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三十二章:遺留之人



- Innes Calogrelant & Yvain Jaliens -

  魔石研究所的所長卡各溫思已經失蹤近兩個月了,雖然已經通知王城方面,也報案處理了,但還是無從得知他的下落。

  雖然卡各溫思是個難相處的上司,但朗笛尼承認其實有點想念他。

  儘管剛開始大夥兒還因為群龍無首而有些混亂,但差不多到第二個星期,大伙兒的工作就又上軌道了,有沒有所長的存在,看起來好像其實沒什麼差別。

  朗笛尼這才發現,所長在這裡對他來說,是心理支持作用大於實質作用。

  「每天早上沒被罵一下,總覺得好不習慣啊……」午休時間在陽台上抽菸時,朗笛尼忍不住對同事這麼說道。

  「原來你是被虐狂啊?」同事如此回應。

  被虐狂?或許是吧,在心底深處,朗笛尼不能否認這一點,所長到底去哪裡了?如果所長其實早就已經不知死在哪座深山裡了,他可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就算死了,也好想親眼看到他的屍體啊。」他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

  「幹,病嬌有夠恐怖的。」他的同事說道,並迅速捻熄菸,回到所裡去了。

  當天下班後,朗笛尼實在按捺不住,直接往所長家跑,雖然他不知道都過這麼久了,還能不能從所長的住處找到任何關於他去向的線索,但他實在不能接受那天以前還在罵他交貨量搞錯的所長,竟然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消失。

  想當然耳,所長宿舍深鎖著,於是他用了點伎倆潛進去,雖然比不上所長這種王城來的菁英魔法師,但使點潛行魔法對他來說倒還不難的。

  他在所長房裡東摸西摸,找到一些進行到半途的研究文書跟實驗作業,還在抽屜裡找到一大堆高品質的魔石,純度之高是他前所未見的。

  他抬起眼,看見牆上掛的月曆,上頭用紅筆圈選了一個日期,標註著「伊沃‧席恩魔法競賽」。

  他瞪著那個日期。

  他記得很清楚,因為暴風雨來襲的關係,今年的競賽停辦了,而且主辦單位太晚公布停辦訊息,害當天有很多參賽者白跑一趟,甚至在路上發生意外,報紙社論有好幾天都在砲轟這件事。

  如果所長不知道魔法競賽停辦的事,在暴風夜跑去王城的話……

  他立刻轉身跑向門口,但又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跑回來,在抽屜裡拿了一小塊魔石放進口袋,接著他看見旁邊堆滿衣物的床,在上面找到一根頭髮,並抓了張紙將頭髮包起來,跟魔石一塊兒收進口袋,然後便匆匆離開了。

  他趕在圖書館關門前到資料室查閱過期的報紙,找到魔法競賽當天的新聞,發現那天在王城附近曾發生一起落雷事件,有人目擊到藍色的魔法能量,還發生短暫的空間扭曲。

  雖然報上說無人傷亡,但他覺得這跟所長的失蹤肯定有關係。

  寶藍色的光芒……

  他取出口袋裡的魔石,這塊魔石就和所長家裡那些魔石一樣,都是寶藍色的。

  當他再次仔細審閱那篇報導時,就看到圖書館員已經走過來要趕人了,他連忙將報紙放回原處,趕回家去。

  雖然回到家已經很晚了,但他沒時間洗澡吃飯,他立刻衝到地下室去,將那座已經好幾十年沒有啟用的魔石裝置搬出來。

  那是一口石造小型噴泉,形狀大致有點像放大版的小便斗,只是上頭有不少精緻雕花,半圓形的池子也造得很講究,看起來才不至於被人誤認成廁所裡會出現的東西,這是從他爺爺那代就傳下來的寶物,由於必須使用高品質的魔石才能啟動,所以自從搬到安布羅城之後,他就再也沒用過它,因為安布羅城這裡的魔石沒辦法啟動這麼高級的裝置。

  他大致用抹布擦了擦上頭的灰塵跟蜘蛛網,然後將魔石嵌進池子邊緣的凹槽中,並唸了咒語,雙手撐在池子邊緣等了一會兒。

  沒有反應。

  「……不會吧?難道壞了嗎?」

  他又唸了一次咒語,並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魔力不足才會喚不醒這裝置。

  過了一會兒,泉水開始從橢圓形的上半部流了出來,並慢慢將底部的池子注滿。

  他一直等到泉水注滿後,才從紙包中取出他在所長宿舍找到的頭髮,並低聲唸了句短咒,一縷火焰從他指尖閃現,瞬間將那髮絲燒成灰燼,他伸出手將灰燼灑進泉水裡,又唸起咒語來。

