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血色紅帽】第十一章‧回家

  卡歐斯從昏迷中醒來,當他恢復意識時,他發現自己的臉正埋在一團柔軟的布料中,而且底下還隱隱傳來溫暖的體溫,他登時嚇了一跳,整個人坐了起來,只見約書亞正坐在他面前,倚靠在一棵樹下,表情各種微妙。

  「我……你……我剛剛躺在……?」卡歐斯結結巴巴地說道,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約書亞朝他點點頭。「對,你剛剛躺在我大腿上。」他說著一邊將裙襬拉整齊。

  這句話徹底將卡歐斯嚇到了。「我……等等──為什麼?我記得我……我死了,然後……」

  「你冷靜一點,昆恩先生,」約書亞憂心地說道。「關於那件事,我得向你道歉,殺死你的是我父親,他實在太衝動了,真的很對不起。」

  卡歐斯低頭撫了撫自己的胸口,發現那裏一點傷痕也沒有。

  「……我懂了,然後我被但丁取代了,對吧?」卡歐斯喃喃說道。

  約書亞點點頭。

  卡歐斯懊惱地跪坐在草地上,扶著額頭。「可是……為什麼我一點記憶也沒有?不應該這樣的……」

  「以前也曾經發生這種事嗎?」約書亞海藍色的眼睛在幽暗中眨了眨。

  「……對,可是,那時候我的意識並沒有被但丁隔絕……我還是感覺得到她做了什麼。」

  聽見這話,約書亞忽然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所以……你不記得剛剛發生的事嗎?」

  卡歐斯瞪大眼睛看著他,意識到此時似乎不該承認自己確實不記得,但他腦中也沒有別的答案能夠回答。

  「抱歉,我真的不記得。」卡歐斯照實答道。「但丁她……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這時,約書亞像是突然崩潰了一般,他撲到卡歐斯懷中,大聲痛哭了起來,而卡歐斯整個人則頓時傻住了,完全不知該對眼前的情況做出任何反應,只能僵硬地拍拍約書亞的肩膀,等待他的情緒平復下來。

  所幸,約書亞沒有哭太久,很快地,他便逐漸冷靜下來,並對自己的失態連聲道歉。

  卡歐斯儘管很想問約書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直覺又認為自己最好別知道,於是也沒敢再追問,只能摟著約書亞的肩膀拍拍他,腦中卻千頭萬緒。

  他四下環視周遭,這裏似乎是某座公園,而且是他來過的公園,他扶著約書亞站了起來,並不動聲色地觀察了一下約書亞,確認他並沒有受傷,但非人種即使受傷也很快能復原,何況卡歐斯並不確定自己昏迷了多久,儘管約書亞現在看起來沒事,也不代表他剛才沒有受傷。

  他牽著約書亞走到草坪外面的人行道上,從路燈和周遭景色辨識出這是主教公園,離他住的桐葉邸不遠,這個念頭讓他頓時感到毛骨悚然,因為這表示但丁原本很有可能想將約書亞帶回家。

  帶回家做什麼,他想都不敢想。

  他並不確定但丁能否進入桐葉邸,他知道有部分吸血鬼無法在未經屋主應允的情況下進入他人住宅,不過但丁有沒有受到這種限制他就不清楚了。

  畢竟,但丁是黑夜造物之祖,擁有幾項規格外的能力也是很正常的。

  他始終認為這是一件很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像但丁那種能力強大的吸血鬼,竟然會是他先祖之列其中一人,在他仍是人類的時候,但丁留給他的非人種血緣就總是困擾著他,從小,他就察覺到自己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樣,而他也一直盡可能掩飾自己的這些特異之處,他總是感到很費解,為何都已經是那麼多代以前的血緣了,至今卻還能影響他如此之深,而在他成為吸血鬼之後,那股力量便更加強烈地在他體內蠢動,只要一逮到機會,刻印在他基因之中的那股遠古記憶便會甦醒,喚醒那頭來自最深處黑暗的野獸。

  他並不是真的討厭但丁,儘管他覺得自己確實應該討厭她,她會在他陷入死亡邊際時取代他,用他的身體去為所欲為,但他有時又渴求著她的出現,因為那樣他就能夠比較輕鬆一點,不需要面對這個令人生厭的世界,這個只會為了其他人而運轉的世界。

  說穿了,他只是想將責任扔到但丁頭上而已。

  即使現在也一樣,他應該要弄清楚在約書亞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卻根本不想去面對。

