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十一章‧石中劍與睡美人



- Evanson Prince A.K.A. Prince Ewain Theon -

  他們在冰路上走了一會兒,然後伊文森說道:

  「在《魔神之鑰》的世界觀裡,有一個最高的主宰者,他叫赫拉,是上古的王者,他算是故事中的背景角色,雖然玩家並不會見到他,但每個玩家都知道他的存在;他主宰著這世界裡的所有魔神,玩家在召喚這些魔神時,都必須動用赫拉的力量,使用他創造的符文,才能驅動魔神。」

  「我還以為魔神都是你創造的。」卡歐斯說道。

  「是我創造的沒錯,」伊文森似乎有些不耐。「我剛說的是遊戲設定,你從來沒看過《魔神之鑰》的開頭動畫嗎?裡面都有解說。」

  「誰有時間看那種東西,我看按略過的人也佔大多數吧,我才不相信每個玩家都會好好看完。」

  伊文森本想跟他理論,但很快放棄了。「算了,我跟你合不來。」

  「我也不想跟罪犯合得來。」卡歐斯回道。「尤其還是個會把殺人魔王設定成世界主宰者的罪犯,腦袋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伊文森停下腳步,轉過頭來。「他才不是殺人魔王!在我的設定裡,他是一位上古明君!」

  「是喔,上古明君會這樣隨便亂殺人?你也看到了,我的使魔和那個面具男的下場!」

  「我以為你說他不是你的使魔。」伊文森微微抬起一邊眉毛。

  「這不是重點,好嗎?」卡歐斯重重嘆了口氣。「重點是你那個『上古明君』到底出了什麼毛病?他簡直就像個以殺人為樂的愉快犯!」

  伊文森的表情蒙上一道陰影。「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在我進入這世界之後,這裡就不再是以我設定的準則運行了……可是這也沒道理啊,因為赫拉他是──」

  他忽地住了嘴,不再說下去。

  「他是怎樣?說啊。」卡歐斯催促道。

  伊文森的表情變得越來越為難。「沒,沒什麼。」他說罷便轉身要繼續往前走,卻被卡歐斯一把抓住臂膀。

  「你最好給我說清楚,」卡歐斯直視他的雙眼,命令道:「否則我就用血奴制約逼你吐實。」

  「你想咬我嗎?」伊文森露出不可置信的笑容。「非人種探員是不能對人做這種事的,就算對方是嫌犯也一樣。」

  這下輪到卡歐斯笑了:「你以為你還是人嗎?從你能施展巫術的那一刻起,你就再也不算在『人』的範疇內了。」

  伊文森看來還想辯駁些什麼,但卡歐斯抓著他,朝他更加靠近了些。

  「也就是說,我跟你是一樣的,我想對你做什麼都可以,因為這世間的法律是為了維護『人』而存在的,不包括我們這種非人種。」

  「你別忘了還有動保法。」伊文森甩開他的手。

  「別扯開話題,」卡歐斯再次逮住他,沒讓他逃掉。「赫拉他到底是什麼?」

  伊文森皺眉猶豫了一會兒,最後吐實道:「他是我舅舅所操控的角色,主要是用在內部測試與除錯方面,他從不會出現在一般玩家面前,因為沒有任何玩家能夠凌駕他的等級之上,就算是重度付費玩家也一樣,他是一個不可能被打倒的存在。」

  卡歐斯這才鬆開手。「原來如此,你想維護你舅舅嗎?」

  「直到剛剛還想的,都怪你逼我說出來。」他轉過身去,繼續往前開路。

  接下來有好一會兒,他們之間沒有任何對話,直到卡歐斯再次開口道:

  「你當初為什麼要攻擊你舅舅?」

  「……我不知道。」伊文森如實答道。

  卡歐斯在他身後翻了翻白眼。「什麼叫做你不知道?」

  「我那時撞到頭,被一台電視狠狠砸中這裡,」伊文森沒好氣地轉頭望了他一眼,並指著自己的腦袋。「你懂嗎?」

  「你想說那台電視害你喪失記憶?」卡歐斯漠然地看著他。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哪裡合理了?」卡歐斯反駁:「那台電視怎麼沒乾脆把你砸死算了?」

