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二十三章:死者的國度



- Wodan's wilde Jagd -


  他看見那傢伙坐在一張椅子上,微笑看著他,這裡什麼也沒有,就像一間全部塗上白漆的房間,沒有窗戶也沒有門,而那傢伙似乎已經在這裡等了很久。

  「你穿那是什麼樣子?」他盯著那傢伙身上過度華麗的荷葉邊服裝,看來像是大革命時代的穿著。

  那男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裝,說道:「還好吧,這在我那個時代,可是大情聖的打扮喔。」

  「你穿成這樣來找我幹麼,大情聖?」

  男人站起身來,愉快地說道:「卡兒,我真的很高興你學得這麼快,你越來越像是個吸血鬼了。」

  「如果你認為這是種誇獎的話,」卡歐斯陰沉地盯著他。「那你還真是錯得離譜。」

  「別這樣嘛,你也很喜歡不是嗎?這種擁有一切力量的感覺。」男人笑道,那過長的紅色髮辮垂在他的肩上,像是死人的吊繩。

  「那是你,不是我。」卡歐斯反駁。「我最討厭這樣了,我討厭這種……什麼也沒辦法控制的感覺。」

  「嗯,我猜你應該也發現了,就算把我關在這裡也沒用。」紮著紅色髮辮的男人說道:「你的力量不是來自於我,我只在其中佔了很小一部份,只是──」

  「只是我以為那是你。」卡歐斯接口道,他抬起頭,直視著那男人,而那男人的長相就和他一模一樣。

  「對,你只是不想承認其實我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紅髮男人又笑了。

  「不對,你一直都在,你從史賓瑟還不是吸血鬼的時候……不對……從他還沒有成為『史賓瑟』的時候──你就一直存在,你讓他──讓所有人惦記不已,所以你不可以消失,你必須存在,你不能就這麼──」

  「所以你假裝但丁還活著,」紅髮男人打斷他,臉上的笑容漸漸蒙上一層哀傷的影子。「假裝在你體內存在著兩個靈魂。」

  卡歐斯皺起眉頭,似乎有些動怒:「不然我要怎麼做?你要我怎麼讓其他人相信──要我怎麼解釋──我──我就是但丁‧貝亞德?」

  「重點不是在於你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紅髮的但丁慢慢地一字一句說道:「而是你不想被別人知道。」

  「……對,沒錯,」卡歐斯像是放棄辯解似地,將手握拳又放開。「這就是為什麼我需要你,我需要這個房間來藏這該死的一切!」

  他轉過身去,背對著但丁,而但丁只是在他身後輕輕嘆了口氣。

  「你有想過這一切或許根本沒必要嗎?」但丁問道。

  「我想過,」卡歐斯沒有回頭。「可是我不想再當你,我不想回到但丁‧貝亞德的身分,我不要再擁有那種無窮無盡的力量,絕對的力量最後只會剩下絕對的孤獨,我再也不要那樣了,我要一切重新開始。」

  「嗯,好吧,」但丁說道:「你還是可以把所有的記憶垃圾都丟給我,反正這就是我存在的目的。」

  卡歐斯這才慢慢轉過身來,不甚確定地看著他。

  「你一定覺得我瘋了。」卡歐斯說。

  但丁聳聳肩。「我是不會批判你什麼的,畢竟我就是你。」

  「我花太多時間找那個該死的女人了,」卡歐斯說道:「當初只不過是沒跟她一起走,她就要花上我一輩子的時間求她原諒。」

  「但你愛她,不是嗎?愛那個叫莉莉絲的女人──就算她現在不叫那名字,也已經不是女人了,你還是在意她在意得要死。」但丁說道,臉上是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要她花一輩子的時間懷念我,那個白癡。」

  他說罷便掉頭往前走,打開一道原本不在那裡的門,同時聽見但丁的笑聲在他身後響起。

  「我需要力量的時候,會來這裡借。」卡歐斯出去時這麼說道。

  「好啊,反正本來就都是你的,你放心,有什麼事我會掩護你的。」

  卡歐斯沒有回頭看,但他知道那個長得跟他一模一樣的傢伙正掩著嘴,試圖不要笑得太大聲。

  他砰地一聲將門甩上。

  然後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走道上,有個護士在走道盡頭那裡大吼大叫,他想爬起身來,卻覺得自己好像壓到什麼軟軟的東西,他低頭一看,只見無頭騎士還妥妥地躺在他懷裡,某個重物從他肩上滑下來,他發現那是伊溫,但他沒來得及抓住他。

