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Square】第十九分局垃圾塗鴉總集篇1


最近勒索病毒事件豪可怕,我也趕緊去下載了更新,然而我的WIN7居然什麼更新都裝不上去,我什麼方法都試了,但他完全就是要當公車到底,他就是想當肉便器,我拿他沒皮條,又不想後門開開等人上,所以決定要拿去請人灌了,雖然我很喜歡肉便器屬性,但電腦想當肉便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明天就要把電腦搬去灌,但是我電腦有很多自創相關的垃圾塗鴉,之所以垃圾是因為我完全沒有要完稿這些塗鴉的意思,就是一發塗鴉爽;但它們又跟我正在創作的自創故事【第十九分局系列】有關聯,就是一些相關的劇情跟後續什麼的,所以也不是完全廢物,我一直想著哪天整理好再po上來好了,結果現在要拿去重灌了,可能我以後再也見不到這些塗鴉,於是趕緊把這些圖拿上來更新。

總之先介紹開版這位新角仁兄:


他實際上是從MY FRIEND西米露那裡自肥過來的角色,他是西米的自創角,叫做西奧菲勒斯,但因為很帥被我借來丟到第十九分局(毆),西米也有肥一些我家的角色過去啦,像伊溫在西米那棚就跟西奧好上了,不過西奧在我這棚是預定要跟普魯托好上,但他會跟伊溫也有一點淵源這樣。

然後這是西米的西奧菲勒斯原設:



就是很帥帥慘的魔男一枚,但是他平常的嗜好是穿吊嘎去買雞爪吃,他只有在謁見皇帝的時候會穿得那麼帥,因為這套衣服就是皇帝送他的,他跟皇帝是BL的關係。

因為我吵著說要看他男孕所以西米就把他借給我自肥了~YAY~不過他在19分局棚的設定不是魔男,而是惡墮的魔龍,而且他也不是19分局的成員,他是一個惡德律師,專門跟檢察官&警方作對的,根本就是19分局的敵人。



反正他個性超級爛就對了(毆)

我還沒想到他來我這棚名字要叫啥,目前暫定他的設定是:很久以前他曾經惡意入侵並差點剷平一個王國,而普魯托當時是那個王國的大臣之一,普魯托為了趕走惡龍,就跑去跟但丁訂契約,後來但丁把惡龍趕跑了(不一定是他自己上場打啦,也許他call了一些能用的幫手之類,就像哈比人歷險記的甘道夫那樣),可是普魯托也因此必須永生永世當他的僕人,一直到現代還是在當但丁子孫卡歐斯的奴隸。

而惡龍男也適應了現代環境變成一個高富帥律師,他不信任任何人,所以做了一個女版分靈體來當自己秘書,女版分靈體非常正,正到可以常常去仙人跳別人,惡龍男就從中牟利之類的,用很多卑鄙的手段去勒索一堆人,而且專挑錢很多的案子接,就算明知對方根本連續殺人魔他也一點都不在意,因為他是惡龍,所以他非常愛錢,為了錢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也完全不把人命看眼裡。

但是他在墮落成惡龍之前,原本也是個善良正直的好青年,他當時認定奈特是可以駕馭他的契約者,可是奈特後來被赫拉給殺了,於是龍哥就NO素,沒有契約者的龍就會發瘋變邪惡,所以他現在會那麼機掰完全就只是因為奈特太早死。

而奈特後來就轉世成19分局的伊溫了,於是就有這樣的發展:



但他基本上應該只是覺得伊溫跟奈特的氣質(?)很相近而已,伊溫他已經有教授了,所以他跟龍哥基本沒戲,龍哥可能會因此特意去注意伊溫,但也就這樣而已,伊溫太正直不會被他搞上的,龍哥他官配是普魯托。


但普魯托的樣貌在經過數百年後其實跟當年當大臣的時候長得不一樣,所以龍哥他並沒有認出普魯托,只是普魯托單方面認出他來而已,目前我其實也還沒想到他們具體上是能怎麼搞在一起,因為他們根本是仇人,普魯托應該很剉咧等對方會認出自己,而龍哥則是因為一開始沒認出他來,所以完全沒把他放心上──也有可能是因為他注意力被伊溫吸走,所以普魯托就在他眼中影薄掉了。

