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姬】二之夜:天降之女‧上〈企劃|妖夜綺談〉







- TBC -

【附記+碎碎唸】

這次更新的是卡關很久的主線,雖然每星期我都有更新這個系列,所以乍看可能沒有卡很久的感覺,但其實之前更新的大都是以妖夜官網發布的題目所發想的故事,實際上關於角色本身的主線劇情&設定等等只有第一篇【天上姬】而已,而那篇是3/7更新的,所以其實主線已經卡了快一個月(淦)。

之所以參加這個企劃,正是因為宇都宮&天乃這群人的故事跟設定各方面真的太難搞,所以我想說如果附庸在創作企劃這種形式下──因為世界觀各方面企劃主都已經幫大家船遍遍了,在這種有現成世界觀可以發揮的情況下,就應該比較容易把故事生出來。

原本我是打著這種如意算盤的(葳),但參加到現在我發現,也只有跟企劃題目有關的地方比較好發揮而已,實際上人物本身的主線劇情還是超爆幹難想(當然這是人物本身設定上的問題跟企劃無關),啊,果然一開始就想依賴別人是不對的阿,到頭來還是要自己收拾殘局才行。(廢話)

回到這次的故事,誠如之前在一之夜後記中所說,主線跟異聞事件的時間軸是不同的,主線就是從角色們怎麼認識的啦他們身家各方面啦開始話說從頭,而異聞故事都是在角色之間變得比較熟之後發生的,而我目前主線畫得很慢(毆),所以如果看完異聞再回來看主線劇情的話──例如你先看完了【一之夜:櫻花樹下】【二之夜:舔頸屋敷】,再回來看這篇主線劇情【天降之女】,可能就會覺得有點錯亂(毆),因為在【天降之女】這篇裡面,天乃是第一次去宇都宮家,而二之夜裡面他已經去過好幾次了。

然後我剛剛突然發現我好像每次後記都在哀劇情卡關的事情,好吧那下一篇不哀了。(真的嗎(←總覺得下次依然會忘記然後繼續哀

順便來聊聊關於天乃這角色,其實我、一開始、非常不喜歡他(靠),因為他真的整個人長得非常典型BL漫小受,或是那種會出現在大家都咒罵女主角的乙女向遊戲中的人(蝦毀),這類型的角色如果是出現在比較有點兒名氣的作品裡,就是一定會有腦粉腦補他是好孩子小天使天上聖母下凡來的貨色,成天戰他個震天價響之類的,雖然天乃當然是不可能有迷妹去戰他(因為作者是小透明),但他真的就是很像那種罵不得又很馬力蘇的聖母型男角,所以我一度對他非常陽痿,還一直很想改他的髮型跟長相什麼的。

雖然天乃的確就是個天上聖女下凡來,呃好吧我的錯。(淦)

但也由於我一開始就把天乃的天女姿態設定成黑長直的髮型,所以性轉之後好像也沒什麼可以魔改的餘地,加上另一主要男角宇都宮的髮型是刺刺頭,為了作出角色間明顯的區隔,天乃也沒有其他髮型的選項可以選,就還是畫成這種很像在哪個BL漫裡看過或哪個女主角被咒罵的乙女向遊戲裡出現過的男角髮型。(有夠長的形容是怎樣)

不過我這人也算是日久生情型的(啥),一個角色只要在強迫自己畫下去的狀況下畫久了總會對他多多少少萌生愛意(好吧這可能比較像斯德哥爾摩症或是洗腦大法自我催眠),想當初我畫【傲慢與偏見與克蘇魯】時也是成天靠妖達西五告拍維,然後一天到晚嫌攝政時代的褲襪很醜不想畫之類的,但後來我盡可能找了相關劇集跟資料來看把自己徹底洗腦過之後,我如今已經完全變成攝政時代的腦粉,再也不會覺得畫達西是件很討厭的事情惹,可喜可賀~

同理可證,對天乃也是一樣,起初我真的覺得他整個造型就是讓我萌生許多不好的種種印象上心頭(到底是被什麼雷過有這種創傷),而且我其實打一開始就是比較喜歡宇都宮,但我同時也自知我的喜好向來是反指標,換句話說,我比較不喜歡的天乃一定會比較受歡迎(爆),40也證明我的親朋好友好像都比較like天乃那型的,清純小受貌you know(為何突然烙英文),以至於我一開始還真的是對他有點北宋。(ㄍ)

但畢竟這故事也才開始畫一個月,角色設定各方面都還是有點草創階段,用情尚不深,所以這種北宋並沒有持續太久,不像以前寫阿史卡兒那樣廚到完全沒有理智可言的程度,我廚史賓瑟最嚴重的時候是真的很恨卡歐斯比他受歡迎這件事(靠都自己角色有必要這樣嗎),但後來我自己也開始廚卡歐斯之後就對此釋懷了。(葳)

所以現在我對於宇都宮&天乃的喜愛度落差已經沒有很懸殊,雖然我覺得我應該還是比較喜歡宇都宮一點點(毆),但對天乃的喜愛度有急起直追上升中,也能用比較充滿愛的心情畫他惹,可喜可賀~

再來說說為什麼我比較喜歡宇都宮,因為宇都宮的長相實際上就是我經常用來畫騷角的典型,也就是說,他其實長得跟這個↓


是一樣的。

雖然其實不說可能看不太出來喇,因為宇都宮跟他們的類型氣質各方面感覺沒什麼共通點,不過他們都是杏眼型的角色,除了亞契是單眼皮跟其他人比較有區別之外,他們的眼睛畫法都是一樣的,就是長得像杏仁一樣的眼型。



(杏仁示意圖|圖片來自Google)

其實我到最近才知道這種眼型叫做「杏眼」,我最早開始會畫這種眼型是因為我小時候很喜歡【庶務二課】的江角真紀子:



(圖片來自Google)

當時的我就看著電視把她的眼型畫下來,在我往後的人生廣泛地將這種畫法用在我所有的BL騷角裡。(被江角真紀子的粉絲打死)

雖然也很奇怪就是,江角真紀子本身是個長得很以K面的女漢子,但他的眼型套在二次元男角上卻會變得很嫵媚,變成BL騷角(靠),真是個不解之謎(?)

然後我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亞契這些角色一干人等的原點居然是江角真紀子,這真是個有點詭異的小連結。(毆)

Whatever,讓我們忘掉江角真紀子,回到宇都宮身上(毆(←還不都你自己在岔題),我覺得宇都宮跟亞契、舒瓦希他們比較不同的地方是,雖然他長得是我非常習於用的騷角臉,但他整體看起來不會給人很騷很妖男的感覺,比較像是一般少漫裡面那種熱血少年型的男主角。

這就是我在他身上用的一個trick:就是──他看起來是個熱血少年對吧~可是~他其實是個騷角ㄛ!(什麼鬼)我想在他身上營造的就是這種落差感,就是他看似熱血少年但其實骨子裡是騷FOUR這件事,他的騷不是像亞契或舒瓦希那樣一看就很明顯,而是之後才會慢慢釋放出來。(?)

也因為對他有這種工口的期待,所以這就是我比較喜歡宇都宮的原因(干),至於天乃的話我目前對他的期待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會強攻宇都宮(?!),雖然現在因為作畫進度太慢所以看起來八字完全沒一撇就是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