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三章‧唐人街

  雨已然停歇,陽光也迫不及待地從雲層中透出。

  雷恩驅車前往信上所標示的地址,他並不清楚柏瑟文尼生前要他所找的人是不是還住在那裏,事實上即使對方已不住那兒了,他也不在意,反正這只是義務性的尋人,柏瑟文尼的孫子是死是活,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來到唐人街,將車子停靠在一家中國餐館的後方,往他腦中所記下的地址循線走去,那個地址十分偏僻,但並不算難找,他很快就找到了一條正確的巷弄,並直往目的地走去。

  那是一條相當狹窄且陰濕的巷子,水溝裏漂浮著廚餘的臭味,角落裏躺著扁掉的死老鼠,腐爛的氣味一路飄到空中,沾附在那些吊在兩旁建築物中間的衣物上,那些氣味會一直留存著,最後再沾染到它們的主人身上。

  什麼地方出身的人,身上就會擁有什麼地方的氣味。雷恩心想,並忽然為自己竟擁有這麼勢利的想法而感到驚訝。

  他知道自己不是出身高貴的人,但也正因如此,才會擁有勢利的念頭,他想;天生出身高貴的人並不會有所謂勢利的概念,因為在他們的眼中,這些身分遠低劣於他們的人根本等於不存在。

  對他們來說,那就像是發生在另一個星球的事,遙遠,而且無關痛癢。

  他想起柏瑟文尼的女兒伊芙琳,事實上他只見過她幾次,但那少數幾次的印象倒是讓他記得很清楚,伊芙琳是柏瑟文尼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她的母親是個東方人,所以伊芙琳的容貌也有著一種異國的氣質,雷恩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被她真正吸引過,但她確實是個美人,雷恩不確定像柏瑟文尼那樣的人是否曾真心愛過伊芙琳的母親,但他看得出柏瑟文尼確實對她們母女深感虧欠,得知伊芙琳的母親病逝後,他似乎還相當惋惜。

  就他所知,柏瑟文尼曾有意將女兒接回山莊,但伊芙琳當時已有了互許終身的對象,事隔多年,雷恩已不記得自己當年是不是曾嫉妒過那個幸運的男人,如果他曾見過他的話,或許會吧,他想;但他從來沒見過那個男人,一次也沒有,他甚至懷疑過那個男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因為伊芙琳似乎並不樂意接受柏瑟文尼的幫助,她不是那種知道自己有個有錢老爸就會想來攀親戚的女人,無論如何,雷恩總覺得,對當年的伊芙琳來說,結婚是其次,急著想和柏瑟文尼撇清關係才是主要目的,雷恩覺得這倒是個很聰明的決定,因為對他來說,他同樣也不想和柏瑟文尼這個人有任何牽扯,柏瑟文尼表面上遵循教廷的命令行事,事實上卻從中幹了不少骯髒事,而且雷恩不喜歡柏瑟文尼處置非人種的方式,有時他覺得,柏瑟文尼根本是以屠殺這些非人種為樂。

  他記得,最後一次見到伊芙琳的時候,她全身扭曲在一輛撞得歪七扭八的車裏,那張原本美麗的臉被倒塌的樹枝插穿,若不是她身上穿著那件她平常最愛穿的紅色連帽外套,他根本不會認得出那是她。

  那是一場頗有蹊蹺的意外,他記得柏瑟文尼當時雖然很傷心,卻沒有要求警方更進一步調查,很快就將女兒下葬了,他想,柏瑟文尼應該知道那是誰幹的。

  他想起賽巴斯欽充滿惡意的笑容,同樣都是柏瑟文尼的兒女,但伊芙琳與賽巴斯欽截然不同,她就像是一個誤闖邪惡叢林的小紅帽,而賽巴斯欽則像是一頭貪婪的狼,和他的父親一模一樣。