  「告訴我卡各溫思的下落,泉之夫人。」唸完咒語他這麼說道。

  這時,湧出泉水的橢圓形上半部,像鏡子一樣地浮出了某種景象,朗笛尼不禁前傾身子,想看清楚那影像所呈現的到底是什麼。

  幽暗的地下室裡,石造噴泉發著淡淡的微光,慢慢將朗笛尼整個人包覆住,但他一點也沒有察覺。

  「他被送到距今好幾千年前的另一個時空嗎?怎麼會這樣……」朗笛尼瞪視著影像,喃喃說道。

  他靠著石造邊緣,逐漸前傾,並伸出手,似乎想觸碰泉水的另一邊。

  忽然,他腳下一滑,整個人便投入池中,泉水嘩啦啦地噴濺出來,將地上全給弄濕了。

  原本一直發著光的魔石像被關掉似的黯淡下來,噴泉也不再發光,水滴答滴答地流乾了,池子底部不見朗笛尼的蹤影,吊在天花板上的燈泡啪地一聲熄滅,整座地下室又恢復成一片幽暗。



  英尼斯‧卡羅格藍站在梅瑟嶺廣場中央的石造噴泉前,倚在路樹下,看著眼前人來人往的景象,不少情侶還坐在噴泉邊卿卿我我。

  這裡跟他當年所居住的安布羅城,是完全時間平行、但時空卻不相同的兩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魔法是在卡各溫思掉進這裡後才開始出現的,在此之前,只有非人種才擁有類似的能力,但在另一個世界,能使用魔法的人類打從一開始就存在,也因此,兩個時間線完全相同的時空發展出了截然不同的兩種歷史。

  卡各溫思掉到這裡時,是在人類文明起步不久時,但才晚兩個月從魔石噴泉穿越過來的他,卻沒能跟卡各溫思到同一時代去。

  他在這裡研讀了所有關於梅瑟嶺歷史與神話的文獻,發現卡各溫思徹底地影響了整個梅瑟爾一族,但他卻待在好幾千年後的現在,對於一切已成既定歷史的事實,他完全無法干涉。

  不過,就跟他想的一樣,卡各溫思果然很厲害,居然能影響另一個時空的整個歷史,真不愧是所長。

  在這個世界,並沒有魔石的存在,所以他也知道他百分之百是回不去了,不過,他並不覺得可惜。

  在原本的那個世界裡,所長就只是所長而已,也許一輩子就待在安布羅爾終老,永遠都是個小職員,但在這裡,梅瑟爾的一切歷史跟起源,都跟所長有關聯。

  他深深著迷於梅瑟爾一族,只要越加細讀那些歷史與神話,就越能感受到卡各溫思就活在這個世界裡,活在他的周遭,他對史學研究的精深程度甚至讓他當上這裡的教授,雖然學院裡的小鬼頭比魔石研究所裡的員工還難管,但能不斷將梅瑟爾的知識教給下一輩,還是讓他覺得挺充實的。

  「教授!」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從他旁邊傳來,他轉過頭來,只見伊溫一手撐在路燈柱上,彎身喘著氣,好一會兒才能正常說話。

  「教授,你有看到芮納可洛斯嗎?」

  「沒有,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伊溫低頭看了看錶,嘆了大大一口氣。「噢,沒有,算了──已經過八點了,來不及了。」

  「什麼事這麼急著找他?」

  伊溫搖了搖手。「沒有啦,現在已經來不及了,雲特說八點要送他回原來的時空,可是他沒來赴約,現在時間過了,沒辦法把他送回去了。」

  「噢……」英尼斯含糊應道,似乎不太關心這個話題,但一會兒又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說道:「伊溫,如果我說我也是異世界來的,你相信嗎?」

  聽到這問題,伊溫抬臉望他,雙眼眨了眨。

  「看來是不相信。」英尼斯微笑著將視線移開。

  「不……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異世界來的,有什麼差別嗎?」

  英尼斯再次將視線移到伊溫臉上,表情有些好奇。

  「呃──我的意思是,」伊溫解釋道:「你對我來說,一直都是超級神秘強大的存在,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了,就算你說你是未來人還是外星人,我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