目前暫定惡龍男可能會在未來遙遠的某一集當主要反派,而他最後會被普魯托陰得很慘,從此沒辦法再出來做壞事。


這個髮型很人妻的傢伙則是轉生後的阿史,以前有畫過他轉生後的正太型態,基本上是捲髮,長大後變白長直不知道什麼巫術,大概是去離子燙了,隨便啦,反正到時他真的出現在正篇裡的時候說不定會再改人設,因為其實前年就已經改過很多次了:


不知道為什麼轉生史保持捲毛長大後看起來就一整個怪,但變直髮再夾個人妻髮型就順眼許多,大概只是因為我喜歡人妻吧。

然後還畫了讓寂寞難耐獨守空閨的卡兒去性騷擾他的塗鴉(毆):


我覺得這樣真的很讚,明明阿史原本是一直騷擾卡兒,卡兒都不鳥他,但轉生後變成卡兒來騷擾他,就覺得超棒的,明明同樣的事不同人做怎麼會差那麼多!?阿史騷擾卡兒只會讓人覺得煩而已,但卡兒來騷擾阿史就會覺得噢噢噢噢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太太!!!!!!!!!一種寂寞人妻的禁斷感,阿史根本沒得比。(搞了半天還是喜歡人妻就對了)

而轉生青年史──也就是班哲明‧瑞格列夫同學(老實說我覺得這姓氏的中譯還真拗口,所以可能會再改),他目前的設定是這樣:因為我覺得讓他當個草食男被卡兒攻略會比較有趣,所以他青年時期跟正太時期的個性是不太一樣的,簡單說就是我要吃書,他小時候的個性就像之前畫的漫畫那樣是跟原本的阿史很像的,但他長大後可能經歷過什麼創傷事件,所以他就變草食男了,雖然他還是喜歡卡兒,但已經不敢肖想人家看得上自己。

在我腦補中,小班雖然是人類,但他畢竟是妖怪轉生的,所以他還是有超能力,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控制能力,所以可能發生過一次很慘烈的事件,差點把卡兒弄死之類的,所以他就再也不敢肖想卡兒了,雖然卡兒他一點也不介意還是想來吃幼齒,但小班被卡兒騷擾或甚至獻身的時候就會很驚惶失措說太太請你不要這樣~~之類的,我覺得這種很像寂寞人妻未亡人誘惑年輕小哥墮落的氛圍很棒。(根本就A漫設定)

順便附上眼鏡版,眼鏡草食男版本的阿史根本就是圖書館女館員。



再來這是阿史的新大衣設計:


因為我實在太痛恨阿史身上的皮帶,那個真的有夠難畫而且其實一點也不帥氣,所以我決定給他換件皮帶很少的衣服,還有領子也加大,因為他原本的領子大小很微妙,剛好在一個會卡到頭髮然後又會卡到皮帶扣的範圍,我會被那個領子氣死,就乾脆給他一個大大的領子,這樣就再也不會卡到頭髮了。

不過這套大衣他生前(?)並不會穿到,他是在轉生成小班之後才會穿,我覺得小班應該會偶爾變身回阿史的樣子,而他變身的時候就是穿這套衣服,然後整個個性落差會像摩登大聖一樣。(什)

而關於轉生史的能力,我是覺得他在末日篇掛掉之前應該跟卡兒%過,所以他也許在死的時候已經男孕了,一屍兩命,只是沒人知道,而他帶孕轉生(?)的結果就是那東西從他出生就待在他體內,就是一個畸胎瘤(ㄍ),但他就這樣什麼也不知道的長大成人,直到那個畸胎瘤某天突然爆發超自然力量殺人之類的。

至於那畸胎瘤有沒有人格或靈魂之類的我現在還不曉得,我只是覺得轉生史處男懷胎很COOOOOOOOOOOOOOL,所以想出了這設定,細節什麼的要等到實際寫出來或畫出來才會補完。

我一直很喜歡史蒂芬金的【黑暗之半】,裡面男主角在正太時期就生了他在娘胎時被他吸收的兄弟,長大後又被那變成妖怪的兄弟來騷擾,真的是超級讚,而且仔細想想那到底應該算他兄弟還是算他兒子?感覺有夠禁斷的,我那時候看就覺得噢買尬我也要搞一個這種設定,現在阿史可能有機會這樣搞,怎麼能放過他。


