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五章‧墓中之狼

  「卡歐斯,你覺得亞契真的在隱瞞什麼嗎?」穿梭在夜晚的高樓之上,史賓瑟這麼問他的同伴。

  「你不是會讀心術嗎?你都讀不出來,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那頭狐狸腦子裏在想什麼?」

  「擁有制約之血的人類會讓讀心術失效,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卡歐斯答道,並躍向另一棟樓。

  史賓瑟停下腳步,站在樓沿,低頭沉思起來。

  「史賓瑟,你還站在那裏幹什麼?」卡歐斯站在另一棟樓上對他叫道。

  「我們的確不能像無頭蒼蠅到處亂闖,這樣下去救不了人的。」史賓瑟說。

  「那你說現在要怎麼辦呢?」

  「卡歐斯,你認為去問亞契的話,他會告訴我們多少?」

  「他一個字也不會吐露──如果他真的有在隱瞞什麼的話,」卡歐斯說著一手叉起腰來。「我太了解那隻狐狸了。」

  「……看來我們也不能設計他,在制約之下,很難對亞契撒謊。」史賓瑟將一手擱在下巴上說道。

  「你想如果再去盤問約希的話,還能問出什麼嗎?」

  「應該問不出什麼了,約希是非人種,他也會受到制約之血的牽制。」

  卡歐斯思索了一會,說道:「為什麼該隱家會願意和狼族結親?我以為血族與狼族之間該是世仇。」

  「狼族跟血族是世仇的話,照理說我們不太可能跟雷恩共事才是。」史賓瑟指出事實。

  「那是因為我們不是純血貴族,對這些世家來說,怎麼可能會讓後代染上異族的血脈?」

  史賓瑟眨了眨那雙金色的眼睛。「你的意思是,該隱家可能是被迫舉行婚配儀式的?」

  「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小約希並不樂見跟那個什麼愛德華結婚,不是嗎?」

  「我不喜歡你叫他小約希。」

  「先這樣叫他的是你吧。」卡歐斯白了他一眼。「按常理來說,那個叫愛德華的要是知道約希並不是女性,應該也不會想跟他結婚吧?」

  「你不能用常理判斷非人種的喜好,」史賓瑟說:「也許愛德華的胃口很大,狼族都是那樣的。」

  卡歐斯盯著他,決定不就這點上反駁他。「這樣吧,還是用比較土法煉鋼的方式好了。」他說著從口袋裏取出一張紙。「我們去雷恩家,循線追蹤史黛拉是在哪裏失蹤的。」

  「你知道地址?」

  「照片上有寫史黛拉‧雷恩的住處,」卡歐斯亮了亮手上的照片。「只是,我不清楚雷恩是不是也住在那裏。」

  「如果他今晚在那裏,會很麻煩吧?」

  卡歐斯看了他一眼。「我不會用麻煩這種字眼來形容。」他說罷便躍上牆緣,縱身一跳,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史賓瑟對這句話笑了笑,然後跟了上去。



  史黛拉‧雷恩的住處是一幢外牆以紅磚砌成的獨棟住宅,儘管離市中心不算太遠,但周遭環境卻相當像是郊區,從建築風格看得出房齡似乎略有歷史,保有某種樸實的鄉間氣息,有點像是童話裏那種會突然出現在森林小徑上的房子,若在白天看來,或許會讓人認為裏頭住的是善良可愛的小紅帽,但在夜晚看來,只能令人聯想到巫婆芭芭雅嘎的住所。