  「哦──這樣啊……」英尼斯又將視線移開,嘴角浮起笑意。「原來在你眼中看來,我也是個厲害人物啊。」

  「……不行嗎?」

  英尼斯笑著搖搖頭。「沒那回事,只是有點訝異罷了,因為我一直認為自己很弱,跟我崇拜的人相比,我根本不值一提。」

  「吭?那是你的目標訂得太高了吧,就算畢業那麼久了,我還是覺得根本不可能贏得了你,能讓你崇拜的對象肯定是貨真價實的怪物。」

  「大概吧,第一次知道你是這樣看我的,還真新奇。」

  「不只我,全學院的學生應該都是這麼想的吧,我倒奇怪你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英尼斯低著頭,伊溫不太確定他是不是對這番毫無保留的讚美感到不知所措。

  「上次在圖書館很抱歉,突然對你施法。」英尼斯說道。

  「啊?唔……沒關係啦,我並不介意,雖然說完全不介意也有點怪,畢竟你讀取了我的記憶。」

  「沒辦法,我真的好想見見你說的那個伊文森,我太想知道關於你們冒險的一切細節了。」

  「你的梅瑟爾狂熱症還是一點都沒變啊,只要扯到梅瑟爾的事,你就非要拷貝一份記憶不可。」

  「能見到你那個隊長我也太感動了,一想到赫恩‧金封印在他體內我就好興奮。」

  「克制一點,教授,口水要流出來了。」

  伊溫剛講完這話,廣場上便騷動了起來,原來是祭典的點燈儀式開始了,數千盞燈光在廣場四周亮了起來,中央的石造噴泉上演起水舞,原本坐在噴泉邊的情侶們都紛紛起身,圍在噴泉外圍觀賞,人潮擠了過來,一個正在後退的彪形大漢往伊溫這兒撞了過來,此時,一隻手抓住了伊溫的肩膀,將他拉到樹下,避開了那個不長眼的傢伙。

  伊溫抬起頭來,這才忽然發現自己正被英尼斯摟在懷中,兩旁是推擠過來的情侶們,人們都在看廣場中央的燈光水舞秀,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英尼斯對他笑了一下,然後吻了他,像小鳥一樣輕啄了他的嘴唇,伊溫幾乎只感覺到有道風掠過他而已。

  但他很快便回過神來,他瞪視著眼前的英尼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下一秒,人群又擠了過來,英尼斯帶笑地瞥了他一眼,很快便轉身遁入人群中,伊溫還沒來得及出聲喚他,就看見那頭玫瑰色的鬈髮已經遠得快要看不見了。

  「……教授!」他扯喉叫喚,想追上去,但眼前黑壓壓的人潮阻礙著他,他試圖硬擠過去,卻反而一個踉蹌,跟某個不知名的路人撞個滿懷。

  「小心點!」那人叫道,並很快跟伊溫分開。

  「抱歉!我──」伊溫猛地抬起頭,看見眼前的陌生男子也跟自己一樣穿得活像是中世紀來的,但那人似乎扮演得比他還投入,因為他臉上戴著一副看起來有如鬼魅的面具。

  伊溫發現自己肯定是看呆了,因為那人很快便笑出聲來,說道:「嘿!嚇到了吧,我就知道我這面具夠炫砲!」

  伊溫愣了一兩秒,想著眼前這傢伙難道認識他嗎?是以前魔法學院的同學?學長?還是第十九分局的同事?但不對啊,除了被他硬拉來的卡歐斯之外,哪個同事會大老遠來這兒呢?

  「靠!這裡人也太多了吧,跟我來!」

  伊溫還沒反應過來,就忽然被對方一把抓住胳臂,又拖又拉地往人群外面走,也不知為何,伊溫完全沒想要抵抗,因為他總覺得這人認識他,只是他還沒想起來對方是誰。

  好不容易擺脫了人潮,面具男便大聲說道:「搞屁啊,智障情侶有夠多的!一直放閃煩死了!」

  這話引來了一兩對情侶的側目,但後面的人群們倒沒有聽見。

  伊溫想開口問對方是誰,然而又被對方的抱怨打斷:

  「搞什麼鬼啊?這可是秋祭!秋祭欸!應該是紀念祖靈跟萊昂王、生者迎接死者歸來的日子吧,結果這些滿腦子只想幹砲的白癡在搞什麼?這可不是為他們辦的節日!唉,商業氣氛有夠重的!那些燈飾跟水舞是在搞什麼?那要浪費多少錢?梅瑟爾人是嫌錢太多沒地方花嗎?還不如拿來給我用哩!」