  他沒見過伊芙琳的生母,但他想,伊芙琳的個性一定是承繼她的母親,因為從伊芙琳的身上,除了遺傳基因所賦予的部分外表之外,他根本看不出和柏瑟文尼有任何雷同之處。

  伊芙琳死得很早,雷恩壓根兒就沒想過她會有個兒子,柏瑟文尼過世後,他按照柏瑟文尼所吩咐的,將那些信都從保險箱裏找了出來,伊芙琳沒給柏瑟文尼寫過幾封信,這情有可原,雷恩心想,若換作是他,他同樣也不知道能對柏瑟文尼這樣的人寫些什麼,其中一封,便是在她婚後所寫的,透過這些文字,雷恩突然覺得那個留在他印象中的伊芙琳又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甚至連那個單薄如紙的丈夫也變得生動起來,從信中他讀出伊芙琳是在結婚前便懷了孕,婚後不久就生下了孩子,他們一家三口曾在這個世上共同度過一段美好的日子,直到一年後伊芙琳在深夜的無人公路撞上一棵樹為止。

  如果柏瑟文尼沒有介入她的生命,那麼或許她至今還活著,雷恩實在很討厭這種想法,因為這種「如果……或許」的假設總是在一切都已成定局後才出現。

  按照推算,伊芙琳的兒子今年大概已經十四歲了,這種半大不小的年紀不知怎地讓雷恩感到不安起來,當他見到伊芙琳的兒子時,他要怎麼向他表明來意呢?他是個徹底的外人,只是聽命行事,來此給伊芙琳的兒子一筆錢,那孩子見到他時會怎麼想呢?如果他和伊芙琳有著相似的個性,那麼或許會很瞧不起他吧,他是個走狗,不論以非人種的身分或以人的身分來看,他都是個極其卑賤的存在,他可以坐視柏瑟文尼屠殺那些和他同類的非人種,也可以在明知伊芙琳是被害死的情況下不聞不問,只要不危及他個人,那麼任何事他都能當作沒有看見。

  他找到那個正確的住址,遲疑了一會,才決定按下門鈴,門鈴發出刺耳且粗嘎的長音,令他靈敏的耳朵感到有些不適。

  他等待了數秒鐘,門後才傳來腳步聲,當那扇脫漆的門打開時,一個可能比這整條街還老的婦人出現在門縫中,雷恩看見一條細細的鐵鍊橫亙在他與老嫗之間,大多時候,這對蓄意闖入的凶神惡煞來說並沒有意義,但依然有許多人在門上裝著這玩意兒。

  「你是誰?」老嫗問道,他向她說明來意,為了方便,順便使了一點非人種擅長的伎倆,讓她很快就信服於他,並請他進屋內喝茶。

  雷恩很快地打量了一下這狹窄的屋子,雖然地方不大,但整理得還算乾淨,老婦年紀雖大,但舉手投足間有種下等人的俐落,介於粗魯與靈活之間,幾句交談之下,雷恩覺得她是個頗精明的女人,而且不像是會對小孩很好的類型。

  婦人倒了一杯茶給他,他接過茶杯,注意到茶杯刷洗得很乾淨,與婦人發黑的指甲形成強烈對比,他握著那茶杯一會兒,感應到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曾站在流理台刷洗著這只杯子,他抬起頭,看見那流理台就位於老婦身後的瓦斯爐旁,也許那男孩在洗這杯子的時候,老婦就在他身旁督促。

  這裏沒有任何屬於那男孩的東西,所有一切都是屬於婦人的,深綠色沙發上的毛毯是給婦人蓋腳用的,而牆上的掛畫是婦人喜歡的裝飾,木製茶几上擺放的萬年青是婦人放在那裏的,但這些事物又全都擁有那男孩的氣息,男孩負責維持這些東西的整齊,而婦人則是命令他去做這些事的人。

  這裏是婦人的小小堡壘,在這間屋子裏,她擁有一個專屬的僕役、下屬,像工蟻一樣提供她的生活舒適,但這隻年老的蟻后卻吝於提供工蟻任何自由的空間。

  雷恩覺得此處所散發出的這種氣息讓他不太舒服。

  他向老婦詢問那孩子的事,得知老婦是男孩的祖母,而他的父親早在多年前病故,此後男孩一直是由她扶養,從她的口氣中,雷恩聽得出她只是嘴巴上疼她的孫子,實際上卻十分看不起他,認為他只是個增加她生活負擔的累贅。