  「……搞什麼?」伊溫從地上撐起身子,卡歐斯很確定剛剛看到他的臉撞上地板,伊溫皺著臉,雙手摀住額頭,開始哀鳴起來。

  卡歐斯聽見身後傳來很大的聲響,他回頭一看,頓時傻住了,有一頭紅色的巨龍正卡在走道中間,似乎掙扎著想要移動,而席琳氣急敗壞地在龍首面前走來走去。

  「搞什麼!你就不能變回來嗎!」席琳尖聲抱怨。「這下好了,等下要怎麼出去?我們為什麼會被送到這裡來?」

  卡歐斯將視線收回來,假裝沒有聽到她說什麼。

  然後,他看見走道盡頭的電梯門開了,一個穿著淡綠色無袖連身裙,腰間繫著亞麻繩墜的人走了出來,他雙肩上以銅環固定的長領巾垂在他身後,飄啊飄地,只差頂桂冠,他就可以變成神話故事或拙劣校園舞台劇裡的一份子,但他的手上卻突兀地拿著一杯咖啡,上頭還有綠色海妖的商標。

  而當他看見躺在地上的無頭騎士時,他手上的那杯咖啡頓時滑落地面。

  「吾王。」他以氣音說道。

  「芮納可洛斯,我把你的王帶來了。」卡歐斯說道。



  當他們走進病房時,雲特已經醒來了,而且正在整裝,將那把嵌有藍色寶石的劍佩在腰間,身處在一間完全現代化的病房中,卡歐斯覺得這畫面有點滑稽,但他笑不出來。

  「你確定你不用再睡一下嗎?」芮納可洛斯問道。

  「我已經睡夠久了,」雲特說道,滿臉自責。「事情不該這樣的,我不但沒完成任務,還把你和萊昂拖下水。」他說完後便轉過身來,見到卡歐斯和伊溫攙扶著一具沒頭的屍體,頓時嚇了一大跳。

  「啊,不用怕,這是萊昂,他還沒死。」芮納一派輕鬆地說道。

  「我覺得你這樣說感覺更可怕。」卡歐斯低聲說道。

  在芮納的示意下,他們將萊昂扶到床邊,讓他平躺在病床上。

  「他只是很虛弱,我有辦法讓他恢復過來,」芮納說道:「但我需要我的里拉琴。」

  「里拉琴?」卡歐斯一臉困惑。

  「那是我的魔導具,」芮納抬眼說道:「沒有載具,要傳導魔力就會很麻煩。」

  「有誰知道那東西現在在哪兒?」卡歐斯不抱希望地問道。

  「我記得……」一旁的伊溫說道:「梅瑟嶺博物館裡的確有一把里拉琴,那是傳說中大魔法師所使用過的古物,但沒人知道是真是假。」

  「等等,得先趕到看守所找蘋斯,」卡歐斯提醒他:「沒時間去找什麼里拉琴了,再拖下去,赫拉說不定會先我們一步找到他。」

  這時,外頭忽然傳來一聲轟然巨響,連地面都跟著晃動起來,但很快就止息了。

  「怎麼回事?地震?」雲特一臉慌亂。

  「呃,我想不是,」伊溫指向窗外。「你看。」

  一頭通身覆著火紅鱗片的飛龍正在外頭緩緩飛起,巨大的肉翼拍動著,而在龍背之上,一名紅髮的魔女正大聲疾呼:

  「還等什麼?伊溫,快給我上來!」

  雲特的表情很驚訝。「……依格絲?」

  「很抱歉,那不是依格絲,」伊溫走上前,在開窗前他這麼說道:「那是森林女巫依格絲的後裔──席琳‧牙琳斯。」

  窗戶大開,疾風灌了進來。

  「等等,全部人都要上來嗎?」席琳皺眉瞪著伊溫。

  「那當然,反正姊夫不會抱怨的,會嗎?」伊溫酸溜溜地說道。

  龍看了他一眼,但沒什麼明顯的反應。

  大夥兒魚貫爬上龍背,也將萊昂一併搬上去,當龍即將飛走時,卡歐斯看見被搗毀的醫院一角,顯然龍就是從那裡破牆而出的,而那個憤怒的護士還在窗裡大吼大叫。

  「反正用魔法馬上就可以修復了,沒關係。」席琳頭也不回地說道。

  真的沒關係嗎?卡歐斯不安地想著。



  「這裡有一大堆人,太重了,我會在博物館放下那個死人跟你們幾個,然後我跟伊溫回看守所。」席琳說道,完全沒有要問大家意願的樣子。

  「隊長要跟我一起,」伊溫說道:「如果赫拉先到了看守所,我可沒自信對付他。」

  席琳翻了翻白眼。「多個吸血鬼又有什麼差別,他能做什麼?」

  我能做的可多了。卡歐斯暗想,但沒說出口。

  「赫拉不是你們能對付的,」雲特說道:「我也一起去。」

  席琳憐憫地看了他一眼。「你這個戀兄狂就算了吧。」

  雲特望著她,似乎有點困惑。「你和依格絲雖然很像,但說話態度完全不同,她從不會這麼無禮。」

  「相信我,如果她現在還活著,她絕不會對你這搞砸一切的傢伙客氣什麼。」席琳說道。

  雲特有點不悅,但決定不再爭論,之後他們很快便到達梅瑟嶺博物館,席琳二話不說就把他踢下去,而芮納也抱著萊昂一躍而下。

  「我會叫約恩回來接你們。」臨走時伊溫這麼喊道。

  「我可沒答應那種事。」席琳說道。

  「雲特說得沒錯,」伊溫朝她姊姊反駁道:「赫拉太強了,萬一他先趕到看守所的話,我們必定需要幫手。」

  席琳不置可否地輕哼一聲,然後就沒再說話了。

  巨龍很快便飛向梅瑟嶺看守所,在大門前的空地降落,三人從龍背上跳了下來,立刻往看守所奔去。

  「看來我們趕上了。」卡歐斯說道。

  「你確定?」先行趕到門邊的席琳回道,此時她正低頭盯著看守所的門把。

  卡歐斯和伊溫趕到她身邊。「怎麼了?快開門啊。」開口的是卡歐斯。

  席琳往後退一步,抬眼望向看守所的屋頂。「來不及了。」

  這時,屋頂轟然炸開,一道炫目的白光將夜空照得宛若白日,大量碎磚與石塊朝四面八方落下,伊溫立刻張起一道半透明的魔法障壁護住卡歐斯和席琳,接著,他們聽見刺耳的喧鬧聲,好幾道光芒從炸開的屋頂內飛出,卡歐斯定睛一看,那些發著光的物體都是人,有些人提著手杖,有些人抱著人偶娃娃,也有人拿著樂器,極少數人則兩手空空。

  卡歐斯一眼就看見其中一個什麼也沒拿的人,正是稍早他在看守所看見的那個冰魔法怪胎。

  「糟了,巫魔犯全都逃獄了,」伊溫驚呼:「怎麼會這樣?看守所不是有結界嗎?」

  「可惡,因為我燒掉他的異空間,所以他就毀掉我的嗎?」席琳咬牙切齒地說道,但伊溫轉頭望向他的姊姊,卻發現她臉上帶著冷笑。

  那個金髮的冰魔男很快便發現下方的三人,他將手一揚,便瞬間變出一道冰結的階梯,他一邊唱著歌一邊轉圈圈朝階梯上走去,引領其他逃犯注意到卡歐斯等人。

  「讓它去──」金髮男唱著,伸出手朝天際一指,周圍的空氣便凝結成冰粒。「讓它去吧!」

  他將手往下一揮,數道冰柱便從半空中憑空出現,迅速朝卡歐斯等人射去,伊溫連忙收起障壁,拉著卡歐斯往旁邊一閃,但席琳沒有閃開,反倒昂首挺立,雙手一揮,一道烈火便燒掉了那飛射而來的冰柱。

  「要我說多少次,你這公主電影看太多的公主病,」席琳大聲說道:「就憑你是打不過我的,廢物!」

  金髮男端正的臉皺了一下。「哦?是嗎,那嘗嘗這招!」

  他將腳在屋頂上一蹬,整棟建築便瞬間結冰,從牆面不斷伸出冰結的尖刺,有如一朵巨大的冰花,而他伸手一揮,那些尖銳的冰刺便如箭一般飛了過來,就像是一場致命的暴雨。

  席琳動也不動,毫無畏懼,同一時間,一團巨大火球從她身旁噴射出來,一瞬間就融掉了所有攻擊,冰結的看守所也瞬間融化,逃犯們為了躲避火焰紛紛抱頭鼠竄。

  「謝啦,老公。」席琳雙手交抱,頭也不回地說道,而那頭吐出烈焰的鮮紅巨龍正在她身後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像是在回應她一般。