  伊溫想不出他認識過哪個人是這樣講話的。

  「等等,我認識你嗎?」伊溫問道。

  那人看了他一眼,似乎覺得他這麼問很奇怪。

  「奇怪了,不是你想見我嗎?」面具男雙手交抱,一副很跩的樣子。

  「我?我根本連你是誰都搞不清楚!」伊溫叫道。

  面具男笑了一聲,說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見我嗎,奈特?」

  伊溫就這麼站在那兒,看著眼前的男人將面具取下,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此刻他心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

  「你來得太慢了,我早就沒有在等你了。」伊溫說道。

  那人笑了起來,似乎對這反應一點也不意外。



  卡歐斯從地上撐起身來,發覺自己原先一直趴在泥土地上,草與土揉合在一起的潮濕氣味令他感到噁心,他抹了抹側臉沾到的泥土,並意識到自己正待在一座湖的湖畔。

  這裡看起來很像他當時在《魔神之鑰》遊戲中看過的那座湖,湖水閃閃發光,亮得像是白日一般,有那麼一刻,他以為自己又回到了那個虛擬的遊戲裡,但他抬頭望向天空,發現那就只是一如往常的夜空,不是《魔神之鑰》裡詭異的蒼綠天色。

  這裡不是《魔神之鑰》裡的異空間,那個空間早就已經被燒掉了,燒得一點也不剩。

  這裡是現實,這裡是藍月谷郊區的眠湖。

  若他沒猜錯的話。

  他站起身來,往湖中走去,儘管這裡是現實,但他卻一點也沒有身處現實的實感,這裡四處都飄散著魔法的氣息,就連那湖水也是因為某種魔法才閃著光芒,這裡就和《魔神之鑰》裡的那座湖並無二致,是那異空間的一部份。

  他走進湖裡,溫暖且散發光芒的湖水包圍住他,他越走越深,直到湖水淹到胸口,他都沒有意識到任何危險。

  某個湖中異物阻礙了他的行進,他的手被像是樹枝的東西纏住了,他將手往上一抬,只見一截手骨隨之抬離水面,正攀附在他的手腕上。

  所有光芒都在那一瞬間消失,夜色籠罩下來,湖水也變回原來的冰冷漆黑,他整個人回神過來,頓時意識到自己正在做什麼,他立刻往後退,連帶將那手骨從水裡也一併拉扯上來。

  那是一具不知道沉在湖裡多少年的屍骸,早已化為白骨,屍骨看來尚算完整,這麼完整的骨骸,肯定是沉屍在湖底許久都不曾浮上來過,但他竟然走進湖裡沒多久就發現這屍體,彷彿就像是特地等他來找到似地。

  他癱坐在湖岸邊,瞪著那具緊抓他手的骸骨,其下連接的骨架就這麼趴在他膝上,勾著一大串藻類或垃圾之類的東西,髒兮兮的。

  他不知道這具骨骸屬於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來到這裡,見到這人的屍骨。

  但他知道這一定有什麼原因。

  他閉上眼,試圖冷靜下來。

  他想起《魔神之鑰》的那道長廊,還有那無邊無際的冰冷海水,無數黑壓壓的不明生物不斷從水裡爬上來,想抓住他和伊文森的腳,不讓他們隨著芮納可洛斯去別的地方。

  他睜開雙眼。

  「是你嗎?」他輕聲問道:「那時候想抓住我的人是你嗎?」

  枯骨自然是不會回答的,他低頭望了望那截抓住自己的手骨,又說道:

  「放心吧,我找到你了,我哪裡也不會去的。」

  話音剛落,那截手骨就忽然散開來了,骸骨從他膝上散落,掉到他身旁的地上。

  他坐在那裡過了一會兒,才拿出手機聯絡伊溫來找他。



  「你跟我想像的差很多,完全不一樣。」走在小徑上,伊溫這麼說道,而與他比肩走著的男人正啃著冰棒。

  「那是當然的,畢竟我本來就不是什麼王者,我甚至連勇者也不是。」那男人邊吃冰棒邊說道。

  「不是嗎?可是芮納可洛斯是那麼叫你的。」伊溫好奇地抬起眼。

  「他知道我想成為一個真正的勇者,所以順著我的喜好叫我,他就是那種人。」男人揮了揮冰棒,一副頗不以為然的樣子。「你知道連你們梅瑟爾流傳的那個傳說也是假的嗎?我跟那個銀毛的魔法師根本就不熟,為什麼會被傳成那麼基的故事啊?」

