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des of March】三月十五日〈11〉

|| 前篇 ||
[1+2] [3] [4] [5] [6] [7] [8] [9] [10]

|| 原文版 [寬480PX] ||
|| 高畫質版 [贊助限定] ||




這次沒有顏藝,漫畫下收↓



✧ ✧ ✧







- TBC -





~ 本漫畫改編自 ~
【業餘神偷萊佛士|The Amateur Cracksman】
|| 三月十五日|The Ides of March ||

原作:恩斯特‧威廉‧洪納(E. W. Hornung)
漫畫:冥斯洛(Mincelot)




▼ 本圖也更新在 ▼
DeviantArt | Pixiv | Tumblr | Facebook | Patreon

✧ 取得原寸版&高畫質版&草稿版|$5+贊助者限定 ✧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8698027 ||


✧ 歷期獎勵賣場 ✧
|| https://gumroad.com/mincelot ||

(本期獎勵將於兩個月後新增至賣場)



本來滿腔雄心壯志想在這個月開始實行一個月20圖的偉業,不過這次又花了快一個禮拜才畫完小萊漫畫=.=……我看這個月大概也是畫得完十張就不錯了qq……可惡,我不會放棄的,豈可修!

說真的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系列明明很接近黑白漫畫,上色的部分並不多,可是畫起來就是慢得要命,另一個漫畫系列【七海的祕寶】明明全彩,可是每頁都還是能在月底兩三天內開修羅模式趕出來(毆),而且小萊漫畫明明最近幾回因為改畫法的關係,有顯得越畫越順,但他畫起來卻仍然比全彩的七海本還耗時許多,整個就是覺得到底有沒有搞錯,我畫小萊的時間是都被時空旅人幹走了還是怎樣?

但仔細想想,我畫這兩者所抱持的態度與心情畢竟有所不同,七海本是我完全自創的故事,不管我怎麼瞎掰反正都官方正史,而且人物設計跟場景上也是各種偷吃步,分鏡更力求簡潔好畫(毆),所以單頁能夠畫得很快;但小萊漫畫是有原作的,而且英文版的人物對話我完全用原文,一個字也沒改,在追求100%重現原文場景的前提下──再加上我廚小萊廚到不行,他是我從國中時代以來的男神,所以畫起來的講究程度就跟七海本不是同一個等級。

雖然我也沒有不喜歡七海本的勞倫斯,只是我也承認他真的不算我男神(勞倫斯:幹),而且我對他其實沒什麼遐想──雖說整個七海本就是一個A漫,身為畫這A漫的人,說對主角沒遐想還滿奇怪的,但我想可能因為他一登場就什麼重口場面都玩過了,所以接下來就沒有什麼遐想空間了(毆),不像小萊,人家在原作從頭到尾沒有下海過,但就是騷到不行,說也奇怪穿越多反而看起來越騷是怎樣?

這次將作畫心力都無謂地發揮在威士忌的瓶子上了;由於我看的近代風影劇其實超級少,所以在需要作畫參考資料的關鍵時刻,我手上經常是一張資料也沒有;雖然我愛看維多利亞時代風的小說,可是我對於找維多利亞時代風的戲劇來看這件事沒有很大的執念(毆),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是個很懶得追劇的人,除非這劇有什麼我非看不可的理由──例如有我男神領銜主演之類的,我才會去看,如果只是因為這劇的原作小說我很喜歡,但劇本身的演員我沒有特別有興趣,那我就真的有可能會完全不看。

也因為近代劇看得太少了,所以很多近代風的東西長怎樣我是根本連見都沒見過,像是小萊的蘇利文菸盒,當初畫的時候真的是把我逼死,我最後就是亂畫一通蒙混過去(毆),還有這次的威士忌酒瓶,也是逼死我,雖然我家有福爾摩斯的漫畫跟艾瑪這些背景是19世紀英國的作品,可是艾瑪裡面並不著重中產階級,他主要是畫貴族跟勞工而已,所以裡面出現的酒瓶,不是太貴氣就是太寒酸,並不適用於萊佛士這種中產階級人物。