  這時,一道刺耳的樂聲劃破夜空,一個龐克造型的男子正站在高塔處彈奏著貝斯,而許多前一刻還到處亂跑的逃犯們,這會兒都突然像活屍一樣衝了過來,瘋狂地撲向巨龍,即使巨龍噴出火焰嚇阻他們也沒用,他們就像是被樂音控制了一般,前仆後繼地爬上巨龍的身軀,甩也甩不走。

  席琳見到這景況,不禁氣得大叫:「煩死了!快把他們都燒掉!」

  「不行啦!」伊溫在一旁叫道:「那些又不是死刑犯!」

  巨龍很快便被制住,被一大群人團團包圍住,發出可憐兮兮的低鳴。

  下一刻,一道道噴射光束朝伊溫與卡歐斯擊來,卡歐斯連忙抱頭閃避,而伊溫則不斷張開一道道的光壁擋下攻擊,卡歐斯躲到伊溫身後,抬頭看見空中有好幾個手持魔杖的傢伙,正不斷往他們放出魔法攻擊。

  一陣尖銳的笑聲響起,卡歐斯往身後一看,只見好幾具長相怪異的巨大人偶朝他們衝來,頭部和四肢都吊著銀色的絲線,而線的另一端則彷彿消失在夜空中。

  「這是什麼鬼東西!」卡歐斯驚叫。

  「是那邊的操偶師。」伊溫一邊擋下魔法光束,一邊說道,卡歐斯抬眼朝看守所屋頂的另一端望去,果然有幾個陰陽怪氣的傢伙正提著懸繩人偶,臉上還帶著怪笑。

  「……這間看守所關的都是怪物嗎?」卡歐斯喃喃說道,似乎不期待有人回答,他背對著伊溫,朝那些人偶身上的提線開槍,射斷了好幾條線,其中有些人偶便因此倒地。

  這時,一道紫色的光芒從屋頂上發出,一個身著黑衣與黑披風,銀髮的身影出現在那裡。

  「赫拉!」伊溫叫道,而其他人也看見了那個黑魔法師。

  他們看見他從屋頂的缺口中拖出一具軀體,並重重地往外扔,那具軀體就這麼在夜空中靜靜落下,掉在被火光與魔法光束照亮的空地上。

  那軀體穿著伊文森的藍色法衣,但脖子以上的地方什麼也沒有。

  赫拉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然後便乘著一隻巨大的黑鳥飛走了。

  「不能讓他逃走!」席琳對一旁的伊溫和卡歐斯叫道:「你們還呆在那幹麼!快去追他!這裡讓我來!」

  「可是──」伊溫似乎不放心。

  「快給我滾!我可是梅瑟嶺看守所的堂堂所長,你覺得我會對付不了這些三流貨色嗎?」

  伊溫猶豫了一會兒,但很快作了決定,他立刻拉著卡歐斯往前跑,順手擋下了幾記攻擊,接著在地上變出一道魔法陣型,兩人跳進魔法陣中,那陣型便忽然飛了起來,像是一片極薄的玻璃板,載著兩人往赫拉逃走的方向追去。

  「他殺了伊文森,該死的畜生。」卡歐斯最後一眼望向伊文森的死屍,隨著他們飛得越來越遠,那無頭的軀體也變得越來越小。

  「沒時間為他憑弔了,」伊溫說道:「三十幾年前的梅瑟嶺大屠殺,赫拉也是取走了魔法師們的頭,我想伊文森的頭一定也在他身上。」

  「他到底為什麼要拿走別人的頭?這是某種噁心的癖好嗎?戀頭癖?」

  伊溫搖搖頭。「不知道,但他這麼做一定有某種理由,他也偷走了萊昂王的屍骨,這和他砍別人的頭應該有什麼關聯。」

  卡歐斯想起赫拉攻擊萊昂的那段畫面。「他想製造出更多像萊昂那樣的無頭騎士嗎?」他問。

  「屍者的軍隊……」伊溫喃喃說道。「記得嗎?奧康尼成為不死者赫拉之後,他也得到了支配死者的能力,也許他正是想製造一支屬於他的大軍。」

  「我還記得他說過要毀滅世界。」卡歐斯順口提醒。

  「也許他的目的是把這個世界變成死者的國度,那樣的話……」

  某種奇特的思緒觸動了卡歐斯,有那麼一刻,他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席琳給他看的記憶中──屬於奈特‧牙琳斯的記憶,以及──奧康尼的記憶。