  雷恩將她的抱怨聽完後,才試著探問男孩的去處,但婦人似乎不太想讓他見那孩子。

  「他從前晚就一直喊著眼睛痛,現在窩在他房間裏。」婦人說道。

  「眼睛痛?那去看醫生了嗎?」

  「那孩子根本是裝病,他從以前就老愛喊眼睛痛,但醫生看過後都說他眼睛好好的,我看他只是不想去上學而已。」

  雷恩從破舊的沙發椅上站起身來。「我想見他,他房間在哪裏?」

  「他現在應該睡著了,不想被吵起來。」

  雷恩望向婦人的眼睛,讀出某部分她不想被人發現的心思。「我得見他。」

  「他不喜歡人家進他房間。」婦人上前一步,寬胖的體型擋住了前往樓梯的路。

  「你是不是虐待他?」雷恩逼視著她。「他被你打過,對吧?」

  「你是警察嗎?」婦人仰視著他,臉上略顯敵意。

  雷恩沒有回答,只是走上前去,一手摀住她的口,另一手伸到她背後,婦人掙扎起來,但雷恩抓住她,不讓她掙開,接著,雷恩張開嘴,露出森然的獠牙,往她的脖子咬了下去。

  老婦只顫抖了片刻,然後便失去意識了。

  雷恩將她平放在樓梯前的地板上,她仍有呼吸,雷恩並不打算取她性命,更何況,他也討厭這種衰老人類的血,他伸手抹去嘴邊的血漬,像一隻靈巧的動物那樣躍上樓梯,快步朝那男孩的房間走去。

  越往上走,他就越能感受到那男孩的氣息,那氣息中夾雜著恐懼與憤恨,以及滿滿的無助,這些情感沾染在這屋內的每一寸角落,他還沒有見到那男孩,便覺得自己似乎已認識他一生一世。

  他走向氣息最濃烈的那扇門,注意到男孩被反鎖在房間裏,這又讓他忽然感到心臟像是被揪起來了一秒,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即使是在看見伊芙琳的屍首時,他也從未感到遺憾,因為他從不曾對伊芙琳期望過什麼,早在他遇見她之前,她就已經是屬於別人的,但在此刻,他卻突然發現有一種渴求在他胸中騷動著,他在期望什麼?這股期望又是從哪裏來的?

  他不知道。

  他轉動門把,走了進去。

  一個戴著紗布眼罩的少年正坐在床上,面對著他,他有一頭跟伊芙琳同樣的黑髮,身上只穿著內褲和一件紅色連帽外套,有那麼一刻,雷恩簡直以為伊芙琳起死回生重現人世。

  「我的眼睛很痛,」那少年說道,正值變聲期的聲音讓雷恩意識到他並不是伊芙琳。「是因為你的關係吧?」

  雷恩盯著他,不懂他為何這麼說。

  「每次只要有非人種在附近,我的眼睛就會痛。」少年指了指他戴著眼罩的右眼。「我剛剛聽到你在樓下跟奶奶說話,你是誰?」

  「我叫雷恩,是來接你的。」

  「你要帶我去哪裏?」

  「離開這個鬼地方,也許替你找個寄養家庭。」雷恩知道他不能將這孩子帶回柏瑟文尼山莊。

  少年微微一笑。「你是社會局的人?我不知道社會局裏也有非人種。」

  「我不是社會局的人,我為你外祖父──彼德森‧柏瑟文尼先生做事,他要我來找你。」

  「我的外祖父?那他現在在哪裏?」

  「他過世了,今天剛下葬。」

  「我要怎麼相信你?」少年的臉上仍帶著笑意。「你是個無緣無故闖進我家的非人種,劈頭就說要帶我走,而且你領子上有血漬。」

  雷恩撫了撫領子,有些驚訝自己竟然會犯下這種失誤。

  他原本可以應付那老婦,塞給她一筆錢,要她好好照顧這孩子,事實上,他該做的事也就僅止於此,他根本沒義務管柏瑟文尼的孫子在此受到什麼待遇,也沒必要管他將來會如何,他只是柏瑟文尼養的一條狗,柏瑟文尼家任何人的事都與他毫無瓜葛。