而福爾摩斯跟萊佛士同樣都是中產階級,挑老福家的酒瓶畫準沒錯,但我手上的福爾摩斯漫畫是90年代出的,裡面有一些細節還是會讓我懷疑──我不太確定這要怎麼解釋,就像是──如果你現在去看埃及豔后、或是勞倫斯奧利佛演的那版傲慢與偏見,你也會超級懷疑這考究是不是出問題了。(毆)

當然我一直都認為,我手上這版福爾摩斯漫畫已算是眾多福爾摩斯漫畫中水準最高的一套,因為我看過的其他福爾摩斯漫畫都雷得要死,都是那種──你只要看過原作,就會覺得漫畫版跟原作根本八竿子兜不起來,但我手上這套漫畫版是即使讀過原作再回來看,也不會有太大的違和感,所以我也相信我手上這套的作畫應已相當考究了,但我還是對它裡面出現的酒瓶挺……懷疑的?


就這頁老福幫華生倒酒的情節來看,你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確認那個裝蘇打水(?)的葫蘆狀容器肯定是有考究過的,因為它有一整格特寫,形狀跟使用方式也畫得很清楚,你可以看得出繪者對這格多有自信,他肯定有這玩意的詳細資料跟照片,搞不好還是對著實物畫的哩!而且這個東東(他到底叫什麼我也不知道)在整套漫畫裡出現不只一次,所以像這樣的物品,我就不太會去懷疑有沒有畫錯,因為看得出這一定有考究。

但同一頁出現的酒瓶,就不是這麼有說服力的物品了,你可以看到那些酒瓶就是遠遠地畫在一邊,唯一的特寫是倒酒那格,但那格的主角其實是酒液本身,酒瓶就只有出現瓶口而已,可以看得出來酒瓶的特寫並不是那麼明確,雖然在此頁的前一頁──我懶得截圖所以我用文字敘述就好──有酒瓶離鏡頭較近的畫面,但那格一樣是沒有將酒瓶畫出特寫的,瓶身有一半都在格子外面,而不是像本頁那個蘇打水容器一樣出現了三分之二的瓶身。

像這樣的東西,我就會有點懷疑是不是真的可以照他的畫法畫,因為會給我「這酒瓶真的有很詳細考究嗎?」的不確定感,總之就是浪費了我一堆時間在猶豫:是要照他的酒瓶畫哩,還是乾脆我自己亂畫一通算了?直到最後殺人轉了萊佛士影集版給我看才拯救了我,影集版裡的酒是另外裝在一個水晶瓶裡面,並不是像老福漫畫這樣直接擺酒瓶在桌上。




因為畫質還滿爛的,截成靜態圖可能看不太出是三小,直接看影片應該會比較好理解(9:00開始):


這個影集版是英國人自己拍的,所以考究上應該最沒疑問了,雖然他的小萊選角長得像甄子丹,但總不會日本人的漫畫畫對而英國人自己拍錯吧?換句話說,我上面po的老福漫畫很可能把老福家的酒瓶畫錯了,老福跟小萊是同一時代同樣中產階級的角色,他們的作者甚至是親家,完全沒有任何時代差,所以老福家的酒瓶也可能長得跟小萊家的差不多,搞不好他也有個裝模作樣的水晶瓶,拿來裝他灌華生用的白蘭地或威士忌之類的。

雖然很遺憾這版老福漫畫有考據不周的地方,但還是有他的可看之處,像這個:



我童年對毒舌傲嬌變病弱反差萌覺醒的瞬間就是這回啦!而且真不愧是擅長HENTAI的日本人畫的,老福虛弱喘氣的樣子畫了有夠多頁,都是日本人把我胃口養壞了,害我後來看到BBC夏洛克也拍了同樣這回,就覺得BBC版的阿夏病弱掙扎畫面實在太少,塞牙縫都不夠。

