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少女】難消之恨,妾為消之

JIGOKUGIRLimg001

其實這東西在Animax重播有一陣子了,現在寫實在是有點給它慢到,第二季的【地獄少女‧二籠】我也只看了前幾集(主要我連You Tube的網路上載版都懶得等),所以本文的討論範圍不包括【地獄少女‧二籠】,僅止於第一季的【地獄少女】。

我常常覺得,現代人的壓力跟怨念似乎特別嚴重,如今的年輕一輩總是早早就需要煩惱一堆有的沒有的事情,童年什麼追著紅蜻蜓啦外婆橋的通通是屁話,現在的小孩比以前聰明,所以需要煩惱的事跟背負的壓力也比以前多,基於現代人這種不再相信勇氣努力勝利美好幻想的現狀下,於是在原應帶給青少年愛與夢想的動漫界,也連帶出現了不少較為黑暗的作品,它們在這些壓力過重的現代人之間受到前所未有的喜愛,像【死亡筆記本】跟【地獄少女】都是屬於這樣的東西,可以致人於死的筆記本,跟只要登錄就可以讓怨恨的人下地獄的網站,都是現代人在沉重壓力之餘得以將怨氣一吐為快的想像出口,也因此在人們心中激起了某種共鳴。

JIGOKUGIRLimg003

不過我很懷疑這些動漫的作者到底知不知道他們的作品就是因為觸及了現代人這種灰暗的心靈所以才會大受歡迎?這當中,不少作者偶然抓到了一點本質上的東西,卻完全不知該如何駕馭,舉個例子,像【死亡筆記本】,它運用上了一點寫實派恐怖小說的因子,而這對於只看動漫的年輕人來說是很新鮮的玩意,而它創造出了一個反面的英雄:擁有冷靜頭腦的殺人者,這在總被勇氣努力勝利疲勞轟炸的現代小孩眼中,是非常吸引人的架構,然而其原作者似乎不了解自己掌握到的是什麼,只是像大多數動漫畫的常規般讓筆下人物歸於扁平化,女孩子就是要萌,男孩子就是要帥要腐,然後會有一些腦殘的正義之士出來作些蠢事,【死亡筆記本】如此,【地獄少女】也如此,它們全都脫離不了動漫畫永遠的老套。

【地獄少女】的架構類似【觀用少女】跟【恐怖寵物店】,有些固定的人物,然後以無盡的單元劇輪迴一直玩下去,但比起上述兩作,【地獄少女】是比較最近的作品,所以它的故事較不像上面兩部那樣仁慈,【地獄少女】十集有九集都是醜惡的人性糾葛,通常到最後都沒人會得救,每集必有人下地獄,有時候還會因為誤會啥的鳥蛋原因而不小心害死好人,雖然在第一部中後來出現了一對正義的父女倆打算阻止地獄少女的行為,但他們幾乎也沒半次阻止成功過,事實上,這對父女的出現很好笑,地獄少女只不過是照委託辦事,真正的問題癥結還是在「人」的身上而非早已死去的地獄少女,如果人的心結沒有解開,那麼隱忍住不去報仇仍然沒有意義,問題還是存在,而這不是光靠旁人勸說就可以解決的。

【地獄少女】的架構終究是在一種商業、低齡化的動畫常規上,雖說它的重點在於闡述人性醜惡的心理層面,不過它探討的深度其實很淺,大多數時候你還是可以輕易的用善惡二元法輕易的劃分出好人跟壞人,雖說Animax把這動畫排在三更半夜,但我覺得這動畫就算給兒童看也沒差(當然最好家長也一起看),因為這部動畫根本就只是另一種【包青天】或【水戶黃門】的翻版,做壞事的人被地獄少女送下地獄,而詛咒人的人一樣死後會跟著下地獄,地獄少女因為生前的業障而必須在死後一次又一次不斷做著這種殘忍的工作,因此這終歸是一個很有日本道德精神的故事,破壞和諧的人終究會得到懲罰,怨恨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最偉大的情操仍然只有寬恕,【地獄少女】看似黑暗,但它其實不過是以反面的角度在闡述這種情操的必要性罷了。