  伊文森停下腳步,佇立在冰地之上,而他前方幾步便是無垠的大海,他望著那搖曳的海面,似乎看得有些入迷。

  「怎麼了?」卡歐斯走到他身旁,不知他為何停下腳步。

  「我在想,也許你說的沒錯。」

  「啥?」

  「說不定……我在被電視砸中時就已經死了,現在站在這裡的我,只是另外一個人,一個為了某種理由而必須繼續頂替『伊文森‧蘋斯』這個存在的替代品。」

  「哦?」卡歐斯看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不太想對伊文森的話反唇相譏。「什麼理由?」他問。

  伊文森搖搖頭。「我不知道,但我覺得一定和這個世界有關,這個──」他攤了攤手,伸出去的那隻手在大海中央顯得極為無力。「早就脫序的遊戲世界。」

  「也很有可能跟你舅舅有關。」卡歐斯說道。

  伊文森望向他,但卡歐斯只是聳了聳肩。

  「你說赫拉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而赫拉是你舅舅,這是很合理的懷疑,不是嗎?」

  「這個世界早就已經脫序了,我舅舅也很有可能跟我一樣,無法完全操控這裡的一切。」伊文森別過頭去,繼續讓前方的海面凍成一條冰路,往前走去。

  卡歐斯不想跟他辯這個,只默默跟上,他們就這麼渡過海面,踏進那座海上建築,步上亭閣的階梯。

  在玫瑰色的拱頂之上,有一個巨大、頭戴金色頭盔的半透明鬼魅正盤踞著,卡歐斯盯著它,有些緊張。

  「我們一直在等待您,王子殿下,」一陣低沉得幾乎顫動整座建築的聲音說道,迴響在廊柱之間:「您的使者總算將您護送來此了。」

  卡歐斯瞪著天花板上那半透明的鬼魅,說道:「你說誰是使者?」

  伊文森抬眼望著那鬼魅,問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總是出現在我的夢中?」

  「若您能想起自己是誰,您就不會對吾等的存在有所疑問了,伊沃‧席恩王子。」

  伊文森露出疑惑的神情。「那不是我的名字。」

  鬼魅沒有回答,這時,亭堂中央的地面忽然裂開,伊文森和卡歐斯連忙後退,只見地上打開一個圓形的洞,從那之中緩緩升起一座石台,上頭插著一把通身閃著光芒的白銀寶劍,握柄與劍身之間鑲著一枚圓形的藍寶石。

  伊文森和卡歐斯瞪視著那把劍,過了一會兒卡歐斯說道:「呃──這是我想的那個嗎?石中劍什麼的……」

  「只有被選上的王者才能拔出那把劍,王子殿下,您就是那名被選中的人。」鬼魅的聲音說道。

  「拜託,這設定也太老套了。」卡歐斯低聲說道。

  伊文森沒有猶豫多久便走上前,毫不費力地從石台之中抽出了那把白銀寶劍,劍身閃閃發亮,看得他幾乎入迷。

  「我是……被選上的王者?」伊文森喃喃說道。

  「對啦對啦,阿宅之王,別忘了你還得去長廊哩。」卡歐斯說著便拉著他往正後方的拱門走去,來到後方的長廊上。

  「不要一直叫我阿宅。」伊文森抗議道。

  「再囉嗦我就讓你把那把劍吃進去。」卡歐斯拉著他的胳臂說道。

  「被當成使者,你很不爽嗎?」

  「閉嘴。」

  他們通過長長的玫瑰色走廊,走廊兩側是一整排拱型廊柱,可以看見外頭的海面,灰暗的海水之下,似乎有一道又一道的黑影在蠢動,但卡歐斯盡量不去在意那底下有什麼。

  然而,那一團團的黑影卻爬了上來,從廊柱間湧入,如同果凍般地蠕動著,逐漸淹沒前方的道路。

  「呃……超噁,」卡歐斯說道:「有沒有什麼魔法能讓它們閃開?」

  伊文森搖搖頭,望著那一團團爛糊糊的東西逐漸蔓延,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數量太多了,就算用魔法攻擊,它們很快又會湧上來。」