  但丁知道他不會想面對,所以封閉了他的意識。

  真是個爛人。

  這句話他有一半是對但丁說,另一半則是對他自己說。

  他是但丁的後代,但丁會掩護他,而他也會掩護但丁,那是一種本能,出自同樣的血緣驅使,搭配得天衣無縫。

  他就是討厭這樣。

  他轉過身來,朝約書亞說道:「約書亞,但丁到底對你做了什麼?我知道這可能對你很難受……但我必須知道。」

  約書亞咬著唇,頑固地搖搖頭。

  「約書亞,」他伸手握住約書亞的肩膀。「不論是任何事,我都會接受的,你就說吧。」

  約書亞那雙閃著淚光的眼睛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舉起顫抖的手,將左手手背面對著卡歐斯。

  在他的左手無名指上,嵌著一圈黑色的東西,形狀看來有點像是一隻蜥蜴銜著尾巴套在他的手指上,閃著金屬的光澤,但似乎又在呼吸,卡歐斯實在不太確定那是生物亦或是無生物。

  可以確定的是,那東西上頭擁有很強的咒力,而且感覺不太容易拔得下來,因為卡歐斯看見那東西幾乎陷在約書亞的手指裏,像是與皮膚合而為一。

  「我們剛剛訂婚了,昆恩先生。」約書亞說道。

  「──你說什麼!」卡歐斯頓時露出難以接受的神情。

  「你不是說不管任何事都會接受的嗎?」約書亞看起來好像又快要哭了。「這已經是不可抹滅的事實了,不然你可以脫下你的手套看看,你的手上也有一樣的戒指!」

  卡歐斯聽到他這麼說,連忙脫下手套確認,只見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也有一樣的東西,他想將那拔下來,但卻發現那緊緊嵌在他的肉裏,而同時那隻纏在他手指上的黑色蜥蜴也動了起來,張口往他的手指一咬。

  「啊!痛死了!居然會咬人!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卡歐斯叫了起來,並發現自己的右手食指滲出了血。

  「是訂婚戒指,昆恩先生。」

  「天底下哪有會咬人的戒指啊!但丁她到底施了什麼妖術!為什麼我手上會多出這東西!」

  「但丁小姐她……因為跟我父親之間的恩怨,所以強迫我和她訂婚,她說這是我父親欠她的……」約書亞苦澀地說道:「而但丁小姐現在只是意念的殘留體,她並沒有實體……所以換句話說,跟但丁小姐訂婚,就等於是和你訂婚……我問過但丁小姐,她說她並不介意這點,於是……事情就是這樣了。」

  「什麼叫做就是這樣啊!」卡歐斯覺得理智正急速從他腦中消逝。「她要跟你訂婚!你是不會拒絕嗎?而且──但丁她早就結過婚了啊!這怎麼可能算數!」

  「這點……但丁小姐也有提起,可是她說她前一個配偶已經過世了,而且……她現在使用的是你的身體,而你目前仍是單身……」

  「結不結婚是我的事!她憑什麼這樣隨便決定!」卡歐斯大吼道。「快告訴我,要怎麼做才能將這東西拿下來?你不是喜歡史黛拉嗎?約書亞,你也不想跟我結婚對吧?」

  約書亞委屈地看著他。「可是……我已經決定要放棄史黛拉了。」

  「誰准你放棄的!不准放棄!史黛拉也很喜歡你不是嗎?難道你忍心這樣辜負她?」

  「可是……我只會害她陷入危險………」約書亞說著似乎又要哭了。

  「那讓我陷入危險就沒關係嗎?你覺得讓我多一個會突然殺死我的岳父是合理的嗎?」

  「我當然也不願意拖你下水……可是但丁的力量太強了,我實在無法違抗……」

  卡歐斯望著他,心裏也明白只要是但丁想做的事,就不可能有人阻止得了,但當他看到約書亞那副任人擺布完全不反抗的德行,他又感到一肚子火。

  「好吧,既然這樣,我明白了,」卡歐斯雙手交抱。「反正在你的心中,史黛拉根本不算什麼,只是個任你隨便玩玩的小女孩,也是啦,像你這種壽命很長的非人種,怎麼會對一個混血種女孩認真呢?」