  「只要把這個世界變成死亡的國度,那他就可以找回他失去的一切……他死去的王妃、王子──甚至重建他輝煌的宮殿。」卡歐斯低聲說道,這個想法令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我們不會讓他得逞的。」伊溫直視前方說道。

  卡歐斯知道伊溫說這句話一點根據也沒有,赫拉擁有的法力是壓倒性的強大,任何人想對付他都無異是以卵擊石。

  但伊溫說這話的語調令他平靜了下來,即使那很可能只是錯覺,但他確實在這一刻打從心底相信伊溫的話。

  「對。」他回道。

  他們飛進無邊無際的夜空,朝那遠比夜色還要深的黑影追擊而去。



- TBC -



【附記+碎碎唸】

先貼個進度,後記晚點補,俺要去洗澡先(這個不用報備)

YEE好我補了!

因為阿腦靠杯我都沒有準時在星期三更新,所以我怒更!!!但是我忙到要掛了,後記來不及在星期三寫完,所以現在補上,然後補完這篇我要再去趕圖!

伊文森在這章整個被麻美掉為了向羅曼的死致敬(這是有什麼好致敬的),不過我覺得伊文森在一開始的序章被砸電視那裡,其實應該就已經掛掉了吧,總覺得他大概是個不死族還神馬的,所以在這裡吃便當也不算什麼,之後八成會回來,萊昂的頭現在還不知在哪,他現在也是好好的,總之這系列中目前吃便當的像是普魯托跟面具男艾利格斯,之後都會吐回來,我是不會像RWBY的編劇一樣那麼機掰的(←顯然直到今天仍在崩潰的羅曼粉一枚)

本章一開頭就整個吃書,卡兒竟然跟但丁是同一個人,雖然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從第一集他們就一直像是雙重人格一樣地輪流出現,不過現在證實(?)是真的雙重人格,感覺好像還是有點靠杯,搞了半天你也不是兩個靈魂寄宿在同一個身體裡什麼的,而是根本桔梗跟阿籬的關係,然後理所當然兩個都是基巴人(毆)

不過我想卡兒應該也不是一開始就知道這回事,他應該是因為但丁出現太多次所以逐漸察覺到的,而察覺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先隨便找個地方把所有上輩子的記憶跟狗屎爛帳都丟進去,之後再叫但丁這個腦內管理員一點一點慢慢吐出來消化,最後就像這章開頭一樣接受了事實,總之卡兒本來給我感覺就是個自我保衛機制很強的人,反正任何事他會先拒絕接受再說(什),當然也包括他喜歡阿史這件事。

但換個角度講,也可能正因為從各種客觀條件來看,都實在讓人搞不懂他怎麼會喜歡阿史,所以就只好解釋成是上輩子的孽緣惹,如果他是但丁本人轉世的話,那他會特別在意阿史很正常,因為但丁本來就是一直在追著阿史的前身(莉莉絲)跑,雖然但丁當年沒跟阿史在一起,但也很可能有過什麼曖昧之類的,後來因為陰錯陽差還是什麼原因沒在一起,只好來生再續。

而來生再續的爛帳就算在卡兒頭上,當卡兒知道他得幫自己的前世收這爛攤,他肯定是很幹的,所以他才會一直對阿史的追求機機歪歪的,即使他明明就不討厭搞基,終於一切的謎底都解開(什)

總之主線(?)終於有在動囉~~可喜可賀(什麼原來這系列有主線?!)

這章的巫魔犯大逃獄其實我寫得滿樂的,會讓我想到像是超級監獄或幽靈人種3那種很白爛的監獄大混亂wwww冰魔男上次登場時可能梗不是放得特別明顯,不過這次他的梗應該是非常好認了,至於貝斯男是這章寫一寫突然想加進去的,在我想像中貝斯男大概是戴著墨鏡然後可能有點瘋狂麥斯風(?),然後我覺得他跟冰魔男應該是一對吧。(尛)

以上,有鑑於我Patreon的圖快畫不完了= =下次更新這系列應該是下個月了吧我想(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