  「天曉得,也許我們就是喜歡相信那些比較浪漫的故事,就算那不是事實。」

  伊溫稍微加快腳步,走到往前一點的地方,然後轉過身來,向男人問道:「萊昂‧貝格維茲,我很好奇,你現在是活的還是死的?」

  頭戴著紅色綁帶,身穿深褐色皮甲的萊昂‧貝格維茲此刻已經啃完了他的冰棒,他將吃剩的冰棒棍丟到一旁草叢,顯然完全不在乎任何環保問題。

  「我也不知道,你說呢?」他叉著腰說道。

  「我不認為你還活著,你沒死的可能性在任何邏輯上都說不通。」

  「嗯,有道理,那我大概不是活的吧。」

  「芮納可洛斯對你施了死靈術嗎?」伊溫問道。

  「沒有吧,我不覺得現在有誰正在操縱我,」萊昂聳了聳肩:「我也正在找他呢,既然看到你就先來打個招呼,然後我們就要回去了。」

  「回去?去哪裡?雲特說時空入口已經關閉了。」

  「那個白癡說的話能聽,屎都能吃了,」萊昂說道:「我根本不在乎什麼時空入口,那種東西能拿我怎樣,我才懶得管他!」

  伊溫一臉不解:「可是沒有時空通道的話,你能回到哪裡去?這裡並不是你的世界啊。」

  「你啊,」萊昂忽然用力摸了摸伊溫的頭,把他的頭髮全撥亂了。「就是什麼都要照邏輯,可是這個世界上不是每一件事都有邏輯的。」

  伊溫抬頭望著他,不知怎地,他忽然覺得如果自己有哥哥的話,會不會就是這種感覺。

  彷彿心電感應似的,萊昂在此同時也露出笑容,對他說道:「如果按照邏輯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見到你,不是嗎?」

  噠噠的馬蹄聲從伊溫身後傳來,但伊溫沒有回頭去看。

  「就這樣,我得走了,掰囉!」萊昂說道,並大步往前邁。

  不知哪來的衝動,伊溫忽然一個箭步擋住萊昂去路,抓住他的雙臂說道:

  「帶我到你的世界,萊昂,我跟你一起去!」

  萊昂先是有些愣住,但一會兒又笑了笑,說道:

  「你還不能去啦,笨欸。」

  他輕輕將伊溫推開,走了過去,離開了伊溫的視線,此刻馬蹄聲又在伊溫身後響了起來,他轉過頭去,卻沒有看見任何人,小徑的另一端什麼也沒有。

  伊溫呆站在原地,想著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他還有好多話想問的,可是什麼也沒來得及說出口。

  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把他嚇了一大跳,他花了十幾秒才好不容易將手機從口袋裡翻出來。

  「喂?隊長?──等等,你說你在哪裡?……藍月谷的眠湖?你怎麼會在那?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他將手機收回口袋,匆匆離開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 本圖也更新在 ▼
DeviantArt | Pixiv | Tumblr | Facebook | Patreon

✧ 取得高畫質版|本月期間限定 ✧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8366899 ||

(贊助金額與檔案皆於下個月初收取&寄出)


✧ 歷期獎勵賣場 ✧
|| https://gumroad.com/mincelot ||

(本期獎勵將於兩個月後新增至賣場)

這次想說給大家一點殺斃死,所以加了教授強吻伊溫那段(毆),不然這故事都快結束了還沒有半點BL畫面實在愧為油腐,不過這種為了殺斃死而加BL情節的感覺還真是新奇(?),因為我通常都是自己想看BL才寫BL場面的,還滿少是因為「靠杯喔再這樣下去就會整篇完全不BL地結束了!」硬加進去寫的。

之前介紹過,英尼斯其實是從西米家自肥過來的角色,而且就是為了肛伊溫才肥過來的(毆),不過我剛把他肥過來的時候,是不太清楚他為什麼知道伊沃席恩跟赫拉那些事情,我就是放給他胡言亂語這樣(喂你這樣可以嗎)

結果到這章才赫然揭曉,原來他根本就是第三十章出現的那個路人朗笛尼,而且根據我當初用的名字典故,朗笛尼本來就是伊溫的老婆(請參照第三十章的附記&碎碎唸),毆買尬一切都兜上了!我真佩服自己的瞎掰能力!

