面上滿滿地都是這些潛台詞,你不想看到都不行。

所以我在畫中寄託的這種意圖,居然能夠讓人察覺到,我覺得好開心喔,ㄏㄏ(搞屁扯了半天就只是要講這件事#)

唉總之我覺得正面的讀者回應真的好重要啊,感覺就有畫下去的動力了,我真的是個沒人藕陋就會軟爛的畚叟人。

最後附上萊佛士說他被小兔寶鬧自殺嚇到時說的話:

"To tell you the truth, though, I half thought you meant it, and I was never more fascinated in my life. I never dreamt you had such stuff in you, Bunny!"

骨哥譯:


遠流版,鄭明萱(RIP)譯:

「不過老實告訴你,我以為你是來真的,我這輩子還沒有那麼吃驚過。小兔寶啊,我從沒想到你這小子還真有這個骨氣!」

萊佛士被人家鬧自殺嚇到用的詞居然是Fascinated,他到底是有什麼毛病?洪納寫的原文真的是毫無節操我覺得。


留言

  1. 我看得很開心~
    想當初明明在看推理但為甚麼一種迷之腐的感覺,我看書都是一次性看完這本書卻硬生生被放置兩天XD 還以為是自己心靈不夠純潔(抹臉

    原來不是我的錯,天啊超開勳那我就能放心腐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XDD這本我有一次看完,但他的續集【暗夜之賊】我就真的看一半被嚇死,放了幾天才回去很害怕(?!)地看完
      作者真的太領先業界了,連現代腐女都會自嘆弗如qq

      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