  卡歐斯和史賓瑟兩人站在屋門口,仰視著這棟建築,毫不意外地,所有的門窗皆已上鎖,看來像是從今天下午以後就沒人再出入過了。

  「史賓瑟,你不覺得奇怪嗎?」卡歐斯盯著緊鎖的門窗說道。

  「哪裏奇怪?」

  「史黛拉還未成年,照理說她應該跟監護人住在一起,可是這裏一個人也沒有。」

  史賓瑟伸出手,輕輕撫上屋子的外牆,並閉上眼睛感應,過了一會他說道:「你說得沒錯,的確是沒人在屋子裏。」

  卡歐斯轉過頭來看著他。「那,有不是人的東西嗎?」

  史賓瑟露出淺笑。「有是有,但不在屋子裏。」

  「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卡歐斯臉一沉。

  「我不是說我們兩個,」史賓瑟將戴著手套的手從牆上收回來。「我是說屋子後面的那東西。」

  聽到這話,卡歐斯的眼神染上了一絲警戒。「屋子後面?」

  「後面有墓地,可能是家族墓穴。」

  「感應得出來是哪種非人種嗎?」

  「有野獸的氣味……大概是狼族。」史賓瑟瞥了一眼身旁的卡歐斯。「你想會是雷恩嗎?」

  「不知道。」卡歐斯答道,並從脅下的槍套裏取出佩槍,拉下保險,往屋後走去。

  「你想獨佔好玩的事嗎?」史賓瑟低聲說道,也從腰後大衣下的槍套中抽出槍來,跟了上去。

  屋後不遠處有一片空地,周圍全是林木,薄薄的夜霧不知何時籠罩了上來,瀰漫在清冷的樹林間。

  薄霧之中,有一個高聳的影子,卡歐斯原先以為那是個人影,但他很快便發現那只是一座石製的天使雕像,與另一座成對的天使像佇立在一座有尖頂的碑亭兩旁,碑亭略高於地面,正前方有一排低矮的石階,卡歐斯踏上石階,走進碑亭,注意到這其實是一道通往地底墓穴的門,但原該上鎖的雕花門板卻大開著,地上散落著鐵鍊,看來是原本掛在門上固定用的。

  「在這底下。」史賓瑟的聲音從卡歐斯肩後飄來。

  「我知道,不要離我那麼近講話。」

  「喔。」史賓瑟的聲音又略微遠了一些。

  「我先下去吧。」卡歐斯說著便要往門裏走。

  「猜拳決定怎麼樣?」

  「我們不是來玩的,史賓瑟。」

  「你的彈匣裏裝的是浸過聖水的銀彈,如果底下是雷恩怎麼辦?」

  「我不會射要害。」

  「呃,我的意思是,他八成會在你開槍前就先做掉你。」

  卡歐斯在幽暗之中陰沉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的建議是?」

  「讓我做先鋒,」史賓瑟提議道。「我的能力比較多元,就算那真是雷恩,在最壞的情況下我應該也能牽制他。」

  「就聽你的吧。」卡歐斯不甚情願地略微後退一步。

  史賓瑟走向前去,踏著輕快的步伐往門後的階梯走下去,卡歐斯對他異常愉悅的狀態皺了一下眉頭,但仍跟在後頭走了進去。

  走到半途,史賓瑟忽然揚手擋住了卡歐斯,說道:「你留在門口,等那東西出來的時候擋住他。」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誰跟你說我只有一個人的?」史賓瑟在黑暗中露齒一笑,卡歐斯注意到他的大衣飄動了起來,而底下隱隱有什麼生物在爬動。

  喔,使魔。卡歐斯沒趣地想著,接著便轉身回到上面去了。

  史賓瑟繼續往下走,一直下到地底,他深深吸了一口陰冷潮濕的空氣,似乎感到很滿意。

  「真羨慕你有那麼好的棲息地,」史賓瑟對著黑暗說道,「這裏充滿了死亡的氣味,而且很古老,自從離開地下庭園之後,我就沒看過那麼好的地點了。」

  低沉的咆哮聲從黑暗深處傳來,聽來像是威嚇。

  「每到滿月之夜,你都待在這裏嗎?」史賓瑟繼續說著。

  低吼聲持續著,一頭龐然巨獸在黑暗中移動著,往史賓瑟走了過來。

  「你應該不可能不知道史黛拉被擄走了吧?」史賓瑟笑著望向那頭野獸。「我實在很討厭這種被耍得團團轉的感覺,不管是約希、亞契、還是你,似乎都在刻意隱瞞著什麼,不如這樣吧,我們來交換條件怎麼樣?」

  那頭野獸的金褐色雙眼瞪視著他,似乎沒在聽他的話。

  「你告訴我史黛拉在哪裏,我就給你一樣你想要的東西。」史賓瑟說道。

  野獸露出森然的利齒,擺動著毛茸茸的巨掌。

  「接受嗎?」史賓瑟揚起那雙金色的眼睛,臉上仍帶著笑意。



  卡歐斯覺得這有點像是某本不入流恐怖小說所寫過的情節,兩個不速之客闖進一座古老的地下墓穴,其中一個下去後再也沒上來,另一個在墓門外聽見同伴的慘叫,接著故事就到此畫下了句點。

  卡歐斯記得那應該是史賓瑟的藏書之一,作者叫什麼他已經忘了,但他覺得姓氏應該是L開頭。

  當然,實際上的狀況和小說裏寫的有點出入,其一,他並沒有聽見史賓瑟的慘叫,事實上,他從未有過史賓瑟會大吼大叫的印象,他總覺得,就算哪天在史賓瑟胸口釘進一根木樁,他頂多也只會悶哼一聲而已。