  「你……你怎能這麼說?我對史黛拉從不是抱著那種心態!」

  「因為我也是非人種,而且又是但丁的後代,所以對你來說,跟我結婚好處比較多吧?說穿了,你根本就不想違抗但丁,也許還巴不得她纏上你。」

  「你給我住口!」約書亞大吼道,並伸出爪子朝他揮去。

  但卡歐斯穩穩地抓住了他的手臂,沒有讓他傷到自己一分一毫。「你要是對但丁有一半這種魄力,我相信她也不會強迫你的。」他說,但他心裏對這種說法其實沒什麼把握。

  約書亞頓時顯出被刺傷的表情,尖利的爪子也收了起來,他低下頭,看來十分愧疚。

  卡歐斯將手鬆開,說道:「如果你對史黛拉是認真的,那就去證明給她看,在這裏對我張牙舞爪一點意義也沒有。」

  「可是……我該怎麼做呢?」

  「解除跟我之間的婚約,然後到她的身邊去,讓她知道你是真的喜歡她,不是在玩弄她。」卡歐斯說著舉起左手,再次亮出那個會咬人的訂婚戒指。

  約書亞無助地看著那只戒指。「可是我不能單方面解除婚約。」

  「我也不想跟你結婚,這不算單方面吧。」

  約書亞搖搖頭。「這遠比你想像中複雜,要取消婚約,必須要有人對你提出挑戰,並同時打敗你和但丁,證明自己是更有資格的婚配者,你我之間的婚約才能取消。」

  卡歐斯頓時一臉鐵青。「那不就等於根本不可能取消嗎?」

  「有個……比較簡單一點的方法,那就是你和但丁都同意將資格讓給競爭者,可是……」

  「可是她不會同意的,我知道。」卡歐斯喪氣地垂下雙肩。

  「呃……昆恩先生,你不需要那麼沮喪,我相信……」約書亞結結巴巴地想要安慰他。「我想一定有別的辦法的,我會再回去查查這方面的家規,而且……我父親也絕對不會同意我和但丁的後代結婚的,我相信一定有轉圜餘地……」

  一陣振翅聲出現在附近的樹上,打斷了約書亞的話,兩人不約而同往聲音來處望去,只見有個身穿紅色洋裝的銀髮小女孩正立於樹枝上。

  「真高興你恢復了,卡兒,」銀髮女孩說道:「你們剛剛在說誰要跟誰結婚?」

  卡歐斯翻了翻白眼,將左手舉了起來,而約書亞也同時舉起自己的左手。

  「看來我來得太晚了。」銀髮女孩嘆了口氣。



  亞契對於卡歐斯和約書亞訂婚一事似乎感到很有趣,打從大夥兒回到第十九分局,並齊聚在局長辦公室向他說明之後,他就一直笑個不停。

  「有什麼關係?卡兒,小約希也挺可愛的啊,你何不就跟他結婚好了?」亞契一邊朝站在桌前的卡歐斯這麼說,一邊抹掉因為笑得太過分而流出的淚水。

  「我不想跟男人結婚。」卡歐斯逐字逐句地說道。

  「這聽起來很令人受傷。」坐在一旁沙發中的夏洛特這麼說道。

  「小約希哪裏像男人了?你倒是說說看。」亞契輕浮地以下巴指了指坐在夏洛特身旁的約書亞。

  「亞契,你不要這樣說約希!他是我的朋友!」站在沙發後方的史黛拉叫道。

  「叫我先生,史黛拉。」亞契朝史黛拉瞇著眼笑道。

  「我不要,你不尊重我朋友,我就不叫你先生!」

  亞契聳了聳肩,往後靠進椅背裏。「看來雷恩家的家教很差。」

  史黛拉朝他吐了吐舌頭。

  「這件事必須要解決,」一個高大的黑衣身影出現在角落的陰影中,沒人看見他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我絕不允許我兒子和但丁的後代結親。」

  「該隱先生,聽說你一度殺害了我局裏重要的部屬,對這件事你沒有什麼要表示嗎?」亞契說道,將雙手手指交疊在腹部上。

  「我沒什麼好表示的!你們這些教廷的走狗本來就不該涉入這件事!」

  「對了,有誰知道愛德華上哪兒去了?」夏洛特忽然說道。

  「喔,在雷恩那兒。」亞契輕描淡寫地說道。

  「雷恩又是誰!」該隱重重往亞契的桌子上一捶,讓桌面上所有東西都暫時失去重力了半秒。「你們竟敢這樣對待葛洛斯特家的公子!要是壞了我該隱家的親事該怎麼辦!」

  「那邊那位可以當你的女婿,你就別擔心了。」亞契說著朝卡歐斯攤了攤手。

  「我說過我不要但丁之血汙染我們家族的血脈!」該隱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父親,您不要再這樣了,您這樣害我好丟臉!」約書亞站起身來,漲紅著臉。