這是蒂娜少女(?)時代的塗鴉,因為當初卡歐斯是自肥克勞德來的,所以蒂娜當然就是肥自蒂法了,蒂娜留長髮根本就跟蒂法有87分像也是摸基隆的事情。


這張則是蒂娜初次在警校的學生餐廳跟卡兒槓上的場景,基本上蒂娜就是一個超兇又把自己練到很強的女人,沒人打得過她,然後卡兒這個有非人種血緣,而且又很可能是靠關係(亞契)進來的傢伙,就讓她覺得很不順眼,她在警校期間應該是照三餐霸凌卡兒,搞到後來全校都覺得她應該是喜歡卡兒,事實上她也真的喜歡,所以她欺負卡兒欺負到後來他們就在一起了。(?!)

至於卡兒會願意跟她在一起是什麼邏輯我就不大清楚,也許他被霸凌到斯德哥爾摩症發作,又也許只是因為打不過人家,所以放棄求生而已(毆),在最早的初設中,卡兒是只要有人說喜歡他,他就乖乖跟人家的走的肉便器個性,不過小說裡的設定他個性比較倔強一點,所以就讓人搞不懂他怎麼會跟個性也很強的蒂娜交往,只能說愛情大概本來就是莫名其妙的。

說起來雖然是官配,但卡兒會喜歡阿史一樣是挺莫名其妙的(毆),因為阿史就是個死偷可癡漢而已,卡兒的擇偶標準真的是一直都很奇怪。(自己寫的設定這樣自婊好嗎)

再來是末日篇的一些設定:


這人的姓氏暫定是克拉克沃(Clockwork),名字還沒想到,然後我還在想要怎樣才把他畫得比較不像羅曼,雖然這角色很明顯就是自肥羅曼來的。

他是預定會出現在末日篇的妖魔之一,末日篇會出現很多給卡兒練等的雜魚,這傢伙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會被卡兒肛得很慘,是真的被肛,不是開玩笑的,卡兒會在末日篇一路強煎男人煎到最後壓軸煎了阿史,人稱末日的自走砲,既然要來寫肉那當然要設定幾個美男YUBI,克拉克沃就是其中一個。

目前腦補的大致內容是,因為19分局在末日篇整個瓦解了,所以妖魔都沒人管,跑出來佔地為王、魚肉鄉民,類似西遊記那種隨便走到一個新地圖都會出現BOSS的狀態,然後卡兒在尋找阿史的途中就會順手收了這些妖怪,用肉體去收。(幹)

因為我常常看到一些小說都很喜歡讓男主當自走砲,每解決一樁事件或每到一個新地圖,就至少要幹一個女人,然後女人都會自己倒貼,剛好又長得性感美艷之類的。

然後我看到這個我就覺得,我要看BL版的,我要看一個男的到處解決事件或清怪,途中就順手幹一個男人這樣,BL版的自走砲。


這個塗鴉漫畫則是卡兒在旅途中來到一間酒館,酒館裡的妓女一看到他就這樣跟他說,當然其他人都不知道卡兒是BL的自走砲,以為他只是路過的驅魔者而已,只有妓女她用職業的直覺感受到這人跟她是幹同一行的。(不)

我其實是想把末日篇弄得盡可能歡樂,因為畢竟有幾個一直以來的主要角色可能會掛,不希望弄得太沉重,讓大家對角色有一種「稍後片刻,廣告後立刻回來」的感覺,這樣比較不虐一點。

然後我要說一下【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把完結篇寫出來,是因為我其實還沒想好這故事應該怎麼結束,我覺得好像是第一次遇到結局讓我那麼棘手的故事,雖然N年前寫【月光石】的時候我可能也說過類似的話,不過那篇雖然歷程艱辛但終究還是有一個我挺滿意的結局,我對【魔法師與無頭騎士】也有同樣的期待,希望它也能有個神結局之類的,我盡可能不想搞砸,但又有一堆圖要趕著畫沒啥時間好好琢磨如何收尾,老實講超崩潰,我現在只求我能在今年萬聖節前找到時間寫完這故事QQ

總之只是想說,這些坑我都沒忘啦,雖然我看起來老是在畫一堆不相干的東西,但我會努力把它們填完的><等我!

最後以年初畫給阿腦的伊溫作結: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