回到小萊漫畫裡的酒瓶,其實我還是亂畫說真的(毆),不過為了劇情(?)需要,所以我故意把水晶瓶的脖子(?)畫得很長,這樣接下來小萊握住瓶身媚笑的那一格看起來就會超級A乍看就會有一種他在幫兔寶打手槍的錯覺,這就是我的目的(什),明明通篇都是完全照原作走,甚至對白也沒改,但所有畫面都要很騷很像A漫這就是我要的。(毆)

講真的啦,原作其實也夠像BL小說了,被我畫得那麼A也是剛好而已(不要合理化你的自肥),最好大家看了還會開始懷疑萊佛士把酒拿走是不是要在咖啡裡下藥之類的,因為我自己重看了一次這頁,我發覺這真的看起來很像是他打算下藥的樣子(毆),このあと滅茶苦茶セック(ryyyyy

除了酒瓶害我搞很久重畫很多次之外,那個咖啡杯也是意外地棘手,那個杯盤我重畫了兩三次有,雖然一度覺得加支調羹好像比較對,結果還是沒加,反正小萊一定幫他把糖跟奶都加好啦兔寶直接喝就OK惹。

說到咖啡這個點,我後來想想也實在奇怪,小萊說咖啡是在兔寶進來時剛煮好的,也就是說在兔寶闖進來之前,小萊就是正在等咖啡煮好,但兔寶跑來找小萊的時間原作一開始有提及,是晚上十二點半,晚上十二點半都快凌晨一點了,是在沒事泡什麼咖啡???

雖然這個情節也可能是原作者一時不察,不過就姑且當作者是有意這樣寫吧;三更半夜煮咖啡喝,顯然小萊是沒有要睡的意思,而既然他沒有要睡,那可能表示他今晚本來就打算出去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只是被小兔寶突然冒出來耽擱了而已。

這段還有另一個讓我覺得不知道是不是作者一時不察寫出的情節,就是萊佛士在這裡提到威士忌對小兔寶是"The worst thing for you.",但他在稍後鳩兔寶出門時,又匆匆忙忙地趕兔寶喝酒,看起來有點前後言行不一(毆)

不過原作有明確地寫出兔寶來萊佛士家到他出門這段期間是十二點半到凌晨兩點,所以其實也是待了滿久了;萊佛士不給喝威士忌是兔寶剛進來沒多久的時候,之後建議他喝則是接近凌晨兩點,兩個完全相反的舉動隔了約一個半小時,小兔寶在這中間的心境跟外在表現已經有所改變;而且這兩個舉動看起來都有明確的理由──一開始不讓他喝酒是因為小兔寶這時有點歇斯底里,還是喝咖啡醒醒腦吧;之後過了一個半小時請他喝酒,則是因為小兔寶對接下來要做的事有點畏怯,壯膽需要,所以雖然萊佛士前後言行不一,但這樣解釋護航起來,他舉動還是合理的。

另外,這段萊佛士有一個前面已經出現過的動作,就是請小兔寶坐下抽菸,如果你忘了,可以回顧一下[第4頁],但當時小兔寶的態度是斷然拒絕,因為當時整個對話的主導權是在小兔寶身上,小兔寶雖有事相求,但萊佛士並不知道小兔寶要跟他說什麼,只能任由小兔寶掌控場面,所以整個畫面上小兔寶一直都是比較強勢的。