  「丟臉什麼!該覺得丟臉的是這些人!明知道我們家族的規矩,竟然還膽敢來干涉!」

  「說來說去……現在事情會變成這樣都是父親造成的,不是嗎?」約書亞叫道。「要不是您對昆恩先生動手……也不會喚醒但丁小姐。」

  「約書亞!你竟敢頂撞我!是誰教你的!」

  「我就是要頂撞您!我早該在當初您決定要讓愛德華跟我結婚時就這麼做了!」約書亞說著走上前去,站到卡歐斯身邊。

  該隱瞪視著他,面目猙獰。「……你現在的意思是你要跟但丁的血脈結婚嗎?你敢這麼做的話,我們就斷絕父子關係好了!」

  「我沒有要跟昆恩先生結婚!」約書亞說著挽住卡歐斯的手臂。「我要當他的使魔!」

  這話當場讓所有人都愣了一秒。

  「使……使魔?」該隱是第一個打破沉默的人。「我該隱家高貴的血脈……數世紀以來好不容易才有的純血繼承人,竟然要當這種……混血種的使魔?」

  「不然你有別的辦法嗎?父親,我跟昆恩先生之間的契約已經成立了,如果我不以這種方式履行契約的話,那就表示我非和他結婚不可了,難道你覺得那樣會比較好嗎?」

  該隱看起來好像快氣炸了,但卡歐斯看得出他無話可說。

  「啊呀,真是值得慶賀,」亞契發出奇怪的狀聲詞,並從椅中站起身來,繞到桌前。「那麼這事就這樣決定了,既然你傷了我的部屬,那麼以這種方式作為補償是很合理的,看來你兒子是個很明理的人哪,今後就請你好好與我們密切合作吧,該隱先生。」他笑著朝該隱伸出一手,像是要與他握手。

  該隱陰沉地看了他一眼,顯然並不打算和他握手。「你們最好趕快想想要怎麼跟葛洛斯特家那邊交代,這是你們搞砸的,我可不負責。」

  「當然當然,」亞契愉快地拉高語調。「我們這邊也會派人去說明的。」

  「哼,我們走,約書亞。」該隱不悅地轉過身去,拉著約書亞的胳臂就往外走。

  「晚安了,該隱先生。」亞契朝著他的背影喊道,但該隱頭也不回地拉著兒子走了出去,並重重地甩上辦公室的大門。

  「噢,他脾氣真差,是不是男性更年期啊?」亞契自顧自地說道,並轉向卡歐斯和坐在一旁的夏洛特。「那,我看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要天亮了,你們倆就送史黛拉回去吧,我整晚都沒睡,睏死了。」他說著掩掉了一個哈欠。

  「你竟然會為這案子熬夜,還真稀奇。」卡歐斯說道。

  「當然囉,我擔心得要命,畢竟史黛拉可是雷恩的女兒。」

  「換作是我的話,你會擔心嗎?」

  「不會。」

  「真是差別待遇。」卡歐斯抱怨道。「夏洛特,我們走吧。」他說著往門口走去。

  夏洛特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牽著史黛拉的手便要跟上去,但這時史黛拉卻突然掙脫了夏洛特的手,往亞契快步奔去,一頭埋進他懷中,緊抱住他。