JIGOKUGIRLimg040

排除內容深度的問題,【地獄少女】的演出形式則是一種很有趣的文化符號,如果你對Z頻道播的時代劇有點認識,那對【地獄少女】每集派手下(一目連、骨女、輪入道三人)去明察暗訪委託人周遭人事,以及當地獄少女唸完那一長串出場詞然後送人下地獄的場面,一定相當熟悉,尤其地獄少女每每說出「要死一次看看嗎?」隨後秀出振袖和服花樣的那幕,實在是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時代劇中的官爺大喊「那汝就對我背上的櫻吹雪立誓吧!」然後掀開上衣露出櫻花刺青的名場面,加上三不五時就愛拿能樂劇來玩,處處都看得出【地獄少女】根本無一不是日本古裝劇的濫觴。

這樣「本土化」的演出形式,使得【地獄少女】在本地較年輕的觀眾眼中,時有格格不入之感,因為我們對這些戲劇並沒有耳濡目染的認識,所以在看到【地獄少女】出現這些極富日本傳統的文化符號時,就格外顯的錯愕,且難以產生共鳴,我們也許會喜歡地獄少女閻魔愛極富日本傳統風味的髮型跟黑色振袖和服,或是覺得她平時穿的那種戰後的學生水手服很可愛,但我們並不會了解她為什麼每次在說完「要死一次看看嗎?」後要秀出她袖子上的花樣,也不會了解為什麼當地獄少女在送風流男人下地獄時骨女會出現,更不會了解那從來沒露過臉的紡織婆婆跟神秘的人面蜘蛛到底是幹啥吃的,在我們這些外國人的眼中,對於【地獄少女】一些形式上的演出方式經常會感到困惑跟沒有必要,但那些形式下的意義其實都包含了許多對日本舊時代的濃濃懷念,而那多半是外國人所不能理解的。

故事中,提及閻魔愛成為「地獄少女」前的身世,也是一個很道地的日本傳統恐怖故事,愛原本被村人作為獻祭神祇的活祭,但一個男孩基於不忍心而偷把愛救出來,然過了幾年愛仍然被村人發現,村人認為這對神明是大不敬,於是將愛活活埋掉,她對村人、以及曾救過她如今卻見死不救的那個男孩都有著深深的恨意,最後她的詛咒則讓全村都歸於萬劫不復,甚至綿延子子孫孫。

這是一個典型的日本女鬼傳奇,諸如日本有名的鄉野傳說【四谷怪談】、【番町皿屋敷】等都是這樣的故事,她們都是身份卑微的可憐女子,在無辜的慘遭殺害後,恨意與悲嘆使她們化為怨靈存在這世上,對她們的仇人展開無盡的報復,這些故事是日本文化思想的一部份,卑微女子化為鬼魅復仇的故事是一種反映民間人心的典型,許多沒錢沒勢的人缺乏力量,於是死去化為厲鬼的形象變成一種力量轉化的象徵,這些故事儘管恐怖,卻更「痛快」,所以這些故事至今仍然流傳著,而且人們到現在仍然喜歡這些故事。

【地獄少女】的成功,正在於它的「痛快」,也許它對於心理層面的探討仍然極為膚淺,但那並不真的是它的重點,只要惡人夠邪惡,給他下地獄的那一刻看得令人大快人心,那就足夠了,地獄少女的存在在於提供一種不受法律規範的制裁,非關正義公理,只是提供短暫的復仇快感,而事實上,當人們解開了草人頸上的那根紅色細繩,其實正等於了承認了自身的軟弱沒用,只能靠從虛幻冥界來的小女孩來解決問題,當我們在看【地獄少女】時,其實我們都在心中暗自鄙夷劇中人的愚蠢無知,而這或許也多給了我們一些活下去的勇氣,因為我們都能夠有著小小優越地覺得,我們不會傻到去做故事中那些人所做的事。

JIGOKUGIRLimg041

人世間所謂「因緣」啊,
如絲纏繞,難脫束縛,
有如無垢、淒楚的彼岸花般。
憤怒,悲傷,淚已盡,
午夜零時的帷幕深處,
難消之恨,妾為消之。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