  但他此刻卻站在這裏,焦慮地想著該怎麼說服眼前的少年,只因他才剛剛襲擊少年的祖母,而他知道那老女人很快就會醒轉過來,衝出去大聲尖叫。

  他正想著該如何說明時,少年突然開口了:

  「如果我不跟你走的話,你會有危險嗎?」

  雷恩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會。」

  「等我一下。」少年從床沿站起身來,從帆布衣櫃裏拖出一條皺巴巴的牛仔褲,並很快套進細瘦的雙腿,接著他走向角落那張堆滿雜物的桌子,伸手要去拿桌上的一只皮夾,但又突然收回手,轉過臉來,朝雷恩問道:「我跟你一起走的話,還需要帶錢嗎?」

  「不需要。」雷恩答道,不很確定自己為何會這麼說。

  少年似乎對這回答很滿意,他將皮夾留在原處,然後爬上床,拉開床邊的那道窗戶,將身子伸出窗外,伸手將牆外的折疊鐵梯拉了下來。

  「我們從這裏下去,」少年回頭對他說道。「你不想走正門吧?」

  的確不想。雷恩覺得這個邀請似乎別具深意。

  少年很快便從梯子上溜了下去,雷恩也隨之跟上,到達地面後,少年又將梯子推了回去,看來像是對這脫逃方式十分熟練。

  「你好像對此很嫻熟。」雷恩評道。

  「這算不了什麼,我認識一個住在後街的小鬼還可以不靠梯子在這爬上爬下的。」

  「你的朋友?」

  少年聳聳肩。「算是吧;你開車來的嗎?」

  「對。」

  「停在哪裏?」

  「中國餐館後面。」

  「不算是什麼好位置,不過以第一次來這裏的人來說,會選那地方算是很聰明了,走吧,我們得離開這裏。」

  少年抓住雷恩的手,快步往巷道外走去。

  「你殺了我奶奶嗎?」少年問道。

  「沒有。」雷恩實話實說。

  少年輕哼一聲。「太可惜了。」

  「你希望我這麼做的話,我就會去做。」雷恩脫口說道,同時突然發現自己的口不擇言。

  少年輕笑了一下。「你瘋啦?非人種要是殺人的話,會被第十九分局抓走的。」

  雷恩發現自己此刻並不是很在意這件事,事實上,不論是柏瑟文尼,或是整個第十九分局,他都不在乎。

  他只在乎眼前的少年。

  他想他一定是瘋了。

  「雷恩是你的姓,還是名字?我知道有些非人種並沒有名字。」

  「是姓,我的名字是文森。」雷恩答道。「你對非人種的事很了解?」

  「了解得不多,」少年抬眼看他。「我只知道,他們之中有一部份會聽我的話。」

  「那是什麼意思?」

  「我想想……」少年略微蹙眉。「你看過狗吧?有時當你注視著牠們的時候,你會知道牠們對你有沒有敵意,有些狗看著你的時候,你會明白牠想要你伸手摸牠,但有些狗就不是這樣了,你要是去摸牠只會被狠狠咬上一口……對我來說,非人種就有點像是那樣,我分辨得出誰是非人種,誰不是非人種,而且我知道哪一些非人種會聽我的話,哪一些不會,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雷恩靜默不語,在心裏思考著這番話意味著什麼。