但這第二次萊佛士請小兔寶坐下抽菸,就是他重新奪回主導權的舉動,在上一回[第10頁]小兔寶發現鬧自殺無法讓萊佛士聽從他之後,他原本控制整場對話的主導權就動搖了;在此之前,所有對話的走向都是以小兔寶為主導,他愛幹麼就幹麼,他可以粗魯無禮地闖進來,對萊佛士大吼大叫,拒絕一切萊佛士試圖奪回主場的舉動(請兔寶坐下抽菸這類的),而萊佛士只能順著他的話走,所有舉動都是被小兔寶牽引的:給他建議,被小兔寶拒絕;給他臉色看,小兔寶就走人;不給他走人,小兔寶就鬧自殺。

以BL的觀點來看,我們可以說小兔寶一開始態度是很的(尛),雖然他才是有求於人的那一方,但態度真的不知道在跩什麼(毆),因為他幾乎是在逼迫萊佛士幫他忙,而萊佛士如果不是人太好,就是有別的企圖,才乖乖聽他把話講完。

當然我們知道萊佛士絕對是後者,因為他在一看到小兔寶的主導權動搖時,就迅速見縫插針,說些讚嘆、佩服小兔寶的話(見[第10頁]),乍看好像是示弱,但實際上是在調整這場對話的權力關係,因為這場對話的主導權已高度地往小兔寶這方傾斜,從小兔寶走進門,一路到小兔寶威脅要開槍自殺這段(見[第9頁]),整個權力宣示達到最高峰,因為小兔寶雖說要轟掉他自己,但實際上他也可以轟掉萊佛士。

所以接下來我們看到萊佛士成功讓小兔寶動搖之後,就迅速地將小兔寶的武器收走,馬上重整到一開始的態勢,也就是請他坐下跟抽菸,把整個對話的權力關係歸零到初始狀態,再一口氣把主導權拉到自己這邊來。

也就是說,在[第10頁]的情節,是一個正在調整對話主導權的過程,而到了本頁,就看到小兔寶幾乎沒有任何機會重掌主導權了,萊佛士已在上一回收了他的槍,將槍這個絕對權力的象徵剝奪掉,這回他不但再次請小兔寶坐下抽菸,還追加了請喝咖啡,這些舉動雖然乍看都很示好很柔軟,但實際上這每一個舉動他都不容小兔寶拒絕;請抽菸的時候他特意強調了「我堅持」,而接下來小兔寶要喝的東西,他也不讓小兔寶自己選,而是迅速地決定了小兔寶在這個摸門特,只能喝咖啡,別想喝什麼威士忌,門都沒有,你已經錯過可以自由任選的時機了。

所以萊佛士在這一整段的態度其實是很強硬的,反了;這裡我用的分鏡似乎也不經意地更強調了這一點,因為原作其實沒有提及小兔寶是否主動去拿威士忌,從小萊開始講話之後這一整大段都沒有任何人物動作的描述,只有對白而已,原文是這樣:

"What a boy it is for jumping to conclusions! I have my vices, Bunny, but backing and filling is not one of them. Sit down, my good fellow, and have a cigarette to soothe your nerves. I insist. Whiskey? The worst thing for you; here's some coffee that I was brewing when you came in."

鄭明萱女士(RIP)譯文版:

「你這樣妄加推論,真是孩子氣!小兎寶,我這人是有缺點,不過絕不會出爾反爾,隨便說假話。先坐下吧,我的好兄弟,來根菸鎮定鎮定。聽我的,威士忌那玩意兒現在對你只有害處;還是喝杯咖啡吧,你進來的時候我剛煮好的。」

這裡其實只是對白的前三分之一,後面還有一大段因為我還沒畫出來就不放了,你可以看到這一整段話是連在一起的,完全沒有描述萊佛士在講這段話的時候人在幹麼,但就算沒有明確地描述出來,從這段對白中也能窺知一二。