  其二,他不記得小說中那東西有忽然從墓中衝出來,把主人公壓在墓石上,還差點將他的肋骨壓斷。

  他從石階上爬起來,疑惑著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他剛剛只是照史賓瑟說的,在門前準備迎擊任何突發狀況,但他幾乎是剛走到門口沒多久,就忽然有一頭巨大的野獸從地底下衝了出來,在他轉身準備開槍時咬住了他的手,並將他手上的槍甩到一邊,他像隻慘遭捕獲的兔子般被壓在地上,並看見牠染滿血跡的森然利齒在眼前搖晃,那野獸的力量非常大,遠高於他,有那麼一刻,他發現自己幾乎是心甘情願想將生命獻給牠,那生物帶給他的壓迫感甚至能影響他的思想,讓他本能地感到害怕、敬畏……甚至崇拜。

  沒有任何野獸能夠像這樣駕馭非人種的心神,那絕不是野獸,而是非人種。

  在他被按在野獸掌下,並幾乎要放棄掙扎時,他聽見了一個聲音,那聲音並非傳入他的耳朵,而是直接刺進他的意志中,像一根長針那樣在他腦中翻攪。

  別插手這件事。那聲音說。

  接著,那巨獸便拋下了他,衝進瀰漫著白霧的林子裏,消失無蹤。

  他躺在那裏,過了幾秒鐘後才將心智從剛剛受支配的狀態中拔回來,然後從地上爬起來,去撿那把被扔在一旁的槍。

  這就是剛剛短短幾分鐘內所發生的事。

  儘管他的手臂被咬傷,但傷口咬得並不深,他很快就自體痊癒了,接著他才想到史賓瑟還待在墓穴裏,雖然他很難想像史賓瑟會被打敗,但那野獸既然沒被擋下來,那他的同伴很有可能已遭遇不測。

  他立刻奔進墓穴,並同時想起方才那頭野獸染滿嘴邊的猩紅血跡。

  墓穴深處瀰漫著野獸毛髮的氣味,以及濃濃的血味,鮮血的氣息濃烈地令他想起地下庭園那次任務,當時的隊長擅作主張攻擊沉睡在地下庭園的非人種,結果全軍覆沒,那個時候,地下庭園裏也是到處充斥著這種血味。

  他極不願想起當時的事,那次任務帶給他太多不愉快的回憶,第十九分局的成員們也因為那次事件而犧牲慘重,導致直到現在局內還是有著人手不足的問題,所有現存的非人種成員都被迫得兼任許多原該分派給人類的工作。

  而他當時的女友蒂娜就是在那次事件中死去的,她的死還間接造成他就此失去人類的身分,成為一個只能活在黑夜裏的非人種。

  他由衷希望那種爛事別再重演一遍。

  尤其是發生在史賓瑟身上。

  他在角落一堆磚頭旁邊發現史賓瑟像一團破布那樣躺在那裏,連忙奔過去查看同伴的情況,他看見史賓瑟的頸側被咬得血肉模糊,臉上和身上都染著鮮血,雖然還有意識,但樣子看來實在不太妙。