而既然確定朗笛尼跟英尼斯是同一人物,但朗笛尼跟英尼斯的造型在小說中的敘述中又有點出入,所以我就又自肥了西米家另一個我很喜歡的角色路克傑爾(毆),他是英尼斯原藍本人物英特爾的兒子,他們基本長得一樣只是髮型不同(被西米揍),也就是說,教授英尼斯他以前髮型其實是這樣的:



至於現在變成玫瑰金Q毛大概是因為年紀大了染髮又燙捲之類的,考慮到伊溫其實已經三十好幾,所以教授大概五六十歲以上吧(靠)

也因為英尼斯這角色是最近幾章才出現的,鋪陳有點少,所以我也懷疑他這樣突然冒出來攻略伊溫可能有點怪(毆),而且他明明前面表現就是個所長廚,穿越追過來之後居然沒繼續找所長,跑去攻略正太伊溫(雖然伊溫現在不是正太惹),感覺好像很不符合BL角色通常都該很專情的慣例。

不過我覺得他對所長的感情完全是一種盲目崇拜(毆),那種感情跟他喜歡伊溫的感情應該是不一樣的吧我想,雖然如果所長突然冒出來說要跟他結婚,他可能也會馬上說好(喂),但他的失戀就是建立在所長打從一開始就沒把他放眼裡這件事上,他自己也知道所長已經離他太遠了,所以來到這裡後就放棄了,這個摸門特他突然遇到伊溫這個小魔男,而伊溫的前前世又是被所長灌魔力的小鹿斑比,可能就基於某種愛屋及烏的心情特別關注他,類似石內卜關注莉莉他兒子哈利那樣。(毆)

然後這章伊溫終於也見到了勇者ㄉㄉ,圓了奈特一直想見萊昂王的心願,但很悲的是即使勇ㄉ終於又登場了,但他看起來真的完全死透不會再回來了(靠),說好的復活ㄋqq???實在沒有想到勇ㄉ這個一開始根本是搞笑漫畫的主角最後會那麼虐阿?!

當初之所以把無頭騎士設定成我另一篇漫畫【勇者物語】的主角勇者ㄉㄉ,其實就只是覺得這很有爆點而已,因為他本來完全是個搞笑漫畫裡的尼特宅男,誰也想不到他穿越到第十九分局棚會變成一個超強的無頭騎士,我當初認為這種落差一定可以讓看過【勇者物語】的人很意外,而且當時的想法也是勇ㄉ雖然暫時是掛了變無頭騎士,但寫到結局前我一定有辦法把他復活的!因為我討厭悲結局,我覺得不管前面怎樣虐,最後一定要有個好收場,大家平常日子已經過得夠慘,不需要看個小說還被虐成狗。

但是寫到現在,我卻覺得勇ㄉ的死幾乎是必然的,因為他不能在這裡當個類似亞瑟王的傳奇王者,卻在結局很隨便地活過來,吊兒啷噹地繼續他的冒險,他基本上就只有兩種選擇:成為傳說死去,或者無名地活著。

以前也說過,勇ㄉ這角色某程度上算我的馬力蘇,他身上有很多我的特質,他的個性也跟我很像,所以我當然不希望他在結局裡繼續默默無名當個尼特肥宅,他必定要在這個故事裡成為某種偉大角色,因為當然不可能有人希望自己的二次元化身在一個虛擬的故事裡還跟現實的自己一樣是個無名肥宅,所以我希望他在這個故事裡很強、很有名、又有美男無條件倒貼之類的。

但現在的問題就是,如果他要達到又強又有名又有人倒貼整個龍傲天,那他就必須在這個故事中死去,不然就不合理你懂嗎?(毆)

寫這章的時候,因為家中也是遭逢巨變,所以某程度上,我覺得送走勇ㄉ這件事也有某種象徵意義,像這章勇ㄉ跟伊溫道別的情節,我第一次覺得勇ㄉ跟我這個人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他好像再也不是我的二次元瑪莉蘇了,而是一個家人或親友之類的,然後他要走了,我不管做什麼也不可能阻止這件事,我覺得我好像突然變成伊溫的視角,還有那麼多話想要說,還想繼續跟勇ㄉ在一起,可是卻不行,他就這樣瀟灑地走掉了,然後我跟伊溫就是被留下來的一群人。

所以也不是我故意要把勇ㄉ的下場寫得那麼悲,而是他就要走我有什麼辦法,我會被他氣死(ry

但即使這故事中有些人的死真的是救不回來,但我還是會盡力讓結局有個正面的結果啦,我還在努力寫就是了,雖然我根本不知道這章出現的湖中枯骨是三小!他到底是誰的屍體!WHO!可能繼續寫的話就會跟朗笛尼的設定一樣自己冒出來了吧,希望啦。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