  這時,伊文森手上的寶劍突然閃現白光,而那些團狀怪物一碰觸到光芒,就迅速被燒成灰燼了。

  兩人望著那寶劍,頓時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伊文森一面快步往前走,一面朝地面揮動寶劍,將那些怪物逼退。

  他們很快通過長廊,來到一座位於盡頭的殿堂,這裡沒有任何窗戶或出口,四周的玫瑰色牆面上都爬滿了綠色的藤蔓,地面中央有一個和外面一模一樣的石台,只是上面沒有插著寶劍或任何東西。

  卡歐斯檢視著那石台,注意到上面也有個裂口,看來大小似乎剛好可以插進一把劍。

  「伊文森,把劍給我。」卡歐斯說道。

  伊文森原本一直在牆邊敲敲打打,查看有無出口或暗門,聽到這句話便警戒了起來。「你要幹麼?」

  「借我插一下。」卡歐斯頭也不抬地說道。

  「我才不要借你插哩。」伊文森提著寶劍走過來,同時也看見了石台上的洞口。

  「門口那個大頭鬼交給你的劍,可能並不是要你砍誰用的,也許它只是一把鑰匙,你不這麼想嗎?」卡歐斯問道。

  「我不這麼想,這個洞並不代表什麼,說不定這裡本來有另一把劍,但被誰拿走了。」

  卡歐斯四下環顧了一番,說道:「這裡不像是有人來過的樣子,我們是第一批進來的人,拿來啦,有洞就是要拿來插的啊。」

  伊文森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才剛得到的寶劍交給他,並嘟囔道:「你講話真沒水準。」

  「只有你們這種阿宅才會滿腦子骯髒思想。」卡歐斯說道,並將劍尖對準石台上的洞口,但同時,伊文森卻雙手覆上他的手,一起緊握著那把劍。

  卡歐斯皺眉看了他了一眼:「你這是幹麼?」

  「這是我的劍,我要一起插。」伊文森說。

  「好啦,隨便你。」

  他們一起將那把白銀寶劍插進洞口,劍身與洞口完全密合,不甚費力就完全將劍插進石台。

  他們等了一會兒,卻毫無動靜。

  「你要握多久?」卡歐斯問道,此時伊文森還握著他的手。

  「你先把手從我的劍上放開。」

  「你握著我的手,我要怎麼放開你的劍?」

  「當然可以,你只要──唔啊!」

  伊文森驚叫一聲,往後退開,只見地面開始浮動,卡歐斯見狀也趕緊退後,石台周圍的地面開始往下凹陷,形成一個長方形的大型凹槽,海水從凹槽中湧現,變成一個水池,而那插著劍的石台則緩緩上升,而石台之下則連接著更大型的東西,隨之浮現在水中的,是一口巨大的水晶棺材,它就這麼濕漉漉地往上推到地面,而伊文森和卡歐斯都看傻了眼。

  水晶棺中,躺著一個蓄著金色短髮,身穿淡綠色連身衣裙的人,腰際以編繩作為腰帶,如同古代的牧羊人,其容貌則十分秀麗,帶有某種不屬於這個世紀的氣質,類似五零年代黑白電影裡的金髮女郎,但卡歐斯盯著棺中人平板的身材許久,始終無法確定他是男的還女的。

  「現在是怎樣?」卡歐斯朝棺材另一側的伊文森叫道:「演睡美人還是白雪公主嗎?我們之中有一個人要把這人吻醒嗎?先說我不幹,我覺得這傢伙是男的。」

  伊文森湊近水晶棺,發現在棺材下方的石座上似乎寫著些什麼。「等等……這裡有字,好像是某種符文……」

  「符文?太好了,你看得懂嗎?」卡歐斯不抱期待地問道。

  「照理說我應該是看不懂才對,但詭異的是,自從我來到這世界後,我突然會了很多我本來根本不會的事,如果你期待我看不懂的話,那我得說,你要失望了。」伊文森回道,並蹲下身來,仔細辨識著上頭的文字。「我看到這裡寫著……偉大的……大魔法師——嗯……這似乎是個名字──瑞拿……克──可洛──呃,算了,總之這裡寫著,某個偉大的魔法師長眠於此,他將在某個偉大的君王復活之際,從沉眠中醒來。」