  此舉讓卡歐斯和夏洛特都當場愣住。

  「……史黛拉?」亞契低頭望向抱著自己的史黛拉,樣子似乎有點侷促。

  「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史黛拉抬起眼,朝他問道。

  亞契苦笑起來。「我得回我自己家啊。」

  「……你也可以回爸爸家啊。」

  「乖,聽話,史黛拉,」亞契輕輕將她推開。「我改天會去看你,別撒嬌了,這裏還有其他人在。」

  史黛拉有些不情願地放開了亞契,轉身往卡歐斯和夏洛特所在的方向走去。

  「晚安,史黛拉。」亞契微笑朝她說道。

  史黛拉轉過臉來,說道:「晚安,亞契。」

  然後她和兩人走了出去。



  坐在車上沒多久,史黛拉便在後座睡著了,而坐在她身旁的夏洛特便趁機和開車的卡歐斯搭話。

  「卡歐斯,難道你都不會好奇嗎?」

  「好奇什麼?」卡歐斯說道。

  「你說過,你不知道雷恩有個女兒,」夏洛特說:「你都不會好奇他是跟誰生的嗎?」

  卡歐斯專注地望著道路前方的交通號誌。「不會。」

  「如果對方是你認識的人,你也不會好奇?」

  卡歐斯微蹙眉頭。「我對刺探別人的隱私沒有興趣,若對方是我認識的人卻不告訴我,那就表示對方認為這是不方便告訴我的事,我知道了也沒什麼好處,不是嗎?」

  「這麼說也對啦……」夏洛特靠進椅背,似乎感到有些沒趣。

  沉默持續了一會,這時車子已經駛近雷恩家。

  「你有什麼八卦要告訴我,對吧?」卡歐斯問道。

  夏洛特頓時眼睛一亮。「你願意聽嗎?」

  卡歐斯無聲地笑了一下。「不願意,你就這樣悶著吧。」

  「你不能這樣。」夏洛特哀叫道。

  「你知道嗎?視而不見讓世界更加美好,」卡歐斯說道:「雖然我不曉得你到底看到或聽到了什麼,不過我建議你就裝作不知道吧,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的。」

  「你不是今晚第一個跟我這麼說的人。」夏洛特失望地扁著嘴。「你真的不想聽嗎?」

  「一點也不想,」卡歐斯回道。「你可以去山上找個樹洞,然後喊給樹洞聽。」

  「我會考慮的。」夏洛特低頭玩著自己裙襬的荷葉邊,似乎感到很沮喪。

  卡歐斯將車子駛到雷恩家門口,在路肩停了下來。「把史黛拉叫起來吧,她家到了。」他說。

  「我以為你會想把她抱進她房間。」夏洛特說著便解開史黛拉身上的安全帶。

  「那是非法入侵。」卡歐斯說:「你電影看太多了。」

  夏洛特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然後轉頭去喚醒身旁的史黛拉。「起床了,史黛拉,你家到了。」

  史黛拉睜開惺忪的睡眼。「咦……天亮了嗎?」

  「還沒,不過快了,」夏洛特微笑道。「你最好趕快趁現在上樓補眠。」

  史黛拉這才意識到自己在車上,她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好。」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卡歐斯問道,此時他的視線正停留在紅磚獨棟房屋黑暗的窗口上。「看起來你爸還沒回家。」

  「沒關係,有使魔在。」史黛拉說道,儘管她已經打起精神,但聲音聽起來還沒睡醒。「謝謝你們送我回家。」

  「不用客氣,快上樓吧。」卡歐斯微笑道。

  史黛拉點點頭,然後開了車門走出去,當她步上大門階梯時,有一道黑影尾隨著她的影子,在地上爬動,那東西從黑影中探出頭來,停在史黛拉的腳邊,當史黛拉站在門口時,那東西便伸出一隻覆滿鱗片的手,指爪末端吊著鑰匙。

  「好乖,謝謝你。」史黛拉注意到那東西的貼心舉止,便笑著摸了摸牠的頭,並接過鑰匙,將大門打開,走進屋內,而那東西也隨之溜進門裏,史黛拉在門後最後一次朝外頭車上的兩人揮了揮手,接著便關上大門,門內亮起燈光,卡歐斯與夏洛特的任務也到此告一段落。

  「不知道可不可以訓練普魯托做那種事。」卡歐斯盯著大門說道。

  「可能有點難,普魯托是動物型的使魔,牠沒有手。」夏洛特回道。

  「好吧,反正我也只是說說而已。」卡歐斯說著便轉動方向盤,駛離了雷恩家。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因為我昨天又在衝UL地圖,所以搞到現在才PO文,UL的一周年活動真是太罪惡了,他居然拿帥哥魔術師來釣人!他怎麼可以這樣!(完全離題)

總之大概這幾天的小說更新會改成下午或是晚上再PO,大家不用熬夜了早點睡吧。(←大家是誰啊(毆

本章卡歐斯正式成為已婚人士,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毆),也就是說,阿史他被NTR了,不過沒關係,阿史還是有機會把卡兒NTR回來的,讓我們期許那一天的到來!(巴)

說起來,被NTR的受害者除了阿史外還有愛德華跟史黛拉,這場悲劇NTR了許多人。(毆)

另外,該隱雖然一出來就殺人好像很威,不過後來就變成喜感的大叔了(揍),因為他反應會很激烈,所以看他被人家鬧還滿有趣的(←什麼心態),關於他的設定因為跟聖經有關,所以之後大概還有一些需要補充的地方,希望我會記得。(巴)

至於但丁到底對約希做了什麼才逼婚成功,因為我也不知道,所以就這樣吧(哪有這種),總之大概不是強煎他,但恐怕也離那不遠就是了(竟然),也許未來有一天約希會自己說出來,就到那個時候再說吧。(揍)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