  「我想你應該不會因為這比喻生氣吧,雷恩?」

  「不會。」雷恩老實回道,他的確不會因此生氣,因為他向來知道和人類比起來,狗往往還討人喜歡多了。

  「你看起來像是會聽話的那一種,」少年說道。「我喜歡你。」

  「你不覺得你言之過早了嗎?」

  「你也喜歡我吧?我看得出來。」

  「我不認為我會喜歡一個連名字都不告訴我的人類。」

  少年看來略顯訝異。「我以為你會讀心術。」

  「我希望你親口告訴我。」雷恩說道,不知怎地,他覺得這請求讓他有些發窘。

  就像是在對一個至高無上的皇帝做出無理的要求。

  少年露齒一笑:「我叫亞契‧盧,我可以叫你文森嗎?」

  「最好不要。」雷恩回道。

  他們一路走到中國餐館後方,坐進車裏,雷恩不確定自己為何要那樣回答,事實上,他完全不介意少年直呼他的名字,但也正因如此,他更加害怕答應少年的要求。

  他害怕一旦答應了,此後就會一路淪陷下去。

  車子駛離餐館後方時,少年在後座拍了拍座椅。「這車真不錯,我還是第一次坐這種車。」

  「我先找個地方替你安頓下來,之後的事再──」

  「我要去我外祖父家。」少年說道。

  雷恩不自覺地緊捏了一下方向盤。「我想,暫時別那麼做比較好,柏瑟文尼先生──呃,你外祖父才剛剛下葬,你現在突然出現的話……對家屬來說或許太戲劇化了。」

  「但你會來找我,肯定就表示我外祖父有留給我什麼吧?」少年微笑道:「既然這樣,為什麼我不能回去?」

  「你外祖父只留給你一筆錢,」雷恩發現自己無法說謊。「至於……你不能回去也是他的遺願,因為他有個叫賽巴斯欽的兒子,那傢伙是個瘋子,他不會樂見你出現的。」

  少年略微揚起眉毛。「他有多瘋?」

  「……你對你母親的死知道多少?」

  「我聽奶奶說她是因為車禍過世的。」

  「雖然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但那場車禍也許不只是場單純的意外。」

  「你的意思是我舅舅殺了她?」

  「我沒有證據,我的工作也不允許我去插手找證據,只是像賽巴斯欽那種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你的工作是什麼?」

  「我在第十九分局當差,你外祖父生前是那裏的局長。」

  少年露出驚喜的表情。「哇!這麼說我遇上傳說中的人物了!」

  「對你來說或許是傳說,但對我而言只是無趣的現實。」

  少年雙手交抱,往後靠在椅背上。「原來第十九分局裏有非人種的事是真的啊……要是能夠當上那裏的局長,指揮手下的非人種們,那一定很有趣吧?」

  「我不認為那會有多有趣,就我所知,你外祖父生前一直很懼怕我們。」

  「為什麼?在那裏當局長的人應該會和你們訂下什麼契約吧?他不是能支配非人種嗎?」

  「正確地說,他的契約者只有我而已,其他非人種只是聽我的指示辦事。」

  「這麼說你很強了?」少年的眼裏閃著光芒。

  「我不會那樣形容自己,在非人種的世界裏我或許算吃得開,但在人類社會裏,我只是一隻聽命行事的狗。」

  「那樣快樂嗎?」

  「無所謂什麼快不快樂,那只是工作,僅此而已。」

  「聽起來你不太喜歡我外祖父。」

  「我不認為我有喜歡他的必要。」

  少年苦笑。「我不懂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你明明不喜歡他,還甘願為他做事?」

  「狗通常無法選擇自己的飼主,不是嗎?」

  「但你一點也不像是狗啊,我覺得你比較像是狼,你不像那種願意無條件為人做事的類型。」

  「我的確不是無條件聽命於他。」

  「什麼樣的條件可以讓你這麼犧牲?」

  「……你不覺得你問得太多了嗎?這跟你無關。」

  「怎麼會無關?你得保護我,也許我們以後會相處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想更了解你,不行嗎?」