  「上面用的代名詞是男性的嗎?」卡歐斯問道。

  「上面沒有任何代名詞,」伊文森沒好氣地回道:「我說『他』是因為你說這人看起來像男的。」

  卡歐斯交抱雙臂,瞪視著眼前的水晶棺材。「我們大老遠跑來這,就只是為了看這具死人?這什麼爛遊戲劇情?你一定是在開我玩笑。」

  「我所設計的劇情只到長廊外為止,」伊文森回道:「從我們通過那長廊,到這裡之後,就不是我知道的範圍了。」

  「看來我們非得想個辦法把這傢伙弄醒才行,」卡歐斯走上前,開始在水晶棺上東摸西摸。「就算他死了,我也要讓他活過來告訴我們到底要怎樣離開這個爛地方。」

  「小心點,野蠻人,」伊文森隔著透明的水晶棺,向卡歐斯說道:「這棺材看起來是非常珍貴的古物。」

  「交給我,我是吸血鬼,對棺材最在行了。」卡歐斯一邊說,一邊扣下棺材兩端的拴扣,毫不費力地就打開水晶棺的一側,伊文森這時也繞過水池,走到卡歐斯身邊來,卡歐斯伸手摸了摸棺中人的脈搏,發現他還活著,皮膚也依然溫熱柔軟。

  他將棺中人抱出來,平放在地板上,試圖喚醒、搖醒他,但一點用也沒有。

  「交給你了,上吧,席恩王子。」卡歐斯站起身來,讓出一塊空位,對伊文森說道:「親他,只剩這個辦法了。」

  「我不叫席恩王子,」伊文森不太高興地說道。「而且為什麼我得親他?」

  「大頭鬼說你是被寶劍選上的人,而那把劍又剛好是打開這棺材的鑰匙,如果我們兩個之中有一個人能喚醒他,你覺得會是誰?」

  伊文森本還想再回些什麼,但最後決定妥協,他雙肩一垂,說道:「好吧,親就親,反正我也沒什麼損失。」

  他在那金髮美人的身旁單膝跪下,俯身靠近那人的臉,但正當他猶疑之際,忽然有人從下方一把抓住他的領子,將他往下拉,接著,他的嘴被某個柔軟的東西緊緊吸住,某人的手指插進他的頭髮,將他按住,他感覺到自己正被強吻,而且是法式舌吻,但他卻掙脫不開。

  這時,有人抓住他的後領,把他猛力往後一提,這才解救了他,他抬起臉,只見正是卡歐斯救了他,他連忙抱住卡歐斯的大腿,躲在他身後。

  「他把舌頭伸進來!他怎麼可以這樣!」他大叫著,一張臉如煮熟的章魚般通紅。

  「你要抱著我的腿可以,手不要摸上來行嗎?」卡歐斯說道:「好了好了,只不過是個吻,別那麼大驚小怪的,像個小處男一樣。」

  伊文森紅著眼抬頭看他,但什麼也沒說。

  「不會吧?你真的是嗎?」卡歐斯瞪眼說道。

  「你是誰?」一個聽不出是男是女的聲音從一旁飄來,兩人往聲音來處望去,只見那個金髮人已經醒了過來,坐在地板上疑惑地望著伊文森。「你不是萊昂,你是誰?」他說。

  卡歐斯與伊文森對望了一眼,接著又同時將視線投向眼前的陌生人。「這話是我們要問你的吧?」卡歐斯說道。

  那人眨了眨眼,接著站起身來,撫平膝蓋上的淡綠色小短裙,卡歐斯不禁懷疑那裙子底下是否什麼也沒穿。

  「我叫芮納可洛斯,這是一種小花的名字,原意是池邊的小青蛙,很可愛吧?」他將雙掌合在一起,靠在臉旁,微笑著說道。

  卡歐斯見到他這夢幻的說話方式,不禁倒抽一口氣。

  「叫我芮納就好,你們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伊文森‧蘋斯。」伊文森有些怯畏地說道。