首先他叫小兔寶坐下,並「來根菸鎮定鎮定」,你可以猜想出他講這句話時必定也順手遞了菸給兔寶,接著提到威士忌,這裡的畫面雖然比較不明確,但你至少知道威士忌一定擺得很近,就在這兩人的視線範圍內,可能是小兔寶先看到了威士忌,想喝被阻止,或者萊佛士先看到了,自己把威士忌移開;再下來提到咖啡,因為小兔寶一開始已經被要求坐下了,自然不可能是小兔寶自己起身去拿,而是萊佛士端給他的,咖啡壺也許就在旁邊桌上,又也許有一小段距離,放在靠牆邊的桌面之類的,而萊佛士就這樣走過去,倒了杯咖啡給小兔寶。

這整段對話是沒有具體動作描述的,可是對話本身就已經有足夠的暗示,讓你能夠猜想到人物說這些話時在做什麼。

這裡我選擇的分鏡畫面是讓小兔寶先看到酒瓶,伸手去拿,結果被萊佛士阻止,但其實這段也可以畫成:萊佛士走到旁邊,一面挑選著要給小兔寶喝什麼,一面碎碎唸(毆),因為這句"Whiskey? The worst thing for you."營造的畫面感並沒有像遞菸跟請喝咖啡那兩句那麼具體,所以這句對白能自由發揮的地方就很大,最後我用的是最能展示騷萊媚樣的分鏡(毆),對沒錯我就是自肥咬我阿。

而我讓小萊有出手阻止兔寶拿酒,也就更加深了這一整段下來,小萊重掌主導權的強硬感,雖然我因為個人的興趣把他的表情畫得超溫柔超騷,但你還是可以感覺得出來小萊在這段的態度是完全的命令句,用A漫來比喻的話,就像寂寞空閨的性感人妻準備要來調教童貞少年的氣氛。

以前光看書的時候感受還沒那麼深刻,但實際將原作場景畫成漫畫後,深深地覺得【三月十五日】一開場的這一整段對話角力實在是寫得超級精湛,沒有任何對話是多餘的,也沒有很混地用敘述去帶過人物的心境表現,總覺得每畫一段進度,就會更佩服洪納,明明他完全沒有多寫什麼,但讀起來卻有一卡車的潛台詞。

結果這次依然又是不小心落落長了=.=,我真的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每次我只要po小萊,我就有辦法寫那麼長的廚文(ㄍ),可能是因為每次畫這系列,我都會有新的發現吧,像這樣一邊努力把小萊畫得騷支支,一邊挖掘原作的樂趣,實在是很爽(毆),但很不幸的是,小萊漫畫一直是我票房最差的系列(靠),比較有人會贊助的還是七海本那類A漫啦,小萊真的就是畫身體健康的而已。

我覺得這系列畫到後來,對我來說已經算是某種精神支柱(???),類似心靈綠洲那樣的存在,我其實也不知道這系列到底有沒有畫得完的一天,我就只是畫小萊的時候會很開心,他是我從小到大的男神,他對我來說代表了所有意義,所以我想要盡可能每個月都能畫到一點點小萊,就這樣而已。

當然如果我畫小萊能讓我票房飛天,那我自是很樂意每天畫這個就好,週更OKder!但──他就是票房毒藥,他是我畫得最搞肛的一個系列,可是我特別喜歡、特別花工夫的東西都老是毒到不行,把票房都毒死了,所以就是這樣只能每隔一兩個月畫一點點畫一點點。

不只小萊,像以前我還有在同人擺攤的時候,每次特別費工夫畫的封面或周邊,就是賣掛,票房毒藥,反而有時候真的是隨便亂畫的東西,意外地還比較受歡迎一點,所以我也想過,也許我畫小萊畫得太認真了也說不定,因為太費心完成,反而不受歡迎;不過我已經決定其他東西我盡量隨便畫了(喂),因為隨便畫的東西大家反而會覺得比較好看,那就讓那些東西去隨便就可以了,但小萊我就是要廚,我不管,就John。


留言

  1. 作為一個讀者並不希望作者有畫得完的一天(喂
    但生為一個冷CP(自耕自農) 了解辣種又痛又爽的廚感XDD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