  雷恩微蹙眉頭。「我不那麼認為,我的工作只是替你找個監護人,將柏瑟文尼留給你的那份遺產交給你,我想我們今後不會有太多機會見面。」

  「我不要別人做我的監護人,我只要你,雷恩。」

  「我不能當你的監護人。」雷恩回道,見少年沒反應,又接著說道:「我實在不懂,你為什麼對我那麼感興趣?」

  少年聳聳肩。「我也不知道,我一看到你,就覺得對你很有好感,而且我知道你絕對不會背叛我。」

  「也就是說,我不像是那種會咬人的狗?」

  「你當然會咬人,但你沒打算咬我,我看得出來。」

  「我不明白你怎麼能那麼肯定。」

  「既然這樣,那來做個實驗吧。」少年淺淺笑道,並伸手摘下右眼的紗布眼罩。

  雷恩將視線移向後照鏡,但當他看見少年的右眼時,登時愣住了,這一恍神令他差點闖了紅燈,他連忙踩下煞車,在行人穿越道前停下。

  他瞪著後照鏡,少年原本被眼罩遮蔽的那只眼睛完全不像是人類,他的鞏膜像深淵般黑暗,而虹膜則是透著血般的紅色。

  「帶我去我外祖父家。」少年說道,臉上透出惡魔般的微笑。

  雷恩困難地嚥下一口唾液,不知該作何反應。

  「聽話,文森。」

  雷恩將視線移開,覺得自己像是隻夾著尾巴的狗兒。

  「是的,盧先生。」

  「叫我亞契。」

  「是的,亞契……先生。」

  「你就是改不過來嗎?」亞契笑了一聲。「算了,反正被叫先生也挺新奇的。」

  綠燈亮起,雷恩踩下油門,往柏瑟文尼家駛去,他聽見亞契將眼罩戴回臉上的細小聲響,但接下來全程,他再也不敢將目光移向後照鏡裏。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亞契出現之後,雷恩就以光速瞬間從冷硬派硬漢變彎了,真是太慘了。

本章終於出現了雷恩的全名,其實我一直沒設定他的名字叫啥,原本想說就讓他跟史賓瑟一樣只有姓氏就好了,但因為雷恩有女兒,女兒有名有姓的話,當爸的卻有姓沒名感覺有點奇怪,所以就幫他安了一個名字上去,不過之所以會取文森這個名字……很明顯是我當年迷上FF的餘毒所致(毆),說實在我原本對雷恩這角色的喜愛度大概就一般般而已,但是自從我得知他名字叫文森之後,我對他的廚力就忽然變得很高,啊這些都。(爆)

留言

  1. 可惡亞契和雷恩好萌!!!
    凱瑟琳那邊怎樣都無所謂惹~我要棄追!(喂(明明人家也沒更新吧

    話說這發文速度真是令人驚奇。

    回覆刪除
  2. YAY太棒惹我可以光明正大把凱瑟琳放置PLAY!(被打爛)

    我之前大概有一個多月都沒貼文啊,就是在寫這個,積到一定程度才一次貼出來,不是像凱瑟琳那樣寫一章貼一章(毆)
    因為這次的故事有過去跟現在兩個時間點,就必須要寫周全一點才能貼,
    所以這篇是前幾章都已經寫得差不多了才一次貼出來,當然看起來發文速度就很驚人了(揍)

    回覆刪除
  3. 原來如此

    中午時使用圖書館電腦把它們都給看完了 YAY
    亞契和雷恩好萌值得加倍的驚嘆號!!!!!!
    希望無人看到我不自覺上揚的嘴角(到底在學校做甚麼呢!

    史黛拉居然是那兩人生的令人好驚訝(為何這人老是猜不透作者的布局?

    對惹如果有問題的話是不是還可以去那個interview的網站問啊?

    回覆刪除
  4. 挖這則留言居然被Blogger放置PLAY十天我才看到!
    其實我覺得看久應該就差不多都猜得到我會寫出啥發展(毆)
    因為我實在不能不寫男孕(淦)

    Interview!天哪我都把它遺忘了!(毆)
    可以問啊,但是太私人或尷尬的問題我不會回答唷!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