  「呃……我是卡歐斯‧昆恩。」

  芮納不禁拍起手來。「王子(Prince)跟皇后(Queen),真有趣!那國王呢?我的王在哪裡?」

  「你的王?」卡歐斯抬起一邊眉毛。

  「就是萊昂王啊,」芮納眨著那雙水亮的綠眼,天真地說道:「當萊昂王的復活之日來到,我就會從永恆的沉睡中甦醒,王國也會再次復興──既然你們在這裡,那我的王應該也在這裡,不是嗎?」

  「呃──」卡歐斯愣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給我一分鐘。」

  他拉起伊文森,把他推到後面的牆邊去。

  「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卡歐斯抓著伊文森的肩膀,壓低聲音說道:「你快給我解釋清楚,什麼萊昂王、什麼王國的,你還有什麼沒跟我講的設定,快給我一次說清楚!」

  伊文森推開他,說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麼粗魯了!我剛剛已經說過了,從這裡開始已經超過了遊戲設定的範圍,我根本不知道那傢伙是誰,他口中的萊昂王我也是第一次聽說。」

  卡歐斯盯著他的臉一會兒,覺得他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好吧,那現在怎麼辦?」

  「跟他說實話,我們不認識什麼萊昂王。」

  「嗯,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他們轉過身來,但眼前的景象卻令他們頓時傻眼。

  芮納此時正飄浮在半空中,渾身上下散發著綠光,雙眼也變成兩團綠色的光焰,他雙手平舉在前方,接著迅速往兩側揮開,高喊道:

  「KLAOSYAS──!」

  登時,每面牆都被綠光吞噬,屋頂和牆面全都在一瞬間消失,而地面正中央的水晶棺也沉了下去,再次回到海面下,僅剩下上頭插著寶劍的石台還停留在地面上。

  卡歐斯與伊文森環顧四周,只見牆壁消失後,後頭還立著一排排的鐵欄,如同鳥籠一般,圍繞著這個圓形的地面,而在芮納的正前方,有一道鐵柵門,上頭交叉著兩道鎖鍊,中間吊著一個沉甸甸的掛鎖,上頭刻著符文。

  這時,黑沉沉的海面上,那些半固體狀的黑色物體又爬了上來,直往地面蔓延過來,卡歐斯連忙拉著伊文森閃開那些怪物,但在這塊僅存的地面上根本沒有可避之處,伊文森逃到一側,那些果凍狀的東西又源源不絕地從他後方的海面爬向他,他一個閃避不及,便跌倒在地,而那些黑色生物便趁勢爬到他的腳上和身上,眼看就要將他拖進海裡。

  「伊文森!」卡歐斯大喊,並衝向石台,想也沒想就拔起了那把劍,揮向那些攻擊伊文森的怪物,那些黑色的噁心物體被那把劍的光輝一照,便立刻燒盡消失,卡歐斯趕忙將伊文森拉上來,將他救回地面上。

  「我還以為那把劍只有我能拔。」伊文森盯著卡歐斯手中的白銀寶劍,皺眉說道。

  「咦,對喔?」卡歐斯也愣了一下。「為什麼我能拔出它?我還以為它是王者之劍。」

  伊文森嘆了口氣,說道:「合理的解釋是,或許你也是個王者。」

  「是嗎?」卡歐斯將那把劍翻過來又翻過去。「這把劍還真是人盡可夫。」

  芮納此時仍停滯在他們上空,說道:「英雄啊,將那道鎖砍斷。」

  卡歐斯抬頭看了他一眼。「會飛還真是輕鬆啊,都不用忙著閃這些噁心巴啦的東西。」他說,並拉著伊文森的手,說道:「跟緊一點,免得那些墨汁果凍又爬過來,還有,不要往上看,你會後悔的。」

  伊文森聞言立刻抬起頭,但表情卻有點高興。

  卡歐斯走到那道鐵柵門前,猛力一砍,那道鎖鍊便連同掛鎖一起斷落,碎裂在地板上。

  「這鎖還真脆弱。」卡歐斯說道,並看見那掛鎖上的符文在發出一道光芒後便消失了,掛鎖上只剩下光滑的平面。

  「那鎖並不脆弱,你能輕易砍斷它,是聖劍的光輝之力使然。」芮納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