  「……你不是說你能牽制他的嗎?」卡歐斯突然發現他只能說出這種怪罪的話語。

  因為他實在不願相信史賓瑟會被打敗。

  「……痛死了,給我點血吧,卡兒。」史賓瑟說道,聲音氣若游絲。

  卡歐斯在黑暗中陷入沉默。

  「怎麼了?」史賓瑟微弱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在哭嗎?」

  「蒂娜死的時候我都沒哭了,我怎麼可能會因為你哭。」卡歐斯說道,並伸手抹了抹臉。

  「別抹,太浪費了。」

  「浪費什……」卡歐斯話還沒說完,便瞥見自己戴著白手套的手上滿是血跡。

  「靠過來一點。」史賓瑟說,聲音中似乎帶著笑意。

  但那也可能只是錯覺,因為卡歐斯並沒看見史賓瑟在笑,正確地說,他很難從一張滿是血跡的臉上辨識出表情。

  他俯身靠近史賓瑟,幾乎和他臉貼臉,然後史賓瑟伸手扶住他的臉,並輕輕在他臉頰上舔舐。

  「……我覺得有點噁心。」卡歐斯低聲說道,但並未將臉移開。

  過了一會兒,他感覺到史賓瑟的舌頭慢慢往下移,接著那雙扶著他臉的手忽然一緊,他整個人被往下拉,然後發現自己的嘴唇疊在另一人的嘴唇上。

  「史賓瑟!你在……」卡歐斯連忙要起身,但一雙小小的手抓住了他。

  「我現在是夏洛特喔。」一個女孩的聲音在他身下響起,接著他又被拉了下去,和某人親吻起來。

  卡歐斯再次推開對方,猛地起身,並抹了抹臉。「別鬧了!害我還擔心了你一下……結果你根本就好得很嘛!」

  一個身著紅色洋裝的銀髮少女從地上坐起身來,在幽暗中揚起那雙金色的眼睛。「我是真的被奪走了一部份力量嘛,不然我何必變成這樣子。」

  「你明明就可以隨自己高興變來變去,別以為我不知道!」卡歐斯轉過身去,繼續拿袖子抹著臉。「可惡……早知道就不給你血了,我真像白癡一樣……」

  他話還沒說完,就忽然感覺到某個嬌小的軀體貼到他背後,雙手環住他的腰,他回過頭去,只見剛剛那個銀髮少女正抱著他,並將臉埋在他的腰後。

  「史……呃──夏洛特?你在幹麼?」

  「我不知道你會那麼擔心。」少女的聲音悶在他身後。

  「我……我才沒有擔心好嗎!快放開我!」

  夏洛特抬起臉來,仰望著他,眼中彷彿閃著光芒。「我好高興。」

  「……高興什麼啊!別肉麻了好不好!」卡歐斯頓時感到極為侷促,他立刻掙開夏洛特的手。「現在不是在這裏聊天的時候!剛剛那隻怪物是怎麼回事?你不是還說你能牽制牠!結果咧!」

  「我本來就沒有要牽制牠啊,這又不是最壞的情況。」夏洛特一臉無辜。

  「可是……你剛剛不是被那怪物──」

  「那是交換條件,」夏洛特露出微笑。「我呢,分給一點力量,然後他會告訴我他的女兒在哪裏。」

  「他的女兒?你是說……」

  「對,那是雷恩,毛茸茸的大狼人。」夏洛特說著舉起雙手,各伸出兩根手指在半空中彎動。

  「但他跑了,」卡歐斯不耐地揚起一手。「我看他根本不打算告訴你吧?」

  夏洛特又笑了。「他是沒有跟我明講,但在他咬我的時候,我也窺知到了他的念頭,」她說著在腦袋上比了手勢。「非人種在滿足原始本能的時候,總是會比較鬆懈。」

  卡歐斯陰沉地望著她,不發一語。

  「怎麼了?」夏洛特問道。

  「我剛剛真的以為你快死了。」卡歐斯說道,語帶埋怨。

  「在你答應我的求婚之前,我是不會死的。」夏洛特嚴肅地說道。

  「別說蠢話了,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吧。」

  夏洛特一臉驚訝。「這裏比我們的地窖還要好耶,你居然說這是鬼地方?」

  「我寧可回去睡地窖,也不想待在這裏。」卡歐斯說著便轉身登上階梯。「快走吧。」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總覺得只要是史賓瑟在的場合,好像就很難有什麼緊張感。(毆)

本章卡兒忽然又受到一個極致,當初蒂娜掛點他沒當場哭,但阿史一有事他居然就慌成那德行,真是嚇死我的毛了……這邊值得一提的是,我當初是把這群吸血鬼設定成流不出清淚,只會流血淚,這個設定在最初的本傳中有出現過,只是一度被我忘了就是(毆),而雖然沒人想知道,不過我還是要說──在我的設定中吸血鬼的母乳是粉紅色的,就是帶血的奶這樣(巴),不過目前除了衍生同人文之外,似乎還沒機會寫到這個血乳設定,真是……太可惜了。(可惜個鯛)

然後這章提到的不入流恐怖小說,其實也還是在現實中有所本的那種,不過仔細想想,除了第一章史黛拉提到的那本監禁系小說比較明顯看得出來是哪本之外,其他應該……都不太容易辨識得出來,總之我只是想趁機抱怨一下這些雷書而已,沒看過的話那應該是好事一樁。(毆)

說起來這次的故事在起始幾章還滿隨興所至的(揍),反正這次的目標一開始就是要來走偽冷硬派,既然是要學冷硬派的話那沒怎麼布局應該很正常(←不要把你自己沒布局的事合理化),總之這幾章寫的時候都還滿有想到哪寫到哪的感覺……不過仔細想想,好像從以前到現在也都是這樣子。(巴)

喔對了,寫這章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其實雷恩X卡兒好像也不錯就是了。(請不要自拆官配謝謝(揍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