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者】終章

我是你的,
是你順從、卑微的奴隸。
讓我體內輕盈光明!光明而空曠!
我對你的掙扎已是徒然。
但現在我終於認識了你,
你的意旨達成了!
我不再反抗,我在你的手中,
把我拿走吧!

─紀德〈如果種子不死〉─


  這是一間位處於鄉下,遠離塵囂的小診所。

  現在是傍晚時分,黑髮的醫師正坐在診所裡跟他今天的最後一位病患聊天。

  「知道嗎,馬丁,最近少喝點酒啊。」

  「夠了,畢雪醫生,別老像我媽那樣嘮嘮叨叨。」有著一嘴大鬍子的馬丁沒好氣的說道。

  「是嗎?我又不認識你媽。」

  「她最起碼都掛了有十年了!」

  「喔,那真遺憾,也許你該考慮討個老婆?」

  「你想說就像你一樣嗎,醫生?」馬丁一臉無趣的看著他。「得了吧,不是每個人都能娶到像你老婆那種大美人啊!」

  「拜託,當初為了追到她可是花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哪!」他大笑道。「她可高傲的很。」

  「你放心吧,醫生,這種女人我看多了!」他搖搖手。「一旦你征服了她,她就會一輩子對你死心塌地的──到最後你想甩都甩不掉!」

  「那再好不過。」他愉快的說道。

  過了一會兒,窗外突然傳來一聲呼喚:「丹尼!」

  馬丁沒好氣的看了一眼窗外:「呿!新婚夫婦就是這樣,整天都要黏在一起──你老婆來接你了啦,老畢!」

  「我知道啦。」他笑盈盈的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

  她站在綠草如茵的原野上等著他,微風吹動著她淡藍色的長裙,夕陽將她那頭金紅色的鬈髮照耀的閃閃發亮,而她秀麗的臉上正洋溢著甜美的笑容。

  「其實妳用不著特地來接我的啊,伊莉絲。」他牽起她的手,微笑說道。

  她抬起那雙美麗的綠色眼眸,幸福的笑著。

◆◆◆

  「你的槍裡沒裝子彈,畢雪醫生。」他平淡的說,像是在講湯裡沒放蛤蜊一樣。

  「……我應該要慶幸你逃走的時候沒帶任何槍械嗎?」他拿起那把槍晃著。「還是要慶幸我自己沒把這槍裝上子彈?」

  「你應該把你放槍的抽屜鎖好才對,畢雪醫生。」

  丹尼士打量著他,除了因為淋雨而令他顯得十分狼狽外,也很明顯看得出他瘦了許多,那雙綠色的眼眸裡不再有光彩,取而代之的是憔悴的神情──看來這段時間他吃了不少苦,丹尼士想。

  他覺得心疼,他記憶中那個高傲的瑞多到哪裡去了?眼前這個瑞多看起來只比流浪漢好一點而已──而且也沒好多少。

  「你要不要洗個熱水澡暖暖身子,你這樣會感冒的。」他還記得瑞多那嬌貴的體質。

  「是啊,我會弄濕你的地毯跟椅子,不是嗎?」他說,然後挑釁的坐到一旁的沙發上。

  丹尼士見此皺了皺眉──但可不是為了他的沙發。「至少,你得把你的頭髮擦乾吧!」然後他取下掛在衣架上的大衣,披在瑞多的身上。

  「用這麼高級的布料?」他揚起眉毛。「如果你以為我會感謝你的話,那你就錯了。」

  「正好,反正我也不要你的感謝,」他一手扠著腰。「當醫生這些年來,我受的感謝夠多了。」

  「那我們扯平了,我可不想在被送入監牢後,還要欠份人情。」

  「誰說要送你入監牢了?」

  「你不該把我送入監牢嗎?」他好笑的說道。「我刺了你一刀,而且剛剛還想用槍射殺你!」

  「但那裡面沒裝子彈。」

  「是沒錯,可是──」

  「你不可能會不知道那裡面沒子彈的不是嗎?」他一手撐著沙發扶手,認真的看著瑞多。

  「我──」他像是還想再辯駁些什麼,但卻沒再說下去。

  「這樣就夠了,」他在瑞多的身旁坐下。「你不需要再解釋什麼,只要讓我知道是這樣就足夠了。」

  他無助的看著丹尼士。「你不報警將我抓起來?」

  「如果是為了還給那些女孩一個公道,那麼我會很樂意這樣做──但是,我並不想因此錯失我的機會。」

  「機會?」

  「我不會再放開你,瑞多,我愛你。」

  瑞多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你早該死心的──尤其在你差點被我殺死之後!」

  「但是你敢說你對我沒有任何感覺嗎?不然那時你為什麼讓我吻你?現在又為什麼回來找我?」

  「我……我這次是為了殺你──」

  「那那天的那個吻呢?」他逼問著,令瑞多更加的侷促不安。「你不可能讓一個你不喜歡的人吻你,不是嗎?」

  他感到自己的雙頰發燙。「我……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那樣,我明明很討厭你,每當看到你時,我就覺得……心裡很亂,覺得自己好像一點都不像自己……」

  丹尼士愣了一下,然後問道:「那是……從何時開始的?」

  「從……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他以一種微弱的音量說道。

  丹尼士已經搞不清他現在到底是應該笑還是做什麼了,他十分無措,因為他並沒有想到會聽到瑞多的這番話。

  「答應我,瑞多,哪裡都不要去,」他緊握著瑞多細瘦的手。「留在我身邊。」

  「兩個男人在一起?這太瘋狂了!」他難以置信的說,並甩開他的手,這時,一個髒兮兮的小包裹突然自他的懷中掉出來,而丹尼士立刻將它拾起。

  「這是我原本打算送給荷菈的緞帶!你居然還留著!」他取出裡面的東西,並驚呼道。

  瑞多顯得有些緊張。「我──我不曉得,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一直沒丟掉它。」

  「這真的很適合金紅色的頭髮,不是嗎?」他淺淺的笑著,並看著眼前的瑞多。「如果它綁在伊莉絲的髮上一定很美。」

  「但是,伊莉絲早就不是綁緞帶的年紀了。」他笑道,但眼中卻泛著淚光。

  丹尼士一把將他擁入懷中,而瑞多卻只是哭著,就像個無助的女孩一般。

◆◆◆

  那一天,瑞多‧左拉消失了。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再也沒有出現過。

  也許曾經有人認識、或是記得過他,但是不斷在這世上飛逝的時間遲早也會淡去他們的記憶。

  就如同,那些童年一樣。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