  「幫個忙,別再那樣飄飄飄的,行嗎?」卡歐斯頭也不回地大聲說道:「我們不想看你的裙底風光。」

  「噢,不好意思。」芮納應了一聲,便從半空中飛下來,輕輕降落在地面。

  伊文森嘖了一聲。「你怎麼這樣說,我又不介意。」

  「你有夠變態。」卡歐斯回道。

  「我們走吧,穿過這道門,就能到時之流去了。」芮納愉快地說道,並蹦蹦跳跳地拉開柵門,往門後什麼也沒有的海面上走去。

  「什麼流──欸!等──」卡歐斯還來不及說完,就看見芮納跳進門後,憑空消失了。

  兩人愣愣地望著這一幕,過了一會兒,芮納的上半身又憑空冒出來,對他們說道:「你們還在等什麼?快跟上來啊。」

  他說完就又消失不見了,卡歐斯不甚確定地走上前去,在芮納消失的地方戳了戳,只見自己的手指就像插進了水面一樣,在空氣中微微浮出漣漪,而指尖的部分就像被切斷一樣,完全看不見。

  「真是有夠詭異的。」卡歐斯低聲說道,然後便走了進去,消失在空氣中。

  伊文森見狀也跟了上去,一起不見了。

  接著,那一團團果凍狀的物體逐漸侵蝕整座地面,不久,就連長廊也完全隱沒在黑暗的海面下了。


- TBC -


【附記+碎碎唸】

告別2014最後一篇文章!結果今年還是沒有突破一百篇文,而且全年發文量居然跟去年一樣這是什麼巫術!完全沒有進步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敢笑)

本次文章附圖是抱著卡兒大腿一臉嬌羞的E文森,其實他的巫師法衣我還沒有具體設定好,這張塗鴉只是撇個大概而已,對沒錯我只是想畫嬌羞的E森而已。

然後所謂的魔法師,當然是要又處又宅:


根據這張轉職表,E森的年齡大概落在26歲,所以他已經快進化成最後型態了。

這章出現的異名「伊沃‧席恩」(Ewain Theon),也是個跟E森致敬來源人物疑惑仙稍微有點相近的讀音,只是跟「伊文森」(Evanson)這個名字比起來比較中古世紀風一點,Ewain這個名字來自【亞瑟王傳奇】中的某個騎士,而這種中世紀傳說中的人物,因為會流傳在各種不同版本中,所以通常名字會有好幾個變體,這個騎士的其中一個別名是Yvain,剛好跟伊溫一樣。(靠妖)

不過我還是覺得E文森應該跟伊溫沒有什麼關係才對,雖然他們似乎撞了很多設定。(毆)

席恩(Theon)這個姓氏則是因為我很喜歡【冰與火之歌】影集裡的席恩‧葛雷喬伊(Theon Greyjoy),他在前期就是個自大的白目,那時我沒特意注意到他,但他後期不但差點被輪煎,還被抓去調教成肉ㄅ器,看了簡直讓人GGDAININ,所以後來我就很喜歡他,喜歡程度大概僅次於冰火人氣王提利昂‧蘭尼斯特(Tyrion Lannister)。

但E森應該是不會被抓去調教成肉ㄅ器的,真是可惜。(不對!)

至於本章出現的芮納可洛斯(Ranunculus)其實本來想把他的名字翻成雷納克勞斯之類很威的那種,畢竟他可是對應亞瑟王傳說中──大魔法師梅林(Merlin)的角色,但考慮到他長得像偽娘,所以還是用了感覺比較中性的字來取名。

而他的名字梗就誠如他所說,取自一種水邊的植物名,順帶一提,這種植物的波蘭語是Jaskier,而Jaskier是【獵魔士】這部奇幻YY小說裡的一個角色,他是主角的基友,所以芮納其實也是致敬他的一個角色,You know what I mean.(???)

留言

  1. 卡兒的大腿!!

    回覆刪除
    回覆
    1. E文森超渾蛋!!!居然獨佔卡兒的大腿!!!!!還有無頭騎士的大腿也被他躺過!!!

      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