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者】外章

他們之所以愛上男孩,不是因為他的男性特徵,
而是他所具有的女性體態及女性神韻:
靦腆、賢淑、求知與渴助。
男孩一旦長大,便不再成為男性性倒錯的性愛對象,
他們自己或許又會去愛別的男孩。
這種情形跟其他許多情況一樣,
性愛對象不是同性,而是具有雙性特徵的人。

─佛洛伊德‧西格蒙德〈性學三論〉─


  那棟大宅,在當時才五歲的他眼裡簡直就像一個無邊際的異空間。

  那位夫人雖然人很好,不過他卻很怕她。

  他怕她那雙深到幾乎像是凹到眼窩裡的渾濁綠眼,也怕她那張包覆在蓬鬆紅髮下的慘白小臉,那頭恐怖的紅髮也許有一天會把她那張臉給吃了吧,他想。

  他覺得,那位夫人就跟她所住的那棟大宅一樣,陰森又可怕。

◆◆◆

  「啊……您是……」

  「我叫丹尼!」小男孩一把從庭園的長椅上跳起,一雙黑色的慧黠眼眸直視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從男子的穿著可以明顯看出,他應該是這棟大宅的僕役之一。

  「那麼您在這裡做什麼呢?」男僕淺淺地笑道。

  「爸爸在裡面看病,我覺得很無聊就跑出來了。」

  「原來如此。」這男孩應該是為夫人看診的那位醫生家的公子吧,男僕心想。

  「叔叔,為什麼房子裡面跟外面會差那麼多啊?」

  「嗯?」

  「你看嘛!」男孩雙手揚起,在半空中劃了個圈:「這裡的花園那麼大那麼漂亮,而且又很暖和,為什麼房子裡面就那麼黑那麼恐怖?而且又好冷,你看,明明今天太陽那麼大啊!」

  男僕順著男孩的視線望去,看著眼前一片碧綠,花朵盛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美麗庭園,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這個嘛……我也不知道耶。」

  「原來你也不知道啊……」男孩看來有些失望。

  「老包──!」

  一個稚嫩的聲音從中庭傳來,兩人都不約而同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穿著純白色洋裝的小女孩跑了過來,手上還拿著一朵跟她的洋裝一樣白的玫瑰。

  男孩看著她,她粉嫩的雙頰此時因為奔跑而變得紅撲撲的,紅色的鬈髮在陽光下閃著金色的光澤,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紅髮──因而完全看呆了眼,女孩跑到男僕面前,轉頭好奇地看向男孩,一雙明亮的綠色眼睛眨了眨,笑容中透著不解,然後她抬起頭望向老包:「老包,他是誰?」

  「我叫丹尼!」不等男僕接口,男孩便大聲回道。

  女孩眨著漂亮的綠眼睛看著他:「那,你是怎麼來的?」

  「怎麼來的?」

  「這裡根本沒有人會來喔,」女孩抬頭看向男僕:「只有老包會來而已,其他人都不知道這裡。」

  「妳騙人,妳不是也在嗎!」

  「媽媽不准我跟外面的人見面,所以只要一有人來,我就會被帶來這裡,只有老包會陪我玩。」

  「這樣……妳不是很可憐嗎……」

  「不會啊,」女孩轉了個圈,一頭金亮的紅髮在陽光下閃耀著。「媽媽常常說,這裡是我的秘密花園,只有我才是這裡的主人喔!你看,這裡還有我最喜歡的花!」她將手中的白色玫瑰遞給男孩。

  「可是,我還是覺得妳很可憐。」

  女孩眨了眨眼,不解地看著他:「為什麼?」

  「外面明明還有很多很多好玩的東西,可是妳都不知道。」

  「一點都不好玩!」女孩大力地搖頭。

  「妳沒出去過,妳怎麼會知道不好玩?」

  「因為媽媽是這樣說的!」

  「她騙人!」

  「才不會!媽媽才不會騙我!她說外面的東西都很髒,而且外面的人都很壞!他們一定會討厭我,一定會欺負我!」

  「她是騙妳的!因為……因為我就不會討厭妳啊!」

  女孩看著他:「你不會討厭我?」

  「當然不會啊!」男孩說道,他從來就不曾看過這麼可愛的女生,對他來說,眼前的這個女孩就像一隻白色的漂亮小鳥般令他喜歡,而這個女孩居然完全不曾見過這個花園以外的世界,這令他更想跟她做朋友,帶她一起去外面玩。

  「真的嗎?」

  「嗯!」

  女孩開心地笑了起來,牽起男孩的手便朝花園的另一端跑去:「那,你願意跟我做朋友嗎?」

  男孩點點頭。

  「老包!我交到朋友了喔!」女孩雀躍地往男僕的方向叫道,而男僕則是遠遠地站在原地,笑著對女孩回道:

  「別跑太遠喔,伊莉絲小姐!」

  「嗯!」

  男僕的臉上仍然帶著淺淺的笑容,但當他看著那兩個孩子跑遠後,眼中卻流露出了一種落寞的神情:

  「朋友嗎……對伊莉絲小姐來說,也許永遠都不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才是最幸福的吧……」

◆◆◆

  清晨五點,他從睡夢中醒來。

  怎麼會夢到那麼久以前的事?

  那個兒時見過的小女孩,叫什麼名字他已經忘了,那座盛開著白色玫瑰的庭園,他也已經想不起來那到底是座落在哪棟宅邸了。

  他還記得那雙漂亮的碧綠雙眸。

  那也許是他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對女孩有感覺吧,因為在此之後,他很快就發現他其實對男人比較有興趣。

  不過他忘不了那個女孩的美麗,也因此他會看上的男孩似乎都有那麼一點像她。

  漂亮的,女孩氣的臉蛋,無所隱藏的明亮雙眸。

◆◆◆

  這天,他驅車前往一位病人的家中,路上,他看見一個有著一頭紅髮的小女生。

  那女孩大約十三、四歲,身材高佻,以純欣賞的角度來看實在長得可愛,不過他當然對她一點感覺也沒有,畢竟他並不是戀童症者。

  他會注意到她,是因為她與他兒時見過的那個女孩似乎有些相似。

  他搖搖頭,她當然不可能是那個女孩,那女孩現在應該也二十幾歲了,不可能那麼小。

  如果現在再遇到那個女孩,那麼她一定已跟他的印象差很多了,沒有意外的話,她現在應該會是一個成熟美麗的女人,嫻靜且甜美,不再是他回憶中那個活潑,甚至有點粗野的小女孩,女性的後天教育總是把她們教導的賢淑寧靜,無趣至極,反倒是當女孩時那種狂放不羈的天性讓他覺得比較有意思,他有幾位紅粉知己,都是保持了一部份野蠻天性的女性,儘管大部份時間她們都沒讓別人知道。

  如果現在再見到那個女孩,那一定會令他大失所望吧。

  畢竟回憶總是最甜美的。

  此時,那個十幾歲的紅髮女孩已經彎進街角,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

  他很清楚,那種會吸引他的典型。

  他承認,他總是跟具有女孩氣的人交往,不過那並不是因為他們像女人的關係,畢竟,他如果想要女人,他會直接去找她們。

  那是因為他們有種中性的氣質。

  他沒有辦法忘記當年那個小女孩,靈巧、輕盈更勝於他,他在那座偌大的白玫瑰迷宮裡迷失方向時,那女孩像個天使般出現在他面前,牽著他的手,把他領出迷宮內。

  說天使當然是比較偏頗的說法,其實那一刻的他覺得她簡直像個騎士,而他像個被困在迷宮裡的公主。

  是那女孩把他救了出來。

  不過,這些年來,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其實一直都被困在那玫瑰迷宮裡。

  他不奢求她再次將他救出來,他也不認為如果再度遇見她,她還有辦法把他領出來,畢竟她現在看起來一定不像個騎士。

  即使他一直在追逐,但他知道他其實只是在等待。

  他在等有誰能把他救出來。

  是那時濃烈的玫瑰香氣把他迷住,還是他自願栽進迷宮裡,他已經搞不清楚了。

  是那個女孩的形象詛咒了他,而他或許也甘心被她所困。

  畢竟,他再也沒有見過像她那般粗野的女孩,也沒有找到過像她那麼柔美的男孩。

◆◆◆

  這天清晨,他因為一件突如而至的工作而不得不特別早起。

  「瑞多‧左拉……子爵……」他邊開著車,邊喃喃唸著名片上的名字。

  似乎是這個叫左拉的家裡有位小姐生病的樣子,他還不知道病情有多嚴重,照如此十萬火急的催促來看,可能很嚴重。

  不過,有時候這只是貴族特有的大驚小怪而已。

  他驅車駛入了左拉宅邸

◆◆◆

  「醫生呢?為什麼這麼久還沒有來!」當病人房門被打開時,他聽見一聲怒吼從房內傳來。

  那是一個站在床前,氣急敗壞的年輕男子,年紀不會超過二十多歲。

  他有著一頭金中透紅的鬈髮,金框眼鏡後的綠色雙眸此時正透著怒火,不過,卻很可愛。

  不知道為什麼,他真想捉弄他一下,儘管這根本不是個好時機。

  他以前從未在工作的時候如此缺德。

  粗野的像個男人,卻又柔美的像個女人,這就是他對瑞多‧左拉的第一印象。

〈全文完〉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